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贝雅卿沈战小说独宠你一生免费大结局txt下载

贝雅卿沈战 呜呜文学 2020-03-07 12:10:19
  • 独宠你一生合集版免费阅读-独宠你一生(贝雅卿沈战)完本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独宠你一生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贝雅卿沈战的小说之全集txt资源免费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独宠你一生,主人翁是贝雅卿沈战,《独宠你一生》主要讲述了贝雅卿沈战之间的恩怨情仇:沈战,一个无人不知,矜贵冷漠,很多女人挤破脑袋也想嫁的豪门大佬。沈战所有的柔情和细心只会用在一个叫贝雅卿的女人身上,他暗恋了贝雅卿多年,然而她胸无大志,没有嫁豪...

贝雅卿沈战小说独宠你一生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日,贝雅卿来到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里,即使化了妆也难掩脸上的疲惫感,昨晚夜里,她又梦到了那个大魔头了,然后发烧烧到了三十八度,现在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像一颗石头一样压在自己的身上,晕晕沉沉的。
“卿姐。”公司里的员工见了她,无论年纪比她大的还是比她小的,都叫她一声卿姐。
贝雅卿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推开办公室的门。
她和温婷在一间办公室,温婷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拿着粉扑和镜子在补妆,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早啊。”
贝雅卿注意到了温婷左颧骨处的一块淤青,她将包放到桌子上,焦急的过去询问:“婷婷,你的脸怎么了,怎么都肿了?”
温婷用手遮住自己的脸,笑的有些苍白:“没事,就是渣男出去喝酒过夜被我发现了,起了点争执。”
“他怎么还动手啊!你不是说他爱你的吗?”贝雅卿十分愤怒,她平生最讨厌那种打女人的渣男了,替温婷感到不值。
“他不就嫌我生完了孩子没有以前***了。”温婷苦笑。
“那你这样值得吗?”
“雅卿,你以后就会明白,没有十全十美的婚姻的,你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要失去另一些东西,尤其像我这种未婚先育嫁过去的,他们家不过是为了孩子才娶我,现在孩子出生了,我就一文不值了,我承认我和我老公也甜蜜过,但爱情的保鲜期太短了,看现在的我就知道了。”
听着温婷用那种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些令人心酸的话,贝雅卿心疼的看着她。
别人的家务事她无权插嘴,只是她无法理解,温婷为何要继续过这样的日子。
她叹了口气,然后忍不住咳了两声。
温婷听她嗓音变了,问:“是不是感冒了?”
“有点,不碍事。”
这时,有个员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卿姐,您有礼物。”
那员工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和一个鞋盒大小包装精致的礼盒。
贝雅卿有些疑惑的过去接住。
背后温婷也好奇的凑过来:“好漂亮的花啊,谁送的?”
贝雅卿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啊。”
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狗,贝雅卿想不出会有谁给她送这些东西,她也是女人,看到鲜花心底难免激动一下下。
贝雅卿把玫瑰花交给温婷拿着,她的手里拿着那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动,也不知道是什么。”贝雅卿好奇的拆开了包装盒。
“会不会是小动物啊?”温婷的脑袋好奇的伸过来看。
“只要不是鼠类动物就行。”
贝雅卿最害怕的动物就是鼠类动物,只要碰到就会几天吃不下饭。
贝雅卿已经拆开了礼盒的包装,正在打开礼盒的盖子,礼盒里面,几只小仓鼠在里面窜来窜去的。
“啊!!!”贝雅卿惨叫一声。
礼盒摔在了地上,三只小仓鼠掉在地上在办公室里横冲直撞的,有一只从贝雅卿的脚边蹿过,贝雅卿吓得跳到了椅子上,脸色蓦地变白。
温婷抓住了一只小仓鼠捧在掌心里,摸了摸:“很可爱啊。”
“拿走!”贝雅卿要被吓哭了,到底是谁给她送这么可怕的玩意,这可是她最害怕的鼠类动物!
温婷和那员工将小仓鼠都抓住,重新装进礼盒里,员工拿了出去。
贝雅卿适才从椅子上下来,心有余悸的在办公室寻找还有没有仓鼠的踪迹。
看没有后才松了口气。
这时,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贝雅卿从包里翻出了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想着昨晚给很多人递了名片,贝雅卿接了电话。
沈战坐在私家车里,大腿上放着一个轻薄的笔记本电脑,他一只手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一只手握着手机贴于耳边。
男人长长的睫毛下垂着,眼角的一颗泪痣与他那双乌黑的眸子一般神秘。
他开嗓,像石子沉入海底,漾起一层一层的涟漪:“礼物收到了吗?”
