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颜若初龙立玄小说狂妃不得欢小说大结局无删减完本

颜若初龙立玄 呜呜文学 2020-03-19 06:39:44
  • 狂妃不得欢合集版免费阅读-狂妃不得欢(颜若初龙立玄)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狂妃不得欢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颜若初龙立玄的小说之全章节全集完整版全文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狂妃不得欢,主人翁是颜若初龙立玄,《狂妃不得欢》主要讲述了颜若初龙立玄之间的恩怨情仇:妹妹,你说的极是,妹妹你是瑾王爷最疼爱的妃子,降龙王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还有一件事你可知道?什么事儿?rdqu...

颜若初龙立玄小说狂妃不得欢全文免费阅读:

次日清晨,颜若初在一阵悦耳的**中醒来,她迷迷糊糊的撑起眼皮,只见窗前的风铃随风飘摆着,发出一阵阵好听的叮当声,而室外则是一片晴朗阳光。
昨夜的一切立刻涌入脑海,明明自己一直抗拒,可最后竟然被那个**之徒牵引带领,甚至还发出一声声让她自己都觉得羞愧的叫声。
可恶!
冷眸扫了一眼周遭,这是一间极为简朴的屋子,室内除了必须的桌椅之外,只有几个青瓷花瓶做摆设,颜若初冷笑,这足以见得王爷是多么不待见这个正室。
正要起身,可才一动,身上的关节就像是被车碾过一样疼痛起来。
“该死!”
颜若初躺回床上,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犹如漂浮在半空中,她微微一动,便会牵扯伤口,疼的让人难以忍受。
她在床上躺了些时候,身体才慢慢的有了些力气,她向外伸了伸手,想去够扔在床脚的衣服,可衣服实在被扔的太远,她根本够不着。
颜若初不禁冷笑,如今她的处境,似乎比前世要难上千百倍。
外边的丫头听见动静,赶紧推门进来,颜若初转头,见是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梳着一个两个圆圆的发髻,看上去清丽又可爱。
她知道,这是她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头,红袖。
“小姐,您醒了。”红袖轻唤,抬眼看见颜若初身上大大小小的紫青,小脸儿不由得一红,迅速低下头去,“我来伺候小姐梳洗吧。”
颜若初点了点头,她过去独来独往惯了,倒是不习惯让人伺候。可现下她身体羸弱,又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身边也的的确确需要个帮手。而红袖却是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她从小就跟在她的身边,还算值得信任。
梳洗完毕,颜若初换了一身干净立亮的白色轻罗裙,那***绣着大朵大朵的***,犹如神来之笔,为这件衣服增色不少。她将长发整整齐齐的梳到耳后,挽成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一根木钗固定,又在鬓边插了一个素银簪子,虽然称不上名贵,但在美人齐聚的瑾王府,她这身装扮,倒是显得清丽脱俗,再加上她一双犹如星斗的眸子顾盼生辉,让人一瞧,便会心动不已。
红袖看了一眼颜若初身上的素白衣裳,轻声道,“小姐,你与王爷是新婚燕尔,这样的穿着,是不是太素了些。”
颜若初却淡淡一笑,不为所动,“所谓“女为悦己者容”,他的心不在我身上,我也不把他放入眼中,那我又何必为他绞尽脑汁打扮。再说,即便我打扮的跟花儿似的,他也会不屑一顾,所以我还是省省力气吧。”
红袖低了头,带着哭腔讷讷道:“王爷他实在是太过分了!大喜的日子把小姐安排在这破屋子里,昨晚把小姐折腾的不轻,今晨天还没亮就走了,小姐,您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种苦啊。”
颜若初看红袖啪嗒啪嗒掉眼泪,自然知道她是在替自己委屈着。
她在丞相府时贴身侍婢共有四人,而她独独选了红袖,不光是因为她人机灵,而且也是因为她遇事果断,处理问题不拖泥带水,从这几点来看,颜若初的真身还是颇有眼光的。
执起红袖的手,颜若初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轻声道,“红袖,你知道卧薪尝胆么。”
红袖摇摇头,“小姐,你知道红袖读的书少,哪里懂得那些文绉绉的词。”
“也对……”颜若初眼中含笑,耐心解释道:“从前有个君王为了复辟自己的国家,在敌人的帐内做了三年奴隶,最后敌人对他消除戒心他才得以复国,红袖,这回你可明白我的意思了?”
