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富豪门

蒲斯沅歌琰小说火吻小说全集在线下载

蒲斯沅歌琰 呜呜文学 2020-09-13 18:42:36
  • 火吻合集版免费阅读-火吻(蒲斯沅歌琰)

    火吻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蒲斯沅歌琰的小说之完本全文分享无删减完整版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火吻,主人翁是蒲斯沅歌琰,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火吻》主要讲述了蒲斯沅歌琰之间的恩怨情仇:歌琰:你负责破密码,我负责踹门。蒲斯沅:?歌琰:你不是技术界的永恒传说吗?怎么能让一个弱女子动手又动脑?蒲斯沅:helliphellip他将她从多年的噩...

蒲斯沅歌琰小说火吻全文免费阅读:

歌琰觉得自己最近绝对命犯太岁。
先不提在ADX监狱里的那一遭,她养伤养了整整两周才刚恢复一点元气。不止她的枪伤,连手臂和腿上的烫伤都还没有完全康复。
在来黑帽大会之前,她和南绍其实都不知道原来被邀请的黑客拿到的请柬是不尽相同的。等来到了这里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绝大部分普通黑客拿到的都是黑色请柬,而只有极少数的人拿到了红色烫金请柬。
而用鼻子想都知道,拿烫金请柬的人肯定会受到主办方不同的待遇,或许连最终面对的参会流程都会有所不同。
南绍是其中一个拿到烫金请柬的人,而为了全程和他同进同出,歌琰必须也要拿到一份烫金请柬。
于是,当她拿着南绍从他黑客朋友那里弄来的一张黑色请柬在酒店里四处徘徊观察,好不容易才在电梯里碰到一个拿金色请柬的男人,想打着小算盘把那男人的请柬掉包,结果一秒钟不到就被对方识破了。
而那男的还让她把技术再练得更高明一点。
她自认为她偷天换日的技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常人根本不可能会发现。况且,哪个正常男人碰到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还有心思去注意别的?
可今天,她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竟然第一次被人质疑业务水平。
歌琰当场就气疯了。
不过,那男人感觉不是个普通人。她在电梯里故意倒向他的那一瞬间,就能够感觉到他浑身肌肉一瞬间的紧绷、防御和爆发力。
那种高速反应能力,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普通人身上的。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即便识破了她的掉包术,也没有要对她采取什么行动的意思。
等从电梯离开后,她迅速地找到了在角落里等着她的南绍,没好气地说:“我在怀疑我最近要不要去烧个高香。”
简直是干啥啥不行,倒霉第一名。
南绍听她说完刚刚在电梯里发生的事情,瞠目结舌地道:“这男的是FBI吧?不对,要是FBI早把你给毙了。但是,就你说的这身手和反应力,我估计八成是个特警,那他为啥不抓你啊?”
“我怎么知道?”她的目光依旧在四周的人群中转悠,“估计是因为我长得美吧?”
南绍很无语:“大姐,你戴着面具呢,当他是透视眼么?”
歌琰这时收回了目光,拽了一下他的袖口:“我看到一个拿烫金请柬的了,他现在在往男洗手间的方向走。”
所有人此刻都在忙着入场,她和南绍直接抄近路比那个拿烫金请柬的黑客先一步进到了男洗手间,确保洗手间里没有人后,直接将那走进来的黑客给敲晕了。
然后他们俩将清扫车挡在了男洗手间的门背后、确保没有人能够进得来。再拖着那个最起码要昏睡三个小时以上的黑客进了最里面的那间隔间。南绍把那人三下五除二地绑在了马桶上,从他身上把他那份烫金请柬给搜刮出来,递给了歌琰。
歌琰接过那份请柬,打开看了一眼请柬上的ID名。
“红发夜叉。”她看到那行字之后,眯了眯眼,“这个ID是在逗我吗?”
南绍听完后,愣了两秒,立刻爆发出了仰天大笑。他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把马桶盖都给掀了。
“这不是个为你量身定做的ID吗?”南绍扶着墙,笑得眼泪都快笑出来了,“红发母夜叉,实在是太他妈形象了!”
