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陆沉音宿修宁小说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资源大结局免费txt

陆沉音宿修宁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33
  •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合集版免费阅读-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陆沉音宿修宁)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陆沉音宿修宁的小说之资源大结局在线全文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主人翁是陆沉音宿修宁,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主要讲述了陆沉音宿修宁之间的恩怨情仇:严格意义上来说,陆沉音的确算是赢了入门***。虽然她赢得有些不走寻常路,但的确是她将黑衣少年压在了身上。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弄得愣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

陆沉音宿修宁小说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全文免费阅读:

严格意义上来说,陆沉音的确算是赢了入门***。
虽然她赢得有些不走寻常路,但的确是她将黑衣少年压在了身上。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弄得愣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檀,他几步赶过来,脱了外袍披到陆沉音身上,紧蹙眉头道:“把衣服穿好。”
陆沉音这才意识到哪怕自己现在除了腰带和领口之外,身上其他地方都包得严严实实,但这在这群古代人眼里已经是非常暴露了。
她身子晃了晃,松开压着黑衣少年的手,看了一眼对方涨红的脸和怒瞪着她的眼睛,慢慢站稳,将白檀的外套拉紧,低声说道:“多谢白仙长。”
白檀看了她一会,抬眸望向空中,抱了抱拳提醒道:“师父,比试已经有结果了,第一名是陆姑娘。”
玄灵道君乘在云上,始终悬在一种陆沉音看不清的高度。
听到白檀的声音,玄灵道君缓缓回过神,瞄了一眼身后的人,他重重地“嗯”了一声道:“那今天便先这样吧。”说完他就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先散了,入门***的结果出来之后,往往是第二天各位长老才会决定收谁为徒,或是否收徒。
陆沉音一直仰着脖子,脖子都有点酸了,听见云层传来那清晰如在耳畔的话,她稍稍松了口气,还好,虽然她似乎“胜之不武”,但那位显然地位不凡的大能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我送你回去休息。”白檀扶住陆沉音,想送她回去。
陆沉音还来不及拒绝,就有位眼熟的女弟子过来主动拉住了她,笑眯眯道:“白檀师叔那么忙,还是春岚来送陆姑娘回去吧。”
陆沉音看了她一眼,认出她是那天在山门外瞪她的女弟子,她对白檀的心思太明显了,陆沉音现在可没功夫搀和别人的儿女情长,她身上难受得很,有人扶着便直接靠在了她身上。
“麻烦了。”她皱着眉说。
春岚猛地被她一靠,还有点支撑不住,但见她老老实实选了自己,没赖着白檀,还是很满意地撑着她。
“走吧。”她说了一声,扶着她慢慢离开。
白檀望着她们的背影,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缓缓握了握拳。
云层之上,玄灵道君笑眯眯道:“师弟啊,我看那黑衣少年颇有灵性,要不要让他到青玄峰给你好好看看?”
宿修宁沉默着没说话,玄灵道君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好似玉雕般如画的脸,进一步试探:“那我一会就让人送他过去?”
宿修宁微微蹙眉,他那样好看出尘的一张脸,谪仙般的一个人,突然皱起眉头,真是让见了这一幕的人都为他惋惜遗憾,恨不得将令他皱眉的人打一顿。
玄灵道君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听见他高贵圣洁满脑子只有剑和修炼的师弟说:“他是第二名。”
玄灵道君苦了脸,还想说什么,宿修宁却在那之前淡淡道:“我若要收徒,便只收最好的。”
最好的……也就是……第一名?
那个已经快十六的小姑娘?
