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冷酷

林浅秋小说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全文全章节在线全集

林浅秋 呜呜文学 2020-08-29 09:22:57
  • 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浮萍一朵-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林浅秋)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林浅秋的小说之阅读小说全集txt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主人翁是林浅秋,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主要讲述了林浅秋之间的恩怨情仇:窒息,痛苦让林浅秋呼吸不过来,眼前灰蒙蒙的让她来不及多想就从空间里拿了一瓶空间水喝掉。灼热的感觉缓解许多,林浅秋才睁开眼睛打量四周,同一时刻,脑子里像是带着自动...

林浅秋小说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全文免费阅读:

林浅秋不知道男主什么时候会来抓奸的,只依稀记得原主和孙文明勾搭成功的第二天一早就被抓奸在床了,再估算一下坐车的时间,大致的时间范围就在她脑海里出现了。
孙文明热血沸腾了一晚上根本睡不好觉,只觉得林浅秋自从结婚后就勾人的厉害,想到昨天见到的,他更是如同烙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等天亮。
天刚擦亮他就起床穿好新买的一身衣服,洗干净脸后就坐车去镇上了,与此同时,白雨荷也和贺峰一起坐车从火车站到镇上。
林浅秋走出去看了看天色,慢悠悠的坐在院里的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抿了口带着凉气的苹果汁,只觉得夏日带来的暑意也消散不见了。
院门关着,但院墙只有一人多高,要是有心人,翻个墙就能进来,好在这年头民风还算淳朴,入室行窃的倒也不算多,林浅秋也不怕歹人进来,来了谁担心谁都是个问题。
孙文明仗着地利之便率先来到院门外,他迫切的敲门叫着林浅秋的名字,“浅秋,浅秋,是我啊,我是文明,快开门啊!”
林浅秋等了一会儿,确定左右两边的邻居都听见孙文明敲门的动静,才懒洋洋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一身素色装扮,面上表情无懈可击,疑惑不解的问道:“孙哥,你怎么来这里了?”孙文明愣了一瞬,这女人是反悔了?昨儿还对他和颜悦色说好今天……
“不是,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不是让我今儿过来的?”孙文明面上闪过一丝困惑。
林浅秋倚着门并没有让孙文明***,敏锐的耳朵听见旁边的脚步声,眼里含着泪,语气怯懦道:“孙哥,不行,我不能答应,我已经结婚了,我不能答应和你在一起,我也不能对不起峰哥。”峰哥,姓什么林浅秋要是知道能这么叫吗?林浅秋心里嘀咕道。
孙文明看着林浅秋的眼泪说来就来,眸含秋水,梨花带泪,直接把他看懵了,都在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真干什么强迫人的事了。
就这么迟疑了片刻,林浅秋就抓住他的手把人往外推,但实际上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让孙文明能嗅到她身上带来的淡淡香气,顿时心醉痴迷,抓住她纤手,带着一点强势道:
“浅秋,我真的喜欢你,喜欢你好久了。贺峰都一年没回来了,他早就忘了你了,你跟了我吧,我们结婚,我真的喜欢你……”
“不要,孙哥,我不愿意……”
两人还没说完孙文明就被人揪住了衣领,一股大力直接扯着他往后摔去,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撞到了后面的墙上,直接晕死过去。
林浅秋知道有人走近也没太注意,只想着是好打抱不平的邻居终于过来了,谁知道这邻居会这么暴躁直接把孙文明丢到后面撞晕了,这让她后面的戏码怎么演?男主会来岂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浅秋的泪水还挂在脸上,正在考虑要不要故作坚强还是继续嘤嘤哭泣,眼前丢了孙文明的邻居沉着脸走了过来,看见她的模样,顿时一愣,似乎有些手足无措,最后才抬起手拭去她颊边的泪水,认真道:
“抱歉,我来晚了。”
林浅秋:???这有你什么戏份啊,同志,这么真情实感可以吗?
好在白雨荷从后面走了出来,没让林浅秋和贺峰一个照面就暴露了自己不认识他的真相。
