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楚辞景月小说晚来风急全文全集资源无删减

楚辞景月 呜呜文学 2020-03-09 08:23:54
  • 晚来风急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晚来风急(楚辞景月)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晚来风急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楚辞景月的小说之免费完整版在线全集下载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晚来风急,主人翁是楚辞景月,《晚来风急》主要讲述了楚辞景月之间的恩怨情仇:When a good man is hurt,all who would be called good must suffer with him.——Euri...

楚辞景月小说晚来风急全文免费阅读:

阳城市·七月十三日·局部暴雨
雾霾蓝的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至,明明是七月的天却有些阴冷。
蒋涛穿着雨衣将电动车停到路边连锁都没锁,迅速的将车座前穿着同款雨衣的儿子蒋小安抱起,冲向马路对面的阳城市第三人民医院。
许是因为近期气温阴晴不定,医院里人满为患,大人小孩全是感冒咳嗽的,排队挂号的队伍从窗口一直排到了大厅靠近大门的位置。
门开着有风携雨而过,蒋涛便将儿子拢进怀里抱紧了些。
大厅里忽然吵闹起来,有玻璃瓶砸在地上,吓到了怀里的蒋小安,蒋小安手里的大嘴猴落了地,“爸爸,我怕。”
蒋涛轻轻拍了下儿子的后背柔声安慰,“不怕,不怕,爸爸在。”
蒋涛垫着脚匆匆瞥了眼远处拉扯在一起的人,人头攒动看得并不真切,他猜测可能是医闹,心里有些遗憾。
然后他蹲下身准备将地下的公仔捡起来,一个手指脱皮的男人的手却先一步将公仔捡起,递还到蒋小安手里。
蒋涛抬头见是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戴着顶黑色的渔夫帽,额前的头发略长遮住了眼睛,看不清面容,下巴处有一块拇指大的疤痕,皮肤粗糙有大面积脱皮现象,十分吓人。
蒋涛嘴里说着道谢的话,身体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离男人远了些。
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蒋涛的动作,只一眨不眨的盯着蒋涛怀里的孩子看,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问了声,“孩子是感冒了?”
见男人一直盯着儿子看蒋涛有些不喜,但还是勉强的回了句,“最近这鬼天气,昨天还好好的,早上一起来就感冒发烧了。”
男人点头,“孩子小,晚上睡觉要注意些,我儿子小的时候也经常感冒。”
“爸爸,我头好痛。”蒋小安抱紧了大嘴猴将头按在蒋涛怀里小声的低诉。
“小安乖,等一下医生叔叔给你把病虫赶走就不痛了。”
“嗯。”蒋小安抬头见陌生叔叔看着自己,也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回去,见男人下巴上有道疤,好奇的问道,“叔叔这里是不是和小安一样不听爸爸的话摔的?”
男人轻声笑了下,摇头,“叔叔这是工作的时候不小心伤到的。”
蒋小安似懂非懂,“喔,那叔叔你这里还痛吗?”
男人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蒋小安已经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来一根棒棒糖递给男人,声音软软的,像是棉花糖,温暖而甜蜜。
