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钱妗商景小说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完本下载无删减大结局

钱妗商景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38:00
  • 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合集版免费阅读-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钱妗商景)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钱妗商景的小说之免费大结局在线无删减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主人翁是钱妗商景,《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主要讲述了钱妗商景之间的恩怨情仇:没想到去的时候是这样的,他父母一脸笑意的把卡放她手上:辛苦你了,这孩子比较单纯,没什么坏心眼的。他大哥把两把钥匙放她手里,一本正经的...

钱妗商景小说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全文免费阅读:

商景在钱妗喝粥的时候,将混乱的厨房收拾干净,他没做过家务,将厨房又是搞得乱上加乱,等钱妗喝完粥,端着碗道厨房这边时,就看到商景急急忙忙的扔下扫把将她拦在厨房门外,“你把碗给我就行了,里面在弄卫生,等我弄好了你再进来。”
“顺利吗?”钱妗看着他脸上的黑炭询问。
“当然了。”商景将碗跟脏乱的双手藏在后面,堆着笑,“你吃完了先回去休息,我弄好就休息。”
钱妗看着他不自在的动了动,脸上还有略带心虚的笑意,将碗递了过去,转身就离开。
商景看着钱妗离开后,终于松了口气。他一筹莫展的看着面前一片狼藉的厨房,懊恼的打了下头,生无可恋般的。
最开始的神气早已消散不见。
商景花了老半天的时间才把厨房收拾得能见人,才刚去洗漱好,睡衣已经不能穿了,看着这里什么都没有的商景两眼更是一晕,回去!他一定要回去!这里一切都太诡异了!
虽然现在钱妗看起来就像是无害一样,可这满山里只有她一个人,而且还早出晚归的,就好像在避开阳光一样。
是什么需要避开阳光?
那只有……
商景被自己的脑补吓出一身冷汗,穿着踩了几下的湿睡衣就跑回客房,吹了一夜的风,第二天成功感冒了。
睡着之前,他还迷迷糊糊的记得自己还要事情没干完,可是他又困又累浑身无力,最后沉甸甸的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是干净整洁除了角落里还是一片黑之外的厨房。
他心虚的摸了摸脸。
钱妗推开尘封的木门,阳光又落到她身上,将他先前迷迷糊糊的猜想消散。
“醒了?那你该离开了。”钱妗这次无论商景有什么借口,一定要让他离开。
谁知道商景居然会专门戳到了她的软肋。
钱妗看着商景打了几个电话,全是不在服务区,他的眼眶一下就红了起来,她还记得,他哇的一声,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就撞到她怀里,哭着叫她不要赶他走,说他害怕,还不算感冒痊愈的他哭得鼻子通红,一双星眸水漉漉。
那双看起来一点都不结实的双手将她紧紧的勒住,叫钱妗一时之间没办法挣脱开来。
