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同人

温雪意钟斯年小说不如修仙完整版全集在线无删减

温雪意钟斯年 呜呜文学 2020-08-29 09:23:13
  • 不如修仙合集版免费阅读-不如修仙(温雪意钟斯年)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不如修仙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温雪意钟斯年的小说之分享免费全章节完本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不如修仙,主人翁是温雪意钟斯年,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不如修仙》主要讲述了温雪意钟斯年之间的恩怨情仇:作为天元界唯二的化神尊者,温雪意一朝恍神,终于被窥伺已久的***乘虚而入。本以为被劈个魂飞魄散,这一生也不过如此,没想到一睁眼光阴倒流三百载,她重新跪在了上清山...

温雪意钟斯年小说不如修仙全文免费阅读:

神秘小树苗孤零零的叶片上,方才亮起来的叶脉,在滴出那滴水液之后,重新黯淡下去。
就在这之后短短瞬息之间,原本青翠欲滴的灵华草叶,颜色就剧烈地变幻起来,碧绿、缥青、湛蓝、暗紫,又转为鲜艳,最后凝固在血一般澄净通透的绯红色上。
草叶也从原本的两片,滋生到了九叶,散发出幽幽不尽的浅淡异香。
温雪意脸色连变,整个人都难以抑制地生出了惊愕之情。
她闭了闭眼,试着展开神识,在那株变成绯红色的灵华草上一抹。
那股原本存在于丹田之内的幽香,忽然变得真实起来,萦绕鼻端绵绵不绝。
她睁开眼,绯红色的九叶小草就静静地躺在蒲团上。
温雪意稍加尝试,就发现她可以以神识操控,将这株灵草移入丹田,或是轻易取出。
丹田、紫府,都是大道寄身、神魂相托之处,这样的事,竟是闻所未闻。
接下来,温雪意又在屋里、院子里走了一圈,将各种东西都尝试了一二,发现余下这些物品都不会引动丹田的反应。
只是不知道特殊的究竟是她的丹田,还是这株灵华草了。
温雪意将变成绯红色的小草掂了掂,推算了一番风险,最后还是将之收回了丹田之中。
让她惊愕的,也有这株小草变化的缘故——寻常的灵华草只是炼制炼气期和部分低等筑基期丹药的材料,再高等级的丹药里,即使有相关的辅料,需求也极其稀少。
平常没有谁会费心费力将其培养到千年、万年年份,但在一些草木图鉴中,却会有相关的记载。
受品级所限,灵华草每一百年生一片叶子,每增加一片叶子,叶片颜色就会改变,药性也会递增,但这种增加,最多只能累积九百年,就会长成它最终的形态:通体绯红,九叶俱生。
往后纵然能够生长再多岁月,除了凋零,也不会再有任何变化了。
——而她丹田之中那株小树苗,所滴落的极细微的一滴水,竟然就让一株普通的灵华草,直接拥有了至少九百年的药力!
温雪意心中略有猜测,连同那叶片中沁出/水液的来源,只是如今只有这株灵华草一个样本,还是需要更多的尝试来验证自己的想法。
她重新阖目,将心神投进《大衍心经》法门的运转之中。
最初,她行功时转化的灵气总会被丹田中的神秘小树苗吸走,但随着灵气累积越来越多,小树苗似乎暂时吃饱喝足,不但不再吞噬她修炼出的灵气,连吸纳灵根的进程都暂时停了下来。
温雪意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至少她的猜测已经有一小半是正确的,也还好这株小树苗看来暂时也没有将她吸成/人干的意图。
不过,谁也不知道这小苗什么时候会再度“饥饿”,为此,她修炼***的进程竟是一刻也不能放缓。
即使如此,也只是一时之计,不能做得长久。