玄灵道君还想说什么,但宿修宁转眼便消失在他面前,他愣了愣,拍了拍脑门道:“那这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
当晚,青玄宗的诸位长老们进行了热火朝天的讨论,其中素云长老表示自己对黑衣少年一见钟情,啊呸,一见中意。
“他必拜入我门下。”素云长老揣着手说,“我门下八个女弟子,今年也该轮到我收个男弟子了。”
暮云长老斜睨了她一眼说:“素云长老是女修,自是教女弟子更习惯一些,我看他还是入我门下比较好,我前不久刚在秘境中得了把不错的剑,正好衬他的手。”
素云长老生气了:“你个老匹夫,老是跟我抢人,三十年一次,好不容易有机会添个可爱漂亮的男娃娃进来,你一定要跟我争吗?”
暮云长老不屑地吹了吹胡子道:“是你和我争才对,三十年前那次,我座下弟子们想要个小师妹,不也被你抢去了吗?”
素云长老不满道:“那是落霞她自己想要跟着我!关我什么事!”
“那今次便看看这小子自己想跟谁好了,你我也不必多费口舌争论了!”暮云长老甩袖子。
“好了。”一直围观的苍云长老无奈道,“你们都顾着抢那少年,怎么没人想要第一的小姑娘?”
暮云长老眼神飘远,素云长老扁扁嘴,俩人都没回答。
倒是坐在另一边的凌云长老说:“那小姑娘虽拿了第一,却不是靠实力,未免有些名不副实。”
“也不能这么说。”苍云长老道,“我听白檀说了,那小姑娘虽是得天独厚的天灵根,但从来不曾修炼过,一直凡人般活着。如今她能凭借脑子和体力拔得头筹,也不失为一种本事。”
素云长老来了兴趣:“天灵根?却从小不曾修炼?这是为何?”
“据白檀说,似乎是与她的身世有关。她来青玄宗之前身上就带了很重的伤,怕是这些年过得不太好。”苍云长老有些惋惜。
“那也心眼太多了些。”暮云长老皱着眉说,“光明正大的比试都敢耍手段,谁知道进了门会不会乱来?我青玄宗门下,不该有这等心机深沉的弟子。”
素云长老习惯性怼回去:“她也没别的选择啊,你没听苍云师兄说吗?她来时身上就受了很重的伤,从小到大也没修炼过,若想在今日的比赛中胜出,不另辟蹊径怎么行?”
“你这么替她说话,你收她为徒啊!”暮云长老很不符合身份地翻了个白眼。
素云长老被激怒了,哼了一声说:“我收就我收!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明天就……”
“你收什么?”
玄灵道君的声音传来,成功让四位长老都换了个恭敬内敛的样子。
“大老远就听见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玄灵道君坐到主位上,掀了掀眼皮说,“不知这次素云师侄看中了谁?”
素云长老有些脸红,没说话,倒是暮云长老替她回答了。
“回掌门师伯,素云师妹看中了今日入门***的第一名,已决定要收她为徒了。”
素云长老瞪了暮云长老一眼,暮云长老看都不看她。
玄灵道君扫了扫针锋相对的两人,语气平淡道:“你若是想收陆沉音,怕是不行了。”
素云长老一愣,暮云长老道:“掌门师伯也觉得那陆沉音名不副实,不该进青玄宗吗?”
苍云长老和凌云长老也跟着看向玄灵道君,玄灵道君表情微妙地变了变,过了一会才说:“……怎么说也是赢了的,虽然用了点手段,但的确是第一名。”
“那您的意思是……”
“你们不必烦恼她的归处了,我自有安排。”玄灵道君没直说,卖了个关子,因为他还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属实。
四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也没再追问,商量起了其他四名弟子的归处。最后除了被两位长老争抢的黑衣少年季青临外,余下两名弟子被苍云长老和凌云长老分别收入门下。
夜晚。
陆沉音疼得难受,终于还是忍不住又吃了一颗续源丹。
她侧躺在床上,难捱地低吟了一声,窗外微风拂过,飘起一阵白色的薄雾,她额头渗出薄汗,等身上不那么疼了才慢慢睁开眼。
视线落在窗户的位置,好像看见了白色的雾霭中有个修长的身影,再仔细去看时,影子又不见了,好像一切只是她视线模糊时的幻象。
陆沉音怔了怔,拉紧被子包住自己,重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起来时,天色正好,陆沉音爬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经过一夜的休息,她身上***了不少,那续源丹果然是好东西,若这次真能有幸***青玄宗,今后她得了好东西,定要好好报答白檀。
推门出去,隔壁院子里传来喧闹的声音,她走出院门,看见了换了一身黑衣的季青临,以及正热火朝天说话的另外两个孩子。
还不到十岁的年纪,对她来说可不就是孩子吗?
