首页 >  最新小说

时软沈郁小说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集在线全章节txt

时软沈郁 呜呜文学 2020-03-15 05:47:48
  • 时软沈郁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偏执大佬的心尖宠(时软沈郁)完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时软沈郁的小说之全集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偏执大佬的心尖宠,主人翁是时软沈郁,《偏执大佬的心尖宠》主要讲述了时软沈郁之间的恩怨情仇:逼仄的小巷里,还穿着校服的沈郁夹着烟,淡青色的烟雾中,他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吓得时软腿肚子直发抖。重活一次,时软发誓,除了钱,她谁都不爱。但偏偏沈郁这个***不让...

时软沈郁小说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

球场侧门。
邱仁森和池念面对面站着,两人之间空出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侧门这一块儿挨着小树林,都是草地,很多蚊虫。
这会儿的秋蚊子虽然不怎么咬人,但在人身边嗡嗡地飞也挺烦人。
时软一边挥着手赶蚊子,一边不耐地睨着邱仁森。
看着面前娇小的女生,邱仁森眸光深沉。
邱仁森回想了一下上一次见到时软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在她们班门口的走廊上。
她垂着头,抱着书,和他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就红了脸,低下头细声细气地叫他一声“邱同学”。
完全不像现在。
这会儿只有他们两个人,时软眉眼微皱,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全然没有了刚才在体育馆里笑盈盈的娇俏模样。
这人可真搞笑,刚才在体育馆里着急忙慌地把她叫出来,出来了有一句话都不说。无聊。
“有什么话快说,不说我走了。”
“等一下。”
时软转身欲走,邱仁森忙将她叫住。
“干什么?”时软不耐回头。
邱仁森正噙着笑将她望着。
时软登时一怔。
“我记得上次我们一块儿在操场散步的时候,你跟我说你喜欢仙人掌?”邱仁森问。
上次?
时软回想了一下,邱仁森说的这个上次的时间可是有点久远。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八班和邱仁森所在的二班一起在操场上上体育课,时软闲着没事,在操场上溜圈。
突然有人从后面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说‘同学,你鞋带散了。’
时软回头,蓦然看见了一张阳光帅气的笑脸。
当时的时软心间小鹿乱撞,眼下这一幕,是多么标准的浪漫爱情故事的开场啊。
然而她怎么也料不到,这一出浪漫爱情故事最后会落得***黯淡的收场。
仙人掌什么的,就是那个时候说的。
时软收回思绪,冷然看着他,“然后呢?”
“我也喜欢仙人掌。”邱仁森笑了一下,笑意温柔且温暖:“这周末我要去花鸟市场,你有时间么,要不我们一起去?”
“跟你一起?”时软皱眉。
她刚在体育馆里搅黄了他想回来参加比赛的事情,明明上一秒还气势汹汹的,这一转脸就开始说什么花鸟市场,还约她一起?
时软狐疑地望着他,在望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暗沉后,她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面上攒出了一些笑意来,时软问:“邱同学,你这难道是…想跟我约会吗?”
时软生得娇小,五官更是清秀,这会儿她噙着点软软的笑,齐刘海下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着,那模样真是又乖又灵。
她一笑,邱仁森心里不由地一荡。
“邱同学,你怎么不说话?”
“其实……”邱仁森温声说:“你可以直接叫我阿森。”
他说着,脚尖朝前迈了一步。
他一靠近,时软心里顿时一阵恶心感翻涌而上。
她垂下脑袋掩住自己差点飞出眼眶的白眼,好似十分害羞地后退了一小步,“阿、阿森…你别靠我这么近,人家、人家会……”