红袖立刻点点头,道,“红袖明白了。小姐是想告诉奴婢,能忍则忍,等待厚积薄发的时机!”
的确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既然你都懂了,以后在王府遇事先要忍让三分,明白吗?”在红袖点头答应后,颜若初复又道,“这些日子折腾的我头疼,红袖你来给我捏捏。”
红袖立即走上去,小手搭在颜若初的太阳***上,轻轻的按压起来,而颜若初则似是无意的跟红袖套话。
她知道,这个朝代是降龙皇朝,她的父亲颜丞相算是开国元老,而她是相府的嫡长女,深得颜丞相的喜爱。在一次宫廷宴饮中,她见到了瑾王爷,便心生爱慕,纠缠不休,最后颜丞相也只能豁出老脸,求皇帝赐婚。
颜若初微微挽唇,这具身体的主人想必并不是愚蠢至极的女人,可却在感情里逐渐迷失,最后虽然嫁与心爱之人,却也逃不掉被虐死的命运。
她在心里暗暗喟叹,女人啊,何必呢……
就在主仆两人说话之时,只听见门口传来咣当一声,随后,整扇门被大力推开,一股冷风灌入,颜若初打了个哆嗦,转头一瞧,一个香艳至极的女子从门口款款而入,身后还跟着一群丫鬟姑子。
“妹妹恭贺姐姐昨夜承欢,今儿是特意来给您道喜的。”女人扬了一下手腕间的烟纱,眼中尽是嫉恨之意。
颜若初眸光一冷,扭头看向红袖,问道:“这个是……”
“小姐,这是王爷的宠妃,红香儿。”
红香儿?
颜若初微微蹙眉,她的记忆里似乎有这么一个女人。她是尚书之女,自恃有倾城美貌而嫁与王爷,过去,颜若初还因为这事儿大病了一场,差点去见了阎王。
不过,红香儿也的确有迷惑男人的资本,只见她一身大红色的水袖长裙,肩膀微露,杏目樱唇,紧凑的五官挑不出一丝缺陷,身段玲珑曼妙,特别是刻意露出的两道锁骨,曲线圆滑,异常***。
可今日是她颜若初新婚第二天,她穿着这样大红色的华服在自己面前招摇,不摆明了来她这儿***么。
思及此,颜若初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冷光,看红香儿的架势,今天是故意来找茬的,哼,她红香儿不是省油的灯,可她却也不知道,眼前的颜静晨早已被她魅杀掉了包,若想让今日的颜若初任人宰割,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颜若初微微一笑,露出门前四颗雪白的皓齿,她起身上前,轻轻握住红香儿的手,柔声道,“妹妹真是有心,相比之下,我这个做姐姐的到显得不那么圆滑了。来来来,坐吧坐吧,我这里简陋,妹妹不要嫌弃才好。”
感受到颜若初的热情,红香儿一愣。没成想颜若初见到自己后会如此从容,她听说这个蠢女人曾因自己嫁与王爷大病了一场,事后还对她耿耿于怀,甚至在别人面前说过自己的坏话。
本以为情敌见面会分外眼红,就算颜若初不出手重伤,也会说几句酸话,到时候,她就有了到王爷面前告状的理由。可现下,颜若初面带和善的微笑,非但没有对她恶语相向,还主动拉她的手,一时间,红香儿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红香儿被颜若初拉坐在椅子上,抬起描绘精致的眼睛,自上而下的打量起眼前这个一身素服的女人。
她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身上却带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气息,似乎没人能猜透她心里在想什么,她并未悉心装扮,虽然只是鬓边插了一只不显名贵的素银簪子,可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深沉漆黑,似是要把你生生带***似的。
红香儿暗自咬了咬牙,过去,她从不曾将任何女人放在眼里,因为她知道,她乃降龙王朝第一***,没有任何女人有和她争夺龙立玄宠爱的能耐,可现在,一股危机感竟油然而生,她忽然觉得,眼前的颜若初,会成为她日后最大的敌人。
“姐姐说的哪里话,能坐在瑾王府正王妃的屋子里,是我红香儿的荣幸,只不过,王爷有时候也的确偏心,在我那儿摆满了各式奇珍异宝,而在姐姐的屋里,只有这么几件寒酸的瓷器而已,若是让外人见了,说不定要对姐姐说三道四呢。”红香儿抬眼看了一下面不改色的颜若初,“姐姐,妹妹我说句不该说的,就你屋子里的摆设,就连王府里的通房丫头都不如!”说着,红香儿拿起丝绢,掩嘴讽刺似的笑了几声。
“你!”颜若初身后的红袖气不过,正要理论,却被颜若初一手拦下,“红袖,我方才跟你说什么来着?你都忘了?”