季青临一看见陆沉音就倒胃口,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气哼哼地抱着剑走了。
陆沉音摸了摸鼻子,想到自己昨天怎么赢的比试,确实也有点心虚。
哎,她也是没办法啊,这不都是为了生存吗?
顺着昨天的路线来到比武台,今天便要在这里宣布他们五人的归处了。
能不能进青玄宗,就看这一刻了。
陆沉音到的时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季青临站在最中央的位置,他走路快,故意要和陆沉音拉开距离,所以已经到了一会儿,如今正面对着一男一女两位长老。
陆沉音昨天是见过那两位长老的,女修是素云长老,如今是元婴修为,男修是暮云长老,如今也是元婴。两位元婴老祖抢一个徒弟,这场面有点盛大,看得陆沉音和其他两人十分羡慕。
“季青临,你是要跟着我,还是要跟着素云长老?”暮云长老拿了一柄剑出来,抽出剑身,长剑剑刃薄如蝉翼却寒光凛凛,季青临看见立刻眼睛一亮,素云长老瞧着十分不满。
“你这是作弊!说好的让季青临自己选,你现在这不是故意引诱他吗?”素云长老直接道,“季青临,你若入我们下,便会立刻有八个师姐,我跟你说,你那八个师姐可是……”
还不待素云长老夸夸自己的乖徒儿,季青临就眼睛发亮地朝暮云长老抱了抱拳。
“我愿拜入暮云长老门下!”他恭敬鞠躬。
暮云长老开心了,满足了,摸摸胡子道:“好好好!孺子可教也。”
素云长老:“……”呵呵,算了。
狠狠瞪了一老对头一眼,素云长老直接拂袖而去。
暮云长老也不久留,带着季青临一起离开了。
这一下走了两位长老一名弟子,现场瞬间安静了不少,陆沉音举目望去,只剩下苍云长老和凌云长老还没选人。
她忽然有些紧张,掌心都出了汗,因为她注意到两位长老看都没看她一眼。
事实也证明,他们是真的没想收她为徒。
他们分别选了一名弟子,带去一边嘘寒问暖,整个比武台上,只剩下陆沉音孤零零一个人。
她忽然有些心慌,所以……其实哪怕她赢了,但不是靠实力赢的,还是不行吗?
她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竟有了些想要落荒而逃的念头。
可她刚一抬脚,就又不得不被迫停住。
“陆沉音。”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昨日在云层上听到过的声音。
陆沉音白着脸望过去,看见一张白发白眉的脸,他的面貌倒是很年轻,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
陆沉音怔怔地望着对方,一时忘了回应,玄灵道君缓缓走到她面前,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才问她:“你自小不曾修炼的原因是什么?”
陆沉音阖了阖眼,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成拳,身上统一发下来的青玄宗外门弟子衣袍随风飞舞:“……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被父亲的结拜兄弟收养,他们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对我……不算太好。我很小的时候测灵根,那时还什么都不懂,他们说我的灵根混杂,不适合修炼。”
玄灵道君微微皱眉:“那你那日为何去白檀那里测灵根?”
陆沉音如实道:“那些时日发生了一些事,我心里有些绝望,所以偶然看见白仙长他们在给人测灵根,便鬼神神差上去了。后来我便知道自己被骗了,跑回去找那家人质问,结果……”她扯扯嘴角,“我来时带了一身伤,白仙长是知道的,那便是他们送给我最后的东西了。”
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玄灵道君思索了一下说:“那你可知我是谁?”
