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简皓枳花小说学霸他又自闭了全集免费在线分享

简皓枳花 呜呜文学 2020-04-01 21:18:26
  • 学霸他又自闭了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学霸他又自闭了(简皓枳花)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学霸他又自闭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简皓枳花的小说之txt免费完本小说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学霸他又自闭了,主人翁是简皓枳花,《学霸他又自闭了》主要讲述了简皓枳花之间的恩怨情仇:枳花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关上了大门,好在她平时讨巧卖乖,深得宿管阿姨的喜爱,只是一通电话,宿管阿姨就来给她开了门,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看到自家大龄且死宅的闺...

简皓枳花小说学霸他又自闭了全文免费阅读:

屋里关了灯,锦歌坐在笔记本电脑前面,电脑发出的幽光映在反光的面膜纸上,有点像青面鬼。
枳花说:“干吗不开灯,我还以为是鬼,差一点就用马扎扔你了。”
“你也太不淑女了,遇到鬼不是该尖叫晕倒吗?干吗要扔马扎,你就不怕鬼找你报仇。”锦歌赶紧打开灯,用手拍了拍脸上的面膜,“这面膜很贵的,含有光敏成分,被强光一照,散发出去的可都是钞票!”
锦歌的一条腿蜷缩着放在凳面上,显得另一条垂着的腿更加白皙修长,睡衣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半露,让枳花不禁感叹起良辰美景虚设。她打趣着:“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多淑女!”
锦歌追问她:“干吗回来得这么晚,社团活动也没这个点的呀。”
枳花瘫倒在床上,长长地舒了口气,喃喃说:“我去阿姨家了,回来的车上,一个老大爷突发脑溢血,幸亏车上有个中医系的同学,他做了急救措施,才争取时间把老大爷送去了医院。”
接下来的事,锦歌不用猜都知道,一向喜欢大发善心的枳花肯定是不放心对方,守着等家属来了才离开的。
锦歌试探着问:“你一个人回来的?”
“跟那个中医系的学生一起。”
“男的?”
看着锦歌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枳花明白她的意思,略显得有些沮丧:“男的,不过他不住在学校宿舍里,我看他往教师家属区走了。”
锦歌是个人精,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说:“那他肯定是哪个教授的儿子?”
锦歌有一套找男朋友的理论,样貌、才华、家世,缺一不可,教授的儿子就意味着书香门第,文质彬彬,在父母的熏陶下,专业肯定差不了,前途一片光明。
只是看枳花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锦歌推测:“可能长相不尽如人意。”
其实那个男生的长相用让人怦然心动来形容一点不为过,高高的个子,清瘦的身材,穿一件白色的外套,气质很好,可以想象将来穿白大褂的时候,英姿卓越。枳花患有“帅哥缓慢适应症”,遇到A级帅哥,她就会目光往下,呼吸急促,胸闷难耐。如果不是急着救人,她估计会先晕过去的。
枳花和帅哥一起护送着老大爷去了医院,又在急救室外面等着老大爷的家属来,这个过程中,她低着头,不敢多看他一眼,而对方自始至终也没跟她说一句话。
看着锦歌对着笔记本电脑眉飞色舞地编着搞笑段子,准备丰富她那备受瞩目的公众号。枳花想,丰富精彩的大学生活大概只属于像锦歌这样的美人儿,而她只有大学而已。
枳花拿了毛巾准备去洗澡,锦歌转过身叫住她,然后提醒:“枳花,以后遇到老大爷的时候,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你家里可没矿,万一被讹上,哭爹都没用。”
“知道。”她敷衍了一声,赶紧钻进浴室里,不想再听锦歌那些所谓的醒世之论。
庆市的天气只有冬夏两个季节,才入春没多久,天气就越来越热,水从莲蓬头里淋下来,洗去一身热汗,尽管她只瞥了男孩子那张帅气的脸一眼,却印象深刻。他背的包印着医学院的字样,右上角别着他名字的三角牌。
简皓。
枳花在庆市中医大已经待了快三年,她常常参加学校组织的义诊队,里面不少中医大的学生,这是大好的实践机会,还能赚学分,所以很受欢迎,但这个简皓,她一次都没有见过。
等她从浴室出来,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的锦歌伸了伸懒腰,今天的公众号更新完毕,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了。
锦歌是个优秀的段子写手,公众号叫“姐就是这么拽”,每隔两天就会发几篇情感言论,为那些恋爱中的女孩子支招,解惑爱情难题,粉丝众多。有公司嗅到了商机,投了两则广告,锦歌一个月轻轻松松就有一万入手,漂亮,还能挣钱,已经是女学生中的佼佼者了,让枳花羡慕不已,同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锦歌就这么出众呢!
