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沈念齐云笙小说慢夏txt分享全章节无删减

沈念齐云笙 呜呜文学 2020-05-14 09:58:16
  • 慢夏合集版免费阅读-慢夏(沈念齐云笙)全部章节小说完本版免费阅读

    慢夏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沈念齐云笙的小说之免费分享完本下载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慢夏,主人翁是沈念齐云笙,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慢夏》主要讲述了沈念齐云笙之间的恩怨情仇:沈念辞职回到童年生活过的小镇,在爷爷奶奶留下的老宅里消夏,开荒种菜,养猫遛狗,一日三餐,再与邻家清俊的医生先生谈场恋爱。沈家小院的葡萄架下,齐医生对沈念表白,...

沈念齐云笙小说慢夏全文免费阅读:

齐云笙并非缺乏自信,而是到了这个年纪,更加明白感情的事,暗自放弃无害,强求于人无益。
无论外表、经历或眼界,他们都和小时候大不一样。
他庆幸没贸然向沈念告白,若让她知晓自己还有别的想法,恐怕会平添烦恼,同他保持安全距离吧?
沈念不知她应付姚奶奶的话给齐云笙造成怎样的困扰,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两人紧挨墙边往回走。沈念突然惊叫一声,齐云笙忙转身,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事,雨水滴进脖子里了。”沈念傻傻笑着,抬手摸一把后颈,“快点走,饭估计凉透了。”
“念念。”
“嗯?”
“明天我还是不过来了,壁纸我可以帮你联系工人师傅上门。”
“哦,”沈念难掩失望神色,“之前不是说没事吗?”
“齐妙打电话说玏玏想我,明天周一她和孩子爸爸都要上班,我打算带玏玏去室内游乐场玩。”
沈念复又眉开眼笑:“带孩子啊?我跟你一起呗。”
齐云笙站在门口的雨棚下,思索用什么理由劝阻沈念,沈念绕过他走进院里,接舀水冲洗鞋底的泥:“我还没见过玏玏呢,正好明天给他买点新衣服和玩具。”
见齐云笙兀自傻站着,沈念叫他:“进来呀。知道你那小外甥爱吃什么菜吗?算了,我还是打电话问齐妙靠谱。”
“我知道。”
“等下再说,我得记下来。明天早起买菜,上午陪小朋友去商场玩,中午回家烧饭吃……”
规划得很有条理,但事不随人愿。或许是傍晚那场雨冲散连日来的暑气,翌日清晨凉爽宜人,沈念破天荒地睡了个大懒觉,醒来后摸过手机一看,都八点了。
手机里有条信息,是齐云笙发来的,“菜和早饭我买好了。”
不愧是医生,连生物钟都不会出错。沈念穿好衣服,隐约听见隔壁院子里小孩儿奶声奶气的说话声,咯咯咯的笑声,应该是齐妙把玏玏送过来了。
她随手扎个马尾,脸都没洗就奔过去打招呼,院子里却只有齐云笙和玏玏在。小家伙胖乎乎的,剃着平头,穿套印满恐龙的短袖短裤端坐在小板凳上,眉宇间能捕捉到齐妙的影子。
“妙妙呢?这就走啦?”
“她八点一刻必须到岗。”齐云笙戳戳小外甥的胳膊,“玏玏,家里来客人要怎么办?”
“要有你貌。”三岁多的小屁孩儿口齿不太清晰,把“礼”说成了“你”。
齐云笙耐心地引导小外甥,“那你应该对客人说什么?”
玏玏点着脑袋瓜儿,像应对幼儿园老师提问一样认真,一字一顿地答:“舅、妈、好。”
大场面齐云笙工作后见识过不少,从未这般窘迫,又不能责怪年幼无知的孩子,他急切地同沈念解释:“童言无忌,你别往心里去。”
“妈妈告诉我的,隔壁的漂酿阿姨会当我舅妈,舅妈是什么意思?”
玏玏对这个新称呼百思不得其解,舅妈是舅舅的妈妈么?为什么长这么年轻和自己妈妈差不多?