“叔叔,给你一根棒棒糖,吃了棒棒糖这里就不痛了。”
男人接过棒棒糖的手有些颤抖,眼里闪过一丝柔软,抬起另外一只手似乎想要抚摸一下蒋小安毛茸茸的脑袋。
蒋涛见男人整只手如同蜕皮的蛇一般,像是得了某种疾病,他本能转过身挡住男人的触碰。见男人的手悬在半空,蒋涛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太过紧张,尴尬的笑了两声岔开话题,“孩子烧得厉害,这队不知道得排到什么时候。”
男人收回手,从身后背着的印有阳城一小的旧书包里掏出一把老旧的雨伞递给蒋涛,然后指着街斜侧面的儿科诊所说:“那里有家张医生儿科诊所,看诊的是个老医生,虽然不能报医保但小孩子的病耽误不得,你去那家诊所看看,先把孩子体温降下来,总比在这里等着好。”
蒋涛犹豫了下,看着前面半天都没怎么动的队伍心里急得上火,接过男人的伞再三感谢了才抱着蒋小安冲进雨幕里。
“嘣——”蒋涛刚进诊所的门便听见人民医院的方向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大批的人从医院的大厅里涌出来。
他看着怀里的儿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
楚辞蜷缩在床上眉头紧蹙,整张脸上都是豆子一般大的汗珠,他呜咽了一声,牙齿磨合,似忍受着滔天的痛楚。
床头的收音机里重复播放着深夜电台的朗读节目,电台DJ是个女人,声音略微沙哑,如海面上簌簌的风声,历经沧桑,穿越时光,带着能穿透人心的力度一遍又一遍的抚慰靠着听凌晨电台节目才能入睡的人。
枕头下的手机忽的响起,楚辞猛的翻身从床上坐起,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然后拿过手机接听。
“喂,是我……好,先封锁医院大厅,我马上就到。”
楚辞冲了个澡出来打开衣柜,乌压压一片全是一模一样的黑色T恤,他随手扯了件套上,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便急冲冲的出了门。
氰/化/物中毒,已经是这个周在阳城市发生的第三起了。
警队的秦邯正在电话里报告这次氰/化/物中毒的大致情况。
“目前统计出来的受害者一共有182人,确定死亡的人数23人,已经转送往军区医院抢救的有17人……与前两次没有造***员伤亡不同……辞哥,这他妈是赤/裸/裸的屠杀!”秦邯说到后面声音哽咽,情绪有些失控,连在工作时间只能称呼楚辞为队长或者老大的称呼都忘记了。
楚辞听完蹙了一下眉头,面上神色不变,他是个极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这可能与两年卧底的经历有关。
他摩挲了一下方向盘,目光犀利,肯定道,“秦邯,我们一定能捉到他。”
秦邯认识楚辞二十多年,对于他的话从不怀疑,他收起自己的情绪,重新投入到接下来繁重的调查中,“老大,我信你。”
阳城市总人口不过三十多万,境内有十二条通达全国各城市的高速公路,是个以化工业为主的县级城市。
城市人均收入在全省23个县级市的中等水平,吃不饱,饿不死,虽然偶有抢劫、团体斗殴的事件,但如这般的恶性杀人事件近五年来还是头一遭。
阳城市第三人民医院位于人口密度最大的老城区,周边又以住宅和学校为主,不管是周末还是工作日的早上医院的大厅永远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而在人口密集的医院大厅里投掷氰/化/钾/炸/弹,受害者人数可想而知。
楚辞到达第三人民医院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四十七分,距离氰/化/钾/炸/弹爆炸已经过去两小时零三分。一场暴雨过后天空放晴,太阳挂在雾白的上空,医院外围满了各家报社和新媒体的记者。
楚辞生了一张彷如刀刻的俊脸,剑眉星目,鼻挺唇薄,加上腿长***翘,刚来阳城市那会因为一张偷拍的八块腹肌帅照爆红网络,自此便稳坐了阳城市第一警草的宝座。

