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奚柚陆枕川小说西柚汽水小说完本全集全文

奚柚陆枕川 呜呜文学 2020-09-13 18:42:28
  • 西柚汽水完结合集版免费阅读-西柚汽水(奚柚陆枕川)

    西柚汽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奚柚陆枕川的小说之下载免费在线txt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西柚汽水,主人翁是奚柚陆枕川,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西柚汽水》主要讲述了奚柚陆枕川之间的恩怨情仇:八月尾的盛夏,暑气经久不散。灼热阳光下的舞姿,轻盈又灵动。少女百褶裙的***飘扬,舞动的线条美感流畅利落,足尖稳稳落地,再轻轻一跃,舒展的动作线条,完美得像是翩...

奚柚陆枕川小说西柚汽水全文免费阅读:

第 5 章
夏夜的蝉鸣声嗡嗡不断,连同着将人拽入真实。
平日里的陆枕川有多正经,此刻就有多混。
少年混坏像是从骨血里流露,松懒倦怠,连着站的***都是吊儿郎当的。
说实话,比起那副好学生的做派,她更习惯这样的陆枕川。
奚柚没点害羞,客观评价:“挺好看的。”
颜值在那,干点啥都好看。
陆枕川漫不经心地笑了声,“你好像从来都没怕过我。”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时他在打架,小姑娘站在巷口,奶白色的连衣裙,干净又乖巧,眨着眼睛看他。
纵然狠戾***,她也没挪半步。
“怕你?”奚柚眯着眸,很认真地问,“难道不是你应该怕我吗?”
少年咬着烟,深邃的眉眼自带着压迫,散漫的目光注视着,却能让人没来由觉着寒凉。
他没说话,只是这么看着她。
烟草味离得太近,苦涩调加重。
奚柚弯着眸,半步未躲。
很多话,都在漫长分不清胜负的对视里。
什么都不说,却又像什么都说了。
半晌。
陆枕川灭了烟,嗓音低哑,“小姑娘,以后别站着吸二手烟。”
奚柚听笑了,“你以前怎么不说这话?”
“以前?”陆枕川拖长了尾音,“以前没把你当姑娘。”
“……”
说实话,如果不是裴执礼非要他的签名,她现在已经动手了。
奚柚微笑:“很巧,我也只把你当姐妹。”
手电筒的亮光袭来,高亮度的强光刺眼,奚柚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几乎是在她反应的同时,手腕上覆上了冰凉,少年手掌宽厚有力,直接带着她往后走。
后背抵在粗糙不平树干上,衣服摩擦而过的细微声。
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近到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雪松的冷冽,又带着烟草味的苦调,却依旧好闻。
七中保卫办的校车闪着红蓝光,周主任的声音:“晚自习谁要让我抓到逃课,一万字的检讨!”
声音出现得突然,奚柚被吓到,手上一松,原本在手中的矿泉水滑落,几近坠入地面。
陆枕川眼疾手快,骨节分明的手重新接住矿泉水,漂亮地在指尖打了个转,紧紧握住。
他清冷低沉的声线入耳。
“回神了。”
周主任:“现在自己出来,检讨打个五折,只需要五千啊。”
“……”
奚柚抬眼望去,少年清晰的下颌线轮廓,冷白色的肤色上,甚至能看见他锁骨上的浅色的小痣,线条间添了欲气。
“小明星,”少年嗓音偏哑,撩过耳畔的声音透着几分坏,“你会对姐妹脸红?”
“……”
异性之间这个距离,脸红才是正常的吧。
奚柚气笑了。
有那么一瞬,她很想让周主任看看,这个三好学神到底是怎么好的。
像是察觉了她的想法,陆枕川慢悠悠道:“现在被抓,我们叫做早恋。”
“别说恐怖故事。”奚柚说。
混沌不明的黑暗里,红蓝色的车灯依旧闪烁。
奚柚弯着眸,狐狸眸里勾出玩味,藏在黯色里消逝得飞快。
她故意放轻了声音,“陆枕川,你低头一下。”
陆枕川垂眸,“嗯?”
小姑娘肤色冷白,头发披散在肩颈,褪去了原来红色的乖戾,更显乖巧。
她身上的清新甜美的西柚和柠檬,融在风里,像是夏日里的一抹清凉色。
纯净的果香味越来越近,小姑娘柔柔软软的气息落在了他肩颈上,有些热,有些痒。
像是只小白狐狸,调皮得很。
陆枕川敛着眸,喉结微动,“闹什么。”
少女狐狸眸跟着亮了起来,轻轻在他耳边说:“诶,你耳朵红了。”
