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季星桥沈疏麟小说独占我的星辰txt完整版无删减免费

季星桥沈疏麟 呜呜文学 2020-03-12 17:49:54
  • 独占我的星辰合集版免费阅读-独占我的星辰(季星桥沈疏麟)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独占我的星辰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季星桥沈疏麟的小说之全集全章节txt免费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独占我的星辰,主人翁是季星桥沈疏麟,《独占我的星辰》主要讲述了季星桥沈疏麟之间的恩怨情仇:星桥在订婚宴上被沈辛柏当众退婚,他将戒指套上白月光的手,直接坐实季家逼婚传闻。三年后,季星桥低调回国,被师父领着见圈内大咖沈疏麟。...

季星桥沈疏麟小说独占我的星辰全文免费阅读:

季星桥对花没什么研究,但对自己喜欢的几样还是如数家珍,陆老师的夫人平日里也爱侍弄花草,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她家阳台总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季星桥与她有了可交流的话题,到吃饭时还不忘继续。
陆老师算得上是季星桥的恩师,当年她在拟音学校学的不痛快,有一次在后期教室里给演员配音,那是一部译制片,她中英文切换配音,情绪却能恰如其分的跟上,包括演员表演时的惊奇、失落等小细节的展现都发挥的很好。
陆老师一直致力于发展国内配音事业,遇到好苗子自然不会放过,他问的也很直接。
“你喜欢配音吗?”
“了解它吗?”
“想配音吗?”
灵魂三问还不够,陆老师拿出他的杀手锏。
他放了一段视频,片中男声配音如清澈山泉,一下子击中她的心脏。
陆老师缓缓说道:“这是我最得意的徒弟,从他十岁那年我就在教他怎么用声音去揣摩人的情绪,他学的很快,也够聪明,现在的他在配音圈已经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如果你想学配音,我可以教你。”
人的缘分就是如此神奇,陆老师的得意门生就是鹿禾工作室的创始人沈疏麟。
季星桥临时换了老师,直接来了招瞒天过海,她在国外足够低调,陆老师至今都不知道她家的事。
季星桥说家里不让她学配音,陆老师也只认为她压力大,脑补太多虐心桥段,对于她的天赋也就更珍惜。
陆老师时常也会关心她的家庭情况,这不,刚吃完饭,路飞师兄忙着处理小样,陆老师已经泡上茶询问她接下来的打算。
“你也是土生土长金城人,总不能一直住酒店吧,还是得回家看看,我看你好几年不回家过年,今年说什么都得回去看看父母长辈。”
陆老师说的没错,季星桥的确也想家了,可她第一步已经迈出来,想再圆回去却没那么简单。
她清楚季云霄的脾气,一定会把她逮回去关禁闭,谁叫她没听家里的安排,想到这就想起了那场失败的订婚宴,心累。
“老头,小样处理好了。”
路飞伸个懒腰出来,拿起桌上的瓜子磕的爽,季星桥也跟着嗑上瘾,陆老师检查完走出房间,笑眯眯,眼中透着慈父般喜爱,“你们两个小馋猫,记得嗑完瓜子多喝水。”
“知道啦。”
陆老师和他夫人是年少就在一起,几十年过去氛围依旧挺好,家里的孩子平时工作忙,常出差外地,半年回来一趟,得亏有他这几个徒弟常来看他,才不至于家里冷清。
季星桥走前还抱住陆老师,眼底浮起酸涩,“老师,我会再来看您。”
他们都是重情感的人,恩师转而劝她,“看我随时来,但你的家也要回去,你得亲口告诉父母,你做的这行不丢人,也能很好的养活自己,爸爸妈妈一定会为你骄傲。”
季星桥抹着眼泪点头。
如果不是遇到陆老师,这辈子就不知道还会有这样一份事业在等着她,也正是因为对配音有了执着,才渐渐读懂了当年没看透的情绪。
陆老师说过,“对声音的表达就是对情感的揣摩。”
她是带着一身狼狈逃出去的,现在回来早已没有当时的憋屈,她不怪沈辛柏的决绝,她曾换位思考,如果她是沈辛柏,她照样会选择最爱的人度过余生。
季星桥当时还没认清自己那点淡薄的喜欢,以为能友好的相处就是细水长流,却忽视掉他的顺从或许只是一份高级敷衍。
回酒店前,季星桥要去买新手机,路飞本打算陪她去,毕竟她三年没回来金城变化还是挺大的,但他女朋友因为他突然的浪漫决定与他共进晚餐。
季星桥自然不会去当大灯泡,闪的比谁都快,独自去买了新手机,插上卡后给古凌安发了消息。
她转头发个视频通话,在那边炫耀自己的羊绒手套,完了才说起季云霄的事来。
季星桥也愁的不得了,在路边买了根糖葫芦边吃边想办法,古凌安说:“要不一周后你再回来一趟,至少得应付一下吧,你哥我觉得挺不好对付的。”
“我知道,可过几天我就得去工作室报道了,不能刚工作就请假吧,给人印象不好。”
“你跟我谈印象?搞清楚好伐,是命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季星桥想起她哥在学校里欺负老外的场景,瞬间打个寒颤,“我再想想,到时候我看能不能晚点去报道。”
古凌安“啧啧”两下,“你能瞒多久啊,总瞒着他们也不是办法,你又不是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干嘛害怕的跟见了狼的兔子,姐妹能挺起胸膛做人吗?”
