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富豪门

江画越歌小说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无删减完本完整版分享

江画越歌 呜呜文学 2020-07-29 10:56:02
  •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江画越歌)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江画越歌的小说之全文小说全章节在线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主人翁是江画越歌,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主要讲述了江画越歌之间的恩怨情仇:盛夏的太阳是一年四季最不讨喜的太阳,灼灼烈日蒸得人焦躁,从内到外的上火。高二一班。体育课前的课间,学生早早去操场撒欢了,偌大的教室里剩下两类人,贪恋空调的娇气包...

江画越歌小说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全文免费阅读:

写字时,江画压根就没低头,灼灼视线直射斜前方的人堆。
前排的周大嘴转过身,瞧了瞧纸上的鬼画符,又看了眼江画,心里感慨可多亏人不像字。
眼前这张脸,明媚的五官被描绘的恰到好处,近看简直是副活色生香的油画。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此刻这画怨气缠绕,黑得像打了层阴影。
“画儿,瞪谁呢这是?”循着他的目光,周大嘴一眼捕捉嫌疑人:“咋?何毕又嘴欠怼你了?”
江画闷声回:“我看憨批会吐。”
“那你看谁呢?”
“谁也没看。”
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江画视线仍定在原处。
人堆中央,正站着个笑意盈盈的少年,瓜子脸,杏仁眼,脸蛋白得发光,偏偏两片菱唇又红又翘,说话还带着柔柔的笑。
明明嘴唇都干了,还在不厌其烦地给人讲题,就像永远不会主动提累一样。
大嘴这回定位准了,了然地‘啊’了一声:“班长好忙,天天被堵着问题,啥时候结辅导费。”
江画扯了下嘴角,语气幽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周大嘴被噎得直卡壳:“嘛...班长是挺无私的。”
一方面跟江画前后桌一年,算得上好哥们儿,另一方面又好感班长越歌的为人,偏偏这两位...
周大嘴左右为难。
瞧着江画阴恻恻的脸色,他结结巴巴地劝:“哥们多说一嘴哈,光盯没用,处对象这事儿本来就得你情我愿的,你也不能强求人家啊!”
“你再说一遍?”
江画倏地瞪向大嘴,眼里透着杀气,大嘴当即拉上嘴巴的拉链,扭回身假装背书去了。
系统适时插话:“光盯确实没用,他出淤泥而不染,盯也盯不弯。”
江画眼角一抽:“你能不能把歪和弯说清楚?”
“歪,是歪。”系统敷衍道:“只给你三年,都过一周了,你打算啥时候开始啊?”
它煞有介事地强调:“三年不掰弯,真的抹杀!”
“催什么,死的又不是你。”
“我从业这么多年还没沾过血,不能栽你身上。”
江画默了默,突然暴躁:“滚滚滚,从我脑子里滚出去!”
