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季柠陆闻嘉小说思及txt大结局完本无删减

季柠陆闻嘉 呜呜文学 2020-03-05 09:29:02
  • 思及合集版免费阅读-思及(季柠陆闻嘉)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思及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季柠陆闻嘉的小说之小说免费无删减阅读完整版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思及,主人翁是季柠陆闻嘉,《思及》主要讲述了季柠陆闻嘉之间的恩怨情仇:五天后有个同学聚会,你应该还在国内,到时我给你打电话,别忘了。他声音低沉,像奏扬的乐器般富有男人独有的磁性,让人耳朵痒痒。季柠愣了愣...

季柠陆闻嘉小说思及全文免费阅读:

暖黄的灯光洒在安静的饭桌上,陆闻嘉给季柠盛了碗冒热气的鸡汤,放在她面前,又拿了个汤勺放进白碗里。
“最近喜欢吃什么?”陆闻嘉坐下问,“明早我去超市买点回来。”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季柠低头喝汤,不敢抬起来,没弄明白他刚才是什么意思。
她实在是太过震惊,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按着她肩膀坐下,刚才的话就这么揭过。
陆闻嘉性格刻板保守,即便和她待了很久,他大多时候也拘谨得不知道什么叫主动。
某一瞬间,她甚至在想避|孕|套是不是还有别的作用,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说出那种话?
温热的鸡汤透着淡淡的香气,***干涸的味蕾,是熟悉的鲜甜,陆闻嘉帮她夹块酱茄子进碗里,季柠硬着头皮,说声谢谢。
不管陆闻嘉刚才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于季柠而言,终归不想和他有太多牵扯。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埋在心底最好。
她低着头,卷起的睫毛很长,眸中有些奇怪的不安。
陆闻嘉慢慢低下头,喝了口汤后,又慢慢抬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和季柠一起吃饭。
季柠感觉得到陆闻嘉在看她,她微微咬勺子,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只能忽略他的视线,心想待会一定要找堂哥告状。
她的头发落下,陆闻嘉伸手,自然把她的头发撩到微热的耳后,“学校放暑假,高三的放五天,后天回来。我带你回去看看?那间画室改了,现在是老师办公室。”
季柠手一抖,汤勺突然掉进碗里,发出一声轻响。
陆闻嘉皱眉问:“烫吗?”
季柠轻咳一声,摇头说:“还好,最近事情真的太多,去不了。那地方挺好的。”视野宽阔。
季柠爷爷是学校股东,专门给了她一间画室发展爱好,那间画室地方好,还能看见办公区的楼梯。而傅灵那时候喜欢在学校把附加作业写完,到老师办公区交完后再回家。
陆闻嘉经常在门外等季柠,但他只是为了看傅灵一眼。
没人想得到,但这不是最难堪的。
——季柠发育早,肤色凝白,前挺后翘,学校白衬衫的扣子总被绷紧,腰细可握。
她在画室里不干正事时,整天往他怀里钻,只会环着他的脖颈仰头委屈叫陆闻嘉,让他不要逼着自己学习。
等陆闻嘉无奈低头,她又会踮起脚尖,任温馨的阳光安静洒在他们身上。
他的初吻在她这里,第一次深吻交在她身上,连离心脏的最近第二颗纽扣,她也解开过。
可他有喜欢的女孩子。
季柠觉得自己太缺心眼,她怕家里反对,特地和陆闻嘉强调无数次他们不是在交往。那时的他嘴微动,最后什么都没说,没有反对,这已经表明他的态度,偏偏自己没眼力见,总缠着他。
她拿起筷子,低头扒拉两口饭,耳垂微红,希望陆闻嘉不要和她谈以前的事。
陆闻嘉给她夹菜进碗里,季柠顿了顿,心觉太亲近了,没敢吃,但也不好做得太明显,刚要说一句吃饱了,陆闻嘉就开口说:“我胃不好,吃得不多,今天做了两人份,你多吃点。”
季柠微微抬头,有些惊讶。陆闻嘉家境不好,所以他格外注重身体,怕花钱看病,吃饭按时吃,还天天监督她,锻炼也不缺席,胃怎么出问题了?
陆闻嘉看出她的疑惑,说:“以前不注意,喝了点酒。”
这得喝多少才能喝出胃病来?
