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路野严彧小说这个医生我收了全章节大结局全文下载

路野严彧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51:12
  • 这个医生我收了合集版免费阅读-这个医生我收了(路野严彧)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这个医生我收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路野严彧的小说之完本完整版阅读小说下载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这个医生我收了,主人翁是路野严彧,《这个医生我收了》主要讲述了路野严彧之间的恩怨情仇:路野在酒吧猎艳的第二天,片场急性肠胃炎病发被送去医院,发现昨晚玩游戏被自己强吻的对象成了自己的主治医生。路哥开启了他的漫漫追人之路。路野:一个娱乐圈混不好,回家...

路野严彧小说这个医生我收了全文免费阅读:

别说路野,一旁的小周都惊讶地差点当场摔倒,她扶住桌子,稳住脚步,看向脸色和他同样愕然的路野。
萧薇立刻想起什么,眯着眼审视路野,问道:“不对,我刚才进来前,你说你在追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你在追什么人?”
路野摸了摸下巴,思考严彧这事应该怎么跟萧女士说。
下一秒,只见萧女士上前一步,目光恳切真挚,握住路野的手,开始追问:“对方长地帅不帅,家里几口人,是做什么的,也是演戏的吗,还是唱歌的,他爸妈知道他是gay吗……”
“嗯……”路野认真想了想,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老妈。
萧女士热切道:“没关系,你先给妈看看他的照片,妈不挑人,只要对方清清白白的就行。”
“妈,你儿子是有多差,你条件就开这么低吗?”
萧女士松开路野的手,耸了耸肩道:“你条件当然不差,只是你都二十七了,难不成你还以为自己十七啊,儿子,认清楚点现实吧,你家虽然有钱,但哪个男人会喜欢老男人。”
萧女士说地情真意切,路野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笑,他反问道:“那你还给我相什么亲,我不是老男人没人喜欢吗?”
“那还不是怪你,自从你出柜以来,你问问你自己,你有带过一个男孩子到我和你爸面前吗,你说妈妈能不替你着急吗?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gay!”萧薇带着感情叹了一口气道。
向爸妈出柜完的这几年,路野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但仅限于酒吧一场酒的关系,他甚至不会把那些人带到自己住的公寓,可他不可能一直潇潇洒洒,其中有一个,路野的确认真过,但过了没多久,路野发现对方是个想借他忘掉前男友的渣男,幸而路野发现地及时,没走到上|床那一步。
当初那人是路野唯一想过将来可能会带到他爸妈面前的人,再后来,路野转变了想法,他爸妈同意他的性取向已经算比大多数父母开明开放,他担心如果他真的把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带到他爸妈面前,他爸妈会接受不了,毕竟嘴上说的同意,没有真正看过路野和男人在一起的样子,他爸妈未必能打心底里接受这件事。
为了不给爸妈添堵,路野也就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没想到他妈萧女士因此认为路野单身了一路,现在路野进了娱乐圈,她又开始担心起路野会不会被潜规则,无奈之下,她只能亲自操刀路野的个人大事,注册了某家年费过百万的婚姻事务介绍所,给路野安排起相亲来。
“萧女士,您放一百二十个心,”路野严肃又认真望着他妈道,“你儿子gay地不能再gay 。”
萧薇一拍手,风风火火道:“那行,反正你那大帅哥还没追到手,你妈手上倒有个不错的大帅哥,你收拾打扮一下,跟你妈我去相个亲呗!”
路野知道***个性,今天他不去相这个亲,估计他妈能打电话跟他唠叨三个月,这个不去,还会有下个,他妈那铁杵磨成针的性格,不如早早地过去一趟,跟对方见完面后,断了她妈想继续给他安排相亲的念头。
路野看了下手机,时间还早,严医生晚上七点才会来医院值班,他相个亲回医院,说不定正好和严医生在医院门口碰面。
路野穿好衣服,对萧薇说道:“走吧,萧女士。”
萧女士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拉住路野:“你就这样去?”
路野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妈,整了整衣袖上精致的袖扣道:“萧女士,你看清楚,这是我早上让小周送过来的衣服,还香着呢。”