不过,如今她只是炼气初初入门,就是有再多的想法,也要等到有了一定的实力,能够承担相应的风险,再去尝试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温雪意一面调整、适应着《大衍心经》在经脉中的运行路径,使之在行止坐卧之间,都可以正常吐纳,一面从门派下发的储物袋里翻出一册门中弟子的《行为准则》,将低阶外门弟子在上清山的生活***、规范好好了解了一番,发现门中就设有一处交易大殿,供弟子们相互交换所需之物。
温雪意有意寻觅一些其他灵药,来验证她另外的想法,这交易殿正是如今她需要的,但她如今通身上下,也只有师门刚刚下发的一块下品灵石,在去交易殿之前,还是要先想办法赚些钱财。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前世称得上顺风顺水的温雪意,在这时候也终于体会到这句世俗中人的警言真义了。
一宿无话,次日晨间,温雪意在辘辘饥肠辗转中醒来。
她从蒲团上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亦觉微有些久坐之后的麻痹。
一时间竟然忘了,如今普通人的身躯,在日常的生活中还是会饥饿、疲惫的。
温雪意笑着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有许多地方的心态没有转换过来。
她开启内视,发现一夜过去,丹田中的灵气已经丝丝缕缕地存贮了不少,至少能支撑她用出几道低阶的术法,并没有都被小树苗吞噬干净,稍稍放心,随手掐了个诀,唤出一束清水洗漱过,就按照《行为准则》上的标注,先去饭堂吃了个早饭,就沿着山路往上走去。
昨天魏广宇也提醒她,每逢旬日,布道堂都会有筑基期修士开课,为炼气期弟子传授***、点拨疑难,这也是杂役殿中赏格、门槛都颇高,为数不多会被那些专注大道、修为扎实的修士们接取的任务。
恰好今日就是布道堂开课的日子,温雪意虽然已有***,但她前世低阶时进境飞速,到筑基后期才开始学习攻击、技巧性的法门,在昨天遇到那名王姓青年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自己此刻最大的不足。缺乏炼气期能用的攻击手段。
虽然***都收藏在***殿,需要用宗门贡献点换取,但老师在授课的时候,多少也会讲解一些通用的技巧。
山路转弯处已经能看到布道堂高大的重檐殿顶和院墙,路边就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修士同向而行,大多都穿着普通的蓝色低阶弟子法衣,但竟也有些袖口纹绣精致花纹的筑基弟子混在其中。温雪意诧异地多留了分心。
半空中却又陆续有光芒闪动,在道路尽头落下地来,露出里面蓝衣筑基弟子的身形,大步流星地向院内去。
——竟连已经拥有法器、可以御空飞行的筑基弟子,也来听课了。
难道她听错了,今天来授课的并不是筑基弟子,而是某位金丹师祖?
她目光微闪,忽然看到昨日那名姓王的年轻筑基修士也在前方,与数名筑基弟子说说笑笑地走进了院子。
温雪意眉梢微压,坠在后面静静地进了门。
迎面是一间空阔的大殿,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温雪意将眼一扫,发现内圈靠近讲坛的地方,竟已经坐满了筑基修士,以至于普通的炼气期弟子们只能坐在外围了。
温雪意在一名筑基修士的身边,看到了熟悉的绿裙身影。
拜入雀鸣峰化元子长老门下的郑品蓉竟也来了。
殿中蒲团的数量远远不足,后来的许多人索性席地而坐,温雪意找了个空隙,就随大流盘膝坐了下来。
左手边的女修戴了个兜帽,即使已经安坐下来,也没有摘下。温雪意原本没有多看她,她却偷偷打量了她几眼。
温雪意温然回视。
这少女五官清秀,转过头来的时候,兜帽底下隐现一片朱红色的发丝,让温雪意一时隐隐有些熟悉感。
少女受惊似地转了回去,过了片刻,又小心翼翼地转回来,靠近了她,小声问道:“你也是来看钟师叔的吗?”
