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时软沈郁小说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全章节在线完整版

时软沈郁 呜呜文学 2020-03-15 05:41:11
  • 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合集版免费阅读-偏执大佬的心尖宠(时软沈郁)完本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时软沈郁的小说之全文分享txt全集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偏执大佬的心尖宠,主人翁是时软沈郁,《偏执大佬的心尖宠》主要讲述了时软沈郁之间的恩怨情仇:时软死在医院后门的拐角,闭上眼的时候,她想如果有来世,她谁也不爱,她只要钱。上苍垂怜,再睁开眼睛,时软重回那天放学后。逼仄的小巷里,还穿着校服的沈郁夹着烟,淡青...

时软沈郁小说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

新官上任,时软的三把火没烧起来,反而把自己累了个够呛。
虽然球队经理的工作时间和时软当时算的差不多,但谁说球队经理只要会叠衣服的?!
明明还要跑腿买水、买饭、捡球、打扫、甚至还要帮球队全员洗衣服!
虽然是有洗衣机可以用,但全队包括教练一起有八个大男生,这些人汗湿的衣服都堆在一个筐子里,那味道简直就是生化武器好吗!
周六下午球队在学校的体育馆里训练。
结束之后队员们都在更衣室洗澡换衣服,时软屏着呼吸抱着更衣室外的脏衣篮去洗衣房,路上差点没吐出来。
把脏衣服一股脑地倒进洗衣机,盖上洗衣机门,时软这才得以长舒一口气。
差点没把她给憋死!
设定好了洗衣时间,时软又出去清场。
弯腰满场捡球的时候,时软在心里疯狂吐槽,完全搞不懂他们训练怎么会用到这么多球。
明明比赛的时候是十个人追着一颗球跑。
好不容易捡完了球,时软直起身来下意识地背过手去捶腰。
握拳的右手一放到身后,莫名的熟悉感让她顿住了动作。
前世的回忆不合时宜地从脑海中蹦出来。
时软忽然想起,上辈子她就是这样弯着腰给邱仁森一家当牛做马,做累了就自己捶捶腰,休息一会儿继续干。
不仅如此,她还要遭受宋春的责骂,邱仁森的白眼,还有程又晴夹枪带棒的嘲讽……
想起这些事情,时软觉得自己简直是不可救药。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现在想起他们从前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除了骂自己又蠢又窝囊之外,她竟然还会觉得有些心酸。
她好恨。
恨前世懦弱的自己,恨现在还有心酸的自己。
但老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不是让她用来沉浸在过去里的。
消极的情绪转瞬即逝。
时软眨巴眨巴眼睛,隐去眼眶中的湿热,拍拍脸颊给自己打气。
呼!振作振作要振作!
今天体育老师要请球队的人聚餐,以慰劳他们这一周的辛苦训练。
所以训练结束的比平时早,他们洗好澡换了衣服出来才五点多。
时软刚捡完球,彭子奇他们就从更衣室出来了。
“时软,我们走啦!”
球队聚餐,时软作为球队经理,按理说也应该一起去的。
体育老师叫她一块儿的时候,时软却拒绝了。
她才加入球队没两天,跟球队的人大部分都不太熟。一个女孩子跟八个大男生扎堆吃饭,她总觉得不太自在。
时软把球框推到场边放好,扬起手对彭子奇他们招了招:“周一见!”
“周一见!”
