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白璐景言小说余生请多指教全集下载全文免费

白璐景言 呜呜文学 2020-08-09 12:03:49
  • 余生请多指教合集版免费阅读-余生请多指教(白璐景言)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余生请多指教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白璐景言的小说之阅读全文无删减免费下载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余生请多指教,主人翁是白璐景言,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余生请多指教》主要讲述了白璐景言之间的恩怨情仇:我爱你背后纤细精致美丽的蝴蝶骨,更爱你平静和婉外表下的清冷骄傲。mdashmdash很多年前便是如此。白璐二十六岁那年去相亲...

白璐景言小说余生请多指教全文免费阅读:

白璐二十六岁那年,她妈路菲女士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
霖市最高档的餐厅,装潢精致,格调优雅,悦耳的钢琴声流泻一室,叮叮当当如同山涧清泉,让人心境瞬间平和下来。
白璐在门口环顾了一圈,提步往窗边那个人影走去。
午后阳光正好,从***的落地窗外撒了进来,落在那人白色衬衫上,十分美好养眼,他端起面前的***白色咖啡杯,轻抿一口。
举手投足,分外优雅。
那人仿佛在看窗外风景,侧着头,白璐只看得到他小半张脸,一抹白皙细腻的肌肤格外醒目。
她边走边思考,今天这个好像还不错。
绕过前面的绿植,整幅画面全集的呈现在念初面前,他刚好转过头来,四目相对,白璐瞬间愣住。
那个男人,气质未免太过于矜贵。
五官生得极好也就罢了,那双眼睛更是漆黑漂亮,眸里像是藏着无数东西,让人难以移开视线,又仿佛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你,单纯而坦率。
身上的白衬衫看不出牌子,但良好的剪裁和优质的面料足以看出价格不菲,白皙的手腕上带着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
浑身透着一股禁欲和清贵的气息。
白璐几乎是屏息两秒,方才恢复如初。
她抿唇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拉开椅子在他对面落座。
“不好意思来晚了。”白璐向他点头致歉,目光趁机落在对面那人脸上,飞快的打量几秒后极其自然的移开。
仔细看看,那张脸更是无可挑剔。
完全不输于电视里正当红的那些小鲜肉们。
甚至比起他们气质上更加碾压。
简直是极品。
饶是白璐这种淡定如斯的女人,都忍不住悄悄垂眸,咽了咽口水。
“没关系,是我来早了。”
声音淳厚低磁,带着丝丝微哑,语气清浅听起来有几分漫不经心,但偏生又让人觉得真诚,情不自禁的相信。
白璐笑容扩大,带着几分刻意的明媚,她朝对方伸出手,语气柔软清亮。
“你好,我叫白璐,很高兴认识你。”
“景言,我也很高兴认识白小姐。”
轻握住她的手指骨节分明又纤长白皙,白璐此刻却无心欣赏,她眨了眨眼,几乎是难以置信的询问。
“景言…?”
“对,景言。”他微笑点头,眼里仿佛是看透了她的心思,透出一抹真诚和肯定。
白璐只懵了两秒,立刻反应过来,从容的松开他,拿起面前的杯子轻抿了一口,再放下时,眼里已是平静无波。
她扬起嘴角,姿态从容,语气听不出一丝异样,轻松坦然。
“景先生怎么会来相亲呢?”
景言是什么人,霖市最大房地产集团少临唯一继承人,旗下行业分支几乎垄断了霖市大半经济,花边新闻绯闻女友接连不断。
这样子的人竟然会来相亲?
景言显然对这个问题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他低笑两声开口:“到该结婚的年纪了。”
白璐又是一愣。
说起来两人高中还是校友,景言高她两届,所以应该大她两岁。
二十八岁结婚?
