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左曜温熙华小说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无删减阅读在线下载

左曜温熙华 呜呜文学 2020-08-19 09:37:55
  • 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合集版免费阅读-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左曜温熙华)免费小说合集版完结阅读

    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左曜温熙华的小说之全文txt在线资源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主人翁是左曜温熙华,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主要讲述了左曜温熙华之间的恩怨情仇:目睹小徒弟抱着lsquo自己rsquo自爆后,左曜重生在了被掌门师兄夺舍身体的前夕。重生回来的左曜坚定信念,大仇要报,徒弟要宠。小徒弟想要吃糖葫芦?为师...

左曜温熙华小说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全文免费阅读:

夜凉如水。
时陵光躺在宽阔柔软的大床上,听着细雨落在树叶和屋顶发出沙沙的响声,却根本睡不着。
身下软绵温暖的褥子是璇音为他新换上的,据说也是师尊吩咐下来的,怕床铺太***他睡不习惯。
这两日,他故意装傻充愣,假装连引气诀最简单的第一章都背不下来,以为左曜应该会对他失去兴趣,继而不再理会他。
反正,他对这种虚假的关心也不稀罕。
然后按照上一世的发展,左曜应该就会在这几日去闭关修炼,然后让大师兄来教他。
没想到左曜竟然一遍又一遍地耐心念给他听,为了能让他理解其中经意,甚至逐字逐句地详细解说,就连时陵光自己都有些装不下去了,左曜却依旧不厌其烦地给他讲解。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左曜么?
时陵光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就算是为了欺世盗名,左曜两世的表现也是判若两人,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就算是演戏,也不可能演到这种毫无破绽的地步吧?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也想不通,不防隔着一张屏风的左曜却把床上那点儿窸窸窣窣的动静全都听见了。
左曜收起手里正在翻看的《千毒经》,持着桌面上的灯烛走进里间,借着昏黄的灯光看着时陵光,温和询问:“怎么了?睡不着么?”
时陵光缩在被子里遥望着左曜,左曜手里的灯光将他如画的眉目映衬得更加温柔,那眼底不加掩饰的担心更是被时陵光看得真真切切。
“不是,”时陵光的手心攥着被子,微微摇摇头,“是徒儿......”
左曜将手中灯烛放下,在床边坐下:“是想念你父母了么?”
时陵光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瞅着左曜,轻轻地点点头却也不说话。
左曜在心中轻叹了口气,他派出去寻人的门人早已经回来了,说是有人亲眼所见,大幽朝的前帝后手牵手跳下了绝崖,根本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他也遣人去御音阁问过,沉雪仙子的本命玉牌,已经碎了。
这件事,左曜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时陵光,但眼下瞧着小孩子一脸的懵懂无知,他便决定,还是暂时将消息掩下,等时陵光稍微长大了再告诉他。
“那为师去给你煮一碗宵夜你吃了再睡吧?”左曜提议。
时陵光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想来吃到喜欢的食物便会把心头的愁绪暂且抛开。
时陵光抿了抿嘴角,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瞅着左曜:“每次我睡不着的时候,我母后都会唱歌哄我睡觉。”
左曜脸上完美微笑的表情瞬间出现一丝裂缝。
他有些凌乱的看着缩成一团的时陵光,小孩儿也用试探的眼神偷偷看着他。
深吸了口气,左曜缓缓地摇摇头:“为师不会。”
时陵光眼前一亮,从被窝里钻出来跪坐在床上,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纯洁模样:“没关系,师尊,我来教你。”
左曜:“......”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时陵光用孩童清脆柔软的嗓音把他母亲曾经唱过的一首词唱出来,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左曜。
左曜张了张嘴,没出声。
深觉有趣的时陵光故意把那首词又唱了一遍,扯了扯左曜的衣袖,用甜软的嗓音撒娇:“师尊~”
左曜无力扶额。
他上一世也没有怎么带过时陵光,真的没想到带个孩子这么难。
不知道现在把他丢给大徒弟来教还来不来得及。
房间里陷入了诡谲的沉默。
