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戚白映祁宴礼小说我以温柔待你资源全文阅读txt

戚白映祁宴礼 呜呜文学 2020-03-26 19:40:11
  • 我以温柔待你合集版免费阅读-我以温柔待你(戚白映祁宴礼)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我以温柔待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戚白映祁宴礼的小说之全集在线免费完本小说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我以温柔待你,主人翁是戚白映祁宴礼,《我以温柔待你》主要讲述了戚白映祁宴礼之间的恩怨情仇:十八岁以前,戚白映是宁城上流圈子无人不知的娇小姐,豪门戚家最得宠的小女儿。她嚣张跋扈,明艳娇纵,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却是无人敢来招惹。没有人知道,戚白映心中也有...

戚白映祁宴礼小说我以温柔待你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够不要脸的

第一天上班还算顺利,设计部主管带着戚白映认识了下部门的同事,简单的交接了些工作,让她先适应。
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
快下班的时候,戚白映接到了一个电话。
“白映,最近在干什么呢?挺久没见着你了。”
听到林嘉律调笑的声音,戚白映忍不得蹙了眉头。
“林总怎么现在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是钱存够了?”戚白映不甘示弱的回了句。
林嘉律笑得愈发肆意起来,“钱是存够了,就怕你没本事拿回去。”
戚白映勾唇,哼出一声嘲意的笑,“要不然你试试?”
“今天晚上七点千禧阁。”林嘉律继续道:“还敢不敢来啊?戚小姐。”
“备好钱给我等着。”
下班后,刚好过五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戚白映没急着去,反而先回了趟家。
先陪奶奶吃完晚饭,她捉摸着换了身衣服,总不能穿职业装去赴约。
换了身清艳的衣服,刚走到玄关处换鞋,周姨走上前问道:“白映,你这是要去哪?”
戚白映想起她回来的目的,“和人有约出去一趟,如果祁宴礼晚上回来没见着我,就跟他说,我去千禧阁赴约去了。”
林嘉律这种人,卑劣手段层出不穷,她可不能毫无准备就前去赴约,要不然不仅拿不回那三千万,还得吃亏。
既然现在的她拿林嘉律没有办法,总有人能治的了他。
戚白映换好鞋就出了门,这时候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雨,她忘了拿伞,也不打算再回家,就这样顶着雨去马路边拦了计程车。
到达千禧阁,刚好七点,这回倒是没有侍者拦路,反而恭敬的将她迎入了一个顶级包间。
林嘉律这日子过得倒是奢靡。
这种包间一晚上都是十几万块。
一进门,戚白映就被包间里烟酒味熏的蹙了眉。
“戚白映,我以为你不会来,没想到还挺准时。”林嘉律左拥右抱,翘着二郎腿坐在皮沙发上,一派的纸醉金迷。
戚白映拢起的眉头更深了,睇了个眼神过去。一双丹凤眼稍稍上挑,却不是潋滟的意味,反倒尽显冷意。
“都说讨债的辛苦,今天我才发现这话原来没说错。”
果然是商业场上混惯了的,哪怕指着林嘉律头顶骂,也不见他脸上会有什么不适的神情。
林嘉律兀自低笑了声,推开左右的辣妹,“先出去,我要和戚小姐好好聊聊。”
最后几个字他刻意停顿,明显加重,看来别有深意。
戚白映倒是无所谓地挑了挑眉头,看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神情不善的从她身边走过,出了包间。
她随便挑了个干净点的位置坐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杯喝。
“林公子打算怎么跟我谈?”
林嘉律轻笑了声,视线牢牢锁在戚白映身上,穿着精致,妆容得体,一双媚眼如春水般,淌过人心头。
无意间扫过一眼都让人欲罢不能。
林嘉律像是在自言自语,“要是戚家没倒,我还挺乐意娶你的。”
宁城不可多得的美人,谁人能不觊觎?
戚白映一愣,眯着眼看他,“真可惜你没这福分。”
林嘉律燃起一根烟,抽了起来,狭长的双眼微眯,危险的眸光掩饰在金丝眼镜下,“毕竟美人带刺,采摘不当容易丢了命。”
花言巧语的男人,戚白映见得多了,而林嘉律的功力属实是最高的,字字暧昧却不显得油嘴滑舌,只可惜她根本不吃这一套。
戚白映低垂眉眼,昏暗的包间掩去了她眸底的厌恶。
“我今天可不是来找你聊天的,林嘉律,林家家大业大的,连三千万都还不起了?”戚白映优雅的撩起耳前一缕发丝,声音里逐渐浮现冷意。
林嘉律爽朗得笑了起来,端起一杯酒,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白映,怎么聊着聊着又说到这了?”
戚白映斜睨了他一眼,“我们没那么熟,当然也没什么好聊的。”
好像习惯了她这脾气,林嘉律无所谓地笑了笑,清着嗓子道:“戚白映,就算你从我这拿走这三千万又能怎么样?戚家的债跟座山似的压过来,三千万不过冰山一角。”
“林公子不好好操心你们林家,倒挺喜欢管闲事?”戚白映红唇轻扬,“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还钱得好。”
林嘉律现在的处境并不好,手中实权太少,就连经济权也全握在他父亲手中,还清三千万属实有点难。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林嘉律也不可能难过她,更何况她也只是想拿回原本属于戚家的东西。
哪怕只是冰山一角。
“我要不还了?”林嘉律摇晃酒杯的动作一顿,抬眸,“你能拿我怎么办?”