贝雅卿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迟疑了片刻,蹙眉:“沈战?”
“不错,两秒听出了我的声音。”
“是你让人把仓鼠送到我办公室的?”
“是我。”
“你明知道我怕鼠类动物,你还故意这么做。”贝雅卿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嗯,故意的。”
听到他毫无波澜的嗓音,贝雅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为什么啊?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公司地址?”
“想知道自然知道。”
贝雅卿气鼓鼓的插起腰来,她警告道:“沈战,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胆小怕事的小丫头吗?你要再这样欺负我,我可是要对你不客气了!”
沈战停下手中的动作,他觉得好笑的勾了勾唇,反问道:“你要怎样对我不客气?上我吗?”
“你以为我不敢吗?”
“来啊。”
“厚颜无耻!”她气呼呼的道:“一大早抓弄人有意思吗?你不会整天就琢磨着怎么捉弄我吧?”
“噗,你太高估了自己在我心里的地位。”
听到男人的笑声,贝雅卿噎住半天,她羞恼成怒,忽然觉得自己这般不顾形象的跟着沈战较劲太没风度了,正要挂电话,对方又来了一句:“准备好,随时迎接我的到来。”
“什么意思?沈战,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嘟嘟嘟……”
听到电话里的忙音,贝雅卿气得猛咳了几声。
一旁的温婷被她的□□味给吓懵了。
“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沈战?”
贝雅卿敷衍的点了点头,因为沈战最后那句话,她正焦虑着,琢磨着沈战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要来她的公司?
不不不,像他这种身份的男人不会这么闲的。
贝雅卿焦虑了一整天。
直到下班,那个魔头也没有出现,贝雅卿意识到他不过是吓唬吓唬自己而已,也就松了口气。
_
晚上,贝雅卿提着装在袋子里干洗过的西装来到一家咖啡厅,在她来时,徐白已经坐在了门口的一个位置等着她。
“徐白学长,让您久等了。”贝雅卿坐下,抱歉的说。
“我也是刚来,不知道小卿找我出来为了什么事?”徐白手肘抵在桌面上,双手合十,眉眼和悦。
贝雅卿将装着西装的袋子放到了桌面上,说道:“学长,麻烦您帮我把这个交给沈战,前几天发生了一点意外,借用了他的衣服。”
徐白眯了眯眼,笑了笑:“为什么不自己拿给他?”
贝雅卿摸了摸头,总不能说是为了远离那个恶魔吧,她没有回答徐白的问题。
“学长,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徐白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女孩。
知道她为什么不亲自把西装还给沈战。
贝雅卿这几天工作操劳过度,生了病没时间休养,这两天的病情是越发加重,此刻脸色就显得有些苍白,喉咙发炎嗓音涩哑。
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说了声抱歉,抽起一张纸擦了擦鼻涕。
“学长,我先走了,回头请你吃饭。”贝雅卿感觉自己的状态不妥,便不在此丢人现眼了。
徐白点了点头,看着她连连打了几个喷嚏离开。
徐白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拨了号:“在哪?”
助理高凌拿着几份文件过来,沈战正在签字,一只手握着钢笔,一只手拿着电话接听,嗓音冷沉:“公司。”
“刚刚小卿请我喝了杯咖啡,说是让我把几天前你借的西装还给你。”徐白些微炫耀的语气。
沈战凤眼底掠过一抹寒气:“小卿是你叫的?”
