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裴子瑜钟迢安小说红颜悴寸相思下载阅读在线小说

裴子瑜钟迢安 呜呜文学 2020-07-27 08:51:58
  • 红颜悴寸相思裴子瑜钟迢安完本全文下载免费阅读

    红颜悴寸相思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裴子瑜钟迢安的小说之大结局全章节小说资源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红颜悴寸相思,主人翁是裴子瑜钟迢安,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红颜悴寸相思》主要讲述了裴子瑜钟迢安之间的恩怨情仇:哪里奇怪?我摇了摇头,说不出所以然。说不出哪里奇怪,但是就是奇怪。摄政王是真的忙,忙起来我甚至可以一整天见不到他人。因为他起得比我早,睡得比我晚。庆王府的温侧妃...

裴子瑜钟迢安小说红颜悴寸相思全文免费阅读:

回程的时候,我娘拉着我的手,红着眼圈轮番叮嘱,最后她贴着我的耳朵,又叮嘱我:「娘不管别的,不管你爹,你就给娘三年抱俩就行了。」

啧,我爹不行啊,后院跟他不是一条心啊。

我敷衍地点点头,灰溜溜地爬上马车,又过了一会儿,裴子瑜也上来了。我笑着同他点点头,而后眼睛没处放,只能看向窗外。

裴子瑜忽然开口说:「迢安,你要不要吃徐记的点心?」

我一怔,徐记的点心我百吃不厌,难不成这摄政王跟我有同种爱好?

不愿细想,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挺想吃,于是点点头。他便令那马车掉头绕路,去一下城东徐记。

马车摇摇晃晃,我看着身侧闭目养神的裴子瑜,忽然觉得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除了不是自己挑的,其他的他都是人中龙凤。最起码,我俩吃点心吃得挺投缘。

再者,他长得挺对我胃口的,虽说我一直也没想过未来丈夫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新婚当夜,对于他我竟然没有多大抵触。想来,他的模样我挺喜欢。

你看够了没有?

我一怔,原来是那闭目养神的人开口说话了。那宛如刀刻的下颌,开口闭口自带冷冽的气质,不然怎么他一问,我就心虚了呢?

这么想着,马车忽然剧烈一晃,我脑壳子咚的一声撞到车壁上,疼得我直皱眉。

迢安?!没事吧?怎么驾车的!

一双大手抚上我的脑袋轻轻揉着,我抬眼,看到的就是刚才那颇为流畅的下颌线,脑海里仿佛有画面一闪而过,而我却怎么也抓不住。我直觉那是重要的事情,便想看清楚,结果脑壳炸裂一样疼。

再次睁眼,就是在王府那张大床上了。

裴子瑜来的时候,我脑子里还有些懵,他扶着我的肩膀皱眉问我头还疼不疼。我摇了摇头,不明白他这是干什么。

我问他:「徐记的点心呢?」

他一愣,随后开口道:「你怎么成天只想着吃?」

唉?不是他要带我去买的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白了他一眼,躺下不再看他。

裴子瑜叹了口气,又仿佛语气带笑一样,无奈地说:「转过来吧,给你买了!」

我转身看他,他坐在床侧把玩拇指上的扳指,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问他:「裴子瑜,你觉不觉得奇怪?」

哪里奇怪?