枳花第二次遇到简皓是在图书馆里。
枳花的大学生活忙得跟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用她自己的话说,要过得像一个五颜六色的调色盘,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只要愿意,就可以往上面加点料。她不仅是社团活动、义诊队的活跃分子,又是辩论社的骨干,中药系的班长兼管一些班级事务。锦歌常常提醒她别累成过劳死,在老师面前挣表现肯定是好事,但大学生活真正的乐趣可不在这些烦琐的活动上。
枳花有时候会感叹,她跟锦歌真是性格和观念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两个人,却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锦歌玩笑说:“这叫异性同性两相吸。”
她白了锦歌一眼:“我可没那个能耐,跟你相吸的能从宿舍门口排到学校大门口。”
锦歌打趣:“别想歪了,我的意思是性格互补。”
枳花把这学期申请奖学金的信息和申请条件发到班级群里,然后急急忙忙往图书馆去。下个月就要进行药师资格证的考试,她决定去图书馆找找这几年的试题册,从头到尾做两遍。不是有句俗话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一列列整齐高大的书架像多米诺骨牌阵,她围着考试题类的两架书打转,从书到隔板间的缝隙里,她一眼就瞥到了简皓。
在书架间的夹角处,简皓盘腿坐在地上,笔直的背微微后倾靠在身后的书架上,窗外透进来的夕阳映得他光芒四射。帅哥这种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忍不住驻足观赏,现在好看的东西都要收费,那是因为商机,美好的事物赏心悦目,能带来愉悦的心情,心情好,自然做什么都事半功倍。
枳花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像是一个小偷,悄悄窥视永远都不会属于她的男色,而且美好的东西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找到她要的试题册,她赶紧找了空位坐下。再过半个小时,这里会跟春运一样拥挤,图书馆24小时开放,冬暖夏凉,是避暑纳凉、学习小憩的胜地,所以晚饭后,学生会特别多,稍稍来晚一点,就只能在墙角打坐。
过了一会儿,简皓从书架间缓步走出来,走到她前面的位置坐下。旁边似乎是他的同学,对方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他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昨天他对待自己也是这样,看似很有礼貌,却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在回来的公交车上,他接了一通电话,尽管声音压得很低,语句也断断续续,但能肯定的是,他不是个哑巴。
简皓坐在枳花的前面,完全影响到她注意力的集中,满脑子都是关于这个男生的事。尽管心里有着懵懂少女对帅哥学长的无限向往,但她有自知之明,没脸蛋没身材的她从不奢望不匹配的爱情,帅哥配***,她这个肉包子只能等着哪只瞎了眼的“狗”叼走。
枳花有个外号叫“肉包子”,这来源于她肉肉的身材。小时候胖,大家都会说可爱,但长大了还胖,那就是真的胖了,渐渐地,自卑感就让她完全丧失了谈恋爱的想法。
枳花用手使劲地搓了搓脸,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感觉自己的意志太不坚定,竟然被一个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帅哥扰得心神不定。她不停在心里念叨着,要像革命同志一样,大璞未完总是玉,精钢宁折不为钩。她可是个不会为男色动摇折腰的人,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前方传来细微拉动椅子的声音,她的心神再一次被扰乱,微微抬起头,是简皓的同学起身走开了。当他同学走进右侧的洗手间后,简皓伸手在对方的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一阵操作,那严肃与迅速让她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
同学很快就回来了,简皓松开手,装作若无其事地拿起面前的书。那人发现笔记本电脑显示屏上的文档不见了时,低低惊呼一声:“我的论文怎么不见了?”