季星桥嘴严,到哪都没透露出自己的家事背景,外人以为是家里不同意她从事的行业,只有她自己清楚,是现在她还没做好向他们坦白的准备。她告诉自己勇敢点,那件事都过去了,成为笑话的人也不止你一个。
糖葫芦的糖衣掉在手上,黏糊的触感让她于恍惚中感叹,成为笑话的人只有她一个,被抛弃在礼堂的人是她,也是她打断了他们的真爱之吻。
刚到国外那会,有关她的事迹在圈子里疯传,所有人都在说沈辛柏的退婚直接坐实季家逼婚传闻,又传沈辛柏对白月光初恋多好多宠,连季云霄找他麻烦都将白月光护在怀里,大有谁敢动她跟谁拼命的架势,再传,沈辛柏派大批保镖保护白月光,每一分每一秒都守在她身边,唯恐季二小姐爱而不得做出些伤天害理的事。
没人知道季星桥去了哪里。
就连她选择拟音学校也是,低调的生活,融入世俗的生活中,不再打听沈家的一切。
第二年,没人再提过去的旧八卦,偶然看到沈辛柏与白月光同进同出,却是圈出了她手中闪亮夺目的大钻戒,友人开始感叹季二小姐是个可怜人,一年过去浪漫的小两口感情和睦,唯有当初被丢在订婚台上的女人不知去向。
第三年,旧事被人完全忘在脑后,只当沈辛柏掌管沈家事务,成为金城有名黄金单身汉,众人才发觉他到现在都还没结婚,但身边跟着的女人依旧是他的白月光,对他的印象又添上一道“痴情专一”的标签。
“虚伪。”
季星桥的目光一直盯着窗玻璃里的电视屏幕,里面播放着金城商业大鳄访谈录,这一期是沈氏总裁沈辛柏。
古凌安的视频还没挂,她疑惑着,“桥桥,你说什么?”
“没有,外面太冷了,回酒店再跟你说吧。”
季星桥匆匆挂断,擦掉手上的糖衣痕迹,吃掉最后一口糖葫芦,潇洒的转身过马路。
她没听到电视屏幕里的对话。
记者在问沈辛柏,“沈总,您订婚已有两年之久,准备什么时候迎娶盛小姐?”
沈辛柏神色未变,刚要回答就被店员换掉节目。
咖啡店店长当着西装商务男的面斥责店员,“咖啡店放我们自己的品牌视频就好,不要放些其他的。”
店员委屈的小声解释,“这是最近很红的节目,我以为放在店里会吸引客人。”
店长气到扯嘴,“你别擅自做主,下次被逮到扣工资。”
“啊?没这么严重吧,店长,我也是为店里的营业着想。”
西装商务男托起眼镜,眸光聚集透出冷意,“你被开除了。”说完就走,压根不理会店员的苦苦哀求。
店长小跑着跟出去,扶着车门挤出笑,“野哥,没必要吧,这家店在盛小姐名下,我知道在她所属的店里都有播放这些节目视频,你干嘛故意针对我们这家店呢,都是给人打工的,讨口饭吃不容易。”
方野凝神听完,带上车门才说:“要不你去跟沈总说,你要是想去现在就上车。”
“这也……”
方野抬头冷笑,“我也是给沈总打工,也不止给你这家店发了通知,其余店铺都有警告过,说一遍不听你可以不当回事,但到了第二遍就是你工作失职。”
“可这是盛小姐安排的,我们能不听吗?”
