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韩知潞陆憬淮小说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全文全集分享完本

韩知潞陆憬淮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8:37
  • 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合集版免费阅读-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韩知潞陆憬淮)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韩知潞陆憬淮的小说之免费无删减大结局在线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主人翁是韩知潞陆憬淮,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主要讲述了韩知潞陆憬淮之间的恩怨情仇:副驾上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角余光瞥到了路口边一家店面简洁大气的花店,忽然回过头,看向坐在后车座上低头翻看着文件的男人,低声道:陆总,周小姐...

韩知潞陆憬淮小说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全文免费阅读:

九月的凉城,虽已迈入秋季,但气温却还是居高不下,丝毫没有往年的凉爽。只不过,比起七八月酷暑时期的燥热难耐,当下的气候还算舒适。
白天正午时,太阳直射在凉城的土地上,脚下的路面像是铁板一样,行走在其上的路人被炙烤得快要熟透了。韩知潞属于畏寒怕热的体质,自然不愿意在白天出门。她窝在花店的藤椅上,眼睛看着店门外被烘烤得快要变形的街道,懒懒的像只猫。
平时她没什么事就喜欢来店里坐一坐。早晚两头天气还是比较凉爽的,所以她一般都是早晨出门,在店里坐一天,然后再晚上回家。
说实话,那个家,她现在是一点儿也不爱回去。程云祁现在越发不着调,一个礼拜回家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如果家里只有她和楠楠两个人倒还乐得自在,可偏偏程云祁他妈总三五不时地来一趟。每回来都要明里暗里把她数落一番才转身离开,搞得家里气氛极其压抑。她也懒得应付,所以便只好躲着。
吹着温度舒适的空调,韩知潞惬意地眯了眯眼。
虽然生活中有很多小问题、小矛盾,但总体来说,对于当前的生活她还是比较满意的。公公婆婆虽然不怎么喜欢她,但也并没有太为难她,顶多就是拿她当空气。程云祁近几年对她态度越发冷淡,两人的婚姻也早已形同虚设,但不管怎样,他对她还是有着基本的尊重的。反正这五年来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相敬如宾。
孩子乖巧懂事,父母身体健康,生活也还算顺遂。
可能她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当年为了楠楠放弃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原本她的成绩很好的,继续读书应该会有一番成就,但……
不过遗憾归遗憾,她并没有后悔。放弃学业换来了健康可爱的儿子,她觉得还是很值的。
她头脑聪明,也很有想法,再加上身边朋友家人的支持,前几年自己开了第一家花店。没想到老天还真是眷顾她,第一次做生意就做成功了。发展到今天,在凉城她已经有三家花店了,且每一家的盈利都很不错。现在她完全就是甩手掌柜,小事儿都交给员工去做。她每天挨个店走一走、看一看,每个月靠自己也能让她和孩子俩生活富足了。
也正是因为这两年她自己能赚钱了,在婆家面前也能挺起腰板了。反正现在程云祁他妈轻易也不会给她脸色看。
吹着温凉的空调,耳边听着店里悠扬轻缓的歌曲,韩知潞有些昏昏欲睡。她把头靠在椅背上,微微闭上眼,呼吸一点点变得匀长。
店里正在剪花的两个女店员看了眼自家躺在椅子上睡着了的店长对视一眼不由得失笑。
她们店长是个性子特别随和的人,对待她们这些员工一点也没有老板架子。但是性子随和并不代表性格软弱。在外拉生意,在内搞管理,韩店长还是非常有手腕的。这也是她们这些小姑娘敬佩她的原因。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们的韩店长还是个外形满分的大美人,私下里她们还悄悄给店长起了个昵称:韩美貌。
不得不佩服,果然优秀的人在每个方面都是优秀的。
只是有一点比较可惜,年轻漂亮还有能力的韩店长,早早就结婚了,儿子都快五岁了。
***
路口信号灯由绿转红,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停车线前。
车子线条流畅,颜色沉稳,无声无息间透露着尊贵无上的气息。路过的行人都不由得频频侧头。
凉城是一座经济发达的国际大都市,在全国都排得上名号的人物在凉城一抓一大把。凉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有权之人。豪车并不稀奇,但豪车中的豪车就有点儿稀奇了。
迈巴赫62s,能开得起这辆车的人已经不是有钱那么简单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仅仅是一辆车,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整个凉城,能开得起这辆车的人,估计没几个。所以路人便都不由得投过去好奇的目光,想要透过车窗上的防窥膜看清里面坐的究竟是何方人士。
副驾上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角余光瞥到了路口边一家店面简洁大气的花店,忽然回过头,看向坐在后车座上低头翻看着文件的男人,低声道:
“陆总,周小姐喜欢花,您要不要为她选一束?”
