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富豪门

白清越萧临风小说战神的神医小媳妇下载大结局分享全文

白清越萧临风 呜呜文学 2020-09-13 18:40:23
  • 白清越萧临风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战神的神医小媳妇(白清越萧临风)

    战神的神医小媳妇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白清越萧临风的小说之无删减在线全文完本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战神的神医小媳妇,主人翁是白清越萧临风,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战神的神医小媳妇》主要讲述了白清越萧临风之间的恩怨情仇:白清越下意识地将那人头发拨开,露出了满脸血污的脸,她手一哆嗦,颤抖着将手指伸到那人鼻翼下,顿时舒了一口气,虽然气息微弱,但人还活着。白清越皱眉,在这穷乡僻壤之地...

白清越萧临风小说战神的神医小媳妇全文免费阅读:

讲真,作为一个21世纪的新新人类,白清越对于自己穿越到一个在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异世大陆表示怎么都无法置信。
不过,她确实已到这陌生的东秦国上河村有一段日子了,想了好几日也不知如何能回去现代,更不知现代自己的身体还在不在。
虽说现在也不至于饿着,但作为一名资深吃货,且还品尝过老祖宗的八大菜系,白清越表示现在已经嘴馋得不要不要的!
这日,天刚蒙蒙亮她就起床到河边收取她昨天傍晚放在河岸边水里的一个鱼篓,一个圆簸箕。
果然不出她所较,圆簸箕里吸附着大大小小的河螺,而鱼篓里除了十来个河螺,一些活蹦乱跳的河虾外,还钻***了两条三指宽的鲫鱼。
总算能解解馋了!
白清越高高兴兴地把圆簸箕里的河螺拔拉到鱼篓子里,一手提着圆簸箕,一手提着鱼篓子就要往回走,却见不远处河岸边的沙滩上似乎有一个黑衣人趴在那儿。
是哪个村民摔倒了?白清越扔了手里的东西,急急冲了过去。
叫了两声没人应,白清越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人身上黑色衣服胸前明显被利刃划破了长长一道口子,仔细一看几乎整件衣服都被鲜血浸透了,而且衣服面料和和村民们常穿的粗布是不一样的,明显面料要细滑轻薄许多。
白清越下意识地将那人头发拨开,露出了满脸血污的脸,她手一哆嗦,颤抖着将手指伸到那人鼻翼下,顿时舒了一口气,虽然气息微弱,但人还活着。
白清越皱眉,在这穷乡僻壤之地,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身受重伤之人,也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救还是不救?
只是眨眼的工夫白清越已做出决定:救!否则她这辈子心都难安!
白清越四周一望,除了看起来平静的河面和青青的两岸,半个人影都没有,白清越闭上眼,意念一动,地上那黑衣人已然不见踪影。
而白清越睁开眼四周再观望了一下,再次闭上眼,人也突然消失不见。
白清越穿来这个时空后有个神秘的随身空间。
这个空间她是无意间发现的,当她第一次***空间后,那块古玉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白清越猜测自己能穿越到这里,并有了这神秘的随身空间,多半都和那块祖传的金丝玉有关,因为她出车祸后彻底失去意识前,发现天空的形状和颜色竟然和那块金丝玉一模一样,而醒来后她已经穿到这陌生时空,那古玉仍挂在她脖子上,只是原本通体金黄色的莹润古玉里却似渗入了殷红的血丝一般,她记得,出车祸时血液渗到了那古玉上……
在白清越只有十来平米大小的神秘空间中,有一小汪清澈的泉眼,白清越曾无意中发现泉水对伤口愈合有一定的好处。
但她的伤只是切菜切到手指的小伤,这男子却是失血过多奄奄一息了,就算她将村子里唯一的郎中请来,这男子恐怕也因失血过多挂了。
当下,她死马当做活马医,用手捧水喂那男子喝下了有一定疗伤功效的灵泉水,又用那灵泉水浇到那男人胸前的伤口处。
至于男子头脸的血痕,找了半天她也没看到伤口在哪,想来是别人的血迹。
白清越想到这里,心里有些发毛,这人身份未明,万一是个穷凶极恶的坏人,她这小身板,未必能保住性命啊!
不行,趁这人没出醒过来,她得找个地方把他安置好,免得她空间的秘密曝光!
白清越一闭眼又出了空间站在了刚刚所在的沙滩。
看到沙滩里那人趴过的地方深陷了下去,白清越下意识地往天上一看,然后疑惑地眨着她那对灵动的水眸。
这人不会和她一样是穿越过来的吧?她是魂穿,而那人是身穿?要不怎么会陷入沙滩那么深?这正上方又没树,直接就是天……
白清越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捡起了刚刚自己扔到一边鱼篓和圆簸箕,只走了两步就听到衣袂声,她刚一抬头,一把冰凉的剑就比在她脖子上,吓得白清越惊呼一声,鱼篓子和圆簸箕又掉到了地上。