钱妗心软了,答应让他继续住下来,在那一刻,商景松了口气,他一咧嘴,两只眼睛就弯了下来,笑意满满。
钱妗不自在的别开眼,跟他试了下腾龙山的情况。可他倒好,明明还说他不想走,明明都告诫过他这里很危险,要走就趁早,不走的话也不能随便逛,他胆子倒是挺大,晚上还敢在外面逗留,看起来真不像个破了点皮就哭的娇气包。钱妗眼神有瞬间的迷乱,可很快就重归平静。
商景前面神经蹦得太紧,在黑暗中听到钱妗的声音,脑袋忍不住往钱妗这边的方向靠近一点,然后心下稍安沉沉的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尤其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最近生病太多还是这次受伤比前两次还严重,商景整整睡了一个星期,当然,钱妗对于时间没有多大的观念,她原先每天早出晚归,但是因为商景这个病患,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在家待着。
可谁知道商景那么能睡,竟是好几天都没醒来,要不是察觉到他的呼吸声,钱妗都要认为他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一天,钱妗修炼结束收回妖力,打开她的卧室,习惯性的去看商景,她先前是让商景睡沙发的,但是因为这一个星期里他喊了无数次的冷,钱妗没办法只能将他放到卧室去。没想到商景朝里滚了一圈,盖着被子沉沉的睡过去了。没再叫唤一次。钱妗也没再给他换回去。
钱妗本以为她去查看的时候,还是睡美人商景,谁知道她对上的是一双迷迷糊糊的眼睛,那眼睛的主人见到是她,无意识的又绽放笑容。
如玉的脸上是一片暖意,他双手撑着起来,那双萝卜手经过一个星期的消肿,现在只剩下细细小小的疤痕,双腿也出了知觉。
“饿了没。”钱妗对上商景的眼睛 ,愣了一下,随后垂下眼问。
“饿。”商景摸着肚子,口干舌燥的问,“我睡了多久了?”
“好多天了吧。”钱妗来到这里,一开始还很注意时间,现在就只能记得个大概。
所以对于自己,准确来说只是来了两年半的钱妗一直都认为自己来了三年。侧面的反应了一开始钱妗在这里是多么的难熬。
商景羞愧至极,他下床,朝着钱妗鞠躬,“多谢仙女又救了我一命。”
他怎么从狼群里逃脱出来的,那么多条狼,他怎么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肯定就是仙女出的手。
他晕过去前,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朝他跑来,身形极快,他心一下就安定了,然后就放心的晕过去了。
“嗯……”
钱妗看着商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太习惯的别开眼,看着外面的太阳,她想了想,好久没见到肥兔了,也不知道这么久为什么她还不来看商景,不是说这男人是她什么男神吗?
“你好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肥兔收到了那一堆红萝卜后,高兴了好久,忍不住想要去找妗姐分享喜悦,谁知道,等她路过妗姐那片菜地时,原先商景砸下来的大坑已经被弄平,肥兔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就打算离开,谁知道余光却看到了另一片地方,竟然没了光圈,里面的菜还被糟蹋了,妗姐给她种的胡萝卜已经全都不见了,而且妗姐上面的其他果也被踩了稀巴烂。
肥兔一下就怒了,她气势汹汹的朝天怒吼:“谁偷了我的胡萝卜!”

