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江淮薄渐小说标记我一下全文免费完整版全集

江淮薄渐 呜呜文学 2020-03-05 09:30:47
  • 标记我一下合集版免费阅读-标记我一下(江淮薄渐)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标记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江淮薄渐的小说之全文大结局无删减阅读完本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标记我一下,主人翁是江淮薄渐,《标记我一下》主要讲述了江淮薄渐之间的恩怨情仇:二中有个出了名的不好惹的Alpha。校内睡觉,校外打架,江淮多年名列教过他的各位老师最想打死的学生榜单头一个,名列二中投票公认出来的...

江淮薄渐小说标记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

刘畅:“?”
刘畅立马急了:“谁说我碰瓷了!”
“不是碰瓷,”江淮掀了掀嘴唇,“那是特技表演?”
教室一阵哄笑。
刘畅涨红着脸瞪了周围一眼,才冲上去揪着江淮衣领:“江淮你什么意思?你他妈以为我是怕你吗?要打架是不是,来啊!你……”
“松手!”林飞及时厉喝,“刘畅松手,江淮你到一边去!”
江淮眼皮动了动,脚却一动都没动。
刘畅犹豫了一下,也没松手。
林飞把手里的教案狠狠地往讲台边缘一摔:“我让你们松手!耳朵聋了是吗??”
讲台上的作业本被震得一晃。
薄渐扶了扶。
刘畅先松了手,忿忿地到一边去了。
林飞问:“到底怎么回事?”
刘畅立马指着江淮:“我跟江淮又不熟,也没招惹他什么,他就跟疯子似的,过来就把我桌子全踹翻了!”
“动手了吗?”林飞问。
刘畅指着江淮大声说:“他动脚了!”
许文杨咳了声,小声对班主任说:“林老师……没打起来,可以查监控的。”
动脚了还没打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开学两天,没一天消停。
林飞瞪了一眼江淮……想了想,又瞪了眼刘畅。
上课铃预铃响了。
林飞刚要说什么,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两个,在教室不消停就去我办公室打去吧……许文杨,”他指指前门摔出去的课桌,“你找几个同学把前门收拾收拾。”
-
进了办公室以后,刘畅嘴就没停过。
他一脸忿忿,说:“……我跟江淮无冤无仇,又没得罪过他,他把我桌子给掀了,东西都摔了……老师,这还不算霸凌吗?就算这次没动手,那江淮以前没动过手吗,他打架还少了吗?放任这种害群之马呆在学校,特别他还是个Alpha,迟早是要……”
林飞抬手:“行了。”
刘畅还要说什么,林飞瞪了他一眼:“你哪那么多废话?我让你翻旧账了?出了事肯定你们两个都有错!”
刘畅闭了嘴,却一脸不服。
林飞看向江淮:“到底怎么回事?”
江淮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看着刘畅:“你说你没得罪过我?”
“我……”刘畅绊了下,可随即冷笑着说,“要不是高二倒霉和你分了一个班来了,我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得罪你?”
他“嘁”了一声:“我妈说的对,你这种Alpha学生,学校应该开除!”
刘畅他妈刘毓秀是江淮高一一年的班主任,和江淮两看两相厌。
卫和平暑假看到那个老师投的“你最想打死哪个学生”的匿名投票的时候,一口咬定这肯定是刘毓秀那个更年期老女人投的。
江淮嘴角挑了挑,神情散漫:“那你妈教没教过你,人说话是要承担责任的?”他顿了下,“还是,你妈没把你当人教过?”
刘畅愣了下,当即暴跳如雷:“江淮你有种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说,”江淮没什么表情,看着刘畅,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真是你妈的好,儿,子……”
林飞“嘭”地拍在桌子上:“都闭嘴!”
江淮耸肩,轻嗤了一声。
刘畅上不上下不下,脸色难看。
俩人就在他办公室吵,林飞脾气也上来了,站起来问:“都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是让你们说明白刚刚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翻旧账的!”他指向窗户外,“你们要翻旧账,滚出学校外面翻,你们要打,从学校退了学出去打!没人拦你们!”
“你们这都什么德性?”林飞指指江淮,又指指刘畅,“你们两个Alpha!都是正好到了易感期吗?只要你们说一句你们到了易感期,我现在就准你们俩一个星期假!马上回家,滚回家过易感期!”