坐在后车座上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脸,如古井一般无波无澜的深黑眼眸看向前座的男人,莫名增添了一丝压力,使得整个车厢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男人肩宽手长,平整服帖的西装将他本就完美的身材衬托的更是挺拔笔直。他有着一双深邃幽黑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他的头发是原本的黑色,不长不短,倒也打理得一丝不苟。
这男人着实生了一副好样貌,且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的贵气,是个极具魅力的男人。可就是表情太冷了,浑身上下都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气场异常强大,让人不敢直视。
孙世元跟在他身边也快有三年了,他是看着他一点点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可就算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孙世元心里还是会害怕这位不苟言笑的陆总。
陆憬淮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淡声道:“今天中午跟周梓悦有约?”
孙世元忍不住滴汗,果然,他不提醒陆总真就忘了跟周小姐的约会了。他忙应道:“是,十二点半在碧云花园空中餐厅。”
男人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略有些疲惫地捏了捏鼻梁上的***位,身体后仰靠进座椅里,淡淡道:“那你去花店随便选一束吧。”
“好。”孙世元赶紧让司机把车停到花店门口。车子停稳后他便推开车门下了车,直奔路口边的花店而去。
作为陆憬淮的首席秘书,孙世元自然还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陆憬淮这人性格阴晴不定,一般人还真就伺候不好。也好在他是个会看人脸色且懂得变通的人,这几年才能在陆憬淮这么个大魔王身边混得风生水起。说起这个周梓悦,是最近陆总刚看上的一个小明星。周梓悦年轻漂亮,而且还嘴甜会哄得陆总开心,最近颇为得宠。前阵子陆总还在绿芸佳苑给这个周梓悦买了套房,可见是十分得他的心的。所以作为陆憬淮最贴心的秘书加助理,孙世元自然也要哄着这位小姑奶奶开心。
孙世元推门而入。听见门开的声音,躺在藤椅上小憩的韩知潞一瞬醒了过来,连忙坐直身体站起身,看向来人,摆出一张礼貌的笑脸: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作为店长韩知潞是可以不用亲自接待顾客的。但她毕竟在店里睡觉,让顾客看见了也不好,还不如起身招待。
孙世元看向韩知潞,然后愣了下。
一开始他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女店员长得这么漂亮。然而当他仔细观察她的五官后,心里又生出了另外一种莫名的情绪。
这个女人……比之前的任何一个都要像陈家大小姐,估计要是被自家老板看见了,就没那个周梓悦什么事儿了。
见来人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瞧,韩知潞便笑了下:“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孙世元一瞬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请问有白色郁金香或者香水百合吗?我想包一束送女孩子。”
韩知潞笑了下,伸手指了下店内的花架:“有的,您可以看一下,中意哪一款我可以吩咐店员立刻给您包上。”
孙世元到底是在职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一下子就听出了别的信息。他笑了下:“你是店长?”
韩知潞怔了下,继而失笑:“是的。”
孙世元有些意外,拿起一束百合,不经意道:“年轻有为。”
休息好眼睛后,陆憬淮便又重新拿起方才没看完的文件。最近陆氏的项目比较多,因而工作也忙了起来。不过这些年陆憬淮早就习惯了这种忙碌的生活,似乎只有忙碌才会让他填满脑子,这样就可以忽略掉空了的心……
重新将目光投到文件里密密麻麻的字上,陆憬淮忽而觉得有些烦躁。他扯了扯领带,抬起头看向车窗外,不悦地皱起了眉。
买束花而已,孙秘书怎么这么慢?
