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林珅何清琉小说还能离咋地下载完整版免费txt

林珅何清琉 呜呜文学 2020-08-09 12:04:58
  • 还能离咋地合集版免费阅读-还能离咋地(林珅何清琉)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还能离咋地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林珅何清琉的小说之大结局资源分享小说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还能离咋地,主人翁是林珅何清琉,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还能离咋地》主要讲述了林珅何清琉之间的恩怨情仇:如果上天再给林珅一次机会,她绝不会刷小说刷到凌晨三四点。一觉醒来,她变成了小说里低调、奢华,有矿的煤老板主角,被未婚妻爆头的未来在等...

林珅何清琉小说还能离咋地全文免费阅读:

林珅坐上车的时候,已经梳好了头,还在***姐姐的帮助下化了一个得体的淡妆。
当然,在后者在她婉拒尖头细高跟并选择了与裙子搭配的一字带平底鞋后,出现了心痛到无法呼吸的症状。
客串司机的宋园丁是一名黑瘦的阳光小哥,闪亮的一口大白牙可以把人闪瞎。
他大概是整座庄园唯一对她打扮适应良好的人,就是开起车来无比狂野,每一次打方向盘,都能飙出秋名山死亡弯道的感觉。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林珅忍着问他家里有没有祖传豆腐店的冲动,故作镇定的迈下车子,就看到了一个光溜溜的大脑门。
“林,林小姐?!”
大脑门的主人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拿手帕擦汗,勉强塞进西装里的啤酒肚随着动作一颤又一颤。
“您、您和传闻中真是不一样……”
大叔你谁?!
林珅比他还惊恐。
要是这个中年发福的地中海就是她今晚的相亲对象,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好在大脑门很快就用行动拯救了自己的生命,“既然到了,咱们就快***吧,何少爷已经在等了。”
相亲地点被安排在一个极为雅致的包厢内,当林珅随着自称“介绍人”的大脑门走***时,就看到了早等在里面的人。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好了。
那人有着一头留到耳后的黑色短发和英俊至极的五官,漂亮又利落的下颚线比身上的西装更锋利,像是能直入人的心底。
毫无疑问,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林珅突然就有点小激动。
没想到有一天,她也能跟霸道总裁相亲!
感谢渣爹分配对象!
她对着男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换来了对方礼貌的颔首。
见林珅规规矩矩的入座,一直在擦汗的大脑门松了一口气,下一刻,脸上就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我王苟受两家之托,来充当这个媒人,真是万分荣幸呐!”
“两位是第一次见面,就让我来好好介绍一番。”
这位王媒人大概是婚礼司仪出身,先是说了一堆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喜庆话,仿佛两个人下一秒就会去扯证,然后才在无比尴尬的气氛里开始了吹嘘大业。
听着听着,林珅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在王媒人的嘴里,她是“事业有成、年少有为、奋发图强、爱岗顾家”的霸道煤老板,而对方则是“蕙质兰心、知书达礼、矜贵端庄、优雅大方”的大家闺秀。
秃子,你是不是把词背反了?
他怎么看都比我有气势多了好吗!
林珅慌的不行,偏偏另外两个人都一脸淡定,仿佛这样介绍再天经地义不过。
难道林家人都有“无论男女和世界观,都能百分百当一家之主”的设定?
林珅不知道,她也不敢问。
不过在老王滔滔不绝的溢美之词里,她总算知道了相亲对象的名字——何清琉。
林珅偷偷的打量着对方在水晶灯下俊美的面容,冷不防对上一双琥珀般透明的眼睛,又赶紧佯装在观察桌上那支***欲滴的红玫瑰,仿佛从没见过这种花似的。
冷静。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欧风小礼裙。
对面不过是一个看着凶的“大家闺秀”,她、她可是全麟城最叛逆的崽!
这么想着,林珅又把视线从红玫瑰上移开,气势汹汹的与那双眼睛对视起来。
随着包厢里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王苟又开始擦起了汗,嘴里说了半截的恭维话也不香了。
他看了看就差在脸上贴个“我超凶的”的林珅,又瞧了瞧四平八稳的何清琉,心中充满了纳闷。
你俩这到底算看对眼了还是没看对,给个准话啊?
其实这场相亲对象也就是走个过场,林、何两家家主决定的事情,容不得这些少爷小姐说“不”,但这两人的表现太出人意表了,搞得他都跟着紧张起来了好吗?
你们难道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吗?
“林小姐,”何清琉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清泉滴落于石上,“不知道您对为家族奉献这事有何看法?”
一上来就问这么劲爆?
林珅想了想,“形势比人强,等有一天我能搞倒我爸,就逼他一天奉献个百八十遍,不过这好像跟他现在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同。”
“这么说林小姐很佩服令尊啰?”何清琉笑了一下。
他本就生的好看,笑起来更是能晃花人眼,好在林珅是经过娱乐圈俊男***轰炸锻炼的人,艰难的守住了理智高地。
“不,”她义正言辞,“为了造福麟城的妙龄女性,我建议将他物理阉割。”
你俩还不如不说话啊!
