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富豪门

苏慕斯曲朝越小说慕斯有点甜txt大结局免费在线

苏慕斯曲朝越 呜呜文学 2020-08-29 09:17:00
  • 慕斯有点甜合集版免费阅读-慕斯有点甜(苏慕斯曲朝越)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慕斯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苏慕斯曲朝越的小说之无删减完本全文全集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慕斯有点甜,主人翁是苏慕斯曲朝越,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慕斯有点甜》主要讲述了苏慕斯曲朝越之间的恩怨情仇:开欢迎会时,她跟着经纪人去给大老板敬酒,抬眼一看,这位老总和她结婚照上那人有点像helliphellip失神间脚下踉跄,眼看要摔到曲朝越身上。众人心想坏...

苏慕斯曲朝越小说慕斯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曲家老宅第三层有茶室,那是曲老最喜欢待的地方。
曲老先生酷爱传统文化,茶室的设计古色古香,壁上挂着名家的毛笔字,屋里燃着沉香,案上摆着文房四宝,处处透着古典雅致。
桌案上的水沸了,曲老将水倒入茶壶中,茶烟袅袅,满室溢着茶香。
曲朝越进来后,将带来的礼物放在一旁,坐到曲老对面:“爷爷。”
曲老将茶汤倒入茶杯,七分满:“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几天。”
曲老轻啜一口茶,细细品尝,吞咽,随后抬眼看他:“要不是我叫你回来,你怕是想不起我这老人家了。”
他语速慢,语气轻,眼神却犀利。
“回来刚好撞上几桩收购案,一时没顾得上过来。”曲朝越从容不迫地说。
曲老冷哼一声:“你这话,骗骗别人还行。你不就是怕带那丫头回来她会受委屈。”
被戳中心思,曲朝越不见慌张,将带回来的礼物往前移了移,淡定地转移话题:“给您老带的礼物。”
是一排的美式仙鹤工艺摆件,用的稀有材料,价值连城。
曲老却不屑一顾:“这种东西,家里已经够多了,你拿回去吧。”
曲朝越抬眼,不解。
曲老指了指书桌上的文房四宝:“别人送礼都知道投其所好,你还不及别人用心。”
曲朝越望过去,一眼就看出是湖笔、徽墨、宣纸、端砚,这些皆是从最好的产地采购而来的。
想是哪个生意场上的人想巴结老人家,特地花了心思。
曲老见曲朝越不甚在意,也不多说什么,问起曲朝越回国后的打算。
聊起商场上的事情,爷孙俩就有话可聊了,不知不觉聊了一个钟。
末了,曲老问他:“时间过得真快。你结婚也快三年了吧?”
曲朝越顿时警觉起来,定定地看着曲老:“两年半,还有半年时间。”
半年,六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在曲老眼里,他的所有作为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还记得结婚前,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曲朝越:“三年内,完成曲氏海外公司的整顿,收复旁落大权,让曲氏的市值上涨百分之五十。”
“你在国外做的事我听说了,快刀斩乱麻,你做得很好。”曲氏海外的公司业务这么多年来一直被旁系势力把持,曲家本家在国内,对那边算是鞭长莫及。
那时候给曲朝越这个完成的任务,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他居然以雷霆手段,提前完成海外分公司的整顿。曲老意外之余,又有些得意,不愧是自己亲手□□出来的孙子,从小到大样样出类拔萃。