钟师叔?温雪意心中蓦地一颤。
少女赧然地吐了吐舌头,小声道:“你是哪个峰的呀?我是仙子峰的,师姐他们都不肯带我一起来,我只好求了师父身边的丹鹤师姐送我过来,等下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呢。”
温雪意沉默着,没有来得及说话,另一边的男修士就不由得道:“钟师叔难得讲法,正是我们这些低阶修士精进的大好机会,偏偏你们这些只知道看脸的女修,不务正业,还要挤我们的位置。”那少女睁大了眼睛,讷讷无言,竟似被说得愣住了。
仙子峰的峰主,是上清山唯一的女峰主景秋长老,她门下弟子也以女修居多,这小姑娘看上去一派天真,估计是平日在师门中被娇宠着,从没有见过外头的恶意。
温雪意心中正是纷乱之时,听此人大放厥词,不由得漠然地看去一眼,淡淡道:“只恨法传天下,能者得之,竟不能为道友一人私藏。”
那男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讪讪地转过头去。
少女吐了吐舌头,看着温雪意的目光就多了分亲近之意,身形也略靠近来,轻声道:“谢谢师姐呀。”
她还要再说什么,大殿深处响起三声檀板,满殿低语之声随之戛然而止,就有道挺拔的黑衣身影从后殿拾阶而至,徐步踏上了讲坛。
温雪意敛了敛睫,只觉得随着那人不疾不徐的脚步,一颗心也缓缓地沉了下来。
重生之后,她还没有来得及想过,要如何再面对钟斯年,就因为灵根检测的结果,走上了与上一世截然不同的道路。
那个时候,她心中或许也有一分侥幸,毕竟钟斯年这样的天骄,一路青云直上,早早就将同辈修士都甩在了身后,一个普通的三灵根弟子,恐怕一生都难与他有多少交集。
上一世,她竭尽全力的追逐,也只是成为了那个“离他最近的人”而已。
他们之间真正的距离,依旧如隔天渊。
她做了他的道侣,他却远在天魔战场、远在古域,一生以天魔试剑,直到陨落,都战斗在天元界最残酷的战场上。
他是天下人的英雄。
温雪意垂下眼眸,只觉得眼睫有片刻湿/润。
她不曾生过恨意,她最初就知道,他从来是这样的人,是她自己认定了他。
她也不是怕孤寂。
只是他不缺她,她的孤寂和一厢情愿的付出,既辜负了自己,或许反而成了他的累赘。
这一次,她还是希望钟斯年风风光光的,做他名镇天元的诛天剑尊,就如山巅之月,遥遥不可触及。
她也想好好修炼,做自己的选择,将来侥幸有成……也想去那个血肉交织的战场上看一看,也想在那方镇魔碑上,留下“温雪意”这个名字。
一旁的少女托着腮,看着讲坛上挺拔矗立的黑衣身影,却叹了口气,小声道:“看上去太冷淡了。”
她说着,扭过头来想看看自己新结识的小伙伴的反应,却见女孩儿微微垂着眼,视线并没有落在讲坛的方向。
她不由得大为惊奇。
眉目沉静的黑衣少年环顾一周,神色无波,并未开口,只微一阖目。
温雪意心下忽而一动,只觉有道无形波澜倏忽间扩散而至,从她身上一掠而过,继续向外压去。
那道波澜来得快,去得也快,倘若不是身上还有薄薄寒意,温雪意也几乎要以为无事发生。
一旁的少女喃喃道:“奇怪,怎么忽然有点冷。”
她话音未落,内殿响起“砰砰”声响,那些实力高强、霸占了靠近讲坛位置的筑基修士,个个如遭重击般,仓皇起身,有些反应快速、祭出法器的,连同法器一道倒掠着飞出门外,撞在院墙上跌落下来。
炼气期弟子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有个筑基弟子就落在温雪意等人的身前,撑着地面勉强稳住了身形,疾声道:“钟师兄,你这是何意?”
