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富豪门

王恕意沈楼小说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大结局全章节全集在线

王恕意沈楼 呜呜文学 2020-09-13 18:42:45
  • 王恕意沈楼合集版免费阅读-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王恕意沈楼)

    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王恕意沈楼的小说之完本txt大结局完整版下载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主人翁是王恕意沈楼,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主要讲述了王恕意沈楼之间的恩怨情仇:王恕意一觉睡到了晚上,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屋内只点了几盏灯,风一吹,火苗微微晃动。她动了动手指,睡在床榻边的小潭一下子醒了,忙起身唤道:少夫人!...

王恕意沈楼小说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全文免费阅读:

王恕意一觉睡到了晚上,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屋内只点了几盏灯,风一吹,火苗微微晃动。
她动了动手指,睡在床榻边的小潭一下子醒了,忙起身唤道:“少夫人!”
王恕意问道:“什么时辰了?”,因为刚醒,她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沙哑。
小潭将轻纱帐子撩开挂上,轻轻扶王恕意倚在床头,回道:“已经戌时了。”
王恕意垂下眼睛,浓密的睫毛通过微弱的灯光投射到眼下,神色茫然:“是吗?怪不得连丝竹声都听不到了,他们怕是已经睡下了吧。”
小潭咬着嘴唇,往床边的脚踏上一坐,气道:“人家两个亲上加亲,自然是恩恩爱爱的睡下了,谁还会理会咱们!”
“小潭!”正端着药走到门口的清荷下意识地拉开帘子,轻声斥道:“你在少夫人跟前混说什么呢!”
小潭撇撇嘴,赌气般住了口。
清荷将托盘轻放在梨花木桌上,温言道:“少夫人,大夫说您忧思过度,当好好调养,其他的事都暂且放一边,好好调养身子才是。”
说着,将药端到王恕意面前:“方才已经热过一遍,如今温温的刚好,您快喝吧。”
她舀了一勺汤药送到了王恕意嘴边。
王恕意没有张嘴,她指着床边的矮凳,对清荷道:“先将药放那儿吧。”
说完用手撑起身子,摸着小潭的头发,问道:“你方才想说什么?”
小潭去瞧清荷,她正抿着嘴巴朝自己摇头。
小潭移开眼睛,吸吸已然发红的鼻子,握住王恕意的手,气道:“您今日是被我和清荷姐姐背回来的!我,我喊不来人,她们都忙着吃酒赌钱凑热闹,竟没一个愿意过来帮把手的!”
“还有姑爷”她微微抽泣,“我叫人去告诉姑爷了的,但他却不愿来瞧您。”
清荷忙着向小潭使眼色:“也许是送信的丫头没告诉姑爷,不一定是他不肯来的。”
小潭轻哼一声:“才不是!”
王恕意愣愣道:“是吗?”
他不愿来。
清荷已经无暇去管小潭这张嘴,她坐在床边,轻抚着王恕意的背:“姑娘,您.......这日子总得过下去,您就放宽些心,别去理那些伤心人伤心事,自己的身子才最是要紧。”
王恕意坐起身,她急需做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她摸摸自己的衣服,发现已经被人换上了月白色的寝衣。
她面上闪过一丝慌乱,问道:“荷包,我的荷包呢?”