徐白固执的说:“她还说下次再请我吃饭。”
沈战握着钢笔的手收紧,笔尖几乎要把文件给戳破了。
“徐白。”这冰冷的一声是警告。
徐白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哈,什么时候有空了,我把衣服拿给你吧,对了,小卿好像感冒挺严重的,刚刚见她一点血色也没有。”
沈战薄唇抿了抿,勾人的凤眼颜色深了深。
-
“哈喽,大宝贝们,今天薰衣草给大家介绍自己公司新出的口红,孕妇哺***期都可以用,价格平民既实惠,关键是还好看……”
贝雅卿顶着生病不适的身体直播了半个小时,直播全集个人似丢了魂似的靠在了椅背上,贝雅卿刚入直播行业没多久,粉丝数量跟大牌网红没得比,铁粉倒是有不少,几乎她每一次直播,都会有土豪给她砸礼物,她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款爷上线”的铁粉,今天又给她砸了几万块钱的礼物,贝雅卿在结尾的时候还刻意感谢了她。
贝雅卿感觉脑袋晕沉,闭上眼睛就要昏过去的不适感。
迷糊间,她隐约听到了门铃声。
贝雅卿一个人住,租的是一室一厅,房间面积只有四五十平,一旦有人按门铃,即使在卧室,声音也是格外响亮的。
知道她的住址的也就有养父母贝志强和谢梦秋,还有温婷寥寥几人。
贝雅卿因为身体不适,也无暇顾及是谁,疲惫的从靠椅上起来走出去开门。
门铃又响了两声,贝雅卿略觉烦躁的喊:“来啦来啦。”
贝雅卿打开了门,目光所及是一双程亮的男皮鞋和黑色的西装裤,光看脚就知道是个大佬,不详的预感袭来,贝雅卿嚯得抬起头来往上看,立即倒抽了口冷气。
沈战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瞅着她,凤眼邪魅,与左眼处的一颗泪痣交相浑映,唇角勾着一抹笑。
贝雅卿心里“***”了声,一副大敌当前的防备状态,抓着门沿的手一紧,下一秒,试图***将门关上。
一只有力的手掌抵在了门上,贝雅卿没能把门关上。
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带着警告意味的从门缝里钻进来:“贝雅卿,老子现在心情很不好。”
所以不要惹我。

独宠你一生全文阅读

贝雅卿给自己做了七年的思想工作,以后再遇到那个魔头,一定要硬气起来,被沈战欺负的那四年已经成了她的黑历史。
结果在徐白的生日宴与他见面她就怂了。
只要听到沈战这个名字,贝雅卿就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现在的敌人就在门口,很快就要冲进她的阵营,贝雅卿内心崩溃极了。
他怎么连她门牌号多少都知道啊。
贝雅卿背靠着门,试图***把门关上,可她的力气怎么能抵得上外面那位当过兵的哥哥?
轻轻的,门被人推开了,贝雅卿麻溜躲在了门后,无可奈何的看着敌人一步步嚣张的走进了她的营地。
“沈战,你来做什么,这么晚了,就不欢迎你了。” 她既气愤又害怕的说。
沈战目光凉飕飕的看了她一眼,动作轻轻一推,将她用来遮挡身体的门给霸气的关上,贝雅卿不得不去面对他。
“你这是赶我走?”他挑了挑眉。
是的!就是赶你走的意思!
“你到底来我家做什么啊?”贝雅卿有些急躁的跺了跺脚。
沈战眯了眯眼,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男人高大衿贵,站在小小的客厅里四处看了看,贝雅卿看他那神情好像挺嫌弃的样子。
她也走***,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这儿寒酸,好像容不下沈总您这尊大佛。”
“没事,我不介意。”沈战整了整衣服,坐了下来。
看着他一点儿也不见外的坐在自己的小沙发上,贝雅卿心底无比的郁闷,她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沈战瞄了眼女孩气呼呼,腮帮子鼓鼓的模样,还挺可爱。
他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了小小的一盒感冒药,扔到了茶几桌上,面无表情的命令道:“把药吃了。”
药???
贝雅卿好奇的把桌上的盒子拿起来看了一眼,还真是感冒药。
她诧异的看着沈战:“沈战,我严重怀疑你找人跟踪我。”
“徐白给我送衣服,提了下你咳嗽的事。”沈战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解释。
“所以,你这么晚过来,是为了给我送药的?”
