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血都市

柳柳萧靳小说娇宠农女全文完整版小说分享

柳柳萧靳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26
  • 娇宠农女合集版免费阅读-娇宠农女(柳柳萧靳)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娇宠农女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柳柳萧靳的小说之全集免费下载完本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娇宠农女,主人翁是柳柳萧靳,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娇宠农女》主要讲述了柳柳萧靳之间的恩怨情仇:前世,爹娘为了给大哥娶媳妇,把柳柳卖入萧府当丫鬟。柳柳勤勤恳恳干活,只为有一天能攒够银子赎身回家,嫁给村里的大壮哥。柳柳好不容易攒够银子,却在赎身前一天被府中阴...

柳柳萧靳小说娇宠农女全文免费阅读:

见大壮哥朝自己走来,柳柳垂下眼眸。
她一直都知道大壮哥喜欢自己,还待她极好,若不是前世命运捉弄人,她娘把她卖入萧府当丫鬟,她怕是会嫁给大壮哥,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妇。
“柳柳,昨日一天都没见着你,你去哪儿了?”大壮笑得腼腆。
他昨天早上听到柳柳又被她娘骂,还以为柳柳又会跑到小溪边蹲着哭,到小溪边等了她好一会儿都没等到人。
柳柳小声道:“我大哥马上就要考试了,我去法华寺给他求了个符,大壮哥今天怎么在这儿?”
如今是春耕时节,村里家家户户都忙着插秧种地,大壮哥身强体壮,能帮着家里干不少活,和她不一样。
大壮道:“两天没上山了,我爹让我到山里的陷阱看看,有没有猎物掉***?”
村里好几户人家都是猎户,大壮哥他爹也是,最近农忙,没时间整日在山里转悠,也就只能隔几日上一次山。
柳柳不由拍了一下脑袋:“瞧我这记性,没想到这儿,那大壮哥你快去瞧瞧吧,我摘一些草莓就回去。”
大壮见柳柳不像有事,眉宇间也都带着轻快,这才悄悄松了口气:“那你小心些,春日里不少野兽都发情,脾气暴躁,若是遇上了可会伤人。”
柳柳点点头,她不去山林深处瞎转悠,就在外头寻些果子野菜。
-
告别大壮哥,柳柳摘了满满一篓子草莓。
她摘这么多草莓自然不都是为了做草莓糕。
草莓不易保存,一两日就会腐坏,但若做成草莓干之类的果脯就不一样了。
甜而不腻的小食,姑娘家最喜欢。
柳柳今天特意带了个又宽又扁的篓子,草莓放在篓子里,也不怕被压坏了。
她又折了片芭蕉叶,采了些许桑葚。
桑葚用来做桑葚糕,味道也十分不错,甜酸的桑葚糕姑娘家也喜欢。
柳柳很快背着竹篓子下山,到家时,还不到正午,她路过村边的小溪,正巧见着好几条大鱼。
回来快两日,柳柳嘴里除了青菜的味道就是腌菜的味道,比起之前在萧府大鱼大肉的日子,若不是她有汤大厨传的手艺,怕是会觉得饭菜难以下咽。
柳柳飞快把竹篓子拎回家,又拿了空篓子过来,左瞧瞧,右瞧瞧,没见着有人,脱鞋脱袜下小溪。
柳柳打小就在这条小溪里捞鱼,即便些许年没做这事,动作也极为娴熟。
她没有一捞就能把鱼捞起来的本事,只好把中午填肚子用的馒头撕碎了一些放进篓子,再放进小溪里,就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等。
