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赵泠谢明仪小说郡主每天都想和分享全集全章节阅读

赵泠谢明仪 呜呜文学 2020-03-05 09:31:38
  • 郡主每天都想和离合集版免费阅读-郡主每天都想和离(赵泠谢明仪)全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郡主每天都想和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赵泠谢明仪的小说之完整版完本全文大结局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郡主每天都想和,主人翁是赵泠谢明仪,《郡主每天都想和》主要讲述了赵泠谢明仪之间的恩怨情仇:赵泠生来尊贵,乃是皇帝亲封的元嘉郡主。眉目如画,***动人,满京城的贵公子都对她心生爱慕。不料其母晋阳长公主逝世之后,皇帝下旨赐婚,将赵泠许配给了当朝首辅。首辅...

赵泠谢明仪小说郡主每天都想和全文免费阅读:

她同隽娘轻声道:“你先带人下去,我一会儿便去找你们。”
隽娘道:“郡主,大人吩咐了,希望郡主不要在宫里耽搁太久。”
“知道了,不会很久,快些去吧。”
如此,隽娘这才领着人下去,可转个弯就让其余人先走,自己则是躲在草丛后面偷听。
“阿泠,此前的确是堂姐骗了你,可堂姐也是逼不得已。”赵玉致上前一步,作势要拉赵泠的手,被她躲了开去,神色一凝,才又道:“阿泠,谢明仪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他若是发起狠来,谁敢同他争锋相对?”
“所以,你怕他去祸害你,便推了我出来,让我代替你同他成亲?”赵泠语气平淡,“堂姐,他心里喜欢的人是你,可你却让我跟他成亲。他喜欢你,你尚且畏惧他,更何况是我?”
赵玉致道:“可是阿泠,你乃一国郡主,九王是你表哥,你又有太后宠着。谢明仪绝对不敢对你做什么。你若实在不喜欢他,待时机成熟,和离便是。以你的身份和美貌,还怕寻不到一个良人?”
赵泠面露诧异地望着她,满脸失望:“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堂而皇之地说这种话?和离?纵然我贵为郡主,嫁过人之后,又有谁会毫无芥蒂地娶我?时机成熟又是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你又怎知谢明仪不会为了你,而厌弃于我?”
“你是郡主,他怎么敢……”
“如何不敢了?我是郡主又怎么样?”赵泠冷冷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父母双亡,你是我堂姐,就有资格决定我的人生了?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我问你,是不是你在你父亲面前保证,说是我喜欢谢明仪,所以才凑成了这门亲事?”
“阿……阿泠,”赵玉致冷汗潸然,她所猜不假,武陵候府虽然不是非常宠爱赵泠,可在这种事情上,也决计不会逼迫她,“阿泠,不是这样的,你一定要听堂姐解释!”
“没什么可说的了,从今往后,你还是尊称我一声元嘉郡主罢,阿泠这个名字,你还不配叫。”赵泠语气冷淡,转身就要离开。
谁曾想赵玉致突然跪了下来,抱着她的腿哭道:“阿泠,堂姐求求你了,千万不要做傻事。你现在已经是首辅夫人了,心里怎可还念着九王?若这事被其他人知晓,你让九王如何自处?”
“瞎说什么?”赵泠几乎是瞬间便明白有诈,目光逡巡一遭,果见齐贵妃被人簇拥着走来,心思一转,便道:“你快起来,堂堂武陵候府的千金,跪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赵玉致坚持道:“阿泠,你莫要糊涂,九王殿下可是你的表哥,你如何能看着他再同皇上父子离心?当年就是因为你的缘故,九王殿下才去了西境。你还不肯放过他么?”
“堂姐,你说这种话,我真的听不懂。”
赵泠深吸口气,见齐贵妃已经到了,抬腿便走。赵玉致作势要跌倒,顺手还拉着她假意起了争执。
拉扯间有什么东西从赵泠的衣袖中飞了出来,正好砸在了齐贵妃的脚底。
“贵妃娘娘,”赵玉致将要起身又跌坐回去,“事情不是你看见的那样,阿泠不是那种不明礼仪之人!”
齐贵妃早就听了一肚子的火,刚要大声斥责赵泠,旁边的宫人忽道:“这支发簪好像是太后赏赐给晋阳长公主的!”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投了过去,齐贵妃赶紧让人把发簪拿起来,放在手心处一看,神色登时大变。抬眸询问赵泠。
“这个难不成真的是……”
赵泠点头:“正是那支,我母亲生前最喜欢的便是这支了,因为是太后所赐,我母亲逝世前便留给了我。此前原是想戴上给太后看看。但又怕她睹物思人,遂取了下来。谁曾想……”
她抿唇,字字清晰:“堂姐今日莫不是撞了邪,怎么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阿泠实在是听不懂。可那发簪乃我母亲心爱之物,不可毁损。”
赵玉致脸色煞白,怎么都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当即便道:“我不是故意的,阿泠,你知道的,堂姐肯定不是故意的!”
“唉,这红宝石很名贵,我自己拿回去清理一番便是。你到底是我堂姐,我母亲在天之灵会原谅你的。”赵泠佯装心痛得叹了口气。
齐贵妃神色难看,将这发簪递给赵泠:“可这上面摔了道裂缝,怎生是好?阿泠,你看看从前是不是就有?”
赵泠接过,垂着眸道:“从前并没有,方才太后还问及了,我只推辞说下回带来。若是被太后知晓……”
不仅是赵玉致,就连齐贵妃也慌神了,她方才眼真真地看着这发簪飞了过来,还以为是不值钱的,谁曾想竟然这般贵重。
若是让太后知晓,必然大怒。皇上又一向有孝心,怕是要连带着一起罚过。萧子安好不容易才从西境回来,还未来得及在皇上面前露脸,怎可因为这点事情,惹皇上动怒。
当即便厉声呵斥道:“大胆!你好歹也是武陵候府的千金,怎可做事这般毛躁?冲撞了郡主,该当何罪!”
这话骤然一听,并没有什么,可仔细想想,齐贵妃避重就轻,闭口不提发簪的事情,只说是赵玉致冲撞了郡主。
正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赵泠也不想把这事闹大,顺着台阶就下:“无事,想来堂姐也不是有心的。”
齐贵妃正色道:“国有国法,宫有宫规。今个天色好,郡主方才说赵姑娘是撞邪,正好在这跪着去去邪气。春喜,你在这儿看着,不跪足两个时辰,不许让她起来!”
赵玉致泫然欲泣,咬紧下唇不敢出声,抬眼满脸的哀求,赵泠也不看她,行了一礼便走。
她不当场给赵玉致一耳刮子已经算是法外开恩,怎会替她求什么情?
谢明仪应当做梦都想不到,他此前造下的孽,竟然要落在了心上人头上。估计知道后,定是要气得跳脚。

