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冉糖黎穆寒小说冉糖黎穆寒全章节完本下载免费

冉糖黎穆寒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12:53
  • 冉糖黎穆寒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闪婚老公宠如蜜(冉糖黎穆寒)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冉糖黎穆寒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冉糖黎穆寒的小说之资源无删减大结局免费小说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冉糖黎穆寒,主人翁是冉糖黎穆寒,《冉糖黎穆寒》主要讲述了冉糖黎穆寒之间的恩怨情仇:七天前。冉糖倾其所有,买了一张前往拉斯维加斯的机票。从飞机起飞,她就一直把额头抵在窗上,木然地看着窗外的蓝天。天这样蓝呢,云这样雪白!她好想扑过去,就那样躺着,...

冉糖黎穆寒小说冉糖黎穆寒全文免费阅读:

可是在五个月前,父亲冉宋武在金融风暴里投资失败,股票和资产缩成了负字,有天晚上喝得酩酊大醉,出了车祸,车子扭曲残毁,他被压得不***形。
而优雅漂亮年轻的后母林亚楠立刻带着私房钱和珠宝首饰、还有她的小妹,消失不见了,她就像被人狠狠踹下了云端,那个名牌大学出来的未婚夫齐梓商突然变脸,挂她的电话、不见她……
在航空工作的小姐妹悄悄告诉她,三天前齐梓商搭乘她工作的航班、带着新欢去了拉斯维加斯!
所以她把妈妈留下的、从未离身的复古宝石项链低价抵押给了一直想要这条项链的小姐妹,换来这张机票、还有三天的生活费用,追去拉斯维加斯,逼他交出最后的那份房契。
那是父亲准备给她的嫁妆,而他居然悄悄用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去过了户,成了他的产业!那是她的甜蜜庄园,那是爸爸留给她的唯一甜蜜的回忆……她唯一可以栖身的地方啊!
“小姐。”坐在她身边的男子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
她木然转头,冷漠的琥珀色眸子看向他。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相貌普通,笑容温和客套。
“这是我的名片。”他递上一张染着淡金色的名片。
冉糖瞟了一眼,继续看窗外。
“你是冉糖,冉宋武的女儿。”男人不在意,又说。
冉糖又转过头来,微拧了眉,不悦地盯着他。不会在飞机上也遇上逼债的人吧?
“我姓乔,乔诚,和令父有过生意上的来往。”
“那你应该坐头等舱。”冉糖漠然打断他的话,抚了一下长发,闭上了眼睛。
“呵。”乔诚毫不在意,还是笑,把名片轻轻地塞进了她包里,“我这次回去拉斯维加斯,是去组织一场为富豪们相亲的活动,如果有兴趣,可以给我打电话,都是非常有实力的人。”
富豪选亲,拉皮条吧?天,这男人当她是什么了?难道她家败落了,在外人眼中她就沦落到要去靠男人吃饭了?
冉糖把脸偏向另一侧,眼睛都懒得睁开,当他是空气。
飞机中途中转,39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拉斯维加斯,乔诚也算有自知知明,再没打扰过她。
出了机场,冉糖仰头看了看天,这里还是夜晚,满天繁星,静月高悬,却给她一种极度的陌生和孤单感。
她抓紧了自己的小行李箱,又摸了摸口袋里的防狼喷雾,拦住了计程车,直奔赌场酒店。
……
订了房间,可她连行李都没放,直接闯进了赌场。
灯光通明的大厅里,她一桌一桌,一区区地找,去拍每一个像齐梓商的男人的肩膀。
两个小时过去,她回到大门边,环顾了一周偌大的大厅,失望地转过了身,情报有误,她没找着那个男人。
突然,她瞪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正悠闲地从大门进来的清瘦男人,他的手揽在身边女子的腰上,那女孩子剪着娃娃头,侧脸笑时,一脸乖乖的模样。
“真乖,亲亲。”他低头,在那女孩子的脸上亲吻,那女孩子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齐梓商。”她抓紧了行李箱,一步步地挪了过去,叫了一声。
齐梓商猛地抬头,愕然地看着她。
“把我的房子还给我。”
她木然地向他伸出手,竭力维持着自己的情绪,不发怒,不哭泣……
“你搞什么?什么房子?别跑这里来发神经,我们已经分手了。”齐梓商拧了拧眉,左右看看,有些不耐烦地说。
“你是男人,不要下作到落井下石,那是我爸留给我的房子。”冉糖的唇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一双水眸直直地盯着齐梓商。
“你胡说什么。”齐梓商拉下了脸,拉着女孩,绕过她就走。
冉糖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了齐梓商,一声怒吼,“齐梓商,你不能这样厚颜无耻,你别忘了,你才出大学的时候,一文不值。”
“疯婆子!”齐梓商被她戳穿了,脸色大变,狠狠一甩手。
冉糖的高跟鞋很不争气地一扭,人和行李箱一起滚到了地上,剧痛从脚踝处疯狂漫延,像重锤,狠狠锤打在她的心脏上。
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地落下来。