对旁人来说可能是很正常,但是放在景言身上总觉得难以置信。
作为本市电视台的一名记者,白璐对景言可谓是十分熟悉,虽然她负责的是社会新闻这一块,但不妨碍办公室小刘天天念叨。
“今天头条又是景言,不过这次女主人翁换成了本台当家花旦南晴…”
“比起上次的小嫩模可是上档次多了。”
“昨天景少一掷千金为红颜,拍下了那条价值千万的祖母绿宝石项链送给了苏家大小姐,只为搏佳人一笑,啧啧,真是大手笔。”
诸如此类种种,数不胜数。
这就让白璐对他的印象十分深刻,虽然读高中的时候就对这个女朋友从不间断的校草学长印象十分深刻了。
只不过多年未见,凭借着几张狗仔偷拍的模糊照片和十几年前的惊鸿几瞥,白璐对他的长相已经完全模糊。
更何况他此时的模样和当年学生时代早已是天差地别。
对旁人来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对他来说恐怕是美容刀,越长越勾人。
白璐露出了一个礼貌又不失疏离的微笑,点点头,表示了然。
“那白小姐呢?”景言端起面前的杯子,语气随意,清闲得像是老友相聚。
白璐侧头稍作思考,抿唇勾起一抹浅笑,“我也到年纪了啊。”
“以白小姐的条件,不至于要到相亲的地步吧。”
“这个问题也是我正想问景先生的。”
景言低笑两声,似是有些无奈,“母命难为。”
白璐轻笑:“彼此彼此。”
两人对视几秒,不约而同的笑出声。
这顿饭吃得极为愉快,临走前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结束相亲之后,白璐刚上车准备回家,程语嫣就给她打来电话。
专属头像在屏幕上亮起,大眼红唇瓜子脸,和她截然不同的类型。
“宝贝,相亲结束了?”
“嗯”,白璐把蓝牙耳机戴好,发动了车子。
“今天这个怎么样?”
“还行,有史以来最佳。”
“哟,难得啊,和姐们说一下。”
白璐看着眼前路况,脑海回忆了几秒景言的长相,几乎是不用组织语言便脱口而出。
“白,五官长得很好,唇色特别红,眼睛特别黑。”她说完,想起了两人告别时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补充。
“身材也不错。”
“就这些?性格呢?”
“性格?目前看来一切正常。”
在经历过无数奇葩男之后,白璐对相亲对象已经没了要求,就三点,高瘦,白净,性格正常。
能达到这种程度,她就已经非常满意了。
更何况是景言这样的金字塔顶端优质男,钻石王老五。
白璐觉得她妈路菲女士真是神通广大,脱离了霖市上流社会这么多年,依旧还能搭上景言这条线。
当初叫她来的时候只说对方条件极好,通过了几位闺中密友才辗转介绍上的,现在看来,用极好这个词,还真是保守了。
“这回有戏啊——”
“不错不错,留联系方式了没有?”
“唔,留了电话,加了微信”,白璐手里打着方向盘拐了个弯,开口:“先不和你说了,我开车呢。”
“好,下次等我回来细聊啊。”
“嗯,拜拜。”
临睡前,白璐收到了景言发来的微信。
[看电影吗]
屏幕上只有短短几个字,白璐思考了两秒,回复。
[好,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两点?]
[可以。]
再次见面,景言依旧是人群中最闪亮的那颗星。
他穿着一件条纹衬衫,浅色牛仔裤白板鞋,头发好像是刚洗过不久的模样,蓬松柔软。
刘海散落,随意的覆在额头,乌黑笔直的眉在其中若隐若现。
看起来比上次年轻了好几岁,一点都不像一位二十八岁的男人。
难怪大家都说女人看起来会比男的显老,果然是有事实依据的。
“嗨,等很久了吗?”白璐笑着走过去打招呼。
“刚来,对了,给你买了奶茶和爆米花,然后——”他抬手看了眼腕上手表。
“买的是五分钟后开场的《太空谍战》,可以吗?”
他抬头冲白璐笑,眼睛轻弯,嘴角微翘,出色的五官瞬间变得明朗起来。
白璐有些惊艳。
“你…”她迟疑了两秒还是开口:“你笑起来很好看。”
“是吗?”景言闻言笑意更深:“谢谢。”
检票,电影开场,趁着还未正式播放的时候,白璐忍不住小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想看这部电影的?”
“提前打听了一下。”
“啊,那这个奶茶也是?”白璐晃了晃手里的草莓味奶昔。
景言又露出了笑容,即使此刻灯已经熄灭,屏幕上的光影打在他脸上,也足够惊艳。
看着眼前的这张脸,白璐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是的。”
“为什么…要提前了解这么多?”白璐忍不住问:“你对每个相亲对象都是这么上心吗?”
