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陆问行赵如意小说公公有个黑月光txt完整版完本全章节

陆问行赵如意 呜呜文学 2020-08-24 09:22:04
  • 公公有个黑月光合集版免费阅读-公公有个黑月光(陆问行赵如意)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公公有个黑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陆问行赵如意的小说之完整版小说全文全章节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公公有个黑月光,主人翁是陆问行赵如意,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公公有个黑月光》主要讲述了陆问行赵如意之间的恩怨情仇:陆问行的表情有一瞬间空白,握在赵如意脖颈的手也逐渐僵硬起来。赵如意以为他没听清楚,然而她烧的头脑发胀,只能无力地抵着他的胸膛,长叹一口热气,无奈道:ldquo...

陆问行赵如意小说公公有个黑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陆问行的表情有一瞬间空白,握在赵如意脖颈的手也逐渐僵硬起来。
赵如意以为他没听清楚,然而她烧的头脑发胀,只能无力地抵着他的胸膛,长叹一口热气,无奈道:“公公,我的亵裤还有肚兜,都在你那,你不会不承认吧?”纵使不承认,那你好得舍我两件换洗的衣物啊,这梅雨再继续下下去,我都要开始挂空挡了。等等...这难道才是陆小四的本意...赵如意若有所思,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乜了陆小四一眼。
似火的鼻息落到他胸膛,顺着脖颈烧红了他整张脸庞,赵如意的话刚落音,陆问行就羞得恨不得把自己脑袋给埋起来。
这女人、这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这种话都能大大咧咧、口无遮拦地说出来了,她到底还要不要脸?可瞥到她无奈、包容和我都明白、我都懂的表情,陆问行的心里就又止不住的心塞,于是尖声细气道:“咱家拿你的亵、那些衣物做什么!你自个儿弄丢了还敢赖在本公公身上?”
说完,也不等赵如意回应,慌乱到近乎落荒而逃般地推开压在他身上的赵如意。赵如意不察,被他推得往后一倒,磕在床上的小柜子上,闷哼了一声。陆问行凌乱的步子一顿,回头,只见赵如意捂着自己的脑袋,含着一包眼泪,婆娑欲语地看着他。
明知道她又在装可怜,只要自己给她一点儿阳光,她便能灿烂的起来,可陆问行拿她买办法,只能尽量好声好气道:“等会儿那些东西咋家会让人给你带来。”末了,又耐着性子问:“还缺什么,趁这回我在这儿,你一回说了算了,免得隔三差五生病闹幺蛾子,真以为咱家回回都有空理你?”
赵如意一听,这算是有戏,可脸上不敢露出半丝喜意,仍是可怜巴巴地盯着他:“公公,我什么也不缺了,只是我在你那儿当使唤丫头,平日能就在那待着么?”怕陆小四看出她不想去刷恭桶,于是又欲盖弥彰地解释道:“公公,我到你那儿可不是偷懒,你想啊,上回我给你做的面条味道还不错吧?以后我时时留在凌波殿,就守在厨房给公公做吃的,保证公公一回来就能吃上口热饭。”
陆问行是个人精,哪能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瞧瞧她滴溜溜转的眼睛,真以为她的算计他看不出来了?陆问行有些后悔,刚才他就不该心软,就该直接掐死她,也省得她总是把他的心撩拨乱了,还总是一副万分无辜的样子。
可这种偏激的想法只是一瞬间的事,陆问行听了她的话后,不由想到劳累一天的他回到凌波殿,桌上有热气腾腾的饭菜,赵如意温顺地拿来热毛巾替他擦拭双手...这是陆问行从前只敢在梦里奢想的场景。这些年来,他作为皇上眼前的红人,有无数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虽说一日三餐顿顿有人侍奉着,却没有人真心实意地问他粥可温。至于他那么多的干儿子...陆问行自嘲地笑了笑,那些人都是寻着味儿锦上添花来的,若有一天自个儿失了势,指不定把他撇得多块呢。
即使陆问行在心里已经就这么雷声大雨声小的放过了赵如意,却没明面回复她。开玩笑,赵如意得寸进尺的本领是一等一的,若是被她知晓,自己仍会对他心软下不了狠手,那她岂不是蹬鼻子上脸,索性爬到他头上作威作福?