被系统砸中就够倒霉的了,被这么个阴阳怪气的大舌头系统砸中,简直倒了八辈子的霉。
从小到大,除了江画老爹,还没谁敢说要弄死他的,然而就在一周前,这狗系统突然出现在江画脑袋里,威胁说如果不把白莲花带歪,就弄死他。
系统口中那朵濒临灭绝的白莲花,还是他的同班同学。
江画复又瞪向斜前方。
三米外,越歌似有所感,鸦羽般的长睫扬起,对上江画的目光时,眼神一顿,转瞬朝他微笑颔首。
“...”
江画手指猛地攥紧,先一步移开眼,咬着牙想笑屁啊。
他一直看不上越歌的原因之一,就包括这份装模作样。
两人圈子和性格相悖,高一整年几乎没交集,就在一周前,甚至还闹过一场广为流传的不快。
想起这事儿,江画自暴自弃地趴下,脑门直接磕上了书桌。
不管怎么说,把别人带歪都挺不是东西的,他学习不行,但自认是光明磊落,做不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可惜这是道送命题。
江画想,大不了应付完系统后,再想办法把越歌掰正,然后给他一大笔钱补偿。
“这他妈什么事儿啊!”
越想越烦闷,江画忍不住飚脏,他活十七年从没这么憋屈过,他一下又一下磕着课桌,试图让混乱的大脑冷静下来。
头顶突然传来道柔和悦耳的声音。
“你怎么了,身体不***吗?”
江画动作一僵,慢半拍抬头,一张清新秀雅的五官映入眼帘。
除此之外,还有前排大嘴的挤眉弄眼。
越歌难掩关切地追问:“要不要去医务室?”
淡淡的清香钻进鼻腔,江画动了动鼻子,估量起白莲花成精的可能性。
他没答话,定定盯着越歌的脸瞧,试图穿透脑壳,看清这人大脑的构造。
场面僵持几秒,越歌雪腮微红,尴尬地扣紧桌角:“是不是我多管闲事了,对不起。”
江画:“...”看不透。
“如果身体不***,千万不要硬撑。”
曾怀疑过对方装模作样,经由系统得知真相后,江画难免有种被打脸的别扭。
“嘁。”他别过头,语气冷硬:“瞎管什么闲事。”
要是没这么白莲花,他至于被系统绑架胁迫么。
其他同学可不知道江画的境遇和苦楚,瞧见这一幕,当下就有人忿忿不平。
“江画!越歌也是好心关心你,你语气不用这样吧!”
“就是啊,而且你为啥突然用头撞桌子,吓我们一跳。”
“算了,越歌你别理他,有钱人的少爷脾气罢了,走,我们去上体育课。”
可以,全民讨伐。
江画略略扫过七嘴八舌的人,都是常围着白莲花打转的。
系统:“你人缘好烂。”
江画沉下脸:“谁稀罕。”
他不在意这些人说什么,说的越难听越好,都算到白莲花头上,日后带歪还越没顾忌。
“大家别说了。”没想到会演变成这种情况,越歌慌忙劝阻:“走吧,我们去上课吧,快迟到了。”
说着话,越歌虚虚拥着几个学生走向门口,临出门前,满脸歉意地朝江画看了一眼。
“...”
就是这一眼,让江画刚下定的决心又没了。
“你继续心软。”系统说:“还有两年零十一个月。”
江画气得青筋直跳:“你是不是复读机啊!”
系统纳闷了:“他都把你男神抢了,你有啥下不去手的?”
“啧,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江画咬牙切齿地纠正:“不是抢了,是拒了。”
...这就是他看越歌不顺眼的第二个原因。
乔修远,他从小崇拜憧憬的竹马,高三毕业前向白莲花表白,却被拒绝的不留余地。
在江画从小到大的圈子里,乔修远家境优渥,外貌出众,智商上更是无往而不利的天才,人人仰望的耀眼存在。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全文阅读

