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吴臻︇贺思嘉小说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分享资源全章节完整版

吴臻︇贺思嘉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00
  • 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合集版免费阅读-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吴臻︇贺思嘉)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吴臻︇贺思嘉的小说之免费全文下载全章节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我和对家预定头条,主人翁是吴臻︇贺思嘉,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我和对家预定头条》主要讲述了吴臻︇贺思嘉之间的恩怨情仇:有一瞬间,贺思嘉思维是停滞的,等慢慢消化完标题的信息量,第一个念头便是:看来刚才偷拍的娱记在UC工作?...

吴臻︇贺思嘉小说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全文免费阅读:

有一瞬间,贺思嘉思维是停滞的,等慢慢消化完标题的信息量,第一个念头便是:看来刚才偷拍的娱记在UC工作?
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走向,一时窝火又好笑,抱着“看你还能怎么编”的心思点进了标题。
新闻文字内容很少,但图片足有七八张,每张都通过抓拍借位处理得很暧昧,上传者还非常灵性地在其中一张照片上打了马赛克,就视觉效果而言,确实很像他在索吻。
若非亲身经历,贺思嘉简直都要信了,可分明是吴臻主动拉他,两人才会如此靠近。
他关掉网页,点进微博,发现#贺思嘉索吻吴臻#已上了热搜,目前排在中段,随时有一飞冲天的可能性,相关评论也非常热闹——
“什么猛虎饿狼,贺思嘉明明就是只随时发/情的泰迪!1551,我男神他脏了……”
“斯嘉丽小公举好***啊~”
“太假了吧,一看就是借位,贺思嘉宇宙钻直,怎么可能喜欢男人,而且也没听说吴臻是gay啊。”
“他俩不是关系很差吗?破冰了?”
“guna!路透已经出了,哥哥只是去日本录综艺偶遇某人罢了,请娱鸡有一点职业道德,造谣biss!”
……
贺思嘉平时不怎么搭理谣言,只要别舞到他面前,但今天他认为有必要为自己正名,于是转发了热度最高的一条微博——
@贺思嘉:这么会编,不如我下部戏编剧请你来?
只可惜没过两分钟,他就遭到陆馨电话轰/炸,不得已删掉了。
陆馨勒令他马上睡觉,不准掺和热搜的事,贺思嘉新奇感也过了,吃完饭便洗漱***。
还睡不到四小时,他又被叫起来化妆,五点半从酒店出发,六点准备开始录节目。
等工作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贺思嘉都不用装不***,他是真不***,回到酒店倒头补觉,再醒来天都黑了。
手机界面有不少信息提示,其中陆馨给他发了几条微信,说自己跟大部队去看话剧了。
贺思嘉回了信息,打算去酒店外找点儿吃的。
刚走没多远,天上就落雨了。
细雨柔密,冲刷着城市的喧嚣。
贺思嘉见小街对面有家便利店,冒雨冲了过去,买完伞付款时,却被一张印有Miraitowa的招贴吸引住视线,上面用日英双语写着距离夏季奥运会还有100天。
从便利店出来,贺思嘉打了辆的士:“LM Cultural Center,Please.”
半小时后,他站在LM文化中心大门口,一时有些茫然。自己到底干嘛来了?话剧早开演个把钟头了,哪怕有票也进不去。
何况他没票。
墙上贴着话剧的大幅海报,贺思嘉勉强辨认出是三国题材,演员也只认识俩,一位是吴臻,另一位是饰演曹操的老戏骨梅庆。
丝雨飘在海报上,仿佛每个人都在流泪。
贺思嘉一等就是半小时,期间上了会儿网,昨晚的绯闻热搜已被他和吴臻的综艺路透图取而代之,评论里调侃的、嘲讽的、撕逼的应有尽有。
眼见时间差不多了,他给陆馨发了条微信。
又过了十来分钟,一身小礼服的陆馨跑着出来,估计跑得太急,说话时还***喘气:“你怎么来了?”