季柠皱了皱眉,她迟疑了一会儿,想问一句傅灵怎么不管管,话到嘴边,又收住了。
“你爸爸没和你住吗?”
傅灵没和他一起说得过去,但他爸爸那种性子,不太可能不占便宜。
“他前几年喝多走路,没看楼梯,摔没了。”陆闻嘉没大反应,“我一个人住。”
问错话了。
季柠沉默了会,道:“……抱歉。”
陆闻嘉妈妈走得早,他爸爸是唯一的亲人。
“没事,过去很久了。”陆闻嘉给她又盛碗汤,和她聊起来,“在国外过得怎么样?学习方面有问题吗?”
他就像一个许久未见老朋友,没让季柠感觉到任何生疏。她以为自己再次见到陆闻嘉时会无话可说,没想到一切都这么自然。
说来季柠成绩还是陆闻嘉给提上去的,他是年级第一,在线给她补习两年,季柠成绩突突进步,年底还得了几次夸奖。就算陆闻嘉不喜欢她,季柠也不算亏。
他把碗放她旁边,修长的手指在温暖的灯光下泛白,指尖干净。
陆闻嘉以前就习惯帮她做这些小事,但现在的季柠哪哪都不***,只好道:“还可以。”
“交的男友怎么样?怎么分手的?”
“和平分手,”季柠埋头吃饭,“他人挺好的,这几年对我都不错,只是我们性格不合。”
陆闻嘉点了下头,直白问:“那你们做|过|爱吗?”
季柠被咽住了,猛咳好几声,脸都红了,她震惊望向陆闻嘉。
这个词以前季柠用来调|戏他,她只是喜欢看他一本正经脸红。
季柠低头扒口饭,违心撒了谎,“做过几次。”
输人不输阵,陆闻嘉性格比较守纪律,但季柠高中就知道他那方面特别旺盛,经常闹出尴尬,没真正跨过线,只是他克制力强。
陆闻嘉顿了顿,他嗯了一声,把筷子放下,“分了也好,要是没有结婚的打算,婚前性|行|为不安全。”
季柠微微尴尬,不好说什么,一顿饭在平静的交谈中结束。
高层落地窗外黑漆漆一片,陆闻嘉家里有很多书,中英文分开放。几本暗黑色的刑侦小说资源摆在书架上,还没拆封,书的四周还有各种犯案事记,几张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照片让人瘆得慌。
季柠准备走的时候,陆闻嘉已经把客房收拾出来,还准备了条新毛巾给她,弄得季柠有些手足无措。
“一晚而已,你家就在楼下,晚上跑出去大清早又回来,浪费时间,”他顺手把季柠的包放下,“今天最好别洗澡,用水擦擦身体,我去收拾饭厅。”
“我……”
陆闻嘉看了眼表,打断季柠的话,“快八点了,十点前睡觉,别熬夜。”
季柠双手抱毛巾,呆呆站在浴室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面面相觑。
她犹豫了好久,想要离开,又怕自己一走,陆闻嘉就认为自己怕他样,面子抹不开,最后还是***了。
陆闻嘉的房间是很简单的黑白风,屋子里干干净净,没有脏乱。一瓶安眠药放在床头柜上,电脑开着,里面有季柠手机里收到所有的消息。
整洁的大床上搭件干净的白衬衫,没有太多褶皱,是陆闻嘉出门前换下的,还很干净,沾着他的气息。
他脸色没有变化,拿起这件衣服,搭在臂弯中,把电脑关了后,到浴室敲了敲门。
浴室和大厅中间有个小走廊,灯光淡亮,磨砂玻璃中的拉帘拉起,看不清人影。
“换的衣服我放椅子上,脏衣服你丢进洗衣篓,”陆闻嘉的声音沉着稳重,“我去外面收拾。”
里面应了一声,陆闻嘉把衣服放下后,出去了。
季柠听见掩门的声音,松了口气。她换下的衣服刚才不小心,全掉地上,现在都是湿的,这种情况下,太尴尬了。
热的湿毛巾捂在胸口前,美好的弧度曼妙,长腿细白。
空洗衣篓上搭着她的湿裙子,下午就已经摔脏了,也难为陆闻嘉这种大洁癖忍这么久。
她偷偷开了门,看见陆闻嘉不在外面,洁白的手臂伸出来,轻轻把衣服拿进浴室。
季柠很久没出来,陆闻嘉收拾好屋子后,走过去问:“怎么了?”