很快就有鱼儿游到竹篓里觅食,柳柳手疾眼快,把又深又宽的篓子立起来,再慢慢一点一点把水滤去。
柳柳如法炮制,把她带来的两个馒头都给用光了,捞到一大三小四条鱼。
大的那条有她两个手臂并在一起那么肥,小的三条最小的只有她巴掌大,另外两条稍大些。
这么一忙活,已经日上中天,好在农忙时节,一家只吃两餐饭。
柳柳爹娘中午带了馒头去田边,馒头加腌菜,也能填饱肚子。
柳柳背着几条鱼回家,今日是她运气好,才能捉到鱼,若是等到傍晚大家都忙完回家,路过溪边见了鱼,可就没她的份儿了。
柳柳把最大条的鱼处理好用料酒盐把腌制起来,剩下三条小的先放小桶里,好在家中穷是穷了些,各种酱料因为都是自制的,也不缺。
柳柳十二岁之前和堂姐一直住在阿奶家里。
阿奶虽是个农妇,但会做的东西可多了,柳柳和堂姐两个人,都把阿奶的手艺学到手。
否则,她前世也不会轻易被汤大厨相中,全因她本就是个有底子的,于厨艺一道,颇有心得。
大伯早年去世,大伯母改嫁,阿奶去世后,阿奶的东西全是他们家的。
柳柳舍不得把阿奶的菜园子翻过,种些日常吃的菜,就求着她娘让她来照顾菜园子。
柳柳要顾着阿奶留下来的菜园子,也将自家菜园子也一并承包了去,王凤春这才没说什么。
柳柳草草吃了两个馒头,又腌了鱼,把她从山上摘来的桑葚碾碎,一整个下午就忙活在厨房里了。
好在家中因着时常做包子馒头有蒸屉,柳柳悄悄去鸡蛋篓子里摸了几个蛋,再加面粉,做出各种形状的糕点,放进蒸屉里蒸。
糕点蒸好了,再淋上些许她制好桑葚稠汁,点缀上红艳艳的野草莓,只看着便让人胃口大开。
柳柳寻了个小的塞进嘴里,绵软的糕点让她飞快咬了几口,饱满的野草莓鲜嫩的果肉细嫩多汁,再配上甜酸的桑葚稠汁,好吃得让人恨不得咬掉舌头。
柳柳突发奇想做出来的草莓桑葚糕味道还真有点儿出乎她的意料。
刚巧这时,外头传来敲院门的声音zjtechexpo.cn:“柳柳!柳柳?在家不?”
柳柳听见秋嫂的声音,连忙小跑着出去开门。
院子外头,秋嫂拿荷叶捧着块四四方方足有柳柳两个巴掌大的嫩豆腐道:“秋嫂今天闲着做了几板豆腐,来,这块给你。”
邻里之间,时常会送些吃食,柳柳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秋婶,这怎么好意思?我——”
“怎么不好意思了,不过是块豆腐,拿着,拿着。”秋嫂作为邻居,当然知道柳柳一个小姑娘过的什么日子。
她那娘压根就没把她当女儿瞧,整日里使唤的做这做那,稍有不顺心就骂骂咧咧,脾气不好时,还拿了扁担打。
柳柳一个小姑娘把家里的活都包了,还要顾着家里两块大菜园子,这是当牛来使。
柳柳推脱不过只好收下,她想到刚刚做出来的草莓桑葚糕,连忙道:“秋婶,您在这等我一会儿。”
柳柳捧着豆腐进屋,挑了三块草莓桑葚糕拿给秋嫂。
草莓桑葚糕卖相可不比那些大酒楼里的糕点差,秋嫂哪里见过这等稀罕物,惊奇地盯着草莓桑葚糕瞧了瞧:“柳柳,你上哪弄来的这糕点?”
柳柳不好意思地偏了偏头,说道:“我自个儿瞎琢磨出来的,想着若是做的好了,瞧瞧能不能带到城里卖几个铜板?先给您尝尝,只是……您可别告诉我娘……”
王凤春那性子,向来只有旁人给她送东西,没有她给旁人送东西的道理。
也就秋嫂性子好,怜惜柳柳,还会时常给他们家送东西。
秋嫂听了点点头又摇摇头:“你这糕点是要拿到城里卖的,给我可怎么好?拿回去拿回去,免得又被你娘说道。”
柳柳赶忙摆手,哪有她老占别人便宜,却不懂谢人的道理?
