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容明韶卫峥小说怎奈她惹了朕全章节全文全集大结局

容明韶卫峥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32
  • 怎奈她惹了朕合集版免费阅读-怎奈她惹了朕(容明韶卫峥)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怎奈她惹了朕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容明韶卫峥的小说之完本全章节分享完整版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怎奈她惹了朕,主人翁是容明韶卫峥,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怎奈她惹了朕》主要讲述了容明韶卫峥之间的恩怨情仇:皇后***皇帝,为她所用一时,皇帝无声无息布下陷阱,想顺势引诱娘娘,结果皇后娘娘丝毫不为所动。陛下先赔身赔心的故事。换句话,皇帝对皇后巧取豪夺,耍尽手段,发现娘...

容明韶卫峥小说怎奈她惹了朕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轻薄适中的唇轻触瓷盏沿圈,邃暗的眼眸幽晦不明。白皙有力的长指夹着瓷盏,微微弯曲的小指不停摩挲釉白色的杯底。
一副沉思考量的神情,却迟迟未喝盏中茶水
明韶看在眼里,心不禁提到嗓子眼,轻浅馥郁的口息,无意间随着男人的动作一紧一松,经不住心底即将窜出来的惶惶,呢喃唤声,“陛下!”
卫峥听闻到明韶的声音,长指劲道蓦然大了两分。
清浅天色近乎于白玉的底釉,里面清澈见底的茶汤微微一漾,沉浮在釉底的舒卷纤细的茶叶缓缓浮卷上来。
帝王的眼眸微不可察轻掀一下,缓缓出声,赞了一句,
“崇安侯府奉茶的瓷盏胎底细腻,触之清润而光洁如玉,不错。”
卫峥话落,明韶不禁低头,纤手举起素丝帕子半掩樱唇,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
众目睽睽之下,她几乎差点立不住身形,纤柔的身躯明显一怔。
卫峥前面半句话未有什么奇怪的意思,加起来后面的话别人听不明白,明韶听得清清楚楚。
皆因她和天子在榻上之时,当时明韶受不住昏迷前,男人撂下的话就是和后半句差不多。她做梦没想到,堂堂天子当众说出……
明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帕子攒下唇瓣上的口脂。
明韶抬眸看到卫峥神色和以往清寒凌冽,眉稍都不抬半分,开始细细饮茶。
刚才又好似无心之语,只不过长指真用心把玩几下了瓷盏。
明韶黛眉浅蹙,压住内心的狐疑。
天子不近女色,众所皆知,她自入宫起,也未看天子踏足过她的寝宫半步,怎么会当面说出私帷之语。
别人都当时天子独宠容皇后一人,甚至为其空置后宫。
明韶暗叹,她是如何被崇安侯的人送进宫的,自己断然不会忘。
天子不踏入后宫,明韶也未凑到天子面前,她心知有难疏解的怨气。
更多的是,明韶不清楚天子是什么用意,迎娶自己为后。
明韶余光看男人把玩瓷盏,似乎恋恋不舍,极喜欢瓷釉的细腻。
明韶松口气,看来是她多想了,更何况天子当时明显神智不清,全凭本能行事,事后不该记得自己说的话才对。
容缮闻言,拱手移步近前,手捋了两把颌下白须。
他已至花甲之年,容貌虽老,却清朔有方,依不减当年风采,眸中精光奕奕,身历三朝,气势如巍峨屹立在峰顶的青松,笑道,