时软没把话说完,但有时候这种含羞带怯,半遮半掩的羞涩纯情更加惹人怜惜。
时软此时的模样倒是和邱仁森之前看见她的时候一样。
原来刚才都是装的。
邱仁森默在心里嗤了一声,面上却仍然温润地说:“小软,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害羞起来的样子真可爱。”
这一声小软,时软的灵魂像是被拉回了前世。
那些痛苦的回忆涌上来,时软低垂的眼眸忽然就没了温度。
但邱仁森没有看见。
他伸出手,想要拂开她鬓边的发,“小软。”
这种似有若无的,并没有直接发生的触碰最是暧昧。
邱仁森用这一招试过许多女生,几乎是百试百灵。
每一个被他温柔撩过发丝的女生,都会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露出弱小可爱,楚楚动人的表情来。
这时候他只要再顺势说些风花雪月,免费不谈及一句喜欢,对方90%会直接拜倒在他的校服裤下。
“小软,你知道么,其实我一直注意你……”很久了。
邱仁森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看见时软猛然抬起了头。
那双原本应该羞怯难当的眼睛里,竟然盛着两团跳动的怒火。
他愣住了。
“***!”
时软大吼一声,声音完全不似刚才那般娇俏。
邱仁森吓了一跳,伸出去的手在空中一弹,像是被什么电到了。
时软身体像是装着什么控制开关,而邱仁森刚才无意中触碰了这个开关,他眼睁睁看着时软火力全开,除了目瞪口呆之外,他全无招架之力。
“你只会这一招***是吗?你他么知不知道老娘最讨厌别人碰我的头发,尤其是你这种人渣!败类!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大情圣吗!其实你就是个沙比!你就是那种被放进油锅里来回炸了千百遍,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营养还散发着地沟油恶臭的老油条!
你这只手撩过多少妹子的头发你自己数得清吗,被你祸害过的妹子凑起来够开一间麻将室了吧?你以为这种行为是你有魅力的证明?!
放屁!
你他妈就是头猪!种猪!
呸!说你是猪猪都不愿意!
沙比!
给老娘滚到天边去吧你这个垃圾!”
时软的嘴像是一架机关枪,这一长串话下来,她中间甚至都没有换气。
如果不是因为随地吐痰没有道德,如果不是因为时软谨记做人要有道德,她早就一口唾沫吐到邱仁森身上了。
看着邱仁森像是被炮轰过的山鸡,一脸懵逼地被炸的外焦里嫩。
时软一声“再见!”说罢,干脆利落转身就走。
那姿态潇洒的,都带着风。
体育馆内,彭子奇他们还在训练。
时软回到场边的长椅上,拿起水瓶咕噜咕噜猛喝两口,再***将空掉的水瓶猛地捏扁,瞄准一旁的垃圾桶。
抬手,瞄准,咻~
三分命中!
“Yes!”
刚刚发泄了一通,身体里的困意一扫而空,时软简直浑身舒畅。
太他妈爽了!
前世的时软就是憋得太厉害,憋得太委屈,才憋得她一身积劳成疾的慢性病,浑身哪哪都不***。
现在——时软爽的恨不得原地来几个后空翻以庆祝她终于正面出了一口恶气!
肾上腺素分泌过度又不知道怎么发泄,时软正一二一二地做着学生广播体操,沈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边。
“要起飞?”
时软这时一招大鹏展翅做到一半,被他的声音吓得差点闪了腰。
她立即收势,警惕地望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沈郁放下背包,随手拿了一瓶水。
“刚才。”
他说刚才,时软便单纯的以为就是刚才。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场上王方刚在指导他们训练,还没发现沈郁已经来了。
看见王方刚,池念忍不住要跟沈郁炫耀一下她刚才的战绩。
她朝沈郁的方向平移了两步,压低声音对他道:“你知道刚才谁来了么?”
沈郁:“不知道。”
“你猜猜!”
“猜不到。”
“害,邱仁森啊!”
时软说邱仁森时候的语气很兴奋,兴奋得有些异常。
沈郁侧头看着她,“然后呢?”
“他跟王方刚说了你一通坏话,想撬了你,结果被我给拦下了。”时软拍着胸脯,一脸“我厉害吧快来夸我”的得意模样。
沈郁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你有这么讨厌他?”
“当然了!”时软斩钉截铁,“我不光讨厌他,我还恨他,恨得牙痒,恨得恨不能把他扒皮抽筋!”
时软一边说,一边在手上配套地做着扒皮的动作。
沈郁看见,顿了一下:“……哦。”

