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沈玄晖沈炘昀小说与尔朝暮小说txt完整版阅读

沈玄晖沈炘昀 呜呜文学 2020-03-12 17:43:58
  • 与尔朝暮                合集版免费阅读-与尔朝暮                (沈玄晖沈炘昀)免费小说

    与尔朝暮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沈玄晖沈炘昀的小说之在线大结局完本全集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与尔朝暮,主人翁是沈玄晖沈炘昀,《与尔朝暮》主要讲述了沈玄晖沈炘昀之间的恩怨情仇: “啊呦——怎么又是你这个老东西赢?这都第二十七局了,都是一家人,你就不能稍微让让老夫?” 西临天碧波千里的澄莲湖上,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袍身影相对而坐,凌空漂...

沈玄晖沈炘昀小说与尔朝暮全文免费阅读:

“当初想尽办法创造老夫的人是你,如今嫌弃老夫的也是你,你个糟老头子臭毛病倒是多……”
“老夫造你出来是解闷的,又不是吵架生气的,老夫为什么嫌弃你你不该反省反省吗……”
……
沈炘昀一时有些尴尬无措,他在这湖边已经等了将近一天,这两个人,或者说一个人,竟自己与自己对弈下了这么许久的棋,但他来他必定是知道的,不过是视而不见罢了,于是沈炘昀虽焦急,也只得安安静静等着,等他何时愿意给他点时间听他的请求。
“罢了罢了,今日就到这儿吧,老夫还有个客人要见见,你且帮老夫将那金明台上的凌霄收一收。”
右面的本体笑着一挥手,云雾间漂浮的棋盘倏忽消失不见,随后架着那朵红云飞下来。
“这等小事也次次都要老夫去做,嘁——”左面的子魂抱怨一声,还是站起身向远处飞去。
“晚辈恭候多时,帝君别来无恙。”
远处的身影遽然飘忽到他面前,怀里多了一根雪白的拂尘,伸长脖子眨着眼盯着他看,沈炘昀愣了愣,颔首行礼。
“唔……上次老夫见你,是两百年前了吧?如今,一千二百岁了?”西临帝君眯着眼捋了捋下颌银白的长髯,唇角有一抹道不明的笑意。
“是,承蒙帝君挂怀。”
沈炘昀垂眸,正要开口说明来意却被他打断:
“你这孩子也是可怜,命蹇时乖呦……且随老夫来吧。”
沈炘昀神色微动,施术跟上面前远去的白袍身影。
“神魔一战大殿下已然罹难,如今也算尘归尘土归土了,你想看什么?”
手中拂尘一挥,大殿之内氤氲的紫雾消散,三千无根碧水自天际倾泄而下,西临帝君抬眸问他。
“仙上仍旧留有一絮命魂在世,晚辈想找到它。”沈炘昀盯着脚边幽深无涯的***水镜哑声道。
“这絮命魂在哪儿,想必你心里有数,再者,就算是找到了,它若不愿出来,你又当如何?”
喉间咽下一声哽咽,沈炘昀开口:“晚辈明白,但纵然是一颗微幽将熄的星火,晚辈也想试试能否捧着它重新燎原。”
“嗯——都已是成仙之人,一个个皆如此执迷不悟,哀哉,哀哉……”西临帝君感叹道。
拂尘又一辉,金光闪过,沈炘昀猛的一阵头眩,扶额半退,踉跄着堪堪站稳身子,胸口紧缩感袭来,几近窒息,整颗心仿佛被束缚在逼仄的铁笼之中跳动,瞬而那感觉又消失不见,仿佛未曾发生。
原本在他心口衣襟里被暖的温热的玉石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西临帝君手上,隐隐泛着淡色的光,老头翻转着打量了一番,耸眉撇撇嘴,扬手将它扔进了面前波澜不兴的水镜里,镜面上没有溅起丝毫水花,反而将清和缓缓吞噬***。
“帝君,那是仙上遗物,您……”沈炘昀方才从眩晕钝痛中抽身,甫一抬眸却看到了这一幕。
“啊……这遗玉通灵一事是谁告诉你的?老夫本以为这世上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了。”
西临帝君只淡淡道,顺了顺手边银白的髯须:“其实这玉还有个作用,可联灵而共情,不知那人可也有告诉过你?”
沈炘昀这才想起了尘最后与他说的话,便道:“是,晚辈知道,但从未曾试过,也不知如何实施。”
“神灵出窍之术想必天虞峰当年教过的吧?下去跟着你那遗玉,便能看到你想看却未见过的东西。”西临帝君道,一面用手中拂尘指了指一旁的白玉冰塌。
“多谢帝君。”沈炘昀会意,抬脚走到那榻上躺下,闭眼之前又问:“那晚辈何时能回来?”