“陛下缪赞了,这是老臣央府中工匠烧制出来的,不过因为试品瑕疵颇多,远远不到贡品所用,又舍不得浪费老臣心血,所以留自家用了。”
卫峥淡淡点头,算是认同容缮所言,长指转了两圈喝完的瓷盏,
“哪天老侯爷烧出完美无瑕的胎底,可供于御用,朕有厚赏。”
容缮听言,立刻叩头率人谢恩,不经之间,竟然老泪纵横,
“多谢陛下恩典,臣有好物不奉于宫廷,留自私用,已是大罪,陛下既往不咎。宽容老臣不敬之罪,老臣感激涕零。”
卫峥的唇边顺即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长躯往椅背微仰,手微微一抬,示意下面人起身,言简意赅,“朕不计较。”
天子心里哪里不明白,这老狐狸借此来试探自己的态度,是否真将皇后不但闯出宫门,而且久居大将军府三月一事给带过,他朝上既然表态,焉有反悔之理。
卫峥望了厅外一眼,似乎不想再耽搁时间,眸光移到旁边娉娉而立的明韶,站起身来,负手道,“皇后该随朕回宫了。”
明韶听完,眉目稍稍意乱,迤逦拖地的纱裙微移,柔躯后退了半步,纤手紧紧扶住旁边的紫檀木镶玉屏圈椅,低声道,
“陛下,可否让臣妾给母亲上柱香,再走不迟?臣妾请陛下恩准。”
卫峥回头看着似乎极想端住身形,却还是不禁柔躯轻颤的明韶。暗嗤,那晚有那么可怕,让她听到回宫,就像进了虎狼之口。
不过,卫峥还是颔首应允,
“给你半个时辰,即刻随朕回宫。”后又加了一句,“朕在这亲自等你。皇后记住。”
言下之意,若再像那晚,擅自离去,这次可不像上次那般轻轻揭过。
明韶听到天子应下,还不忘提醒自己,神情明显凝滞,半响,缓缓行礼出声,
“多谢陛下恩典,臣妾给亡母上柱香,就会回来。”
======
明韶戴上黑纱帷帽,由甘夫人打着油纸伞为她遮阳,款移莲步,走出正厅,在旁边一直注意到妹妹的容明翰也以更衣之由溜出正厅。
明韶转头看到哥哥跟在身后,不敢耽误一下,快步走到祠堂。
等容明翰进来,立刻关上门,吩咐青芹和木槿陪甘夫人一起守在门外。
明韶这时才真正松下心神,一把拿下帷帽,她也不顾什么礼教,随即扑到容明翰的怀里,纤手紧紧抓住容明翰的衣袖。
容明翰和明韶是龙凤双生,两兄妹眉宇相似有近五分。
只不过容明翰轮廓比明韶硬朗,眼似年轻时的容缮,是一双略带圆弧的内双杏眼,气质清澈明朗,像轮清月,清而不寒,独有一种清幽的温润。
容明翰自亲妹妹入宫起,他和明韶已有一年多未见。两兄妹一相见,想说的话太多,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
容明翰感觉到胸前的湿意,抬手欲像向以前那般去轻拍明韶的后背,半响轻叹一声,手臂又慢慢放下。
最后容明翰手掌只虚虚放在明韶的后脑勺,声音虽低沉却字字咬紧,
“韶儿。你受的委屈我慢慢帮你讨回来。就算祖父想拿捏我,也要掂量掂量。”
容明翰自明韶被容缮做主送进宫里,他心里清楚意识到兄妹两人的位置,在容老侯爷眼中,恐怕是绝佳的棋子,而且更是绝不能放手的棋子。
容明翰是在最后才收到崇安侯府的家书,得知明韶可能极为危险的处境。
令容明翰心寒的是,借了皇后之位得了尊荣。
等到真有了事,崇安侯府的人却没有一人想出头,哪怕亲父容温泽也是袖手旁观。
而且,倘若天子今日亲临侯府,本意是迁怒皇后,那推出去的只有明韶。
容明翰和明韶是容温泽膝下唯有的子女,容夫人刚嫁于容温泽之时,头年怀胎不知不顺,还是身子不行,不察之下在四月时流下一个死胎。
再后几年,容夫人一直未有身孕,心急于子嗣,到处求医问药,后来得容明翰和容明韶一对龙凤双生,这时候才算圆满。
只不过,容夫人自此伤了身子,不说缠绵病榻,但是一年到头能下地走路的好时候也不多。