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阅读

肾上腺素分泌开始下降,时软冷静了一些。
她甩了甩手臂,问沈郁:“你手怎么样?”
沈郁:“没事。”
他说的没事,时软是一点都不信的。
她瞄了一眼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右手还贴着创口贴,看这颜色,像是两天没换。
时软又问:“我不是让你冰敷热敷吗,你没弄啊?”
沈郁:“麻烦。”
……懒死。
时软悄悄白他一眼,“还嫌麻烦,你这手都还肿着,能打球吗?我今天可是把牛给吹出去了,说你有多厉害多厉害,到时候上场了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啊!”
沈郁侧眸。
时软神色认真,不是在开玩笑。
他抬起手活动一下,然后插回口袋里,漠然道:“放心。”
时软撇撇嘴,“这还差不多。”
就在她说话的空档,邱仁森从侧门进来了。
一进门,邱仁森最先看见的是沈郁,然后是时软。
这两个人,一个莫名其妙把他摁在地上一顿毒打,一个莫名其妙给他一阵狂风骤雨般的咒骂。
他们给了邱仁森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伤害和阴影,看见他们站在一起,邱仁森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太好看了。
这时,时软也看见了他。
他还敢进来?
一瞬间,她体内的肾上腺素又开始飙升。
脑子里的弹药已经贮备完毕,只要他敢朝这边过来,她保证把他喷得连妈都不认识。
但可惜邱仁森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很快就朝着球场上的王方刚走过去。
这下沈郁也看见了他。
他下意识地先朝身边的时软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地看见她像只露出了小爪子的野猫一样,那蓄势待发的模样是随时都要冲过去挠人的节奏。
虽然被时软搅乱了邱仁森想要挤掉沈郁重回球队的计划,但邱仁森明显不是那么轻易就会放弃的人。
他在王方刚身边一阵软磨硬泡,各种晓之以情,恶心巴拉,王方刚最后点头答应给他一个替补的名额,让他跟着他们一块儿去周末的球赛。
“谢谢您,王教练!”他郑重地对王方刚鞠了一躬,搞得他真的像是很感谢似的。
但时软心里十分清楚,邱仁森根本不是真的喜欢篮球。他只是很享受打篮球的时候场边女生崇拜的视线集中在他身上,每当他自以为潇洒的一撩头发,就会引来一大群女生的尖叫。
那种感觉,简直能把他美死。
他费尽心思想要留下来,无非是想要继续享受这种快感,以及他不想让沈郁好过。
邱仁森是个怎样睚眦必报的人,时软太懂了。
沈郁明显感觉到身边人摩拳擦掌的动作变得更加剧烈,他悄无声息地向旁边挪了一步。
邱仁森是个替补,按道理是要一起参加训练的,但教练还是担心他身体扛不住,让他今天再回去休息一天,周三训练的时候再来。
邱仁森想了一下,答应了。
看着他在那里鞠躬作揖,差点泪洒当场,她简直都要吐了。
“恶心!”
沈郁侧眸,看见她捏紧的拳头,紧绷的腮帮子是咬紧了牙齿。
他眼眸微动,没出声。
虽然时软觉得让他成为替补的这个决定虽然不太明智,但也还不错。
让邱仁森坐在场下看着沈郁在球场上出尽风头,抢走原本应该属于他的欢呼和掌声。
只要一想到他那张恶心的脸变成了一张更恶心的苦瓜脸,时软就觉得神清气爽。
在王方刚面前做完秀,邱仁森准备退场了。
刚走到门口,程又晴正好推门进来了。
两人同时握住门把,一个往里,一个向外,突然僵住。
隔着大门玻璃,邱仁森看见程又晴,像是泰迪看见了一只白兔精。
一时间,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下来。
看见他们两个停在门口深情对望的模样,时软心道,呵呵,好戏来了。
-
程又晴是代表拉拉队来的。
上一世,程又晴报名拉拉队是因为时软推荐。
邱仁森他们这些出色的篮球少年代表学校球队出去比赛,时软理所当然地觉得也该有一队长腿***代表附中出去让别人羡慕。
程又晴作为长腿***的典型代表,虽然一直说自己不好意思穿***,但时软给她填报名表的时候,她不但没有拒绝,还让时软把她的体重写轻一点。
时软傻乎乎的照办,信心满满地把报名表交上去了,看着程又晴果然成为了拉拉队的队长,她还美滋滋地觉得有一个大美人拉拉队长的好朋友,特别骄傲。
程又晴和拉拉队一起陪着邱仁森他们出去比赛,那***长腿,窈窕身姿,比赛之后,程又晴就成了他们篮球队的女神。
时软当时只顾着觉得得意了,完全没有发觉,程又晴已经在她眼皮子底下和邱仁森搭上了线,直接变成了暗度陈仓,偷鸡摸狗,不得好死的狗男女关系。
这一世,没有时软帮程又晴报名,但是为了能和沈郁离得近一点,程又晴还是成为了拉拉队队长。
这段时间,篮球队在球场里训练,她们拉拉队就在音乐教室里训练。
本来是相安无事没有交集的,今天程又晴突然跑过来,说是想看看篮球队的队服,她们拉拉队好根据他们的队服去租服装。
这种扯淡的理由也就是这群没有脑子的运动傻小子才会信。
他们完全不知道,她们拉拉队的队服,根本不需要什么配合他们的队服。
从古至今,女生选衣服的唯一标准就是自己穿得好看,尤其是拉拉队这种门面,更是只求好看,不求别的了。