这是那个为了她想吃的青梅汤,在雨里为她排队三个小时的男人吗?这是那个为她写长长情诗的男人吗?那浪漫呢?那海誓山盟呢?
突然,齐梓商和那女孩子一起捂着眼睛惨叫了起来。冉糖撑着行李箱的架子,手里高举着防狼喷雾,冲着他们***地按着。
“疯婆子,你没人要了是不是?”齐梓商怒吼着,大声骂着她。
赌场的保安赶过来了,***地扭住了她的手,把她往外拖,“不要在这里闹事,出去!”
“齐梓商……”
她尖叫起来,像受伤的小狼,撕心裂肺,狠狠割断曾经干净的爱情。
行李箱和她一起被丢了出来,像破布一样摔在地上,她眼睁睁看着齐梓商搂着那女孩子上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几个滑板男孩从她身边快速滑过,猛地一掀她,一个人把她的行李箱夺走,另一个人***拽住了她肩上的包包,***拽扯,滋拉一声响,包包的拉链被扯开,有几件东西跌了出来,可是包却被他抢走了!
天眩地转,星光都归于了漆黑……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长久,她被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惊醒,她轻吸了一口气,接听了电话,才喂了一声,里面立刻传来了尖锐的女声,“喂,冉糖,你什么时候还钱?我可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把你抓起来去坐牢!”
她猛地摁断了电话,呼吸急得像颤抖的手拉风箱。
冉糖啊冉糖,你看看你,你沦落到了什么地步?
她努力地扶着一边的花坛,想站起来。可是脚踝太痛了!她倒吸一口凉气,又坐了下去,***脱下高跟鞋,往地上狠狠一砸!
她赤着脚,跳到了东西跌落的地方,只有一只小粉盒,一只墨镜,这就是她所有的财产了!不,还有一张名片!
她捡起来,定定地看着上面的名字,乔诚!只犹豫了几秒,她就拔通了电话,勉强说明了打电话的用意。
只过了十几分钟,一辆黑色沃尔沃越野停到了眼前,乔诚下车,还是那样客套礼貌地微笑着,替她拉开了车门,请她上车。
“来参加活动的女孩子,无论成功与否,报销来回机票。”他侧过脸来,向她介绍。
“对不起,我只是请你帮我回家。”冉糖轻声说,这种富豪选妻游戏,不过是找***儿罢了,她还不会那样轻践自己。
乔诚见她一脸淡漠,一笑,继续说:“现在的富豪们,都想生出优秀的继承人,冉小姐条件很好,不如一试,女人的最大的财富不是才学,而是青春和美貌,有了这样的武器,就能为你的后半生建起坚固的堡垒。”
“乔先生,你这样做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听着他的谬论,冉糖转过脸来,狐疑地问。
“介绍成功一笔,报酬不菲。”乔诚很坦诚,笑意更浓了。
“那对方都是什么人?老头子,丧偶的秃子?”冉糖恶意地问了一句,对这种事相当厌恶。
“呵,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们有钱,这就是现实。如果你有钱,你就不会打我的电话了,对不对?”乔诚扬了扬眉,继续说:“冉小姐,恕我直言,如果你有钱,你甚至可以买回你父亲的公司。这是最快的最有效的捷径,征服男人,让男人为你服务,这就是女人的魅力。”
“那是,如果对方八十岁九十岁,那不是更好?”冉糖开了句玩笑,可玩笑过后,她心里却急涌起澎湃的狂潮……
爱情是什么?父亲那样爱着继母,却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她那样爱齐梓商,被他这样侮辱……
她还要相信爱情吗?她还期待着美满的婚姻吗?
“相信我,人生就是赌博,不赌,又怎么知道明天是什么样的?在这次的相亲里,确实有为了找个听话的太太而来的人物,你不妨一试。”乔诚的手探过来,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她转过头来看他,乔诚这男人,太会说服人了,一字一句,直切要害!
……
报了警,通过特别渠道等着加急护照,她在酒店里一呆就是四天,好在脚踝的伤好了,能走了。这几天,她想了太多太多,前二十三年的时光,在脑中一遍又一遍地闪过,唯独和齐梓商的事有些模糊。
六点半,乔诚亲自来酒店接她,为她带来了一件月白色的旗袍。他做这一行好几年了,这将是他猎到的最有价值的女人!
出身名门、性格独特,又美得如同从画里走出来,带着东方美人独特的柔和独特的媚。
他相信,今晚的贵宾们一定会满意的。
半个小时之后,冉糖出来了。
旗袍是最展现女人魅力的衣服,就如同此刻的冉糖!
她知道自己这番举动,带着冲动的味道,可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赌一场又如何呢?当她的运气坏成这样的时候,她还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她不指望有郎才女貌的爱情神话等着她,她只想来一场豪华的交易,一场世纪赌博。
推开暗红色的大门。
里面很静,只有圆台上有一束聚光灯,贵宾们都坐在单向玻璃墙外面。
几名女孩子正站在圆台上做自我展示和介绍,不时有人透过扩音器发问,听得出不止一个人,声音有低有哑,有暗沉,也有明朗……
这是什么场合,冉糖猜得太准了,就是一个找女人的地方,供他们消遣取乐。
男人们就这样,有了几个臭钱,就得让女人去捧着,供着,让他们快乐。你能骂他们无耻,道德败坏,然后呢?只能看世风日下,爱情被践踏……