清荷和小潭双双摇头。
“兴许是您没留意,落在哪里了,明日遣人去找,定能找到。”清荷安慰道。
王恕意咬着嘴唇,她单薄的影子被微弱的烛光映照在墙面上,随着烛火的跳动一晃一晃,像是要飞走了似的。
良久,她声音飘忽:“不见了,就算了吧......终究是留不住的,就和他一样......留不住。”
清荷和小潭默然无语。
半晌,王恕意抬起眼睛,朝清荷道:“喂我喝药吧。”
清荷点点头:“是。”
清荷端着药,一勺一勺地喂她,不时用帕子擦掉她唇角残留的药汁。
整个过程中王恕意都垂着眼睛,分外乖巧安静。
药喝完了,小潭又将一个蜜饯放入王恕意口中,随后伺候着她漱口擦脸,将帐子放下。
两人刚要出去,王恕意便从帐子里伸出一只手拉住清荷:“再陪我说说话吧。”
清荷听着她猫一样弱小的声音,不禁有些湿了眼眶,少夫人她也才十八岁,就要过这样的日子。
她朝小潭道:“你先回去歇着吧,我在这里再陪少夫人一会儿。”
小潭担心的看了一眼王恕意,点点头。
月色朦胧,窗外的槐树在庭院中静静站着,一如往昔,不时响起几声蝉鸣蛙叫,打破夜里的宁静。
清荷在脚踏上坐下,将床帐撩起,轻拍着王恕意的身子讲着从外面听来的趣事:
“......那南关街的恶霸欠了卖猪肉的老板不少银两,被人告到官府去,当值的官员原想包庇,确是不巧,那天遇见了伯阳侯。”
“他听说此事,当场让那官员判了恶霸十年的牢/刑,还让他当着街坊邻居的面给猪肉铺老板磕了一百个响头,此事才算作罢。”
她轻笑道:“所以,京里都说,宁遇铁判官,不遇沈家郎!”
沈?伯阳侯姓沈?
王恕意侧躺着,双手交叠枕在头下,睁着一双眼睛,轻声问道:“那位伯阳侯可是叫沈楼?”
清荷答道:“是呀,这位可是上天入地无事不敢的性子,京里的人,除了圣上皇后,也没人能治得了他了。”
是吗?王恕意想,那她白日里遇见的果然是一个不好招惹的人物。
药劲渐渐上来,王恕意眼皮似有千斤重,不多时,便睡着了。
清荷叹了口气,用帕子轻轻擦掉她眼角的泪珠,放下帐子,吹灭烛火,悄悄退了出去。
*
翌日。
王恕意早早醒了,强撑着起来,命清荷小潭给她梳洗上妆。
她今日要去清心阁喝周莲的妾室茶。
按照习俗,妾室进门后第二天要去给长辈和正室见礼,敬过了妾室茶,才算礼成正式进门。
王恕意换上一身密合色描花长裙坐在梳妆台前的软凳上,瞧着铜镜中的自己,觉着还算精神,朝清荷小潭道:“寻常些就好。”
“是。”
她们二人便给王恕意脸上敷了一层细粉,除画眉涂脂外,只在双颊处匀了些淡淡的胭脂。
头发梳成寻常的堕马髻,在头侧插上两支累丝珠钗,一幅家常装扮,王恕意满意点点头,出门前往清心阁。
还未走到清心阁门口,便远远的听见里头传出的欢声笑语。
王恕意神色黯了一下,许久,才抬脚踏上台阶。
屋内,孟氏正搂着一名身穿水红百褶裙的年轻女子坐在矮榻上不住说笑,坐在一旁的李时一脸容光焕发,不时与她们说上几句话,真是好一幅和乐的场景。
他们瞧见王恕意进来,一瞬间便禁了声。
李时悻悻地站起身,似有歉意,唤道:“恕意。”
王恕意垂下眼睛,轻福一礼:“夫君。”
那年轻女子也站起了身,聘娉婷婷走到王恕意跟前,柔声道:“少夫人,好久不见。”
王恕意瞧她,鹅蛋脸,柳叶眉,一双眼睛笑意盈盈,与自己的温婉不同,这是一个分外娇俏的美人。
周莲,记忆中那个充满稚气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见王恕意不答,只是盯着自己看,周莲毫不犹豫地跪下,叫道:“姐姐。”
王恕意没有料到周莲如此做派,一瞬间愣在了那里。
旁人看来,却像是她在摆架子。
孟氏急道:“莲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她唤李时,“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你表妹扶起来!”
李时急忙伸手去扶周莲,然而她执拗着不肯起,仍旧朝王恕意道:“听说姐姐昨日晕倒了,可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嫁给了表哥,姐姐可是怪我?”