只有Alpha才有易感期,期间情绪不稳定。有容易暴躁的,有容易难过的,有欲望强盛的……什么样的都有。
但没人会因为易感期请假。
林飞说这话就是让他们滚蛋。
刘畅噤声了。
江淮侧了侧头,拇指按在手指指关节上,咔吧响了几下。他低眼说:“没到易感期,就是想打他……”
林飞深呼吸了几口气,强制自己冷静……他问:“你凭什么想打他?”
“帮他妈教他当个人……”
林飞吼了一声:“江淮!!”
江淮不太明显地被冷不丁吼得一抖,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慢腾腾说:“因为他骂人。”
林飞憋着一口气,瞥了眼刘畅。刘畅没有说话,林飞就有了底。他问:“刘畅骂的是你?骂你什么了?”
可林飞等了一会儿,江淮说:“不记得了。”
林飞怔了下。
刘畅立马抓住机会,连忙说:“老师,我没有骂他,是江淮威胁我了!他不但说要打我,还嘲笑我,说……”
“没让你说话!你闭嘴!”林飞厉喝。
刘畅吓一跳,又闭嘴了。
林飞看着江淮:“不记得了?”
江淮“嗯”了声。
林飞心烦得不行,挥挥手:“你们俩先回去吧,明天一人交一千字检讨给我……”顿了顿,林飞说,“江淮就别回去了。呆在教室惹事,那你就去走廊上呆着吧。”
刘畅似乎觉得这一千字检讨他也不应该写,瞪着眼说:“老师,凭什么……”
林飞向大门指:“都出去。”
-
回去的时候第一节课都快下课了。江淮进了后门,从桌洞抽了书包出来,去了走廊。
薄渐神情认真地望着黑板上的受力分析图,在物理书上做笔记。
后门没关。江淮拎着书包出去了,弯腰把书包放在了走廊墙根上,又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翻了本书出来。
薄渐偏了偏头,向门外瞥了一眼。
江淮背对着他。因为弯着腰,校服衬衫的腰线被收窄了,向上抻了一截。露出短短一段瘦窄白皙的腰,脊索微微突起。
薄渐视线又落回到物理书上。
物理书上有一段双曲线。
薄渐看了这段双曲线半晌,笔尖轻轻描了描双曲线中间的Y轴。
-
物理课还没下课,卫和平还坐第二排……但江淮居然收到了卫和平的微信。
-扶我起来浪:淮哥,没事吧?
江淮坐在数学书上,懒懒地按了几个字回去。
-真正的强者:没事。
-扶我起来浪:林飞是罚你出去罚站了吗?
-真正的强者:嗯。
-扶我起来浪:??
-扶我起来浪:林飞这是什么意思?刘畅那个傻逼主动挑的事,刘畅都回来坐下了,凭什么让你在外面站着?林飞不会把刘毓秀叫过来了吧?
江淮打了个哈欠……其实在外面在里面,对他来说区别不大。
-真正的强者:没叫。罚站就罚站吧,无所谓。
-扶我起来浪:唉,这些狗老师……都是一丘之貉。
-扶我起来浪:算了聊点别的吧。老秦今年元旦还回来吗?
卫和平说的是秦予鹤。
他,江淮,秦予鹤三个人初中就都认识了,初中同班同学……但江淮还是和秦予鹤关系铁,他俩打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卫和平到了初二才和江淮熟起来。
后来初三,秦予鹤出国了,元旦和暑假才回来。
他们三个人,两个Alpha……就卫和平一个Beta。
卫和平就常常很遗憾他不是Alpha,要他也是Alpha,那就跟哥们儿们步伐统一了。
-真正的强者:暑假的时候他说回来。
-扶我起来浪:可以的,哈哈哈到时候咱翘课出去跟老秦吃饭去怎么样?
-真正的强者:行啊。
-
下课铃响了。
江淮回教室的时候,瞥见今早倪黎送过来的奶茶还原封不动地放在他课桌上。他碰了碰,天气热,还是温热的。
薄渐在翻练习册,眼前多了一杯奶茶。
还别着女孩子给江淮写的小卡片。
早安,焦糖珍珠的,半糖……和一个灿烂的小笑脸。
“喝吗?”江淮站在他前面,低头看着他。
薄渐掀了掀嘴唇:“不喝。”
江淮问:“你不喜欢奶茶?”