歌琰翻了个白眼,当她快要把信上那个ID盯出一个洞时,就看到被清扫车挡住的洗手间的门轻而易举地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草。
抬起头,歌琰一个脏字便如鲠在喉。
怎么又是他?!
见了鬼了,她怎么上哪儿都能碰到这个男的?
只见那个电梯男站在门口和她对视了五秒,退出去看了一眼洗手间的门牌,又走了回来。
就算隔着面具,她都能感觉到对方此刻脸上的表情,应该和她一样微妙。
南绍在隔间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这时立刻从里面走了出来。几乎是一看到歌琰僵立着的反应,他就猜到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她刚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硬茬。
“这位兄弟,你没有走错。”南绍这时笑嘻嘻地从后面把歌琰往前推,“这里确实是男厕所,我姐姐内急忍不了,但是女厕所要排队,所以她就跟我一块儿来男厕所了。”
歌琰:“……”
这个谎是她今年听过最烂的谎。
谁说谁是猪,谁信谁也是猪。
蒲斯沅的目光在他们俩的身上转悠了一眼,再落到歌琰手里拿着的那张烫金请柬,最后又从最里面的那间隔间镂空的底部中隐约可见的男人的双脚绕了回来。
可是结果,他却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也没有对他们两个起任何反应,径直走到了洗手台边洗手。
等南绍推着歌琰离开了男洗手间,蒲斯沅才压低嗓子对着通讯器道:“别笑了,十分钟之后,让人来男洗手间最后那间隔间捞人。”
言锡好不容易才停下了爆笑:“喳!不过你就任由那位内急要闯男厕所的红发***这么狸猫换太子?还有,她旁边那个,是她的搭档吧?那小子看着也有点东西,要不要兜底一起查个干净?”
蒲斯沅关上水龙头,轻轻地甩了一下自己手掌上的水珠。然后他从一旁抽了一张干净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语气还是不慌不忙的:“不用。”
-
等出了男洗手间,歌琰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手:“长见识了,原来脑残都是凑双数的。”
南绍扯得那么烂的谎,那男的竟然还真的信了。而且,他都看到她手里拿着一张烫金请柬了,依照他的智商,用鼻子想都猜得到她刚才在男洗手间里干了什么好事吧?
南绍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能这哥们人虽然利索,但反射弧可以绕地球一圈长呢?人家又没想逮你,你是上赶着想被他逮吗?”
歌琰锤了他一拳,转身刚想往会场的签到处走,就被南绍抬手拦下了。
歌琰:“怎么?”
南绍这时用手指轻轻地指了指男洗手间,突然贼兮兮地说:“我在想,咱们要不要和里面那位兄弟结个伴。”
她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你脑子坏了?”
南绍摇了摇头:“你不懂。既然这人挺厉害的,而且也是拿烫金请柬的,和他搞好关系,等会入了场后作为同一群体也能互相有个照应,知己知彼、方得百战百胜嘛。”
歌琰不太能理解南绍这清奇的脑回路:“你是想把他放在身边,让他抓我们的时候更方便一些是吗?”
南绍摆了摆手:“咱们搞技术的,第六感都比较准。我对这个兄弟第一感觉挺好的,虽然他目前还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歌琰已经放弃和他争论了:“南绍,看来一直以来是我误会你了。原来你不是不珍惜敏敏,是你喜欢的是男人。”
南绍:“我可去你的吧。”
歌琰:“等会他要真动手抓人的时候,我先走一步,你就凭你的小短腿试试能不能跑过他吧。”
南绍:“……最毒妇人心。”
歌琰虽然潜意识里觉得里面那个男人异常危险,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确实想近距离观察一下他,因为她总觉得他来到这里也并不只是单纯来参加黑帽大会的。
况且,她自信,要是等会真的动起手来,她应该也能全身而退。
于是,等蒲斯沅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门口直挺挺地站着这俩门神。
南绍热情地冲他摇了摇手里的请柬:“兄弟,既然咱们都是烫金族,不如咱结伴而行吧?大家都是同行人,因为黑帽大会从世界各地聚集到这里相识,多么不容易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网络一线牵,相逢都是缘呐。”
歌琰恨不得把南绍的头塞回到马桶里。
烫金族?我还杀马特葬爱家族呢!