闪婚老公宠如蜜全文阅读

台上的几名女孩都转头看向了她。她太惹人注目了,像聚光灯一样,吸引了所有的视线。
“冉糖,二十三岁,x大学商学院毕业。”她微抬着下巴,竭力镇定,可是黑暗里的男人们静得有些让她意外。
“冉小姐……你有什么特长?”终于有人开口了,发问还真让人好笑。
事实上冉糖真的笑了,她的水眸扫过去,看着声音传来的暗处,一字一顿地说:
“这位先生,相信你不需要人为你弹琴赋诗吧?漂亮不就行了?还有,我来这里,只要婚姻,不要当第三者,你们中有老婆的,可以不用提问了。”
底下完全静了。
冉糖就站在台上,迎接着这些黑暗里投来的各种贪婪的目光,手心里全是汗。
“你又凭什么觉得你能打动一个男人,让他娶你?比你漂亮的,多的是。”
一把低醇的声音从稍高的地方传来,这声音好听得像一缕清风从月下缓缓拂过。
冉糖抬眼看去,透过黑暗,轻声说:“我们赌一场。”
楼上的人再没出声。
冉糖轻舒了口气,说不出是放松,还是失望。
乔诚似乎也很意外,因为全场只有两个男人为她开过口,完全没有之前的活跃,或者是因为她这名字,那些人知道她是谁?
冉糖走了出来,靠在了墙上,冲着乔诚耸耸肩,“不好意思,要白住你的酒店了。”
“没事。”乔诚尴尬地笑。
这时,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子匆匆过来了,俯在乔诚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他眼前一亮,立刻就对冉糖说道:“冉小姐,请你跟我过来,有人要单独和你谈谈。”
“什么人?”冉糖狐疑地问。
“请。”西装男人面无表情地向她一伸手,和乔诚一起,带着冉糖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里间。
……
这是一间充满了中式风格的房间。
绘着小桥流水的半透明中式屏风后,一个高大的人影背对屏风而站,目测,起码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身材是极好的衣架子,穿着衬衣,袖子挽着,双手放在裤兜里。
他很年轻!
冉糖很意外!
可也没什么意外的,富二代寻找新鲜***再平常不过了。
“你有什么特长?”
他微侧了脸,冉糖透过屏风看,这脸的轮廓也好看。
“我是问,除了弹琴赋诗。”他重复了一句。
冉糖微拧了一下眉,小声说:“懂事,我这样家庭出身的女人,看得太多了,知道怎么当一个合适的妻子。”
“还有呢?”他转过了身,语气里带了些挑衅和嘲讽。
冉糖尽管不太痛快,可还是反问他:“这位先生,我有前提,若你能给我婚姻,我便回答你的问题,否则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
“你为什么要婚姻?”他沉默了一会儿,问她。
“我需要我的男人很强大,帮我收复我们冉家。”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说:“作为回报,我会服从你的一切要求,当然除了杀人放火作奸犯科。”
他又沉默了,就当冉糖的手心又开始冒汗时,他低低地笑了起来,这笑声意味不明,又霸气威胁。
“冉糖,你很有趣,我问你,你干净吗?”
他终于从窗口处走过来,慢慢靠近了屏风。
冉糖垂下长睫,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这是我昨天去医院的检查报告,我甚至没有接过吻,很干净,我想,你绝不会吃亏。”
一直站在门边的西装男子走了过来,接过了报告单,绕到了屏风后,交给了他。
“准备很充分,你不怕对方……根本让你无法兴奋?”
他说得很直白,冉糖的脸红了,硬着头皮说:“这是双向选择,我也可以拒绝。”
“无法拒绝的时候呢?”他追问。