偏偏这些人都看不透。
一个个看着程又晴娇娇一笑,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时软抱着双臂站在场下,看着球场上的程又晴被一群大男生围着,她冷笑一声:“呵,肤浅。”
沈郁听见了,但他什么也没说,就静静站着。
程又晴和邱仁森一样,会做人,会说话,表面功夫一流,不过一会儿连王方刚都被她哄住了。
“你们拉拉队订了周六的午餐没有?还没的话就跟着我们球队一块儿吃了。”
程又晴受宠若惊地看着他,“王老师,这不太好吧……我听说,球队的资源都是您自己掏钱的。我看我们还是自己带点面包随便应付一下就好了。”
“诶,那吃饭怎么能随便应付。”王方刚不赞同地说,“再说了,你们拉拉队才几个小姑娘,他们这群毛小子我都养得起,你们几个小姑娘我还喂不起啦?”
“可是……”程又晴还是没有直接答应。
王方刚不喜欢这样扭扭捏捏的,回头对着场边喊了一声,“经理,你一会儿统计人数的时候把拉拉队也算***……沈郁?”
他这一声沈郁,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他一起转过来了。
从沈郁进来,一会儿是邱仁森去求情,一会儿又是程又晴要来参考队服,这场上的人竟然没一个人发现他来了。
听见沈郁的名字,程又晴立刻往旁边移了移。
被几个大个子围在中间,那娇弱的小身板,当真惹人怜爱。
“沈郁。”她娇滴滴地喊了他一声,含羞带怯的,“你也在啊。”
时软一见她这副模样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转身去拿写字板,不想看她。
沈郁淡淡地站在她旁边,什么表情也没有,什么动作也没做,甚至连眼神都没往程又晴身上挪一下。
但程又晴仍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被迷晕了。
王方刚看见沈郁,还有些意外。
刚才还在说他不合群,不来参加训练,没想到他人竟然在这儿。
嗯,看来真像那小丫头说的,关键时候这个小子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他对沈郁招了招手,道:“来了还愣着干嘛,快过来训练了。”
沈郁哦了一声,解开外套拉链,脱下来放在时软身边的长椅上,轻声对她道:“我先过去。”
时软低头写字,敷衍着嗯嗯了一下。
沈郁来了,训练就正式开始了。
王方刚让程又晴到场边去和时软报人数,程又晴十分乖巧地答应了。
邱仁森也没走。
他站在侧门旁边的休息区,好像是很认真地在看着场上训练的状况。
程又晴站在时软身边,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在场内跑动的沈郁,眼睛里的崇拜和痴迷都快要溢出来了。
时软不想和她离得太近,写完了统计表就到长椅上坐着了。
感觉到身后的动静,程又晴收回视线看了过来。
班上的人都说时软是个透明人,是个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闷葫芦。
但莫名的,程又晴觉得时软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
今天学校里的那些传言,程又晴原本是不信的。
但记忆中好像每一次看见时软,她都是和沈郁在一起的。
上次在操场旁边的篮球场,平时在教室里,刚才在场边,似乎只要程又晴朝沈郁那边望过去,时软必然都会一同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尤其刚刚看见沈郁脱掉衣服和时软打招呼时的样子,程又晴又不得不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和沈郁有什么关系?
时软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靠在身后的墙壁上,脚尖一翘一翘的,是很随性的样子。
程又晴走近她,看见长椅上沈郁的运动服袖口是朝着时软的,是莫名亲昵的姿态。
她顿了一下,眨眨眼,软声对时软说:“时软,王老师让我跟你说一下拉拉队的人数呢。”
“哦。”时软把身边的写字板递过去,看也没看她,漠然道:“你自己填。”
“好的。”程又晴顿了一下,接过写字板,礼貌地道了谢,在长椅另一边坐下了。
她看了一眼时软画的统计表,歪七扭八的表格和不太美观的字体,噗呲一笑。
“时软,你字写的好可爱哦。”
可爱?
时软转脸,看见程又晴脸上娇俏亲和的笑容,她冷冷勾了勾唇角。
“程又晴,这儿就咱们俩人,你还用这么装么?”

小说资源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偏执大佬的心尖宠时软沈郁小说资源完整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点击免费阅读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部章节!

时软沈郁小说仅代表偏执大佬的心尖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