戚白映的面色倏然冷了几分,“林家破产的热度还没过,我想很多媒体会对林戚两家的纠葛感兴趣?”
林嘉律轻笑了声,“鱼死网破?白映你倒是狠的下心。”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戚白映冷声回道。
“我要是买通记者了,这些新闻播不出去,你又能拿我怎么办?”林嘉律斜眼望了过来,满满的势在必得。
戚白映睇了他一眼,眉头稍挑,她早就知道林嘉律不会这么轻易偿还那三千万,但是她没想到,他根本连还都不想还。
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戚白映勾唇,潋滟的眼尾逐渐浮现危险之意,“我听说你要娶叶家的大小姐?大不了我去和她谈,也是一样的。”
林嘉律像是被抓住了把柄似的,脸色有些许变化,不过片刻,又成了之前懒散的模样。
他轻笑了声,“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怎么就当真了?三千万而已,来你将这酒喝了,我立刻让助理给你打钱如何?”
他将酒杯送到了戚白映眼前,嫣红的酒水如涟漪般荡漾开来,如同鲜活的血液。
戚白映的视线停顿了一瞬,后知后觉地接过那杯酒。
红唇勾起,她笑得媚眼如丝,“林公子这话可当真?”
林嘉律眯着眸,“当然。”
晃动着红酒杯,戚白映勾唇笑了起来,“那你可千万别后悔。”
“绝不后悔。”
就在林嘉律以为戚白映会喝下去的时候,女人却倏然间站了起来,将那杯红酒如数倒在了他的头顶。
“林嘉律,既然你父母没有好好教你做人,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眼底逐渐浮现凶意,戚白映居高临下地瞪着他,“这就是你得寸进尺的现世报!”
“操!”猝不及防被淋成落汤鸡的林嘉律,怒骂了声,“戚白映,你是不是有病?”
戚白映冷眼看着他,嘲讽道:“我这不是想让你清醒清醒?”
“你!”林嘉律猛地站起来,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戚白映往后退了一步,犀利的掌风从她脸边刮过。
看着眼前淡定自若的女人,林嘉律有点儿气急败坏,“以前看不上我,现在还敢来我这嚣张!我今天非办了你不可!”
他欺身压了过来,戚白映连连往后退了几步,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被男人擒住了手腕。
就在这一刻,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林嘉律有些不悦的回头,还没看清人,就听到一声极其危险的声音。
“你敢动她?”
见林嘉律分神,戚白映连忙挣脱了他的束缚,连忙退到了沙发的另一侧。
她下意识看向包间门口,一身黑西装的男人,他逆光站着,一米九的身材氤氲在光晕里,显得颀长又高大。
林嘉律站稳身子,这才看清来人,“祁总?不好好在你祁家的办公室待着,来我这里是想做什么?”
祁宴礼走了进来,轻垂着眼睨了戚白映一眼,没什么情绪地笑了声,“来找人。”
“找人?”林嘉律不以为然地嗤笑了声,危险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这儿恐怕没有你要找的人。”
“过来。”
男人的嗓音低磁醇厚,回荡在包间里,带着几分诱导之意,戚白映下意识朝他走了过去。
直到祁宴礼扣住了她的手腕,戚白映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
“伤着了没有?”他问,声音极淡。
虽然不易察觉,但戚白映知道,祁宴礼生气了,这是她五年前培养出来的灵敏,轻易就能感觉出他的心情。
可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害怕他生气的小姑娘了。
戚白映极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回家?”祁宴礼问道。
戚白映攥紧手指,拭去掌心的细汗,任由男人牵着她走出了包间。
“祁宴礼。”身后传来林嘉律愠怒的声音,“祁家已经答应了林家的联婚,你现在和个破产千金纠缠在一起,祁家知道吗?”
联婚?
似乎想到了什么,戚白映秀气的眉毛皱到了一起。
祁宴礼顿住脚步,带着疏离之意的目光睨向林嘉律,就如同看着一件死物。
嗓音薄凉如水,让人心口发颤,“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和林家联婚?”
林嘉律是表情明显僵了一瞬。
看来是确有其事了,戚白映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祁宴礼牵着她,穿过千禧阁的大厅,然后进了电梯。
抓着她手腕的手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戚白映想挣开他,却怎么也甩不开,“祁宴礼,你放开!”
听到她愠怒的声音,男人像是触碰到了某根神经,将她推到了电梯壁上,欺身压了过来。
两人呼吸尽在咫尺。
戚白映被推得头脑发晕,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对视上男人的双眸,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心底竟生起几分慌乱。
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心照不宣的触碰到,半响过后,戚白映有点投降的移开视线,“你要干什么?”
见戚白映逃避,祁宴礼凝视她的目光又深了几度,伸手扣住她的腰身,两人的距离因此又近了几步。
耳边传来男人急促的呼吸声,戚白映的心跳有一瞬间凝滞。
随后,戚白映就听到,男人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音量,哑声说道:“以后,不许再背着我和他见面。”