唯一令他不满意的,就是这桩婚事。
想到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曲老嘴角的笑又消失了:“这个年度,集团的股价只涨了百分之二十五吧。时间所剩无几,你任务却只完成了一半。你别忘了,等三年一到,若你还没完成任务,你得兑现你的承诺,和那个女人离婚。”
“离婚”一词甚是刺耳,曲朝越皱了皱眉:“还有半年,现在说结果言之尚早。”
曲老:“我知道你在和冯家接洽,想借他们的力。但即便有冯氏助你,你也很难短时间内提升集团的市值。”
曲朝越胸有成竹:“我自有打算。”
曲老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这就是年轻人的负隅顽抗,不服输罢了。
提及冯家,曲老忽然想起一件事:“听你冯叔叔说,千柔最近也回国了,你知道吗?”
曲朝越:“嗯,去冯家的时候碰上了。”
曲老点点头:“你冯叔这段时间去了国外。听他说,千柔接下来要在国内演艺圈发展,托我多照看。她这两天去了外地,明天回来,你去机场接一下。”
“好。”
曲家和冯家是世交,曲朝越和冯千柔打小就认识,人家长辈不在,帮忙接一下机也合情合理,更何况之后还要和冯家谈合作,自然不能拒绝这个请求。
曲朝越应下了。
*****
与此同时,楼下大厅的姑姑阿姨仍在讨论冯千柔这个女生。
苏慕斯侧耳听着,知道了冯千柔从小就是让人省心的孩子,学习成绩好,人又长得漂亮。
她听得出来,曲家长辈都挺喜欢冯千柔。
楼梯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几个打扮时髦的年轻人从楼上下来。
她们是几位叔伯阿姨家的孩子。
她们打了招呼,一下子看到桌上摆着的礼物,小表妹立刻高兴地拿起来,爱不释手地摸着:“哇,好漂亮的项链。”
姑姑对她说:“这是你们表哥送你们的礼物,一人一份。”
她们都很高兴。
小表妹直接戴上,一边抚着项链一边说:“我就说表哥不会忘记我们的。前几天看他送到冯家的礼物那么多,给千柔姐的项链那么好看,我可羡慕了。表哥真好。”
苏慕斯默不作声地嗑瓜子,仿佛没听到她丈夫多大方。
姑姑笑着说她:“一根项链就把你收买了,瞧把你美的。我平时难道不给你买名牌项链包包吗?”
小表妹说:“那不一样。这是dior新年限定款,我正愁买不到呢。”
“不过,还是比不过给千柔姐的那条Tiffany Keys。”把玩着项链,她随口说到,“表哥对千柔姐真好,一回来就先把礼物送去冯家了,今天才轮到我们,那些好的都被冯家先挑走了吧。”
小姑轻拍了一下她的手掌,让她注意。她却仍然口无遮拦:“我又没说错,我们这些礼物就是别人挑剩下的嘛。”
苏慕斯嗑瓜子动作一滞,下意识抚向胸前的吊坠项链,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到心里,她忽然觉得这根项链有点膈应。
小表妹瞥到苏慕斯的动作,视线落到她胸前,忽然眼睛一亮:“慕斯姐,你这条项链也是表哥送的吗?”
众人的视线随她落到苏慕斯身上,蓝色的钻石闪着熠熠的光,像深海涌动的波涛,又像北欧唯美的极光,非常夺目。
真漂亮,众人不禁在心里感叹。
小姑注意到她的称呼:“没大没小,要叫表嫂。”
她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并没有改正对苏慕斯的称呼。
苏家跟他们曲家就像地球和太阳的差距,她不知道苏慕斯是使了什么手段才嫁进来的,但就凭他们结婚这么久曲家都没向亲朋好友公开的态度,不难猜出表哥根本不喜欢她。一个迟早会被她们家扫地出门的女人,她才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苏慕斯看了她两眼,对上小姑姑略带歉意却又无可奈何的眼神,浅笑:“没关系。”以她和曲朝越生疏的关系,叫表嫂反而令她不自在。