破天荒的,王苟竟然希望有人能推开大门,挽救自己于水火。
然后他就迎来了自己的白马王子。
包厢的大门被人***踢开,一道高挑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这人起码有一米八五,一头金棕色的及肩卷发,标准的混血帅哥长相,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还在胸前的口袋里***包的配了一朵白玫瑰。
比起何清琉,他倒是更像是来相亲的。
“你们果然在这里,”来人一张脸阴沉的要滴***来,“可让我好、找、呐!”
不知为何,林珅从他嘴里愣是闻到了几分陈年老醋的酸意。
“白瑞少爷?”王苟一下子从座位上蹦起来,布满汗珠的脑门锃光瓦亮,“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男人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几人,唯有到何清琉时改成了偷瞄,“林珅小姐要与何家少爷喜结良缘,难道我这个前未婚夫不应该来送上诚挚的祝福?”
此言一出,王苟脑门上的冷汗纷纷淌下。
然而在场有一个人比他更懵。
初恋都没开始就突然就多了一个前未婚夫的林珅十分懵逼。
好在她虽然不知道白瑞是谁,但她知道白瑞娜。
后者是《妄生梦谭》里著名的金发***,也是第一恶毒女配,一生都致力于给男主添堵。
白瑞娜的母亲是超模级人物,父亲也相貌不凡,光论长相身材,全书中唯有白梳环能与之一较高下,就连男主那些所谓的红颜知己,碰上她也要略逊一筹。
二人的恩怨要追溯到男主十五岁那年。
由于林、白两家关系,男主林妄生与白瑞娜最初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奈何男主不受亲爹宠爱,少时又其貌不扬,在学校中很不起眼,而白瑞娜却因出色的外形早早获封校园女神,自有一堆狗腿供她呼风唤雨。
一群情窦初开的半大小子,对这样的混血美人哪有抵抗之力,就连男主也暗暗喜欢着她,只是不敢诉之于口。
没错,白瑞娜是林妄生的初恋。
男主少时自卑,只敢默默暗恋,谁知这事却被他当时的好友捅给了某个林家子弟。后者故意以林妄生的名义给白瑞娜送了一份生日礼物——一套极为过火的******。
白瑞娜从不张扬自己的生日,因为她生在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三八国际妇女节。
这样的日子,加上这样的礼物,被她视为对自己的莫大羞辱,当场就把林妄生给记恨了个透。
于是一无所知的林妄生就遭到了心中女神堪称疯狂的报复。
白瑞娜带着一众狗腿和爱慕者对男主进行了整整一学期的校园霸凌,而林家之人对此只会拍手叫好或隔岸观火,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下,林妄生最终选择了辍学逃家。
不光如此,在男主归来之后,白瑞娜也没有丝毫悔改之意,依旧固执的跟男主作对,疯狂作死,直到男主被大老婆一枪爆头,也没有要冰释前嫌的迹象。
林珅为她这种坚持作死的精神深深感动。
这年头,如此尽忠职守、绝不洗白的敬业女配在男频文里真是不多见了。
而眼前这个阴阳怪气的白瑞,难不成是白瑞娜的兄弟?
就在林珅满头雾水的时候,男人已经把枪口调转向了她,但是眼睛还止不住的往何清琉那边瞟。
“我来只是想要警告何少爷几句,这位林珅小姐可是深得她父亲真传。”
林珅纳闷:“你是在内涵我老爸空手套银行贷款,然后用房子抵债并高价出售整个楼盘的发家史?”
白瑞被她怼的一窒,恼羞成怒道:“我说的是感情!感情!”
林珅一拍大腿——新欢旧爱齐聚一堂,这难道就传说中的修罗场?
她一下子就精神了。
“这是污蔑,”林珅一本正经的反驳道,“自打你进门,看何少爷的次数比看我多多了,我合理怀疑你是暗恋他,拿我当借口。”
白瑞的脸都要气歪了,“林!珅!你有没有良心?还是你忘了自己这身衣服是哪来的?!”
衣服?
林珅恍然大悟。
作为时尚行业的龙头老大,白家包揽了麟城所有名流的服饰搭配。
怪不得送来的礼服里会有一条“叛逆”的长裙,这都是白瑞用来恶心她的。
对此,林珅只想说:干得漂亮、再接再厉!