等他们都走了,体育馆里没人了。
时软先将洗好的球衣晾出去,又把更衣室里打扫一遍,检查了一下没有遗漏物品,就坐在场边的长椅上打瞌睡。
等到约摸六点,球场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时软惊醒,抬眸望去,体育馆的入口,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正向这边走来。
沈郁穿着黑白色的运动服,NK的运动包松松垮垮挎在腰间,傍晚最后一丝昏黄的阳光将他的身影在地板上拖得很长很长。
时软愣了一下,再回神的时候,沈郁已经站定在面前了。
“来啦。”时软跟他打招呼。
“嗯。”沈郁取下背包,放在时软脚边,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两人没再有更多的交流,沈郁走到一旁的球框里拿了一颗篮球,开始上场练习。
沈郁这个人是真的奇怪。
他虽然加入了球队,但实际上除了周一那天和球队一起开了个会以外,他平时都不和球队一起训练。
通常是彭子奇他们训练完了,沈郁才会出现在球场。
虽然球队的人一致认为他这样会影响他们的训练进度,时软也觉得这是在拖长她的上班时间,但碍于沈郁是发工资给她的那个人,尽管球队都在和王方刚抱怨,只有时软啥也不能说。
王方刚找沈郁单独谈了一次话,同时也看了一下他的个人训练,之后就什么也没再说,更不许球队其他人再说什么。
这等于是默许了沈郁的行为。
时软觉得,他的默认一方面是因为对沈郁的球技放心,另一方面,大概是因为王方刚自己也知道,就算他说了什么,沈郁也不会听。
沈郁就是球队里的独行侠,不仅训练单独进行,就连今天球队的聚餐他也不去。
完全是自己把自己孤立在外。
时软看着沈郁独自在球场上奔跑,越发了解为什么彭子奇会说邀请沈郁入队,实在是不得已的办法。
时软如今虽然身在球队,但实际上她现在对篮球的规则和技巧还是一窍不懂。
每天无论是看沈郁单独训练还是看彭子奇他们集体训练,她都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球还是那个球,打球的人,倒是很影响观众的观看心情。
比如彭子奇他们打球在时软看来是在运动,但看沈郁打球就是在看赏心悦目的表演了。
不过她今天倒是没那么好的精神欣赏沈郁的个人秀。
昨天打工,晚上睡得太晚,今天咖啡厅的兼职又和球队的训练连在一起,时软完全没时间休息补觉。
这会儿听着篮球打在地上的砰砰声在场内回荡,时软只觉得是在催眠。
她好困。
重生这半个月,时软时常会在半夜惊醒。
冷汗浸透衣服,心口的位置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呼地贯穿,无边黑暗的空洞感让时软整个人都觉得很难受。
她深知自己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因为成长环境的原因,时软一直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她很需要安全感。
上一辈子她的安全感来源于邱仁森起初对她的温柔,那一点点难能可贵,分不清真假的安全感是她前世一直不能对邱仁森放手的重要原因。
但最终事实向她证明,那虚无缥缈的安全感根本靠不住。
这辈子时软算是想明白了,安全感这东西,必须自给自足。
人生在世,除了自己,唯一能靠得住的东西,只有钱。
也许所有人都会背叛你,但钱不会。
时软觉得,她必须拥有足够多的金钱,填补内心恐慌的大洞,她才能睡一个好觉。
果然,在她接了三份兼职,把自己的课余时间和休息时间全部塞满之后,时软终于坐着都能睡着觉了。
沈郁的练习时间不长,身上开始发汗的时候,他就停下来了。
此时才不过七点。
短短一个小时,大概也就是彭子奇他们下午热身的时间罢了。
调整了一下吐息,待呼吸变得平稳,沈郁拍着球往场边走。
时软已经睡着多时了。
沈郁嘭的一声把篮球扔进球框里的时候,她猛地被惊醒了。
“你练完啦?”她有些仓皇地抬头,沈郁正仰头喝水。
他脖颈上的肌肉线条分明,喉结滚动之间,发出了一点咕噜咕噜吞咽的声响。
时软望着他呆了一下,眼神有些迷蒙。
沈郁垂眸望过来,她才回过神。
“我去拖地。”
揉了揉眼睛,时软起身拿起旁边的拖布开始做最后的清洁卫生。
沈郁在她坐过的位置坐下,空掉的矿泉水瓶在他手里略显娇小。
球场里很安静,只有拖布和地面摩擦的声响,以及时软的脚步声。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淡淡的夜色从球场上的窗户外透进来,很温柔。
看着时软推着拖布在球场上来来回回,沈郁身上的温度慢慢降下来,狭长的眼眸里看不出情绪。
等全部都收拾好,已经快八点了。
时软没有钥匙,走的时候只把大门上带上,铁链在门把上绕了两圈,模仿了一下锁着门的状态。
