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楚辞景月小说晚来风急无删减全集分享资源

楚辞景月 呜呜文学 2020-03-09 07:57:14
  • 晚来风急楚辞景月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晚来风急(楚辞景月)免费小说合集版完结阅读

    晚来风急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楚辞景月的小说之全集全文阅读免费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晚来风急,主人翁是楚辞景月,《晚来风急》主要讲述了楚辞景月之间的恩怨情仇:七月十四日,晴,有微风,心微甜看完辛宴最后一份尸检报告确认无误后景月才签上了名字。早晨的太阳从东边升起照在窗台上一盆紫花的小雏菊上,景月打了个呵欠,将编好号的报...

楚辞景月小说晚来风急全文免费阅读:

“梁法医需要休息,你们下午再来换我。”梁法医年纪大了,身体负荷有限,局里需要一个有经验的法医坐班以配合警队的侦查工作,景月有自己的考量。
她这么一说辛宴便不再推诿,老实去叫两个师弟师妹回招待所休息。
快到八点景月拿了报告到楚辞的办公室。
景月敲了三下门,无人应,办公室的门没关,她推门而入,阳光灿烂,迎面是浓郁的咖啡味道。
景月皱眉,先开了窗户透气,回过身才看见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的楚辞。
桌面十分凌乱,有医院现场的照片也有案件相关的文件资料,左手边堆了几本有关犯罪心理的书籍,右上角放着黑色的陶瓷水杯,里面还剩小半杯冷却的咖啡,水杯的旁边是一个空着的玻璃烟灰缸,烟灰缸的边角压着两粒胶囊,走进了看胶囊的内包装上写着奥美拉唑几个字。
视线上移。
阳光从楚辞身后的窗户射进来照在他英俊的脸上,光影斑驳半明半暗,眉宇间少了些冷酷,倒有几分省刑侦队传闻里的模样。
景月想了想,传闻里是怎样形容楚辞的?
阳光、热血!
喔,对,一头在阳光下丛林里伺机而动的黑豹子。
景月出了会儿神。
楚辞低沉的声音响起,带了点戏谑:“好看吗?”
景月回过神,将报告放到办公桌上,毫无血色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丁点尴尬的红晕。
她向后退了一步,脸色恢复如常,声音清冷寡淡:“楚队长,这是23名死者的尸检报告,没有其他事我先回法医室了。”
楚辞拿起报告快速浏览,九点死者家属到警局来做笔录,他需要参加。
景月走到门口又忽的停下,想起满屋的咖啡味好意提醒,“楚队胃不好还是少喝咖啡。”
楚辞拿着报告的手一顿,否认:“我胃没有不好。”
“喔。”景月淡淡喔了一声也不再说,关门离开。
楚辞目光扫到被烟灰缸压住忘记放进抽屉的两粒奥美拉唑胶囊[1]失声轻笑,观察力还真敏锐呢!
“咚咚,老大!”过了半饷办公室外传来女警陈晨的声音。
“进来。”楚辞将胃药放进抽屉里沉声应道。
陈晨一手拿了一杯豆浆一手用透明塑料袋提了一笼小笼包笑着走进来,“景教授请大家的早餐。”
豆浆是现磨的,还冒着热气,楚辞拿起豆浆喝了口,唇齿间都是黄豆的清香甘甜。
陈晨是小鹌鹑里话最多的,吃饱喝足嘴巴就歇不住,从景教授人怎么怎么好说到嫌犯毫无人性,到警局做笔录的死者家属们哭成了泪人。
楚辞吃完一笼小笼包胃果然***了许多,他抽了张纸擦嘴,然后眼目半抬看着陈晨,“说完没?”
“说完了。”陈晨立即给嘴拉上拉链。
“安排家属做笔录。”
楚辞看着尸检报告,手里拿着的笔轻轻在死者姓名为王文浩的一页敲了敲,“就从这个王文浩的家属开始。”
“是,老大。”
景月拿来的尸检报告是按照死者死亡时间排序的,王文浩是第一位死者,也是离氰/化/钾/炸/弹爆炸点最近的人之一。
***
问询室里坐着一男一女。
女人约莫四十多岁,衣着讲究,面容憔悴,是死者王文浩的妻子韩颖,她一边说一边靠在身边年轻男子的肩上低声的哭。
年轻男子是死者王文浩的儿子王帆,约莫二十出头,穿戴潮流,留长发,扎成小辫,两边耳朵都戴着数个耳钉,揽着母亲的肩一直安慰。
警员小齐在做笔录,都是一些基本情况的问询,例如死者的职业,与死者的关系,死者近期有无与人结怨等等。
楚辞在隔壁房透过玻璃窗观看,秦邯站在他边上玩手机,他手指飞快像在跳舞。
秦邯看着手机页面上显示出来的关于死者王文浩的一些基本情况咋舌:“老大,我要转行去做医生,你看这个死者王文浩,一个县级医院的药剂科副主任都能供他儿子到曼哈顿音乐学院学四年音乐,还是自费。”
“学费很贵吗?”陈晨不懂。
“没见过世面的小虾米,让我给你普及一下。”秦邯得意的扬了扬手机,“这个学校一年学费是四万五美金,四年光学费大约就是一百万人民币。而且啊,他名下还有两套近三年购买的位于市中心的房产、一套医院内部限购房,你说做医生是不是很有钱途。”
陈晨猜测:“可能他老婆是做生意的呢!”