齐云笙撕半根油条塞他嘴里:“你妈妈开玩笑的,要叫阿姨,再乱叫舅舅要生气了。”
沈念一点也不生气,心里还甜滋滋的。得不到他的爱,能从称呼上占占便宜也挺好。
但不介意不代表不会害羞,她红着脸走过去摸摸玏玏的头顶,柔声说:“阿姨先去洗脸刷牙,等下过来陪玏玏吃早饭。”
沈念走后,齐云笙又忍不住笑,抬手捏捏小朋友的耳朵:“你个小坏蛋!”
玏玏不明所以,当舅舅逗他玩儿,傻笑着反驳:“舅舅才是坏蛋,大坏蛋!”
小镇居民普遍爱赶早趟儿,商场九点就正式开门营业。沈念带玏玏到童装专柜买几身衣服,搭配的凉鞋运动鞋各一双,再到玩具店让他挑玩具。
男孩子看得上眼的不外乎小汽车和玩具枪,买衣服时齐云笙没拦着沈念,玩具他和玏玏提前约定好只选一样:“多了你不知道珍惜。”
玏玏比较来比较去,最终选中一把□□,斜挎在身上像个威风凛凛的小战士。
老板见他长得虎头虎脑的,不像别的熊孩子撒泼打滚逼家长买这买那,诚心夸赞:“小帅哥真懂事,也难怪,爸妈一看就是知识分子,教育得好。”
沈念吓得直摆手:“您误会了,我不是他妈妈!”
到游乐场竟是同样的“遭遇”,玏玏在里面玩着玩着想尿尿,管理员直接把孩子领到门口高声喊:“许天玏小朋友家长在吗?孩子尿急。”
齐云笙给宝贝外甥买鲜榨果汁去了,沈念只得硬着头皮顶上:“在呢,我带他去上厕所。”
管理员见她太年轻,蹲下来跟玏玏确认:“是你妈妈么?”
小朋友摇摇头:“不是。”
“是我带他来玩的,我是他妈妈的朋友。”沈念觉得她有些欲盖弥彰,这解释挺像人贩子的常用套路。
玏玏突然眼神一亮,小胖手指着沈念身后说:“舅舅来了,要舅舅带我去。”
齐云笙的出现同时点亮管理员的眼睛,在沈念看来,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脸上明晃晃地写着五个大字:你舅可真帅!
齐云笙走到沈念跟前,问:“什么事?”
“玏玏要尿尿,他估计不乐意跟我去女厕所,等你呢。”
齐云笙把两杯果汁递给沈念,让她帮忙拿着,弯腰抱起小外甥去找厕所。玏玏在他怀里扭成麻花:“喝果汁,我要喝果汁。”
“你不是想尿尿吗?现在喝能憋住?”
“能,就要喝。”
沈念把果汁递给他,小家伙迫不及待地含住吸管嘬起来。“要是尿裤子别怪舅舅打你***!”
沈念目送一大一小有说有笑地走远,暗叹齐云笙带孩子蛮有模有样,以后肯定是个好爸爸。管游乐场的姑娘小声问沈念:“你俩在处对象么?”
镇上女孩泼辣直白,她下一句要说什么沈念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于是她很心机地撒了个小谎:“是,他住我家隔壁,也是我男朋友。”
“你运气真好。”
姑娘转身忙活去了,沈念突然回过味来,什么意思?光看外表我都配不上他?
回老家变成无业游民后,沈念连化妆都免了。包里没有镜子,她退而求其次,站到游乐场外面竖着的哈哈镜前照。第一个又矮又胖,换到另一个,又把她拉成一根细长面条……
小胖墩从厕所回来了,嬉皮笑脸地挤到沈念身前,对着哈哈镜做鬼脸。沈念因为是独生女的缘故,向来喜欢带小孩儿玩,她蹲下来和玏玏比赛谁的鬼脸更吓人,把玏玏逗得笑个不停。
齐云笙站一旁看两个人疯,目光更多是落在沈念身上。
进游乐场又玩一会儿,小胖嫌累要回家,齐云笙在出口处帮他穿鞋子,沈念跑去收银台交钱。这边按时间收费,一小时十五元,刚刚那姑娘算好账,却不收沈念的钱,“你男朋友来了,他外甥玩的让他给。”
沈念当场石化,齐云笙听到没?肯定听到了!收银台和出口仅相隔五六米,这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吧?
“他……不是我男朋友。”
“你刚不跟我说是么?”
背后伸过来一只手,非常好看的手,捏着张百元钞票:“钱我来付。”

