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叶小莲小说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下载阅读在线免费

叶小莲 呜呜文学 2020-09-13 18:43:05
  • 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合集版免费阅读-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叶小莲)

    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叶小莲的小说之小说在线阅读txt无删减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主人翁是叶小莲,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主要讲述了叶小莲之间的恩怨情仇:从小跟着奶奶拾破烂为生,长大后误入社会不良组织的叶小莲,一遭穿越成了京都落魄白莲花。而她有个气死男人就变美的二傻奖励系统。虽然她并不...

叶小莲小说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全文免费阅读:

叶小莲被田夫人一连串的冷言冷语震在那里,她不知道罪臣之女为什么不如乞丐,她不知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姑妈这么对待。
但转念一想,她也明白了,这个老女人无非就是因田碧儿被赶到乡下读书的事大做文章。
晓桐是叶晴莲从家里带过来的,毕竟是连心的主仆,老女人这招叫敲山震虎,也叫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她难堪。
她的脸在燃烧,在发烫,田夫人却不看她,手抬起的时候,贴身丫鬟马上就过来扶起身。夫人悠悠站起,往里屋去。
“姑妈……”叶小莲还想求情,她心里一遍一遍在诘问:就算叶小莲犯了错,可晓桐只是一个丫鬟啊,她有错吗,如果你们不喜欢叶小莲,你们可以骂她打她,有必要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吗。
刚到门口,夫人好像想起什么,停了脚步,头稍稍扭了一半,语气也不变:“对了,你在家里闹也就算了,不要出去惹是生非。你不要毁了你自己,还有田家,你的身份,非同小可。姑妈提醒你,你是我的心头肉,再错,都是晓桐的错。我的话到此为止。”说罢悠悠离去了,留着叶小莲一个人在房间里。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夫人带走晓桐,实在不行就离开田府,这是叶晴莲的姑父姑妈,和她有什么瓜果。就算她今后当乞丐讨饭求生,她也不受这种辱。叶小莲暗暗发誓,回去就带晓桐远走高飞。
回去的路上,她看见锦垫还在,但是田碧儿不见了。
门开着,好像刚刚发生过什么。她预计到不好的事情发生,冲进屋里喊,“晓桐,晓桐……”,找遍了任何一个角落都找不着——晓桐不见了!
叶小莲心急如焚,这丫头去哪了,难不成已经被夫人叫人带走了。
一定是田碧儿唆使夫人,将晓桐带走了,太坏了,一个小姑娘,为什么有这么歹毒的心肠呢。
可是现在,晓桐被带去哪了?夫人不会说,田碧儿也不会说,田必坤帮不上忙,姑父还没有回府。
叶小莲疾步去往府门,门口的家丁拦着说:“小姐,你不能出去,这是夫人的命令。”
“我问你们,我的丫鬟晓桐是不是刚刚从这里被带走了。”
“我们没看见,小姐也勿要问我们了。”
“哼,”叶小莲啐道,“你们真是一群护院狗。”
叶小莲只得回到府内,这府里她呆了快一年,她颇为熟悉,在池塘边,有一颗高大的柳树,只要爬上去,再纵身一跃,就能翻过府墙。
如果不成功,结局多种多样,摔到塘岸,掉到塘里,或者跌到府外。第三种情况比较好,但是无论如何,以叶晴莲这娇贵的身体,她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但她必须要试一次。
她扎好裙脚和袖子,凭借以前在青帮练的身手,轻松就爬到了树的末端。这树柔软,随着身子摇摆,很快就掌握了平衡,树照着她预期的方向倒向围墙那边,树梢终于落向了围墙外。
她今天穿着荷红襦裙,果然就听墙外传来一句“红杏枝头春意闹”在嘲讽她。
她抱着树枝,整个身子掉在墙外,但是脚离地面太高,又勾不着围墙,更不敢往下跳,一时就如沉甸果实在半空垂着。
而且在爬树的过程中,她顾不得身上这些复杂的衣裙,裙布已被树枝挂来挂去,撕来撕去,大腿也露出一大半在外面。
风一吹,衣服都鼓了起来,风在肌肤上流窜,凉丝丝地。
叶小莲垂首一望,过路的男人都停足看她,还兀自念叨:太美了,太香了!