“不是不喜欢奶茶,”薄渐轻描淡写地说:“是不喜欢喝不熟的女孩子送来的东西。”
江淮:“……”
“别人送你的,”薄渐支着头问,“为什么不自己喝?”
江淮皱了皱眉:“这杯焦糖味儿太重了……”他不喜欢焦糖,卫和平不喜欢珍珠,这杯得扔掉了。他“啧”了声,“算了,你不要那我就……”
薄渐抬眼:“焦糖的很难喝吗?”
江淮顿了下:“不是难喝,但是……”
“但是什么?”
江淮看上去有些不耐烦:“焦糖太甜了。”
“哦。”薄渐点了下头,抽出吸管,“噗”地一下戳进了奶茶杯盖,“那我尝尝。”
江淮:“……”
江淮问:“你不是不喜欢喝不熟的女孩子送来的东西吗?”
“但这不是你转送给我的吗?”薄渐低眼,不紧不慢地说,“所以不算不熟的女孩子了,应该算……不熟的男前桌。”
江淮:“……”
-
过了大半节课,林飞慢慢冷静了下来。刚刚他的处理方式太鲁莽了,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先把学生给罚了。
作为班主任,他必须给出一个明明白白,足够公正的处理结果。不然刘畅去向刘毓秀告状……江淮就麻烦大了。
他不是偏袒江淮,只是犯了错,就有一说一,就事论事。
第三节课上数学。
林飞进了教室,走到讲台上,却没开始上课。
他面色严肃地说:“今天早自习班里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有谁能站起来讲讲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吗?”
教室安静下来,面面相觑。
倒数第二排靠门的座位是空的。
过了好一会儿。许文杨犹豫地站起来,说:“老师……就是早上江淮和刘畅发生了一点矛盾……然后刘畅桌子就被掀翻了,没别的事了。”
刘畅在前排撇了撇嘴。
林飞问:“什么矛盾?”
许文杨露出为难的神情:“我……我坐在后排,也不是很清楚。”
林飞皱了皱眉,看向其他同学:“还有人起来说一说吗?不要想别的,我们就事论事。”
卫和平攥紧了拳头,猛地站起来:“老师,是刘畅先挑的事,今天早上刘畅就一直在骂江淮……”
刘畅扭过头冷笑:“有你说话的份?谁不知道你跟江淮穿一条腿的裤子?”
“你敢说你没骂江淮?”
“我骂他什么了?”刘畅“呸”了一声,“我说的都是事实!江淮敢做,敢不敢当??”
卫和平又情绪激动起来:“事实个屁,你那他妈明明是诋毁!”
刘畅:“我诋毁他……”
林飞暴喝:“你们两个都闭嘴!”
刘畅悻悻地转回头,但手还向后指:“老师,他跟江淮关系好,说话不能信!”
“我让你闭嘴!”林飞厉声道。
林飞头疼,叹了口气:“还有谁能站起来说说怎么回事吗?”
刘畅转了转头,把附近的同学挨个儿扫了一遍……看见谁也没敢吭声。刘畅得意洋洋地冲卫和平扬了扬下巴。
虽然开学才两天……但高一就不少人认识刘畅了。
因为刘畅他妈是二中老师,刘畅虽然不打架,但在学校也是一号出了名的事儿逼Alpha。
谁没事自找麻烦啊?
没有人站起来。
林飞说不出什么滋味儿:“江淮说是刘畅先骂的人……有谁听见了吗?”