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全文阅读

古树好几天没见钱妗了,自她扯着他叶子做威胁之后。
难得见钱妗抱着一堆丝过来找他,古树心里说不出的畅快,“怎么了?钱丫头,你抱着这些东西过来做什么?”
钱妗将丝线挂在古树树枝上,笑嘻嘻道:“树爷爷,您可是我们腾龙山上无所不知无所不会的前辈,您知道我一直都想向您学习……”
看着古树越来越怪异的***,钱妗就知道自己又赌对了,古树最害怕的就是别人可劲的奉承他,不然他那绿叶子也不会这么朝不保夕。
“行了行了,钱丫头你有事说事,别来隔阂我老人家。”古树搓搓身上的绿叶,感觉叶子都起疙瘩了。
钱妗当然是有事,连忙就将丝线从树枝上推过去,“树爷爷,您给我弄几件衣服?成年男子大小的那种。”
古树:“……”
“钱丫头,那人还在你那里?”古树疑惑的问。
“……对。”钱妗见古树一下就变得脸色,不由问:“树爷爷,您是知道什么事吗?”
比如说,商景的来历?
想到这里,钱妗的眼眸微亮,正想着以什么样的方式打探出来。
谁知道古树直接扔下几件衣服,像以前一样不耐烦的赶她走,“我就好奇一下,你还惦记上我了?走走走,老头子不跟你玩。”
行吧。
看来她在树爷爷这边已经没有什么正派形象了。
钱妗抱着蚕精吐出的冰丝弄成的衣服回去,古树不愧是号称历尽沧桑的古树,审美都很独特有味。
钱妗摸着大裤衩跟短袖上衣,觉得古树还是有那么点可取之处的。
商景养伤老实了几天,这几天全都不敢出木屋一步,可按耐住了几天,教好之后就忍不住下床走动,看着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商景嫌弃的瞥过眼去,他在屋里又是走又是坐,磨磨唧唧的想了老半天,最后还是开了门出去。
商景面不改色的看着从他面前游走过去的青蛇,脚抖了几下,最后还是忍不住拔腿跑回木屋里,木门发出响亮砰的一声。
颤颤巍巍好几下才归于平静。
商景白着脸色拍胸口,这里有狼又有蛇,太可怕了,他一定要离开,不能再拖了!
等仙女回来他就跟她说他要离开,其他的他都不想知道了,要是仙女愿意跟他离开,那就最好不过了,要是不愿意……
商景想了想,那等他回来搞定了一切再给她带东西上来,把这简陋的木屋修缮,改善她的生活,要是她需要什么他竭力帮她办到,反正他是不会再留下来的。
若是钱妗知道商景的想法,只怕会立马将人赶出去,谁需要他多管闲事。
下山?要是她能下早就去找那几个老顽固算账了。
打定主意的商景很快就想好了说辞,只等待钱妗回来就跟她商量。如果钱妗不愿意,那这顿饭也许就是他们一起吃的最后一餐了。
钱妗将衣服抱回木屋时,路上依稀还能听到其他精怪在说天气问题。
好像是真的许久没有见过大暴雨跟狂风了。
她抬抬头,刺眼的阳光便直接落到她脸上。腾龙山安定下来了,可钱妗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距离木屋越近越强烈。
待她靠近木屋时,便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夹着几声吱吱吱的叫声。
“我……我不是故意的。”肥兔在商景旁边围着,急得团团转,“妗姐,妗姐你知道吧,我们都是好妖!”
商景把自己关在钱妗的屋子里,听到肥兔的话,更是害怕的缩到床上去大喊大叫:“走开,你们都走开!”
松鼠精冷哼,“我们偏不走!”
肥兔小爪子直接推了松鼠精,好声好气的朝着里屋喊道:“我们走……我们现在就走,你别激动!别怕!”
商景小心翼翼的抬头侧耳,却见木窗上倒挂着一条尾巴,耳边还响起了松鼠精阴森森的声音:“还敢吃我们吗?”
商景疯狂摇头:“不敢了不敢了。”
钱妗回来就听到商景害怕的呜呜声,又听到肥兔气急败坏又讨好的声音,还有松鼠精那日常欠扁的声音。
忍不住皱眉问:“怎么回事?”
肥兔见钱妗回来了,立马奔过来,“妗姐,怎么办啊,我们先前在商景面前说人话了。”
松鼠精不情不愿的爬下来,“切,那是他活该。”
“说清楚点。”
钱妗扫了松鼠精一眼。
松鼠精被钱妗震慑住了,脸色正经了起来,只是语气依旧不好,“那人,想吃了肥兔,结果肥兔喊了起来,说了人话就成这个样子了。”
肥兔站在一旁颇为委屈,那两只兔耳朵都倒立了。
钱妗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基于那大少爷一醒来就闹着要吃肉,如今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肉腥味都没沾上一点,只怕是自己忍不住了要出去打猎,结果碰上了狼群,消停了一段时间养伤,结果又把主意打到了来找她的肥兔身上,肥兔被他按在砧板上,肯定会大哭,结果不小心说出人话了。
娇气包那小胆子一下就破了,到现在还在哭。
钱妗捏了捏眉心,“你们先回去吧。”