房子外面的屋檐下,璇音神色复杂地跟温景行对视一眼,捧着酒坛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却是忍笑忍得辛苦。
温景行觉得再待下去似乎不合适,正打算拉着璇音一起离开,不料璇音却冲他吐吐舌头,漂亮的杏眼里蓄满了笑意,她干脆拉着他走到更近一些的地方。
“梨花......”房间里传来的左曜的声音里透着几许无奈和宠溺,但是不等两人听清楚,那声音便忽然消失了。
璇音皱起眉头,正打算再靠近一点听清楚些呢,就被温景行拽着胳膊扯到院子里。
“师兄你干嘛呀,师尊唱歌哄师弟哎,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你就不想听听师尊唱歌吗?”璇音压低了嗓音,她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和激动的神色。
温景行无语地看着她:“师尊发现我们了,所以才用隔音结界把房间隔起来。你若再去,被师尊逮着罚抄剑谱,我可不帮你。”
被温景行这样一吓唬,好奇心爆表的璇音也只能按捺住自己听墙角的冲动,把手里的酒坛放到桌上,意兴阑珊地回到房间去了。
温景行见了,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他又往师尊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自他十岁拜师入门以来,师尊便一直保持着沉稳冷静的形象。
尽管师尊的年纪只比他大八岁,却因为少年成名又身居高位的缘故,举手投足之间永远带着不急不躁的从容,无端就让所有人都忽略了他的年纪,对他也是只敢远观不敢亲近。
如今,见到了师尊的另一面,原本被他敬仰如神的师尊却也多了几分鲜活的人间气息。
不过,仔细想来,恐怕也只有小师弟能让向来清冷的师尊舍下颜面这样哄着了吧?
师尊对小师弟,还当真是疼爱宠溺到了极点。
房间里,察觉到两个徒弟都老实离开后,左曜面无表情地把那首小调哼完,并在心中决定,要是小徒弟再提别的要求,就用一颗仙梦丹把他搞定。
所幸时陵光也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人,见左曜果然唱了歌,即使是心里几乎要笑翻过去了,脸上却依旧一副纯良无害的表情。
“谢谢师尊,您真好。”时陵光躺回被窝里,眨眨无辜的大眼睛,“唱的歌也好听。”
这话倒是不假,左曜唱歌时的嗓音如同竹篪般低沉悠扬,文雅端庄,与他的外表一般都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左曜僵硬着一张俊脸点点头,见小孩儿乖乖闭上眼睛不再作妖,这才持着烛火离开。
看着手中摇曳不定的烛火,左曜顿了顿,干脆吹熄了灯烛,径直出门去了。
听到了细微的掩门声和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时陵光皱起眉头。这么晚了左曜还一个人出门,想也知道不会是去日行一善了。
只是尽管时陵光很想暗中跟上去看一看左曜究竟去了哪里,却也知道现阶段的他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里。
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五岁小孩,而左曜却是已经步入元婴初期的剑修强者,想要避开他的耳目,时陵光至少也要把《天元诀》修炼到第二层,达到神识离体才行。
想到这里,时陵光不打算睡觉了,干脆就开始躺在床上修炼起来。
《天元诀》乃是上古时期的剑诀,那时候天地间灵气充沛,各种在如今被奉为至宝的奇珍异草在那时候也是稀松平常。
也是因为灵气充沛,五行灵根完全可以把五种灵根同时修炼,根本不必担心五行之间无法保持平衡从而导致修炼艰难。不像现在,上界修士舍本逐末地把单灵根奉为天才。
《天元诀》完全就是为五行灵根的体质量身打造的。
很快,时陵光就感受到了一股清凉的五行灵气被他纳入体内,并且在他的控制之下平稳地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后,归入了丹田之内。
反复几次以后,他体内的灵气即使不再刻意引导,也遵循着某种古老而又玄奥的方式在他的体内自行运转开来。
饶是已经体验过一次,时陵光还是忍不住感叹,这本《天元诀》当真是一本世所罕见的奇书,难怪上古时期出现了那么多强者大能,能创造出这本***,其成就就足以让人难以望其项背了。
就在时陵光修炼的同时,左曜也改头换面换了一身行头,带上一张青铜面具打算去玉虚峰后山的禁地查探一番。
这玉虚峰上所有的地方他都去得,唯独后山的千年寒潭之后的洞府他从未造访。
一来,那里是历任掌门闭关修炼的地方,二来,曾经的左曜对温熙华从无怀疑,自然不会往这种私密的地方去。
现在回想起来,温熙华与他的妻子青莲夫人同住琼华殿,他连青莲夫人都欺瞒着,自然不会把自己的秘密存放在那里,思来想去,能让他有空研制毒物还能不被人打扰的地方,也就只剩下掌门修炼的灵洞之内了。
左曜用外门秘法改变了自己的身高容貌,悄无声息地靠近了玉虚峰后山。
温熙华的妻子青莲夫人因为生产温景行的时候损伤了根本,一天倒有七八个时辰都是躺在温润养人的暖玉床上将养着。而温熙华为了营造自己的爱妻人设,有空的时候都会亲自照顾爱妻,绝不假手他人。
按照左曜的预计,现在温熙华应该正在琼华殿里照顾青莲夫人。
只是没想到,当他循着记忆里的阵法步伐踩到后山洞府的青石上时,脚下的青石突然炸裂,一道浩然剑气突然从地底射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他的要害绞杀而去。
左曜的瞳孔微微一缩,竟然是十绝阵!