沉默。
几分钟的沉默。
当所有人……连林飞一起,以为这沉默要持续到林飞先放弃为止了,后排响起了轻微的站起身,桌椅地面碰撞的声音。
所有同学一下子向后扭过头。
最后一排高挑修长的少年站了起来。他散漫地扫了刘畅一眼,声音轻缓而清晰:“早上刘畅骂没骂江淮我没听见,我倒听见他骂了一个Omega女同学。”
教室一片寂静。
林飞愣了下。
是薄渐。
认识薄渐的都知道薄渐一般不大插手班里这些零儿八碎的事,也不竞选班干部……这位学号0001的学生会主席事儿已经够多了。
所有人看着他。
薄渐弯了弯嘴角:“我记得……是骂那个Omega脑子不好使,是个跪***Alpha的烂货。”
林飞一时愣神……他看了眼刘畅,说:“但我问过江淮了,他什么都没说……这些话江淮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
薄渐落眼在桌子上的焦糖奶茶上,手指碰了碰杯沿。“可能是不想让老师把那个Omega叫过来……再让她听一遍刘畅都说了什么吧。”
想得挺远。
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
“但保护Omega是Alpha天生的职责,作为一个Alpha,江淮的做法……”薄渐低垂着眼眸,漫不经心地说,“有什么错吗?”
教室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嘈杂。
林飞神色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看向刘畅:“你说过那些话吗?”
刘畅脸色已经吓白了……他骂那个女的完全是因为看不惯江淮,怎么扯到AO关系上了?
Omega只占人群的十分之一,但身体素质普遍一般,比不上Beta,更不用比Alpha……理论上物以稀为贵,但实际上Omega在哪儿都处于弱势地位。
特别是Omega对上Alpha,是天生弱势。
学校一向对于Omega的话题都很***。
“我刚好在讲台上,所以听见了。”薄渐嘴唇动了动,刘畅脸色更白了,“我想坐在前排的同学也有人听见了。”
“是吗?”林飞看向前几排,“那你们还有谁听见了?”
主席是第一个站起来的。
所以这次的沉默没有持续太久。
一个女生咬了咬牙,举手说:“老师,我也听见了……刘畅确实骂了,说那个女孩子是,是虚荣心作怪的……烂货。”
“我也听见了!”女生开了个头,旁边的同学也举了手。
“其实刘畅还骂江淮了……”又有人说。
薄渐收回眼,向后门外瞥了一眼。
江淮的书包孤零零地躺在墙角,主人不翼而飞。
林飞沉默了很久,最后重重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他走下讲台,“先上课吧,我去把江淮叫回教室。”
但走到门口,林飞看了一圈:“……江淮人呢?”
林飞回了教室:“你们谁看见江淮了?”
靠窗的一个同学犹犹豫豫地举手:“老师,我刚刚看见他了。”
林飞愣了下:“在哪?”
同学:“楼下,在操场上滑滑板。”
林飞:“……”

标记我一下免费阅读

江淮被叫去了办公室等着。
办公室没人。江淮百无聊赖地在办公室转了一圈,最后找了林飞的椅子坐下,支着头,昏昏欲睡。
下了数学课,林飞一进办公室,就看见江淮坐在他位上,都快睡过去了。
林飞把教案卷起来,恨铁不成钢地敲在江淮头上:“起来了!都睡哪来了,我让你到这等着是让你到我办公室睡觉的??”
江淮头一歪,吓了一跳。
林飞:“起来!”
“……哦。”
江淮挪了起来。林飞身后,他瞥见了几个一起跟到办公室来的同学。
头一个是刘畅,一脸如丧考妣。后面跟着许文杨和一个女生,是数学课代表王静。
“我让你去走廊罚站,你可倒好,给我罚到操场滑板上去了!”林飞又敲了一下江淮的脑袋。
江淮眼皮向下耷,不说话。
林飞背起手,扭头把几个同学扫了一遍。他指了指王静:“王静你去把昨天交上来的数学作业抱回班里发下去……走的时候把门关好。”
王静点点头,轻手轻脚地去抱了数学作业,走的时候又关好了门。
“我让你们过来就是说说早上的事。”林飞挨个把剩下的江淮,刘畅,许文杨看了一眼,叹气道:“今早发生了什么事,不少同学都已经作证了……刘畅先侮辱同学在先,江淮又掀了刘畅的桌子。你们谁有异议吗?”
刘畅脸色发白。
许文杨不吭声。
江淮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差不多吧。”
林飞冲刘畅扬了扬下巴:“那刘畅先向江淮道歉。”
刘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说话。
林飞:“道歉!”