“我娘也不知道我做了多少,秋嫂您拿回去,也叫秋叔和大壮哥尝尝,我还要去给我爹娘做晚饭,不聊您说话了。”
秋嫂知晓柳柳真情实意,也没过分推脱,瞅着这格外好看的糕点,嘀咕着回了家。
要说这柳柳是真能干,这个会做那个会酿,村里哪家人像她家这样不用跑到外头买料酒,还能自己做了卖给村里人,也不知王凤春那双眼睛是不是瞎了,整日里打骂柳柳。
秋嫂回家后,瞅着那糕点是越看越喜欢,心想着有三个,自个儿先尝一个。
绵软的糕点入口,秋嫂一下眯起了眼睛。
她吃的都是粗粮,平时做饭吃菜也吃得粗糙,偏偏做糕点细嫩丝滑,一到嘴里便叫人止不住想往喉咙里吞,再有那微甜微酸的桑葚稠汁配上饱满鲜嫩的野草莓,真真是叫人吃了一个再想吃一个。
这糕点,若是拿到城里卖,还愁没人买?
手心大小的一块糕点一下就被秋嫂吃光了,她瞅着剩下的两块糕点不由咽了咽口水。
好在她还记着丈夫和儿子,便是被这糕点勾的馋虫都爬出来了也没舍得把剩下两个吃了。
柳柳可不知道自己做出的糕点已经俘获了秋嫂的芳心,她瞅着面前的鱼有点儿发愁。
柳柳腌制的那条鱼着实大,也因着的确是大,拿到县里卖也能卖好几个铜板,柳柳怕让王凤春回来瞧见了,这鱼就只能变成铜板了,才紧赶慢赶剁了腌制。
这剁都剁了腌都腌了,便是王凤春回来,估摸着也变成鱼汤了。
她若是要骂便骂几句,总归不痛不痒,再有这鱼汤入口,王凤春犯不着打骂她。
这两日,她随手做的菜可叫一家子人吃了舍不得罢手,王凤春依旧对她骂骂咧咧,却没像之前一样,骂狠了还想动手。
柳柳本想挪了尾巴一段的鱼用油炸,这样能多保存几天,可瞅着油罐里快要见底的油,柳柳只好歇了用油炸的心思。
家里用油本就很省,实在没备多,炸鱼烧油又厉害,油罐里的那点油根本不够。
好在现在天气不热,柳柳想了想,决定挪出一半的鱼用来熬鱼汤,剩下一半明天熬。
正巧秋嫂送了豆腐来,柳柳切了一半豆腐弄成指甲盖大小的方块,跟着鱼汤一起煮。
王凤春和柳冬生回来,闻到锅里飘出的鱼汤醇香的味道,耸着鼻子几步进屋。
柳柳揭开锅盖,奶白色的鱼汤配着空气中的飘香,让人恨不得马上寻了碗,舀起锅里的鱼汤吃。

娇宠农女全文阅读

“上哪弄来的鱼?”王凤春眉头一挑,锐利的视线射向柳柳。
柳柳舀了勺汤放碗里想试试味道,正巧王凤春盯着她,她干脆把碗递过去,不紧不慢道:“我今日路过溪边,正巧瞧见里头有鱼,拿了篓子捉来的,娘,您帮着试试味道。”
天底下可没人逃得过吃,过得苦的人更是向往美味食物。
王凤春听着柳柳的解释,面色稍稍缓和了些,又见她把散着香味的奶白色鱼汤递到自己面前,不由咽了一口唾沫,一把拿过碗,咕噜一口咽下。
鱼汤入口,微咸带香,醇醇的滋味在嘴中弥散,又裹着一股米酒的香醇,王凤春咕噜一声吞汤下肚,嘴里鱼汤的味道一点一点散开。
柳柳见她不由自主***了唇瓣,便知她心仪这口汤,连忙道:“汤马上就要起锅了,爹娘先去净手。”
柳鹤今日起就住在书院里,王凤春在饭桌上见着浓醇飘香的鱼汤,忍不住骂道:“这么大条鱼,你大哥又不在,急轰轰的煮了做什么?还有这豆腐,打哪来的?”
柳鹤可是王凤春的心尖尖,家中本就不富裕,供柳鹤读书更是花销大,一年四季都过得紧巴巴,稍有点肉,王凤春都恨不得全塞柳鹤碗里。
今日柳鹤不在,柳柳煮了一大锅鱼汤,王凤春不骂才怪。
柳柳被她骂得眼睛也不眨一下,而是妥帖道:“这豆腐是下午秋嫂送来的。”
柳柳解释一句,又道:“娘,给大哥补身子的鱼我可都留着,一大半,明日一大早我做了给大哥送去,还有三条小的,往后几日,一日炖一条,都给大哥送去。”
“再说了,大哥要补身子,爹娘也要补身子,你们日日在田间劳作,若不吃些好的身子哪受的住?”