“浅秋,你没事吧?这两天看你精神不好,我还想着叫贺大哥回来看看你,谁知道就碰上这事了。”白雨荷一脸忧愁担忧的看着林浅秋说道。
林浅秋一下子认出这就是本书女主白雨荷,一个柔弱善良的小白花,虽然最后在朋友离婚后就和对方老公在一起的操作有些***气,但世人都没有多加苛责,反而觉得是缘分使然。
可林浅秋今儿再看她时,却敏锐的察觉到一些违和感,虽然白雨荷的神态完全没有问题,眼神也格外真诚,但有没有恶意只凭外表是看不出的。
在末世里打滚多年的林浅秋,对于人们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恶意相当***。
比起演戏,姐姐就没怕过谁,小丫头,你玩的都是姐剩下的。
“雨荷……谢谢你,我,我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幸好你们来了,不然我都无颜见峰哥,只能离婚了,我不能让我玷污了他的名声。”
林浅秋上前握住白雨荷的手,直接把她看的愣了一瞬,林浅秋早就忘了旁边的男主,这一刻她几乎影后上身,只想把敌人按下去,哪管嘴里说的话做的是什么痴***设。
“浅秋,你……”白雨荷想说你是不是发烧了,什么时候你这么喜欢贺大哥了?不是天天想要离婚找别人吗?
贺峰却上前一步,***握住林浅秋的手腕,夺走她的注意力,沉声凝眉说道:“我不会同意的,即便你被人欺负了,我也不会同意离婚。如果有人说什么闲言碎语,就让他来找我。”
林浅秋:……
“峰哥,谢谢你。”林浅秋泪意盈盈的望着贺峰,想要挣脱他的手却发现男人的手就没放松。
贺峰转头对白雨荷说道:“这次谢谢你了,下面的事是我们的家事,我们想自己处理,下次我和浅秋再登门感谢。”
白雨荷干巴巴勉强笑道:“不用不用,那你们忙,正好我要回学校备课了,晚点再来看浅秋。”
林浅秋一看白雨荷又点她名了,立马挺起柔软的腰肢,关怀备至道:“没关系,我可以的,雨荷你忙自己的事就好,我的事总麻烦你,别人都要说闲话了。”
白雨荷看了一眼贺峰,发现贺峰的注意力都在林浅秋身上,心头有些失望,面上强笑道:“我不怕闲话,只要你们好好的就行。那我先走了,回见。”
林浅秋认真摇摇手,看人走远了才有心情看看她现在身份的丈夫,贺峰正抽出自己包里的绳子直接把昏死在地上的孙文明绑了起来。
林浅秋:……谁没事给包里还装着绳子?还是当兵的都这样?没事抓个贼救个人?
贺峰绑好孙文明后才抬起头看看自己的妻子林浅秋,新婚之夜就出任务走了,他也没好好看过她,现在看来,她比他想的还要好上数倍,原先的猜想都不成立了。
“我把他送去派出所,你先回屋休息吧,我一会儿回来。”贺峰朝林浅秋说完就准备走,后来想到什么,顿了片刻后才对她又道:“对不起,这么久没回来,让你受委屈了。”
林浅秋不太在意的摆摆手,说道:“没事,你先去忙你的吧,我先***等你了。”
委屈是不会委屈的,原主甚至还觉得潇洒的很,丈夫不在,没有长辈小姑子压着,她每天除了吃喝打扮就是去追逐潮流蹦迪去了,可没贺峰想的那么艰苦。
贺峰抿直唇线,认为她是在说反话,心里暗自下了个决定,一会儿回来再和她商量,就提着孙文明走了。
林浅秋倚着门看着男人有力的手臂微微鼓起,流畅的肌肉线条被单薄的衣服勾勒出来,宽肩窄腰大长腿,竟有一副不错的身材,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八块腹肌?
林浅秋左右看了下,有几个躲在一边看热闹的,她也没理,扭身就把院门关上了,进屋打开电视吃着迟来的早餐,感觉自己越来越习惯这小日子了。
等林浅秋都吃完饭了,贺峰还没回来,她打了个秀气的哈欠,感觉自己体力实在不济,身体还没恢复到她从前的巅峰时候,需要多睡眠来调整,所以她直接躺到床上睡着了。
把孙文明送到派出所亮出军官证,说了孙文明干的事后,警员都很重视这件事,说小了是***未遂被人丈夫逮住了,说大了,这可是破坏军婚!人家丈夫在外面为国家做奉献,妻子在家甘受***,这什么人啊,竟然还强迫到人军嫂头上?!
众人唾弃不已,尤其是人证除了贺峰,周围的跟过来看热闹的邻居也算人证,完全可以把人送***吃牢饭,这名声可是臭的十里八乡都要出名了。
解决完这些事,确定他们会立案后,贺峰才离开派出所,背着包又走了回去,但是这次敲了半天门都没人来开门。
如果林浅秋出去买菜了倒也无妨,但经过早上的事后,贺峰有些担心她出了事,所以直接打量了下旁边的院墙,看了下周围四下安静的巷子,直接一脚踩到砖墙上,两手***攀着墙头,双腿一跃就从上空平稳落到里面的地面上。
他拍了下手,整理了下衣服又是严肃正经的军官形象,才从院里走了***,堂屋安静极了,只有电视的声音在响着,他放下包往里走了下,就看见没有合拢的门缝可以清楚的发现林浅秋和衣躺在浅蓝色的床上。
***带粉,长发披散在枕上,露出纤长莹润的颈项,冰肌玉肤、丰盈窈窕的身姿让他看了一眼就瞥开了视线,抿紧唇把门轻轻合拢,只觉口干舌燥。
转身就去外面的桌上倒了一大杯水喝了下去,喉结滚动,只觉得今天的水实在喝的甘甜。
门后林浅秋轻睁开眼,明眸里哪有丝毫睡意,微微勾唇,转身又继续去睡了。