贺思嘉晃了下伞柄,翘着唇:“下雨了,来接你啊。”
陆馨可不信这些鬼话,但望着他帽檐下形如弯月的眼睛,也跟着笑起来。
她挽住贺思嘉:“来了也好,跟我去后台送束花。”
路上,两人自然谈起了今晚的话剧,当听说吴臻饰演的角色是苏轼时,贺思嘉长眉一挑:“我读书少,三国里好像没有苏轼吧?”
“这是戏剧创作……”
原来话剧第一幕就是苏轼醉酒与历史人物对话,引出赤壁一役的故事,剧末再以苏轼念《赤壁怀古》收尾。
贺思嘉抓住重点:“所以吴臻就是个龙套啊?”
“什么龙套,这叫串线人物。而且吴臻台词功底好,最后的《赤壁怀古》相当有感染力。”
贺思嘉嗤笑:“他念的是中文吧?日本观众听得懂吗?”
“只要表达出色,情绪是有共鸣的。”陆馨警告贺思嘉:“一会儿到了后台你给我管住嘴,少说些有的没的。”
“知道了。”
临到后台,贺思嘉突然转身倒走了两步,目光追随着一道擦肩而过的妙曼身影。
陆馨奇怪地看过去,见是个穿古装的女人,腰身纤细,袅袅婷婷。
“小乔?”贺思嘉语带兴味。
陆馨很想捶他一拳:“少打人家主意,梦老师孩子都两岁了。”
“哦,我就是问问而已。”
一回身,贺思嘉zjtechexpo.cn就撞上了一双微冷的眼睛,不是令人发寒的冷,而是理智的观察、居高临下的审视。
贺思嘉愣了下,仔细去着眼睛的主人,却见吴臻友善地冲他笑了笑,让他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
这时,陆馨不知从谁手里拿过花塞给他,压着嗓子说:“你去送吧。”
贺思嘉扫了圈后台黑压压的人头:“送给谁?”
陆馨原本打算送给吴臻的,临时改了主意:“送梅老好了,知道是哪一位吗?”
贺思嘉当然认识梅庆这位国民度一流的演员,抱着鲜花过去了。
他长得好,想讨人欢心时嘴巴又像抹了蜜,几下子就哄得初次见面的梅老笑咧了嘴。但梅庆还要出席媒体发布会,得赶着卸妆,只好另外安排人帮忙送客。
节目组过来时搭的先前租用的大巴车,一行人到了剧场外等车。
雨已经停了,潮湿的夜风吹散了窣窣聊天声,贺思嘉双手揣在裤兜里,没有焦距地盯着茫茫夜幕。
突然,他感觉身旁多了一个人。
贺思嘉微转过眼,见吴臻站在他右侧看手机,屏幕银白的光照在对方脸上,投映出冰冷的线条。
两人距离很近,他甚至能隐隐感知到吴臻身体的温度,并且再次嗅到了宛如森林雪后般的冷香,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香水味。
他以为吴臻过来是有话有要说,可直到车来了,对方都没有说一个字。
就在他准备上车时,吴臻突然叫住他,“贺思嘉。”
贺思嘉回头。
“要合作了,加个微信?”