小周跟着附和道:“阿姨,路哥每天都一定要换洗衣服,这是我早上刚从公寓拿来的一套。”
路野最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了,要不是为了严彧,他怎么可能病好了还耗在医院,没有办法,他只能让小周去他家拿了好几套干净的衣物每天换洗。
萧薇摇头,指了指路野的脸说:“没说你衣服,这风衣和衬衫挺好看的,只是你这张脸……”
“我这张脸怎么了,”路野难以置信问道,“帅地一批。”
萧女士没作多解释,招手喊来小周,吩咐道:“小周,给路野化个淡妆。”
路野闻言,充满抗拒地后退一步:“我不化,我平时都不化妆。”
除了工作必要,路野能不化妆就不化妆,他总觉得化了妆像戴了一副面具,特别不***,而且他皮肤底子好,冷白的皮肤、微红的薄唇,不化妆也挡不住他的帅气。
萧薇轻轻拧了下路野的胳膊:“这是平时吗?这是相亲!这是见男人!”
路野一言不发。
萧薇知道路野最不喜欢别人强迫他做什么事,她换了一种苦口婆心的语气:“宝贝,妈妈知道你长地帅,但是明明可以更好,为什么不呢,只是化个妆,你就当工作拍戏,好不好?”
路野受不了她妈叫他宝贝,只要她妈跟他撒娇,路野就没辙,他只好双手一摊,同意让小周给他化个淡妆。
*
二十分钟后,星科集团旗下的星科大酒店,二十八楼的高级餐厅里。
萧女士坐在靠窗的沙发里,指着五十米外的那个男人,对旁边的路野小声道:“帅不帅?他叫俞洲,三十二岁,跟你是同行,娱乐公司的老板。”
路野心不在焉‘哦’了一声,随即,敷衍地扫了那男人一眼。
帅是帅,只是不是他路野的这盘菜,而且路野认识他,俞洲,俞总,国内最大娱乐公司的老板,听说他风评不好,男女不忌,和手下的艺人暧昧不清。
路野在心里啧声:“老熟人啊。”
萧女士看到俞洲本人十分满意,她高兴地用手肘撞了撞路野,悄声问道:“宝贝,怎么样?”
路野拿起桌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站起身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得过去交流几句才知道。”
“行,”萧女士一拍路野的后腰道,“妈妈看好你哦。”
看好我马上就让他知难而退。
路野一坐下来,开口便道:“我有正在认真追的人。”
“刚好,”俞洲低头莞尔一笑,“我也有正在努力复合的人。”
话音刚落,两人异口同声。
“我妈……”
“我爷爷……”
路野伸出右手先开口道:“我会跟我妈说你嫌我年龄小。”
俞洲似乎想到什么人,他锋利的剑眉微微挑了下,与路野握手达成协议:“我会跟我爷爷说你嫌我年龄大。”
两人达成共识后,以防远处的侦查员萧女士怀疑,他们特意叫来服务员,点了几个菜,假装交谈甚欢地吃了一顿饭。
路野没想到,一顿饭吃下来,时间已将近七点,和严医生约好在病房‘不见不散’,路野追人的人,这要是放了严医生鸽子,显得他多不真诚、多不靠谱。
偏偏侦查员萧女士还不放过他,萧女士拉着路野问长问短,就差问路野他们吃的饭里放了几分的盐。
路野边给严医生发微信,边跟他妈说:“萧女士,我真的有事,能不能下次再跟你说。”
萧女士白了他一眼:“你又不赶通告,能有什么事?你快跟妈妈说说那个俞洲怎么样,他对你什么感觉?”
路野注意力都在手机上,没过脑子,随口吐出一句:“没我家严医生好。”
萧女士耳朵多尖,她立马拉住路野正在打字的手,质问道:“严医生是谁?”
路野停下打字的手,看了萧女士一眼,想了想,大方承认道:“我正在追的人。”
一听是医生,萧女士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都眯了起来,她熟悉地发挥她调查户口的本领:“医生啊,那他家有几口……”
不等萧女士问完,路野抢先道:“医生,比我大三岁,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大学教授,高学历,高颜值。行了吗?萧女士,可以放我走了吧。”
萧女士立马松开路野,冲着酒店门口不停抬下巴,连连摆手道:“走,走,快走,快走……那个什么鱼,妈妈就给你推了啊。”
路野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鱼?”
“就刚刚跟你相亲的俞洲。”
萧女士永远这么可爱。
路野勾唇一笑,揽过***肩膀,狠狠亲了一口萧女士的脸颊:“谢谢妈!”
萧女士笑着擦了擦脸,不忘鼓励儿子:“加油哦,妈妈看好你!”
*
另一边,七点钟准时出现在路野病房门口的严医生,莫名生出一丝紧张的情绪,他下意识抬了抬眼镜,然后伸手敲门。
屋里的人问道:“谁?”
严彧猜地没错的话,应该是路野的助理小周。
这几天,小周经常来医院,给路野送衣服送饭,一来二去,严彧也认识了她,只是她这个点怎么还在这?
严彧回答:“严彧。”
“哦,严医生啊,”小周说,“进来吧。”
严彧刚一***,就看到小周拉上行李包的拉链,拍了拍手,转头对严彧礼貌点头:“不好意思啊,严医生,路哥不在,萧阿姨带他相亲去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严彧冷淡地“嗯”了一声:“没什么事了。”然后重新握上手把,开门退出了病房。