简直丧心病狂啊,这些臭男人,叶小莲一边暗骂,一边跃跃欲试,噗通一下,跳了下去,摔了个狗啃泥。
她艰难爬起来,呸呸吐了口里的沙子,对他们冷了一眼,又向前跑去,过路的人都胶着地看向她的雪白大腿。
她到了一个摊头,买了一匹布,将大腿围了起来。
她拼命往大街上跑。车马粼粼,飞檐如篦,吆喝声穿插着呼啸的声音,马的蹄子,马车轮子,皆是呼啸而过。
忽地一声马啸的声音,***的力量撞击上她,将她的五脏六腑都快震出来。
她只觉整个人腾向了空中,又落回冷冰冰的地面,沙地贴着背脊,胳膊疼痛难当。
只听见人群里有人喊,“怎么撞人就逃了。”又有人说,“姑娘怎么也不注意些。”
更有些嬉皮笑脸的人说,“看这白腿,让我好生摸一把!”传来阵阵淫邪的笑声。
大腿上旋即被几只手掌摩挲,一股麻木又痒人的感觉刺痛她的内心。
她想爬起来揍他们,但是浑身无力般地绝望。
“泼皮住手!”随之传来一个少年响亮的声音,“你们怎么能欺负一个受伤的姑娘。”
叶小莲迷迷糊糊看着头顶一群人脸,只在这时,才见有人愿意帮她,心里顿时想哭。
先前嬉皮笑脸的人问:“你便是什么腌臜,要管我们的事?”
少年正色说:“可见我身后的马车,识得这帏盖么,这可是朝廷三品大员的车子,你说我管得吗?”
少年说罢,果真没有人敢回应了。
少年蹲了下来,看了看她的胳膊,说:“姑娘,是马蹄子伤的吧,衣服里都渗血了。”
他又站起来,向人群外喊:“爹,您能否施以援手,这位姑娘手臂伤了。”
不一会,人群外走进一个人来,他一蹲下,少年立即就立于一旁。此人花白胡须,五十余岁,形容高雅,颇有风度。
少年安慰说:“姑娘莫急,我爹是御医,定会给你医好。”
少年父亲说:“姑娘,不如随我回府包扎一下。”
少年也投了盛情的目光,叶小莲忙说:“不了,大人,我还有急事,耽搁不得。”她想爬起来,但胳膊疼痛,又支持不住。
“姑娘别乱动,这对伤势不好。”少年提醒她。
“钟儿,拿药箱来!”少年父亲唤了一声,一个书童模样的小孩,提了一个古木药箱放在她旁边。
少年父亲打开药箱,取了些药,用刀子将她胳膊的衣服剪破一个口子,又启开药瓶。
只觉一阵剧烈的疼痛,叶小莲将脸贴住了凉凉的地面,发出微微的呻|吟。
胳膊慢慢收紧,一块布带舒缓有力地绑着。
收起药箱,少年父亲叮嘱说:“虽是擦伤,也须慎重,这里有一瓶药回去记得一日两敷。”药放在地上,他缓缓起身,回了马车。
少年连忙将叶小莲扶了起来,又将小药瓶塞入她手里。
少年微笑着说:“记得我父亲的话,他可是御医,你这伤要不了三日。”
“谢谢公子!”叶小莲打从心底里感激,又见他一身淡青的锦袍,神清气爽的容貌,此时安慰她,便感觉很温暖。
“姑娘,在下穆长微,请问姑娘芳名?”
“叶晴莲。”
少年笑说:“这名字真好听,晴雨初罢,莲声舟动。”
叶小莲被他的笑容感染了,心想,夸吧夸吧,反正无论夸叶晴莲还是叶小莲,她都全盘收下。
“长微!”马车里传来少年父亲的催促,少年的笑容立即收住,拱手说:“后会有期,叶姑娘!”
“对了。”他立即将青缎披风取下,围在她身上说,“裙子被马车刮了,我的披风先且用一下。”
叶小莲看着他上马车,又见他拉开帘子望着她,他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如春风,她回之一个更大的笑脸。不料帘子随即就被拉了下去,显然是他的父亲所为。
此时,叶小莲才发现,身前围的一群人,刚刚都在看她的大腿,她摔倒的时候,那块买来遮羞的布也早被撞飞掉了。
幸亏穆长微的披风救了她,她仔细将披风围在裙头下,便是密不透风。再行赶路,只是胳膊还有些疼,倒也无碍。
街边的一个胡同里,狼藉不堪,有一群乞丐,看着她。
“美人儿,来伺候我吧。”“美人儿,来玩玩。”声音杂乱无章,一群人向她投来贼溜溜的目光,围上前来。
叶小莲并不胆怯,往里走了几步,从头上扯下簪子说:“我这簪子值一百两,我知道你们耳目通灵,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情。”
“我们为什么要帮你啊。”
“我们不要这个,我们要你的,裙子,哈哈哈。”笑声把胡同都铺满了。
叶小莲紧紧锁着眉头,她会怕这群小蟊贼吗,怕!不怕才怪!但她马上给自己打气,不要慌,这算什么,以前她混社会的时候,不也是没羞没臊的。
她挤出一丝微笑:“你们这么多人,就欺负我一个柔弱的小姑娘?”
“不欺负不欺负,裙子,我们要裙子!”有人带头,后面都喊了起来,“裙子、裙子……”
她强作镇定,痞声说:“裙子只有一条,你们人却这么多……”
“不多,不多!”有个乞丐噌地就蹿到近前,掏出一把短刀,她毫无防备,胸前的系带就被他割断了,穆长微给她的披风,也随之滑了下去,风吹过来,大腿被凉风缠绕。
“哇……”胡同里热闹了起来,叶小莲不敢相信,有人竟然流了鼻血。
短刀又在她胸前游离,然后开始割她的衣服,一条、两条……。叶小莲再也无法容忍,她猛地抓住了短刀。
鲜血瞬间从指间流出,疼得钻心,但她发现乞丐想抽回刀,她便握得更紧了。
血汩汩地往外冒,滴在地上,跌成莲花状,她感觉到纤细的手指就要被割断。