吴臻的微信ID就叫“演员吴臻”,明显是工作专用号,贺思嘉扫完二维码,随意冲吴臻挥了挥手,排队上车。
他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望向窗外,见吴臻正和综艺导演说着什么,对方突然转头看了过来,隔着车窗与夜色,与他遥遥对视。
“在看什么?”陆馨问。
“没什么。”贺思嘉扭回头,压低帽檐,点开吴臻的微信头像,给对方发了个红包。
红包一共33元人民币,约等于515日元,而昨天的拥抱只需500日元。
贺思嘉轻敲屏幕,留下一行字:多的算小费,不用找了。
当晚回到酒店,贺思嘉才发现吴臻发来条语音,时长只有两秒钟。他点击播放,就听见吴臻带了点儿笑的声音,“谢谢贺老板,晚安。”
吴臻音色偏清冷,但从微信里听来,或许是有些失真,又或许是语气的缘故,非但不清冷,反而像浸染了灯红酒绿的斑斓,缱绻又温柔。
贺思嘉并没有回,而是点进对方朋友圈,就看见吴臻四小时前发的一张图。
图里只有吴臻一人,身着古装,贴着长须,配文大意是要上场了,非常感谢今晚来捧场的朋友们,总之特别官方。其余内容也全是代言推广、作品宣传,以及帮朋友们打的广告之类,没意思极了。
贺思嘉锁掉手机,进了浴室。
次日,他乘中午的班机回国,一周后,团队为他谈下某高奢品牌的亚太区代言,但基于宣传安排,暂时不对外公布。
四月最末一天,贺思嘉和陆馨早上五点就到了B市国际机场,他们得搭乘七点的飞机前往临近藏区的K市,再坐四五个小时的汽车辗转***八塔县,因为《玩古》剧组昨天已在八塔县辖下的村子开机了。
这趟航班只有公务舱和经济舱,难以避开大部分乘客,贺思嘉故意排后登机,本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没想到坐下不久又见个身形挺拔的男人上来了,对方戴着墨镜口罩,可贺思嘉一眼就认出那是吴臻。
“吴老师,真巧啊。”坐在靠窗位置的陆馨起身招呼。
吴臻一边配合空乘放行李,一边说:“不算巧,到K市每天不就这一班吗?”
他身后跟着个微胖的年轻女性,像是助理,那妹子同样认出了全副武装的贺思嘉,声音有些发紧地问:“贺老师也去K市吗?”
贺思嘉正困着,听完都笑了,“航班是到K市,我不去K市难道中途跳伞落地成盒吗?“
刚说完胳膊就一痛,是陆馨在偷偷拧他。
“贺老师真幽默。”
吴臻闷笑两声,介绍了下脸色涨红的妹子,对方叫阿水,的确是他助理,才入职不到两周。
难怪那么青涩,陆馨默默地想,估计安排阿水跟组也有考察和锻炼的目的,她心思一转,问:“吴老师就带了一个助理吗?”
吴臻已经坐下了,正在调节座椅靠背,“还有个长期跟着我的,最近有些感冒,咱们拍戏的地方海拔高、医疗条件又不好,我让他病好了再过来。”
陆馨舒了口气,那思嘉带三个助理也不算多,至于她自己,待几天就要走的。
很快,飞机开始滑行,伴随着轰鸣声直上云霄。
公务舱里只有他们四人,贺思嘉另外三名助理都在经济舱,陆馨原本还指望贺思嘉能和吴臻联络一下感情,可起飞后吴臻就开始看书,而贺思嘉早就戴上眼罩补觉了。
中途,陆馨去了趟卫生间,她刚走就有空姐推着小车过来,贺思嘉要了杯橙汁,正当空姐递水时,忽地一个颠簸,大半杯橙汁都洒在他裤子上。
空姐连连道歉,贺思嘉盯着大腿上的深色水渍,心里虽烦却也没冲人发火。
这时,一只手横伸过来,手腕戴着块JL古董表,手指修长,正握着张叠好的浅灰格纹手帕。
贺思嘉顺着手帕看向吴臻,对方微斜上身,淡笑着说:“不用你还。”
“谢谢。”贺思嘉接过手帕,无意中碰到吴臻的指尖,有点凉。
手帕的作用终究有限,裤子打湿的位置又有点尴尬,空姐们不方便帮忙。陆馨回来后就让贺思嘉去换条裤子,他却嫌飞机上的卫生间又窄又脏坚持不肯,就这么一直忍着。
下了飞机,贺思嘉直奔更衣室,再出来就见每个人都愁眉苦脸的,只除了吴臻,因为对方再次戴上墨镜口罩,窥不见表情。
“怎么了?”他茫然地问。
陆馨轻叹口气,“刚刚司机打电话说今早折多山大雪,已经封路了。”
要去八塔县必须得翻折多山,也就意味着他们今天走不了了。
贺思嘉不可置信:“五月了姐!”
“折多山常年积雪,别说五月,有时六月都能遇上大雪。”
“那怎么办啊?”