“瞧你说的,”她语重心长,“生意上的事,谈感情多伤钱啊。”
白瑞看起来要被她气疯了。
就在这时,一道悦耳的男声响了起来,“白瑞少爷。”
林珅闻声看去,就见何清琉靠在椅背上,正注视着这一场闹剧。
“羞辱一名淑女并不会让你更高贵。”
他的音调并不高,语气也不重,却让方才还像耀武扬威的大公鸡一般的白瑞当场被卡了脖子,脸色涨得通红。
“我的白少爷啊!”王苟像火烧***一般跳起来,当场就推着男人往外走,“您快别惹事了!”
按理来说,身高最多一米六出头的王苟是绝对推不动一米八五的白瑞的,可后者偏偏没有反抗,还真就这么被送出去了。
等到二人消失在门后,何清琉才站起身来,从一旁的挂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外套,然后他伸手取出桌上那支红玫瑰,送到了林珅的面前。
“今日的会面很愉快,”他的眼睛像深不见底的海洋,“回见,未婚妻小姐。”

还能离咋地全文阅读

林珅拿着玫瑰花走出了酒店大门,此时夜幕降临,街上一片灯红酒绿。
她独自一人站在夜风中,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心中涌起万千感慨——老娘的司机哪去了?
林珅以前看过一句话,说是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可她觉得,这也得分场合。
无论你是身价十块,还是身价上亿,没带钱包流落街头的时候都很悲凉。
亲身体会,保真。
就在她盘算着要不要放弃岌岌可危的人设,跑去停车场嚎一嗓子的时候,放在手拿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等她掏出手机,就看到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林妄言”三个大字。
林珅顿时精神一凛。
“喂?”她小心翼翼的接了起来。
“喂?”电话那头的男声格外低沉,“翅膀***?称呼都不会喊了?”
一个好的狗腿子怎么能让大腿爸爸不开心?
林珅立马从善如流,“爸爸!”
糟糕,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大概是她这声呼唤震住了,对方停了好一阵才继续说道:“林珅,你脑子坏了?”
“长兄如父、长兄如父……”她赶紧找补。
“哈,”男人冷笑了一声,“我不管你是在搞什么鬼,老头子明天要开家会,来不来随你。”
说完,对方毫不留恋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林珅长舒一口气。
虽然林妄言的语气很不客气,但她一点也不在乎。
来路不明的煤老板、“蕙质兰心”的相亲对象、姓白的前未婚夫……这些加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怀疑自己就是男主,而这是一个性转世界了。
好在,你大哥还是你大哥,没有变成你大姐,果然还是她想太多了吧?
说起来,原文里老头的私生子就有很多喜欢白瑞娜呢,只能说贵圈真乱?
这么嘀咕着,林珅刚放下手机就看到园丁小哥驾着车停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口闪亮的白牙。
笑也没有用。
她赶紧钻进车门取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准备回去就在老管家面前告他的黑状。
谁知,刚一坐稳,就听园丁小哥收敛起了笑容,抬手一调后视镜,“小姐,咱们被跟踪了。”
“应该是……金家的人。”一边说,他一边启动了车子。
林珅哑然。
金家,《妄生梦谭》里的餐饮大亨,林家的死对头,男主死了他们都没彻底垮掉,可谓是反派中的战斗机。
虽然她始终没搞明白为什么开商场的会跟搞餐饮的打起来,他们不是房东与租客的关系吗?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作为一本种马爽文,《妄生梦谭》里的商人可不是在电视上说“我对金钱毫无兴趣”的好好先生,别说派人追踪,就算他们掏出个一次性火箭筒来互炸,林珅都不觉得惊奇。
毕竟普通人搞商业竞争是不会动不动灭别人全家的。
别问,问就是正常种马爽文操作。
至于金家为什么会派人跟踪她们,恐怕跟今天的相亲脱不开关系。
一个相亲而已,先是白家搅局,又是金家跟踪,到底多少人不想林家和何家勾搭成功啊?
林珅这时候深刻的理解到了林妄言那句“别自寻死路”是什么意思了。
汽车平稳的使进了宽阔的大道,园丁小哥对着她一竖大拇哥,“小姐,坐稳了!”
等等!
在千钧一发之时,林珅一把挂住了后座的安全带,下一秒,就差点被一个漂亮的甩尾漂移给摔到了另一边的车窗上。
接下来的路程,林珅完美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被甩到失忆。
大概这就是坐云霄飞车的感觉吧。
她静静地躺在座位上,神情安详,直到有什么东西擦着鼻尖飞过,再从玻璃上钻洞飞了出去。
“是橡皮弹!”
宋园丁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小姐!趴下!”
林珅挣开安全带,整个人缩到前后座的缝隙里,她原本呆的位置传来接连的闷响,带着凉意的夜风从窗户上的弹孔灌进车内,吹乱了她的额发。
就在这时,巨兽咆哮般的轰鸣声由近到远,林珅趴在窗户之下,隐约从镜面的倒影看到了一架模糊的机车,还没等她仔细去瞧,四周突然亮起了刺目的白光。
林珅捂住眼睛,紧紧的缩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感觉车子停下,才缓缓睁开眼睛。
车子价值不菲的内饰此时已是满目疮痍。真皮座椅上散着四五颗橡皮子(弹),有些橡皮弹甚至弹了出来,滚落到了她的脚边,实木内包上有着七零八落的划痕,两边的玻璃上一个个圆孔昭示着它们已经寿终正寝。
“小姐!”