“没有。”景言收起了笑意,微微摇头,盯着她十分认真:“我只相过这一次亲。”
“提前了解这么多,只是因为我想讨好你。”
白璐没有再问下去。
一个男人想讨好一个女人,目的再明确不过。
她笑了笑,转过头认真的看起了电影。
白璐是个美人,从小到大追求者也堪称络绎不绝,只是她以为像景言这样的男人,会对这些外在的东西看得轻一点。
只是没想到,男人都不可免俗。
两人看完电影又去吃了个饭,全程相处都很***融洽。
相亲界有个默认的规则,如果见完面之后还有第二次联系,那么就是基本默认可以发展下去。
景言对美食很有研究,下班经常会开车带她走街串巷的觅食,英俊的男人,良好的教养,再加上优雅的谈吐。
白璐感觉和他一起很愉快。
成年人的爱情来得顺畅又自然,第一次牵手既没有电影或者小说资源里的心跳悸动,也没有面红耳赤害羞得不敢抬头。
喧闹狭小的巷子中,刚下过雨,地面湿滑,白璐恰好今天出席了一个发布会,穿的是一双细高跟鞋。
景言放缓步子,伸出手轻轻牵住了她。
然后一直走出那条巷子也没有松开。
不同于女生的柔软纤细,他的手掌宽厚,指节坚硬又有力,包裹住她的时候,带着***的温热。
不反感。白璐感受着手里的触觉,甚至有些隐秘的喜悦。
周末的时候景言带她去了郊区的一座红酒庄园,那是他的私人地盘,整个园子里除了佣人便只剩下无数的红酒与葡萄。
正值夏末,大串大串紫红色葡萄挂在翠绿浓密的枝叶间,明媚的阳光从缝隙中落在地面,祥和又美好。
白璐抿了口手里的酒红色***,情不自禁点头喟叹。
“好好喝。”
“真的吗?”景言侧头看她,眼里像是有细碎明亮的光。
白璐觉得肯定是今天的阳光太灿烂了,照得她眼睛有点花。
“真的”,白璐望着他笑,指了指桌上的酒瓶,满脸认真:“不信你试一下。”
“好,那我试一下。”
他凑过来吻住了白璐。
清冽的薄荷夹杂着红酒香味,湿热的舌尖扫过唇齿,红酒残留的苦涩仿佛随着他的动作被带走。
怔愣间,白璐只觉得他的味道真好。
带着丝丝甜,淡淡香,柔软得让人舍不得推开。

余生请多指教免费阅读

清浅柔软的一个吻。
景言离开时气息依旧萦绕在左右,湿湿热气尽数喷洒在耳边。
“白璐,做我女朋友好吗?”
醇厚低沉的嗓音钻了进来,直抵大脑,白璐望着面前大片大片的葡萄和烈阳,眨了眨眼睛。
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提议啊…
蓝天白云,微风红酒,仿佛一切都在侵蚀着她的意志。
白璐抿着唇笑了笑,轻轻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景言是个很合格的男朋友,虽然和她在一起之后偶尔也会有一些花边新闻,但胜在双方都很自觉。
白璐自觉的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景言自觉的没有在她面前表露出一丝其他女人的痕迹。
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味道,清清白白的姿态。
如果——
他再收敛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
白璐看着电脑上小刘刚刚传过来的照片,想了想,还是默默点了删除。
下班景言来接她,白璐上车系好安全带,目视前方,车子缓缓启动,景言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过来。
“今晚去吃火锅可以吗?我知道一家味道特别好。”
***十月,天气转凉,霖市偏北,夏季一过便开始降温,白璐没有意见。
景言对吃的很有研究,两人刚交往那段时间几乎走遍全城大大小小的角落,吃了几个月都没见重样,重点是都很合白璐胃口。
虽然平日里白璐看起来清清冷冷的,仿佛对一切都不感兴趣,但只有她自己和几个玩得好的朋友知道。
其实白璐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以前读书的时候校外有家特别好吃的牛肉面馆,鲜香麻辣,料多面劲道,汤底回味无穷。
但高中寄宿,学生不能随便出校门,必须要找老师请假。
那个时候白璐就每天和程语嫣她们***出去,再走个十来分钟,去吃那家的牛肉面。
所以说景言这一点是极大的取悦了她。
“你穿这么点不冷吗?”两人说完吃的,安静几秒,景言侧眸打量了几眼她今天穿着,开口问道。
白璐低头扫了自己一眼。
白衬衫A字及膝薄毛呢裙,外头穿了一件长款深蓝色风衣,搭配裸色***小白鞋。
又保暖又显瘦还适合上班。
“不冷啊…”她疑惑抬头看向景言:“刚刚好。”
“最近天气转凉,多穿点别感冒了。”他握着方向盘,认真叮嘱。
白璐愣了一下,方才微微点头应了声好,空气恢复了安静,景言在认真的开着车,白璐凝眸琢磨了一会,察觉出了几分深意。
她目光落在自己包裹在***里纤细的双腿上,不由暗笑讥讽两声。
白璐放松了身子好整以暇的倚在座位上,侧头盯着景言似笑非笑,目光灼灼,专注开车的某人察觉,微微侧头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景少爷——”白璐依旧是那副表情,嘴角带着丝弧度,眼里却都是玩味。
“您昨晚去哪了呢?”