我摇了摇头,说不出所以然。

说不出哪里奇怪,但是就是奇怪。

摄政王是真的忙,忙起来我甚至可以一整天见不到他人。因为他起得比我早,睡得比我晚。

庆王府的温侧妃是我闺中密友,庆王府中只有她这么一个侧妃,所以现在看来跟正妃差不多。

我变成摄政王妃以后,跟我热络联系的她数头一个。加之裴子瑜幼时,庆王母妃庆太妃还曾经抚养过他一段时间,我跟这温侧妃亲密些,他倒是也乐得自在。

这天我坐在王府后院,同温侧妃一起抱着茶杯嗑瓜子。

我同温侧妃讲:「摄政王比庆王还忙,忙起来看不到人影。」

温侧妃眼珠子转了转,问我:「你们俩是不是闹别扭了?」

我直摇头:「我同他能闹什么别扭?」

温侧妃点点头,道:「这倒也是,摄政王洁身自好,你同他没有那方面的别扭。」

我瓜子吃咸了,喝了口茶水,问她:「哪方面?」

温侧妃小手扒拉我,冲我挤眉弄眼道:「就是那方面。」

我:「……所以到底是哪方面?」

温侧妃:「就是……哎呀!是他没教好,还是你木讷啊……哼!」

……

行吧,不跟你聊这个了,聊着聊着再跟我急眼了。

随后温侧妃换了个话题,什么户部侍郎家的千金跟哪个皇子好上了,尚书府的二小姐被哪个王爷相中了,然后尚书府的大小姐要横插一杠抢亲……

我听得津津有味,嗑瓜子不知不觉嗑饱了。果然是成了王妃就是不一样,这些八卦我在闺中的时候,都不曾听过。

温侧妃表示,这后院跟前朝关系千丝万缕,有个王妃名头傍身,她什么八卦都能知道一二。

我看她那嘚瑟的小模样,心里暗叹庆王养得好,这养得,不知忧愁,吃喝玩乐数一流。

真不愧是庆王!

……

那天晚上,裴子瑜破天荒地回来了个大早,赶上同我一起吃晚饭。

晚上躺在床上,看着他笔直躺在身侧,我竟然有些别扭,脑子里忍不住又开始乱想。

比如,我觉得裴子瑜睡觉之前躺这么端正大可不必,因为他早上醒了又是一个炸毛王爷了,没必要现在躺得这么周正。

我睡不着,暗搓搓跟他表示了这个意思。

结果他翻身跟我面对面,问道:「听说本王没教好你?」

什么意思?

他又说:「听说王妃与本王那方面闹别扭?」

啧,这男的哪里学的阴阳怪气?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跟他好好解释,结果他忽然抱住了我,头埋在我颈间,语气颇为怪异:「迢安,我该拿你怎么办?」

这又是什么意思?这男的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呢?忙坏脑子了?

我问他:「你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他一怔:「看什么?」

看什么?看看你的脑子呀!难不成跟你直说,我觉得你脑子有病吗?说话做事颠三倒四的,自己没意识到吗?!

我说:「就是那里啊……」

身边那个人满身的端正不见了,一个轱辘爬起来,声音冷冽道:「本王需要看什么?!」

啧,怎么听不懂呢?

还不等我开口跟他再解释解释,他忽然动手动脚起来,上半身的从容跟下半身的粗鲁丝毫不搭,嘴里还恶狠狠地道,「庆王妃说得没错,果然是本王没教好你,是本王的错!」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成功起晚了。

我看着身边那个睡到一头乱毛的摄政王,觉得自己身体跟被马车碾过一样。

啧,每次涉及这方面,他都一改平时的高高在上。

我裹着被子盯着他看,看着看着脑袋又疼起来,他的侧脸……

我怎么觉得好像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裴子瑜依旧很忙,但是他似乎觉得要对我进行所谓没「教导」。

于是他忙中抽空,每天例行跟我一起吃饭,有时候是午饭,有时候是晚饭。

早饭从来没有过,因为我起的时候,他的位置早就凉了。

温侧妃每每都用一种羡慕的口气跟我说,你能起那么晚真好。

我也觉得挺好,摄政王府没有公婆需要我伺候,裴子瑜也不管我啥时候起,这么想着,日上三竿才起床倒成了我的常态。

感觉整个人都快睡瘫了。

我摄政王妃做得清闲,我爹可就不那么轻松了。

我娘三天两头给我写个信,吐槽我爹在朝堂上又被裴子瑜气到了。女婿跟老丈人的关系如此紧张,我这个做媳妇儿的,夹在中间好为难啊。

晚饭的时候,我给裴子瑜盛了碗十全大补汤,顺便问他:「我爹又是因为什么跟你吵架了?」

裴子瑜盯着那碗汤直颦眉,没回答我。

我又给他夹了菜,再接再厉,接着问他刚才的问题。

裴子瑜说,黄河治水,丞相主张牵民,我说治水,意见不合而已。

点击免费阅读红颜悴寸相思全部章节!

裴子瑜钟迢安小说仅代表红颜悴寸相思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