园丁小哥一把拉开车门,把林珅扶了出来。她这才发现,他们已回到了庄园,老管家和郝***正心急如焚的看向这里。
“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老管家老泪纵横,“这一定是金承那个挨千刀干的!”
金承,金氏掌门人的弟弟,在原书里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
“他手下有一只真人CS职业战队!这一定是他们的杰作!”
“……为什么这玩意儿还能有职业赛。”
林珅顿觉槽多无口。
在这种地方还能蹭上电竞的热度,原作者可真是个鬼才。
“小姐!”郝***的女高音飙上了新高度,“你受伤了?!”
林珅低头看了看满手的血红,原来何清琉给的那朵玫瑰不知何时已经被她揉烂了,红色的汁液蹭的到处都是,甚至包括那只价值不菲的珍珠手拿包。
“……你们说,”她用沉痛的语气说道,“我要是说这是限量版的干枯玫瑰色,有没有人会信?”
其余三人:“……”
在老管家拍着胸脯保证这点污渍可以清洗后,林珅才乖乖的喝下了一大杯用来压惊的热可可,乖乖的躺到了床上,做了一晚上的梦。
在梦里,她靠在车门上,看着那辆重型机车由远驶近。透过玻璃的反射,她看到了对方机车夹克里的衬衣翻领,还看到了他拨动车灯开关的修长手指,就在她的视线即将上移时——就被一阵急促的鸣笛声给吵醒了。
黑着脸从床上爬起来,林珅穿着管家昨日现买回来的宽松睡衣,把带着兔头的毛绒拖鞋踩的咚咚作响,打开落地窗旁的小门,走上了露台。
她趴在露台栏杆上往下望,就见一辆银色的跑车停在自家别墅前面,而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一抬头,墨镜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十分钟内,下来。”
就在林珅想问“你哪位啊?”就听到了郝***的一声惊呼,“大少爷?!”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哥?!
把嘴巴张成一个标准的“O”,林珅“咻”的一声把脑袋收了回去。
十分钟后,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她拎着***姐姐做好的早饭,乖乖的坐到了跑车的副驾驶里。
林妄言二话不说就启动了车子,林珅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就打开早餐袋,像松鼠一样啃了起来。
“……别把渣子掉我车上。”等红绿灯的时候,林妄言像忍无可忍般开了口。
林珅闻言两三下把剩下的三明治塞进了嘴里,这下就不是松鼠而是花栗鼠了。
像是忍受不了她这副蠢兮兮的模样,林妄言找了个路边停下,从车子的杂物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直接贴到了她鼓起的脸颊上。
“喝。”他不耐烦的命令道。
林珅拿着矿泉水,如获至宝,赶紧拧开瓶盖把堵在嗓子眼里的食物给灌了下去。
喝完她还不忘给水人,“谢谢大哥!大哥最好了!”
林妄言摘下墨镜,满眼怀疑的打量着这个转性了似的妹妹。
大概是异母的关系,这对兄妹样貌并不相似,与林珅洋娃娃般的长相不同,林妄言倒是英气十足。
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他微微松开了拧紧的眉头,“吓着了?”
林珅想了一下才明白他指的是昨晚的事,犹豫的点了一下头。
“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林妄言冷笑道,“贪心不足蛇吞象,老头子抛的饵是那么好咬的吗?”
劈头盖脸被训一顿,林珅把脸躲在矿泉水瓶后面,委屈巴巴的看向男人。
林妄言被她瞧的一顿,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不过金家老二确实越来越过火了,连你都敢吓,恐怕是没把咱们林家放在眼里。”
林珅一听林妄言有给她出气的意思,立马凑了过去,嘴上像抹了蜜,“我就知道大哥疼我!”
林妄言闻言又是一顿,然后嫌弃似的把她脑袋推开,似笑非笑道:“没想到被吓一次反而长脑子了?知道谁才能让你在这个家过的舒***服了?”
“我当然要站在大哥这边,”林珅也不恼,笑嘻嘻的说道,“反正老头子也不管我的死活,讨好他那不是白搭嘛?大哥好歹还在我踩火坑前喊一声呢。”
这回林妄言倒是真被逗笑了,“还真变聪明了不少。”
“就是不知道你这个聪明劲儿,在老头子面前还能发挥几分?”
说完,他重新戴上墨镜,发动了车子。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还能离咋地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点击免费阅读还能离咋地全部章节!

林珅何清琉小说仅代表还能离咋地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