容温泽也跟在叶家承诺的不变,娶了叶晚晚便会对她一心一意,不到四十无子绝不纳妾,即使容夫人病后,依旧照顾的无微不至。
帝京的人都看在眼中,都称容探花对容夫人情深似海,眼里看不***其他人。
明韶以前当真以为父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相濡以沫,夫唱妇随,可是她如今却不敢确定了。
======
明韶抬眸看了一眼窗外,眉间隐隐藏有几分忌惮。
从窗牗望去,祠堂外树影高壮,绿茵葱葱,是以遮住了大部分亮光,
本该亮堂堂的祠堂白天也是昏暗一片,每日需以火烛照光才行。
明韶知道此时虽是春风徐徐,但暂且绝吹不动外面粗壮的树枝,而此刻映在窗棂的树影摇曳拽动,娑娑作响,极不寻常。
那只能说,不知是天子的人还是侯府的人肯定有人,都在盯着明韶的动静。
她现今牵一发而动全身,行事只能慎之又慎,万不可疏忽半毫。
明韶缓缓背过身,款款轻移步子,径直往容夫人的牌位走去,点上三根清香。
容明翰定定看着明韶,一动不动。
明韶纤手拎着绫裙端然跪下,发间的金色步摇流苏未曾晃动半分,袅袅的轻烟不经意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明韶指尖轻揉,虚虚揽住白色的烟雾,低首嘲弄一笑,
“母亲嫁于父亲一辈子,琴瑟和鸣,想来即是来世,她也愿意和父亲再续一续夫妻缘分。哥哥说,是不是?”
容明翰闻听,神色微诧,欲言又止,唇动几下,言而无声,
明韶之言显然是明褒暗讽,容夫人死前不肯见容温泽,甚至扬言不合夫妻墓,侯府的人都看在眼里,怎么还会想着下辈子。
只不过容明翰还未说话。
明韶快步转身到他面前,大约步子迈的太快,***太长绊住,眼看倾身就要倒下。
容明翰立刻扶起明韶,担忧唤了一句,“韶儿?”
明韶紧紧抓住他的手,旋而站稳,摇头示意自己无事,别有深意看着窗外,声量颇大,
“今日来,我想告诉哥哥,我在宫中一切尚好,你不必担忧。”
容明翰似有惊觉外面动静,低头看着手中的帕子,动作迅速将其掩进袖口。
半响他眉目沉敛,低叹,“你无事便好。”知道再不能多言。
明韶将容明翰的动作纳入眼底,心头依旧沉重。
她想交的东西已经交入容明翰手中,不知是福是祸。
兄妹又低声话几句家常,外面传来天子近卫催促的声音。
明韶无声无息揉搓素丝帕子,头都未回,戴起帷帽,迤逦挪步走了出去。
出乎意料,卫峥竟然在祠堂外等着明韶。
男人挺拔的身子直直逼近明韶,眸光犀利迫人,似乎想透过黑色纱帷,将明韶彻底看透。
“皇后这柱香太久了,都快将至一个时辰。”
明韶闻言辩解,“臣妾忧思亡母,一时忘情,不能自已,心有所不安,时辰难免会有所耽误,望陛下恕罪。”
女人身上刚刚从祠堂染的檀香味又幽幽萦绕鼻间,卫峥神色突然一凛,这里面夹杂了勋贵男子独用的柑楠香。
天子音色低沉,暗藏不悦,“皇后回宫,别忘了重新沐浴换衣。”

怎奈她惹了朕全文阅读

明韶听闻卫峥的话,沉默半晌,不知道天子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奇怪的要求,缓缓应到,“臣妾回到寝宫才能洗浴。”
卫峥话落,眼风隐晦扫到明韶后退几步,好似对自己避之不及的样子,眉头微皱,负手便直接踱步离开。
青芹赶紧接过甘夫人手中油纸伞,和明韶跟着天子,后面传来侯府众人跪送帝后的声音。
帝后二人出了府门,容缮不慌不忙站起来,眸中含厉扫过从祠堂出来的容明翰。
容明翰神色无波无澜,慢慢走出门,扫了一眼神情惊愣的众人,似乎没有想到他出现在祠堂内。
容缮见容明翰有意忽视众人,眼风都不给他,突然一股怒气横上心头,厉声叫住容明翰,“竖子,站住!”