路口只有这一家花店。门面敞亮、装修简洁,看起来还算比较有品味。陆憬淮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家花店,目光透过玻璃墙寻找着孙秘书的身影。
忽然,他的目光一顿。
那个背影……
背对着他的女人手里抱着一束包装精致的花,转过身来淡笑着递给孙秘书,嘴唇翕动似是说了什么。女人笑容清淡,神情也是礼貌客套的。可就算如此,依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似乎那三分礼貌的笑容,为她本就不俗的面貌平添了几丝惊艳,让看得人不由得心跳紊乱、脸颊发红。
在韩知潞转过身来的那一刻,陆憬淮瞳孔一缩,摊在掌心的文件被他骤然紧握的手捏得皱成了一团。脸颊的肌肉一瞬紧绷,后槽牙紧紧咬合在一起。
陆憬淮幽深漆黑的眼死死盯着那个巧笑倩兮的女人,眼眸深处似是簇着两团火,越烧越旺。他忽然冷冷地扯了下唇。
她比以前还要漂亮,像是一朵被精心呵护的莲花,透着沉静淡雅的气息……
原来这几年,她过得这样好。
呵。
孙世元捧着花束回到车上,刚关上车门还不等说话,后车座的男人忽然伸手打开车门要下车。他愣了下,忙问道:“陆总,您要去哪?”
陆憬淮站在车外,身形修长,整个人既冷漠又疏离。他没回答孙世元的问题,只说了句“等着”便迈开长腿走向那家花店。

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全文阅读

现在天气热,而且也不是什么节日,花店的生意其实并不多。跟***节、母亲节之类的节日比,算是比较轻闲了。
方才那位客人抱着花离开后韩知潞便收拾起花架上的花。原本她还有些困倦,可招待完客人后却是一点儿瞌睡都没有了。见有几朵花开得不是很好,叶子也参差不齐的,韩知潞便拿起剪刀准备修剪修剪。然而她刚把剪刀握在手里,大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欢迎光临,请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的吗?”原本还在修剪花的店员小丽忽然放下手头的活儿,很是殷勤地跑去接待进店的客人。
韩知潞有些诧异,平时性格最稳重的小丽今天怎么这么勤快?
花架比较高,韩知潞看不太清进来的客人长什么样。不过有小丽招待,她也没必要再出去了,只顾着低头认真地修剪花叶。
“请问,有桔梗花吗?”
韩知潞拿着剪子的手一僵,这个声音……
“有的,在这边,先生您可以过来看看。”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那人的靠近,韩知潞的脊背也越来越僵硬。她的眼睛毫无焦距地看着自己眼前的桔梗花,忽而听到那个男人在身后说了一句:
“这花,开的还真好。”
“桔梗花可是我们店长最喜爱的花,所以我们都要格外多花些精力来照料。您来我们家选择桔梗花真是选对了呢!”小丽的声音透着轻快,“您瞧,我们店长又在修剪桔梗花了。店长,您对桔梗花最了解了,不如您zjtechexpo.cn来给这位先生介绍一下吧!”
那两人似是站定在自己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韩知潞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她紧紧握着手心里的剪子,缓缓转过身。
陆憬淮的双手很是随意地插在裤兜里,高大修长的身子只是立在那就足够吸引人视线。他的脸上噙着三分笑意,淡淡地看着眼前脸色越来越白的韩知潞。
“啪!”