这十绝阵原是上古大战之时,截教十仙炼化的阵法。这处的阵法虽比不得上古阵法的威力,但看这道蕴含着磅礴之力的剑气,只怕威力也不可小觑。
最为要命的是,一旦一个阵法被触发,其余九个阵法也都会立刻开启,将擅闯者困在其中。而阵法触发以后,温熙华会在短短五息之间赶到。
是他大意了!
左曜眸色一沉,拼着硬生生受了第一道剑气,借助剑气之力如同黑色的流矢一般往山门的方向遁去。
这个时候,还是把温熙华的怀疑引向外面比较好。
就在左曜离开的几个呼吸之后,面色铁青的温熙华持剑赶到,见到被触动的师门阵法,眼底划过一阵杀意。
其余的值守弟子和内门护卫也都纷纷赶到,神色晦暗地看着一片狼藉的玉虚峰后山。
“找到那个擅闯者,杀无赦!”温熙华一字一顿道,温和的神色被狠戾取代,眼底似有血色隐没。
内门弟子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素来和善的掌门师伯震怒,心中俱是一震,忙领了命率领门下弟子往贼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全文阅读资源试读

不多时,门内的七位长老到了六位。
温熙华一眼扫过去,只不见左曜,不觉眼神变冷。
不等他发问,一袭白衣胜雪的左曜也已经御剑赶到,只是眉眼间尚且泛着几丝困意,像是刚从梦中惊醒。
“师兄,”左曜收回配剑,望着地面上的一片狼藉不觉微讶,“我方才感觉到一股陌生灵力出现在玉虚峰,可是出了什么事?”
温熙华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觉得他的神情不似伪作,便解释道:“方才有人擅闯玉虚峰。”
“那这......”左曜看着几乎被炸掉了小半的山洞,微微蹙眉。
温熙华已经控制住了情绪,语气也缓和了很多:“这里的阵法是师门历代掌门一代代传下来的,据说是我们开山祖师亲自设阵,那宵小贼人不知内情,擅自闯入触动阵法。”
顿了顿,他才又略带恨意地补充道:“想来贼人的修为不低,竟在阵法发动的间隙逃了出去,否则,此刻该化为一滩脓血了。”
旁边的雷长老闻言,暴跳如雷:“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蟊贼,竟敢擅闯天玄剑门禁地。掌门且宽心,吾等这就率门下弟子把这方圆千里之内搜索一遍,绝不会让这群小贼逃走。”
其余长老也都纷纷表态,必须要把那人找出来,否则天玄剑门上下几万人的颜面都可以不要了。
左曜也点头表态:“既然如此,本座也当尽力。”
温熙华沉默片刻,轻叹了口气:“此人遁术了得,我方才以神识探寻,已经把山门内搜寻了几遍,根本找不到他的半点踪迹。我吩咐弟子们去找,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
玥长老也凝重地点点头:“本座的神识也找不到那人。”
此言一出,几名长老也都沉默了。
化神期的强者,其神识能在瞬息之间覆盖方圆百里范围。如果入侵者能避开温熙华和玥长老两名化神期高手的神识搜索,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要么,那人已经在短短十几息的时间逃出了天玄剑门的势力范围,要么,那人的修为还在在场所有人的修为之上,所以才能不被察觉。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于天玄剑门而言,都不算是好消息。
眼见不会有结果,温熙华也只能吩咐诸位长老暂时散了,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单独叫住左曜,而是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琼华殿里。
左曜不觉微微挑眉,温熙华没有第一时间***洞府内查看,可见他十分确定那人并未闯入里面。
但是看他如临大敌的表现,左曜倒是能够确定,温熙华一定是把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全部都藏在这洞府里面。
至少里面有让他十分紧张的东西,才会让他突然失态,甚至都来不及顾及自己温润君子的伪装。
到底会是什么呢?