“我不确定。”陆沉音摇了摇头说,“昨日仙长离我太远,我什么都看不清,比试结束我便回去休息了,也无人告诉我您的身份。”
“我乃青玄宗掌门玄灵道君。”玄灵道君主动道,“白檀是我的徒弟。”
陆沉音心里有些猜测,但当猜测印证时还是有些惊讶。
她立马弯腰道:“见过掌门,我实在太失礼……”
“无妨。”玄灵道君挥了挥手,陆沉音便感觉到一股力道将她扶了起来。
“我且问你。”待陆沉音站直了,玄灵道君便严肃道,“你此次来青玄宗,可是一心只为修行得道,心中无怨亦无恨?”
陆沉音紧张地抓住了***,她当然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毫不犹豫地回答一个“是”,可她也知道自己那样是撒谎。
撒一个谎就需要一百个谎来圆,更别说她撒谎了之后,眼前这位明显修为高深的大能很可能会看出来了。
她得说实话,可说实话的结果,应该算不上好。
陆沉音闭了闭眼,抿唇半晌才道:“我是想要修行得道的,可我也做不到心中无怨亦无恨。”
“哦?”玄灵道君微微挑眉。
“我恨害死我父母的魔修,也怨苛待我养父母,若有朝一日我能修行得到,必为死去的父母报仇雪恨,也必让险些命人打死我的养父母得到教训。”她咬牙道,“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这是不对的,但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
玄灵道君看着陆沉音,过了很长时间才说:“你可知修真之人,若心中怨念太深,极易滋生心魔。”
“我知道。”陆沉音点点头。
“……罢了,你倒是难得坦诚。”玄灵道君转身,似乎要走。
陆沉音看着他的背影,见他挥了挥白色的袖子,明明步伐很慢,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很快拉远。
远处,玄灵道君对着收起来的水镜道:“师弟,方才她的回答你也都听见了,你怎么看?可要收她为徒吗?”
水镜那边是一望无际的曼曼云雾,云雾之中传来淡漠平和的声音——
“可。”
玄灵道君愣了愣,对这个回答既意外又不意外。
他停下脚步,站在高台之上望着仍然待在比武台上的陆沉音,手上捏了个指诀,用昨日那种明明很远却可以让她听清的声音说:“即日起,你便拜入玄尘道君门下,为他座下首席大弟子。”
陆沉音站在比武台上,听见这话人还有些不清醒。
等远处的几座仙峰上响起鸟鹤尖鸣,一片惊叫时,她才回过神来。
……刚刚掌门说了什么?
她拜入了谁门下?
玄……玄尘道君?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全文阅读

玄尘道君是谁?
哪怕是陆沉音原身那种被故意养废的人,也听到过这位不少的传说。
玄尘道君宿修宁,整个修真界现今唯一一个***渡劫期的大能,上界第一宗门青玄宗的“云中君”,地位凌驾于掌门之上。
他是千年难遇的九灵剑体,甫一降生便被当年即将飞升的青玄宗掌门收入门下,倾心教导。
初初修炼时,他便很快可以做到人剑合一,之后的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不过百年便超过了那时比他早入门几百年的玄灵道君。
如今他不过五百多岁,比玄灵道君小了快一半的年纪,却已经迈入了他们师父当年的修为,不愧为所有修真者心目中尊崇仰慕的对象。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要成为陆沉音的师父吗?
陆沉音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呆呆地站在比武台上,觉得自己大概是出现了幻听。
可事实很快就证明了,她没听错,玄灵道君的确那么说了。
最先找到她的是白檀,他御剑而来,落在她身侧,观察了一下她苍白的脸和错愕的眼,过了一会才说:“恭喜陆师妹了。”
陆沉音慢慢望向他,白檀的相貌看起来也不过弱冠之年,但他却是玄灵道君的徒弟,辈分和“四云长老”一样,陆沉音拜入玄尘道君门下的话,和他的确是师兄妹了。
张张嘴,陆沉音半晌才说了句:“抱歉,我还有点难以置信。”
白檀俊秀的脸上浮现出几分难言的浅淡笑意:“陆师妹这样也情有可原,相信不管谁知道了这个消息,都会觉得难以置信。”
陆沉音侧头望着随风摇晃的柳条,过了一会才说:“……玄尘道君真的要收我为徒?”