慢夏全文阅读

谎言当场被拆穿,归家途中沈念肃着张脸,摆出生人勿近的表情。
许天玏还没精明到会察言观色的地步,欢天喜地的坐在后座吃冰淇淋。至于齐云笙,他也不会傻到让沈念下不来台,绝口不提她“诬陷”自己的事。
不知是幸或不幸,沈念和齐云笙属于同一类人,性格沉稳内敛,在这段男女关系中,此进彼退,缺少同时往前迈步的默契。
还有,他们太坚信时光无情,会磨灭曾经的一切美好。
齐云笙把车停稳,回过头未及开口,沈念已侧身要下去,着急上火地辩白:“我什么都没说,她耳朵不好使听岔了!”
齐云笙强忍住笑意,“我是想问你,中午吃什么?”
玏玏举手抢答:“吃红焖大虾,还有甜玉米。”
沈念把孩子抱下车,牵着他的小手往家走。“阿姨给你做松茸玉米,玏玏会剥松子么?”
“不会。”
“剥玉米粒会么?”
玏玏憨笑一声:“也不会。”
“知道了,你只会吃,是个小馋虫。”
两人把齐云笙甩在身后。考虑到要陪小朋友玩,沈念穿身雾霾蓝的雪纺裙裤和同色系的宽松雪纺衫,风吹衣袂动,连背影都仙气十足。
齐云笙弯腰从后座一堆纸袋中扒拉出那支玩具枪,连同几袋坚果一起拎在手里,锁好车大步跟上去。
花卷正团在摇椅上享受喵生,不管沈念习不习惯,反正它爱死了小镇慢悠悠的生活。但这种悠闲自在在玏玏到来后戛然而止。
“阿姨,有猫!”小家伙指着花卷惊喜地叫嚷。
“嗯,它叫花卷,脾气好不咬人,你可以跟它玩。”
玏玏晃过去摸摸它的背,揪揪它的尾巴,花卷张嘴打个哈欠,不躲也不逃,顶多摇摇尾巴不让小家伙轻易得逞。
“它有尖牙,我想喂它吃东西。”
时候不早,沈念着急做午饭,从冰箱里拿根火腿肠剥掉包装递给玏玏:“慢慢喂,别一下子全给它。”
玏玏很听话,一小截一小截的掰给花卷吃。资深老猫花卷同志走佛系路线,给就吃,不给也不缠人要。
齐云笙拎着玩具枪过来,“要舅舅陪你玩么?”
玏玏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要,和猫猫玩。”
“那你别欺负它,惹急了它也是会咬人的,记住没?”
玏玏没回答,花卷口渴去喝水,他颠儿颠儿的跟过去歪着脑袋看。
齐云笙进厨房帮忙剥松子,细小的壳不扔进垃圾桶,而是和纸皮分开堆在桌面上。
沈念坐他对面剥玉米粒,不解地问:“干嘛把壳留着?”
“做果壳画。”
事务所里有孩子在读幼儿园的同事,午休时爱聚在一起抱怨老师布置的手工作业太多太难,完全是在考验家长的动手能力和想象力。
沈念以为齐云笙要帮外甥完成暑假作业,笑着说:“妙妙真幸福,有你这样的学霸哥哥,连儿子的作业都不用烦心。”
齐云笙微微一笑算作回应。松子要一粒粒的剥,半晌才堪堪盖住碗底,他把碗往沈念面前一推:“要不要尝尝?”
“……还是留着做菜吧。”
“吃完我再剥,这有什么难的?”
“太奢侈了。”
这样的奢侈她曾经享受过。约莫六七岁的时候,沈念和齐妙同时没了大门牙,两个豁牙儿见哥哥嗑瓜子馋得不行,央求他帮她们剥瓜子米。
齐云笙俨然是个瓜子去壳机,亲妹妹一个,沈念一个,还不耽误他自己吃。连齐妈妈都佩服他们三个,看一集动画片能吃掉那么多瓜子。
可起初的新鲜劲一过,齐云笙不乐意了,跟妹妹们说要收劳务费才肯帮忙。齐妙没有零花钱,幸好沈念有,她跑回家从储蓄罐里掏一块钱出来交给哥哥,问能不能算她和齐妙各五毛。
齐云笙不同意,只剥给沈念吃。齐妙哭着找妈妈告状,哇哇叫嚷着哥哥只疼念念不疼她。