简皓站起身,向对方微微点头算是道别,然后拿起书本头也不回地走了。
旁边有人同情地说:“我看到简皓刚刚动过你的电脑。肯定是他干的,你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去系主任那里告他!”
“算了,谁让我倒霉呢。”同学面露难色,收拾起东西垂头丧气地走了。
简皓的行为让枳花大跌眼镜,原来不是每个帅哥都表里如一,自己作为正义元气少女,遇到这种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刚才就该路见不平一声吼,及时阻止,都怪自己被男色所迷,脑袋才变得迟钝了。
回到宿舍,枳花问锦歌:“你认识简皓吗?”
“罗启中教授带的那个简皓?”锦歌眼睛一亮。
罗教授在中医大很有名气,还被称为“国医大师”,是中医大的顶尖博导,出了名的“挑剔”学生,能成为他的门生,绝对是人中龙凤。
看来她是问对人了。锦歌常常自夸为庆市中医大帅哥一本通,上到读博的,下到刚进校门的,只要能入得了她审帅三条的,基本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而且中间不乏热烈的追求者。
枳花追问:“他到底什么来头?”
“他老爸是中医大的前任校长,现任校长可是前任校长的学生。”
原来是医学世家,自家地盘,跟地头蛇似的,删了别人的论文,别人也只能吃哑巴亏,难怪那个同学的表情很为难。
锦歌不紧不慢地说:“他专业好得让人望尘莫及,他现在研二,就已经有了三个专利,一篇独立的论文还上过SCI,被誉为中医大一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她好奇:“既然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风采栏上没他的位置?”
“听说操行分为零,所谓优秀人才,那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不过人家大概也不在乎这个,能用常人标准来衡量的,那就不是天才了。”锦歌随口八卦了一下,“我听前两届的学姐说过,当初他们还搞了个什么校帅评比,就是因为简皓不合群,所以‘中医大第一帅’的名号被你们会长给拿走了。”
仔细想来,会长孔一夫已经非常出众了,可论长相,简皓似乎更胜一筹。
枳花发现和简皓简直是冤家路窄,越不想遇到,越是不紧不慢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嫌宿舍太吵,就跑去教室上自习。临近药师资格考试,教室里自习的同学不少,看了一会儿书,枳花侧头,教室后门是开着的,一个靓丽的身影长裙摇曳,一闪而过,她一眼就认出是康复治疗系的系花刘美美。
刘美美跟锦歌一样高挑靓丽,瘦得跟棍似的身材,枳花一直羡慕对方的巴掌小脸,自己的圆脸特别显胖。正想着,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是简皓,那出类拔萃的高大身材,想认不出都难。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简皓似乎在尾随刘美美。
想到之前他删掉同学的论文,在心底,她已经把他划到“人渣”类,现在尾随系花,难到是有非分之想?
担心会出事,她连书本都没有收拾,快步从教室后门出去。看到简皓的身影消失在前面楼梯的拐角处,她跟随上去,听着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似乎是往三楼去了。
三楼是实验室,一到晚上几乎就没人了。楼道里灯光昏黄,安静得像悬疑电视剧里的案发现场,空气中都弥漫了薄薄的恐怖感,似乎连自己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到,担心会被对方察觉到,她蹑手蹑脚地往楼上走。
上到三楼的楼梯口,她一眼就瞥到简皓正从一间教室的窗口往里面***。枳花心里暗忖,真是人面兽心,她要抓个现行,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她正要冲过去的时候,简皓突然站直身体,转身快步往另一个方向跑了。她有点疑惑,实验室里到底有什么?
她往他刚才停留的窗口走去,正要弯腰透过玻璃往里面看,楼道里的灯突然熄灭了。四周漆黑一片,紧接着,实验室里传来刘美美尖叫的声音,她恍然,一定是简皓把电闸给拉了,想趁黑非礼人家!
这种人,简直就是学校的毒瘤,铲之而后快!