谁知,蒲斯沅看着他们沉默了几秒,竟然冷冷地蹦了一个:“行。”
通讯器里的言锡他们都已经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件事的槽点着实太多,他们都不知道应该从哪儿开始吐槽起来好——蒲斯沅不但容忍了这对活宝在自己面前各种上蹿下跳瞎扯胡闹,现在竟然还接受了这个烫金族要结伴而行的中二设定。
开什么玩笑,Shadow威名赫赫的死神,竟然愿意顶着“烫金族”的名头和人结伴同行?
童佳实在忍不住了,在通讯器里弱弱地说:“老大,你到底怎么了?”
言锡捂着胸口:“佳佳,别问,千万别问,就当疯的是我们。”
蒲斯沅听着通讯器里言锡他们的七嘴八舌,很轻地挑了一下眉,然后跟着南绍他们往礼堂外的签到处走去。
-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在礼堂外排队时,南绍大大方方地对蒲斯沅说:“Buzz Lightyear(巴斯光年)。”
南绍此时自我感觉好到飞起,作为目前全球排名第三的黑客,Buzz Lightyear这个ID,在[凡人无畏]黑客基地乃至整个黑客界,都是响当当的名号,但凡是个活跃点的黑客,一定都知道他。
通讯器里的言锡这时说:“这中二小子是不是小时候迪士尼动画片看多了?他怎么不叫唐老鸭呢?”
蒲斯沅微微地在面具下勾了下嘴角。
南绍见他听完自己的名头竟然还是沉默,心里虽然有点失落这兄弟没有给出他预期的捧场反应,但还是转而说:“那你呢?”
蒲斯沅薄唇轻启:“Hypnos(修普诺斯)。”
他说话的声音冷得沁人心脾,但因为声线比较低哑,又显得有点儿***。
自从被迫和他结伴开始就不太想开口说话的歌琰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蒲斯沅感觉到了她的注视,也冲着她的方向抬了下眼眸。
隔着面具,她只能看到他波澜不惊又墨黑深邃的眼睛。
她看完这一眼,很快就又别过了脸。
南绍挠了挠头,闷了一下,说:“你这ID感觉很高级的样子。”
虽然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他在心里腹诽。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歌琰顶替的那个【红发夜叉】,都是现世排名前十的黑客之一。所以他估摸着拿烫金请柬的应该都是全球实力最顶尖的黑客。那么,为什么这个他从没听说过ID的人有资格拿烫金请柬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在南绍的脑子里闪了几秒,很快就被他忽略了。
鉴于蒲斯沅本来就是那种话很少的人,歌琰又是故意装聋作哑。所以在入场之前,只有并不介意他们俩沉默的南绍一个人在滔滔不绝。
起先,南绍一直在东拉西扯一堆有的没的,比如拉斯维加斯的***和他很投缘、他这两天在赌场战无不胜尔尔。而到后来,他忽然就转了话闸子,开始讨论起一个人来。
南绍拍了拍蒲斯沅的肩膀,对他说:“兄弟,你知道Ksotanahtk吗?”