男人端坐了身体,傲娇的点了点头。
贝雅卿看沈战顺眼了许多,她将感冒药又重新放到了桌子上。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你可能忘了,我不吃药的。”
贝雅卿从小虽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身上却有很多女孩子的娇气在,她除了怕鼠类外,她还讨厌吃药,更讨厌打针,主要是怕吃苦的东西和怕疼。
每一回生病了,她都是硬抗过去的,熬过了一个星期病自然而然就好了,抵抗力也提高了不少,她平时是很少生病的,这一回是因为掉进了泳池里着了凉才导致了感冒。
沈战是知道她不喜欢吃药的,记得初二的时候,有一回她因为生病,课间都是趴在桌子上休息,忘了去给沈战跑腿买冷饮,沈战等的不耐烦了,带着BGM大摇大摆的来到她的教室,看她趴在桌子上以为她在睡懒觉,不满的踹了踹她的桌子,吓得她周围的同学都跑开了。
贝雅卿当时已经烧到了三十九度,意志在一点点的崩塌,她疲惫的抬了抬有些红的眼睛看了沈战一眼,有气无力的求饶:“沈战,我生病了,你不能再欺负我了。”
沈战见她因为发烧的缘故,脸蛋红彤彤的,眼睛里盈着泪珠,模样挺可怜,他伸手去触摸她的额头,温度十分烫手,沈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一把抓起她的手:“走,去医务室。”
一听到要去医务室,贝雅卿便先入为主的想到了针头,下意识的就开始恐惧,她缩回自己的手,全身都在抗拒。
“不要。”
沈战由不得她不要,将她抗在肩上就走了出去,上课铃声正好打响,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拿着教科书从走廊的另一头走来,就看到自己班级的第一名好学生被带走了,再一看那少年的身份,卡在喉咙的骂声转换成了柔声的警告:“上课了,抓紧时间回来。”
贝雅卿被带到了医务室,医生给开了药:“按时吃药,烧会退下去的。”
医生说完便走了出去,沈战在一旁接了温水弄好了药,递到她面前让她吃,贝雅卿坐在床上,她可怜巴巴的说:“我不吃药,我讨厌吃药。”
“不吃药病怎么好?”
“过几天就好了。”
“不行,你生病这几天谁给我跑腿,给我把药吃了立马好起来,耽误我的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少年恶狠狠的威胁。
贝雅卿下了床试图溜走,忽然被人拽了过来按在了腿上,不盈一握的小***被人掐住,少年的另一只手拿着药递到她嘴边,用眼神威胁:“再不乖乖吃药,信不信我用嘴喂你?”
贝雅卿吓得脸色大变,她知道这个恶魔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最后还是不甘愿的臣服在了他的淫威之下。
-
贝雅卿想起以前的事,再一瞄茶几桌上的药,心想沈战该不会又要逼着自己吃药吧?
果然,沈战一听她说不吃药后,脸就变了,冷得能冻死人。
“不吃药,病怎么好?”
此刻的他就像个严厉的老父亲似的。
贝雅卿紧张的握了握拳头,声音打着颤:“你管我,你现在可管不着我。”
沈战眯了眯眼,眼底透着不知名的冷,贝雅卿紧张的咽下一口唾液,开始下逐客令:“你快点从我家离开吧,沈战,如今咱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应该保持距离才对,你也不能随随便便来我家,要是被你的未婚妻知道了,她会怎么想啊?”
“未婚妻?”沈战挑了挑眉。
“我都听说了,你要跟柳依依订婚,所以你不能再随随便便来找我了。”
沈战哂笑,极其无奈的摇了摇头。
贝雅卿看着他这个笑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又没有说错。
自从沈战出现在她家后,贝雅卿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本来就疲惫不堪的身体和晕晕沉沉的脑袋这会儿更是支撑不住了。
她按了按太阳***,瞅了沈战一眼:“你自便吧,我先回房间了。”
虽然把他一个人扔在客厅不好,可贝雅卿是真的没有心情去伺候那位大款。
回到屋里,她躺在床上眯眼睡觉。
许是真的太累了,贝雅卿很快睡着了过去。
-
沈战坐在沙发上,双肘抵在膝盖上,十指交叉握拳抵在下颌处。
她望了眼卧室的方向,真打算把他丢在这里不管?
想起她说的话,他觉得好笑的摇了摇头。
三年前的沈家也许需要跟柳家联姻稳固地位,而今日的沈家一支独大,联姻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反倒是柳家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沈家联姻。
这七年来他废寝忘食的拼命的工作,她当真是一点儿不知道他为了什么?
卧室里的人自从***之后就没传出过任何动静,想着她还在生病,沈战不放心的站了起来。
房子小,没几步就走到了卧室,沈战抬手敲了敲门。
没回应。
他抓住门把,转了下,门打开了。
这么怕他竟然没锁门。
门推开一半,沈战目光往里眺望着,小小的卧室布置得很温馨,粉嘟嘟的三件套,床头的墙上是一面照片墙,点缀着小灯光。
沈战松开门把往里走去。
女孩躺在床上睡得熟死,睡着了的她似乎有些痛苦,眉头都是紧拧着的。
沈战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掌心一烫。
他皱了皱眉,起身出去拿药。
沈战在饮水机前接了杯温水,拿着药走了进来,他坐在床边,将水杯搁置在床头柜上,正在看药盒背面的说明时,睡着的人儿好像知道他要给她喂药似的,皱着眉头不满的说着梦话:“不要,不要吃药,不要打针!”