正想到这儿,实验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带着哭腔、高挑的黑影跑了出去,从声音能辨别出来是刘美美。枳花快步追上去想问个究竟,但对方跑得太快,下楼梯的时候,她没有踩稳,一滑,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听到她摔倒的惨叫声,刘美美也没停下脚步,一溜烟,人就不见了。
枳花吃痛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看来一遇到简皓,准没有好事儿。回想起之前的情景,她估摸着,可能是简皓想趁黑非礼小学妹,把小学妹吓坏了,挣扎着跑了,自己现在掉转头回去,也未必能捉到他,只能作罢。
正义感满满的枳花不想就此算了,回去之后,她把这件事告诉了锦歌,让脑袋聪明的锦歌想个办法惩治一下坏人。
锦歌目瞪口呆:“什么,你说简皓想非礼刘美美,怎么可能!”
锦歌压根儿就不相信,说:“你知道吗,刘美美向简皓表白过,但被拒绝了。”
不愧为“庆医大一本通”,哪个犄角旮旯的“新闻”都逃不过锦歌的眼睛,枳花更加疑惑:“那他这么做是为什么?”
锦歌正在给公众号写段子,没空跟她讨论这个问题,于是随口敷衍了一句:“可能有病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简皓的影子在枳花脑海里挥之不去,既然他这么优秀,就不可能通过删同学的论文得到什么好处,刘美美送上门他都没接受,更不可能拉了灯,趁黑去非礼人家,难道他有喜欢搞恶作剧的心理隐疾?
这个想法源于她在劝学社遇到的形形***的同学。
枳花大一就进了学生会当干事,从小热心肠的她提议成立一个小社团,专门为学校心理压力大而产生厌学、家境贫困而感到迷茫和其他心理困扰的学生提供咨询和帮助。
其实这个提议来自于一次心理治疗课,听到教授提供的一组组调研数据,证明现在的大学生群体中,有不少人因为心理压力过大产生不同的疾病,也会因为缺乏正确的知识而忽略治疗,不能及时康复。

简皓枳花全文阅读

学生会会长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在征得教学部同意的情况下,成立了劝学社,由枳花来当社长。“劝学”两个字来自荀子的名篇,旨在从学习态度、学习方法和学习环境上来帮助同学。
每个星期五的下午,劝学社的骨干们会聚在一起汇报一个星期的活动成果。
枳花每次上交的答卷都是漂漂亮亮的,社里帮助心态消极的同学振作精神,脱离游戏的沼泽,重新游进杏林的大海。一个同学失恋精神萎靡,甚至要放弃学业,经过劝学社的努力,他很快明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的名言,决定不会为了一棵椰树放弃整片森林。
有社员说最近遇上一个顽固派,学习成绩好得没话说,却控制不住喜欢拿同学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但就是控制不住心魔的驱使,一支笔、一包纸巾都能让他兴奋半天。社员总结,说这叫盗窃癖,严重的心理疾病肯定得对症下药,于是洋洋洒洒写了一篇请愿书,要帮对方攻克心理难题。
枳花问:“你们认识简皓吗?”
其他人面面相觑,骨干白薇薇说:“他是我们系的大师哥,念研二,天才学霸,人很温和,就是不爱说话。我们专业的王牌博导罗启中教授你知道的吧,能在他手下如鱼得水的人屈指可数,罗教授在外人面前不止一次夸过他,说他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白薇薇的说辞跟锦歌一模一样。
她悄悄地打探:“那你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怪异的举止?”
白薇薇仔细想了想:“是有点怪。”
枳花瞪大了眼睛:“是什么?”
白薇薇笑了:“你对他这么感兴趣,莫不是也被他那张倾倒众生的脸给迷住了?”
她担心被社员们看破她为简皓的“神颜”春心萌动,于是赶紧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说:“说得我好像没见过帅哥似的,他,只能说还可以吧。”
有社员嘀咕:“社长,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如果他算可以,那这辈子就没男人能入得了你的眼,注定要单身一辈子了!”
“单身”两个字直戳枳花的心窝,于是板着脸说:“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大家就散会吧。薇薇,你留下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大家陆续散去,白薇薇支着头:“我有预感,你要对我们系的‘系帅’下手了?”