确认无误了,她转身追上了沈郁的脚步。
这段时间训练,因为沈郁来得晚,时软也走得晚。
从学校出去马路的这一条路上没什么光亮,道路两旁,白天里看着清新的广玉兰,到了夜里就有点阴森。
时软怕黑。
周三的时候她在学校抱怨夜路难走,让沈郁以后自己锁门,沈郁当时淡淡看她一眼,问她工资还想不想要。
时软还以为他是个周扒皮。
但没想到晚上训练完之后,时软锁了门一转身,发现沈郁竟在操场上等着她。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球场离开,绕过操场,穿过小路,到了大马路然后再分开。
虽然一路上不怎么说话,但有人在身边壮胆,时软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今天时间尚早,操场上还有些蒙蒙的光亮。
高三年级的走廊上还有几间教室没下课,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正往校门外走。
时软还以为沈郁今天会先走,没想到他还在等她。
她跟在沈郁身后,不时抬眼看看他冷淡的后脑勺,觉得他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冷酷,但其实人还挺好。
操场上没有亮灯,教学楼上的光也不够亮。
时软低头踩着地上沈郁的影子,两个人保持着大概两步的距离。
一个步伐随意,一个跟得一步不落。
临近校门时,大约是有人认出了沈郁,时软听见身边有人在小声地说着沈郁的名字。
她听不清具体的内容,也不知道说话的人都是谁,只从隐约兴奋的女声里听出了她们对沈郁的好感和好奇。
时软撇撇嘴,没抬头也能猜到这些女生现在的表情。
她承认沈郁是长得不赖,但是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吗?
显然不行。
邱仁森还不是披了一张温润的外皮,实际在背地里却尽做一些猪狗不如的垃圾事。
事实总是在告诉我们,这个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一个人的外表。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方那张好看的皮囊下究竟藏着怎样一颗黑心。
时软一直低着头,没发觉他们已经走出了学校。
秋天的夜晚有微风轻拂,有点凉,但不算冷。
前面有淡淡的烟草味道飘过来,时软才发现沈郁在抽烟。
她抬头的时候,没注意沈郁忽然停下的脚步,脚后跟绊了一下,脑袋撞到沈郁的胳膊上。
“嘶!不好意思……”
时软说着,忽然察觉离他们不远处黑乎乎的树影下,似是有人站在那。
她眨眨眼,还没看清到底是不是有人,沈郁突然低声道:“往后退。”
“……啥?”

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文阅读

“往后退。”
时软收回视线,讶异抬头。
袅袅烟雾飘散在空中,她看不清沈郁侧脸的神情,“……啥?”
时软前世对沈郁这个名字产生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和外校的人打架。
附中附近的学校不多,只有另外两所中学和一所职高。
崔卓是职高二年级的老大,也是这附近几所学校的混混头子。
前不久,他刚恋爱两天的女朋友冯雅丽突然跟他提出了分手,原因是她喜欢上了附中的某个人。
崔卓一听自己好像是被戴了绿帽,气得要死,当即放话让小弟到附中找人。
由于冯雅丽也没说她到底喜欢上谁了,小弟问他,怎么找,按什么标准找?
崔卓一想,既然冯雅丽之前和自己在一起是因为他长得帅,那现在这个肯定长得也不会差,于是一拍大腿道:“就找最帅的那个!”
然后他就来校门口堵沈郁了。
上一世大概也是这个时节的某个周末,时软陪着邱仁森到学校来拿资料,回家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被人堵在学校旁边的沈郁。
邱仁森交际圈广,认得的人不少。
大晚上的,邱仁森费力地通过崔卓脖子上的那条大金链认出了崔卓,当即就拉着时软躲得老远。
时软问他为什么躲,邱仁森顿了一下说是因为沈郁抢了崔卓女朋友,崔卓一早就放了话要带人来教训他,他们要离远一点,免得被误伤。
他这话一说完,黑暗中,时软还没分清哪个是沈郁哪个是崔卓,他们就已经打起来了。
邱仁森好像深怕他们会打到这边来似的,一看开始动手了,自己跑出了十米才回头喊时软一起跑。
时软当时也害怕,昏暗中的光线中只听见拳拳到肉的声音不停响起,也不知道是沈郁在挨打还是他在打别人。
毕竟和沈郁是同班,时软当时还想,希望挨打的人不要是沈郁才好。
但邱仁森没给她确认的机会,听见他在叫自己的时候,时软一转头,发现他已经跑不见了。
真他妈是个垃圾!