/
年段室。
老张身为奚柚的现班主任,感觉到了压力山大。他手里一边是奚柚连着一个礼拜的缺勤记录,另一边是奚柚的空白卷子。
老张连连摇头,太难了啊。
周主任刚进门就看到老张满面愁容的,“怎么了这是?”
“在看奚柚的出勤,这孩子。”老张叹气。
“我看看。”周主任三两眼看完,最后笑了声,“她心里有数,估计都是回北楼跳舞去了,不会出事。她要是不去我还发愁呢,等有机会你在念她两句就是。”
虽然周主任平常没少念叨奚柚,但在这件事上,他还是对奚柚保持肯定态度的。
奚柚很小就进了娱乐圈,却从来没把那套不好的风气带在身上,平常该怎样就是怎样。
论舞蹈实力,国内顶尖舞团的团长评过她这么一句。
“这孩子天生带了灵气,艺术感悟、基本功、角色揣摩每一项都是扎扎实实地走。天赋和努力使然,在舞蹈表演上,她奚柚就是担当得上‘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奚柚要真放弃了舞蹈,那不知得是多少人的遗憾。
周主任拍了下老张的肩,“回头找两张奚柚舞剧的票,让你欣赏一下。你别看她平时犯懒,跳起舞来,没人能不夸她一句绝。”
“……”老张对这突如其来的夸赞摸不着头脑,“主任,我们这不是在聊她的成绩吗?”
“聊啊。”周主任,“她文化分不够最好,到时候我让她回北楼去。诶你都不知道这一个月啊,多少北楼的舞蹈老师来跟我闹。”
“不过也是。”周主任皱眉,“这小孩每次都给我考个两百四,万一专业过了文化没过……不行,我等下抓她来年段室唠唠。”
老张:“我叫她来了。”
周主任:“那这也行,我先去上课。”
“好。”
周主任出去没多久,少女的声音清脆:“报告。”
老张:“请进。”
奚柚一大早就被叫来了,困得很,懒散打招呼,“老师好,有什么事吗?”
那事可太多了。
老张习惯性鼓励学生,先说好消息,“来得正好,后天学生会开会,不要迟到。”
“我什么时候参加学生会了?”奚柚疑问。
“周主任推荐的。”老张说,“文艺部长的位置留给你,好好组织。”
文艺部主要负责学校文艺表演活动,以往南楼任命的部长,多少会在和北楼学生沟通里起争执。
奚柚北楼出身,今年转到南楼来,做这事儿在合适不过了。
奚柚:“……”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老张面不改色,“说个正事儿。奚柚同学,进南楼读书这礼拜,是因为压力太大才睡不好吗?放轻松,学习这件事,你只要用功就没有什么困难——”
“是因为上文化课很困。”奚柚懒声道,“老师您有话直说,不用给我找借口。”
“……”老张险些被她的直白给噎住,“就是,你现在的这个学习成绩啊,实在是不……不行啊。总分是南楼里倒数的,你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对吧?”
奚柚没接茬,“嗯?”
老张还没开口说话,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少年逆着光,黑色碎发下是精致的眉眼轮廓,漆黑的眸子平静淡然,七中制服板正的穿在身上,连着领带的角度都像是经过精准计量,没有丝毫的偏倚。
奥斯卡影帝来了。
陆枕川:“老师。”
“陆同学来了啊。”老张在看到陆枕川的那一瞬,笑得鱼尾纹都多了两条,“我今天是有事跟你们商量。”
“奚柚,枕川他文化分数非常好,年级第一。让你们当同桌也是这个原因,我打算开始用一带一的学习模式,你们俩课后开个小辅导班,促进学习。”
一带一?
奚柚:“老师,他带不动我。”
她总算是明白今天老张是让她过来说什么了。开什么课后辅导班,她对学习一点兴趣也没有,平常来考试都是极度勉强。
奚柚想也没想,就开始扯:“陆同学考年级第一不容易,在分心来教我学习,会耽误他自己。”
陆枕川偏头看她一眼,补充道:“挺容易的。”
奚柚:“?”
这是你炫耀学习成绩好的时候??
老张见缝插针,“对!陆同学带总分只有两百四的你还是很容易的,他也不需要带着你上五六百,就定个小目标,***二本线,怎么样?”
“……”
不怎么样。
奚柚想了下,换理由,“老师,周主任说男女生单独相处容易出现早恋的倾向。我觉得不妥,我还是自己学吧。”
老张顿时哑然,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
俊男靓女,青春洋溢。
还真……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陆枕川看她一眼,问:“你喜欢我?”