季柠的声音有点小,几乎听不见。
陆闻嘉安静了一会儿,才道:“我这里没女人住,也没女装。”
“我衣服掉地上湿了,不能穿,能帮我去借一套吗?”季柠声音还是很小,“还有……还有里面的衣服。”
“……都掉地上了?”
“嗯。”她脸微红,季柠没打算换衣服,准备直接穿去酒店,没想到会不小心。
“先去客房休息,”陆闻嘉说,“我帮你洗,明天就干了。”
季柠脸红得更加厉害,这让她怎么出去?她宁愿和堂嫂闹起来也不会来这边住。
她不回话,陆闻嘉静静站在外面,也没多说,他本来就是少话的人。
季柠为难极了,圆润牙白的指尖都微微泛红起来,她手里抓着陆闻嘉的白衬衫,又看了眼自己的脏衣服,还是没勇气再穿一次。
陆闻嘉还在外面等,不知道过了多久,门从内开了一个小缝,陆闻嘉抬头。
季柠慢慢走出来,脸很红,看得出很尴尬至极。她是想待在里面不出来,但氛围太闷了,她怕陆闻嘉生气。
女人纤长的手指拉住衣服下摆,衬衫堪堪遮住雪白的身子,修长的腿稍稍合拢,膝盖贴创口贴,另一手挡在胸前,扣子紧系。
她的腰很细,面容姣好,诱人的轮廓若隐若现,很性|感,脸却清纯。季柠性格是天生的开朗,胆子大,和谁都交得上朋友,安慰人的时候,也比别人要耐心。
陆闻嘉突然问她:“衣服能手洗吗?”
季柠愣了一下。
陆闻嘉边点头边卷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说道:“我知道了,夏天热,明天应该就会干,睡一觉再起来换衣服。”
他让季柠去客房休息,又进了浴室,季柠根本来不及拦他。
空调的冷气飕飕,季柠站在浴室外,衬衫下什么也没穿,听到里面传来的声响,她的脸越来越热,整个身体都红起来。
陆闻嘉朝外看了眼,“怎么还在?”
季柠回过神,她看见他大手里的一小团女裤,僵着身体离开,背影像落荒而逃。
陆闻嘉人长得高,衣服又宽又大,味道干净清爽。她也没想过这是他换下没多久的,他有洁癖,不可能拿自己穿过的衣服给别人。
季柠只觉得更加没脸见陆闻嘉。

思及全文阅读

淡黄的灯光照亮,房间里摆简单,松软的大床在中间。
季柠纤细的背靠门,不敢回想刚才看见的画面。她深呼吸,忍住心底涌上来的羞耻。
一个晚上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
季柠在这间宽敞的卧室转了转,又打开白色拉门衣柜看了眼,都是男人的东西,没有女人留下的痕迹。
如果下午醒早点就没事了,去酒店不耽误,也不用留在这里吃饭,弄得她现在还有些晕乎乎。
卧室的被单崭新干净,季柠关灯爬上|床,印花的蓝色夏凉被盖住她修白的腿,她轻咬润泽透红的下唇,莫名有种不安。
陆闻嘉传统,不太可能做什么,季柠只是怕她哥知道。
她有一个亲生的哥哥,不在国内,但盯她很紧,不喜欢她随随便便的性格。
过了没多久,“咚咚”的敲门声突然传进屋里,打断她的思绪。
“季柠,睡了吗?”陆闻嘉说,“你手机没拿,有人给你发消息。”
季柠微愣,才想起手机忘带进来。
大概是陈姨发的消息,可能是家里有什么事,难道是中途回来了?