枳花辩解:“你的直觉是越来越不准了!”
白薇薇自诩“第六感女超人”,最擅长情感受挫类的“病人”,常说一个人春心萌动都挂在脸上。枳花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发烫,难道是变红了?
白薇薇说:“社长,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吧。”
枳花把遇到简皓的事说了出来。白薇薇坦白,她第一次见到简皓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想法,同学只说他高傲、不合群。那次是有名的中医国师刘宝中教授来学校讲座,简皓当时就坐在白薇薇的旁边。
白薇薇是出了名的颜控,遇到帅哥,肯定得多看两眼。教授讲课有些不懂的知识点,她也借机跟帅哥请教一番,套套近乎。谁知帅哥压根儿就没理她,问了好几个问题,对方的嘴里没蹦出一个字,还让她生了半天气。
下课后跟同学打听,才知道简皓是中医系的高才生,读研二,他是天生不爱说话,才让白薇薇消了气,同时又心生同情,有才有帅,如果嘴巴再甜一点,还不知道有多少情窦初开的女生要栽在他手里。
在白薇薇看来,天生不爱说话的人,总不会一字不吐吧,所以简皓的沉默寡言显得有点病态。作为劝学社的骨干,当时她可是有一番豪情壮志的,想要治愈这位超级帅哥,顺便在“治疗”的过程中,将对方束手擒来,结果一打听,别说治了,就连接近他都难。
白薇薇说:“经过我打听,他的生活单调得让人惊讶他是怎么活过来的,家、实验室和图书馆,有中医大师来学校讲课的时候才会出来溜达一圈。就算你能遇到他,他也未必会搭理你。我就去图书馆假装跟他偶遇过,他没跟我说一句话。社长,这件事我一直没说出来,也是怕影响我劝学社优秀社员的名誉。”
枳花暗忖,白薇薇说的情况跟她了解到的差不多。人都是有喜怒哀乐的,一个内向不交际的人,闷久了会生出些怪癖来也是很可能的。只是他跟外面的人接触不多,知道他有“恶作剧癖”的人肯定很少。
见枳花认真思考的样子,白薇薇给她打气:“社长,你要是亲自出马,肯定手到擒来!”
白薇薇说着,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枳花白了她一眼:“有什么好擒的,我只是单纯地想帮助一下他,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对学生会会长孔一夫垂涎三尺吗,这么快就见异思迁了?”
白薇薇赶紧举起右手,比出发誓的手势:“孔学长的地位在我心里从来没有动摇过,可人家是‘校帅’,竞争力实在太大。想想大学四年,我总不能困死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出去转转,说不定有更好的风景,结果一迈脚,走进一片沙漠,想想,还是留在森林里算了!”
枳花说:“你没有领悟好我们劝学社的精神!”
“什么精神?”
“一心一意,死心塌地!”
白薇薇马上把这句话用在她身上,说:“社长,你一直是我们的榜样,那这片沙漠就让你去征服吧!”
枳花觉得在图书馆去“偶遇”对方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图书馆需要保持安静,有碍她的临场发挥,于是得力助手白薇薇去系里打听了一圈,拿到一个很有用的信息——简皓是个生活非常有规律,且很爱运动的人,早上七点准时出门跑步,从教师家属院的后门出去就是庆市市区最古色古香的御馨苑。
这是一条明清时期留下来的古街,因为保护得非常好,青石路两边的木房子里依旧住着人,还有临街的店面里飘出来热腾腾的桂花糕的香味。担心错过跑步的简皓,枳花六点半就在这条街上溜达,刚从锅里捞起来泛着光泽的油条、白得跟奶油一样的细滑豆汁、夹着凉粉的锅盔……
枳花在那条街上一边等,一边流口水。
她克制着肚子里的馋虫,担心吃太饱,跟不上人高腿长的简皓。
理智跟肚子做了一翻***的斗争后,理智稍稍有些松动,她决定买一个桂花馒头解解馋,然后安慰自己,空着肚子跑步会没有力气。
七点过五分,简皓如预料般准时出现在巷子口,他穿着一套浅蓝色的运动服,更衬得眉目俊朗,青春无限。枳花感觉自己像间谍一样躲在一条岔路口,侧头一瞥,见他马上就要经过自己所在的岔路口时,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尽可能让相遇变得更自然一点。
枳花可是身经百战,见过大场面的人,在各种辩论赛场上,面对机智的对手,台下几千双等待厮杀的眼睛,她都能气定神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唇枪舌剑当中,把竞争对手打得片甲不留,为学校争得荣誉,但在简皓面前,她的那种自信与淡定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归根结底,是他长得太帅了,而帅得恰恰是枳花心仪的那一类型。
高高的个子,完全能满足她小鸟依人的依靠,尽管自己是一只鸵鸟;特别是他的笑,简直让人如沐春风,仿佛能治愈心里所有的不痛快,谁让自己是个笑容控呢!
