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温蹊纪北临小说首辅今天争宠了吗完本资源大结局阅读

温蹊纪北临 呜呜文学 2020-03-05 11:09:52
  • 首辅今天争宠了吗温蹊纪北临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首辅今天争宠了吗(温蹊纪北临)免费小说合集版完结阅读

    首辅今天争宠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温蹊纪北临的小说之免费全文全集全章节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首辅今天争宠了吗,主人翁是温蹊纪北临,《首辅今天争宠了吗》主要讲述了温蹊纪北临之间的恩怨情仇:“……是在下唐突了。”纪北临自嘲似的笑了一声,复又问道,“县主是刚从二公子那里出来吗?”温蹊点点头,因为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便立在那儿低头不语。纪北临看着小姑娘...

温蹊纪北临小说首辅今天争宠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刚刚在纪北临面前站了一会儿,被风吹了一阵,可把她冻得不行。
回到明珠院,温蹊立刻脱了绣鞋爬上垫了鸭绒垫的贵妃榻上,怀里揣着装着热水的羊皮囊,接过春雨煨在炉子上的一小盅粉葛眉豆鲮鱼汤尝了一口。
“冬日里这样待着最***了。”一口暖汤下肚,温蹊***地长舒了一口气。
温蹊眯眼蹭着靠枕的模样像极了小奶猫,春雨同秋霞看着自家姑娘可爱的模样,都忍不住笑起来。
“县主最是怕冷,往后的姑爷冬日里得是要日日抱着县主了。”春雨打趣道。
春雨秋霞自小跟着温蹊,私下无人时也能和温蹊说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话。
瓷白的汤勺在汤盅里搅了一圈又一圈,温蹊微微笑着,心里想着的却是相公哪里有暖炉热水袋好用,抱了那么一会儿就会推开你,告诉你他有要事要忙。心都凉了,哪里还暖和的起来。
屋子里暖和,温蹊整个人便有些懒洋洋的,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便在贵妃榻上小憩了一会儿。
短短的时间里,温蹊还能做个梦。
梦里温蹊又到了首辅府,府内一片素白,下人们都穿着五服,来来往往之间,竟无一人敢高声说话。
温蹊心下好奇,又去了自己的院子。
别处皆是白绫高悬,唯独她的院子一切如常,她初初嫁给纪北临时栽的枣树已经结果,却无人去摘。温蹊感叹春雨秋霞暴殄天物,便打算自己去摘,伸手够时,手指次次穿过青脆的枣子……
她碰不到这里的东西。
几次尝试未果,温蹊也不再费劲儿了,又往屋里走。
她的屋子房门紧闭,温蹊穿过墙,入眼的先是一地的酒壶,四下散倒,她的床前,有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伏在她的床上,手里的半壶酒全洒在了床上。
温蹊恼得不行,那可是她最喜欢的一床被子,全弄脏了!
温蹊正要骂那人,突然有人叫她。
“县主!县主!”
温蹊是被春雨摇醒的,低低“唔”了声,“怎么了?”
“县主可是做噩梦了?”春雨掏出帕子细细擦着温蹊额头上的细汗,柔声问。
“没啊。”温蹊扶着秋霞的手坐起来,揉了揉眼,突然愣住。
看着手里湿腻腻的一片,温蹊茫然地眨了眨眼。
“奴婢看县主睡的不安稳,还在哭,担心县主做噩梦了,才把县主叫醒了。”春雨道。
温蹊接过秋霞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与手,又就着春雨的手含了一口水漱过口,才慢悠悠地站起来,“我刚才梦见有人把酒撒在我最喜欢的被子上,把我气哭了。”
春雨和秋霞万万没想到温蹊会是这个回答,相视一笑,笑容间带着对自家县主古灵精怪的无奈。
春雨蹲下身子替温蹊穿鞋,打趣得问道,“县主可看清了是谁这么坏,居然弄脏了县主最喜欢的被子?”
小姑娘看着春雨的发顶,缓缓地摇头说没看见。
“但肯定不是好人。”温蹊歪着头,语气坚定。
*****
将养了半个月,温蹊的身体才算完全好转。期间纪北临倒是来给温乔上了一回课,说是上课,但纪北临怎么说还比温乔小上两个月,也不可能真去做温乔的先生。
最后不过是两人在温蹊旁边的笔烟院聊了会儿天,接着温乔在这边屋子看他的奇谈异志,纪北临在那边屋子抽空处理他的公事。
但对温儒来说,纪北临在温乔面前晃晃,让温乔时刻意识到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就够了。
温蹊对此的评价是:温儒太不了解他的儿子了,更不了解他的学生。
温乔人蠢,一向胸无大志,纪北临心黑,才不做不赚钱的生意。
足尖一点一点,温蹊小幅度地晃着秋千。皱着眉头思考,那纪北临来温府的目的是什么呢?
“哎呦,小小姑娘想什么呢?皱着眉老气横秋的,生生老了五十岁。”
这般玩世不恭的语调,温蹊不抬头都知道是谁。
“你可比我先老!”温蹊抬头瞪温乔,不期然见着温乔身后跟着的两个少年。
温蹊一惊,忙从秋千上跳下来,端端正正地行了礼,“见过太子殿下。”
锦袍少年眉眼温和,右眼眼尾下有一颗极小的泪痣,笑起来时,柔情似水。
“期期不必多礼。孤是微服出宫,别人不知道的,期期要保密。”大楚的太子楚季朝温蹊眨了眨眼,故作严肃。
温蹊笑着点了点头。
“那表哥来温府干什么呀?”温蹊温温软软地问,澄澈的双眼里具是笑意。
除了家中两位哥哥,温蹊与楚季最是亲近。楚季身为太子,在温蹊面前却没有一点架子,也的确是待她如亲妹。
“孤听说姑丈让新科状元给温乔上课,特意来看看热闹。”楚季道。
“看什么热闹,看笑话才是。”温乔低声抱怨了一句,之后像是想起了些什么,笑意渐起,揶揄楚季,“过几日皇后可是要给太子选妃,到时才叫热闹呢。”
楚季听了温乔的话,扬起的眉眼耷拉下去,连带着那颗泪痣都显着一股子忧伤。