“盛小姐给你发工资?你记住了,所有的帐都是走的沈氏的账户,你心里头点亮些,想想到底该听谁的。”
窗户玻璃缓缓落上去,店长在原地愣住,店员跑出来眼圈都红了。
“店长,我怎么办啊。”
“哎,豪门不好过啊。”
“啊?店长,呜呜呜……”
她哭的太大声,引得不少路人注目,季星桥也是其中一个,她跟随路人的目光看过去,差点撞上前面背猫猫包的女生,哭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有眼前的猫咪可爱。
滑过去的林肯轿车里,方野正与沈辛柏通话,他忽然愣了几秒,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眉头不自然的皱紧,听到对方在叫他名字。
“方野,听清楚了?”
他取下眼镜揉揉眼,又不在了,他怎么会以为自己看到了季二小姐?
“是,沈总,我在听,刚刚出了点小插曲,咖啡店的员工不太满意要开除的决定,在马路上哭呢。”
沈辛柏沉声道:“你负责解决好。”
这边挂断后,沈辛柏的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一脸怒意的盛蓝棋身姿妖娆的冲上来,秘书跟在后头小声抱歉,“沈总,我说过您有私事要处理,暂不见客。”
他坐在办公椅上自带傲气看了一眼,转头对秘书说:“你先出去。”
沈辛柏闻到浓厚的香水味,不经意眸光下沉,“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沈辛柏,我是你未婚妻,我来见你一面比登天还难,难道还得向你通报不成?”
沈辛柏深呼吸,附上一张绅士的笑容,“我说过最近不要见面。”
“为什么?就因为我向你逼婚?”
沈辛柏扯着领口,他就快要被她的香水味熏的喘不过气,“我答应你会结婚,但不是现在。”
“我要一个日子,我等了你三年,女人有几个三年可以等?”
沈辛柏不说话,拿起外套准备出门。
“你去哪?”
沈辛柏甩开她的手,目光扫过她脸上时多了分鄙夷,“回沈宅。”
果然,盛蓝棋脸色突变,握着他的手仿佛被烫开。
沈辛柏刚到楼下,方野开着林肯等在门口,他低声道:“小少爷刚与老爷用完餐。”
他眉头上挑,“好,去见见我的乖侄儿。”

独占我的星辰全文阅读

刚回到酒店,古凌安的电话打来。
“你哥一天都没打通你电话,听语气是着急了。”
季星桥回国前把学校备用的电话卡留给了古凌安,自己拿了两张卡,一张国内一张国外,季云霄不知道她的备用卡号码,季星桥便想用这张卡给他报个平安。
“古凌安,你给我哥电话,我来说。”
两人开着免提,古凌安那边放两部手机,听的是提心吊胆。
季云霄在酒店处理事务,刚经历一段头脑风暴,这会子脑袋都有点缺氧,他压根就没听出什么异样来,只让季星桥别忘了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
古凌安挂断季云霄的电话,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你觉得他没听出点别的?”
季星桥哪里管的着这么多,“我下午给家里打过电话,说他来纽约不止是看我,他是想来开拓事业版图的,忙得很,顾不上我滴。”
“我就知道你家富二代,还不承认呢!”
季星桥也乐意跟她瞎扯,“害,我真不是富二代。”
“嗯???”
“咱妥妥富三代啊!”
“季星桥,你牛掰啊,小本本拿好,姐妹要狮子大开口了!”
“您请好。”
季星桥给古凌安买了不少吃的用的,古凌安在过去没少照顾她,季星桥从小娇生惯养,衣服不会洗、床铺不会叠,最后都在古凌安的教导下,成为了朴实无华的优秀青年代表。
她算是脱胎换骨了,只是身体不够,心也要。
没什么好怕的,她不在乎沈辛柏,不在乎的。
季星桥住在金城最好的酒店,路飞说他与这里的经理认识,因为给酒店宣传视频配过音,来这住能打半折,季星桥一听挺划算,但也没打算一直住下去。
她在网上找房子,鹿禾工作室在城南那块,她现在处于市中心的位置,地铁直达倒也方便,选了靠近工作室的地方,房子不用太大,主要得后期好好布置,她选着房就睡着了,该死的困意终于在晚上6点如约而至。
**
大厅的挂钟敲响,晚上六点整,沈辛柏的车停在院落一角,方野在外头守着,沈辛柏没让车进车库就说明他没有要留宿沈宅的意思。
钱嫂听到前院的声响,一早在玄关处候着,接过沈辛柏的大衣,笑着说:“二少爷,您好久不回来了,太太刚才还在熬着雪梨猪肺汤,听方助理说您最近嗓子不***,正想熬好了送过去,这巧您回家了,太太高兴的不得了。”
沈辛柏点头笑,“我妈呢?”