刘畅像憋着什么奇耻大辱,涨红了脸,他死死盯着江淮的那张脸。
江淮动都没动。
刘畅攥紧拳头:“是我……有错在先,我不应该骂你的朋友……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嘴。对不起。”
谁都看得出来,刘畅不服。
林飞叹了口气,看向江淮:“江淮,到你了。”
刘畅一下子松了口气,看着江淮,等江淮给他道歉。
江淮瞥了眼刘畅,神情懒散:“我要道歉的对象不在这儿,怎么让我道歉?”
林飞没听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掀了刘畅桌子,那我应该给刘畅桌子道歉啊,但桌子又不在这儿。要不您让刘畅把他桌子搬过来,我就地给它上三炷香。不然……”江淮嘴角一挑,“刘畅桌子不是白挨我一脚了吗。”
刘畅一愣,随即一脸不可思议。
林飞也愣住了。
许文杨压着头,憋着笑,肩膀耸了耸。
“你这是什么歪理邪说??”林飞问。
“冤有头,债有主。”江淮回答。
林飞:“……”
江淮低着眸子,像懒得多看刘畅一眼:“你回去帮我向你课桌转达我的歉意也成……我要摔了什么东西,你列个表,我明儿原物赔你。”
江淮天生长了一张贼没诚意的脸。
像开了刃的刀,又捎带了点满不在乎的讥诮,刺人得紧。
更何况他是真的在嘲讽刘畅。
刘畅急了:“老师,江淮就是这么……”
林飞皱眉:“江淮,你就是这么道歉的?”
“昂。”
“你能不能拿出一点道歉的诚意来?”林飞问。
江淮拢了拢后脑勺的小辫儿,抬眼:“摔一赔十,微信转账?”
林飞:“……”
许文杨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又死死捂住了嘴。
刘畅脸色吃了屎似的。
“……江淮,向刘畅道歉。”林飞加重了语气。
“哦,”可江淮这么说,更没有诚意了,“刘畅同学,对不起。”
刘畅一口气卡在半道,上不去下不来,能卡死人。
林飞沉默了一会儿,决定算了。
与江淮斗,破事儿无穷。再说刘畅不服,江淮嘲讽,俩人道歉,半斤八两。
“行……道歉道完了,我们说说处罚的问题。”林飞看向刘畅,“你到底犯了什么错,我就不重复了……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希望你端正态度,以后别再做这种事,是Alpha就要有Alpha的担当,学会尊重Omega。”
林飞从桌子上拿了假条本撕了张假条给刘畅:“今天的事我暂时不上报学校了……但刘畅你拿着假条回家反思三天,回来交两千字检讨给我。”
江淮瞥了眼假条,没有说话。
刘畅攥紧了手。
林飞问:“你还有要说的吗?”
但刘畅没有吱声。
“行,”林飞点头,挥挥手,“那你们两个……江淮刘畅回去吧。”
刘畅接了假条,出了办公室。
但江淮没动。
林飞问:“你还有事?”
直到刘畅关门走了,江淮才动了动嘴唇,没什么表情地问:“老师,你怎么知道刘畅都骂了什么?”
江淮只说了刘畅骂人,但没说刘畅骂谁了,也没有一句话提到过Omega。
更没有提到过倪黎。
“班里同学。”林飞回答。
江淮眉心蹙了道褶儿:“是谁……”
林飞望着江淮:“你不用担心我会去找那个Omega来对证刘畅都说了什么话……这件事到此为止。”
江淮微怔。
“……哦。”他低了低头。
江淮没再说什么,朝门口走过去了。但到门口,他一停,扭头问:“老师,我回去还要继续罚站吗?”
还有脸提。林飞剐了江淮一眼:“你那叫罚站?回教室老老实实上课去。”
顿了会儿,江淮问:“那检讨是不是也不用写了?”
“想得美,一千五百字检讨,明天交给我……加的五百字是反省你旷课去操场玩的。”
江淮:“……”
检讨刘畅就比他多五百字,还比他多了个三天小假期。
他是不是亏了?
江淮也走了,还剩许文杨。
许文杨有点紧张:“林老师……”
“许文杨,”林飞淡淡道,“你是班长,有同学需要你的时候……我希望你有站出来说实话的勇气,而不是像其他同学一样装聋作哑。你也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这个班主任。”
许文杨低下了头。
-
江淮慢悠悠地回了二班。
回教室的时候第四节课的上课铃早打了。开学第一节体育课,上内堂。
教室乱哄哄的,江淮从前门进,卫和平冲他一阵挤眉弄眼,一脸扬眉吐气,大仇得报的兴奋样儿。
卫和平前桌,刘畅的座位已经空了。
江淮还没坐到凳子上,卫和平就嗡嗡嗡微信一阵狂轰乱炸。
-扶我起来浪:兄弟,牛逼啊!