王恕意抬眼瞧了一眼李时,他正充满怜惜的看着周莲。
她忍下心中酸涩,紧紧捏着帕子,后退一步:“周表妹,你先起来吧,是我身子太弱,与你无关。”
周莲开心一笑,很是感激的样子:“那姐姐是不怪我了?多谢姐姐,如此,我便心安了,还请姐姐多多保重身子才是。”
李时将她扶起,拍拍她的肩膀,周莲朝他扬起了一抹明媚的微笑。
王恕意移开眼睛,尽量让自己不去看他们。
一看,眼睛就泛酸。
孟氏看了一会儿戏,拿起团扇轻轻扇着,朝他们道:“坐吧,一会儿你们父亲便来,叫他瞧见你们都在哪儿傻站着,成什么样子?”
“是。”他们方才分别落了座。
不一会儿,外间的丫头喊道:“老爷来了!”
众人齐齐站起,等李元入了座,方又坐下。
李元刚下朝,朝服还没换,便赶了来。
他并不多言,只吩咐孟氏道:“开始吧。”
孟氏称是,唤道:“莲儿。”示意周莲开始敬茶。
周莲笑着起身,从丫头手里接过早已准备好的茶盏,走到李元跟前恭敬跪下:“父亲,请喝茶。”
孟氏歪头打量着一旁端坐着的王恕意,见她没什么反应,方收回目光,笑着朝周莲看去。
李元吃了茶,将茶盏往梨花桌上一放,嘱咐周莲:“望你能与时儿夫妇相处和睦,家宅安宁。”
周莲弯腰盈盈下拜:“是。”
她又给孟氏敬了茶,孟氏笑着拍拍她的手:“也不用你做别的,只需好好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就成了。”
周莲立马与李时对看了一眼,两个人都红了脸颊。
王恕意面无波澜,心中却酸涩难当。
一夜之间,她的丈夫便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丈夫。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也同周莲说同她说过的情话。
“姐姐?”周莲叫道,“姐姐请喝茶。”
王恕意回过神,这才看见周莲一双眼睛盈盈发亮,正端着茶盏跪在自己面前。
她接过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真苦。

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王恕意当天回去后,夜里身子又开始发虚,于是,她轻易不再出门,成日里只呆在流霜居里养身子。
转眼就到了九月,已经立秋,天气开始转凉。
经过这些时日的调养,王恕意的身子已经恢复不少。
其实,她本没有什么大病,不过是忧思过度导致身子有些羸弱。如今,她每日按时吃药,不时和清荷小潭等一众丫头说话解闷,心里已经不似从前般煎熬,身体也就跟着好了起来。
清晨,王恕意散着头发,照常坐在榻上喝药,刚将一碗药饮尽,便见小潭蹦蹦跳跳地进来,扬声唤她:“姑娘!”