“还在厨房。”
“疏麟回来了,在哪?”
钱嫂指着屋外的小别墅,“老爷在那边吃的晚饭,我这就去叫一声。”
沈辛柏拦住她,“不用,我自己去。”
他刚走一步,于纤月从厨房里出来喊住他,“不准去。”
沈辛柏回头,“于女士又闹什么别扭?”
于纤月五十出头,富家太太保养得当,脸上是看不出半点时间风霜痕迹,倒是年龄越长越有豪门太太的做派,她刚懂事就跟着沈老爷子,在这家里还算做的了主,唯独遇到沈疏麟,她的话就没了作用。
她视线落在儿子身上,“你跟我上来。”随后又吩咐钱嫂,“把汤也端上来。”
二楼,沈辛柏的房间,落地窗连接着大阳台,他靠在栏杆上就能看到隔壁小洋楼,不过黑漆漆,沈疏麟不爱点灯,房间里一盏落地灯,就足够了。
沈辛柏曾偷偷***过那栋别墅,第一次被震撼到,没有任何家具的房间,只一张床,看着不怪异吗?
但他永远都不能理解沈疏麟,这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小侄儿,医生都说他是个天才。
“你看什么?那楼有什么好看的,进来喝汤。”
于纤月当他一步关上窗户,沈辛柏望着她笑笑,“妈,疏麟也是沈家人。”
“我才不稀罕跟疯子当家人。”
提到沈疏麟,于纤月总有怒气要发,“他去NY这几年,好端端回国做什么?你想过没有啊,儿子,他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沈辛柏***伸长,手掌反向握在脑后,以极度放松的姿态说起,“爸爸都没说什么,他能说什么?”
“沈辛柏!”于纤月急得不得了,“你可千万别放松警惕,他要是有夺继承人的心,你就得好好打算了!”
“不用怕。”
沈辛柏喝完汤,看到那栋楼的一层有了光亮,“爸爸出来了,我下去一趟。”
于纤月挡住他,“辛柏,你打算什么时候娶蓝棋?她家境好,自己还有经商头脑,比起那些草包二代千金好多了,我走出去那群富太太都在羡慕我有一个优秀的儿媳。”
“于女士,家业与结婚,哪个重要?”
于纤月跺跺脚,恨铁不成钢,“都重要!你有了孩子,就多一份胜算!”
沈辛柏整整衣领,搂住她的肩,轻声劝导,“船到桥头自然直。”
他径直下楼,见到沈老爷子,匆匆打了声招呼,沈老爷子叫住他,“蓝棋前几天到家来……”
“做什么?”沈辛柏走到他跟前,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与你叙旧吗?”
说话冷冷,笑容也冷到骨子里,沈老爷子双手都微微颤抖,“你,你……”
“我马上滚。”
沈辛柏穿上外套,被身后父亲愤怒又尴尬的神情送出门,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后走进那栋小别墅。
他抽完一支,沈疏麟的门才从里头打开,他对上沈疏麟漠然的眼,手中的烟闪着零星的光,“嗨,好久不见,我的好侄儿。”
**
季星桥的时差倒的不好,晚上八点她睡醒了。
肚子又开始咕咕叫,她的起床气很严重,起来就得吃东西,总之是不经饿,她的床头总是备齐不少零食,过去在家有佣人管,在国外有古凌安投食,吃的少不了,现在睁眼没在床头捞到吃的,心里痒痒的。
下一秒,季星桥披上外套去吃东西。
金城变化大,地铁线都比以前要多了好几条,她现在特别想去吃学校附近的小吃摊,金城一中后巷有很多小吃,炸的串串那是相当入味,季星桥边想边流口水,地铁都差点走错方向。
从季州酒店上一号线,再转两道线,今天是元旦假期,人自然挺多,季星桥在一号线上看到不少穿一中校服的学生,都是大高个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季星桥偷偷打量他们的校服,都这么些年过去了,一中校服还是老样子,红蓝搭配一眼就能认出来。
到了要转六号线,人太多,她出地铁时被身后人撞了一下,踉跄着往前,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前面一个学生的背包。
男孩子太高了,季星桥站直身子跟他道歉,发现自己只到他的胸口,不免又开始感叹,年轻人发育不要太好!