钟斯年漠然投来一眼,竟一言不发,似未听到一般收回了视线。
他目光如霜如雪,温雪意心头霍地一跳,几乎觉得他最后的那一眼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笑着摇了摇头,笑自己竟生出幻觉。
钟斯年从来目无余尘,何曾将人看在眼里。
他行/事向来由心,胸中自有一套法度,此番出手,也是因为分明是为炼气弟子准备的课程,这些筑基弟子来凑热闹,影响了课堂原本的主人罢了。
但看他今日轻描淡写,举手投足之间就将这满殿筑基弟子压下、击退,还没有对炼气弟子造成一点影响。
实力之强横,已可见一斑。
除了那些真正一无所知的炼气弟子,温雪意能够看得清的,那些身在局中的筑基修士,体会自然更是深刻。
一时竟然再无人敢出声。
钟斯年至此方才开口,沉静道:“此为炼气弟子课堂,诸位师兄弟若有疑难,还请待每月初,金丹师叔开课之时,再来此处。”
有个身材高大、相貌颇为阴鸷的青年点了点头,嘿然道:“好,好,既然你钟师兄发了话,我等,***,我等焉敢不从啊。”

不如修仙全文阅读

温雪意循声望去,那人似乎在筑基弟子中也颇有地位,身边已经围拢了六、七名修士,她在其中看到一张熟悉面孔,正是之前在院外见到的王姓修士。
她略低下头,避开了对方扫过来的视线。
阴鸷青年说话之间,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转身作势欲走,忽然重新回头,将口一吐。
一道土黄色毫光骤然掠出,在半空中迎风一招,就幻作一座***/法印,向钟斯年的方向当头压下。
无数暗黄色波纹在法印之上旋生旋灭,渐渐汇聚成一片连绵的沙海,空气中的风仿佛都变得干燥起来。
“法宝!”看到这一幕的修士们,心中无一例外地浮起这个词,继而生出无限骇异。
修真界中,可以被修士驭使的道具,有灵器、法器、法宝、本命法宝等若干种,其中又细分品阶。
其中灵器较为特殊且不提,法器则是相对低阶的一种,筑基修士们攒些家底,往往可以购买一两件,作为斗法、御敌的手段。
而法宝以其驭使之时所需要的灵气极为庞大的缘故,没有凝液为丹的修士,是绝难支撑其消耗的,炼制法宝的要求、成本也远远超过法器,所以通常只有金丹以上的大修士才能拥有、驭使。
如今一件法宝就这样被祭出,其煌煌声威,怎能不叫旁观之人惊叹、艳羡。
那阴鸷青年祭出法宝,看似举重若轻,但细细看去,脸皮、脖颈上都隐隐涨红,额角迸起青筋,显然压力并不小,手中法诀一掐,喝道:“去!”
半空之中的硕大/法印,猛然再次黄光暴涨,向着黑衣剑修头顶压去。
众人耳畔也随之响起狂风呼啸之声,暴风之中,无数披鳞带甲、相貌狰狞的沙兽撕咬而来。
“哇,钟师叔……”温雪意却听到身畔兜帽少女的喃语,不由得侧头看去,那少女不知为何,竟也全然不受土黄法印带来的沙兽幻觉影响,只惊讶而专注地看着局势的发展。
她尚有余暇挑了挑眉。
那少女转过头,惊讶地道:“师姐,你不担心钟师叔吗?那可是金丹修士的法宝!”
温雪意怔了怔,忽而浅笑摇了摇头。
并不是回答少女的问题,而是笑自己,旁观至此,竟从未怀疑过,钟斯年会无法应对这样的局面——
讲坛之上,黑衣身影忽而侧步迈出,脚下徐行三步,灌耳风声之中,倏忽响起一声清越龙吟。
一道雪白刃光,似从黄沙最深处骤然刺出,直贯天穹。
光刃所过之处,咆哮的沙兽和风旋都如纸糊一般,从当中一裂为二,血迹纷扬,洒落满地。
被幻觉影响的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场景又恢复了平静、空阔的布道堂大殿。
一方土黄色的印章迅速缩小,还原成一颗牙齿大小,失去了依凭,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黑衣的剑修侧目淡淡望来,掌中长剑轻/颤,忽而从中折断两截,前端跌落在石砖上,刃口的地方竟已翻卷不堪。
钟斯年面如平湖,随手将另外一半也丢在了地上。
木质的剑格,镔铁的剑身,没有一丝灵气感应与波动。
这竟是一柄最普通不过的、世俗界武士使用的铁剑,躺在那枚即使恢复了原貌、依旧宝光流转的土黄小印旁边,显得那般劣质而平凡。
“哇——”
阴鸷青年定定地站着,至此陡然弯下腰来,吐出一口鲜血,斑驳红色溅了满地,将手一招,那枚小印被法力牵引,摇摇晃晃地飞回他的手中。
他一双眼如淬冰一般,死死地盯着钟斯年看了一眼,也没有理会拥簇在他身边的那些人,就大步出了门,一挥袖,一道光华裹着掠空而去了。
有了一个例子,一众筑基弟子们纷纷离去,片刻就走了个精光。
一旁的少女嘀咕道:“听说有的筑基师叔在开课的时候,会被别的师叔刁难,没想到是真的。”
温雪意默然。
来了这么多筑基弟子,其中有的当真抱着求学精进之心,但如这阴鸷青年一般的,亦是不在少数。