后来上学,时软是听别人说的,周末晚上那一场架,是沈郁赢了。
他把崔卓按在地上,让他熔了他的金项链去镶牙。
时软彼时在心里默默地想,天呐沈郁这人也太可怕了吧,抢了人家女朋友还不够,还要把人按在地上摩擦,简直是个暴力狂。
现下,当崔卓从树影中走出,他脖子上那条大金链子一下就唤醒了时软的记忆。
这段时间邱仁森住院,程又晴又调换了座位,时软还以为有些事情已经和原来的发生轨迹不一样了。
没想到别人身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时软都是个胆小的。
除了看邱仁森挨打,她看不了任何暴力场面。
更何况接下来要发生的,还离她这么近。
她按照沈郁的话一直后退,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她已经和沈郁分开几米远了。
“你小心点!”
身旁是粗壮的广玉兰,时软将自己藏在树干后,胆战心惊地看着沈郁一个人站在那里。
也不知道她小声的叮嘱他能不能听见。
沈郁侧眸,确认时软已经藏好,他淡淡抬手,橙黄色的火光在他指间忽明忽灭。
看着崔卓那一干人从树影下出来,沈郁表情半点也没有变化,淡然的样子好像只是停下来抽根烟罢了。
“你是沈郁?”
崔卓站在离沈郁几步远的位置,脖子上的金链条和他相当不善的语气一样显眼,“你认不认识冯雅丽?”
周围有放学的学生从这边经过,听着架势不对,都从旁边绕着走。
此时敌多我少,时软觉得明智的人都应该在这时候选择放软姿态,息事宁人,至少至少不能再激怒对方。
但沈郁这时候显然不太明智。
他淡淡抽着烟,青色的烟雾将他的脸朦胧出了一种缥缈虚幻的感觉。
“不认识。”
他虽是说不认识,但他说这话时的语气和姿态,分明是在说“认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时软暗自捏紧了拳头,这根本就是在找打!
果然,他话音一落,时软就听见对面的崔卓在磨后槽牙的声音。
“草!”崔卓骂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因为不相信沈郁说的不认识,还是发现沈郁真的比他帅从而觉得受到了羞辱,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明显比之前愤怒了好几倍。
“你他妈别以为老子不敢动你!”
话音落下,谁也没再废话,时软眼看着崔卓朝这边冲过来了。
他一动,他背后的人也都动了。
方才他们站在树下,时软没发现,崔卓竟然带了七八个人来围堵一个沈郁。
简直就是以多欺少。
她不知道上次沈郁究竟是怎么打过这七八个人人的,但尽管已经提前知道了结局,时软现在还是忍不住紧张得要命。
“沈郁你小心啊!”她大喊。
沈郁吸尽最后一口烟,烟头随意地弹在路边,反手取下身上的背包,扔到时软藏身的大树下。
他淡声叮嘱:“拿好别动。”
时软这会儿有点慌,六神无主之下,她只是下意识地按照沈郁的话去做。
弯腰蹲过去把地上的背包捡起来,刚抱进怀里,时软便听见了第一声惨叫。
“啊!我的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上一世差不多。
沈郁像是受过什么专业的打架训练,在一对八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不可匹敌的优势。
道路上太暗,时软实在分不清谁是谁,只能听着一个个被掀翻在地的人的惨叫声,来分辨摔倒的人是不是沈郁。
在这样近的距离下,时软才发现原来拳头打在身上,和拳头打在脸上,声音是完全不一样的。
闷响和脆响,分别是打在肉上和打在骨头上。
这样***的打架场面不太常见,路过的大多数人选择快步离开,但还有一部分选择围观。
时软本来也保持着安全的围观距离,但实在害怕他们打着打着会打到这边来,缩着肩膀正要再退开一些,一阵劲风突然扑面而来。
眼见着带来的人全军覆没,唯一剩下崔卓自己还能站着,却也完全不是对手。
对着迎面过来沈郁,他咬着牙大喊了一声冲上去。
但约摸是天黑没看清路,崔卓刚冲了两步就被人行道上的小坎绊倒,直挺挺地扑倒在了时软藏身的广玉兰下。
时软懵了一下,感觉是有人摔过来了了,但看不清在哪,崔卓的痛呼几乎就是贴着她耳朵响起来的。
她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尖叫:“啊!!”