可惜这次打草惊蛇,短时间内他也无法再次探寻这个洞府了。
突然,左曜感受到胸口一阵气血翻涌。
他强忍着不适,面色如常地御剑离开,却没有折回淬剑峰,而是干脆寻了个灵气充沛的无主山峰打坐修炼,修复自己受到重创的经脉。
上古十绝阵,果然名不虚传。
一夜过去了,时陵光感觉体内灵气已经稳固,而且隐约有更进一步的趋势,似乎一夜之间就要突破引气初期了。
不过时陵光倒也不担心自己体内突然多出来的灵气被人察觉,毕竟就连上一世的左曜反复在他体内查看了很多遍都没有发现自己修炼的《天元诀》的异常,还只当他是隐藏的九阳灵体而觊觎他的身体呢。
按照《天元诀》上所言,修炼此门剑法后,只要修炼者有心隐瞒,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查探不出任何异常。时陵光最初还认为作者言过其实,后来才发现原作者一点儿也不夸张。
反正自他修炼《天元诀》起,还从未遇到任何一个人发现他的异常,他把天元剑法与天玄剑法混用,也无人察觉,还只当他是个剑修天才,能够无师自通地将天玄剑法使用到一个新的境界。
看着透过虚掩的窗户落入房间的晨光,时陵光才反应过来,昨夜左曜出去以后,好像一直没有回来过。
他精神抖擞地从床上爬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后,有些不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短胳膊短腿。
要知道上一世他的身高将近九尺,站在人群当中鹤立鸡群,很少能见到比他还高的修士。现在这个小豆丁身材,他还真的不大习惯。
门外忽然传来轻重不一的两种脚步声,时陵光故作不知,继续穿完外衣穿靴子。
房间门被推开,璇音的脑袋从门口探进来。
她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目光锁定时陵光,漂亮的脸蛋上带着神秘的笑容:“小师弟,你醒来了?”
时陵光只觉得她的笑容有些古怪,不等他回过神,璇音就拽着他的小细胳膊往外跑:“快,趁着师尊还没有回来,师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时陵光闻言,心头一跳,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师姐,你要带我去哪里?”
璇音咯咯笑着:“小师弟别怕,大师兄也跟我们同去的。有大师兄在,你还担心什么?”
时陵光在内心疯狂腹诽:有大师兄我才更担心好吗?要是去的地方不危险,你带着大师兄干嘛?
温景行抱着剑斜倚在门口,见璇音拉着时陵光走出房间,俊雅的脸上勾起一抹微笑:“上路吧。”
时陵光咽了口口水,这话听着怎么让人瘆得慌?
“师兄,你们去哪儿啊?”时陵光一脸纯真的望着温景行,不管你们去哪儿都行,请别带上我谢谢。
“小师弟,是我们。”璇音纠正他的说法,“你入门以后,师姐还没送过你礼物呢,现在师姐带你去后山抓个灵宠好不好呀?”
时陵光十分感动然后选择拒绝:“谢谢师姐,心意我领了,但是......啊啊啊。”
璇音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扯着他的衣领把他拎上飞剑:“小师弟跟你师姐我还客气个啥?”
温景行想提醒璇音,小师弟的表情看上去不大像是客气,不过目光落在璇音兴奋的小脸上,涌到嘴边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
时陵光用控诉的眼神注视着大师兄:你这是在助纣为虐!
温景行从容移开视线,今天天气真好啊。
璇音御剑还不纯熟,脚下的飞剑在她的操控下摇晃不定,时陵光不得不紧紧地抓住她的胳膊,同时小心翼翼地往飞剑下面探头看去。
脚边的白云飞快地往后退去,一群大雁从他们脚下飞过。这样的高度掉下去的话,他身上的护法宝衣应该能够护住他......的全尸吧?