楚辞景月全文阅读

个人粉丝后援会的人数比市公安局的关注人数还多了三倍,是名副其实的明星警探。
他一来,各家的记者便纷纷围了上去,争着想从他口中探知些微内情。
“楚队,警方有锁定犯罪嫌疑人吗?”
“这次医院的爆炸案是恐怖分子所为吗?楚队,请你发表一下看法!”
“楚队,医院的氰/化/钾/炸/弹和之前两起氰/化/物中毒是同一犯罪分子所为吗?警方什么时候能捉到凶手?”
……
虽然警方已经及时封锁了消息,但世上并无不透风的墙,做新闻媒体的渠道手段多,还是从一些地方打听到了消息。
楚辞皱了下眉,一路无言,穿过封锁线外的记者群阔步走进医院。
医院目前已经被封锁,非相关人员不得***。
一楼大厅的现场有些凌乱,地面有许多玻璃碎片以及一些散落的私人物品,靠近输液室的地方有被强酸腐蚀过的痕迹,周边还有一些散乱的血液,警队的人正在清理现场收集物证。
楚辞仔细观察了一遍大厅才往二楼走去。
二楼的住院部里里外外躺满了氰/化/物中毒的受害者,有头发花白的老人、有面容稚嫩的孩童,有健壮的男人,也有年轻的女人,尽管护士和医生不停的穿梭在人群里,但依旧还有许多病患无人照瑕。
窗户外的阳光照进来,走廊里弥漫了消毒水和呕吐后的酸臭味,空气潮湿闷热,令人窒息。
楚辞从走廊的这头走到那头,几次皱了眉头,双目微红,垂在两侧的手紧握成拳,他深吸了口气唤回自己的理智,这个时候的情绪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让凶手绳之以法,才是对这些无辜市民最好的交待。
“老大。”秦邯递了一杯用一次性塑料杯装着的咖啡给楚辞,无奈说道,“医院人手本来就不够,加上最近禽流感,大部分的医护人员都在一楼帮忙,这畜生在大厅里放了个自制的氰/化/钾/炸弹,中毒的人中有一半都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现在只能从市里其他医院和诊所里调医护人员来。”
楚辞点了下头,昨晚看案件资料到五点,刚回去睡着就被电话叫起,这会也没什么精神,他喝了口咖啡,低声问:“有看到嫌疑人吗?”
“陈晨和小齐还在问,情况不太好,现在医院只有少数人身体状况好些能做笔录,爆炸发生后大部分的目击者都已经跑了,要找到所有目击者只怕很难。”秦邯担忧道。
“外面不是有媒体吗,就说炸/弹/爆炸后的毒气人体吸入后有一定危害,为确保市民安全让上午来过医院的人都回来做一遍检查,检查的时候再安排个人做笔录。”楚辞在脑海里仔细思考嫌疑人犯罪突然升级的原因。
“监控呢?”
秦邯摇了摇头,“医院近期在更换设备,旧的摄像头拆除新的还没来得及安装,只怕凶手也是看准了这点。”
“死者的遗体送到老梁那没,确定了身份通知家属到警局,先把死者的社会背景最近是否有得罪人等调查一遍。”楚辞想了想,停顿了一下转头对秦邯道,“等会你和我再查一遍市里存放有氰/化/物相关的化工厂和化学实验室。”
“老大……”秦邯开口。
现在他们最大的困难就是警队人手的严重不足,特别是技术科就老梁一个法医,就算是24小时不睡觉也忙不过来。
楚辞张了口正准备说话,楼梯口探出来一个脑袋对着楚辞挥手道:“老大,市里的领导来了,叶局让你下去一趟。”
楚辞和秦邯对视一眼,知道这次爆炸影响极大,只怕市里的领导是要让他们限期破案了。
楚辞踢了一下秦邯的***,朗声道:“你小子要缺什么赶紧说,我去找领导们申请。”
秦邯也不客气,扒拉扒拉将目前警队缺的都总结了一遍。
楚辞拍了下秦邯的肩膀,习惯性的摸裤兜里的烟,想起这里是医院又停了下来,只将右手揣在裤兜里,回了声,“行。”
医院一楼有单独的问诊室,临时被用来当做接待领导的办公室。
楚辞敲了下门,门内传来一声“进来”楚辞才推门而入。
二十多平的房间或站或坐了十几个人,楚辞鹰目一扫,阳城市大大小小的领导今天都来了。
叶局站起身给楚辞介绍,“小楚啊,这是张市长,这是徐书记,这是……”
楚辞一一点头,也没放在心上。
“这是我们局刑侦队的队长楚辞,皇家警察学院的高材生,在他手上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张市长约莫五十岁,微微发福,有些秃顶,慈眉善目,穿一身合体的西装,身后站了个穿深色西服拿皮质公文包的青年,想来是秘书。
张市长看着楚辞打量了一番,心下有几分了然,一开口惯有的领导讲话语气:“713特大氰/化/物中毒案影响极其恶劣,在阳城市乃至全国都造成了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叶局长说你是刑侦的一把好手,楚辞你可不能让我们失望啊,我给你一个周,这个案子能破吗?”
“绝不辱命。”楚辞目光坚定,回得干脆。
“只是……”楚辞话音一转,看着张市长欲言又止。
“小楚这是有困难?说出来,市里能解决的一定帮你们解决。”
待楚辞离开后张市长才露出了一丝笑,拍了拍叶局的肩道:“叶局手下竟藏了条卧龙。”
叶局一脸莫名。
张市长指了指上面,笑而不语。

本站推荐理由

晚来风急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晚来风急全部章节!

楚辞景月小说仅代表晚来风急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