清荷从高脚盘上拿起一枚蜜饯喂进王恕意嘴里,随后站起身用手指轻点着小潭的脑袋:“你呀!说过多少次了,别再这么毛毛躁躁的,要唤少夫人,‘姑娘’还是少叫些为好。”
王恕意柔和一笑:“不妨事,她年纪小,喜欢怎么叫便怎么叫,不必拘着。”
清荷摇摇头:“少夫人,您再这么宠着她,迟早要把她给宠坏了。”
王恕意捏着帕子,不住轻笑。
小潭吐了吐舌头,坐在脚踏上,欢喜道:“姑娘,家里来信了!”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递给王恕意。
家里,指的就是王恕意的娘家,自她嫁入李家后,王宴夫妇思念女儿,又不好离开钦州来京看她,便每个月都给她寄来一封书信,聊表思念之情。
王恕意面上一喜,一把掀开身上的薄被,急忙从小潭手中把信接过来。
信封上写着'吾女恕意亲启'几个字,笔墨饱满、刚劲有力,是父亲王宴的笔迹。
王恕意用袖子擦了擦酸涩的眼睛,然后撕开信封,将里面的信纸拿出来。
她跪坐在榻上,眼睛越看越红,到最后,眼泪尽数滴落在信纸上,将笔墨都晕开了。
不知怎么的,她这些时日愈发的思念家人,见到这封家书,内心的委屈便再也控制不住。
清荷和小潭见她如此,也都微微红了眼眶。
王恕意哭够了,吸着鼻子吩咐道:“准备笔墨纸砚,我要给父亲母亲回信。”
“是。”清荷忙去准备。
王恕意从小潭手上接过绞了水的帕子,轻轻将哭过的脸颊擦了擦。
随后,她坐在书桌前,将千言万语皆付诸笔端,一会儿功夫就将信纸写了三大页。
同天下大多数孝顺的子女一样,她报喜不报忧,并未将李家纳妾之事告知父母,只是表明自己一切都好,望他们二老注意身体。
少顷,她拿起信纸,吹干上面的墨迹,放进信封封好,交给清荷:“送去吧。”
“是。”清荷领命出去了。
清荷拿着信,叫来一个经常帮忙送信的小厮,塞给他一块碎银,“这是少夫人的信,劳烦你给送到寄信的驿站去。”
“姐姐这么客气做什么?”那小厮咧嘴笑道:“少夫人的差事,小的自然会办妥当,请姐姐放心。”
清荷点点头:“那就有劳你了。”
说着,便转身回去了。
那小厮瞧着清荷走远了,便将碎银子随手往空中一抛然后接住,离开了流霜居。
然而他并没有出府前往驿站,而是转身去了清心阁。
*
周莲坐在孟氏边上,将王恕意写给父母的信一字一句地念给她听。
半晌,孟氏睁开阖着的眼睛,将胳膊放到软枕上,斜着身子懒懒道:“她倒知趣,没有把你嫁给时儿的事情告诉她父母。”
周莲将信放下,笑道:“姐姐自然是好的,我瞧她对您还是很孝顺的。”
孟氏冷哼一声:“孝顺?成日里苦着脸,像谁欺负了她似的,两年了,肚子到现在还没动静,还真是孝顺!”
周莲捏着帕子放在唇边,微笑着不说话。
“也罢,过几日趁着时儿休沐,带着你们去万安寺一趟。”孟氏双手合十,“希望这回菩萨发发慈悲,给李家一个孙儿。”
“莲儿啊”孟氏拉着周莲的手,“你可要争气呀。”
周莲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随即起身行了一个礼,微笑道:“是。”
*
晚间,出乎众人所料,王恕意出现在了饭桌上。
虽只做寻常装扮,但这些日子的将养,似是将她的精气神给养了回来,明眸皓齿,双颊红润,一看就是好气色。
周莲瞧见她,忙上前搀着她的胳膊,笑道:“姐姐如今可算出来了,这些日子姐姐都闷在屋里,我还以为是你不愿见我了。”
王恕意不着痕迹地抽开胳膊,淡淡道:“并非如此。”
周莲愣了下,很快她又扬起一贯的笑脸:“姐姐愿意见我就好。”
李时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着王恕意,此时见到她,不由觉得眼前一亮。
他去拉王恕意的袖子,“恕意,你如今可是大好了?”
在一旁的周莲眼里闪过一丝不快。
王恕意双手交叠,低头行礼:“劳夫君记挂,妾身已然无恙。”
李时有些楞楞的,她竟对自己这样生分?难道还在为着自己娶周莲一事恼怒不成?
母亲说得对,那是为着李家的子嗣着想,她怎么还是这样不懂事?