时陵光提心吊胆了一路,总算是全乎着落在了后山的外围树林里。
璇音也大大地松了口气:“终于安全抵达了。”
望着旁边随便一颗树木就超过了两个人合抱的大小,时陵光不觉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才是危险开始的地方啊。
后山只是门内弟子对昆墟核心山峰之外的十万大山的统称,虽然在靠近天玄剑门的地方,很少会出现高等级的灵兽妖精,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个地方就是安全的。
至少对于筑基中期加筑基初期以及一个拖油瓶这样的组合而言,不够安全。
时陵光不觉抬头瞅了温景行一眼,二师姐是个喜欢胡闹的性子,大师兄怎么就不多管着她,反而任由她肆意妄为呢?
温景行倒是不怎么担心,他们虽说是来抓灵宠的,但是违拗灵兽想法强行定契的毕竟还是少数,更多的时候还是修士与灵兽双方达成统一的意见,才能顺利签订灵宠契约。
天玄剑门内的修士对待灵宠都很和善,也不像某些门派一味压榨,只把灵兽当个物件一样作践,因此还是有很多灵兽愿意跟天玄剑门内的修士主动签订契约的。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为璇音物色好了合适的灵宠。
“小师弟你喜欢什么样的灵宠?雪狐聪慧,白鹤灵性,角鹿矫捷,金雕威武,它们都是五品的灵兽,我们很多师兄弟都是抓的这几种灵宠哦。”
璇音说着,递给时陵光一本厚厚的图册,上面记载了这后山中将近一千多种灵物,从最低等级的九品雪兔到最厉害的一品金蛟都详细地记载在册。
五品灵兽的实力与筑基初期修士的实力相当,一般来说,灵兽也都会选择与自己实力相近的修士作为契约者。
时陵光简单地把图册翻阅了一遍,随后转头好奇地询问璇音:“师姐你打算要一只什么灵宠啊?”
璇音闻言,白皙的脸上忽然浮起一抹可疑的红色,她顾左右而言他:“呃,师弟你快点儿决定好,我们一定要赶在师尊之前回去。”
现在才担心会被师尊发现?可疑,实在是太可疑了!
时陵光又看了温景行一眼,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师姐,你该不会是想抓一头雪狼吧?”
璇音惊讶不已:“你怎么知道?”
时陵光扯扯嘴角,他怎么不知道?毕竟温景行的灵宠就是一头四阶的雪狼。
雪狼是一种十分忠贞的灵兽,一旦认定了自己的伴侣,这一生一世都只会爱上唯一的伴侣。一旦其中一方死去,另一头雪狼也会毫不犹豫地追随伴侣而去,可以说是世间罕有的忠诚灵兽了。
这样看来,温景行应该早就为自己的灵宠物色好了对象,现在就等着让璇音跟那头灵兽签订契约了吧?
难怪向来沉熟稳重的大师兄也会带着二师姐来这种危险的地方冒险。
这特么根本不是来抓灵兽的,这就是红果果的秀恩爱!
果然,在温景行召唤出自己的灵宠折镜以后,那头高大俊美的纯白雪狼很快就冲着林子里嚎叫了一阵,把它的伴侣也招出来了。
那是一头个头比折镜略小一圈的雪狼,一双幽碧色的兽瞳围绕着在场的三个人打量了一圈,然后在伴侣的指引下蹲到璇音的身边,高傲地仰起头盯着璇音。
“哇,你好漂亮啊,你就是折镜的妻子吗?”璇音一见到这头神气漂亮的雪狼就喜欢上了,立刻打算扑上去把自己埋进雪狼厚厚的毛毛里。
下一秒,被眼疾手快的温景行扯着后领拉住了。
“这是折镜的伴侣?”时陵光看着那头白色巨兽微微蹙眉。
“没错。”温景行十分从容地点头。
时陵光把那头雪狼看了又看,眼神困惑:“他不是头公狼吗?”
璇音闻言也是一愣:“难道折镜是母的?”
折镜十分不屑地甩甩尾巴,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鄙夷的神色。
“咳咳,他们俩都是公的。”温景行干咳一声,“只要是真心相爱,性别并不是问题。”
璇音听了他的话,也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只有时陵光的三观有点儿被颠覆到,毕竟上辈子光棍了二十多年,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更别提同性相恋这么***了。
看着那两头亲密无间的雪狼,回过神来的时陵光也自觉移开视线。不管怎么说,这两只大家伙依偎在一起还是挺养眼的。

本站推荐

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 在线资源免费全集版阅读,小说资源的魅力在于,取材新颖,内容不俗套,主人翁人设受读者喜爱,作者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全部章节!

左曜温熙华小说仅代表我的师尊可不能这么温柔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