晚来风急全文阅读

秦邯摇头:“no,no,no,韩颖是阳城一小的一名英语老师。”
按照阳城市的薪资水平来算,王文浩夫妻的收入的确与名下资产不符。
而作为阳城市第三人民医院药剂科副主任,掌握医药采购大权的王文浩便十分值得怀疑了。
楚辞目光在韩颖和王帆的衣着上扫了一眼,想到23名死者里面有4人都是药剂科的,他勾了下唇,心道有意思。
对秦邯吩咐道:“查一下死者牟建业、霍柔和丁宏的经济状况。”
牟建业是主管药师、霍柔和丁宏是西药师,三人同是第三医院药剂科副主任王文浩的下属。
秦邯是个电脑高手,日常主要负者给警队提供信息查询和网络破解等技术支持。
顺便兼职打杂,哪里需要哪里搬。
“Yes,my lord.”秦邯弯腰做了个标准的西方绅士礼。
“滚。”楚辞抬脚踹在秦邯***上,想了想对陈晨说,“陈晨,霍柔家属的笔录你和我一起做。”
秦邯很快便将牟建业等三名死者以及其家属的经济状况都调查了一遍,将结果发给楚辞。
霍柔是第三人民医院药剂科的西药师,28岁,芦城大学医学院毕业,家住得远父母还在赶来的路上,阳城唯一的亲属是未婚夫韩志远。
长生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阳城以及周边两个县级市的区域销售经理。
很巧,第三医院就是长生生物的主要医药采购方之一。
楚辞并没有立即就***见韩志远,而是让韩志远一个人在问询室里坐着等。
韩志远穿一身黑色条纹西装,个子中等,微胖,样貌周正,坐在问询室的椅子上,身体前倾双肘撑着面前的长桌,双手捧着一杯白水,眼睛通红,神色慌张,眼睛不时的看墙上的时钟,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急着要去做一般。
半个小时后,在韩志远终于忍不住起身准备开门后楚辞才带着陈晨推门***。
“你们警察怎么办事的,让我在这里等这么久,不知道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吗!”韩志远怒骂,目光触到楚辞本能的一缩,然后声音弱了几分坐回到椅子上,“下午要接小柔的父母,还有小柔的后事也要尽快办,警官你们一定要捉到这个放炸/弹的***给小柔报仇!”
楚辞沉着一张脸拿出手机看,也不说话。
陈晨扮白脸,先安慰了几句才拿着本子开始问询。
“霍小姐近期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韩志远摇头:“小柔待人温和,同事朋友没有说她不好的,怎么会得罪人。”
陈晨继续问:“那与医院病人的家属呢?”
韩志远目光一凛,双手紧握,回答得快而肯定:“没有,小柔是药剂科的,很少会和病人家属直接接触。”
“霍小姐与韩先生是最近定的婚?”
“是,今年五月,本来是想直接结婚的,但小柔想旅行结婚我近期工作忙又抽不出时间,便先定了婚,在市里的福荣酒店请了两桌酒,小柔科系里的同事也去了。”
“那有没有可能是霍小姐的前男友或者韩先生你的前女友听闻你们订婚,心生怨愤……”陈晨假设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韩志远打断。
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神色十分不耐,“不可能,你们别瞎猜了,我是小柔初恋,我和前女友也是和平分手。”
“叮咚——”楚辞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了下。
物证那边出了结果,医院大厅现场找到的玻璃碎片中采集到一枚指纹,恰好与公安系统中一名因打架被拘留的出租车司机的指纹匹配。
楚辞放下手机,双目紧紧的看着韩志远,开口问:“韩先生或者霍小姐认识一名叫张大伟的出租车司机吗?”
韩志远身体一僵,眼睛避开楚辞的审视,额头上头汗水渗出,他扭开头,十分坚定的摇头回答:“不认识。”
然后像似被触动了某根弦,猛的从椅子上站起,对着楚辞和陈晨大吼:“你们这些警察有病吧,不去捉凶手来审问我干嘛,我要请律师,我要告你们,我要和媒体说你们警察无作为……”
楚辞也起身将手机揣进裤兜里,冷冷看着韩志远,轻笑道:“只是例行询问,韩先生多虑了,如果韩先生想起了什么线索记得告诉我们警方,现在韩先生可以离开了。”
韩志远被楚辞看得浑身不自在,他将问询室的门打开狠狠一摔,然后重重哼了一声快步离开。
陈晨一头雾水,不明白韩志远为什么突然暴起,“老大,他这是?”
楚辞扫她一眼,走出问询室,沉声说:“大约是我脸上写着生人勿进、挡我者死八个大字吓到他了吧!”
呀,说坏话被发现了,小鹌鹑陈晨抖了抖,掏出手机给难兄秦邯发了张菩萨保佑的表情。
要完一起完!

本站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晚来风急完整资源在线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晚来风急全部章节!

楚辞景月小说仅代表晚来风急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