他们相差两岁,小时候他是跟在乔修远身后的小跟班,长大后连带苏闻,三人成了好朋友。
乔修远暑假失恋,郁郁寡欢,原本订好九月才出国读大学,因为失恋这事儿整整提前了一个月。
高二开学初,两个好朋友都毕业了,往日的‘恒安三少’就剩下江画自己,想不通乔修远哪里配不上越歌,他一时脑热,将越歌堵在操场质问原因。
和今天一样,这一幕被附近打篮球的同学瞧见,以为江画在欺负越歌,直接对着他脑袋投了一球。
当江画在医务室醒来,脑壳不止多出个大包,还多了个流氓系统。
天降横祸。
距离那事,转眼一周过去了。
还有三分钟体育课,教室外的说话时渐行渐远。
空荡荡的教室里,江画有一下没一下在本子上乱画,越想越觉得这样干耗等死不行。
距离高中毕业不过两年,他和越歌不可能上同一所大学的,可用时间就只有高中这两年。
江画顿了顿。
不,两年都不到。
大嘴见江画没惹事,提到嗓子眼的心脏总算安全降落,转头讨好地笑:“画儿,放学去江边溜达不?”
刚才不帮他说话,现在又来套近乎,江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去。”
大嘴追问:“那你干啥去?”
江画抬头露出个漂亮笑脸,一字一句重复:“瞎管什么闲事。”
......
晚上五点半,放学铃准时响起。
高二一班。
江画磨磨蹭蹭,边收拾书包边暗中观察,耐着性子等围绕在越歌身边的人群散去。
到了六点钟,碍事的人终于***了,越歌离开教室,江画等了五秒钟,才起身跟了上去。
系统好奇问:“你想干啥?”
江画:“闭嘴。”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将白莲花带歪的第一步,当然是先了解他!
虽然同班一年,但对于越歌这个人,江画几乎一无所知,脑子里曾有个虚伪做作的标签,这会儿还被自己亲手撕了。
“你要跟着他?”系统说:“噫,你好变态。”
江画一脑门黑线:“你再说话,我就等死!”
系统惦记自己的职业生涯,选择匿了。
恒安中学地处A市西区,出了校园,越歌没有乘坐公车地铁,而是沿着马路一路朝东步行,这倒是让江画无形松了一口气。
车厢里容易暴露,又脏又挤,他可没勇气上去。
不过走着走着,江画就后悔了。
他气喘吁吁地抹了把额头的细汗,都走半个小时了,还不如坐车呢。
越歌背影笔直,走起路来和他这个人一样恬静轻缓,步伐都保持在同一种节奏里。
盛夏六点多的日头依旧晒人。
又走了十分钟,自小娇生惯养的江画实在撑不住,路过小卖铺时停下买了瓶冰水。
就这么眨眼的功夫,越歌竟拐进一处偏僻的巷口,倏地消失在视野里。
“靠!”
见状,江画气得一跺脚,拎起水就追了上去。
“哎?娃娃,还没找钱!”小卖铺老板从窗口探头喊,手里捏着张红票子。
江画头也没回地摆手:“不用找了!”
不知不觉,周边从繁华街区变成了上了年代的老旧楼房,坑坑洼洼的水泥地面盛着昨日的积雨,鞋底踩过水面,溅起了一扇扇水珠。
跑到巷子口,远远瞧见越歌的背影,江画长舒了口气,扶着墙壁平复心跳。
巷子大概有三四十米,越歌停在中途,没有继续走,江画探出半个头,瞥见他前方挡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
...熟人?
白莲花在学校人缘就异乎寻常的好,不论男女都喜欢围着他转,不过这男人流里流气的,倒是和学校里那群书呆子不一样。
没想到越歌竟然还认识这样的人。
自以为发现了白莲花的另一面,江画拧开水瓶喝了一口,心情有点雀跃。
“呦呵,小鸭子今天放学挺早啊。”男人嗓门很大,相隔很远都听的真切。
越歌迟迟回道:“早吗。”
“啧,装什么装,早不早你他妈心里没数么,少废话,钱呢!”
气氛不太对,江画皱眉,在墙后高高竖起了耳朵。
男人指着鼻子骂完,朝旁啐了一口,一把扯下越歌的书包:“小畜生,老子可撞见你打工了,你他妈忽悠谁呢!”
“书包里只有书。”越歌轻声说:“打工的地方要试用两天,还没有开工资呢。”
听到这,江画脑中警铃大作,顿时冒出两个大字。
勒索。
还勒索到白莲花头上,这不约等于瞎猫碰到死耗子!
“当老子不会算账?”没翻到钱,混混咒骂着,单手扯起越歌的领子。
“靠!你想干嘛?!”
看到这一幕,几乎没有犹豫,江画行动比大脑更快地冲了过去。
手里的矿泉水瓶飞出,正中小混混的塌鼻梁。
“艹——!谁他妈...!”
小混混惨叫后退,右手一松,江画趁机拉着越歌就跑。
“你是不是傻的?被欺负怎么不还手啊!”
越歌被拉的一个踉跄,左手勾回书包,反应好似慢半拍:“江画...?”
江画没好气地打断:“别叫我!圣母病传染!”
身后传来阵阵叫骂声,江画充耳不闻,拉着人跑的飞快。
嘴上说的霸气,他却也没留下教训混混。
那混混五大三粗,江画那点武力值根本不够逞能的,他怕疼怕的要命,不想打起码会跑,哪像白莲花会乖到配合勒索?!
简直离谱!
抓住的手腕很纤细,江画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白莲花这么好欺负,要是学会打架反击,是不是也算长歪了一点...?

本站推荐理由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全部章节!

江画越歌小说仅代表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