我以温柔待你免费阅读

第10章 你还忘不了他吗?

次日,戚白映早上醒来,下楼吃早饭的时候正巧碰到祁宴礼出门,他刚接手祁家的产业,不用想肯定都忙得不可开交。
没想到昨天晚上还能抽出时间去千禧阁找她。
“我听说,你找了份工作?”祁宴礼站在玄关处,看着女人穿着睡衣裙从楼上走下来,眼底滑过一道暗光。
戚白映没睡得醒,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这时候的她,不失粉黛的面容显得十分无害。
嘴里嘟囔了几声,距离太远,祁宴礼没听清,凝视女人的眸光更加深邃起来。
“你想找工作,可以来找我。”
戚白映闻言,整个人清醒了大半,抬眸看他,脸上没有显露出什么情绪,“还是不用麻烦了。”
“祁宴礼,你别忘了,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她现在的身份就是表面上的祁太太,除了合同上的条约,她没有权利要求祁宴礼为她做什么,同理,对方也是一样的。
男人面容上的神色有一瞬间凝滞,很快又恢复以往的漠然,他似乎不欲和戚白映争执,转身出门,“你好好用餐。”
戚白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
径直走近餐厅,她没想到戚老夫人正在里面坐着,看她那神情,刚才的话大概一字不漏全听到了。
她皱了皱秀气的眉,往餐厅里走了两步,“周姨,去帮我盛碗粥吧。”
听到先生夫人的对话,周姨也愣了,直到戚白映叫了她的名字,她才恍惚间回神,连连称好,而后就去了厨房。
餐厅里只剩下戚白映和戚来夫人。
戚白映淡声道:“奶奶。”
戚老太太眯着眼看着往日疼爱不已的孙女,用苍老的声音喊了她一声,“站在那做什么?坐到奶奶身边来。”
戚老太太年过八十,不能受什么***,戚家的事,戚白映都是挑些不痛不痒的事告诉她,就怕她老人家受不了。
戚白映没有迟疑,坐到了老人身边,“奶奶,刚才……”
“我一直都知道你有事瞒着我。”戚老太太不太***的咳了几声,“我还以为你不跟我说,是因为我年纪大了。”
“怎么会……”戚白映端起桌上的粥完,勺子舀了舀,加快散热,太烫了老年人喝了不好,“我只是不想您担心。”
老人固执不好哄,发小孩脾气似的的开口道:“你就是嫌我老了,不中用。我们戚家虽然落败了,可是整个宁城谁人不卖我个面子?我就不信谁能让你不好受。”
戚白映垂眸不语,过了十几秒,才淡声道:“奶奶你放心,没人欺负我,粥快凉了,奶奶您喝。”
戚老夫人对她凡事瞒着自己的态度非常不满,话音里又气又不舍得骂,只得闷声说道:“我不管你很祁宴礼这孩子,发生过什么,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要看开些。”
“这些日子,我发现这孩子对你挺不错的,不要总是跟人摆脸色。”
戚白映轻垂眼皮,红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她到底听***还是没有。
戚老夫人知道这孙女的脾气,也不敢说太多,怕说多了反而适得其反。
她抬手,拍了拍戚白映的肩膀,像是安慰似的,“奶奶,只有你这么个孙女了。”
“我知道。”
周姨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中端着放着粥和糕点的托盘,“白映,这是我老家那边的土特产,你尝尝。”
**
最近天气不错,沉闷的浓雾散去,宁城迎来了今年第一缕阳光。
戚白映踩点到了公司,因为工牌还未完善,她的进出有些受限,耽误了不少时间,差点儿迟到。
早会的自我介绍后,她开始和部门的同事有了交流,也接到了一个logo文案的采写。
等做完初稿,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将做好的文案提供给部门经理过目,戚白映去了趟洗手间。
“你们听说了没有,设计部先来的那个女人以前是个千金小姐,听说家里破产了,走投无路才来上班的。”
“好像叫什么戚白映?看长相就知道是个妖艳***……”
“秦梦,我听说设计部那个老头还夸她,肯定是被色迷了心窍,恐怕两人早就……”
议论声戛然而止,几个女人看到厕所门口突然出现的戚白映,纷纷闭上了嘴面面相觑。
戚白映挑了挑眉头,“怎么不说了?刚才不是聊得挺开心的?”
几人面色有点儿尴尬,对视一眼后达成共识,打算绕过戚白映离开厕所。
戚白映看清了他们的想法,细长的腿一伸,挡在了厕所门口。
“你们就这点胆子?就敢在背后戳人脊梁骨?”她勾唇,嘴角扬起嘲意的笑,看起来冷森森的。