-扶我起来浪:薄主席牛逼,你也牛逼!
-扶我起来浪:刘畅那傻逼是不是回家反省去了?刚刚一回教室就收拾东西滚了……***,那司马脸,太爽了!
江淮皱了皱眉。
-真正的强者:关薄渐什么事?
-扶我起来浪:林飞不是叫你过去了吗?没和你说?
-真正的强者:说什么?
-扶我起来浪:上节课林飞来问怎么回事,问刘畅是不是骂人了,没人站起来,就主席起来了。
-真正的强者:?
-扶我起来浪:早上的话主席都听见了,就站起来说了。主席是真NB,几句骂人话的事他直接给上升到了政治思想问题……哈哈哈哈哈当时刘畅脸都变了,就是他亲妈刘毓秀过来救他,他不回家反省个几天这事也翻不了页了。
-扶我起来浪:可惜当时你不在没看见……暑假投票我果然没有投错人。
-扶我起来浪:我同桌还拍照片了,等等我发给你。
卫和平打字打得飞快。
江淮眉心的褶儿却越来越深。
-真正的强者:哦。
-真正的强者:照片就不用了。
-扶我起来浪:哎,淮哥,你还是有偏见……照片真不要?
-真正的强者:不要。
-扶我起来浪:行吧,反正照片发校园网上了,你想要就自己去找吧。
江淮收了手机。
期中考试前后学校办秋季运动会,同时还有校篮球赛的总决赛。三个级部一块儿争冠亚军。但总决赛的预选赛从这个月就开始了。
赵天青是体育委员,正在上面忙篮球赛报名的事儿。
下面闹哄哄的。
江淮向后靠了靠,靠在后桌沿儿上。
半晌,他回头:“谢了。”
薄渐从书中抬眼。后门没关,日光强盛,显得他瞳仁像一点融化开来的琥珀。薄渐唇角微勾:“有报酬吗?”
江淮扭过身:“报酬?”
江淮转身却没有完全转过来,只是在那儿拧着。衬衫的腰线褶皱折起,向里凹陷得很深。像人为收紧了腰。
薄渐掠过去,又低垂下眼。
“你想要什么报酬?”江淮蹙着眉问。
不知道为什么,薄渐不说话了,又翻了一页手底下的书。
江淮稍稍往页头上瞥了一眼……次,贝……《资本论》。
牛逼。
薄渐桌头今天还新放了一瓶折满了彩色五角星的漂流瓶……这么少女的东西,显然不是薄渐的,是别人送的。
薄渐桌子上每天都能多一堆零儿八碎的,寄满了少女心的小物件。
江淮突然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裤兜……他今天穿的还是昨天那条裤子。
江淮说:“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
“什么?”薄渐微微抬眼。
江淮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被他叠了四五叠,寒碜得不行,还带着他体温的纸:“给你的情书。”
薄渐手一顿,视线落在那张纸上。
他没去接,只是反问:“情书?”
“嗯。”江淮问,“要么?”
薄渐没有说话,接了过来。
指尖无意地碰到一起。都是温热的。
江淮很快缩回了手。
薄渐看了眼江淮:“现在可以打开吗?”
江淮懒懒散散地回答:“随便你。”
薄渐细致地按平了“情书”***来的角儿,慢慢展开……
没有字。
只有一个彩色火柴人,可能还是火柴人的Plus版,多了不少细节,正方形校服,长方形校裤,顶着一头火柴棍小屋似的头发。
薄渐沉默地把小人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这画的是我吗?”
江淮给面子地鼓了两下掌:“慧眼识珠啊,主席!”
薄渐:“……”

小说资源推荐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说资源本站也会慢慢的在推送出来。如果这本小说资源还不能让你满意,翻翻本站之前的推文,相信应该会有你喜欢的。

点击免费阅读标记我一下全部章节!

江淮薄渐小说仅代表标记我一下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