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重生小说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阅读无删减分享小说

重生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19:13
  • 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萧寅初,秦狰萧寅初秦狰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萧寅初)免费小说合集版完结阅读

    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重生的小说之完整版阅读下载在线完本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主人翁是重生,《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主要讲述了重生之间的恩怨情仇:秦狰此人,血脉也算高贵。这得从五十年前赵灭代国说起。秦氏一脉曾是代国王室,赵灭代后,代地成为赵国附庸之一,赵王重立秦氏旁支为代相,也就是秦狰的祖父。后来秦狰的父...

重生小说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萧寅初捋完这些关系,想起不久前她刚将秦狰砸了个头破血流,隐隐又觉得有些痛快——其实她也知道,秦狰只不过报了五十年前的灭国之仇,那是他生来就背负的,怪不得他。
可是他要报仇,就与萧家势不两立,与她萧寅初势不两立。
重来一世,她想在这头狼长成之前,先屠了他狗命。
殊不知自己即将被屠宰的秦狰,还在御花园里凿一块寿山玉,左边蹲着萧明达。
他的手挺巧的,寿山玉籽料外表看起来就是块平平无奇的石头,只有剖开才知道里面是价值连城的寿山玉,萧明达看了一会,伸手:“表叔,给我试试。”
秦狰斜了他一眼,转过身子,不愿意。
寿山玉一般是纯白的,他手里这块却白里透着血红纹路,一看就非常值钱。
萧明达眼馋,又不敢伸手夺,只好拍拍膝盖坐在一旁:“初闻表叔愿意赴宴,我还惊了一下,您这棵属于万年的铁苞,怎地突然就想开了呢?”
萧明达自己也是万年铁苞,这让他有一种被背叛的错觉。
“不是想开了,是来散散心。”秦狰推掉最后一点外皮,比了比距离,切出合适大小的玉料。
萧明达摇摇头,笑:“许是今年初雪格外动人吧,想开的也不止表叔一个,”他忽然来了兴致,转向秦狰:“你知道我方才来时遇见谁了吗?”
“谁?”秦狰大刀阔斧切割,最后那玉料只剩下五寸余长的芯儿。
“闻喜公主。”萧明达笑道:“这丫头像是见了我害羞,躲在一旁了,我也当没看见她。”他笑眯眯地说:“半年多没见了,长高了不少。”
秦狰一时错了力道,刻刀将中指狠狠一铲,鲜血顿时溅了出来。
“呀呀!”萧明达连连后退:“你这是做什么?”
血像断了线的珠帘一滴滴砸落在地,绽了一地的血花,秦狰接过侍卫递来的帕子胡乱一扎,镇定道:“哦?长高了?”
萧明达被这么一打断,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惊骇地看着秦狰:“那么大一条伤口,你不疼啊?”
秦狰虽然是萧明达的表叔,但只大他四岁,二人在私下更像多年老友。
“我记得今日皇后宴请了朝中适龄女子,老王妃是为此才将你诓进宫来的?”秦狰将中指裹紧,只觉得伤口疼得一跳一跳的。
萧明达一听这个就泄了气:“思珠学坏了,她同母妃沆瀣一气,否则今日你我就该在郊外驰御宝马,游玩狩猎,那才是初雪日该干的事呢!”
“还请了谁?”秦狰问。
“没谁了吧……”萧明达一时不知道他指的是谁,掰着指头:“太子妃位空悬,二皇子府上也还没女主人,还有我府上……哦,大抵还请了朝中几家适龄公子吧,厉尚廉之流,你也知道,咱们皇后娘娘就爱给人保媒拉纤。”
秦狰将寿山玉籽料收进盒子里,站起来拍掉身上玉屑,侍卫挑灯跟在他身后,将各种尺寸的刻刀收起。
萧明达后知后觉:“怎么你要走啊?”他跟着站起来:“你要去花园?还是去面见皇后?……你怎么能背叛我呢,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有什么可看的?”
秦狰举起缠着白布的手:“本君去找太医看手,回见。”
“看手?”惨遭抛弃的萧明达一点都不信:“你这老铁树难不成真打算开花了?”
秦狰丢下他,带着挑灯沿着花园的小路慢慢走。
这里与皇后开宴的花园只有一墙之隔,时不时能听见墙后贵女们浅谈低笑的声音。
挑灯眼看路越走越偏,出声道:“君上,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不是去太医院的路啊。”
“谁说去太医院?”秦狰的指腹轻轻按压中指上的伤口,疼痛让他清醒,更让他微微有些亢奋。
挑灯不解:“您不是去看手吗?”
像是又走进了某个宫殿的地界,秦狰的步子忽然一顿,挑灯没防备差点撞上去,猛拍心口,心说还好自己功夫到家,没撞上。下一刻秦狰后退一步,踩了他的脚。
挑灯:“……”好疼。
秦狰抬手示意他闭嘴,二人悄悄藏匿在墙后,屏息凝神。
墙的另一头,萧寅初坐在秋千上,长长的白色***落在地上,被风吹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呀!公主抓紧,奴婢推您上去!”花镜笑着轻轻一送,秋千高高荡起,萧寅初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她微微睁大眼睛,露出惊奇的神色。
这种轻微失重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烦心事都好像随着风飘走了。
前世她从来没有玩过秋千,只觉得是小孩子才玩的东西,她是皇室公主,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皇室颜面,这种轻浮的事是不能做,也不屑做的。
“公主有开心一些吗?”花镜仰着笑脸问。
萧寅初没有答,微微勾起的唇角暴露了她此刻心情还不错。
秋千荡到最高的时候,可以看见宫墙的另一头,那边许多贵女结伴在镜湖畔游玩,萧寅初不禁高呼:“花镜,再高一些!”
“哎!奴婢遵命!”花镜依言将她再***推出去——又高了一些。
好多人戴着荣宝斋新出的绒花簪,有烟粉、碧蓝、玉色……还有位姑娘头上的胭脂红绒花格外大!
萧思珠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啊,是穿着浅蓝色衣裙的祝含玉。