白檀点了点头说:“师父从不开玩笑,他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真的了。”
陆沉音抬眸和白檀对视:“不知白仙长可见过玄尘道君?他……是个怎样的人?”
白檀弯了弯眸子,温声道:“还喊我白仙长?”
陆沉音顿了顿:“白檀师兄。”
“嗯。”白檀应了一声,抬手比了一个方向,领着陆沉音从那边下了比武台,两人顺着边路慢慢走,他也慢慢解答她的疑惑。
“我对玄尘师叔的了解不多。”白檀望着前方,眉目远凝,眼底神色有些辨不清,“我拜入青玄宗也不过一百多年,玄尘师叔这些年一直都在闭关,我只在七十年前见过他一次,那次是……”他停了停,脚步有些凝滞,过了一会才恢复如常,“那次是魔界来犯,玄尘师叔闭关中算到了,他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突然出关,将攻到宗门半路的魔军打了回去。”
陆沉音听得眼带诧异,白檀笑了笑说:“你在下界应该也听说过这件事吧?”
陆沉音仔细回忆了一下说:“偶尔出门时听酒楼的说书人说过,说是玄尘道君以一人之力击退数万魔军,还重伤了魔尊婧瑶。”
白檀停下脚步,仰头看着天空沉默了一会才说:“下界的传言不尽属实,但大体上也没错。魔尊婧瑶的确在那次大战中被重伤,如今依然十分虚弱。”
“那……玄尘道君真的一个人击退了数万魔军吗?”陆沉音跟着他停下,“我总觉得,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魔军也不都是酒囊饭袋,还要加一个魔尊,哪怕玄尘道君修为高深,一个人招架起来应该也颇耗心神吧?”
陆沉音的话让白檀微微侧目,他看了她一会,笑容真切了几分:“倒是难得见到像陆师妹这样理智的人,其他人若是听到玄尘师叔的这些事,怕只会说得更夸张。”
陆沉音笑了笑没说话,她身体还没好全,脸色一直很苍白,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
白檀离她很近,修真之人视力极好,他如今已是金丹后期修为,这样的距离,他几乎能看见她脸上细腻纤弱的绒毛。
白檀慢慢转开视线,将自己知道的如实告诉她:“七十年前那次魔界异动,说来还是因着他们在青玄宗内的眼线传了消息,透露了师父和几位师叔都外出不在宗门内。再加上玄尘师叔处于闭关之中,轻易不敢有人打搅,他们觉得这是百年难遇攻打青玄宗的机会,便倾尽了全力。那时不只是他们,哪怕是我们这些门人,也没想到玄尘师叔竟会出关。”
白檀后面又说了一些当时的内情,青玄宗内出了奸细,给的消息确实挺靠谱,玄灵道君和其他几位师弟师妹一起去了很远的天际海秘境,天际海秘境内非常危险,其他秘境都是限制在某个修为之下的人可以***,唯独天际海秘境的***修为是无上限却有下限的,元婴之下的修士都无法入内。
这样危险的秘境,一旦***,还会被屏蔽外界消息,到时哪怕宗门内传音给他们,他们也是无法收到的。
这样一个时机,玄尘道君还几百年如一日的闭关中,魔修们当然不会放过。
但真实的战败撤退原因,还有一层外界人所不知道的渊源。
“世人只知魔尊婧瑶,却不知她在成为魔尊之前,还是青玄宗的玄玉道君。”白檀的语气轻飘飘的,有点漫不经心,人好像有点走神,“玄玉道君是师父和师叔的小师妹,因爱慕玄尘师叔求而不得,两人纠葛了数百年,最后玄玉师叔还是因为堪不破心魔,弃仙修魔,成了魔尊。她走的时间,曾立誓一定要让师叔尝尝她受过的苦。既他无心儿女情长,那便毁了他的师门。”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远:“……七十年前那日,魔尊婧瑶带着魔军攻打青玄宗,在半路遇见了玄尘师叔,师叔将她重伤,且杀了她座下魔军万余,魔尊婧瑶本还可以争取的,但最后还是下令撤退了。情之一字,总是叫人生死难断。”
陆沉音听到这里,已经可以脑补出一场***情深的大戏了,她在心里啧了一声,正想说什么,白檀就忽然话锋一转。
他看向陆沉音,语重心长道:“所以,前例摆在这,陆师妹还要一直保持理智才好,千万不要喜欢玄尘师叔。”
陆沉音压根就没往这个方面想过,她有些哭笑不得道:“我怎么会喜欢自己的师父?我崇拜孝敬还来不及,怎么会有那种大逆不道的非分之想?”