“闭上眼睛,想像他是里奥纳多,机器猫,花仙子……”她有些懊恼,怎么问这样难堪的问题?
他又笑了起来,把检查报告叠好了,从屏风上方丢了过来。
“明天上午九点,我的司机会去接你,你的要求我会全部满足,但你要记住,这游戏由我来掌控,你只有服从。”
冉糖怔了一下,这男人神秘而且自大,她甚至想不到在她们锦市,哪家有这样的人物!
乔诚敲门进来,恭敬地问:“黎先生,可以了吗?”
“秦方,给他支票,让冉小姐住进我的房间。”
“可是……”
冉糖却有些慌了,这就定了?他是谁?他长什么样?
“冉小姐,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给你婚姻,你回报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
“女人给男人的,能有什么?”他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重新走到了窗边,不再理她。
“我回乔先生给我准备的房间。”冉糖蹙了蹙眉,转身走开。这人很傲气,很难相处!对她的轻视也显而易见,她不准备和他继续有什么交集,她还有人生自由。
小房间里出来另一个男人,一面看冉糖的背影,一面对男人说:“表哥,姨妈知道了,非揍死我不可,你知道她是谁吗?”
“冉糖,这名字不错,像蜜糖一样。”
他侧过脸来,唇角微扬。窗外的灯光落进他的深瞳里,迅速融成了幽暗的海,让人望不到底。高蜓的鼻梁下,***的唇角轻弯着,抿成嘲讽的弧度。
“黎穆寒,你千万别扯上我,我先走了,让姨妈知道,够呛!”
他匆匆走了,黎穆寒才从屏风里慢慢绕出来,笔挺的休闲裤下,居然穿了双酒店的一次性拖鞋。又有一名助理进来,放了双鞋到他的面前。
“拟一份文件,送去给冉小姐签。”
他慢条斯理地说着,开始念条款。
助理飞快地打开了笔记本,指尖在键盘上疾敲,十七条条款,很快就整理出来。
他坐下去,看了一眼,点头,“如果她不签,摁着她的手指头签,明天上午十点,我要她准时去登记。”
“啊?”两名助理抬眼看来,一脸惊愕。
“去啊。”黎穆寒锐利的眼神扫过来,两名助理连忙起身,快步出去。
他转过身来,看着迷离夜色,笑意渐渐消失。
冉糖回到酒店已是深夜十一点。
她把自己泡进浴缸里,瞪着天花板发呆,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即便隔着屏风,她也能感受到那男人压迫至极的凌锐霸气,锦市什么时候来的这种人物?
门铃不停地响,她犹豫了一会儿,披上浴袍出去,透过猫眼看,只见门外站着那个叫秦方的黑西装。
“什么事?”她打开一点门缝。
“黎总让冉小姐签下这个。”秦方递上打印好的文件,客套礼貌。
冉糖狐疑地接过文件,快速看了一遍,轻声念:
“婚姻存续期,三年,三年之中必须生下一名孩子,男女不限……婚姻在拉斯维加斯缔结,回国后各自居住,女方随叫随到……”
她已经有些生气了,每一条都让人难堪,可是最后一条,却让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半年内,将冉家所有产业奉上。”
冉糖捧着文件,慢慢地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久久地沉默着。半年,只要半年,她就可以拿回冉家的一切……还清一切债务……甚至还能做出另一番事业……
可是孩子呢?有了孩子,还能离婚吗?或者是为了孩子,委屈求全一辈子?
“冉小姐,请签字。”秦明在门外小声催促。

本站推荐理由

闪婚老公宠如蜜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点击免费阅读冉糖黎穆寒全部章节!

冉糖黎穆寒小说仅代表冉糖黎穆寒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