红袖小脸儿一沉,退后两步,恭敬道,“奴婢不敢。”
颜若初扭过脸,笑意中带着高傲和冷漠,从小便接受最严苛的杀手训练,她是从人踩人的血泊中活过来的,时间的残忍和尔虞我诈她早已看透,所以,她早就练就了一副宠辱不惊的性子,没什么事儿能彻底激怒她,更没什么人和事能让她欢心愉悦。
“妹妹,你说的极是,妹妹你是瑾王爷最疼爱的妃子,降龙王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还有一件事你可知道?”
“什么事儿?”红香儿在得意之后好奇问道。
颜若初挽唇,口中带冷,“那便是王爷除了喜欢美貌的女子,更喜欢懂礼仪,知进退的女子,方才你的那番话,是该跟我这个正妃说的话么?”
红香儿一怔,没想到这个颜若初倒是会用正妃的身份向她施压了,方才她自恃有王爷的宠爱,的确言语无状,不过……她忽地莞尔,在这个王府里,谁有王爷的宠爱谁便地位尊贵,凭她颜若初是丞相的女儿又怎样?就算她是天皇老子的闺女,只要王爷不待见,她红香儿照样可以踩在她头上!
“姐姐,你以为在这王府里是根据身份,又或是母家的地位定尊卑的么?我看你未免太幼稚了!王爷宠谁,谁的地位就高,相反的,王爷不待见谁,谁就别想有好日子过!方才我的那番话的确有些冒失,不过谁让王爷喜欢我呢?只要我一天拥有王爷的宠爱,姐姐你就别想爬到我头上!”
颜若初微眯双眸,深邃的瞳孔瞬间迸发出呼啸的肃杀,让对面而坐的红香儿心里一哆嗦,她探究的看向颜若初,可是只一瞬颜若初眼中的杀意已经完全的被她收了起来,甚至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红香儿眨了眨眼,权当是自己看错了。
“那你以为我颜若初就会任由你一个尚书的女儿踩在我头上么?”忽地,颜静晨眸光一冷,铁血般的视线扫过红香儿俏丽的脸庞,红香儿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被这冰冷的目光吓得不自觉的向椅子后挪去,可这一挪,椅子受力不均导致失衡,她一翻身,扑通一声,直接朝后栽了过去。

狂妃不得欢全文阅读

大红色的华服刮到了桌脚,生生裂出一个大口子,头上的金钗也掉了一地,原本被盘好的头饰也散落下来。
“香夫人!”
随行而来的丫鬟姑子见红香儿摔倒在地,一齐从门外冲了进来,拉人的拉人,拽衣裳的拽衣裳,捡金钗的捡金钗,屋内顿时乱成一团。
一旁的红袖见这混乱的局面,对颜若初轻声道,“小姐,这……我们管不管?”
颜若初轻笑挽唇,“管!当然要管!人在我这里摔的,若是我不管,岂不是没了正妃的礼数和气度么!”
而这边,红香儿已经被众人扶起,一个丫头在拍打她裙子上的灰尘,她却不领情的直接踹了那丫头一脚,怒骂道:“没用的东西,这个时候跟我这儿献什么殷勤。”言外之意,她领了这些人过来,竟然让颜若初单枪匹马的占了便宜,她心里怎么能好过!
