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晏随魏娆小说赐我金嫁衣无删减下载阅读免费

晏随魏娆 呜呜文学 2020-05-14 10:06:30
  • 赐我金嫁衣合集版免费阅读-赐我金嫁衣(晏随魏娆)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赐我金嫁衣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晏随魏娆的小说之全文阅读全集下载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赐我金嫁衣,主人翁是晏随魏娆,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赐我金嫁衣》主要讲述了晏随魏娆之间的恩怨情仇:万籁俱寂,耳聪目明的少年,筋骨奇特,脚步如风,却一点声音都不透,在偌大的晏王府游荡了大半圈,竟然没有一个守卫发现。晏随得意的同时,又有点恼。这京城晏王府的护卫,...

晏随魏娆小说赐我金嫁衣全文免费阅读:

晏随辗转反侧,睁着眼睛,从二更天熬到了将近四更,实在睡不着,干脆翻身坐起,披上灰毛大氅,如一匹矫健机敏的狼,从从容容遁入这黑夜之中。
万籁俱寂,耳聪目明的少年,筋骨奇特,脚步如风,却一点声音都不透,在偌大的晏王府游荡了大半圈,竟然没有一个守卫发现。
晏随得意的同时,又有点恼。这京城晏王府的护卫,一半是皇帝赐下的盯梢,一半是先祖身边护卫留守在京中的后代,无论哪批,晏随都不熟,毕竟这是他初次来京,除了临行前老父亲的叮嘱,他对这京中形势一知半解。
可能是心有所系,夜里都不得安宁,连续几日做的同一个梦,在晏随看来更像是预警,提醒要做些防备了。
然而他初来乍到,就是想做点什么,也得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
按照他平时的脾气,不放心,就干脆全都换了,可这里有不少是皇帝御赐的护卫,动静太大必然打草惊蛇,他得一个个的来。
有了主意的晏世子心情有所好转,隐在墙头角落里,打了一套拳,直到身上出了汗,从怀里拿出棉帕擦了擦脸,准备打道回屋。
“大公子,回屋吧,春寒料峭,您这身子还没好全,经不起这样折腾的。”
假山那头传来的声音,使得晏随脚步顿住,下意识往巨石后面退,浓墨深沉的夜,是最佳的掩护。
“我头疼,夜不能寐,只想在这坐坐,你要困了先去歇着吧,杵在这里只会让我更烦。”
烦?
大哥会有什么烦心事?
在这里他独居大宅,当家作主,几个管家都是他提拔上来的,只听他调派,皇帝时有赏赐,吃穿用度比兖州的老父亲都要好多了,他还有何可烦。
安逸真是使人堕落呢。
晏随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个大哥了,人前永远是一副温文尔雅,知足常乐的样子,修书回兖州也从来是报喜不报忧,唯一的这一次告之病况,还是他身边下人瞒着他偷偷寄的书信,为此那人还被大哥罚了三十大棍。
小厮护主心切,仍想劝劝:“现下世子在这里,诸多不便,大公子要是实在想了,奴才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帮公子把信捎进宫让公主看到。”
公主?哪个公主?大哥和公主......
晏随这一回失眠算是失对了,不然就错过这么精彩的一幕了,他双手握成了拳头,再松开,又握上,再松开,最终他没有冲出去,而是踩着悄无声息的脚步,默默离开。
回到房间,晏随端坐桌前,拿出老父亲亲手誊写的冰心诀,一遍遍的默读。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不染俗相,奈何俗相总是在眼前晃,看得人闹心又该如何?