与尔朝暮 全文阅读

“十世镜窥世间万事,窥世间万情,窥世间万心,你何时醒来,全在你自己。”西临帝君只道。
拂尘再一挥,沈炘昀眼前已经是一片纯粹静谧的黑,于是他慢慢闭了眼,咒术默念,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他听到了西临帝君悠远的叮嘱:
“切记,镜中一切皆是过往定数,此虽是你魂归当年本体,但万不可妄图插手天道修改前尘,否则不止你,便是他那一絮残魂,也难逃天谴。”
--
再醒来时,沈炘昀发现自己躺在了一片空旷无涯的草地上,四周除了榛榛莽莽的苍翠树木只剩萧瑟的风声,身上很轻盈,感觉不到丝毫疼痛或者其他,他皱了皱眉,撑着手肘站起来。
身上衣衫变成了四百年前的样子,黛色银封的修身弟子服,头上是藤枝逶迤的银扣发冠,那时他与泠渊和一众神界子弟尚且在天虞峰修习术法,二百年为期,最后是飞升考核。
但如今具体是回到了哪一年哪一月,他尚且不得而知。
抬了抬手,沈炘昀试着施了追灵诀,不想这十世镜中禁术竟还有用,疆域图上赤光微明,他竟是在天虞峰上,而清和,似乎是在山下。
收了术法,凭着从前记忆,沈炘昀御云往天虞峰峰顶去,九曲回环的汉白玉石阶螺旋着从半山腰一直延伸到高耸入云的顶峰,穿过崇天宗巍峨壮阔的三道坊门,雾霭沆砀之中,大殿前面的演武场上人影攒动,是清一色的黛袍银冠。
“沈炘昀!死鸟!”有人在敛着嗓子喊他,是泠渊的声音:“这边,你又跑哪儿去了?考核马上要开始了,师尊正找你呢。”
“师尊……”沈炘昀有些晃神,才明了原来是直接回到了飞升考核的那一天,陡一抬头,他看到了殿前台阶之上站着的那个芝兰玉树的白衣身影,墨发黑瞳,凤眸狭长,神色冷冽。
素白的衣衫衣袂飘然,他的师尊负手扫视着面前一众弟子,目光停在他身上顿了顿,而后若无其事的撇开眼,洁白的衣袖扬起,身后金鼓三震,阶前瞬间鸦雀无声。
分管礼教的清尘长老开始宣读冗长的考核违禁规则,沈炘昀端端正正的站在人群之中,目光跟随着那一袭素白流转停顿。
他的师尊,望舒上仙,光风霁月,韶举轩轩。
从来都是那么清冷高洁仰不可攀的样子,不爱说话,对待弟子很严格,修为极高,讨厌吵闹,十分怕热,夏天总攥着一把润白通透的玉骨折扇,喜欢喝天界的凇雾含翠,不爱吃甜食,虽然成仙之人本不必一日三餐晨昏定省。
沈炘昀忽而想起了他在天虞峰那短短的二百年,他与他的师尊,竟也算曾有过一段过往。
沈玄晖不在他身边的那些年,他竟对他的师尊起过非分之想,甚至许多次,他故意隔三差五的闯祸受伤,也不过是想换他的师尊将目光多在自己身上停留须臾,想听他把为数不多说出口的话都用来训斥自己,想看他虽冷着脸,墨瞳里却仍旧满溢着担忧给自己疗伤。
因为这段不知算不算得上感情的感情,他曾经一度迷茫又彷徨,更多的还有自责和自弃。
他自责自己的纵情,自弃自己的轻佻,他原以为自己这一生只会仰慕和痴恋沈玄晖一个人,却不想他堪堪与他分离不过四百年,胸膛里这颗心便因为第二个人而再次悸动,甚至驱使着他去遵从内心炽热的欲望,去做那些肮脏而又怯懦的举动,邪恶到企图以下犯上,欺师灭祖。
后来他开始有意的压抑自己内心那股污秽躁动的欲求,有意的拉开两人本就算不上亲密的距离,一遍一遍告诉自己那是他的师尊,却又一遍一遍在梦里梦到他日思夜想的凌乱画面,褶皱半褪的素白衣衫,水波荡漾的泼墨长发,还有绯红含春的清冷面容……
一切都离经叛道,大逆而不敬。
但这一切终归还是没有发生,发乎情止乎礼,他终归没和他的师尊越过那条其实深不见底的鸿沟,自始至终,他都未曾与他的师尊坦白的说出过那一句心悦,也许是软弱,又或许是其他,原因竟连他自己,也从未想得明白。
飞升考核之后,他离开天虞峰,他便与他分离,再后来他自凡间历劫回来之后,曾回过天虞峰想见他一面,却被长老们告知望舒仙尊归尘游历,已不在崇天宗。
鼓足勇气的一次再见就这么夭折,自那以后,沈炘昀便再也没见过那个在他生命里也算举足轻重的人,他的师尊,望舒上仙。
“时辰到,考核开始,各弟子就位——”

本站推荐理由

与尔朝暮 在线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火爆来袭,小说资源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点击免费阅读与尔朝暮全部章节!

沈玄晖沈炘昀小说仅代表与尔朝暮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