肥兔担忧的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松鼠精不屑的哼了一声,“人家想吃你,你还担心人家,不愧是蠢。”
‘这死兔子怎么还在看着那男人,好烦啊,就不能看我?明明我都救了她。’
一样的声音,不同的内容在她耳边先后想起,叫她一下都不知道那句是说出来的哪句是心里话。
肥兔看着松鼠精,眼神茫然了好一会。
过了一会,松鼠精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才气急败坏的把她拉走,心里冷哼着,“居然敢不理我,以后不帮她挖胡萝卜了。”
“你本来就好久没帮我挖胡萝卜了。”听到松鼠精的话,肥兔下意识的反驳。
松鼠精一怔,“你刚刚说什么?”
肥兔气道:“我有说错吗?你灵智开了之后就嫌弃我挖胡萝卜,你哪来的脸说我不理你就不帮我挖胡萝卜。”
“明明我们以前那么好”肥兔越说越委屈。
松鼠精见肥兔哭了,也顾不上纠结是不是自己把话说出来了,连忙去哄肥兔。
就在
松鼠精手忙脚乱之时,钱妗已经来到她的房门前,站了好一会。
“商景,你出来,我们谈谈。”
商景缩在床边的角落里,抱着被子,不发一言。
“肥兔他们已经走了,难不成你在怕我?”钱妗又捏了捏眉心,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到疲惫,就连修炼也感觉没那么顺畅了。
“你要是不出来,我就直接闯***了。”
这才多长时间,钱妗已经感觉自己手痒了,商景要是再不出来她就真的要砸门了。
就在钱妗忍耐极限之前,门终于开了。
商景开了门后立马爬上了床,抱住了那小被子,整个人缩在角落里,低垂着头。看着就无比脆弱跟可怜。
钱妗进房间后先是扫了房间一眼,最后才把目光落在商景身上,这一看,整个人就愣住了。
原本还有些肉的脸一下就凹***了,显得他面容越来越清俊,裸露在外的手腕上已经清晰可见血管的弧度,肩膀肉也削减了不少,唇色惨淡。看着憔悴了不少。
钱妗不禁纳闷着,这不是都拿有灵气的水果养他了吗?怎么还成这个样子了呢?
要知道在人类那里,这种水果可是绝无仅有的,只怕只有在那几个人手上才有那么点,现在在她这里都能当饭吃的,居然还把人给弄瘦了?
钱妗走上前,“你都知道了,那你怎么想的。”
商景抬了头,脸颊消瘦下去后,显得他的眼睛大了不少,以往清澈的双眼如今盛满了害怕,叫以前强装着冷硬的钱妗也不由的放轻了声音:“你误入腾龙山,也许你是真的可以出去。”
商景沉默了好久,才问:“仙女,你也是妖精吗?”
钱妗点头。
商景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来,眼里又是一片笑意:“仙女早就跟我说过了,是我太笨。”
什么时候?她有说过吗?
钱妗愣一下,好像是有的,只不过那时候是瞧着他一本正经的叫她仙女才恶趣味的吓唬他:“在这深山野林里,你觉得是仙女的几率多一点还是妖精的几率多一点?”
可谁知道他却是没什么反应,当时她还挺遗憾的。
“那你要离开吗?你可以去试试。”钱妗没接着他先前的话下去,又反问。
商景又是沉默,很久才开口,“仙女这是要抛弃我了吗?”他笑着露出结白的牙齿,“你说过,随我住多久的。”
“???”钱妗觉得自己不会说这种话。
商景见钱妗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印象,甚至现在还不想承认。
他气得一下就从床上起来,小被子一甩就道:“你答应过的。”
“你还答应我,给我吃肉的!”
“你还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说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你也答应了!”
钱妗的表情彻底已经彻底变成了:你仿佛在逗我.JPG
这么丧权辱国的条约她会答应?
商景见钱妗不为所动甚至还很冷漠,立马将自己的伪装全部抛掉,他双手叉腰的喊道:“仙女你这是要赖账吗?明明你当初在我怀里答应得好好的。”
在他怀里?
钱妗反驳:“怎么可能!”
商景都要气哭了,他当初哭了那么久换来的几个条件就这么翻过去了。
他起先还以为仙女难做,好几天没见肉,他就没把这事提过准备自己去找肉的,还碰到了狼。谁知道她居然是不记得了。
看着商景又红的双眼,钱妗好像隐隐约约记得了那么一点。

小说资源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钱妗商景小说资源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本站没有错。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全部章节!

钱妗商景小说仅代表霸总说他不爱钱只爱我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