随后,红香儿猛地抬起头,一双透着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颜若初,像是要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来,“颜若初,方才我不与你动手是因为我敬你是正妃,没想到你竟然给脸不要脸,你当真以为我怕你么!告诉你,就算我今日打了你,王爷也不会把我如何!现在我就……”
还未等红香儿的话说完,颜若初身影一闪,直逼红香儿而去。她一手掐住她的咽喉,另一手抄起桌上的茶壶磕碎,玻璃茬直接按在红香儿倾国倾城的脸上。
站在屋内的众人皆是一惊,一来她们没想到向来随和的颜若初会如此动怒,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她这一身傲人的身手是从何而来!她方才逼近红香儿之时,任谁都没有一点反应,甚至连她的动作都没看清。
“颜若初,你敢……啊……”
就在红香儿想继续吐狠话的时候,颜若初的手下微微***,玻璃茬就刺破了红香儿吹弹可破的脸蛋,顷刻之间,一股鲜血从红香儿的脸上缓缓涌出。
颜若初却视而不见,冷声道:“香夫人,你若是再多说一句,我可就不敢保证你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会不会惨遭毁容了,到时候,你猜王爷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宠着你?”
“颜若初,你,你竟然敢……”红香儿脸色一白,发狠的话在颜若初冰冷的目光中戛然而止,她知道,颜若初说的是真的!心里后怕,红香儿顿时软了下来。
与毁容相比,她宁可现在忍气吞声,最起码日后还有报复的机会。但若是她的脸毁了,这辈子她就彻底玩完了!
“香夫人,你果真是聪明人!”颜若初冷眸微微一眯,唇角泛起冰冷刺骨的笑意,掐住红香儿脖子的手却越加***,口吻森冷,“香夫人,我只想在这王府里安稳度日,并不想与任何人结怨,但若是你苦苦相逼,那我也不介意和你争个鱼死网破!”
语毕,颜若初手一甩,就将红香儿狠狠的甩了出去。红香儿一身冰肌玉骨,哪里禁得住颜若初狠狠一推,整个人顿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再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颜若初扔了手里的利器,疾步上前,高高在上的站在她身边,垂下眼睑,冷声警告,“红香儿,这次的事儿我原谅你年纪小不懂事,若是再有第二次,我定然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
一行丫鬟姑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正妃方才的举动算得上是客气?那么不客气还想如何?要了命不成?
红香儿抬手摸了摸脸,摊开手掌一瞧,满手心的鲜红,她脸上的血色顿时全无。接着就听到颜若初的话,被气得浑身哆嗦,却又后怕与颜若初刚刚的狠厉。
最后,她只能转头恨恨的看向跟来的随从,怒斥道,“你们这一群废物,我平日里养着你们,你们却看到我被人欺负连个屁都不敢放,我养你们何用!”
一个不知死活的姑子小声辩解道,“香夫人,不是我们不动手,是正妃实在太厉害了,我们这三脚猫的工夫哪是她的对手啊,跟她动手,岂不是白送性命!”
红香儿一听,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余光又瞥见颜若初的陪嫁丫鬟红袖暗自偷笑,她顿时觉得自己在王府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可那姑子说的也不无道理,从今日的表现来看,颜若初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竟然性情大变,不但性格阴冷无情,就连身手都变得异常了得,若是她此时继续和她硬碰硬,恐怕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可若是今天就这么走了,以后自己在王府里如何立足?还不被一干小厮丫鬟背地里笑话死!
红香儿眼珠子一转,抬起两手,***的拍了两下,一个穿戴与其他姑子不同的老女人应声而入,带着一脸坏笑。
“苏嬷嬷。”红香儿唤了一声。
“老奴在。”老女人应声。
“昨夜是姐姐与王爷新婚之喜,这喜庆的日子,恐怕是要彻夜欢愉的,王府的规矩请嬷嬷讲给姐姐听听!”红香儿带着血痕的脸微微扭曲着,她就不信了,一个颜若初她还收拾不了,她今儿非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知道,这瑾王府里到底是谁当家!
“也好,我就给正妃说说咱们府里的规矩!”苏嬷嬷上前一步,一脸的轻蔑鄙夷,特别在正妃两个字上加了重音,似是在嘲讽一般,“进了瑾王府的女人,在侍奉王爷之后,都要验红!香夫人进府那会儿也是循了这样的规矩,现在,请正妃把昨夜的白丝绢拿出来吧。”
“是么?”颜若初的冷眸扫过老女人满是横肉的脸,似是不在意道,“不用看了,白丝绢上没有落红!”
“什么?”苏嬷嬷面色登时一冷,扬高了声调道,“昨夜是正妃第一夜侍奉王爷,竟然没有落红!”