对药和对打针的抗拒就像三岁小孩似的。
看着她紧紧拧着的眉头,沈战迟疑了一下,若是以前,他才不管她要不要吃药,他想要她吃,她就必须得吃。
如今一想,每一回逼着她吃了药后也没起多大的作用,药吃了病没见好,好像她自身对药免疫似的,最后还是得挨到一个星期病才好。
沈战叹了口气,把药放在了床头柜上。
沈战来到外面的储物柜里,找到了一瓶酒精,然后回到卧室,翻起她的手腕,于掌心和和脚心处擦了擦。
指腹触到她的肌肤,细柔嫩滑,像是只要轻轻一捏便会出现淤青一般。
擦完了酒精,复又到卫生间随便拿了条毛巾打湿,回来给她那烫人的额头敷上。
女孩在睡梦中痛苦的挣扎,也不知在跟谁做争斗,嘴里时不时蹦出一句模糊不清的呓语和挥着愤怒的拳头。
沈战听了半天才听清。
“沈战!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拳头挥在空中半天才堪堪放下。
沈战摇了摇头,那双勾人的凤眼里闪着不知名的光。
-
翌日清晨,贝雅卿醒来感觉脑袋轻松了不少,身体也没有昨天那般沉重了,估摸着感冒好了大半。
细白的大长腿从床上下来,伸着懒腰走出卧室。
贝雅卿本来舒展着的身体在看到沙发上躺着的那高大的身躯后顿住了。
她一脸郁闷的走过去,抬起脚丫踹了踹男人的大腿,一下没反应,又狠狠的踹了两脚,也就在沈战睡着的时候她才敢这么做。
“沈战,你竟然厚着脸皮在我家过夜。”
沈战掀了掀眼皮,就看到女人气呼呼的插着腰瞪着他。
他按了按太阳***坐了起来。
一个晚上都在照顾她,直到凌晨三四点才眯了眯眼。
“感冒好点了吗?”刚睡醒的他嗓音低沉中夹着一丝沙哑,贝雅卿听着有些不真实。
竟然关心她的感冒。
沈战一夜未归,而她睡醒后感冒显然比昨天好多了,贝雅卿好奇的问:“昨晚我好像发烧了。”
男人颔首。
“你该不会给我吃药了吧?”
贝雅卿想起了昨晚沈战拿出的那一盒感冒药。
看她那一脸惊恐的表情,沈战忍不住逗逗她:“嗯,不仅让你吃了,还是用嘴喂的。”
贝雅卿看着男人蓄着坏意的眼神,张大嘴和瞪直了眼,她气得手发抖的指着沈战:“沈战,你你你混蛋!”
沈战站了起来,手掌扣住女人的后脑勺,往前推了推,顷刻间,她的离他的近在咫尺,脸上细腻的毛孔在对方眼里清晰呈现。
贝雅卿的心跳漏了半拍。
沈战的颜即使放在明星里头也是超级能打的,原本是花美男的类型,在部队锻炼了几年后平添了几分阳刚之气。
他没有特意去撩她,可他的五官乃至毛孔都似在疯狂的撩拨着她的神经。
沈战的眸子里倒映着女人慌乱的神情,他弯了弯嘴角,暧昧的语气喷在她的脸上:“自己好好回味回味,我先走了。”
说完松开了她,捞起沙发上的外套,一边往外走,一边酷酷的挥了挥手,紧接着便是门甩上的声响。
贝雅卿回过神来,急忙冲进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那盒药看了看,发现完好无损后方才松了口气。
如今一想,以前沈战若能在她睡着的时候灌她药吃也比在她清醒的时候吓唬她吃药来的好啊。
看来这个男人年长了之后确实成熟了一些。
贝雅卿将掌心附在鼻子上,嗅了嗅残留在上面的酒精味。
眼中浮现一丝迷茫的亮光。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独宠你一生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独宠你一生全部章节!

贝雅卿沈战小说仅代表独宠你一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