这个医生我收了免费阅读

路野赶到医院,时间已经接近九点,他急冲冲地下车后,几乎脚不沾地飞奔到了病房门口。
病房空无一人。
他拿出手机看了下微信消息,发现他发给严彧那条‘严医生,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改到晚上九点半见’,严彧根本没回。
是没看到消息,还是故意不回?
路野思忖片刻,决定亲自去值班室找严彧。
临出病房门,他突然想起那个白色饭盒,对对对,道具不能忘。
路野在病房里找了三圈,就差爬到床下去看,原本放在桌上的白色饭盒不翼而飞了。
怎么回事,难道严彧已经拿走了?
不可能啊,拿走了怎么不跟他说一声。
路野还在纠结饭盒去了哪,助理小周发了一条语音消息。
小周:“路哥,你昨天换下来的脏衣服我给你拿回家了,哦,对了,还有那个饭盒。”
路野心里的石头落地,他按着语音键回消息:“你把那饭盒拿回去了?”
小周有点纳闷,问道:“对呀,不是你的吗?”
路野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好主意,他赞扬小周:“你拿回家对,拿回家对……你帮我放在我家,别弄丢了,我等它的主人自己找上门。”
小周更奇怪了,饭盒的主人不就是路野吗,她秉着不多问艺人***的工作原则,茫然点头,答应了路野的要求。
路野和小周说完,打开微信想了想,他还是先给严彧发了一条消息问他在不在值班室。
隔了整整十分钟,严彧依旧没有任何回复。
连着两条消息严彧都没有回复,路野心中顿觉不爽,他不耐地揉了揉鼻梁,回看了他发给严彧的上条消息,下一秒,他的不爽被突如其来的自嘲取而代之。
他这是在做什么?
这还是风流潇洒的路少爷吗?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约人总是迟到,迟到也从不解释;看上谁,动动小心机,对方准上钩,哪需要用一个蹩脚的饭盒做借口。
他现在甚至觉得自己束手束脚地有点怂了。
思虑这么多,他什么时候才能把人弄到手。
路少爷可管不了自己是有礼貌还是没礼貌,他想追的人,耍点小手段,玩点小心机,只要不伤大雅,又如何呢?
*
值班室的门半开着,路野伸着脖子往里看了一眼,好像没看到严彧,他正准备抬手敲门,问问另一个值班医生严医生去哪了,那人立刻认出了路野,笑道:“你找严主任吧?”
路野正想问他怎么知道他要找严医生,那人又说:“严主任交代我,如果有个男人提着饭盒来找他,就跟他说他正在手术。”
“可我没提饭盒啊。”路野晃了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哑然失笑。
那人抿唇笑道:“可你是男人啊。”
路野觉得那医生的话有点奇怪,但一时又想不出哪里奇怪,他又问道:“你知道手术什么时候结束吗?”
那人看了下手表说:“这可说不好,因为是急诊手术,做一晚上都是有可能的。”
路野属于每天拍十二个小时的戏后,还能生龙活虎去酒吧玩的人,他不知道医生做完一台手术有多累,想也没想说道:“请你帮我跟他说声,让他手术一结束就去病房找我。”
那人没说话,鄙夷地看了路野一眼,低下头似是自言自语:“又是一狼心狗肺的东西。”
这屋从里到外,只有两个人,一个路野,一个值班医生。
不用猜都知道,那人骂的是谁。
放在平时,从不让自己吃亏、有气撒气的路少爷拳头早抡过去了,就算没动手,几句脏话也少不了。
但今天路少爷听到这句话后,他下意识就想到那天洛言说的‘如果我哥是在三年前遇见你’,所以,严彧在三年前究竟发生过什么?
路野带着这个疑问,深深看了那人一眼。
那人抬头刚好撞上路野略显深沉的眼神,他瞪视着路野道:“看什么看,难道我说错了吗,就算严主任再厉害,他做完一台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下来,也不可能若无其事,想坐下来好好休息只是一般情况,像我们,每次手术下来,只想随便找块地方倒下就睡。你没说让他休息也就算了,居然还想着让他去找你,你不是狼心狗肺是什么?”
原来如此,这人是在为路野的不体贴替严医生打抱不平。
可是他说的‘又’是什么意思?以前也有人不体贴过严医生吗?那会不会和三年前的事情有关?
路野干脆走进了值班室,二话不说找了一张凳子,坐到了那人旁边。
那人吓地立刻弹跳站起来,手指着路野:“你……你想干嘛……”
“坐坐,”路野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问道,“值班室可以抽烟吗?”
那人嗫嚅半晌,缓缓吐出两个无力的字:“不能。”
路野两指一掐,把烟折断,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说:“好,那我不抽了。”