郡主每天都想和离全文阅读

自玉华殿到中正门,经过一条很长的廊子,左右皆是***碧瓦,几支红花树从墙边探出头来,开得烈烈如焚,过往的宫人们生怕冲撞了贵人,顺着墙边垂头疾行。
沈小公爷拢着折扇,指了指那开得如火如荼的红花树,笑着道:“很少能在宫里看见这种树,颜色倒是招摇,你看看,同你家夫人今个身上穿的衣裳比,哪一个更明艳?”
“大红色是最俗气的颜色,穿那一身,的确招摇。”
谢明仪早上出府,压根没注意赵泠打扮得如何,经他提醒,才想起赵泠今日打扮得很明艳。自然觉得这女人又在四处招摇,于是便又道:“你的目光总是往奇怪的地方落。”
“哈哈哈,”沈小公爷哈哈大笑,“我说明仪,你好歹也关注一下自家的夫人。我早便听闻元嘉郡主的美名,原以为是个胭脂俗粉,没曾想生得那般明艳动人。怪不得子安喜欢她这么多年。你不厚道啊,居然连子安喜欢的人都抢。”
谢明仪嗤笑:“那照你这么说,萧子安既喜欢赵泠,那如何连喜欢的人都护不住?”
“那不是你在从中作梗么,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沈小公爷瞥了他一眼,微笑道:“说真的,真论亲疏关系,子安跟我更亲些。可谁让你母亲从前待我太好,我只能勉为其难地站在你这边。”
谢明仪冷漠道:“你不必勉为其难,离开便是。”
“怎么,还生气了啊?”沈小公爷快走几步跟上前,用胳膊肘抵着谢明仪的肩膀,“别生气,开个玩笑。有什么不敢说的,你喜欢赵玉致,可她喜欢萧子安,你气不过,这才逼得萧子安远赴西境。不就这点破事,有何不能说的。”
顿了顿,他又道:“现在好了,你把萧子安宝贝的姑娘娶到手了,报复也报复了,心里可还痛快?”
“谁告诉你,我想报复萧子安的?”谢明仪把他手臂推开,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他还没那么大的脸面。”
沈小公爷便道:“听你这么个意思,你还是被逼的?不会罢,我感觉元嘉郡主还挺讨厌你的。”
谢明仪顿足,侧首问他:“她讨厌我?”
“怎么,你没发现么?”沈小公爷笑得莫测高深,压低声音道:“以我多年的经验,但凡这个姑娘对你有点意思,也不会头都不转地擦肩而过。我当时看得真切,元嘉郡主还剜了你一眼。你说,她是不是讨厌你?”
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谢明仪心里暗火,一拂衣袖冷笑道:“那又如何?还不是嫁到了谢府!她若安分守己便罢,可若是再同萧子安不清不楚,休怪我不念旧情!”
沈小公爷微笑着看他,想了想才摇着折扇,慢条斯理道:“那你这也太不厚道了,讲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你多年,我肯定要骂你卑鄙无耻。”
不知怎么的,谢明仪突然想起了赵泠,此前她就预言过,以后会有更多人骂他卑鄙无耻。可没想到这预言来得这么快。一时无言。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娶了赵泠了,还会再娶赵玉致么?你舍得让赵玉致为妾?”
谢明仪摇头:“自然不会。”
沈小公爷又道:“既不让她为妾,那你将赵泠置于何地?她可是郡主。”
“那又如何?”谢明仪嗤笑了一声,继续往前走,语气嘲弄,“太后年迈,管不着这许多事。武陵候府不可能为了赵泠而抛弃嫡出的赵玉致。萧子安斗不过太子,更别提从我手里抢人。至于皇上……”
“怎样?”
“皇上若在意这个郡主,在知晓我是回来报复赵崇简后,还依旧将赵泠下嫁于我,不就足够说明了一切么?”