容明翰闻声脚步停下,转头对容缮道,“怎么,孙儿和皇后私语几句家常话,您也要问个明白?”语调不温不淡,“孙儿不知道,爷爷喜欢打听的小事这么多?”
容缮听完容明翰的话,暗讽他像长舌妇一样好打听,当即气得面红耳赤。
容缮怒目瞪着容明翰,斥道,“放肆。老夫如何打算,岂有你一个小辈置喙的余地?跟老夫去书房。”
容缮眼光又移到甘夫人那里,“甘夫人若无事,可以离去了。侯府今日事情颇多,留不起贵客。”
甘夫人听言,这是在下逐客令,冷笑容缮连面子情都肯做了。
甘夫人眉目难掩怒气,转而向容明翰道,
“翰儿,可要去姨母那里小住几日。你看你风尘仆仆回来,无人为你招待不说,长辈没个长辈的样子,朝堂之上也是畏畏缩缩的缩头乌龟。”
甘夫人这话一撂下,旁边的容温泽撇过头去,眉宇神情复杂难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心虚,不敢去看容明翰的身影。
容明翰想到明韶塞给自己的东西,他还未看。
容明翰回头想来当时场景,好像明韶故意摔倒,借助扶人的功夫塞到自己手中。
何物让她如此谨慎,容明翰肯定心存惊疑,他恨不得立刻查清事情来龙去脉,可是形势不明,他知道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容明翰收回思绪,摇摇头道,“翰儿不去叨扰姨母了,今日还是多亏姨夫为韶儿周旋。”
甘夫人看容明翰拒绝,上前抬高手臂为容明翰整理两下衣襟,微叹口气,便转身走了。
因为明韶进宫一事,现在崇安侯府和叶家以及甘家有决裂之意。
叶容两家虽是姻亲,却自容夫人逝世之后,再无往来。
更不要说,容夫人急逝之前,和容温泽几乎夫妻情断,死后更是久久不能瞑目,让人想到就心寒不已。
明韶的舅舅叶修青是礼部尚书,而今日早上弹劾皇后的康平康大人,平时就和叶修青不睦已久。
叶修青虽然因为丁忧辞官回乡,但礼部尚书一职天子仍然不提人上去,以为更进一步的康平看到这样焉能不恼。
朝臣也没料到,皇后离宫三月,天子不闻不问,他们都以为容皇后当真惹了天子,弹劾的折子只是试水。
今日朝臣看到当众上奏的康平,暗懂这是个好机会,正附和康平跪请天子治理皇后罪过。
众臣倒没想到一直未表态的天子反而突然放话,话中轻拿轻放,而且不允许再议。
天子朝堂之上亲自开口为皇后说话,他们倒摸不透天子的态度了,不过可揣度出容皇后依得圣心,失宠之说纯属戏言。
=======
书房内,容缮脸色阴沉,不问一句,“啪”的一声巨响,直接狠狠掌锢了容明翰一巴掌,
“竖子,什么将韶儿看做弃子,那是什么话?”