一旁的红香儿得意一笑,射向颜若初的目光暗含鄙夷,她特意在颜若初的院子里安插了自己的眼线,今早来报,清晨收拾出去的床单并没见落红。她赶紧将府里的苏嬷嬷请了来,目的就是让这个胆敢和自己抢男人的贱女人当场难堪!
“颜若初,你竟然不是***!来人,把这个不要脸的**给我拿下!今日我就要正正这府里的法纪,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在王爷身边伺候么!”
一听这话,红袖立刻护在颜若初身前,怒声道,“香夫人,我们小姐再怎么说都是正妃,即便没见落红,她现在也是正妃,除了王爷,谁都不能碰她!”
“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红香儿面目一拧,露出扭曲至极的凶相,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先把这个丫头给我拿下,给我撕烂她的嘴,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碍着姑奶奶的事儿!”
正当几个丫鬟往前冲的时候,颜若初冷眸一眯,低喝道:“谁敢!”
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众人皆是呆愣在原地。就连红香儿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在微微愣神之后,她继续大声命令,“没用的奴才,我的话你们没听见啊!快点把这个贱丫头给我绑了送去王爷的水牢喂老鼠!颜若初并非***,这就证明她在婚前失节,这样**的女人就该被浸猪笼,你们还怕她做什么?快点动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不敢违抗红香儿的命令,但是都对颜若初刚刚狠厉的手法心怀畏惧。
就在几个丫头姑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
“王爷,您要给臣妾做主啊!”
众人呆愣的往外一瞧,只见龙立玄高大笔挺的身躯就站在门口,俊朗的脸上布满阴郁,斜飞入鬓的长眉死死的锁在眉心,菲薄的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方才他去红香儿的洪玲阁,却听说她一早就来了颜若初的碧水居,他猜测着,这两个女人说不定会上演一出好戏。果不其然,当真没让他失望。
而红袖则是惊奇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她真不敢相信,方才那声哭喊声是从颜静晨的口中发出来的。
“臣妾(奴婢)参见王爷。”众人连忙跪倒在地。
龙立玄款步进房,撩起蟒袍坐在椅子上,目光掠过屋内的众人,冷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颜若初双眸泪光婆娑,刚想答话,却被红香儿抢了先,“王爷,这个**新婚之夜竟然没见落红,臣妾是要替王爷惩治这个**坯子呢。”
丫鬟为龙立玄上了茶。男人端起茶盏,用瓷盖拨开漂浮在水面上宽厚的茶叶片,冷眸微挑,嗓音低沉道,“香夫人,王府里难道没有管事的了么?竟然劳你操持这府中的大小适宜!”
红香儿脸色一白,连忙解释,“王爷,臣妾冒昧,实在不想看着王爷被这个**的女人蒙蔽了,所以……所以尚未禀报王爷,就急着赶来拿人了……”忽然,她将目光求助似的投给了苏嬷嬷,急不可耐的将那老女人拖下水,“苏嬷嬷一直都在呢,她是府里的老嬷嬷了,自小伺候王爷长大,让苏嬷嬷说说,今日之事到底是不是臣妾的错。”
苏嬷嬷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她方才只想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没想到这事儿竟然被王爷知道了。她虽然伺候王爷长大,但龙立玄并不多与她亲近,再加上她平日里经常欺负府里的丫鬟小厮,龙立玄早就有些看她不顺,若是自己今日得罪了他,保不齐王爷会将她逐出去!
“回,回禀王爷,今日香夫人请奴婢来为正妃验红,老奴尚未进行验证,正妃就已经亲口承认了自己并非***之事,所以……所以请王爷明察!”
龙立玄将冷眸投向颜若初,此时,一直未开口的颜若初轻拭泪花,转头望向苏嬷嬷,可怜巴巴的道:“方才听闻苏嬷嬷在王爷身边伺候已久,向来苏嬷嬷也是明事理懂规矩的人,怎的竟然这般不辨是非,要这般栽赃陷害?”
苏嬷嬷登时一怔,不解道:“正妃,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方才,是你亲口说白丝绢上没有落红的。”
颜若初娇丽的脸上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轻声道,“没错,我的确说白丝绢上并没有落红,但我却没说我不是***!”

小说资源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本站推荐的狂妃不得欢颜若初龙立玄小说资源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不错吧!信本站就继续关注吧!

点击免费阅读狂妃不得欢全部章节!

颜若初龙立玄小说仅代表狂妃不得欢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