“司机在帮忙联系住宿,咱们先出去吧。”
然而K市是附近旅游景点的集散中转地,又正逢五一小长假,接车的司机问遍了仅有的几家酒店都没房了,只好先进城再说。
城里随处可见游客,他们足足找了半小时都没遇上合适的,偏偏贺思嘉又有点儿高原反应的症状,陆馨不敢再挑剔,去另一辆车上找吴臻商量后,定下了一家民宿。
民宿只剩下两间房,一间单人房在阁楼,勉强能睡下两个人,另一间八人房连卫生间都没有。
做完登记,陆馨走到吴臻跟前,态度特别真诚:“太不好意思了,今晚还得麻烦吴老师照看下思嘉。”
吴臻抬起一侧唇角,“客气了。”
“那我先带她们去放行李,思嘉就拜托您了……哦对了,”陆馨忽然想到件事,“钥匙她们已经给您了吧?”
吴臻视线转向坐在行李箱上揉按额头的贺思嘉,似是言外有意:“嗯,我收下了。”
其实贺思嘉是吃了药的,但预防高反的药提前两周吃效果最好,他是昨晚才想起来的。
此时他头疼眼晕,浑身乏力,也顾不上嫌弃房间条件简陋,进门便蹬掉鞋子霸占了唯一一张床,没几分钟意识就开始模糊。
恍惚间,他好像听见吴臻说什么“拿行李”,可他已没精神去分辨了。
贺思嘉很快睡着,挣扎在无数混乱的梦境里,醒来时屋子里只剩他一个。
床上多了个枕头和一套被子,床边敞着个小行李箱,三个大行李箱立在墙边,其中两个都是贺思嘉的。
“叮——”
微信响起一声提示音,贺思嘉拿过手机,是他一个狐朋狗友在问要不要去酒吧。
【小脑斧】哪家?
【赵绯哥】就上次那家纯色,小思嘉来吗
【小脑斧】你来接我。
【赵绯哥】ok,给我个定位。
贺思嘉憋着笑发了个定位。
【赵绯哥】……
【赵绯哥】艹!你去那儿干嘛?套马?
贺思嘉懒得解释,索性拨通了微信视频电话。
于是,当吴臻提着打包盒开门时,就听见屋内传出一道粗犷的声音:“你哥瞎JB介绍的什么烂资源,还他/妈是个配?来来来,报上主人翁名字,哥哥先买水军帮你艳压一波。”

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全文阅读

余音回荡在死寂的走廊上。
吴臻微微一顿,若无其事地推开门。
贺思嘉听见动静,回头就见吴臻和陆馨同时进门,他毫无被抓包的尴尬,又聊了几句才挂断,转冲着陆馨乖巧一笑,“姐。”
当着吴臻的面,陆馨不好说什么,只警告地瞪他一眼,问:“好点儿了吗?”
“好多了。”
陆馨拎起食指上勾着的塑料袋:“吴老师帮你买的药,要是又不***了就吃点儿。”
贺思嘉扭头去看吴臻,后者客气地笑了笑。
“行了,赶紧吃饭,特意去酒店给你打包的。”陆馨催促。
“你吃了吗?”
“吃过了,”陆馨神色稍霁,提醒道:“注意控制食量,剧组要求你减掉十斤,还差了点儿吧?”