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全文阅读

萧寅初像是找到了新乐子,难得露出了笑容,花镜看公主开心,仿佛也被感染了,笑问∶“公主都看到了什么呀?”
萧寅初低头笑∶“看到了你心心念念的祝姑娘呢!”
花镜“呀”了一声,高声问∶“奴婢只听说祝姑娘是邯郸城第一美人,公主,她真的那么好看吗?”
墙那头,萧思珠不知道和祝含玉在说什么,祝含玉笑着递给她一卷画轴,二人分着看了。
美人含玉,果然美极。
萧寅初落了下来,一本正经赞她∶“确实是个美人儿。”
花镜小孩儿心性,见公主喜欢,将秋千推得更高,木秋千高高荡起,又重重落下,引得萧寅初阵阵惊呼,主仆二人的笑声回荡在这个僻静的宫苑里。
秦狰眉心一跳。
胡闹,简直胡闹!
冬日暖阳洒在她纯白的***上,长发拂到了脸,有些痒痒的,她伸手一拂——不料整个秋千猛地一歪!
不好!
粗绳脱手,萧寅初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被秋千狠狠往外一丢!
萧寅初∶“!!”
雪白的***失控地飞起,花镜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公主!”
下一刻被不知从哪跃出来的男人稳稳接住!
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如期而至,萧寅初只觉自己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不等她看清是谁,那人已经抱着她稳稳落在地上。
“啊……公主,公主!”花镜腿都软了,整个人吓得像一摊烂泥。
还好,还好接住了!
萧寅初被喊得一个激灵,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紧紧抓住了对方的衣襟,一双清冷水眸惊魂未定,她一抬头,不由得睁大眼睛!
秦狰!
秦狰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不自觉地收紧双手,她太轻了,轻得像一团云,一不留神就要飘走。
萧寅初黑白分明的眼中陡然闪过惊讶,愤怒,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怼,猛地从男人怀里跳下来。
“我是秦……”
“啪!”一声,她一巴掌摔了过去。
“登徒子!”
萧寅初刚才吓坏了,那一巴掌比猫儿挠重不了多少,但她就是想打他,她就是故意的!
秦狰的头被打得一歪,耳边回荡着她清冷的声音,她骂他“登徒子”,不由得苦笑。
完了,第一印象搞砸了。
萧寅初凶巴巴瞪了他一眼,脚步虚浮的花镜上前扶住她∶“公主,您没事吧?……这位是?”
花镜犹豫,照理来说此人救了萧寅初,就算不好好谢一番,那也不至于打人啊,她们公主不是这种娇纵蛮横的人啊。
萧寅初仿佛一只炸毛的猫儿,二人视线对上的刹那,她的心尖颤了颤。
这个……畜牲!
冬日煦煦,她耳上的珍珠被金线穿着,流光溢彩,双眼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水润通红,***唇瓣咬得发白。
“君上……”挑灯悄悄出现,惊恐地看见自家主子脸上被人姑娘打得通红。
萧寅初恶向胆边生,一把将无辜的挑灯手上马鞭夺走——
“啪!”
绕是秦狰躲避及时,凌厉的鞭尾还是抽破了他的脸,抽出了一道血痕!
萧寅初扔下鞭子,嫌恶地用白帕擦手。
一连几个变故,在场所有人都显得十分不知所措。
萧寅初扔下白帕,颤声道∶“花镜,我们走!”
这秦狰,好歹是一方城池的主君,现在白净的脸上又是巴掌印,又是老长一道血痕,看着十分触目惊心。
挑灯愁得像颗老萝卜∶“您这……一看就是姑娘打的,一会儿旁人问起,属下可要怎么解释啊?”
秦狰抬手摸了摸,半边脸已经高高肿起,痛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他笑着摇头,道∶“去给陛下递折子,说本君被打了,要告状。”

本站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完整资源在线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全部章节!

重生小说仅代表染指那个摄政王(重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