柳柳在萧府当丫鬟,可学了不少哄人的话,知道要怎么说话才能把人哄开心了去。
王凤春听她安排妥帖,到了嘴边的死丫头片子滚了几滚到底没骂出来。
这死丫头败家是败家了些,可鱼汤的确熬得好喝。
王凤春看了一眼柳柳指着的不远处小桶里的三条鱼,见着鱼汤快见底了,顾不上骂咧,连忙舀了大半到自个儿碗里,咕噜咕噜喝起来。
吃完了饭,柳柳就把今天下午做的糕点拿了出来。
她就在家中,做什么都瞒不过王凤春,有些话和她说明白了,也免得王凤春事后大吵大闹。
不过,偷摸了几个鸡蛋的事柳柳没说。
王凤春把家中东西看的跟宝贝似的,鸡蛋更是她特意留了每日煮给柳鹤吃的,若是知道被柳柳一口气用了好几个,怕是能当场抄了扁担打她。
好在家中吃食,盐油酱醋都是柳柳在管,这会儿又是春耕农忙之时,王凤春可没那心思天天抱着鸡蛋篓子数。
柳柳没说自己悄悄用了几个鸡蛋,就拿了草莓桑葚糕给王凤春尝了一个。
眼看着王凤春跟刚才喝鱼汤似的眼睛都亮起来了,柳柳心下稍安,缓缓道:“娘,我明日打算拿了这糕点到城里瞧瞧有没有人买,若是能卖些出去,我便日日做了到城里卖,正好也能瞧瞧大哥。”
王凤春嚼着嘴中的草莓,眼神往柳柳递过来的小盘子看去。
柳柳把还装着两个草莓高的小盘子往前送了送:“娘,您再吃两个。”
她下午做了少说也有五十个,自己吃了个,给秋嫂送了三个,这三个是她特意拿来收买王凤春的。
让她吃出滋味了,自然知晓这糕点的好处,也不会阻了她进城。
王凤春心安理得拿了糕点,难得分了一个给院子里编竹篓的柳冬生。
“行,你可得记着给你大哥送鱼汤,热的!对了,你这糕点也给你大哥送几个去。”
王凤春三两口把另外一个草莓桑葚糕吃完,吧唧了嘴,显然没吃尽兴。
柳柳可不会让王凤春吃个开心,她把草莓桑葚糕全装好了,放在家中卖相最好的食盒里,送到自个儿屋子放着。
她一路小跑着去了秋嫂,想问问明天秋叔赶不赶着牛车进城卖野味?
傍晚时分,今天上山的大壮哥寻人扛回来了一只大野猪。
往常这样,秋叔都是要把野猪砍了,运进城里卖的。
山中野味可是受不少大户人家青睐,秋叔一家也因着时常到山中打猎,是村子里比较富庶的几户人家。
柳柳进门时,秋嫂和大壮正费心费力处理大野猪。
秋嫂见了柳柳连忙招呼:“婶这忙活的,可没时间招呼你。”
柳柳几步秋嫂身边,帮她递了大刀:“我想来问问婶婶,秋叔明日进城不?明儿一早,我去瞧瞧我大哥,顺带把下午做的糕点给卖了。”
秋嫂抬起手,用袖子抹了抹汗:“去的去的,明儿一早,在我家门口等着就好。”
柳柳见秋嫂累的大喘气,帮她一起把处理好的野猪腿抬起来道:“婶,正巧我这会儿闲着,帮你一起。”
秋嫂立刻摆手:“这怎么好?这野猪脏,处理起来还麻烦。”
柳柳笑着摇摇头:“就您和大壮哥俩人,这可要处理到半夜去,我便是做不了多少活儿,也可叫你们轻松些。”
大壮自打她进来便时不时看她,这会儿见她笑得眉眼弯弯,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颊一红,连忙低下头去。
柳柳没发觉大壮想什么,和秋嫂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
夕阳的余晖笼罩着桃花林,淡粉的桃花配上浅淡的金光,熠熠耀人眼。
旺财晃荡着从桃林出来,嘴里叼了个淡粉色的荷包。
它轻车熟路进屋,咬着荷包来到床边。
一直趴在床上昏睡的萧靳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眼前放大了的狗头,一向冷静淡定的他,也被吓得浑身一抖。
狗头嗷的叫了一声,嘴里的荷包就掉在了床上,旺财连忙闭嘴叼起荷包,一蹭一蹭蹭到萧靳脸颊边上。