首辅今天争宠了吗全文阅读

温蹊歪着头想了想,问:“表哥可有喜欢的姑娘呀?”
小姑娘一脸好奇。
白衣少年见小姑娘自楚季来后一直盯着楚季,一口一个表哥,笑如蜜糖,心口闷的厉害。
“孤哪里认识什么姑娘,不就只认识你一个?”楚季随口那么一说,落在纪北临耳朵里可就变了味。
什么叫只认识他家夫人一个姑娘?
“那太子过几日可得多认识几位姑娘了。”纪北临沉着脸开口。
楚季扬了扬眉,父皇让他将这位新科状元收入麾下算着也有小半年了,平日里别说见个笑脸了,除了板着脸,别的表情都没在他脸上见过,如今这是在同他开玩笑?
“说起来,纪大人也过了弱冠之年吧?”楚季左右揽着温乔同纪北临,“不如你们两个也同孤一同去看看,万一有看上的,孤就去求母后给你们牵线?”
纪北临看了一眼小姑娘,小姑娘听了楚季的话,并没有表现出一点儿不高兴,反倒兴致勃勃地朝楚季建议,要给她的二哥找一个凶一些,能管住他的。
“多谢太子厚爱,”纪北临敛眸,把搭在他肩上的手挑开,“臣的终身大事臣自己有打算。”
温蹊瞧了少年一眼,又无所谓的移开眼,纪北临哪里需要娶姑娘,抱着他的首辅之位过一辈子不是挺好的。
温乔打眼就瞧见小妹往纪北临那处看了一眼,自以为又读懂了小妹的心思,对着纪北临扬了扬下巴,“诶,纪大人。”
纪北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看我们家期期可能入的了你的眼啊?”
一句轻佻话,炸得温蹊心直颤。
温乔在说什么胡话!
小姑娘张了张口,又闭上嘴,脸上颜色实在精彩。一双水润润的眸子看着温乔,恨不得把温乔瞪出一个洞来。
“二哥,你别乱说话!”温蹊气鼓鼓,可碍于太子和纪北临在场,也不敢闹脾气。
纪北临轻轻咳了一声,目光清浅,望着气成河豚的小姑娘,眼尾沾染了些笑意,“县主金枝玉叶,温婉可爱……”
“纪大人抬爱了!”温蹊忙截过纪北临的话。
话被打断,纪北临看着一脸抗拒的小姑娘,停了一会儿,道:“只是纪某才疏学浅,身份低微,实在配不上县主。”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楚季见左右无话,笑着出来调节气氛,“期期还小,现下谈论这些还早着呢。”
温乔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笑着打哈哈,“也是,我们可舍不得期期这么早嫁人呢。”
温蹊松了一口气。
“孤听说姑丈可是专门僻出来一座院子专门让温乔读书,不如带孤去见识见识?”楚季见温蹊脸色不大好,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温乔。
“哦,哦,”温乔难得会意,“走吧,太子这边请。”
侧过身子,温乔让楚季先走,又拍了拍温蹊的额头,“那我们就先走了。”
温蹊捂着额头,哦了一声,站在原地目送三人出了院子。
那白衣少年踏出院子的一瞬间,身形微微一滞,温蹊以为他要回头,结果少年只是复又跟着楚季和温乔走了。
天气才晴了不久,这会儿温蹊觉着鼻尖有一丝凉意,抬头看天,天空不知几时又飘起了小雪。
“下完这场雪,应该就快到春天了吧?”温蹊喃喃。
小姑娘往屋里头走,屋内早已温暖如春。
温蹊吃了几口点心,
春雨用手遮着头,从外头跑进来,到了廊下,原地跺了两脚,抖落一身的雪花,这才进了屋子。
“喝口热茶,别把寒气过给县主了。”秋霞斟了杯茶给春雨。
春雨接过茶,又出了屋子,站在了她方才抖雪的地方,“我先散散寒气。”
温蹊瞧着她俩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不至于,我已经好了,你们也没必要如此紧张。”
“还是当心一点的好。”秋霞严肃道,春雨也捧着杯子在外边认真地点头。
丫头太倔,温蹊索性也随她们。
“对了,奴婢方才碰见公主身边的嬷嬷,说是宫里来了人,过几日邀公主入宫,县主也要一同去呢。”春雨道。
温蹊歪了歪脑袋,哦了一声,应该是为了太子选妃的事情吧。
那日……温蹊回忆起前世太子选妃,嘴角显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可有趣了。
“明日我们去金台寺拜个佛吧。”温蹊从贵妃榻上下来,跑到梳妆台前翻箱倒柜。
“县主在找些什么?”秋霞凑着脑袋过来,“奴婢替您找吧。”
“找到了!”温蹊举起指尖勾着的白色络子,那络子看着很精细,中间缀了一颗粉色的珠子,看着不大值钱,但是温蹊笑得很开心。

本站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首辅今天争宠了吗完整资源在线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首辅今天争宠了吗全部章节!

温蹊纪北临小说仅代表首辅今天争宠了吗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