蒲斯沅听罢,沉默了两秒,微微点了下头。
听到这个ID时,始终对南绍的瞎扯兴致缺缺的歌琰也终于竖起了耳朵。
她超越常人的直觉告诉她,虽然南绍此前一直声称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她总觉得这个ID像脸滚键盘的人,极有可能是导致她在ADX监狱人生第一次翻车的罪魁祸首。
“他是我今生唯一的偶像!”南绍看到这位沉默寡言、似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兄弟居然知道Ksotanahtk,一下子就变得很激动,“如果今天他来现场,我一定会冲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还希望他能在我的背上、手上和大腿上都给我签个名,那我应该一年……不,两年之内都不会洗澡了。”
说到这里,南绍竟然罕见地有点儿不好意思,“如果他不介意的话。”
“……”
而蒲斯沅的脸,在面具下已经冻住了。

火吻免费阅读

这边的歌琰也感到很窒息。
她想听的,其实更多的是关于Ksotanahtk这个人的事。而不是这位中二的唐老鸭有多么地热爱、崇拜、痴迷他的男神。
她在面具下咬了咬牙,直接用八厘米的高跟鞋鞋跟,朝南绍的脚上踩了过去。
南绍被这一脚踩得差点半条命都没了,他白着一张脸,转过头去眼泪汪汪地瞪歌琰。
瞪了一会儿,南绍又没骨气地转了回来,嗓音虚弱地继续对蒲斯沅说:“……你知道吗?就是因为Ksotanahtk,我才会***黑客这一行。就是因为他,黑客这个词才在无数的人心目中不再是一个贬义名词。”
眼见蒲斯沅并没有要阻止他说话的意思,他想要介绍Ksotanahtk的欲望顿时变得更加强烈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识过当年他活跃时黑客界的盛景,我就简单给你举个例子吧。有一次,他带着[凡人无畏]的二十个精英,在一个小时之内直接把中东一个暴恐组织使用的所有电脑全部干翻了,当时全网沸腾。干翻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几百台电脑全部被黑报废了。”
“无论是他本人单枪匹马,还是他带领着[凡人无畏]的成员,都曾经干过太多震撼人心的事情。虽然他用的方法并不受法律的保护,可是他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正义。我觉得他就像是黑客界的[哥谭英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以他为目标,想要成为一个像他这样的人。”
“只是很可惜,在我正式加入[凡人无畏]之后,一共就跟着他参加过两次集体行动,然后他就销声匿迹了。基地里的几个和他关系稍微近一些的元老级人物,也都跟着隐退了。之后[凡人无畏]的所有行动都纯靠成员自发进行组织,虽然还算是井然有序,可是没有他的[凡人无畏],终归还是失去了灵魂。”
蒲斯沅从来没有听过有人如此直白地当面抒发对他的崇拜和情感,他虽然一开始听得有点不自在。可一路听到这儿,他又觉得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孩子,是真的对这一行充满了满腔热血。
这让他一瞬间想起了很多。
甚至有一些,想起了最开始的他自己。
蒲斯沅沉默着,倒是通讯器那头的言锡先忍不住了,长叹了一口气道:“童佳,你说要是这小子知道Ksotanahtk本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会不会直接眼一闭就去了?”
童佳笑出了声:“我觉得会。不过,我听他说的这些都听得有点儿感动了,他是真心崇拜老大。”
徐晟也说话了:“确实。他说得我也想看看当年老大还在[凡人无畏]时的盛景了。”
言锡的语气里透着浅显的骄傲:“可惜啊,现在他们的K已经变成了Shadow的死神。从此以后普通人再也看不到黑客界的永恒传说活跃的身影了。”
而南绍说到这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模样看上去活生生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你说,他到底去哪儿了呢?”
歌琰听完这段毫无关键信息的纯情感抒发,终于没好气地接了一句:“还能去哪儿,估计泡妞去了吧。”
此话一出,蒲斯沅和南绍都转头看向了她。
她被这俩人看得愣了一下:“干吗?”
南绍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虽然我总觉得Ksotanahtk不是个凡人,但是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我觉得他也不是没可能是结婚生孩子去了……”
蒲斯沅听着言锡在通讯器里爆发出的毫不掩饰的讥笑声,额头青筋一跳,看向歌琰的眼神顿时变得更加复杂了。
歌琰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心下顿时奇怪——她说的是Ksotanahtk,他在那儿不爽个什么劲儿啊?