贺思嘉没当回事,就差两斤,根本没看不出来,“那我先刷个牙。”
趁他去了卫生间,陆馨将餐盒一一摆好,连盖子都帮忙揭开了,贴心得像个职业女佣。吴臻坐在床边默默看着,唇角微不可见地一勾,眼底却没什么笑意。
等贺思嘉洗漱好,在靠墙的桌边坐下,陆馨又提起刚在酒店遇见了梅庆,也就是他们在日本见过的那位国民老演员。
梅庆上周才和《玩古》剧组谈好合同,将以“特出”身份饰演电影里的重要配角。
贺思嘉拿起勺子喝了口粥,“梅老和我们一趟航班?今天没看见他啊。”
“人家提前两天就到了。”
原来梅庆年轻时当过兵,有援藏经历,本想先见见K市的老战友再去八塔县,哪知临要走却遇上了封山。
“我们和梅老约好明早一起出发,六点,别起晚了。”陆馨交代完,再次谢过吴臻才离开。
人一走,贺思嘉立马放下勺子,他实在没什么食欲,何况粥菜的味道都不合胃口。
室内没有窗户,霉味混杂着食物的味道有点糟心,可贺思嘉半点都不想收拾,干脆摸出手机登录微博小号。
不管几点钟,首页永远热闹,贺思嘉看见自家大粉转了真人秀的预告。
想到拍摄那天发生的事,他转头看了眼吴臻,对方半躺在床上,同样在玩手机,一只耳朵还挂着耳塞。
“不想吃了?”吴臻就跟有感应似地抬起眼。
贺思嘉没想到对方这么敏锐,微愣着点了点头。
“那就扔了吧,屋里不通风。”
贺思嘉愣是从这淡淡的语气中听出点儿漫不经心的嫌弃,冷着脸说:“我待会儿知道扔。”
吴臻倏然一笑,起身走了过来,在贺思嘉诧异的视线下收拾好桌子,拎着垃圾说:“我去抽支烟,贺老师随意。”
K市昼夜温差很大,吴臻披上羽绒服上天台。
烟雾缭绕间,他望着高原上广袤的星空,接通了经纪人打来的电话。
“喂?”
听筒里响起一道粗犷的声音,“今天还顺利吗?”
“封山了,你不是知道吗?”
那边安静了几秒,“听阿水说你和贺思嘉住一间房。”
“嗯。”
“你觉得他怎么样?”
吴臻吐出口烟,无声一笑,“你指哪方面?”
经纪人像是被问住了,隔了好一会儿才说:“为什么要推荐他演《玩古》?”
“我好像回答过你这个问题,他哥是我在英国的同学,拜托我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说话?”
“那你认为呢?”
“贺思嘉口碑褒贬不一,但有一点是公认的,他长得好。”
“所以?”
经纪人似没了耐心兜圈子,直接说:
“从你出道就是我在带,你喜欢哪样的我还不清楚?但贺思嘉不行,他来娱乐圈纯粹是玩票,当初得罪了星洋娱乐的陈总,他公司照样捧他。”
“像他这种可以任性无视规则的人,一旦对你上心,完全敢把你俩的私事闹得人尽皆知你信不信?”
然而他真情切意说了那么多,却只听见吴臻几声笑。
“我没和你开玩笑!”
“嗯,只是有点儿意外你对我这么有信心,贺思嘉可是直男。再说,”吴臻收了笑,“我也没兴趣伺候少爷。我推荐他,只因为他适合角色,仅此而已。”
挂断电话,吴臻拢了拢外套,站在原地吹了会儿冷风。月色堆积在他肩头,为他镀上一层朦胧的暗光。
一直等身上的烟味差不多散了,吴臻才转身下楼。
刚一进门,他就听见浴室里传出一声惨叫。
吴臻快步上前,敲了敲门,“怎么了?”
门内没人吭声,就在吴臻再度抬起手时,门忽然被拉开一条缝。
贺思嘉从门后探出头,一脑袋的泡沫,他半眯着眼声音发颤:“我洗澡洗一半热水没了!”
“你先拿毛巾包着头,穿好浴袍去床上等着。”吴臻边说边从小行李箱中拎出件厚实的浴衣,递给贺思嘉,“我下楼问问。”
吴臻回来得很快,手里还拎着俩开水瓶和一个塑料盆。
见贺思嘉穿着他的浴袍缩在被子里,可怜巴巴的像只小奶狗,吴臻轻笑了下:“多半是热水器坏了,先兑点儿热水将就洗吧,盆是新的。”
贺思嘉长这么大从没用过开水瓶洗澡,不甘心地问:“你开玩笑吗?”