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全文阅读

那乞丐终于放手了,牙齿打响:“你这女人!”
先前的笑声都沉静了下来。所有人只有一个动作就是抹鼻血。
在人堆里有一个乞丐一直没有看她,他躺在草褥上,似乎刚刚睡醒,从脸上拿掉了破帽子,斜乜了她一眼,只问:“你是谁?”伸着懒腰,爬了起来。
叶小莲感觉这人应该是这班乞丐的头目,便回了他:“叶晴莲。”
他走上来,从她的手里拿过簪子,并不瞧簪,而是打量着她的脸说:“倒是一张好皮,可我更喜欢你的人。你说吧,想要我们办什么?”
叶小莲内心窃喜,忙说:“我的丫鬟晓桐,她被人抢走了,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她。”
“我答应帮你,但是要给我们一天时间。”
他右额上角有个青疤,看上去有些威严,说起话来也很镇定,这种有把握的语气铁定是这群乞丐的头目没错。
叶小莲急说:“这位大哥,一天不行,能不能快些。”
“一个丫鬟你也这么在乎?”
叶小莲忙说:“做人本来就是有情有义,丫鬟也是人。”
青藤听了,脸上涌现一丝热血:“这天下太多铜臭的男女,你这样的女人我青藤倒是少见。我们就是一群乞丐,好听些就是乞丐帮,既然你找到我们,也是看得起我们。你说,可有什么法子,我们照你去做!”
叶小莲喜不自胜:“办法是有的,青藤大哥,我可以和你商量下吗。”
叶小莲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写写画画,将田碧儿等等一干关系和怎么做说得一清二楚。
她建议找两个人假扮打劫的,将田碧儿带到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唬唬她,毕竟田碧儿是个孩子,也许一唬就什么都说了。虽然这法子卑鄙,但是对付卑鄙的人,叶小莲一点也不含糊,不过她再三强调,不能伤害田碧儿,讨厌归讨厌,但绝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她抬头一望,发现乞丐们都围成一团,像在看一出好戏一样。这时竟有好心的乞丐拿来药膏替她敷手掌的伤口。
青藤立即与三五个乞丐出了胡同,再次回到胡同里的时候,已是太阳快要落山的时辰,叶小莲和乞丐们都围了上来。
叶小莲问:“青藤大哥,怎么样了?”
青藤慷慨说:“叶姑娘如果信得过,一个时辰我会帮你找到晓桐。田碧儿说她母亲将晓桐送进了妓院,但是哪家她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兄弟会全部行动,打探消息。”
青藤说罢,又望向众人高声说:“各位,听懂我的意思吗?晓桐去了一家妓院,你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打听到妓院的名字。”
“老大放心。”众人应和,立即就出发了。
“青藤大哥,我不知道如何谢谢你,你也不要叫我叶姑娘,叫我晴莲妹子就行了。”叶小莲透射出叶晴莲那种温柔的目光。
青藤快人快语:“好,晴莲妹子,我青藤多了个妹子,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叶小莲问:“对了大哥,你没伤害田碧儿吧。”
“我是真没想到,这小蹄子竟然那么坏。”青藤一五一十地描述了今天田碧儿所做的一切坏事。
早上,不分缘由,她就打了三个下人各三个巴掌,丫鬟早上水凉了一些,她就将盆扣在她头上,她去母亲那请安,看着门口丫鬟长的丑就踢了她裆儿,她骗表姐去母亲那,就叫下人把晓桐绑了起来。后来去逛街了,这不逛着逛着就被他捉住了。要不是他使了些伎俩,这小蹄子怎会和盘托出。
青藤又对她说:“你放心,就赏了她三个巴掌,也算替你报了仇。天黑我叫兄弟们送她回田府后院,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多谢大哥。”
“你休息会,放一百个心,很快就能找到你家丫头。”
叶小莲点了点头。
快到了掌灯时分,果然有乞丐来报:“老大,晓桐姑娘找到了。”
“在哪?”青藤立即问。
“风月楼。”
“好,我们这就去要人。”青藤好像把握十足。
“哎等等,青藤大哥你打算怎么要人?”叶小莲问。
“当然是大闹风月楼,谁让他欺负我妹子的丫头。”青藤说。