-
很快,就要轮到他们三个签到入场了,南绍还在嘴里小声念叨:“不知道Ksotanahtk今天会不会来,我真的好想见他一面……可是他应该不会来的吧,前几次的黑帽大会,他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入场时,他们三个分别对礼堂门口负责签到的工作人员出示了自己的请柬。
而当工作人员接过蒲斯沅的请柬打开后,对方看了几眼,突然猛地抬起头,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他:“先生,你……”
蒲斯沅没有说话,这时伸手将对方手里的请柬收了回来。
南绍忙着和工作人员交谈没有注意,可是歌琰却一直在关注着他这边。也因此,她将工作人员惊讶的眼神尽收眼底。
南绍显然没有听说过他的ID,那么,为什么黑帽大会的工作人员在看到他的ID后,会表现得如此惊讶?
歌琰挪动了一下脚步,试图去瞟他请柬上的字,可他却早就已经将请柬收到了衣服内侧的口袋里。
那个负责帮蒲斯沅签到的工作人员抖着手在电脑上记录了他的名字后,转头就和身边的同事交头接耳,接着那个同事也对着蒲斯沅露出了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激动的眼神。然后,他们中的一个直接离开了签到台,快步走向了走廊尽头。而另外一个,朝他们三个恭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位请跟我来,你们将要入座的是礼堂的VIP包厢,需要乘坐特设的电梯前往。”
南绍又是兴奋又是惊讶的:“哇,今年竟然还搞特殊啊?”
他们三人便跟着工作人员一起走进签到处后的一扇小门,然后拐了好几个弯,才来到了一座隐蔽的、崭新的电梯前。
进了电梯后,工作人员按了一层,视线却还是一直控制不住地往蒲斯沅的身上瞟。
歌琰的目光也悄悄地跟了过去。
只可惜这位被注视的人压根没给任何反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一尊雕像。
等电梯停稳后,工作人员将他们径直领进了前方一间全透明的大房间。这间房间装饰得无比华丽,屋子里的所有陈设都是由金色和红色组成的。而此时,房间里的十二张绯红大沙发上已经落座了九个人,唯有最后三张沙发还空缺着。
歌琰转头往前方的落地玻璃外看去,看到了大礼堂内正前方的巨型荧幕,以及底下乌压压一片或站或坐着的、戴着面具的参会黑客们。
这当真能够称得上是VIP包厢。
南绍一路兴奋地走在最前面,也因此,落座时,她被迫坐在了蒲斯沅和南绍中间的那张沙发上。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准备弯腰坐下时,歌琰的视线不经意地一瞥,恰好看到蒲斯沅放在沙发扶手上纤长白皙的手指和骨相。
她看到这只手时,有一瞬间怔愣了一下。而后她立刻轻微地摇了下头,坐了下来。
等他们三个都坐定了之后,工作人员将房间门合上,大礼堂内的灯光也瞬时熄灭了。
底下的黑客们发出了一阵压低的惊呼声和唏嘘声,紧接着,前方的巨型荧幕忽然大亮了起来,偌大的荧幕正中央出现了一顶***的黑色礼帽。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
同一时刻,一个身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礼帽和白色面具的男人从荧幕底下的帘幕后优雅地踱步而出:“欢迎你们来到今年的黑帽大会!”
全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包厢内的黑客们也都轻轻地鼓起了掌来。
“今年的黑帽大会依然会尊崇往年的流程,首先将回顾这一年中的十个最佳行动案例,并将在大会结束后授予行动的组织者由黑帽大会的主办方特别颁发的勋章与美金奖励。”
主持人的话音落下,大荧幕上的黑色礼帽摇身一变,变成了十行整齐划一的文字内容。
这些文字从“一”开始罗列到了“十”,每一行都清晰地注解了这些黑客行动发生的年限、持续的时长、行动的规模、原因、结果以及其组织者。
而南绍的ID巴斯光年也赫然位于第二行。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点东西啊?”歌琰低笑了一声,昵了身边的南绍一眼。
南绍用鼻孔“哼”了一声:“岂止是还可以?要不是我还有一半的时间在忙着给你擦***,我最起码还得在上面占个三行。”
歌琰目不斜视地一脚再次往他的皮鞋上踩了过去。
南绍痛得眼泪都快飚出来了:“大姐,我的鞋子都快被你踩穿了!”