钟斯年这个时候正如日初升,日光之下,群星黯淡,自然有许多人看他不惯,或将他视为威胁,想要打压、战胜。
这不单是挑衅,也是修士本身破除心魔的过程。
大道争锋不进则退,对同辈生出畏惧之心,就在心境上设了一道坎,迟早会成为更进一步的阻碍。
而钟斯年的恩师是以严厉著称的执法长老宋如询,寻常没有人敢去招惹,他本人又神龙见首不见尾,多半时候都在闭关苦修,这些人想要找到他,机会想必不多。
至于钟斯年的反应……
既有一剑可破万法,便一力压之又有何惧。
实在是霸道无伦。
她在心里笑着叹了口气,被旁边的少女拉着一起,向殿内走了走,填进了筑基弟子们留下的空地上。
这距离与讲坛已经颇近,近到温雪意可以清楚看到黑衣少年衣袂上浑然天成的暗银色纹路,如一道道剑芒,又如一尾尾小鱼儿,恍惚之间游曳流动。
讲坛上再度响起一声檀板,钟斯年已徐徐开口讲起道来。
他声音沉冽,如冰底寒水,言简意赅,却极为精准,温雪意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地听起讲来。
讲坛上的黑衣少年目光沉淡,不动声色地环视场中,落在某处时片刻的停顿也无人察觉。
不知道是不是温雪意的错觉,钟斯年讲了半晌,内容都似乎太过基础了些,简直是为炼气初阶、刚刚入门的弟子量体裁衣一般,充满了引导的意味。
温雪意太过熟悉他的声音,又从无法对他设防,听到一半,就已自然而然地跟着他的话语,沉浸入冥冥寂定之中。
少女盘膝坐在地上,眉目寂然,似无声息,又似对身外之事已一无所察。
大殿另一边忽然掀起一阵低低喧哗,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锦衣公子翩翩立起,向钟斯年行礼道:“师叔容禀,这位郑师妹是昨日刚刚拜入师门的,今日得聆师叔讲法,如茅塞顿开,并非对师叔不敬。”
钟斯年并未多言,目光似有似无地向旁侧一掠,口中就停了下来。
柳惊鸿松了口气,又向周围团团抱拳,道:“搅扰各位师兄、师姐了。”
在他身后,绿裙少女正盘膝而坐,嘴角含笑,殿中都是修士,自然能感受到天地灵气泛起异动,丝丝缕缕地向着绿裙少女飞去。
周围之人神色各异,但看着郑品蓉的时候,都不免带上了些许艳羡。
初次入定、引天地灵气入体,就引起如此明显的变化,天资允称惊人,将来的成就更是不可限量了。
当下就有人轻咳一声,笑道:“这是这位师妹的机缘,也是一桩好事,何谈打扰,不知道这位师妹是?”
又有几人随声应和,结交之意溢于言表。
柳惊鸿嘴角含笑,一一应答,众人听到郑品蓉是雀鸣峰峰主化元子的内门弟子,不由得更生出忌惮之心,目光却大为火热,语气也更加亲善起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轻“咦”了一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顷刻之间,大殿里原本温和、平静的天地灵气,陡然变得狂暴起来,而从殿外聚集而来的灵气也愈发浓郁,翻涌之间,竟凭空生出一股气旋,宛如一个***的漏斗,对着不远处倾泻而下。
这时才有人注意到,钟斯年的目光不知何时早已投向了那个方向。
灵气漏斗的正下方,有一道纤细的蓝衣身影正盘膝端坐。
***白色凝为实质的灵气化成***茧壳,将她影影绰绰遮在其中,使人看不清她的面庞,只能看到那气旋越转越大、越转越急。
而那名少女端坐不动,五心七窍如长鲸吸水,不知疲倦般吞噬着倒灌而下的灵气。
在这样的声势之下,方才郑品蓉所引动的一点天地灵气,就如大江里的一缕涓流,引不起一点响动了。
“我知道了!”有人与同伴低语道:“是这位师姐引动了天地灵气的剧变,才有金灵气被如此轻易地搅动起来,被这位郑师妹感应到……”
事实上,这由水、火、木三种灵气组成的庞大气旋,此刻竟已把那一点金属性灵气霸道地排斥在了大殿之外,一丝一毫也透不进来。
柳惊鸿听到身后的响动,回头看去,正看到郑品蓉面色铁青,冷冷地睁开了眼。
她咬着牙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她声音不小,好在一旁的人都在关注着另一边的情形,顾不上看过来,柳惊鸿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恐怕是哪位前辈顿悟了,看这声势,修为想必不低。这样的阶段能够顿悟,将来筑基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他亦提醒、亦警示地道:“这是同道的大好机缘,不能有半点惊动,否则,就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之仇。”
郑品蓉哼了一声,娇/声道:“柳大哥,你到底是哪边的!”