表妹越看越觉得她这条项链很漂亮,甚至比千柔姐那条还漂亮,于是她走近苏慕斯,说:“我最喜欢蓝钻石了,不如你把它送给我吧?”
苏慕斯愣了愣,没想到她会提出这种要求,随即轻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这是别人挑剩下的礼物,她不稀罕,但也不能便宜了这个不要脸的表妹呐。
丢掉都不给你!苏慕斯在心里冷笑。
“你不会那么小气吧?”小表妹见她不肯,又说,“大不了我跟你买,你开个价!”
苏慕斯继续保持同一弧度的笑容:“不是钱的问题。”
表妹见她油盐不进,拽了拽她妈的衣角:“妈,你跟她说说。我真的很喜欢这条项链。”
小姑看了看自己女儿,有些为难:“这……毕竟是你表嫂的东西……”
表妹立刻一哭二闹,大有非要不可的架势。
小姑没办法,看向苏慕斯:“慕斯,要不你借她戴一下,过个瘾就还你?”
苏慕斯抿嘴,这个表妹就算哭死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借。但姑姑毕竟是长辈,她开口了,苏慕斯也不好意思拒绝。
她刚摘下项链,表妹立刻迫不及待地抢过去戴上,动作大得带起一阵风。
苏慕斯垂首摩挲手指刚被链子划过的红痕。
表妹开心地拿起手机和姐妹们自拍,发朋友圈炫耀。
过了一会,苏慕斯觉得差不多了,问:“可以还我了吗?”
表妹放下自拍的动作,盛放的笑容忽然就消失了:“才这么一会,真是小家子气。”
苏慕斯抽了抽嘴角,呵呵。
她丢过来一根项链,却不是她那条蓝钻石吊坠:“各大品牌的项链我都认得,你的项链根本不是任何一个品牌的产品,也不知道从哪找的。呐,我这条跟你换。我这可是dior限定款,便宜你了。”她语气里像是苏慕斯捡了大便宜一样。
这狂妄自大的态度真是把苏慕斯气笑了,把她的项链丢回她手里:“那我可不能让你吃亏。你还是还我吧。”
表妹拒绝,理直气壮道:“你做姐姐的不能让让我吗?”
苏慕斯笑容消失了:“不能。没人教你不是你的东西别拿吗?”
气氛忽然有些凝重。
在座的几个长辈早就习惯了小姑家这个女儿横行霸道的性格,平时大家都看她年纪小,不和她计较。家里的晚辈也都很少跟她硬碰硬,都是能让则让,这也使得她越发骄纵。
现在场面闹得如此僵硬,长辈们纷纷劝架:
“算了算了,她还小,不懂事。”
“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做***的不能和她计较。”
“阿姨这还有条项链,也给你。她喜欢那条,就给她嘛。”
苏慕斯握紧拳头,忽然觉得心里酸胀,委屈得很。他们是一家人,就她是外人,说是劝和,其实话里话外还是让她退一步,心都偏到太平洋去了。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你们在聊什么?”
哒哒的脚步声渐近,苏慕斯抬头,看到曲朝越和他父母一起走过来。刚才问话的就是他母亲郑姣,面容和蔼,带着笑意。
曲德明在靠外的位置坐下。郑姣没有坐在丈夫旁边,而是坐到姑姑身边,问:“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声音了,在争论什么吗?”
姑姑笑容一僵,急忙否认:“没什么。”
曲朝越走近苏慕斯,淡漠的眼神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她握紧的拳头上。
“怎么回事?”
他是对着苏慕斯问的。
苏慕斯抬头和他对视。她惯常爱笑,现在却板着脸,他一下就猜到有事发生。
目光落到她空无一物的颈间,曲朝越转头,一下子就看到他送给苏慕斯的项链戴在了别人身上。
他立刻就明白了:“摘下来。”
他眼神冰冷,语气没有起伏地对表妹说。