西柚汽水全文阅读

第 6 章
“……”
喜!欢!个!屁!
奚柚是真对他“敢说”的定位日益刷新,就这年段室,班主任面前。
就!这!
他都能接上!
奚柚正在努力劝说自己保持佛系心态,佛才是最好的人生哲理。
老张:“对,这个早恋得是双箭头的。奚柚同学既然能意识到这个问题,肯定是不会知法犯法的。当今校园啊,男女正常的交往还是鼓励的。”
老张单方面拍板,“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你们先回去上课。陆同学你记得,好好督促奚柚上课。”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句话里,奚柚仿佛自动开启了0.5倍速播放出了“好好监督”。
……真酷。
从年段室出来,奚柚目光直接锁定在了陆枕川身上。
说实话,她真的想不到自己是哪个地方,又得罪了这位学神。
她不去上课,他走他的高考,老死不相往来的模式。
难道不好吗。
陆枕川抬手揉着后脖颈,“别看了。”
“怎么。”奚柚嘲讽道,“怕我喜欢上你?”
陆枕川慢声说:“还真有点。”
“……”
怎么能有人——
这么!欠揍!啊!
/
早间的阳光算不上热,教室里没开空调,三俩同学喝着豆浆,右手奋笔疾书,时不时停下来,眉头紧蹙还不忘啃着包子。
奚柚大概摸出了点门道,A班的作业量大,这是在补昨天的作业。
她还没回到座位上,就听到了宋乾同学的哀嚎声。
“快点快点,紧急求助,除了鱼那些常见的生物,还有什么动物的英语单词!”宋乾转头求助邵和枫,“快想想!”
邵和枫压根没空搭理他:“鸡鸭牛羊猪,你随便挑一个。”
“不是这都写过了!还有什么别的没,不要太常见的!”
奚柚看了眼英语作文题目,随口道:“水母?”
“!!”
宋乾眼前一亮,“哈哈哈哈我女神是多么的牛|逼!连水母的英文都知道!你看这不是会读书的吗!卑微粉丝再也不用被黑粉追着骂啦!”
“女神,请不吝赐教,水母的英文是什么?”
奚柚不紧不慢地坐回座位上,在宋乾似乎是崇拜“学神”的目光里。
她努力思索了一下,“Water mother?”
“……?”
真·水·母.
宋乾顿时僵硬在原地,头顶仿佛自带三个问号。
“哈哈哈哈这翻译,绝了!”邵和枫在旁边笑到眼泪都快出来了。
七中学渣,绝非浪得虚名。
奚柚很冷静:“我觉得是这个……吧。如果不是,当我没说过。”
她确实挺久没回教室,桌面上全都是热心小粉丝塞来的零食和告白书,库存过于丰富,直接叠满了整个桌椅。
每次新班级知道位置后,就会有粉丝来送零食告白信,她拦了几次都没有用。
奚柚转头去问后面的宋乾和邵和枫,“你们吃零食吗?”
“谢谢女神。”宋乾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小心翼翼道,“你如果在学习上遇到困难,还可以随时来问我……虽然困难多,但是不要怕,我们可以的!”
“……好。”奚柚一股脑地抱着零食,放在宋乾桌上,“喜欢什么都可以拿,别客气。”
按照同样的方法,奚柚招呼了临近位置上的几个同学把零食分完。剩下的告白信她都收好了,整整齐齐地叠在抽屉里。
宋乾终于解决了作业,刚想拆开零食包装当早餐吃,还没撕开。
邵和枫按着他的手,提醒道:“我劝你不要往枪口上撞。今天周三,纪检部检查的日子。”