柳惊鸿低声笑着,哄着她说着话,郑品蓉的面色才慢慢地恢复过来,同样好奇地向着那边看去。
大殿另一边,蓝衣少女旁边站起了一个带着兜帽的女弟子。
气旋生出的时候,压下来的劲风就已在她身边清出一片空地,那名女弟子也被迫避到一旁,这时候看见满殿的人都炯炯看过来,身形似乎微微有些发抖。
她张开手臂,倔强地将盘膝端坐的身影护在了身后,学着柳惊鸿的模样,磕磕绊绊地道:“这位师姐在入定,打扰各位师兄师姐了,你们不要、不要……”
她话音未落,旁边一名女修士惊道:“裴师妹!”
那女修士惊愕之下,没有收住声音,下一瞬却对上了钟斯年冰冷的视线,猛地颤了一下,只觉得一股冷意当头浇到了脚下。
她嗫喏失语。
黑衣少年却已从讲坛上走了下去。
他身形挺拔,脚步不疾不徐,虽然看上去仍十足疏冷,却又有种教人忍不住仰赖的气质。
他停在兜帽少女身前不远处,兜帽少女已忍不住发起抖来。
“她初踏道途,便可顿悟,乃是仙缘。”沉冽平静的语声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我在此为其护法。”
兜帽少女犹豫了一下,那名识得她的女修跺了跺脚,又在一旁小声喊了句“丹烟”,催促着她走了过来。
周围之人已经因为钟斯年的话语,掀起了一阵轩然之波。
“初踏道途!”
“什么,是刚刚入门的新弟子吗?”
“如今的新人,都是这般的资质恐怖……”
郑品蓉也听到了旁边人的私语,感受到投过来的、若有若无的打量视线,不由得脸色铁青。
又有人啧啧摇头道:“未曾听闻新弟子中有谁有这般的天资,只怕可以与钟师叔一试高下了。”
“听起来钟师叔似乎识得此人,难道是东明峰新的怪胎?”
这些低语声音不高,钟斯年充耳不闻,只并指一抹,虚空之中泛起数十道细小波动,随之响起嗤嗤裂空之声。
那数十道剑芒盘旋飞掠,在席地而坐的蓝衣少女身周布下一道玄妙阵势,便蓦然粼光一闪,齐齐隐去了踪迹。
钟斯年一撩衣摆,也同样盘膝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微微阖上了眼。
殿中其余弟子虽然艳羡不已,但钟斯年方才以普通铁剑一剑斩破同阶修士的法宝,威势委实惊人,见他在此护法,纵然是有什么心思,也一丁点都不敢露出来了。
有些机灵的,见钟斯年没有驱逐之意,便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盘膝入定。
这样浓郁纯净的天地灵气,不啻于一处洞天福地,沾来一点机缘,便足可抵数月苦修,说不定还能悟到些许真道,将来晋阶之时,其好处更不可估量。
旁边的人见状纷纷效仿,其效果又大有不同。
一时间,那些身怀水、火、木灵根的修士,竟纷纷对这位尚不知名的顿悟者生出感激之心来。
这一切,身在灵气巨茧之中的温雪意都一无所知。
她的心神仿佛在一片无边的烟波海上载浮载沉,温柔、炽烈或生机勃勃的感觉环绕着她,她觉得自己似乎越升越高、越升越高……一直到有那么一刻钟,她忽然感受到一股无端的、满胀的疼痛,从遥远的四肢百骸袭来。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不如修仙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点击免费阅读不如修仙全部章节!

温雪意钟斯年小说仅代表不如修仙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