容明翰半边脸被掌风扇到,不禁头一偏,头上束发的玉簪摔落在地,如墨的头皮散落一肩,眉间的神色毫无波澜。
容明翰用手攒了一下唇边血迹,黑眸暗无深渊看了容缮一眼,“被爷爷看做弃子的人还不够吗?孙儿只是说出事实罢了。”
容缮闻言脸色更黑,沉声道,“皇后娘娘都和你说了什么?告诉老夫。”
容明翰听到容缮所言,抬手不禁整理宽大的袖口,垂眸盯着衣服的纹路,稳声道,
“爷爷放心,皇后娘娘说事牵扯不到侯府。”
容缮闻听脸色由阴转明,又继续追问,“皇后娘娘没和你说其他吗?现在这样一闹,皇后身边的人……纵是有新人伺候……”
容明翰听明白容缮的话意,想趁机会安插人到明韶身边。
他当即抬头,好心提醒道,“爷爷忘了,天子放话此事不可再议,您不惜违背圣旨,想插手皇后身边的人,难道不怕给侯府带无妄之灾了?”
本来已经平复好神的容缮,听到容明翰反讽的话,忽然气的zjtechexpo.cn不轻,面色涨红,半天未说出话来。
容明翰也不管容缮的反应,转身甩门离去。
容缮又听到容明翰辛辣,气得直发抖,喊来侍从,快速执笔写下信,
“送到二老爷那里,告诉要转交调职呈章到吏部,不要撤回了,直接带家眷回京,剩余的事由我安排。”
容缮摆完一盘棋局,凝神静气指尖夹起黑子,打量半天,自语道,“棋子就该有棋子的样子,任人摆布才行。”
=======
一路马车上,明韶和卫峥相顾无言,车厢内的气氛沉静凝滞,只听到浅浅的呼吸声。
明韶纤背紧紧倚着厢壁,头上帷帽都不敢拿下。
男人在车厢闭目养神,也从未睁开眼来过。
车厢内的气氛一直凝滞,卫峥慢慢睁开眼来,眼风暼到明韶还戴着帷帽。
男人语气暗藏淡淡讽刺,问道,“皇后不敢回头看朕?你还在怕?”
话虽是疑问,可男人的态度已经笃定不已。
明韶突然听到卫峥发问,纤手紧紧攥紧裙幅,身形微不可察的挪动,纤手又松开裙幅。
明韶转而重重捂住胸口,良久,才缓缓出声,“臣妾不知,陛下恕罪。”
卫峥闻言,眼眸微敛,他耳聪目明,车内女人刚才清浅的口息突然一滞,余光暼到女人的纤纤素手放在衣襟隆伏之处。
虽然黑纱罩住女人半个身形,但是该有的婉致玲珑的弧度还是映入男人的眼底。
卫峥浅琥珀色的眸子一瞬幽暗,如象牙雕就的大掌轻轻弯缩。
明韶突然感觉车内气氛危险了不少,本来清浅的呼吸因为紧张忽而急促。
女子的纤纤素手无意识轻捻衣襟两下,转而看到无意被窗牗的风带起来的黑纱,白皙的玉指拢起黑纱,只管将自己缩在一方天地内。
明韶并不知道,她的一番动静卫峥都悄悄落入眼中。
只不过显而易见明韶躲避的态度,使得男人俊容愈发阴沉。
静默无言之时,马车骨碌碌已经到了宫门。
卫峥慢悠悠撩袍下车,明韶看到皇帝下车,纤手拎着裙幅,缓缓踩凳下来。
修长如玉的身影手执一把水墨丹青油纸伞,微风带起青色的衣炔翻飞,倒有遗世出尘之态。
明韶听闻到男人黑靴擦地的声音,透过黑纱,便看到一袭朦胧的青影,骨节分明一只手,执着伞站在自己身旁。
木瑾眼整整看着帝王从自己手里一把夺过伞,包子脸皱成一团,她有些粗浅功夫,甘夫人就吩咐她伺候当今皇后娘娘。
明韶眼看男人将油纸伞举的正高,而他高大的身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慢慢逼近她的身边。