几个人吓坏了,支支吾吾不敢说话,不过也有胆大的。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站了出来,“戚白映你摆什么谱?我们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
这个女人看起来挺眼熟,戚白映眯着眸子想了想,前几天她去千禧阁找林嘉律,这不就是他旁坐着两个女人其中之一?
“我记得你,那天晚上……”戚白映勾唇,饶有兴致的说道。
女人神色一变,激动道:“你别胡说八道。”
看样子是不想戚白映揭露她在千禧阁上班的事情,虽然千禧阁不出现在大众眼中。
但总有人多多少少知道里面的实情,大概她也是害怕吧?毕竟让别人知道她在那种地方上班,估计也没办法在这个公司待下去了。
戚白映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侧过身子,“行了,该上班的上班吧,别又到处告状说我耽误你们工作。”
身后有同事推了推女人的胳膊,“秦梦别说了,快走吧。”
几人陆陆续续的从她身边走过,戚白映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刚才那个女人,直到她离开了厕所。
等人都走后,戚白映也出了厕所,转道绕进旁边的楼道间,给沈逸打了一个电话。
“我需要你帮个忙。”
宿醉过后的沈逸,有点儿没睡醒,他昨天喝了不少酒,接起电话声音迷迷糊糊的,“你说。”
戚白映压低声音,“我要你叔叔公司一个员工的私人资料。”
沈逸疑惑,“你要这些做什么?”
他鼻音很重,戚白映问道:“你生病了?”
“没有,被一起龟孙灌了一晚上酒,头有点疼,要不然我醒完酒,等你下班再去接你,我们俩再好好聊。”
戚白映本打算拒绝,只是要个资料而已,本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更想要说什么,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忙音。
等到了下班,戚白映收拾好东西,从后门走出了公司,沈逸正在那等着。
上了副驾驶座,戚白映系好安全带。
就听到沈逸在抱怨,“干嘛前门不走,让我在后门等你?”
戚白映抬眸,睨着他,瞧见他眼底青黑色的印迹,笑着道:“以后少应酬,不然有你苦头吃。”
沈逸不怒反笑,“你还知道要关心我。”
发动车子,沈逸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前两天去你家找你,屋子里都没人了,你搬家怎么没跟我说?”
戚白映攥了攥发凉的手指,“那房子太潮湿,奶奶住不习惯,就搬了,改天告诉你地址。”
沈逸不以为然,问道:“想吃什么?胡煦路那家火锅店?”
戚白映想了想,“是挺久没吃了,去尝尝。”
说完,便想起了正事,“对了,我需要你帮我查查,你叔叔公司一个叫秦梦的女人。”
沈逸在记忆里搜寻一翻,对这个人名无丝毫印象,他不解道:“你查她做什么?”
戚白映一手搭着下颌,漂亮的眉眼神色不明,“这个秦梦在千禧阁上班,我觉得她可能是林嘉律的另一个突破口。”
她挑了挑眉,红唇勾起笑,眼底却浮现出凶意,“我怀疑林家和我们戚家出事脱不了干系。”
沈逸顿了顿,稍稍侧头看着女人娇美的侧脸,皱眉,“你怎么从来不怀疑祁家?”
戚白映的视线有一瞬间停顿,她转过头看着沈逸,冷声道:“什么意思?”
沈逸避开她的目光,专心开车,“白映,当年的祁家和戚家,关系如同水火不相容,谁能保证戚家这件事上,他们没有掺一脚?”
“还有,你是不是忘了,祁宴礼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了?”
似乎想到什么,戚白映悠悠从他身上移开视线,看着窗外倒退的霓虹灯,没有言语。
“你不说话,是还忘不了他吗?”

小说资源推荐

小说资源《我以温柔待你》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资源,我以温柔待你 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小说资源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点击免费阅读我以温柔待你全部章节!

戚白映祁宴礼小说仅代表我以温柔待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