慕斯有点甜全文阅读

表妹早在他来的时候就退了两步,敛起咄咄逼人的表情。
这个家里,没人敢招惹曲朝越,她最怕的人就是他。
“没听到吗?”
曲朝越轻描淡写的一眼,看得表妹心里发虚,绕到脖子后面的手止不住地抖,越急越解不开项链。
这十几秒钟,对她来说犹如在火上烤了几个小时,太煎熬了,她总怕曲朝越随时会失去耐心。
好不容易解下来,她立刻双手递给曲朝越,又飞快地退到她妈身后。
这幅胆小怕事的样子,完全和刚才对苏慕斯时判若两人。
曲朝越手指拈起项链的尾端,举到苏慕斯面前,想帮她戴上。
苏慕斯身体本能地想往后退,帮戴项链的动作太亲昵,她不习惯。
曲朝越动作微微一顿,苏慕斯立刻意识到她不该退,至少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退。在曲家人面前保持恩爱的假象,是他们的约定。
于是她止住了想后退的动作,任由曲朝越靠近。
他的手绕到她脖颈后面,苏慕斯比他矮了整整一个头,在其他人看来就像他把她圈在怀里一样。
他微微侧脸将项链的锁扣对齐,苏慕斯看着面前浑厚的肩膀以及他暴露在视线中的脖颈肌肤,他凑得好近。
脖子感受到项链冰凉的触感,和他的呼吸,温热和冰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冰火两重天。
怎么还没好?苏慕斯暗暗握紧拳头,感觉时间过得如此缓慢,耳边寂静得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
他终于戴好了项链,退开来。闪耀的蓝钻石又垂在她胸前。
苏慕斯转头避开他的目光,往里走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没有刚才那么近,她才觉得自在一些。
抬头却看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们身上,眼神说不出的意味。
那股不自在又浮上来,她想了想,对曲朝越:“我累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曲朝越还没来得及回答,郑姣笑着对她说:“天色这么晚了,山路不好开,也不安全,你们今晚就留在老宅住一宿,明天再走吧。”
已经过了十一点了,盘山公路弯弯绕绕,寂静无人,郑姣的担忧也有道理,苏慕斯看向曲朝越,他没有反对。
“知道今天你们都要来,二楼的房间都让人收拾好了。”郑姣拉了拉苏慕斯的手,和蔼地说,“你看你,都瘦了。工作很辛苦吧?”
郑姣情真意切,对苏慕斯一直都像对自己女儿一样好。苏慕斯腼腆地笑了笑:“妈,我没瘦,上称还重了两斤呢。您别担心。”
郑姣拍了拍她的手背,叮嘱:“还是要多休息,不能太累。今天就早点睡吧。”
苏慕斯点点头:“那我们先上去了。”
待他们上楼后,在座的人再也没有掩饰,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小姑终是按捺不住好奇,问郑姣:“***,他们小两口感情一直这么好吗?”这跟她们想象中的不一样!曲朝越素来待人冷淡,极少像今天这样显露情绪的。
可她刚才分明看出他为维护苏慕斯动了怒,就为了区区一件小事。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郑姣顿了顿,说,“其实,这桩婚事不是我们安排的,是朝越自己求来的。”
众人震惊。
****
拐过拐角,确定没人看见后,苏慕斯加快脚步,率先走在前面,避开那只护在身后的手。
观众没了,也就不用演戏了,她想。
曲朝越看了看落空的手,合上空荡荡的手心,垂在身侧,脸上看不出情绪。
三步并作两步,他一下赶上苏慕斯,这次他没有碰她,两人并排走着。
她没有说话,曲朝越看着她的侧脸,以为她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你平时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吗,刚才怎么不吭声?”
“一群能当我妈年纪的长辈苦口婆心劝我,实在不好意思顶嘴。”苏慕斯说,“反正我也很多年没见到我妈了,就当是我妈在对我说教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但曲朝越知道她其实并不像表面那样轻松。
苏慕斯眼波一转,捏着胸前的吊坠项链看他:“说起来,这事的起因是这条项链。”
想到这,她忽然顿住脚步,曲朝越跟着停下,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苏慕斯把项链解下来,递给他:“还给你。”
他不接,目光凝聚在她脸上:“为什么?”
苏慕斯直截了当:“我不喜欢。”
曲朝越不解:“我记得我拿给你的时候,你还夸它漂亮,那应该代表喜欢吧?到现在仅仅过了几个小时而已。”
“之前喜欢,现在不喜欢了。”无论她多漂亮,只要一想到它是别人挑剩下的,就觉得膈应。
“不喜欢的理由是?”
理由,自然是觉得受到了侮辱。苏慕斯和他对视,即便那个女人是他的朱砂痣,他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让她的脸在曲家被扇得哐当响。
当然,真实的理由她不会说的。所有人都觉得她高攀了曲朝越,在他面前她天生处于劣势地位。当初两人结婚,就是因为互相没有感情。如果让他知道她是因为项链是冯千柔挑剩下的所以不爽,说不定他会以为她在吃醋呢。
苏慕斯随便找了个理由:“我比较善变。”
“……”曲朝越沉默。
苏慕斯也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很蛮不讲理,她以为他会生气。
曲朝越思索了片刻,以他的直男思维是看不透苏慕斯内心的想法的。他只以为她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这项链是他送的,刚才的争执确实和他脱不了干系。更何况,她在曲家受委屈了,那就是他的错,是他没护好她。
想到这,他忽然有点后悔,不该带她来的。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像安抚炸毛的小动物:“戴上吧,你戴着好看。”
这次轮到苏慕斯沉默了。感觉无论她怎么无理取闹,他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一点用都没有。
曲朝越取过她的项链,再次亲手帮她戴上,在她耳边低声说:“在这里闹的话,会被人看见。”
原来是怕被人看到。苏慕斯谨记两人结婚的目的是为了应付家长,很有契约精神的她没有再反对,决定等明天离开老宅后再还给他。
直到进了曲母准备的房间,看着眼前宽一米八的大床,并排放的枕头,仅有的一床厚被子,苏慕斯忽然意识到不妙。

小说资源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本站说的肯定没错,慕斯有点甜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点击免费阅读慕斯有点甜全部章节!

苏慕斯曲朝越小说仅代表慕斯有点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