“还没。”
她把床头柜上的复古台灯打开,朦|胧的灯光暗淡微弱,微微驱散屋内空寂的黑暗。
门从里打开,季柠细白的手微微按住衬衫衣摆,露出半个身子,不好意思道:“谢谢,刚才忘了。”
陆闻嘉站在门口,视线看向她。
屋里有点暗,季柠的长发轻轻垂下,白皙的面容精致漂亮,水灵灵的眼眸含着歉意,语气也透出生疏。
——如果是以前的,她现在应该笑嘻嘻往他怀里扑,纤细的双手搂住他的腰,仰起头朝他撒娇。
陆闻嘉手里握着她的手机,慢慢递给她。
季柠伸手去接,白皙的手指触及他的手掌,手机纹丝不动,她抬头看他。
陆闻嘉道:“有些事想跟你谈谈。”
外厅很宽敞,地板干净,卧室门旁有万年青盆栽,显出少有的活力。明亮柔和的灯光洒下,照出他脸上的俊俏清隽。
可季柠不想和他单独待在一起,她顿了顿,道:“明天再说吧,我有点困。”
陆闻嘉沉默不语,他微垂下眸,颀长的身体直直站在季柠面前。
季柠下意识挺直背,开口道:“什么事,你说。”
话刚出口,她就愣在了原地。
陆闻嘉以前几乎什么都顺着季柠,任她玩任她闹。但在她的学习问题上却很严厉,严厉到即使季柠委屈巴巴地撒娇,被他吻得没有力气,他照旧会抽出时间给她补习,给她画好重点,以至于让她养成了习惯,在他做出这种表情时听他的话。
学习能改变命运,贫穷的少年曾认真告诉她。
他不知道季家的小孙女,即便什么都不做,能得到的东西,也是别人奋斗一辈子都见不到的。
陆闻嘉的视线平和,似乎也发现了。季柠握住衣角的指尖都在发红,她装作不在意,随口寒暄道:“下午睡过了,现在也睡不着,要是说的时间久,就进来坐坐吧。”
她只是想缓解自己的尴尬,会避嫌的正常人都会拒绝,季柠没想到陆闻嘉真的会进来。
季柠忙转头道:“我今天不方便……”
这间卧室宽敞别致,极具现代风的向日葵挂画点缀墙面。虽然没有女人的东西,但看得出住过人,他不是随便留人的类型。
除了傅灵,也没人会过来,季柠头疼,想不通他为什么不担心这件事?
陆闻嘉脚步停下来,回头问:“哪不方便?”
哪哪都不方便!他就不会看人眼色吗?
陆闻嘉安静看着季柠,似乎在等她开口。她慢慢冷静下来,这是陆闻嘉的地方,她话也说了出去,再辩解一遍,就好像自己很在乎样。
灯光泛黄,并不亮,季柠没再说话,陆闻嘉走到桌旁,把她的手机放上面。
“短信是陈姨发的,挺久没见她,”陆闻嘉开口,“她说今晚过不来,明早七点到楼下,给你道了歉。”
陈姨以前就是季家的***,在季柠上高中时照顾她。而陆闻嘉来季柠家住过一晚上,和陈姨打过照面。
这是件小事,已经过去七年多,季柠没想到他还记得。她圆润的指尖慢慢攥紧衣摆,微微发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一角照到窗下的书桌,陆闻嘉从抽屉里拿出本薄薄的相册,转过身,抬眸说:“你高考后联系不到,毕业相册我就帮你收着,你明天拿回去。”
季柠站在门旁边,心想他也真能保存东西,换做是她,早就不知道放哪了。
“我明天走的时候会带上。”季柠回他一句,“你要说什么?”
陆闻嘉修长的身体靠住沉重的书桌,打开相册,随手翻了两页。
暗淡的灯光下什么明明也看不清,但他一眼就看见里面笑得灿烂的女孩,抱着他的手臂比V,无名指带一个草环戒指。
这张照片是他放***的。
陆闻嘉抬头,沉声问:“为什么走?”
季柠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他在问的是什么。
她当年实在难堪,只和他发了句再见。
“我爸妈想我了,我也想他们,”季柠漂亮的脸蛋白皙透红,“以前回来是为了陪老人家,爷爷病好转,又没什么事,回去正好。”
陆闻嘉静静注视她,季柠柔|软的手心微微出汗。
她其实不擅长在他面前撒谎,陆闻嘉心思***,比谁都要注重细节,即使她说谎,没几句话的功夫也会被他戳破。
陆闻嘉把相册放到桌上,身体挺直,修长的长腿慢慢向她迈近。
卧室的门还没关,季柠怵得头皮发麻,往后退了两步,门不小心被掩了一下。她鼻尖冒汗,既想出去又怕被陆闻嘉看低。
她觉得陆闻嘉怪怪的……不会是以为她回来是给他和傅灵添堵吧?