吴臻笑容不变,“贺老师也可以不用。”
贺思嘉一噎,满心烦躁地跳下床,抢过开水瓶和盆子回浴室,关门声震天响。
快速冲了个战斗澡,贺思嘉仍旧手脚冰凉,几乎是连跑带跳地钻进被子,顺手将浴袍扔还给吴臻。
他正要躺下,吴臻开口了:“不吹干头发容易感冒。”
贺思嘉一顿,见吴臻以眼神示意床头柜上插好电的小型吹风筒,“借你用。”
短暂的迟疑后,贺思嘉拿起吹风筒,摁下开关前忽然说:“热水给你留了一瓶。”
吴臻有些意外,怔了怔便笑了,“谢谢。”
等贺思嘉吹干头发,吴臻还待在浴室。
其实睡了一下午,贺思嘉并不觉得困倦,但明天要早起,他只能强迫自己闭眼。
正酝酿睡意间,浴室的门开了,贺思嘉没有睁眼,他听见吴臻轻轻走动的声音,感觉到另一半床塌陷的重量。
吴臻睡在了他身旁。
单人床很窄,他们只能挨挤在一块儿。
在贺思嘉的记忆里,还从未和哪个成年男性睡那么近,一时感觉很奇怪,甚至有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以至不自觉绷直背脊。他试图放松些,暗自深吸口气,呼吸间不再是特殊的冷香,而是沐浴***的气味。
“啪——”
灯关了。
贺思嘉突然转头,借着一点月光打量吴臻。
吴臻侧撑着上身,垂眸看他:“怎么?”
“没怎么。”
吴臻微微一笑,仰躺下,“晚安。”
一切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贺思嘉终于来了睡意。
当他被闹钟叫醒,时间显示是早晨五点四十八分。
贺思嘉猛一个激灵坐起来,发现房里亮着一盏暗灯,吴臻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桌边,手里捧着瓷杯。
“你怎么不叫我?”贺思嘉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发,理直气壮质问。
吴臻丝毫不见心虚,反问:“你不是上过闹钟?响了三次也没把你叫醒。”
贺思嘉心头上火,可时间紧迫,他只好穿上鞋冲进浴室,却听见吴臻不慌不忙的声音:“司机通知七点才允许上山,不用着急。”
“……靠!”
贺思嘉大清早就被气饱了,饭都没吃几口,上车后沉着脸一言不发,任谁跟他说话都爱答不理的。
陆馨只当他起床气没消,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修改完PPT,她抬头看向窗外,骤然一惊:“怎么又下雪了,不会还要封山吧?”
司机操/着他口音浓重的普通话安抚:“我们已经上山了,封山也不碍事,只是有可能遇上堵车。”
一语成谶。
原本翻山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可一直到中午,汽车仍堵在半山腰。车龙顺着山路蜿蜒而上,窗外一侧是悬崖,另一侧是白雪高山。
贺思一觉醒来,见车停在原地十来分钟都没动,索性下去透透气。
推开车门,冷风霸道地直往领口里钻,折多山上若没有太阳,哪怕时入五月气温也只有几度。
贺思嘉将外套拉链拉高,望着阴沉天色下的壮丽雪山,远远可见细雪寒风中飘摇的五彩经幡。
他走到路边,蹲下/身,手***雪里,试图堆个雪人。
这时,他听见背后有脚步声。
贺思嘉转回头,就看到一身黑色羽绒服的吴臻,对方发梢肩头落着几粒雪碴子,表情像是藏着坏,“折多山一下雪就容易堵车,堵上七八个小时是常事,司机大都不太讲究,一旦生理问题憋不住……”
贺思嘉身形一僵,生出不祥的预感。
“他们就会尿在路边的雪地里。”
贺思嘉猛地站起身,眼前突然一黑,人也跟着晃了晃。
吴臻赶紧扶住他,等他站稳了才松手,“你真信?山边的雪随时都在融化,早被新雪替代了。”
贺思嘉无从分辨吴臻话里的真伪,也不想分辨,他低骂一句“有病”,撞开吴臻回了车里。
正当他奋力拿湿巾擦手时,车窗被叩响了,见是吴臻的助理阿水,贺思嘉略一犹豫摁下窗户,语气微冷:“有事?”
阿水紧张地递出个小瓶子,“吴臻哥让我把免洗凝露拿给您,还有……”她从兜里掏出几颗心形巧克力,“他说您可能有点低血糖。”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我和对家预定头条全部章节!

吴臻︇贺思嘉小说仅代表我和对家预定头条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