战神的神医小媳妇全文阅读

唰唰飞快跃过来两个黑衣人,这两个黑衣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白清越由眼角余光看到拿剑比着自己的人衣服袖口也是黑色,推断这是同一伙人。
或许她刚救的人是他们的同伙?
“你……你们是什么人?”白清越虽然关键时刻可以闪入空间,但这势必会引起这三人的注意,日后恐怕再无清静之日,所以她把一个小村姑遇到坏人时的忐忑恐惧演得很形象。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身后传来低沉粗哑的声音,听起来就没什么感情。
白清越悄悄掐了自己一把,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倒是吓狠了:“是不是……也是穿黑衣服的?”
“对!他在哪儿?”另外一个人急切地走近了白清越。
白清越指了指刚才那黑衣人躺过的沙滩:“刚刚他就躺在那里的。”
脖子上的剑被收了起来,黑衣人拽着白清越走近沙滩上那个明显的凹陷处。
天已渐渐亮起来了,白清越发现那沙滩上有血迹,虽然沙滩渗血快,但斑斑点点的血迹还是挺明显的。
这些人是那人的同伙,还是追杀那人的人?
“老大,看这样子,他在这里躺了挺长时间,现在应该就在周围,我们分头追!”
这些人看起来穷凶极恶,若是到村子里伤了无辜的村民,尤其自家离这河边最近……
白清越眼珠子转了转,轻轻咽了咽口水:“刚才有个白发白胡子的老神仙把他带走了。”
武功高强的老者,在小村姑眼里被看作老神仙,这很合理吧?白清越一脸纯良。
三人停下来,都看了一眼白清越,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受伤严重一些的留下来看着白清越,他和另一人则去四处搜寻。
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
“你亲眼看到有人把他救走的?”看起来像头领的人问道。
白清越睁眼说瞎话毫不费劲:“是,那个老神仙瘦瘦的,头发胡子全白了。他抱着那个人就像抱小兔子一样轻松,我只眨了一下眼睛,他们就不见了。”
三人将信将疑,但看白清越的模样,还不像是说谎,决定离开。
“老大,这村姑是杀还是留?”
白清越打了个哆嗦,特么的,她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成了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
这些草菅人命的人,铁定不是好人!
她闭着眼,小脸苍白,虽说她有功夫防身,但刚刚穿过来不久,谁知道再死一次还有没有命在?关键时刻还是闪进空间吧!
“不要多生事端。”那特别难听的粗哑男声现在听起来尤为顺耳。
在那三个黑衣人走后,白清越抓起鱼篓和圆簸箕,逃也似的回到了家。
她也暂时不敢找地方安置那生命垂危之人,万一那几个黑衣人还在这村子里,万一发现她救了那人,她不是引火烧身么?
罢了,那人伤得那么重,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暂且由他躺到空间的地上自生自灭吧!
白清越家厨房里,白清越这个身体的娘亲苏丽娘正在做早饭,双胞胎妹妹白小禾晨起割猪草去了。
稀稀的红薯稀饭加上几个玉米饼就着一小碗咸菜,这就是她们娘仨的早饭,在这村里,算是不错的了,许多人一早上起来都不吃饭,直接下地干半晌活儿才回来吃饭。
“你这一大早的,跑哪去了?”苏丽娘嗔怒地瞪了气儿都没喘匀的白清越一眼,白清越一边利落地将两条小鲫鱼放到盛好水的盆里,又将河螺和鱼虾取出来,一边说:“我昨天傍晚把鱼篓子和圆簸箕放到河里诱鱼和河螺,还不错,能炸一盘虾,还能炒一大盆河螺。”
“馋了?”苏丽娘眼中闪过愧疚和慈爱之色,“你爹不在家,娘对不起你们啊!”
唰唰飞快跃过来两个黑衣人,这两个黑衣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白清越由眼角余光看到拿剑比着自己的人衣服袖口也是黑色,推断这是同一伙人。