那时齐妈妈还没查出癌症,有儿有女生活幸福。她理解儿子恶作剧的心理,也心疼小女儿,打开缝纫机抽屉给她拿把漂亮的黄铜小剪刀,说:“用这个剪开瓜子壳不就行了?遇事别光知道哭,得开动脑筋想办法。”
齐妙老醋哥哥对沈念更好,沈念自己清楚得很,他们才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是永远不可替代的。如若不然,齐云笙不会自她走后一通电话都不打给她。
时光荏苒,眨眼间齐妙的儿子都快四岁了,没想到时隔二十年,她还有机会尝到齐云笙亲手剥的松子。
按照许天玏小朋友的要求,午饭沈念做了红焖大虾、松仁玉米、杏鲍菇炒肉片,汤是淡口的丝瓜蛋汤。盛夏的丝瓜嫩又甜,清炒做汤都合适。
许天玏胃口好,打尖的一碗米饭加一碗汤,几个菜也没少吃,尤其是松茸玉米,不论色彩搭配还是味道都让小朋友欲罢不能。
齐云笙洗碗的时候,沈念接到合作过的地产公司成本经理的电话,约她有空聚聚。沈念说她在老家,想聚也去不了,对方问:“怎么跑老家啦,不会是回去办婚宴吧?”
他还提到沈念的前男友,“你和王工恋爱谈得够久的,结婚好歹通知我一声去随份子啊。”
沈念望着齐云笙的背影,强撑着笑脸说:“刘经理您消息有点不灵通,我和王思远早分手了。回老家是打算散散心,您那边最近所长都让张工负责了吧。”
齐云笙第一次听到沈念前男友的大名,王思远,他在心里默念几遍,想象着把这三个字写到白纸上,然后撕得粉碎。
刚挂掉电话快递员又上门,足足往院子里丢了四个硕大的纸箱,全是沈念离京前邮寄的。两箱衣服一箱书,还有一箱琐碎的小玩意儿。
壁纸和糯米胶也在里头,沈念担心自己贴不好浪费材料,同意了齐云笙找师傅上门的提议。镇上的手艺人不时兴预约制,师傅说下午刚好有空,半小时不到骑辆电动车带着工具箱就过来了。
三人齐心合力挪好家具,师傅留在卧室贴壁纸,沈念把另一间卧室的空调打开,齐云笙在里面教玏玏粘果壳画,沈念收拾行李。
先开的那个纸箱里有本相册,沈念拿出来随手扔书桌上。齐云笙帮玏玏在纸上用双面胶贴出个五角星,剩下的工序交给小朋友自己动手:把松子壳逐个紧密地粘上去。
瞟见那本相册,齐云笙礼貌地询问:“我能看看你的照片么?”
“行啊,是我大学和工作时期拍的,手机里还有好多没来得及冲洗呢。”
那段时期,他们没有联络过对方,齐云笙唯有从妹妹口中得知沈念的消息。她跟同学去哪儿玩了,她参加英语四级和计算机等级考试了,她毕业签了北京的单位,诸如此类。
听的时候他会想象,念念过得开不开心,熬夜复习累不累,如今有照片记录下来,齐云笙有心比较比较和他当初想的一不一样。
建筑院校典型的男多女少,作为班级五朵金花之一,沈念备受男生们照顾。相册里有不少她和男生的合影,直至翻到最后一页,齐云笙看到她把头搭在一个高瘦青年的肩上,笑容异常灿烂。
恰似走夜路时不留神一脚踏空,齐云笙的心狠狠揪了一下。

本站点评

慢夏 全集资源完整版全文阅读免费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免费全文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资源。

点击免费阅读慢夏全部章节!

沈念齐云笙小说仅代表慢夏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