白檀看着她说:“不少人见到玄尘师叔之前,都是这样的心情。可见到玄尘师叔之后……”他留了一半话没说。
陆沉音:“&hellipwww.zjtechexpo.cn;…”她也有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白檀似是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总之,喜欢玄尘师叔不会有好下场,玄玉师叔就是先例。再者,师徒恋更是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
“我知道了师兄。”陆沉音举起三根手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肖想玄尘道君的,若我违背今日誓言……”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白檀拦住了,他抓住她的手让她把手放下,表情复杂道:“还是别发誓了,万一你今后把持不住,应了誓劫,我会愧疚的。”
就不能对她有信心一点吗?
她怎么说也是二十一世纪穿来的,娱乐业那么发达的现代,各种小鲜肉美男子层出不穷,她见得还少吗?
陆沉音是真不觉得自己会“欺师灭祖”,但好像大家都无法对她抱有信心。
白檀御剑送她进了山门,到了青玄宗内门的时候,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同门给她***。
大家的说法五花八门,但宗旨只有一个——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的。
甚至连四云长老都跑来嘱咐她,一遍又一遍地为她灌输千万不要搞师徒恋,谈什么恋爱抓紧修仙的中心思想。
陆沉音本来完全没有这种念头的,可硬生生被他们如临大敌的样子搞得产生了逆反心理。
她无比好奇,玄尘道君到底得长成什么样子,才让一众同门如此为她担心?
最后来嘱咐她的是玄灵道君,玄灵道君乃洞虚期修为,相貌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模样,白衣白发白眉,仙风道骨。看见他这样,陆沉音就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未来的师父应该也差不多一样,心里是真的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可等玄灵道君送她上了青玄峰顶,在一片云雾缭绕中留下她一个人走***时,她终于还是有点慌了。
作为青玄宗这般大宗门的主峰,青玄峰灵气环绕,云雾之中仙鹤秀鸟穿梭来去,陆沉音行动间,淡淡的云雾会从她身边掠过,她一边走一边悄悄伸手去触摸那些云雾,摸到手里的触感凉凉的,没什么实质,和她想象中棉花糖的感觉丝毫不同。
轻轻舒了口气,按照玄灵道君说的一直往前走的方向,陆沉音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才看见了一座流光溢彩的仙门洞府。
伴着雪白云雾的玉石雕砌而成的宫殿坐落在一片天然而成的山脉之下,宫殿周围开满了白色花瓣黄色花蕊一串一串的不知名的花。
微风吹过,带着阵阵花的清香,闻起来像梅花,沁人心脾。
陆沉音因美景而驻足此处,差点忘了自己是来见师父的。
回过神来,她不敢再耽搁时间,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
在下了一座长长的白玉拱桥之后,她看见了一棵长满了白色繁茂的树叶,仿若冰晶雕成一般的树。树叶随风片片落下,像在下一场鹅毛大雪,一片片“雪花”在掉落到盘膝坐在树下的人身上时自然而然地分开,陆沉音视线定定落在那人的背影上,久久不能言语。
与玄灵道君不同,树下脊背挺直而坐的男人一头墨发如瀑,束发的玉冠间别着冷梅玉簪,玉极致的白与发极致的黑映衬交叠,远远瞧着便有一种孤高沉静的美。