歌琰没半点儿心疼他,目光还落在大荧幕上:“怎么那么多组织者都是[凡人无畏]的?”
“那可不?”南绍的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每一年的十佳行动颁奖典礼上,最起码有八次行动都是咱们[凡人无畏]策划组织的,咱们拿奖拿得手都软了。”
“凡人无畏!凡人无畏!”
包厢里这时传来了接连不断的高呼。
南绍又拍了拍歌琰的沙发扶手,低声对她说:“虽然还没有做自我介绍,但相信我,这包厢里的人,最起码有三分之二都来自于[凡人无畏]。”
礼堂内的黑客们也都发出了热烈的讨论声和欢呼声。随后,主持人突然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大家保持安静:“在大会正式开始之前,我们今年加入了一个特殊的环节。”
话音落下,礼堂内的灯光立刻全部打向了歌琰他们所在的玻璃包厢。
所有人都好奇地仰起了头。
“今年,我们大会特设了这个VIP包厢。包厢中的这十二名宾客,都是现世全球排名最考前的黑客。”主持人这时抬手指向了最顶层的透明包间,并忽然转了语调,声音也忍不住有些发颤,“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十二名黑客之中,有一位,此前从未莅临过黑帽大会,但他的名号却无人不晓。”
此话一出,下面的黑客们都疯了。
从来没有莅临过黑帽大会,但是排名却在全球前列,这个人难道是……?
歌琰一听这话,脸色也变了,而她身边的南绍这时一边颤着手掐住了自己的人中,一边激动地去环顾包厢里的其他黑客。
“他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黑客,也是[凡人无畏]的创立者。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活跃于我们的领域里,不知遁于这个世界上的哪个角落。但是,他依然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的永恒传说。而今天,他第一次来到了我们的集会现场!”
主持人刚刚说完这些,下面的黑客们已经开始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和欢呼声,整个大礼堂的屋顶都要被掀翻了。
而他们所在的房间里的黑客也在各种兴奋地交头接耳,由于其他人来得早,都已经做过自我介绍,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了最后进来的歌琰、南绍和蒲斯沅的身上。
毫不夸张地说,歌琰感觉自己坐着的沙发都在摇晃。而她左手边的南绍,虽然她看不到他的脸,但她觉得自己在如此嘈杂的背景音里,还是听到了他发出的兴奋的呜咽声。
就在这时,她的脑子里忽然滑过了一个很大胆的念头。
蒲斯沅在如此的喧闹声中,还一直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沙发上,连眼皮都没抬过一下。倒是通讯器里的言锡比他还要紧张:“妈的,我感觉自己在小蒲的全球巡回演唱会上。这种场面,我这一辈子都还没见识过。”
童佳:“我耳朵都要聋了……”
趁着人声沸腾,蒲斯沅语速又低又快地说了两个字:“注意。”
等会他起身的时候,血蝎子的人大概率也会有所行动。而且,他估计,血蝎子的人八成已经混迹在了这间透明的包厢里。
主持人这时捏着话筒,高声道:“他就是——Ksotanahtk!”
蒲斯沅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沙发的扶手,正准备从沙发上起身。与此同时,他浑身都处于一触即发的高度警惕状态,左手甚至已经悄声无息地触到了他西裤背后的枪支上。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他的左手边,“唰”地站起来了一个人。
只见歌琰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她肩头火红色的长发,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她步履优雅地走到了屋子最前方的话筒前。
然后,她冲着整个礼堂的人轻轻地摆了摆手,笑道:“大家好,我是Ksotanahtk.”
蒲斯沅:“……?”
南绍:“???”

蒲斯沅歌琰

小说资源火吻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点击免费阅读火吻全部章节!

蒲斯沅歌琰小说仅代表火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