男人的长躯将女人纤柔的身子刚好罩在自己的身影之内,两人影子隐隐交叠一处,倒隐隐有鸳鸯交叠的情态。
卫峥微微垂眸,看到两人影子相叠在一处,让他想到床榻缠绵不休,也是这般,女人纤细的影子映在垂纱之上和他交叠,然后彻底融为一体,水***交融。
明韶最终还是忍无可忍,想到自己的身子要紧,斟酌思量开口,
“陛下,这等小事还是交给木槿吧,您举得太高了,现在日头正盛。”
卫峥眸子闪过薄愠之色,没想到皇后当场落他颜面,自己屈尊降贵给她撑伞,结果这女人不知好歹。
男人懒得废话,直接挑明,动作屹然不动,语气暗藏警告之意,“皇后莫要忘了,你是朕亲自接回宫的。”
言下之意,想想你半夜闯出宫门的事,帝京众人的反应,都等着朕动怒到你身上。
明韶闻话,本来恨不得离卫峥八丈远的柔躯一怔,停住了步子
因为男人故意举高的伞,三月的太阳虽说不大,但晒到在女人身上,时候久了她也经受不住。
无奈之下,明韶轻移莲步,不由悄悄绷紧脊背,像根直弦一般,一旦有风吹草动,即刻绷开。
而女人的柔躯慢慢贴近卫峥身边。
女人柔躯渐渐移近,男人因刚才眉稍的寒冽之气渐褪。
看到明韶的影子彻底与自己交叠,卫峥才慢悠悠抬臂将油纸伞大半移到明韶,盖过她的肩头。
======
长秋宫是宪瑜皇太后的居所,她自进宫以后就居住这里,里面布置丝毫不像寡居的太后,奢华颐丽,穷尽侈靡。
白玉镶金线铺地,水精宝珠作垂帘,绮香檀木做雕顶,如脂白玉挂做壁灯,上置明珠,以作夜间照明之用。
满室寸金难求的织金鲛纱帐,到了内室更是铺了一地的白狐皮,本是贵人做斗篷所用,被当今太后拿来踩脚用。
宫里的宫人都是最近新调用的,都知道天子处置了大半宫人。
宪瑜皇太后身边的人更是一个不剩,岂止不剩,据说全都死无全尸,皇太后在长秋宫整整养病到至今。
新来的宫人伺候三月有余,也渐渐熟悉皇太后的习惯。
如今作一宫管事的是云台姑姑,她是新调进长秋宫的。
今日养了这么多日的病,皇太后难得兴起,央人给她好好梳妆。
看这奢华的布置,常人都会以为这个女子美的如狐狸精一般。
宪瑜皇太后的脸姣若幽兰,丽质素素,气质凭生遗落人世的孤立清高,不过声音却都***入骨,天生尾音轻哑,能轻易颤动人心。
太后保养得宜,丝毫不像寡居的妇人,容貌和二十岁的年轻女子一般,经过岁月的沉淀,身上的风情却愈发浓丽,惹人瞩目。
新进的宫人也不奇怪,都知这位太后无子傍身,先帝爷依旧宠若珍宝,甚至直接踩过恪瑜皇后,捡了现成的太后当。
坐在妆台前的傅姀,正愣怔怔看到自己的一双手。
本来十个葱白的细指,右手却残缺了半截食指和中指,观伤口是新愈合的红痕,看至让人不禁猜疑。
粉白的指甲涂上丹蔻最美不过,如今指尖粉瓣的指甲全然不见,留下一片粉生生的肉,裸在外面。
傅姀想到自己活生生糟的罪,眉目的戾气愈来愈重。
生拔指甲,十指连心痛起来,是恨不得绞烂肺腑的感觉。
傅姀回忆起生不如死的痛处,心里到现在还猛颤。
一阵惧意过后,傅姀现在是恨不得嗜血那人的血啖那人的肉,即便这样还是犹不解恨。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怎奈她惹了朕全部章节!

容明韶卫峥小说仅代表怎奈她惹了朕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