“这个自然不行,多少妓院都是有官府撑腰,现在你们势力不够,尚不能与官府作对。”叶晴莲的父亲曾经是朝廷大员,她的记忆里关于官场的事太多了,她知道这件事情不能乱来。
她提议:“青藤大哥,你晚上去趟风月楼吧,当一回客人先见到晓桐再说。”叶小莲觉得这事情非得深入虎***不可。
青藤正色说:“妹子,我如何去那种地方,我青藤行得正坐得直。”
“不,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你只是救人,客人就是个幌子。”
“可我一个粗人,我不会啊。”
哎,这真是穷得一清二白,叶小莲只得说:“要不,我当你的跟班,你走哪我跟哪。”
走在路上,青藤穿了一身富贵的衣袍,看上去确实改变了些土包子气,但是要完全改变是很难的。
叶小莲将一条超大金链子挂在他脖子上,当然是假的,希望风月楼的人能快点注意他。
叶小莲打扮成一个小书童模样,亦步亦趋跟在青藤后面,即使换做男装,她也生怕别人瞧出来,所以她就尽量低着头跟着青藤。
今日正是追月节,一路走时,路上拥堵,青藤站在她身旁走不动时,也会说些追月节的事情。
叶晴莲的记忆也迅速浮现在她脑海里。
这追月节最热闹是观灯,所谓观灯,就是观灯笼猜福字,赢国的灯笼以橘黄色外皮为吉祥,君王贵族的颜色也多是橘黄。
如何猜福字?最简单就是灯笼上写着谜语,如“示之有物,一口田也”,一看就是福字,如“贝为行,才为智”,一看就是财字,这是很容易猜的。
难一点的就是对联,灯笼上写着上联,客人拼出下联,但联中须有福、财、贵、吉等吉祥字。
店家将吉祥字写于灯笼上,客人付了钱就可将灯笼带走。
由于福气满满,玩的人络绎不绝,便将叶小莲和青藤堵在路上,叶小莲心里着急,但又于事无补。
青藤说:“你手臂受伤了,等下我开路,你跟着我。”
有一处地方热闹异常,但两人又必须通过。
人群里有一个人接了下联,引得满堂喝彩,原来灯笼上写的上联很普通,说的是“稻金米银,子孝孙尊”,这种对联对出意境是很难的,但那人却对的是“麓秀川明,物阜民丰。”
店家赞叹说:“公子真有才华,我送公子一个丰字。”乃用大笔在灯笼的另一面写了一个“丰”。
那公子提起灯笼,付了银钱,便跳下台来,但是看他的动作,正要撞向她受伤的手臂,本来节日里人多相撞是正常的,但叶小莲本能地转了一个身子。
这个动作不大不小,正好蹭到了公子的灯笼,要不是公子的手躲闪的快,这刚到手的“丰”字灯,早已被挤压成片。但是也碰了一个小凹坑。
公子的护卫立即跳了出来喊:“你这厮,如此无礼。”
叶小莲心说:“明明他不注意,反倒怪我无礼,竟还有脸骂人!”叶小莲哪里受得了这口气,对那护卫叱骂:“是你们不长眼睛。”
叶小莲话刚说完,只见那护卫刀已出鞘,一脸怒气,对她吼着:“这厮,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青藤转身喊:“妹子,谁在生事。”但人潮瞬间就将他俩隔开了。
护卫刀出了一小半,停住了,叶小莲明显看出有只手拦住了那把刀,是提灯笼的公子,这时候她才注意他,在橘黄灯光的照耀下,竟是一面玉一般的脸。这张脸好看,但是却无法令人接近。
经历了刚才的意外,他仍是面不改色,黑瞳闪闪发亮但是波澜不惊,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会有什么动作。
但叶小莲观察入微,刚才的某个不经意间,他脸上似乎掠过一丝杀意,很短暂,并不影响他现在的表情。
从他的橘黄色袖子来看,这公子非富即贵,简单说,不能惹。
叶小莲心想还是快些离去好,岂料一个小孩坐在大人肩膀上,将她的帽子掀掉了,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她一头乌黑的头发瞬间就倾泻而下,仿佛瀑布一般。

本站点评

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免费全文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点击免费阅读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全部章节!

叶小莲小说仅代表穿成白莲花后乘风破浪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