李时心里顿时有些恼怒。
王恕意也不看李时的脸色,她又朝孟氏行礼:“母亲。”
估摸着李元一会儿要来,孟氏倒没怎么为难她,淡淡道:“坐吧。”
王恕意于是挨着李元在梨花椅上坐下。
不多时,李元便来了,等他率先动了筷子,大家才敢开吃。
李元在家人面前一贯严肃,众人碍于他的威严,都不敢出声,只得静静地吃菜。
突然,他放下筷子,朝王恕意道:“你父亲近日可有来信。”
孟氏和周莲夹菜的手一顿,神色都有一丝紧张。
听李元问起父亲,王恕意面上浮起笑容,站起身恭敬答道:“父亲今日来了信,说一切都好,还让儿媳待他向您问好。”
李元点点头,示意她坐下。
孟氏赶紧笑笑,夹了一块鸭肉给他,“老爷尝尝,这是厨房新做的菜式,您尝尝味道如何,不行我再让他们改。”
李元没吃,他端起一旁的茶盏漱了口,随口道:“你们吃,我还有公事要处理。”说着,便站起身走了。
他一走,众人便松了口气,安心吃起饭来。
待吃完漱了口,王恕意三人便要告退。孟氏也乏了,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此时天色刚暗,微有光亮,走在石板路上,依稀可见路边的秋菊正在盛开,秋风一吹,菊花微微晃动,给这夜间增添了一抹亮色。
待走到分岔口,王恕意不等李时开口,便朝他福了一福:“夫君,我回去了。”
李时刚要伸出的手顿时僵在那里,面上的神色也开始变得不好看。
他咳了咳,小声道:“我许久未见你了,咱们两个说说话。”
又转头朝周莲道:“表妹,你先回去吧。”
周莲并未闹着脾气让李时跟自己走,只是看着笑容有些勉强,眼睛里似有泪光,她声音轻柔:“表哥,你与姐姐是该好好聚聚,可别为了我生分了。”
她偏过头,故意露出白皙的脖颈,好似带着委屈,“那......我先回了。”
李时被周莲这一身姿态弄得心痒,想直接搂着她回去亲近,但他转头看见一旁身资单薄、静静立着的妻子,终究还是按下了心思,轻轻嗯了一声。
周莲刚一转身,便冷了脸色。
李时自然看不到,他扯着王恕意的袖子:“恕意,咱们走吧。”
王恕意被他拉着回了流霜居。
清荷见他俩一起回来,分外高兴,倒是小潭,一脸不快的样子。
他们伺候着两人梳洗过后,便退了出去。
王恕意穿着寝衣坐在床边,藏在袖子里的一双手攥成了拳头。
李时就在旁边,她却微微有些紧张,不知该开口和他说些什么。
他们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微弱的烛光下,李时看向王恕意,不由惊叹了下,真是好一个灯下美人。
王恕意单看长相并不是什么天姿国色,但如今在烛火映照下,她一袭月白色寝衣,散着头发安静地坐着,却显得分外温婉动人。
李时慢慢走到床边,在王恕意身边坐下,想要去抓她的手。
然而他刚将手伸出去,王恕意便猛然将手移开,让李时抓了个空。
王恕意一愣,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的身体......在逃避李时的触碰。
李时也楞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以为王恕意还在闹脾气,便耐着性子哄她:“这些日子,我并非不想来瞧你,只是你病着,我不想扰了你养病,这才......”
他坐近了一点:“我一直都想着你......”
王恕意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她此刻不住往旁边挪动身体,内心叫嚣着:远一点,再远一点。
最后,她移到了床的最左边,双手抓着床栏,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时,有人突然在外间喊道:“少爷!周姨娘回去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块石头,如今脚腕肿得老高,请您去看看呢!”
李时神色一慌,一下子站起来,快步往外走去,没走几步,他又回头看了看王恕意,眼睛里似有犹豫。
王恕意赶紧道:“你去吧,周表妹的身子要紧。”
李时听着,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她的声音似乎有些急切。
然而他来不及多想,便道:“恕意,我去看看便回。”
王恕意笑笑不说话。
等李时一走,她才猛然将手撑在床上,不住***,随后又摸了摸额头,竟是一手的汗。
......
李时自然是没回来,王恕意躺在床上许久,方才沉沉睡去。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王恕意沈楼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点击免费阅读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全部章节!

王恕意沈楼小说仅代表被休弃后成了爷侯的掌中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