终于,简皓迈步出现在视线里,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一双大长腿,步伐矫健,活力无限,她就这么出神了两三秒,就错过了最好的搭讪机会。
“早!”她快步冲上去,还是晚了一点,落下他三四米的距离。
大概是她声音太小,简皓并没有听到,而是继续迈步向前。
枳花不敢大声叫他,担心太过刻意,于是使出全身力气追上去,但她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一段路程后,对方压根儿不知道她在后面,于是渐渐跑远了。
枳花是个缺乏运动的人,减肥只是个口号而已,每次坚定减肥的信念后,在看到美食和床,就被抛之脑后了。
也不能怪她意志不坚定,上课、做笔记、泡图书馆、学生会的活动和社团活动,这些可都得靠体力来支撑,不吃,哪有力气。虽然她做的都是脑力活动,但好歹都得费“力”,所以一回到宿舍,她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有时候锦歌想跟她多八卦两句,听着听着,不由自主地就睡着了。
晨跑完的枳花回到宿舍,感觉***酸痛,上楼梯的时候更是***打战。简皓每天早上哪里是在锻炼身体,那速度,完全是在为成为亚洲飞人做准备。今天为了能追上他,她完全是豁出命在跑。如果念高中那会儿她长跑有这速度,估计还能在运动会上拿个奖,而不是被体育老师列为反面教材。
锦歌软绵绵地从床上坐起来,见她满头大汗,先是诧异,然后打趣:“你受什么***了,开始身体力行减肥啦,不错,不错!”
白薇薇给枳花打电话来,报告简皓的行踪:“社长,他现在在食堂吃早餐呢,你要不要过来?”
“来不了。”她现在腿疼。
“那我先去上课喽!”
学生会最近要组织一次全校春季开放日活动,因为西医在国内的普及,现代人对中医和中药的了解越来越模糊,每年学校都会举行开放日活动,邀请各个阶层的人来学校参观,传播中医药学。
学生会会长孔一夫先招集几个骨干,将开放日的重要工作分配一下,各司其职,才能事半功倍。会议的间隙,枳花问:“会长,你认识简皓吗?”