想清楚后,陆问行勾唇轻笑:“这事儿改天再说,如今你既然病了,就在屋里好好休养,要是去了我那儿又一病不起,我可没那么大的耐性。”
赵如意一听,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陆问行这人性子向来别扭,若一件事儿他答应的太满,之后肯定要后悔,可若他弯弯绕绕不挑明,那这事儿八.九就成了。于是,赵如意难以掩下自己喜悦的唇角:“谢谢公公。”
陆问行嗯了一声,看到她明媚的笑容,心情也同样变好不少。刚转身,躺在床榻上的女人又突然发声道:“陆小四,你真好。”
这是自他们相见后,她第一次当面叫他从前的诨名,带着江南水乡女子特有的温婉,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一只小猫踩在陆问行的心田。
陆问行没回头,心里却十分***,哼了一声,带着一点埋怨地意味:“难道我以前不好?”这话刚落,赵如意轻松的表情一下不自然起来,陆问行当然知道她想到哪去了,当年他对她再好又能怎么样?她还不是选择荣华富贵,弃他而去?不过,如今她既然又落入他的网中,就别再妄想还能逃出去。若他有一天失势,不能再给她锦衣玉食,就算杀了她,也不会允许她再次择高枝离去。
赵如意小心翼翼地盯着陆小四的表情,过去的许多事他们都心照不宣的绕开,但这也不是说陆小四不在乎,恰恰相反,赵如意觉得陆小四在意的不得了,只是如今还能强压在心里,若有一天,她真的惹烦了他,必然新仇旧恨要同她一并算上。
接连几日,赵如意被太医开的中药苦的死去活来,偏偏陆小四还不允许她吃蜜饯。也是,都到了这一步,陆小四怎么会不知道她这次发烧是自找的,是以让太医开的中药加了不少黄连,好让赵如意好好长长记性。
赵如意从未像这般期盼着能早点儿去侍奉陆小四,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一个晴天等到了张耀宗带她过去。
张耀宗纳闷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能把他们脾气臭出了名的公公也拿了下来?难道是这张脸?也不该啊,宫里最不差的就是美人,再说了,陆公公都到了一人之下的地位,往来巴结他的人来给他送的女人姿色能差?难道是这女人的品性?张耀宗噎了一下,说实话,和赵如意接触了这么久,在他眼里,这不过就是个贪财、狗腿的小女人,身上哪有半点儿值得让人得高看的地方?他前思后想,都琢磨不明白。
见面前的张耀宗脸色古怪,赵如意不由怀疑是不是陆小四又给她使了绊子,担心受怕伸出手在张耀宗面前晃了晃:“张大人...你、你怎么了?”
张耀宗忙的回神,把她带入凌波殿:“干爹吩咐了,让我先带你到凌波殿熟悉一下环境。”赵如意点点头,虽说上次来了一次,只不过也只是走马观花随意瞄了几眼,如今有功夫细细打量,才发现陆小四住的、用的无不精细,甚至连阆苑里地上铺的都是细小的玛瑙石,晃得赵如意连眼睛都疼了。
张耀宗看到赵如意这般贪财的样子,心里更是塞得不行,生怕待会儿她一个“不小心”把屋里什么东西给“带”走了。于是临走前再三嘱咐道:“这殿里你什么地方都能去,就是最好不要进干爹的寝卧。”
太监不像其他的男人,底下挨了一刀后,就会对一些事情特别在意。比如对寝卧私密性的在意程度。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太监不论官职大小,都得把一些堪称“私密”的东西藏在自己的地盘,自然害怕那些东西被人翻出来,讶异或鄙夷。
赵如意本来没打算去陆小四寝卧乱窜的,再说了,上次她都***看他宝贝放水了,他的寝殿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她再去看?不过,如今张耀宗这话倒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这陆小四不是最近藏了什么东西在屋里吧?想起上次他来见她要笑不笑的阴阳样子...
赵如意一下子警觉起来!这厮该不是...该不是买了那种如同婴儿手臂般粗细大小的玉势吧?