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全文阅读

林浅秋睡回笼觉的时候,贺峰也没闲着,在屋里院内转了一圈,看见有需要整理的地方就动手干干,早饭也没吃,就已经脱了外套穿着军绿色背心干的热火朝天,脸上脖子上都是晶莹的汗珠。贺峰从包里翻出一条毛巾随意擦擦就挂在了院内的晾衣绳上,正拿着榔头把摇晃的椅子整瓷实了,肌肉鼓起,长腿微弓,垂下头琢磨着要用什么填补一下,院门就被砰的一声撞开了。“林浅秋!你在哪?你对得起我弟……小峰?!你怎么回来了?!”贺丽芳有些傻眼问道。
贺丽芳住在镇上,偶尔会回村里和父母聚聚,贺峰的这桩亲事她本就不同意,林浅秋长的漂亮有点学历是高中生也没错,但是人实在不安份,尤其那双眼整天浮着,不是一个村的也有所耳闻。但是贺建国是个老古板了,男人要有家再立业,二十五六还不结婚,也太晚了!所以打听到林浅秋这样的优秀姑娘自然心心念念举全家之力把彩礼出了,言明可以不陪嫁过来东西,到时候可以随她选随军还是和他们老两口住都可以。
但谁知道弟弟匆匆忙忙回来结了婚证都没捂热就又出任务去了,一走一年,她在镇上经常看见林浅秋和一些自喻时尚的年轻男女混在一起,经常夜不归宿。
也就贺建国夫妻俩会答应让林浅秋自己出来顶门立户居住了,风言风语一直就没断过,今儿她听相熟的邻居说林浅秋今儿和人私会被人发现了,情夫都被揪到派出所了!
她又惊又怒,顾不得买回去的菜,就直奔林浅秋的住处,踹开门就想骂人,谁知道弟弟竟就在院子里忙活着,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齐整了。
“姐,小声点,浅秋在睡觉。”贺峰皱了下眉,示意他姐小声说话。
贺丽芳咕哝道:“这都几点了还睡觉,哪家媳妇会睡这么晚的,看你惯的她……”
贺峰放下手里的东西,去院内的水池那洗了个手才问道:“姐,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贺丽芳直接坐在他刚修好的椅子上,气的拍了一下大腿,瞪圆了眼说道:“我骂你媳妇!我都听说了,这一年她就不老实,说来镇上住找工作,找了一年也没找到,还整日和那些不正经的人在一块。今儿一早我就听说了,她那个相好的被人揪去派出所了,我不得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贺峰拧眉看着他姐说道:“没有的事。你不要听人乱说,你说的那个是我逮到想要占便宜的男人送去派出所的,浅秋不是那样的人。”
贺峰想到林浅秋梨花带泪的脸庞,还有那坚定拒绝的模样,如果是做戏,能做的那么真吗?他更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而不是道听途说的。
林浅秋:我可以
贺丽芳被贺峰这么一噎,简直不知道要说她弟弟脑子坏掉了还是被林浅秋给骗了,她不是这样的人是哪样的人?这一年拿着弟弟的工资卡肆意挥霍,别人都在看她们家的笑话!
“好好好,我是说不过你了,随便你吧。”贺丽芳赌气道,站了起来又忍不住问道:“你这次请了几天假?”
“三天。”贺峰言简意赅,给自己披上一件外套。
“那就回家聚聚吧,我今儿收拾一下和你一起回去,正好带着孩子回去给爸妈也看看。”贺丽芳故意道:“不然爸妈一直没见到孙子,看看外孙总是好的。”
贺峰充耳不闻,闻言只是抬起剑眉看了眼一身不爽的姐姐,说道:“那我带浅秋也回去一趟,我也有事和爸妈说。”
贺丽芳不太痛快,虽说林浅秋也确实一直没回去,这次和弟弟回去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这人实在膈应人,尤其地主小姐的脾气实在大,回去不干活还挑三拣四一脸看不上贺家,贺峰娶了她是八辈子烧了高香的傲慢样,别整的人饭都吃不下了。
“你自己回就好了,说不定她还不愿意回咧,瞎打算。”
话音刚落,一道娇软女声响起,“我愿意。”
贺丽芳抬头一看,不是林浅秋还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才睡醒的关系,粉腮红润,秀眸惺忪,一身娇懒气质更胜从前,看的贺丽芳眉头越挑越高,心下可算明白弟弟怎么就被拿捏的死死的,是个男人都逃不开她的手心。
贺丽芳似笑非笑道:“噢,这样吗,我还以为你每次回去都不想干活,巴不得留在镇上,竟然还会主动和我们一起回去,实在难得。”
贺峰实在听不下去他姐这副阴阳怪气的话了,明明平时都好好的,今儿却一再的出口伤人,就算浅秋没说什么,估摸着也是不好意思明说。