景言动作一顿,似有些反应不过来。
“昨晚和几个朋友聚了一下。”他拧眉思索了几秒,回答。
“哦,所以是玩得太开心了,顺便叫了几位***助兴啊…”白璐拉长了语调,意味深长。
今天小刘发给她的照片,就是本城的几位公子哥在霖市排行第一的高档俱乐部流年门口搂抱着女人的画面。
其中景言赫然在目,虽然他没有抱着女人,但旁边依然有位女性和他离得极近,也不知道漫漫长夜有没有共度良宵。
“白璐”,景言在路边停了车子,转头过来和她认真解释。
“我就过去坐了会喝了点酒,其他什么都没干。”
“我看到你旁边有个女人。”
白璐索性闹了起来,睁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脸上神情单纯又良善,让人发不出火来。
景言一愣,俯身凑过来哄她。
“她就刚好站在我旁边而已,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
“好吧”,白璐目的达到了,状似勉强满意的应了一声,随后垂眸盯着指尖,长而卷翘的睫毛盖住眼睛,仿佛情绪非常低落的样子。
景言伸手挽起她颊边散落的碎发,指尖在她白皙细腻的侧脸上流连几秒,随后***了乌黑浓密的发丝中,捧起了她的脸。
“白璐,我对婚姻很慎重,你是我第一个以结婚前提交往的女朋友,所以我对你也很慎重。”
白璐抬起头,乌黑清亮的眸子静静盯着他,饱满粉嫩的唇不自然的抿了抿,像是不知所措,又像是不敢相信。
眼里怯生生的还藏着一抹小小的委屈。
景言心念一动,忍不住低下头去亲她。
白璐似惊讶的微微张开唇,景言顺势探了***,齿舌***片刻,方才的不快瞬间化为乌有。
景言松开她,凝视几秒,又捏着白璐的下巴,在那张水润嫣红的唇上亲了亲,低声道。
“我以后一定尽量少出去。”
这件事情过后,景言倒是真的收敛几分,大多时间都和白璐待在一起,往日的那些花边新闻也少了不少。
白璐也没有再因为这种事情和他闹过矛盾,一切平静又祥和。
十一月份,距离两人正式交往已经满三个月,白璐盯着日历上被圈出来的那个大红色数字暗笑,自己也算打破景少爷的女友记录了。
晚上的时候和景言一起去吃饭,他倒是一副和往日没有异样的表情,白璐也很随意的提起。
“今天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景言愣住,侧头思索了片刻:“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不是你的生日,也不是我的——”
“是我们在一起三个月的纪念日。”白璐仰头望着他笑容灿烂万分,眸子亮晶晶的只可惜笑意却未达眼底。
“对于女朋友从来没超过三个月的景少爷来说,不是非常值得庆祝?”