她越想越觉得可能,好啊,是说陆小四面对她的反复欺骗怎么没多大反应呢,原来后招藏在这里啊。正想着,她用一种强烈谴责的眼神瞅了张耀宗一眼:你不就是害怕我***发现那东西了吗?你也是个不安好心的坏坯!
张耀宗被她瞪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却见赵如意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你放心吧,我是那种窥探别人私欲满足好奇心的那种人吗?”也不等张耀宗回答,赵如意就潇洒地挥了挥手:“你有事先走吧,我先到处晃晃,等待会儿时辰到了就给公公备饭。”
即使察觉赵如意没怀什么好心思,可她如今毕竟没做什么错事,更何况她还是干爹心尖尖上的人,若待会儿要是得罪了,她没事,自己倒是吃不了兜着走。是以,张耀宗只能先行告退。
等张耀宗一走,殿内尽是一些太监和小宫女,他们也知道赵如意形同这殿内的“女主子”,谁敢得罪她?所以,赵如意在院里随意溜达了一圈后,便十分自然地掀开陆小四的卧房。
没别的,得先把陆小四屋里的玉势给找出来,否则,总有一天,她得被陆小四杀的死去活来。
陆小四屋大但东西不多,能藏东西的地方一眼能看完,赵如意没找一会儿,就在他床下发现一个檀木箱子。
当赵如意看到那个檀木箱子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啊!这杀千刀的陆小四,这种东西备一根就算了,还竟然敢备一箱!这是想把她玩死在床上吗!?
赵如意骂骂咧咧地将箱子给拽了出来,咬牙切齿的掀开,只见里面殷红、水绿一片,正是她那些不见了的肚兜。而且,其中一件兜面上,恰好印了一个大拇指的墨迹。
赵如意:!
而这时,陆问行也进了院,今儿早他掉了一道折子在寝卧,直到要用的时候才想起来。那道折子乃是他干儿子陆吉祥从汝南王封地传书回来的,颇为私密,是以只能自己回来拿,可他刚推开门,就看见赵如意蹲在床边拿着那道沾着他拇指印的肚兜,一言难尽、像看变态一样盯着他!

公公有个黑月光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陆问行平静的表情有一瞬间龟裂瓦解,赵如意提着那片水蓝色的肚兜点着那上面的拇指印,语气有些揶揄:“公公,你不是说不知道我这些肚兜去哪了吗?怎么如今我在你床下找到了?”
还有这上面的墨迹,赵如意记得这上面原本是没有的,那也就是这东西到了陆小四这儿才染上。
看不出啊,这陆小四竟然这么变态啊,在案桌上批着折子就摸上她的肚兜?啧,那万一她在这儿待久了,不就直接上手来摸真人了?
陆问行又羞又气,索性梗着脖子道:“咱家就是拿了你肚兜又怎么样赵如意,难道你还敢去找别人给你评理?”这威胁人的话习惯性地说出口后,陆问行的心便没那么慌了,甚至还颇有底气:“不说别的,赵如意,你如今只是一个冷宫里不起眼的废妃,就算死在那,宫里也没人知道。更何况我要真要对你做点儿什么,你又能如何?”
赵如意眯着眼,瞧瞧这鸭嘴煮熟了还这么硬,真真和从前一个样子,梗着脖子跟人扯歪理的慌乱模样,活像野猫受到威胁后朝人哈气一般。
于是,她勾着那肚兜步步生莲地走到陆问行跟前。
“公公,我还能怎样呢你也说了,我如今身份低微得很,遇到这种事,除了打碎牙齿咽下去还能如何?不过,公公,这肚兜您用着是否还满意?”
说完,就把东西塞在陆问行的手里。陆问行被她突然的动作吓得弓起脊背,像只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往后一跳:“赵如意!你...你知不知羞!”
话语刚落,就觉得自己在她面前落了下风。陆问行顿了片刻,突然想明白了。这定然是她想出来故意羞辱他的一个法子!明知道他是太监没办法拿她怎样,就故意勾引他!就想看他落荒而逃、像只被打败的落水狗一样在她面前跪地求饶!好啊,好啊!她以为自己真的会如她所愿吗?