手中的剪子忽然掉到了地上,韩知潞的双手微微颤抖,蓦然睁大的双眼中全是陆憬淮那张轻佻凉薄的脸。
“哎呦,店长你也太不小心了!”小丽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想要帮忙捡起地上的剪子。却不想身旁的陆憬淮快她一步,大手先于她将地上的剪子捡了起来,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
“既然你们店长对桔梗花这么有研究,那让她来介绍就好。”陆憬淮淡淡笑着看向小丽。
小丽脸颊一红,“哦”了一声就转身小跑着离开了。一时间高大的花架中只剩下陆憬淮和韩知潞两人。
陆憬淮将手中的剪子递到韩知潞面前:“你的剪子。”
韩知潞的脸仍然是惨白的,她没有伸手接剪子,只是静静地盯着陆憬淮的脸。那种眼神……似是要将他的脸盯出一个窟窿。
“天浩哥……”韩知潞似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颤抖着唤出了那个早已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名字。
话音落下,陆憬淮脸上的笑一瞬僵住。那双深邃幽黑的眼眸也褪去了所有光彩,沉入了无尽的黑暗。慢慢的,男人眉宇间染上了几分怒色,但又很快消沉下去,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不留一丝痕迹。
韩知潞的眼眶一点点红了起来,她的身体止不住轻轻抖着,可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止她一步步走向陆憬淮。她伸出手,轻轻地触碰男人的脸,忽然,一颗泪珠从眼角滑落。
只是一个无声的动作和眼神,却饱含着复杂且浓厚的情绪。
陆憬淮轻蹙了下眉头,退后了一步,躲开了韩知潞的手,继而弯了下唇,一瞬不瞬地看着韩知潞的眼睛:“不好意思,请问……我们认识吗?”
韩知潞一瞬怔愣,盯着男人的眼睛,神情开始变得错愕。她抖着嘴唇:
“天浩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潞潞啊。”
男人眼中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有怀念、有隐痛,但更多的是恨,无尽的恨……可这些都只发生在一瞬间,很快便都湮没在沉沉的黑色中。他的脸上再一次挂上那种轻佻又疏离的笑。
“不好意思,我想……你可能是认错人了。我不叫什么天浩,我叫陆憬淮。”
韩知潞神情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他的脸明明是陆天浩的脸,不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巴……陆天浩的脸早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她不会认错的!
可若仔细探查,她又有些不确定。
因为眼前这个叫做陆憬淮的男人,除了五官,身上没有一处是与陆天浩相像的。他的眼神要比陆天浩冷,气质也比陆天浩更为沉稳。眼前的男人,虽有着与陆天浩相似的容貌,却有着与他截然相反的气质。
陆天浩在看着她时,那双眼睛总是闪闪发亮的。虽然有时候他痞痞的、坏坏的,但在她面前永远都是傻傻的、惹人心疼的……他是她的太阳,温暖的太阳。
可眼前这个人。他的眼眸是沉黑无光的,就好像星子全部降落的夜空,看不到尽头,满是压抑。他的嘴角是紧绷的、冷硬的,整个人也是淡漠疏离的。仿若是一座冰山,还未靠近便遍体生寒。
陆天浩喜欢穿大T恤、牛仔裤还有运动鞋。可眼前的人身上穿的却是做工考究的定制西装,就连领带都是一丝不苟的,而脚上那双手工皮鞋更是精致到发亮。他浑身上下都透着“矜贵”两个字,就好像一个误入进平民世界的贵族,与周遭格格不入。
或许……他真的不是她的天浩哥。
可是这世上真的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陆憬淮将手中的剪子放到一旁的台子上,淡笑着看着韩知潞,说道:“刚才那位店员说你对桔梗花很了解,不如你帮我挑一盆吧。”
韩知潞一瞬回过神,又看了男人的脸几秒,才转过身,挑了一盆开得很好的桔梗花递给陆憬淮。
“它是我这里开得最好的一盆。”
陆憬淮伸手接过那盆淡紫色的桔梗花,嘴角的笑略带玩味:“永恒的爱,无悔的爱,无望的爱。”
韩知潞一怔:“你知道它的花语?”
陆憬淮笑了下,意有所指道:“以前有个人跟我说过,我便记住了。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桔梗花的花语,既永恒无悔,又无望。”
韩知潞的表情僵了一瞬。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捏着衣角,微仰着头看着陆憬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真的……不认识陆天浩吗?”