下一秒,抱着书包的手突然被谁握住,时软被扯进了一方带着淡淡烟草味道的怀抱。
她还在尖叫。
“啊——!”
“闭嘴。”
是沈郁的声音。
时软一怔,闭了嘴。
“伤到了?”沈郁问她。
睁眼抬头的瞬间,她看见沈郁细细皱起的眉眼。
不知怎的,时软一时发不出声音。
头顶上方的沈郁见状,眸子忽然沉了下来,周身气息愈加冰凉。
他放开时软,转身踩住崔卓的手,弯腰问:“哪根指头碰了她?”
“啊!”崔卓惨叫,他手都要被踩断了,“放、快放开我!”
沈郁略皱了皱眉,抬眸看了眼身旁还哆嗦着的时软,有些不耐:“算了,就这只吧。”
说着,他脚下猛然发力,崔卓的叫声愈发凄厉。
“啊——!”
那撕心裂肺的喊叫,根本就像是沈郁把他的手给踩断了一样。
时软又惊又怕,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了。
她突然大喊一声:“沈郁住手!”
沈郁一顿。
就在这个停顿的间隙,崔卓趁机抽回手,在地上打滚哀嚎。
“我的手、我的手!”
他实在叫得太惨了,时软听得心烦意乱,又跟着大喊一声:“你闭嘴啊!”
崔卓正疼着,哪能听话?
但沈郁不管这些,他一拳过去,崔卓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堪堪接住了两颗摇摇欲坠的门牙。
“唔唔唔!”
事已至此,似乎已经闹得有点收不住场了。
眼见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时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矮身拽住沈郁的手臂:“我们快走!”
-
时软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一开始是她拉着沈郁,但后来就变成沈郁拖着她。
两个人跑了约摸二十分钟,时软终于没有力气了。
她拖着沈郁的手臂停下来,膝盖一软就坐在地上了。
沈郁回头看她,似是询问。
时软气喘吁吁地对他摆摆手,断断续续道:“不、不行了…我跑、跑不动了。”
说罢,她把沈郁的手一扔,一幅死也站不起来了的样子,一边摇头一边喘气。
沈郁看了眼周围的环境,路上有车在跑,但没什么行人。
不知道这是哪,但应该已经离学校很远了。
他做了两次深呼吸,没出声,在时软身旁的花坛边坐下了。
时软坐在地上,从喘粗气到轻快的呼吸,夜风渐渐将她鬓边的汗意吹散。
马路上的汽车一辆接一辆,人行道上却没有半个人影来往。
时软抹了把脸,抬手的时候才发现她还抱着沈郁的包。
她忽然就来了气。
沈郁垂眸望着自己的手,方才牵着时软时,她手腕上细腻的触感还留在掌心里。
这时,啪——
他的背包突然被扔到了脚下。
沈郁抬眼,时软背对着他,语气不是很好:“你的破包!”
闻声,沈郁眉头微挑。
片刻后,休息好了的时软一骨碌从地上爬起。
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背着包转身就走。
“再见。”
她突然要走,沈郁反应很快,长臂一抬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去哪?”
“你管我去哪!”时软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我累死了我要回家睡觉!”
沈郁不放手,她甩手臂的动作就是徒劳。
“哎呀你快放开我……”挣扎间,时软的视线向下扫去,正好这时马路上的车灯一晃,她忽然就愣住了。
她说要回家,沈郁没理由不让。
只是太突然,他有点意外。
有些悻悻地正要放手,手却突然被人反手握住。
时软惊讶到有些变调的声音落在沈郁耳朵里,格外悦耳。
“你受伤啦?!”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偏执大佬的心尖宠全部章节!

时软沈郁小说仅代表偏执大佬的心尖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