陆问行反手扣住她的手,在赵如意惊讶的表情下,语气森然道:“你故意撩拨我,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能对你做什么?我...我...”
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威慑性的话。
这事儿也不怪他,虽然陆问行如今权势滔天,可他的精力毕竟有限,平日要处理政务、提防政敌,哪里还有别的功夫去了解那一档子的事儿?是以,到了如今二十五六的年纪,却纯情的不行,对于毁掉一个女人的贞.洁还停留在一知半解的地步,所以和赵如意瞪了半天的眼睛,便气鼓鼓地把她拽到床边,然后就手足无措、脸颊绯红起来。
“噗。”赵如意没忍住,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陆小四太好笑了,你说他既然没有金刚钻,何苦揽这个瓷器活?狠话放的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下真的让他来硬的了,他竟然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安分的坐在那。
“你笑什么笑?”陆问行恼羞成怒,甩了一下袖子,却忘记了他手里还捏着她的肚兜,这下可好,连指尖都觉得僵硬万分。
赵如意却看他窘迫的样子,越想逗他,甚至还凑到她耳朵边,轻轻吹气:“公公,你摸那肚兜又有什么意思,那一点儿都不暖和,唔...瞧公公的样子,是不是没摸过?要不要试试看?”
“赵如意!”
陆问行凄声厉喝,额角的青筋直跳:“你还要不要脸?”
说完,便手脚并用撑着床榻要站起来离开这儿,可他没想到自己动作太大、太慌乱,扯着旁边的幔帐,又撞到了旁边的小几,赵如意怕东西砸到他,扑过去要去拽他,没想到他大惊失色,一推一搡,直接被地上的东西绊倒压在赵如意身上。
二人四目相对,呼吸灼热,陆问行几乎能听到身下人飞快的心跳声。也许是屋内太寂静了,亦或许是他的注意力太集中,他第一次如此切身的感受到,女人和男人的身体确实是不一样的。
竟...竟会那么的软,那么不可思议的想让人伸手摸一摸、再深入触碰,偶尔还有一种想要毁灭的冲动。
赵如意被他砸的闷哼一声,却抬手护着他的胳膊肘,免得磕碰到。陆小四那双漆黑亮澈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细小的喉结在白玉似的肌肤下笨拙地涌动,赵如意慢慢探过手,从他的尾脊骨一直轻擦到耳畔,声音又柔又媚:“公公身子***啊,压得我好疼。”
说罢,娇嗲地瞪了他一眼。
陆问行整个人又软又热,像是踩在棉花套上,好半天,终于找到自己的神志,推开她胳膊,十分慌乱地站了起来,环视四顾,连衣襟都来不及整理便逃了出去。
赵如意...赵如意这女人有毒!
陆问行捂着自己跳的越来越快的心,感觉自己呼吸不畅,只得扶着柱子大口***地望着碧蓝的穹顶。
不能在这么继续下去了,不然把赵如意放在凌波殿,究竟是折磨她?还是折磨自己?
还有她的那些狐媚手段?究竟跟谁学的?陆问行一想到她从前给先帝做过嫔妃,眼红地快要滴血,嫉妒地近乎发狂。
好半天才把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攥紧手慢慢穿过重重的回廊。***金瓦的宫殿被他一座座抛在身后,又有些咬牙切齿地转身望向凌波殿:“张耀宗!”
“儿子在!”
“从明儿起,让人天天守着赵如意让她背诵女戒、还有女四书!”他就不信他还真治不了她了!
等陆问行被气走了,赵如意才慢慢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先前院里的动静闹得颇大,小太监还有宫女们都躲在门后缩着脖子看,如今看见赵如意揉着腰从陆公公的寝卧里走过来,各个表情怪异。
瞧瞧,他们公公哪怕没那凶神恶煞的东西,也能把女人整治地腰酸背疼呢!当真是本朝太监的楷模,我辈翘楚!