“?!”
宋乾跟触电了似的,一下就把手里面包扔进了抽屉里,“卧槽——”
邵和枫高声提醒:“同志们请注意!纪检部要过来了,赶紧的仪容仪表整理了啊!作业不要抄了!零食别吃了!一级警戒!”
一阵乒乒乓乓的动静里,奚柚见到了***A班以来,除了读书,他们最齐心协力的一面。
原本散落累叠的书统放到了抽屉和桌角下的小箱子里,制服衬衫佩戴上校卡,女孩统一将头发绑成马尾,抹掉唇边的口红,就连刚吃了没两口的面包牛奶,全进了垃圾桶。
这阵仗——
堪称是前所未见。
奚柚茫然环顾四周,压根没懂现在是个怎么回事。
“这是在干嘛?”
邵和枫解释:“为了‘生存’。难道北楼没有纪检部光临吗?”
奚柚:“啊?”
“……看来是没有了。”邵和枫详细解释,“就是纪检部会来检查违规产品,吃喝这类的零食,班级的卫生,仪容仪表。女孩头发要绑起来,不能化妆首饰,裙子不能短,领带要系好。”
奚柚明白了,“北楼有,但没有这个阵仗。”
北楼的文化、专业课排课时间各一半,平常时间,外人是不让入内的。检查也就,水得很练功房内都是练功服盘发,日常检查个卫生就好了。
“陆神来检查,能不是这个阵仗吗?”宋乾紧急处理自己刚收到的零食,特地塞在了抽屉里的最角落,“铁面无私纪检部,人间无情陆枕川。”
“和陆枕川有什么关系?”奚柚问。
宋乾说:“陆神是纪检部部长,但凡有被抓到违规的要扣班级分,一扣分就要去操场跑步,无论男女,整整两千米。”
其实因为跳舞需要高体力的关系,奚柚的运动量大,跑个两千米对她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但看宋乾他们慌成这样,这话是不能说的。
奚柚点点头,配合道:“这样啊。”
“我天,B班有个女孩哭了,快看快看。”有人在门口喊道。
“这有什么好奇的,阿川每次检查都得哭几个,不是故意改裙角,就是故意染烫头发。这次又是因为啥?”邵和枫说。
“好像是领带,没系领带,这哭得也太惨了……”
“诶——别聊了,人过来!”
前门走进了四五个纪检部的人,少年颀长的身影,人群中最为出挑。
黑裤下大长腿笔直,白衬衣板正,侧颜染着光,下颌线轮廓流畅,深沉如墨的眸子敛着。
明明是八九月的炎热夏季,他一身的清冷寡淡遮掩不住。
“纪检部检查。”陆枕川淡声道。
教室里四个大组同时检查,纪检部也确实是魔鬼细致,无论男女,从制服、校卡、妆容、卫生,一个个仔细看过去,愣生生弄出了紧急盘查的紧张感来。
宋乾看着从面前走过去的纪检部部员,松了口气,“过了过了。”
奚柚对检查没有半点紧张,拿了两本书,放在桌上就准备开始垫着补觉。
桌面被敲动,纪检部的其中一个女生:“请配合检查,奚柚同学,请问你化妆了吗?”
奚柚:“没有。”
班级里响起躁动。
“妹妹这居然是素颜吗?我一直以为她化妆了!这个神仙皮肤,唇色也太好看了吧!”
“不对吧,你见过不化妆的女明星吗?就单看那个口红的颜色,YSL12吧,那个斩男色。”
“……”
女生微笑,重新问了一遍:“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怀疑,请问你化妆了吗?”
“没有。”奚柚说。
她等下要去北楼上课,练功房一节课下来是连练功服都能湿透,化个妆过去,出汗,是要扮演恐怖片女主吗。