刚刚毫无防备被吓了个正着的萧靳意识到趴在床边的狼狗是旺财,一个冰冷的刀眼甩过去,立刻让旺财委屈的嗷呜一声垂下脑袋。
意识渐渐归拢,萧靳撑着手从竹床上坐起来。
他才刚开始要打量四周,一个没好气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醒了就给老子滚!”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让萧靳微微一愣,他侧头看着门边看也不愿多看他一眼的先生,电光火石之间想起前因后果。
萧靳垂眸,缓缓道:“多谢神医相救。”
先生嗤笑一声:“救你小子的可不是我,赶紧把你的人叫来,我这种小妙可装不下皇长孙这尊大佛。”
口中说着皇长孙,可先生不管是态度,还是放肆的“小子”二字,都没有对皇长孙该有的尊敬。
萧靳也并不在意先生的态度。
刚巧,旺财又扬起脑袋叼着荷包蹭他。
荷包掉在桃花林里,本就沾染了尘土,又被它叼了一路,还沾上了些口水。
萧靳皱了下眉头,没伸手去接,却又想起在他意识模糊时,好似有一股淡香萦绕在他鼻尖。
萧靳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味道,他从没闻过,只觉得那股香气撩人得很,也让他莫名感到心安,放下警惕之心,沉沉昏睡过去。
-
“柳柳,你这是在身上抹了花露?怎的这般香?”
柳柳和秋嫂一起切着野猪肉,不一会儿,柳柳额前就沁出了细汗,一股浅淡有些像林间靡靡桃花的香味从她身上飘出。
柳柳瞥了一眼刚刚走进屋里的大壮,面颊微红道:“我哪有心思捣鼓这些,可能是白日在山上不小心染上了哪种花的香气。”
秋婶也没怎么纠结,手下动作不停,顺嘴道:“这味道还挺香,原以为是你做了花露。”
秋婶年轻时也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美人,自然爱美。
秋叔一直待她好,从没让她做过重活,偶尔到县里还会给她带一些胭脂花露,便是三十来岁了,也比旁的村妇年轻好看。
柳柳笑着摇了摇头。
很快,一整头野猪就被几个人一起处理好了,秋嫂非要塞块野猪肉给柳柳,柳柳实在推脱不过。
她原只是好心想要帮秋嫂一起,哪知道还拿了人家一块肉,很是不好意思。
秋嫂大方,看不惯他娘是一回事,却真心喜欢这乖乖巧巧的小姑娘。
柳柳拿了野猪肉回家,正巧遇上要着李子从屋里出来的王凤春。
王凤春刚刚找了她好一会儿都没见到人,正想张嘴骂就看到她手里的野猪肉,挑了挑眉,两口把李子吃完,一把夺过柳柳手上的野猪肉,骂骂咧咧道:“你倒是还有点本事。”
柳柳全当成没听见,拎了水到屋里的浴桶,洗去一身汗渍。
她低头抚向胸口处的胎记,这个胎记从她出生就有,一开始小小的一片都瞧不清是什么,随着她长大,胎记越来越清晰,现在也完全能看清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儿。
柳柳踏进浴桶,身子与温水交融,浅淡的桃花香气靡靡散开。
秋嫂刚刚没闻错,她身上的确有香味。
柳柳每每出汗自己身上就会飘出浅淡的桃花香味,如果出得汗多了,香味堆叠在一起,总有靡靡诱人之意。
前世……公子最爱她这一身桃花香,床笫之间,闹得狠。
柳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颊一下涨红了,整个身子缩进浴桶里,就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娇宠农女全部章节!

柳柳萧靳小说仅代表娇宠农女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