若是魏良不再求情,不管董澎死活,他是送交府衙,亦或打个几十板子,再把人丢出去。
这种坏了良心的蛀虫,多关一天都嫌浪费粮食。
还有大哥,迟迟不婚,难道是想尚公主?
晏随读了几遍就将册子丢到桌上,长指白皙,且骨节分明,指甲圆润干净,然而手一翻过来,每根指腹上都覆有薄茧,这些对晏随来说就是伸手可见的功勋,是他区别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同龄废柴的有力证明。
他的命,是他自己搏出来的,就连天王老子也休想说拿走就拿走。
*
魏国公这一跪,府里上上下下都吓到了,安和堂里里外外,多少人轮着劝,劝老夫人,劝国公爷......
可这母子俩像是杠上了。
老夫人紧锁房门,把人都撵走,自己独自对着墙上的佛龛落泪,诉命苦,她帮这也不是,偏那更不是,左右为难,不得安宁。
往常几个各自忙碌的儿子也少有地同时现身了,个个都是一头雾水,揪着安和堂的管事问清了大概,更头疼了。
魏修作为嫡长子,深感责任重大,冲在了最前头,然而到了父亲跟前,他憋红了脸,一句话也不说,双膝一弯就跪了下去。
他一跪,他那十一岁的嫡长子也跟着跪,另外四个兄弟见了,纷纷效仿。于是,东南西北中,几个子孙围着老国公跪了一圈,好不热闹。
魏良看了,不仅不欣慰子孙懂事,反而火冒三丈。
男儿膝下有黄金,几个爷们都跪在这里,叫下人看到如何想,没得暗地笑话他们爷孙。
“都走,谁让你们跪的,反了天了,老子的话都不听了!”
然而几人也是倔:“父亲(祖父)不起,我们也不起。”
管事见这样不行,主子的体统不能丢,赶紧跑到门前重重敲门,一边敲一边喊:“老夫人,您快出来吧,主子们都在这里跪着呢,小主子才十一岁,身骨还没长好,这样跪着哪受得了!”
老夫人一听几个孙子,还有宝贝曾孙独苗儿也跪了,心顿时慌了。
这些都是魏家的血脉,要是跪出了毛病,她就是罪人,到了地下会被祖先们唾骂的。
气血蹭地涌上脑门,老太太头昏脑胀,一时受不住,双目一闭,晃悠悠倒了下去。
管事喊了半天,不见老太太回应,觉得不正常,不像她了解的那个主子,心也慌了,顾不得主子怪罪,叫上几个下人把门撞开,冲***一看,惊恐大叫。
“不好了,不好了,老夫人晕了!”
魏良听到声响,赶紧起身,跪久了,突然站起,步子有点晃,儿子们扶着父亲,一道进屋。
现场乱做一团。
这时的魏娆谨遵父命,坐在纺车前,给姚氏打下手,帮她拉拉线,短抓,长抓,也是有学问在里面的,上手之后,还真做出了一些乐趣。
“姨母,你有这门手艺,何不开个纺织铺子,或者收几个学徒,造福更多的人。”
会纺线的人不多,但也不少,可有姚氏这样水准的难得,独居十年,潜心静气只做这一件事,还自制了更加轻便,可以放在床上随时做工的纺车,造诣不可谓不高。
姚氏笑了笑,却是摇头道:“以后再说吧,等你出嫁了,我最大的一桩心事没了,再去想别的。”
魏娆出嫁之日,也是姚氏离开魏家之时,她对得起姐姐,对得起姚家,可以安安心心远走,做她自己想做的事了。
魏娆听后鼻子泛酸,舍不得姨母怎么办。
十年了,姨母陪着她走出丧母之痛,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想到姨母要走,她心里就空落落的,难受的紧。
“那我不嫁,姨母是不是就不走了,陪我一辈子。”
魏娆真有这个想法,然而姚氏只当她赌气,笑她孩子气:“哪有不嫁人的,这漫长的岁月,一个人怎么熬。”
“那姨母呢?姨母不也没有嫁人,不也活得好好的。”
姚氏一笑置之,不再言语。
她怎么能一样,她答应了那个人,要守着小九平安长大,看她着嫁衣,嫁良人。答应了,就要做到,不然百年以后,她有什么脸去见那人。