再说,她也确实手残。
“请说实话。”女生皱眉,“部长,她不配合。”
“……?”
感情她这是回答了个***吗。
陆枕川的眸光扫了过来,淡声道:“她没化。”
“部长,你们男生看不懂的,不能因为这是在你们班,就徇私包庇。”女生不依不饶。
陆枕川眉梢微扬,眸子里染上深意,“徇私?”
“……”
“你挺好奇的,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和他,有私?”奚柚笑了。
“自己看清楚了。”
少女从座位上站起,白皙的肤色似会反光,手指放在下巴上,拇指蹭过下唇,像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动作放得极慢。
抹唇的动作又A又欲,草莓似的唇色反倒更红了几分。
奚柚一字一句道,“你还需要我用卸妆水给你试试吗?”
班上立刻引起躁动。
“卧槽刚刚那个动作,应该拍下来的,太撩了吧!妹妹每天鲨我亿次!”
“素颜!给我夸起来!人间精灵小奚柚!天生草莓唇了解一下!”
女生脸色难看了些,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奚柚,“那你的领带呢,系好!”
“……”
领带——她还真不会系领带,南北楼连校服款式都不一样,北楼压根不需要这东西。
奚柚从抽屉里拿出领带,还是放在包装盒里的,崭新崭新的。
她动作慢吞吞地,想着应付了事,总不能这个找茬的女孩子,就非要等着她系完领带再走吧。
灰棕色格纹的领带绕过颈间,她磨蹭了小半天绕结,完美地落了空,倒是眼前这个找茬的,还真是不走。
她可能是第一个,因为不会系领带跑圈的。
刚才白帅了,一把回归到憨憨。
少年的声音清冷,尾音拉长又像是藏着玩味,“不会?”
“……会。”
再不会也不能在他面前说不会。
嘴硬归嘴硬,不会还是不会。
奚柚系个领带,成功把自己系得心态崩了。
她放弃了,皱着眉扯着领带,想直接出去跑两千米。
“是笨吗。”
眼前突然覆下了阵阴影,清冽的雪松凑近,浅浅地涌入鼻息。
奚柚忽然想起了刚才纪检部进门前的喊话,下意识道:“被你弄哭,是不可能在我这儿出现的。”
——弄哭?
陆枕川唇角轻弯,“别动。”
奚柚完全怔住。
他微微垂着眸,密长的眼睫像是扫过的羽扇,眸光晕着日芒温柔,修长清晰的手指轻松地掌握住她的领带。
他像是还在教她“先交叠”“绕过顶端”“翻到着另一边”,清冷的嗓音循循诱导。
奚柚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
他忽然凑近,手臂绕过她的颈间,似是在整理她后翻起来不规整的衣领。
距离拉近,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的音量说话,玩味散漫。
“放心,不弄哭你。”

奚柚陆枕川

小说资源西柚汽水全集版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点击免费阅读西柚汽水全部章节!

奚柚陆枕川小说仅代表西柚汽水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