“姐,你先回去准备吧,我们一会儿再去你们院门口出发。”贺峰直直看着贺丽芳说道,直接把她的那些脾气都按没了。
“行行行,我走我走。”贺丽芳暗自瞪了一眼林浅秋,看见她无辜的样子心里就在骂人,这搅事精!
等贺丽芳走了,贺峰才走到林浅秋跟前替他姐道歉,“对不起,我姐她脾气比较直,说话口无遮拦的,她是听了一些话才对你这个态度,回去后我会和她好好谈谈,你别放在心上。”
林浅秋微微挑眉,看了眼拧眉面容却更显俊朗的男人,目光从他身上滑过,落在浸湿的背心下格外显眼的八块腹肌,又淡淡移回目光,“没关系,我不介意。”
毕竟贺丽芳说的也是事实,原主做过的事只是让她这个后来者来背锅罢了,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贺峰认真看了她的脸几秒,确定她是真的不介意,才说道:“那一会儿我们一起回村一趟,我假期只请了几天,明天下午就要坐车回去了。”
林浅秋不甚在意,走就走吧,她正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也没什么不好。
“放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也不太放心,正好,部队那里分给有家属的军官房子给我也分了一套,不然这次你和我一起过去随军?”贺峰出声询问道。
林浅秋眉间不经意的微蹙了两秒,最后才舒展开,眸子带出浅浅的笑意,说道:“我怕麻烦你,你队里的事那么忙,还要操心我,我……”
林浅秋说着泪意涌上,微红的眼看着贺峰,最后还是坚强道:“我能照顾好自己,爸妈还有姐姐都在这,除了见不到你,我觉得都很好。”
贺峰一听心里揪紧,眉头拧的死紧,“那就和我随军吧,房子就安排在营地旁边,我也会经常回去,其他家属也都住那,我也更放心点,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实在担心。”
林浅秋这下愣了,得,这戏是不是演过了?贺峰一开始还是商量,现在则是决定排除万难也要把人带在身边照顾,这让林浅秋实在心里复杂。
不等林浅秋回答,贺峰觉得这事两人已经达成共识,就进屋去收拾自己带回来的东西准备提回去给他爸。
林浅秋眼不红了,泪不流了,巧笑嫣然,算了,不过是换个地方住,找个由头离婚罢了,住在一起感情破裂的夫妻还少吗?
这么多年的书不能白看了,她有经验。
“晚上要住家里,你看要不要带两件衣服,我背着包回去就行,你先收拾,我去店里买点东西就回来。”贺峰交代完就把包放在了桌上,打开的包里露出一角军官证等东西。
林浅秋抽出男人的军官证看了一眼,嗯,真人可比照片上帅气不少,她看了眼就塞了回去,想了想,为了把门面功夫做好,她还是挑挑拣拣从自家空间里挑了一些水果出来,准备一会儿让贺峰提回去。
贺峰出去半小时就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里面倒没装水果,而是装了几罐奶粉、红糖和几罐水果罐头,这些在这年头可都是稀罕物,不是说看不见,只是一般人不会买来吃喝都是上门送礼的时候带的。
也就贺峰回次家舍得花钱买了,让贺建国夫妻买,他们也下不了手。
不过看见贺峰竟然买回来东西了,林浅秋坐在椅子上,单手托腮‘不经意’问道:“我还以为你的工资卡都在我这里,想给你钱买东西,没想到你就买回来了。”
贺峰嗯了一声说道:“部队打的钱都在你那了,这个是我给战友投钱分的红,都在这里了。”
贺峰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一百五十块都放在了桌上,说道:“你把钱收起来吧,要用的时候我再找你拿。”
林浅秋突然发现了男人一个优点,特别诚实,或者说老实,这钱说拿就拿出来了,也不多想她会不会拿去乱花,就自然而然的把钱都给了她。
林浅秋:嗨,还挺懂怎么撩人的。这么一个身高腿长、宽肩窄腰,面容俊朗的优质男人,在她心里的分数是不断上涨。

小说资源推荐

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全本完整版全集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点击免费阅读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全部章节!

林浅秋小说仅代表穿成年代文里的前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