赐我金嫁衣全文阅读

翠柳打听到老夫人晕倒的消息,急急来报,姚氏心如明镜,但笑不语。
魏家几个姨娘都还老实,反倒最该稳重的这位,时不时闹出点事,把整个国公府里搅得人仰马翻。她自己呢,万事不管,有病吃吃药,没病床上躺着,一堆人围着伺候,几会享清福。
还有个嫁出去将近二十年,还在啃娘家的姑太太,一点龌龊心思全用在算计自家兄弟身上,偏偏还真管用。
姚氏现身说教:“你别的事都听我的,唯独董家这一件,总是自作聪明,我夜里做梦还梦到你偷溜出了京城,跟董家小儿跑了就不回了,吓得几宿都不敢闭眼。”
魏娆沉默听着,内心冷汗直冒,很想告诉姨母,她做的很有可能不是梦,而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
可她不能啊,姨母不信,嗤她怪力乱神也就罢了,要真信了,少不了一顿责骂,然后更加看紧她,她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姚氏看着温温雅雅,讲话轻声细语,很少跟人白脸,可一旦发火,老国公都不敢轻易惹她。
魏娆记得小时,三哥欺她腿短,拿了她的纸鸢在前头不停跑,她迈着小短腿追了半个花园,最后倒霉摔了一跤,脑门磕了个大包,哇的一声哭起来。三哥慌了神,做鬼脸翻跟头倒立着哄她,姨母赶到,给她擦了擦脸就把她带离花园,临走时扫向三哥的那一眼,魏娆一辈子都记得。
那时还小,不懂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现在想来,姨母那时凉凉一瞥的眼神,真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
此后三哥再也不敢惹她了,碰到姨母也像老鼠见了猫,灰溜溜绕道走。
她的袖箭,也是姚氏给她做的,这个看着文弱纤瘦,需要呵护的女人有双巧手,更有颗善于钻研的聪明脑子,但又相当低调,从不显山露水。在魏娆心目中,配得上姨母的男人,怕是还没出生。
说来,三哥也善工事,在工部下辖军器局做副使,设计制造的兵器,武将们都说好使,但三哥一直对她的袖箭虎视眈眈,几次找她借,她说姨母送的,要问姨母的意思,三哥哼哼几句就没下文了。
三哥和姨母同岁,月份上还比姨母大两个月,怎么就那么忌惮姨母呢。
其实,只看外表的话,三哥和姨母还是有点般配的,可就是辈分差着在。魏娆突发奇想,问姚氏觉得三哥这人怎么样,姚氏耿直地回:“不怎么样。”
魏娆哑然,老实闭了嘴,不再多问。
在姚氏屋里呆了一个上午,晌午两人用了些糕点,魏娆就被姚氏赶回去睡午觉。翠柳领着小丫鬟把大太阳下晒了两个多时辰的被子收进屋,棉被蓬蓬松松,带着晒后特有的味道,铺了满满一床,魏娆最爱这种晒得暖暖的被子,入睡也特别快,香香甜甜,无梦无痕。
再醒来,日头落了大半,天边泛着火烧云,已近黄昏。
守在隔间的翠柳听到主子唤她,赶紧进到内室,把床前的帐子拉开往两边一钩,就见她家少女初长成的小姐半坐起身,散着一头乌发,垂落到床铺上黑压压一片,微敞的白绸中衣,露出一抹***桃红色,贴着那瓷白细嫩的肌肤,真是神仙见了都要心猿意马。
翠柳强行拉回心神,取过床边挂着的外衣就要伺候魏娆穿上,魏娆却摆了摆手,让她放在床边,先出去。
在外漂泊那么久,为了活下去,她住过破庙睡过窑洞还钻过狗洞,甚至剥过乱葬岗里死人的衣服御寒,人世间的苦,她几乎全都体尝了一遍,
哪怕现在的她又是一朵人间富贵花,可她依然不能懈怠,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魏娆隔两天就要陪老父亲用一次膳,老太太这一晕,魏家男丁齐聚安和堂,魏娆想见父亲只能去往安和堂。而魏家另一个尚未出嫁的八小姐魏姝,也早就在安和堂守着了,没什么存在感的庶出小姐红着眼睛,默默隐在堂屋角落里为祖母祈福。
老四魏亭和世子魏修一母同胞,在兄弟姐妹里较有话语权,看到小妹款款而来,上上下下打量她:“你这是刚睡醒?还是困了,要睡了?”
魏亭走的野路子,自己在外闯荡,唯一的乐趣就是赚钱,讲话也更直白,魏娆自诩嘴皮子还算利索,但也时常被语出惊人的四哥堵得一噎,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双胞胎魏梁魏栋一前一后晃过来,哥哥魏梁催着魏娆回去:“小九到别的地玩,这里闹腾,莫被吓到了。”
双胞胎只比魏娆大个一岁有余,可最爱摆兄长姿态也是这两个,哥哥讲完,弟弟接着:“对的,祖母这回阵仗有点吓人,父亲都被吓到了。”
老七魏栋嘴上没把门,愣头青一枚,还不会看场合,话音刚落,就被身后高了他大半脑袋的四哥敲爆脑袋,一声呵斥。
“说什么呢?长辈是你们能非议的,父亲罚你们没罚够,还想蹲墙角是吧。”
魏栋吃了一顿排头,委屈巴巴,分明是四哥先说出来的,可四哥奸猾,躲着人,一点都不光明磊落,还好意思教训他。
魏亭眼睛一瞪,屈于兄长的淫威下,七少爷魏栋有怒不敢言。