为什么你们对桔梗花花语的看法都一样?
“陆天浩?”陆憬淮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淡笑着摇摇头,“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认识。请问,他是你的什么人吗?”
问完这句话陆憬淮便定定地看着韩知潞的眼睛。
韩知潞似是有些失望,眼中的神采暗下了几分。她垂下了眼,视线内只有男人被黑色西装裤包裹着的修长笔直的双腿。
“他是我……很重要的一个人。”顿了顿,“但是他不见了。”
陆憬淮眼瞳之中的神色变了又变,就连抱着花盆的手都不自觉收紧。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内心翻滚汹涌的情绪。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不见了?他去哪了?”
韩知潞再次抬起脸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语气平静得像是在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他死了。”
最后陆憬淮买下了那盆桔梗花,韩知潞送他出了店门。陆憬淮一只脚刚迈出店门,忽然又停住,转过身,笑着道:“能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吗?”顿了下,“或许以后我还会找你买花。”
韩知潞一怔,赶紧从一旁架子上抽了一张花店的联系卡递给他:“这上面就是我的电话和名字,欢迎您继续光顾我的生意。”
陆憬淮接过卡片,低头看向卡片上的字,喃喃道:“韩知潞……”
韩知潞笑了下:“我的名字。”
陆憬淮挑了挑眉,将卡片放进上衣口袋里,微勾着唇角看向韩知潞,意味深长道:“我们还会再见的。”
话落他便抱着那盆桔梗花走了出去。韩知潞一直站在店门边,望着那人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豪车。转眼车子便开了出去,不见踪影。她望着空荡的街道,有些怅然若失。
“店长!想啥呢?你是不是也被刚才那位先生迷倒了?”小丽忽然蹦了过来,笑眯眯的,“难得见您也有犯花痴的时候!不过也正常,那可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又帅又多金,估计性取向正常的女人就没有不喜欢他的吧?”
韩知潞有些回过神,看向小丽:“陆氏集团?总裁?”
“对啊。刚才我就觉得他眼熟,后来听他跟你自我介绍时我就上网查了他的名字。”说着小丽还把手里的手机给韩知潞看,“你瞅瞅,厉害着呢!你知道以前在N省那边一手遮天的陈广利吧?黑白通吃那位。刚才的陆先生就是陈广利的义子,三年前靠着陈广利的巨额遗产发家,短短三年时间就登上了咱们凉城首富的位置!简直不可思议!”
韩知潞看着网上关于陆憬淮的介绍,越发不敢确定他是陆天浩了。这完全……是一个陌生人的人生。不是那个她认识的,小混混陆天浩的人生。
陆天浩的人生……早就在他二十六岁那年终结在锦山山崖下了。
她收起手机,还给小丽,笑了下:“这种上流社会人士,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看看就行了。”
小丽吐了吐舌头:“不过潞姐你要是没结婚的话或许还是有机会的。毕竟你这外在条件摆在那儿了,刚才我看陆憬淮的意思,好像还对你挺感兴趣的。”
韩知潞失笑,拍了她一下:“小丫头瞎说什么!我都是快五岁孩子的妈了,黄脸婆一个,什么机会不机会的?”
小丽很是不赞同地哼了一声:“您就是婚育太早了,今年也才二十五岁好吗?正年轻着呢!才不是黄脸婆!”
韩知潞失笑,点了点小丫头的脑门:“就你会说好听的!”
与此同时,车内的气氛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孙世元大气都不敢出,从后视镜小心观察着后座沉黑着脸抱着花盆一语不发的老板。
陆憬淮盯着手里的花,忽然将花放到一边,不再看它,而是抬起脸,与后视镜里的孙世元目光对视。
孙世元一愣,也不好收回目光,干笑道:“陆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帮我调查一下韩知潞。”顿了顿,“就是刚才那家花店的店长。我要她近五年来全部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小说资源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小说资源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点击免费阅读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全部章节!

韩知潞陆憬淮小说仅代表霸宠旧爱陆总的念念不忘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