孔一夫一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人?”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简皓可是孔一夫心里的痛。孔一夫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从祖爷爷那辈开始,就行医济世,他从小更是耳濡目染,颇有些心得。考进中医大的时候,他自认可以鹤立鸡群,好多同学才开始接触专业知识的时候,他不仅有实践经验,还颇有些受老师佩服的见地,再加上性格开朗,很顺利就成了班长。
然而第一个让他有挫败感的人就是简皓。尽管简皓性格内向,闭口不言,但有着出众外形的他只是坐在角落里,依旧光彩奕奕,很难被人忽视。
那时候孔一夫很喜欢班里一个女生,他一直很自信,以自己帅气的外表、出众的专业、讨人喜欢的亲和力,只要他稍稍示好,女生肯定就手到擒来。结果女生却表示心里装着简皓,哪怕简皓对人不理不睬,依旧不能动摇她的那份喜欢。
孔一夫的心就像被人揍了一拳,在喜欢的女生心里,他的热情还抵不过对方的冷漠,对方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一败涂地。
经过一番打听,知道简皓是教授家属,心想着开后门进来的家伙,空有一张帅脸而已,专业一定不怎么样,特别是教授课的时候,大家的参与性都很高,简皓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边,更坚定了他心里的想法。只是没想到连着两个学期的专业考试下来,简皓都名列第一,把他死死地压在下面。
孔一夫生性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遇到真正优秀的人,他是会虚心求教的。大二那年夏天,他在父亲的诊所里遇到一个气虚体弱的病人,大大小小的医院跑了个遍,依旧没有疗效,只得在别人的介绍下来看中医,内调外养。结果,几张药方下来,病人的病症一点改变都没有,连他父亲都束手无策。
那天他无意中跟简皓提了一下,简皓顺手就在纸上写下“酸枣仁”三个字,他试着拿它去给病人服用,没想到一个星期,病人的症状就有了明显改善,自此,他对简皓简直就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简皓那绝对超人一等的优势是在大二结束那年,让同班同学目瞪口呆的,因为那时候他已经修完了本科四年的课程,成绩竟然名列那届毕业生的第一。孔一夫也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简皓的勤奋彻底***到他,尽管他费尽全力,却还是赶不上对方,现在他念大四,简皓已经读研二了。
对于枳花的疑问,孔一夫隐隐猜测她是不是情窦初开喜欢上简皓了。
简皓是个单调得除了上课和实验,就没有社交的人,能把他从犄角旮旯里给挖出来,肯定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从此就没能忘记他的容颜!
但他认识简皓这么多年,从来没看简皓对哪个女孩子动过心。面对女生们的深情表白,简皓连看都不看别人一眼,拒绝的话都懒得说一句,转身就走,刺痛过不少少女心。
如果是别人,这种闲事他才懒得管,但枳花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而且他一直称她为妹妹,也确确实实把她当成妹妹来疼,于是提醒:“枳花,简皓的事你就别管了,那人不好惹的。”
她纳闷,一向正义感十足的会长也会觉得有不好对付的人。算了,她不想给会长找麻烦,只能自己迎难而上。
孔一夫把枳花当妹妹看待,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枳花也出自中药世家,家里经营着庆市唯一一家百年药铺“言正堂”,而且枳花刚好是第十八代传人,她不仅成绩好,对于很多药理,也是信手拈来。
孔一夫问:“枳花,这次开放日,你是不是向大家展示一下你的拿手功夫?”
“没问题。”她非常乐于分享自己的经验。
枳花是“言正堂”药铺的第十八代传人,但她并不姓“言”,而是姓“江”,她只是言家的养女。
枳花五岁那年,父母双双车祸身亡,出事原因是雨天路滑,所以父母去世后,并没有得到多少赔偿金,亲戚都觉得她是累赘,不愿意收留她,作为父母生前好友的言家夫妇主动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言正堂”最有名的就是制丸药,“言氏保赤丸”这门古老制药技艺代代传承。“言正堂”在庆市口碑很好,生意兴隆,原本第十八代传人应该是言爸爸言妈妈唯一的儿子言俊生,无奈言俊生从小到大对中药草一点都不感兴趣,不仅不认真学,表示抗议的时候,他还会故意把药箱里的药材给弄乱,气得言爸爸揍了他好几次。
在屡揍无效的情况下,言爸爸第一次违背“祖训”,把“言正堂”的镇店技艺传给了枳花这个完全没有血源关系,又不姓言的“外人”。大概从小跟言爸爸“泡”在店里,她对中药材耳濡目染,十五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学得言爸爸一手制丸的技艺。这两年,“言正堂”出产的言氏保赤丸,有一小半出自她的手。
言氏保赤丸传承百年,言爸爸却是个心存大爱的人,好东西就得大家分享,所以早些年,他就把药方上交给药科院,古法炮制费时费力,也就只有“言正堂”保留了下来,就在去年,这种特殊的制药方式被收录进了中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中。所以,在孔一夫看来,这是不可多得,能了解中药的方式,让枳花一定要好好地露一手,也算是给学校长脸。

本站推荐理由

学霸他又自闭了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学霸他又自闭了全部章节!

简皓枳花小说仅代表学霸他又自闭了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