“吴医生,”路野侧眸,淡淡扫了那人胸前的胸牌一眼,漫不经心道,“你不用这么紧张。”
能不紧张吗?
路野那张脸,虽然帅,但也痞,按照苏姐当初包装他时说的话,要是路野不进演艺圈,可以考虑混个黑涩会,就路野那浑身上下的痞气,帮会老大的位置绝对是他的。
当然,苏姐说的都是玩笑话,就算路野不入演艺圈,他还有市值千亿的星科集团总裁的位置等着他。
吴医生死鸭子嘴硬道:“我没有紧张。”
路野低头笑了笑,说:“那就好,我挺随和的。”
随和个屁!
吴医生分明看到他刚才折断香烟时,手背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吴医生虚伪笑道:“我也挺随和的。”
路野轻轻‘嗯’了一声,随即,大长腿微抬,一脚踢向吴医生身后的凳子,笑地特别随和:“那你怎么不坐呢?”
“我坐,我坐呀……”吴医生拉过凳子,不情不愿坐了下来。
“吴医生,”路野见他坐下来后,开口问道,“你刚才说我是又一狼心狗肺,什么意思?严医生以前也遇到过另一个狼心狗肺吗?”
吴医生见路野好像真的没有打算对他动手,他胆子瞬间又大起来,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为了套话,路野感觉自己把这一年的好脾气都用完了。
路野轻轻笑了声:“当然关我的事,我老实跟吴医生承认吧,我在追严医生。”
吴医生没有丝毫的惊讶,他轻哼道:“那你去问严主任啊,反正你这种大明星,我是不知道你追求严主任的目的是什么。”
路野眉心微蹙,眼神不闪不躲,直直逼视着吴医生,一字一句顿问道:“三、年、前、是、谁?”
这句话像一记警钟敲响在吴医生头顶,他立马站起来,敷衍地搪塞道“我去年才来这家医院实习,三年前的事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但你一定听说过。”路野审视地看着他,语气不容置疑。
“没有的事,”吴医生像被路野逼到了死胡同,他狗急跳墙,抄起桌上的听诊器,挂到脖子上说:“我要去查房了。”
路野知道吴医生不想说,怎么逼他也没用。
所以,在吴医生要走时,他没有拦住吴医生,就这么任由他走了。
吴医生走后,路野一个人坐在值班室等严彧。他其实并没有多想了解严彧的过去,对于他而言,严彧的过去不重要,他要的是严彧的现在和未来,只不过刚才吴医生提到,他就想着随口套套吴医生的话,但是没想到吴医生嘴巴紧的很。
路野这个人从来不会把不重要的事和人放在心上,既然套不到,也就算了,他不会再多想。
不知道严彧几点结束手术,路野拿过桌上的数据线,给手机充上电后,准备边打游戏,边等严彧。
路野游戏没打几分钟,他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睡梦中,他感觉有人在他背上搭了一条毯子。
那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薄荷香。
第二天清晨,路野睁眼醒来时,值班室依旧只有他一个人,路野反手按了按脖颈,灰色毛毯从他的背上滑落在地,他捡起来看了一眼,难不成是那个害怕他害怕地瑟瑟发抖的吴医生给他盖的?
路野没有多在意,捡起毛毯顺手搭在了椅背上,然后,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六点四十,严彧还没结束手术吗?
路野从插座上拔下手机,正准备站起身活动一下,值班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是严彧!
路野拉上外衣拉链,站起来就说:“严医生,手术结束了吧,你车是不是停在医院,走,我送你回家。”
“我买早饭了,先吃早饭吧。”严彧说。
路野这才注意到严彧左手提着两碗粥,右手拿着一袋豆浆油条。
路野‘哦’了一声又坐下。
严彧见路野乖乖坐下,将手里的早饭放到桌上,自然地问路野:“想喝豆浆还是想喝粥?”
可能是早上的大脑反应迟钝,路野还没得及思考严彧这是刚结束手术去买的早饭,还是已经结束手术好一会儿了去买的早饭,腹中的饥饿感促使他秒回道:“我想喝粥。”
路野喝粥的时候,才想起来问严彧:“你刚结束手术吗?”
严彧从勺子上抬眸看了路野一眼,无情回道:“食不言。”
路野非常听严教授的话,接下来他吃早饭,真的没有再讲一句话,只是时不时抬头,看严彧一眼两眼。

小说资源推荐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说资源本站也会慢慢的在推送出来。如果这本小说资源还不能让你满意,翻翻本站之前的推文,相信应该会有你喜欢的。

点击免费阅读这个医生我收了全部章节!

路野严彧小说仅代表这个医生我收了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