“白璐…”,景言扶额,无奈的盯着她。
“今晚去你家吧”,白璐忽然收起笑意,一脸认真道。
“待会去超市买菜,我来做饭。”
景言顿了几秒,盯着她眸光深深,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好。”
景言住的是独栋别墅,那一片都是私人住宅,安保严密,环境清幽,每家每户之间相隔甚远,坐车都要半个小时的距离。
据他说家里从来没有开过火,所幸锅碗瓢盆都齐全。
别墅区外头不远处就有家会员制的超市,仅限里面居住人员***。
据说里面住的都是明星政商之流,外人难得***一窥,白璐有些好奇的朝景言问,他沉吟两秒,回答。
“大部分是。”
“那你见到过哪些吗?”白璐来了兴致,侧过身子盯着他目光炯炯。
她不追星,平日里在电视台也见过不少明星大腕,市里的各级领导有时候在酒会饭局也能窥得几面。
但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光鲜亮丽的人私底下的模样,白璐还是有些好奇的。
“嗯…之前晨跑的时候遇到过黎市长,在超市的时候撞见过几次念小小和她老公,大概很久以前还看见过樊茵。”
景言毫不在意的道,浑然不知自己嘴里吐出来的名字随便放一个出去都足以让媒体轰动。
影后樊茵,歌坛小天后念小小,还有霖市的掌门人。
白璐已经掩唇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难以置信的模样,景言余光瞟了她一眼忍不住失笑,抬手轻拍了下她的头。
“小土包,用得着这样吗…”
“你以前不是也都见过——”
话音戛然而止,白璐眼里的惊羡褪去,景言自知失言,轻咳两声正欲解释,白璐神色已经恢复如常,脸上笑意浅浅。
“你也说是以前了,毕竟都过了十多年,我早就忘记了。”
清越动听的声音听不出一丝异样,景言忍不住抽出一只手握住了她掌心,轻轻捏了捏。
“好啦,专心开车。”白璐松开了他的手,神色轻松,景言笑了笑,抬手揉了把她的头。
抵达超市,白璐走在前头挑选食材,景言推了车跟在她旁边,时不时贡献几句意见。
比如:这个鱼长得好看,我们买这个。
白璐抬眸一看,那是条红鲤鱼。
她耐心解释:这种鱼用来观赏居多,吃起来会有点心理障碍。
景言哦了一声,跟在她一旁倒是安静下来,两人逛完生鲜区来到蔬菜栏,他眼睛一亮,指着一堆青绿色的秋葵道。
“这个青椒长得真特别,我们买点回去试试!”
白璐:“……”
“那是秋葵。”
景言惊愕的看着她,白璐拉着他走近,指着上面的标牌一字一顿:“秋—葵。”
他立即露出了一副羞愤的模样。
“不过这个也挺好吃的,买回去给你尝尝?”白璐见状亡羊补牢,试探问道。
“不必!”景少爷两眼一瞪扬起下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
两人逛完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收银台结账时,白璐率先拿出了卡。
“今天这顿我请你。”她指间夹着卡片晃了晃,眼角轻轻向上挑起,眸光晶亮:“吃了你这么多顿饭,也该回请你一顿了。”
景言看了她几秒,笑了笑,收起了钱包。
收银员把车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扫码装袋,白璐眼尖,突然看到了一团绿色。她定睛一瞧,赫然是一袋子秋葵。
景言也有所察觉,不自然的避开了她的目光,轻声道:“可能是刚才不小心拿错了。”
“……”
纵容早有心理准备,白璐来到景言家时依旧有些震惊,并不是有多华丽,而是被眼前的占地面巨广的空间吓到。
客厅宽大,天花板高阔,一条旋转楼梯通向二层,水晶吊灯璀璨而耀眼。
整体的装修简洁别致,黑白浅蓝三色居多,透着一股北欧极简风。
白璐仅仅惊讶两秒,便很快平复了下来,毕竟前十几年她都是生活在这样的房子里头。
景言从旁边柜子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白璐弯腰换上,把手里的袋子拎到了厨房,接着穿上刚买的围裙,挽起一头黑发。
卷起袖子就开始清洗。
景言倚在门边看着她,白璐身材纤细匀称,今天穿着一件白色圆领毛衣,宽松的套在身上,露出纤细的锁骨,肩背笔直,腰身轮廓若隐若现,盈盈不足一握。
下身是一条浅色牛仔裤,双腿包裹在里面笔直修长,黑发随意扎成了一团落在颈间,毛衣袖子松松挽起,白皙的手细得十分养眼。
围着浅蓝色围裙认真切菜的模样,真是——
宜家宜室啊…

白璐景言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余生请多指教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余生请多指教全部章节!

白璐景言小说仅代表余生请多指教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