“不好意思,同学,有人撞我。”
男孩子戴着白色口罩,刘海遮住额头,一张黑色眼镜框的组合让他的脸遮的严实。
他穿着以紫色为主色调的校服,这片区就靠近教学点了,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
季星桥见他没反应,挺尴尬的,转身要走,哪知他反手握住她,季星桥满脸疑惑,就见他指着地上的蓝牙耳机,季星桥更搞不懂了,这人不会说话吗?
“哦,这个不是我的,我有线耳机。”
手还没放,隐隐加了些力道,男孩子弯腰捡起来,指了指自己,季星桥明白了,“你的呀?”
他点头收好。
季星桥一头雾水,你的与我有关系吗?我撞掉的?你倒是开口说话啊!
他还是没放手,季星桥哪里知道现在的学生力气这样大,抓着她手腕挣都挣不开,她说:“同学,你还有事吗?”
他摇头,将背包里插着的伞递给她,季星桥再转线就得出去转,她也是到了站才知道的,八号线到达一中,处在较为偏的地方,所以后巷美食才好吃。
果然临近出口很多人都在等着,下雨了,瓢泼大雨突如而来,季星桥怎么好意思收,“同学……”她前一秒还认为是自己魅力过大,后一秒看到眼前好几个学生在用手语交流,再看站牌提示——金燕聋哑学校。
季星桥觉得自己太不道德了,怎么能误会他呢?人多善良啊,不会说话还给她伞,怎么就自己会想歪呢?
“同学,谢谢你的好意,这伞你自己收着吧,我得走了,再见。”
季星桥饿过头,被一场大雨浇熄了饥饿,她原路返回地铁里,打算回酒店。
她时差没倒好,脑袋晕晕乎乎,路过地铁站的***led广告牌,听到浑厚男声。
——新年快乐。
脑子里一点想法犹如放烟花般炸开,她记得这声音,在飞机上她也听到过,原来是广告视频的配音吗?
季星桥站在广告牌前等它循环播放好几遍,听到最后才上网查看是谁在配音。
鹿禾工作室。
不愧是国内顶级配音团队的作品。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季星桥你也不差。
在她身后紧跟着一人,隔着半节车厢的人群,一双如鹰的眸子紧紧攫住不放,身旁穿休闲卫衣加羽绒服外套的裴正戴着帽子和口罩,总觉得自己装嫩过头,他平常都是西装衬衣皮鞋,粉色卫衣多少年不穿了,他都不敢抬头看人,他绝对是疯了才跟沈疏麟一起胡闹,不能因为半天没见到人就乔装打扮去见她,他甚至想敲开他脑袋说,你有本事亲自站在她面前说话啊,但他怂,不敢。
沈疏麟是个偏执狂,一旦要出门必须得有人守着,还得把自己包裹成蝉蛹,能露出来的眼睛都快成条线了,也不知道他看不看得清路,白瞎了一双勾人桃花眼。
浪费。
裴正满是腹诽,沈疏麟碰碰他胳膊,递上手机。
——她为什么不要?
裴正靠近,“伞?”
——她为什么不去一中?
裴正也想弄明白,那他能靠着读心术赚钱了,“不下雨么,又冷,还去个毛。”
沈疏麟放下手机。
裴正感觉到他生气了,立马转移话题,“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去一中?还有你穿的是聋哑学校的校服吧!”
沈疏麟回他——与你无关。
裴正觉得自己命大,还没被他气到吐血,正想说话,沈疏麟转身向后走,当他陌生人般,他刚张嘴,手机响起来,裴正一脸莫名其妙,看也没看直接滑开,“喂……”
“正……裴正哥?”

本站点评

独占我的星辰 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人翁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点击免费阅读独占我的星辰全部章节!

季星桥沈疏麟小说仅代表独占我的星辰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