可还没等他们冲上去献谄媚呢,张同知便领着奴仆抬着箱子进了院。
张耀宗先是朝赵如意抬手行了个礼,再让人把一溜儿箱子抬到她跟前。
赵如意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哦,这难道是陆小四让人送给她的礼物?没想到嘛,这陆小四虽然装的那般正经,却那般上道,刚刚压倒了自己,如今就忙不迭地给她送东西来讨好她。若有一天他们真的酱酿了...嘻嘻嘻,那她不是又能在宫里扯横了走?至于那趋炎附势的孙美人...那算什么东西?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问:“这里面是?”
张耀宗让人“唰”地一下把箱子打开,真心实意地回答道:“这是干爹让我特意寻的女戒、女四书等书目,希望娘娘闲暇的时候能熟练诵读,学学规矩,也免得...”他顿了顿,飞快瞥了赵如意一眼:“也免得败了您赵家的门风。”
“哈?”赵如意以为自己听错了,三步并作两步,抄起一本书捏在手里。
明晃晃的女戒两个字刺得她眼睛疼,赵如意感觉自己心血在翻涌。这陆小四...哈,也真有他陆小四的!只准州官放火偷肚兜,不准百姓点灯诱公公!你说他这人怎么这么双标呢!还诵读!呸!我诵他大爷。
可张耀宗却是陆小四手下的一只好狗,干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把一个狗腿的本领发挥地淋漓尽致。今天的事儿也不忙活了,就守在门房前盯着赵如意读女戒,只要她一停,张耀宗就会用一种特别欠揍的语气说:
“赵娘娘,您还是别真的惹怒干爹,干爹在这事儿根本不能退让,瞧...”他抬起胳膊,拍了两下手,屋外有人抬了竹刷还有一个红桶置在院中。
“干爹都放狠话了,要是您不听招呼,不专心诵读女戒,就还是让您回去刷恭桶!”
赵如意被这话气的几乎吐血,好他个陆小四,故意刁难她还刁上瘾了是吧?让她来学女戒,成啊,她学!以后他们朝夕相处,他总有憋不住想越雷池的一天,到时候她就对着他的欲.火焚身,诵读他的女戒去吧!
可赵如意没想到,这回陆小四竟然是下了狠心,不仅让张耀宗天天抱着刀守在门前盯着他,还怕自己回来心软把这事儿半途而废,竟然直接不回来了。
是以,每次赵如意念着念着女戒,就开始咬牙切齿,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张耀宗,让张耀宗恶寒不已。
天知道,他内心有多苦!干爹和她吵架,偏生他干儿子遭殃,还两头不讨好!他上哪说委屈去!
不过好在这种日子终于到了尽头,有天下午,陆问行那出了大事,小太监颠颠儿跑过来传话,让张耀宗过去帮忙。
张耀宗顿时松了口气,逃命似得一头扎了出去,赵如意也把手里的书往湖里一丢,将就着一张帕子盖在脸上阖眼休息。
可她没想到,就这么会儿功夫,院里来了一个鼠头鼠脑的不速之客,笨手笨脚地翻弄陆问行书架上的东西不说,陡然看到她靠在椅子上,还惶恐地抽了一口冷气。
赵如意有些无语,又有些疑惑,这年头连做贼的都开始不敬岗爱业了吗?
“你是谁?和陆问行是什么关系?”
那贼声音沙哑,语调阴沉又黏腻,拖他的福,赵如意原本觉得陆小四声音平淡无奇,可被同行一衬托,就如天籁一般。
赵如意看着那藏在袖口明晃晃的刀柄,自然不会如实作答,只是略低着头颅酝酿了一下泪意,再抬眼时已捧着帕子哭得梨花带雨,语气凄厉道:“求大人救我,我乃陆公公从宫外强抢进宫的民女,给他做,做他的禁.脔!天杀的陆公公,他因不是全集的男人,每夜回来后都用尽了苦头来折磨我!白日还让人守着刷恭桶!好不容易今儿大发慈悲让我休息一天,晚上又让我去伺候别的公公!大人,求你救救我,给我一条活路吧!”
嘻嘻嘻,抹黑陆公公的名声,她向来是专业的呢!

本站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公公有个黑月光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公公有个黑月光全部章节!

陆问行赵如意小说仅代表公公有个黑月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