或许她刚救的人是他们的同伙?
“你……你们是什么人?”白清越虽然关键时刻可以闪入空间,但这势必会引起这三人的注意,日后恐怕再无清静之日,所以她把一个小村姑遇到坏人时的忐忑恐惧演得很形象。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身后传来低沉粗哑的声音,听起来就没什么感情。
白清越悄悄掐了自己一把,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倒是吓狠了:“是不是……也是穿黑衣服的?”
“对!他在哪儿?”另外一个人急切地走近了白清越。
白清越指了指刚才那黑衣人躺过的沙滩:“刚刚他就躺在那里的。”
脖子上的剑被收了起来,黑衣人拽着白清越走近沙滩上那个明显的凹陷处。
天已渐渐亮起来了,白清越发现那沙滩上有血迹,虽然沙滩渗血快,但斑斑点点的血迹还是挺明显的。
这些人是那人的同伙,还是追杀那人的人?
“老大,看这样子,他在这里躺了挺长时间,现在应该就在周围,我们分头追!”
这些人看起来穷凶极恶,若是到村子里伤了无辜的村民,尤其自家离这河边最近……
白清越眼珠子转了转,轻轻咽了咽口水:“刚才有个白发白胡子的老神仙把他带走了。”
武功高强的老者,在小村姑眼里被看作老神仙,这很合理吧?白清越一脸纯良。
三人停下来,都看了一眼白清越,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受伤严重一些的留下来看着白清越,他和另一人则去四处搜寻。
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
“你亲眼看到有人把他救走的?”看起来像头领的人问道。
白清越睁眼说瞎话毫不费劲:“是,那个老神仙瘦瘦的,头发胡子全白了。他抱着那个人就像抱小兔子一样轻松,我只眨了一下眼睛,他们就不见了。”
三人将信将疑,但看白清越的模样,还不像是说谎,决定离开。
“老大,这村姑是杀还是留?”
白清越打了个哆嗦,特么的,她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成了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
这些草菅人命的人,铁定不是好人!
她闭着眼,小脸苍白,虽说她有功夫防身,但刚刚穿过来不久,谁知道再死一次还有没有命在?关键时刻还是闪进空间吧!
“不要多生事端。”那特别难听的粗哑男声现在听起来尤为顺耳。
在那三个黑衣人走后,白清越抓起鱼篓和圆簸箕,逃也似的回到了家。
她也暂时不敢找地方安置那生命垂危之人,万一那几个黑衣人还在这村子里,万一发现她救了那人,她不是引火烧身么?
罢了,那人伤得那么重,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暂且由他躺到空间的地上自生自灭吧!
白清越家厨房里,白清越这个身体的娘亲苏丽娘正在做早饭,双胞胎妹妹白小禾晨起割猪草去了。
稀稀的红薯稀饭加上几个玉米饼就着一小碗咸菜,这就是她们娘仨的早饭,在这村里,算是不错的了,许多人一早上起来都不吃饭,直接下地干半晌活儿才回来吃饭。
“你这一大早的,跑哪去了?”苏丽娘嗔怒地瞪了气儿都没喘匀的白清越一眼,白清越一边利落地将两条小鲫鱼放到盛好水的盆里,又将河螺和鱼虾取出来,一边说:“我昨天傍晚把鱼篓子和圆簸箕放到河里诱鱼和河螺,还不错,能炸一盘虾,还能炒一大盆河螺。”
“馋了?”苏丽娘眼中闪过愧疚和慈爱之色,“你爹不在家,娘对不起你们啊!”

小说资源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战神的神医小媳妇免费全文阅读是本站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点击免费阅读战神的神医小媳妇全部章节!

白清越萧临风小说仅代表战神的神医小媳妇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