魏梁拍拍只长个不长脑的弟弟,顶着跟他一模一样的脸,蠢到没边,真是丢人呐。
魏娆借捋袖子捂嘴笑了笑,眼珠子一转,扫了一眼院子,问:“大哥和三哥呢?”
疼妹妹的魏栋快人快语:“太子视察军器局,三哥先回去了,大哥在里头陪父亲守着祖母。”
重文轻武的太子视察军器局?刀剑铜铁可不长眼,他提得动不?就不怕被误伤?军器是用来上阵杀敌的,也就是夺人性命。
一想就深入了,魏九赶紧把自己□□,说着话转移注意力:“祖母醒了没?大夫怎么说?”
魏梁撇撇嘴:“醒了一回,又睡过去了。”
不说晕,也不提病,各自心里都有数,可毕竟是老家长,再不满,也只能腹诽几句,说出来就是不孝孙了。
魏亭打发双胞胎给老父亲和兄长送吃食,自己则领着魏娆往外走:“你这时候***,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让父亲分心,不如陪四哥走走,我们兄妹已经好一阵不曾这样说过话了。”
四哥见识广,主意大,脑子也灵光,很少出错,魏娆也愿意听他的,只是这走着走着,不免提到家中大事,譬如祖母,譬如董家,譬如董璋。
魏亭不像其他几个哥哥那么好敷衍,他一直心存疑虑,就想找个机会问清楚。
“你和那董璋,到底是怎么回事,往常我看你就差长对翅膀飞到董家了,姑母也准备来提亲了,你却临时变卦,是董璋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还是你有别的想法?”
董璋跟着他们董家那边的表哥去窑子里吃花酒,魏亭是有听闻的,也盘算着找个时间把小子叫出来敲打一顿,但首先他要听听小九的真实想法,再决定是轻敲还是重打。
这让魏娆怎么答,沉吟半晌,她坦坦荡荡道:“我梦到董表哥和别的女子好了,而且我也确实有别的想法。”
魏亭闻言愣了一下,有点看不懂自家这个越长越俏,心思也越来越重的妹妹了。
魏娆笑着继续道:“四哥在外经营,见多识广,应该更能体会到女子善变,姑父总是闹点这样那样的幺蛾子,姑母都没辙,表哥看着也不是个有前途的样子,一家子麻烦事,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下嫁,然后让父亲一直给他们收拾烂摊子。”
她是真想明白了,有她在,两家关系更不可能断,即便祖母逝去,父亲为了她这个女儿也会想尽办法帮扶董家,还有几个哥哥们,都不会放任董家不管。
姑母谋算的不就是这个。
魏亭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颇感欣慰地点头:“不错,小九大了,懂事了,比你六哥七哥都想得透。”
为了褒奖小妹开窍,明事理了,魏亭随手掏出一个铜牌子递给魏娆,说是补送她的及笄礼,叫她收好,整个大盛只有两块,掉了可没得补。
巴掌大的牌子,头部用红绳系着,牌面上刻了一个大字,免,右下角还有雕刻的章印。
魏娆看向哥哥的眼里带着疑惑,这牌子有什么用,能换钱?
“有了这牌子,你到我名下的任何客栈酒肆饭馆,都可以白吃白喝白住。”
苍天呐,这应该她收到最贴心的礼物了。前世魏娆最落魄的时候,途径四哥在北边开的客栈,放下了倔强,报出自己的身份想弄些盘缠,却被店小二打发叫花子似的撵了出去。没人相信眼前脏兮兮的乞儿会是远在尚京的国公府小姐,就连魏娆自己都几度恍惚,感觉这一路的漂泊仿佛做梦一样,一个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
魏亭见小妹高兴得都要哭了,不禁莞尔:“这么欢喜?那就给四哥做春饼作为报答,父亲吃了那么多次,我可一次都没吃到呢。”
魏娆压着情绪,尽可能欢快道:“谁让四哥总是不在家,我做了,也找不到人送。”
“那四哥就在家里多呆几天,吃够了再走。”魏亭眼里满是对妹妹的宠溺。
“好啊,”魏娆双眼弯弯似那树梢上的新月,笑得格外开怀,忽而想到了什么,好奇问,“四哥说这牌子只有两块,那另一块在谁那里?”
不会是哪位佳人吧?
魏亭目光放远,看向远方的山树,不经意道:“你不认识的人。”
魏娆更好奇了:“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四哥就别卖关子了。”
“晏随。”
魏四简短报了个人名,不提身份。
魏娆听后更惊了,悬在半空的心更不能落地了。
四哥好好做他的生意,怎么就跟晏王世子扯上了关系,把唯二的宝贵牌子都送出去了。

小说资源推荐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到这里本站为大家准备的赐我金嫁衣晏随魏娆小说资源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就结束了,想看的就继续关注吧!

点击免费阅读赐我金嫁衣全部章节!

晏随魏娆小说仅代表赐我金嫁衣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