他正背对着她坐在崖边抚琴,琴声铮鸣,发丝纷飞,哪怕还未真的飞升成仙,哪怕只是瞧见一个背影,也依然让陆沉音产生了一种坚定的念头——若天上真的有神仙,便该是他这个样子。
陆沉音来之前,经历了无数同门的头脑轰炸,满脑子都是那句“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她的心情从最开始的不以为然缓缓转变成逆反好奇,可真到了这里,所有心绪又都因为他的琴音回归平静。
琴声忽然中断,空灵纯粹冰冷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迫得陆沉音不得不跪在地上,手脚不听使唤地行了一个标准的拜师礼。
“既然来了,早该跪下。”
弹琴的人慢慢站起,姿态潇洒优雅,风度斐然,清美俊朗。
他应该是朝她走来了,陆沉音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她倒很想看看他的正脸,可惜她正“被迫”行拜师礼。
额头紧贴着玉石地面,冰冷的温度清醒着她的脑子,她深吸一口气,认认真真道:“陆沉音拜见玄尘道君。”
上首没有回应,陆沉音很快发现自己可以动了,她迟疑了一下,没立刻直起身,只是稍稍抬了点头,看见了玄尘道君纤尘不染的衣袂。
风吹得他衣袂翻飞,她跪得离他近,那衣角拂过了她的脸,柔软微凉的触感像春日的泉水,带着他身上淡淡的冷梅香。
她愣了愣,偏头躲开了些,视线因此落在他轻纱衣袂下不染尘埃的云履上。
他的一切都干净得要命,陆沉音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胡思乱想——这就是修仙的好处吧,穿白色都不怕脏啊。
忽然之间,手无意识地抬了起来,人也直起了身,陆沉音猝不及防地接过了一杯茶,脑子还没反应,双手已经端起茶杯,高高举过头顶。
陆沉音再迟钝也明白她现在该做什么了,更何况她一点都不迟钝。
可以拜入玄尘道君门下,做他的首席大弟子,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砸在她身上她做梦都是笑醒的。如今行拜师礼,还要师父一步步来教,她怕是膨胀了。
神思清明起来,陆沉音不再需要无形“指导”,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将茶杯举得更高一点,字字珍重道:“师父喝茶。”
玄尘道君没说话,但她手中一轻,他接过了茶杯。
须臾之后,她听见他再次开口,却只是惜字如金地“嗯”了一声。
陆沉音寻思着现在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抬起头,去看看她今后要朝夕相处的师父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做好了看见和玄灵道君或者四云长老们差不多的模样,但当她真的看见了玄尘道君之后,又觉得任何言语用来形容他都是苍白的。
修长的眉,星河般深邃的眼,高挺的鼻子,极薄的唇,构成他脸庞的每一道线条都是完美的,可你看到他第一眼,最先注意到的却不是他卓然超凡的相貌,而是他无拘无束,有条理又矜贵隽逸的气质。
青玄峰顶上,流云飞霰,落叶白如雪片,簌簌掉落在眼前。
陆沉音感觉有一片白色的叶子落在了她眼睛上,她视线模糊起来,不自觉眨了眨眼,还不等她自己抬手拂开它,便有一道柔和的风为她吹走了落叶。
她眼前重新清晰起来,她跪在那里,看见她名副其实配得上仙姿玉色这四个字的师父转过了身,白袍广袖,步履平稳道:“跟我来。”

本站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全部章节!

陆沉音宿修宁小说仅代表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