沈小公爷愣了愣,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待再反应过来时,忍不住摇头苦笑。很快便追了上前,又骂一句:“明仪,你还真的不是个东西。”
谢明仪不可置否,两人才踏过一道门槛,身后忽传一道女音,离得近了,才发现是赵玉致身边的丫鬟小桃。
“求大人救救我家小姐!”
小桃跪地哭道:“我家小姐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元嘉郡主,竟然被齐贵妃罚跪在御花园,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小姐体弱,怕是要受不住的!奴婢没有腰牌,出不去宫门。又不敢去找九王,只好来求大人了!”
谢明仪一听,神色大变,抬腿便要随小桃过去,沈小公爷拉他一把,低呵道:“明仪,你疯了么?元嘉郡主正在宫门口等着,这宫里宫外多少眼睛盯着呢,你去凑什么热闹?这天看起来要下暴雨了,你赶紧给我回府去!”
“沈非离,这事你别管,同你不相干。”谢明仪落了这么一句,拂开他的手,抬腿就走。
沈小公爷抬头看了眼天色,暗叹了一声冤孽,立马跟了上去。头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大雨即刻便要倾盆而下。
中正门外,马夫还在焦急地等着,隽娘挑开车帘道:“留个人下来便是,快下大雨了,先送元嘉郡主回府要紧。”
“那大人会不会怪罪?”
隽娘道:“郡主的安危要紧,不必多问,快些回府。”
马车里昏暗颠簸,赵泠太阳***隐隐作痛,单手支着额头,胃里一阵恶心,好容易挨到了府门口,人才一踏下马车,一阵头重脚轻。
隽娘从旁扶了一把,赶紧让丫鬟打着伞,又把披风拿出来裹在赵泠的身上。
“郡主,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不***?”
赵泠头痛欲裂,脸色发白,轻笑道:“没事,***病了,一到阴雨天,我就偏头痛,躺一躺便好了。”
“偏头痛可不是小毛病,还是找大夫过来看一看吧,郡主身子骨寒,这雨水又急,可不能受着了寒气。”
隽娘一面絮絮叨叨,一面赶紧让丫鬟煮了姜汤来,赵泠特别讨厌生姜的气味,闻着就反胃,恶心了好久才勉强咽下几口。
裹着锦被昏昏沉沉睡了好久,反反复复梦见自己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都瑟瑟发抖起来。天边猛然一阵闷雷乍响,她从梦中惊醒,大声喊了一句“阿瑶”。
屋里黑漆漆的,窗户早就被风吹开,冷风直吹得床纱乱飞,门就在此刻被人从外踹开,谢明仪浑身湿透,阴沉着脸踏了进来。
隽娘又拦又劝:“大人,郡主身子不***,大夫说了,需要多休息。大人快请回去罢,大人!”
“隽娘,你不必为她开脱。”谢明仪一把将人轻推至一旁,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屋里昏沉,他的眸色却前所未有的冷冽,“赵泠!”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郡主每天都想和离全本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 ,小说资源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点击免费阅读郡主每天都想和全部章节!

赵泠谢明仪小说仅代表郡主每天都想和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