“你放心,我这次回国时间也不会太长,爷爷病要是没事,以后应该也不会回来。”
季柠声音越来越低,她靠住门,后背发凉。
陆闻嘉站在她前边,离她很近,她能嗅到男性身上清冽的气息,还有那一股淡得几乎闻不到的酒气。
他刚才喝了酒。
季柠有些茫然,虽然刚才听他说过喝酒胃不好,可她是不太信的。
陆闻嘉爸爸经常酗酒打人,陆闻嘉上学时身体很多伤痕,季柠在画室为他涂了好几次药,她没问过这些伤怎么来的,但她知道陆闻嘉讨厌酒。
他又问:“为什么走?”
“爸妈催我……”
他身材削长清瘦,眸色深黑,她躲不开。
季柠的话慢慢停了下来,她微微转过头,避开男人沉闷的呼吸。
习惯是个坏毛病,她少女时期的热情全用在他身上。
季柠低着头,微卷的长发垂在圆润的细肩,再次开口道:“想走就走了,不需要理由。”
漂亮的脸蛋在昏暗下依旧诱人,她的睫毛浓密纤长,唇瓣轻抿,白皙的肌|肤有很淡的香气,是奶香的甜味。
“也是。”
陆闻嘉的身体修长,在灯光下有种怪异的压迫感,长久的淡然死寂在两个人中间蔓延。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季柠率先开口,“那还是明天再聊吧。”
女人穿男人的衬衫,在某方面是情|趣,前挺后翘更显身姿。但季柠是正常人,没有奇怪的癖好,只穿着陆闻嘉的衬衫,让她很尴尬,陆闻嘉的胸膛都已经碰到她的胸。
“五天后有个同学聚会,你应该还在国内,到时我给你打电话,别忘了。”他声音低沉,像奏扬的乐器般富有男人独有的磁性,让人耳朵痒痒。
季柠愣了愣,缓缓抬头,目光和他对视。
他的面庞清俊,鼻梁高挺,薄唇的轮廓好看。陆闻嘉和别人不一样,他智商超群,繁忙的学习中随便抽空参加竞赛也能以绝对优势拿个一等奖,可情商方面,他几乎没有。
同学聚会这种活动,他居然也会去参加?
季柠有刹那的恍惚,她从前是半个颜控,喜欢他那种清隽的脸,喜欢到只是他笑了笑,季柠就开开心心地和他在一起两年。
……陆闻嘉要是早早直白说出来,她也不用哭大半个晚上。
季柠轻轻呼出口气,她是乐观派,没那么大的执念,即便陆闻嘉一直把她蒙在鼓里。
“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季柠说,“到时再告诉你。”
到时直接说没时间,他也不能硬拉她过去。
“最好来一趟,”陆闻嘉退了一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季柠给他让了个位置开门,她的嘴唇微微抿起,刚才还是有些紧张。
陆闻嘉看她一眼,要出去时,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突然问:“你那里……是D杯吗?”
季柠脸倏地红到了耳根,差点咬到舌头,她轻咳了几声,然后说:“问这个干什么?”
“蕾丝被我洗坏了,我会还你一件。”他说,“怕弄错了所以先问一句。”
季柠白皙的脸发热到连句拒绝的回答都卡在喉咙,呆呆看着陆闻嘉走出去。
陆闻嘉当然是知道她的cup,她以前傻愣愣,换衣服都不会刻意避他。
门咔嚓一声被关上。
她红脸沉默了好久,把门反锁,随后给堂哥打了个电话,说了堂嫂的事。
她堂哥一向宠她,知道她一般不会上心这些杂事,除非实在受了委屈。他嗯了一声,说会给她交代。
他要做什么,季柠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心里很闷。
季柠趴在枕头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怪自己以前太黏人,明明最开始的时候,也不过是想和他试试。
等快要入睡,季柠才突然想到陆闻嘉没问她要手机号码。
她迷迷糊糊,心想要了她也不给。

本站点评

思及 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点击免费阅读思及全部章节!

季柠陆闻嘉小说仅代表思及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