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斐钰泽宁晨曦小说只为他动心全章节txt完整版分享

斐钰泽宁晨曦 呜呜文学 2020-07-27 08:55:10
  • 只为他动心合集版免费阅读-只为他动心(斐钰泽宁晨曦)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只为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斐钰泽宁晨曦的小说之全文全章节在线阅读完本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只为他动心,主人翁是斐钰泽宁晨曦,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只为他动心》主要讲述了斐钰泽宁晨曦之间的恩怨情仇:宁晨曦被韩丹和安飒的碎碎念念的心烦,在她俩再次试图联合起来一唱一和对她进行羞辱式爱的教育时,宁晨曦及时抽身跑到了洗手间。看着水流一点...

斐钰泽宁晨曦小说只为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拜伦,《春逝》

这些人里,路弥是唯一一个在之前就见过宁晨曦真人的人。
那时候宁晨曦应该和他哥刚在一起,也是在这样灯线迷离昏暗的酒吧内,斐钰泽把人揽在身前,摸着他的脑袋,说道,“叫***。”
连素来清冷的嗓音里都含了几分笑意。
他舅舅和舅妈在表哥年幼时就离婚,舅妈在他舅舅创业初期最艰难的时候***,那时候表哥也才五岁。
他舅妈走的时候除了分走了大笔财产以外什么也没带走,包括年幼的表哥。
之后舅舅忙着生意场上的事情对表哥更是疏于照顾,好在最后斐灵把他给带回来了家亲自照看着。
原本大家都以为表哥有着这样的经历会在成年之后叛逆张扬到极点,就像身边的那些世家中最常见的纨绔子弟。
但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随着成长,表哥不但在学业上越发优秀出色,性格上也是清冷自持。
只是清冷自持有好也有坏。
太过寡淡,仿似没人能够入了他的眼。
斐钰泽带着宁晨曦见他的那一次,是路弥第一次见到他发自内心的,真正的笑。
两人的一举一动于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亲密和糖分。那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幸福着时才会于不自觉间流露出来的表情。
至于后来两人是如何分手的,路弥不知道。
他只记得当时他正在为***娱乐圈准备着集训,回到家里时听他爸和他妈谈话时说舅舅开车撞了人,但好在对方抢救过来之后没什么性命危险,对方酒驾又逆行。舅舅只需要负民事赔偿责任就可以。
再之后,就是知道表哥分手的消息。

宁晨曦被韩丹和安飒的碎碎念念的心烦,在她俩再次试图联合起来一唱一和对她进行“羞辱”式爱的教育时,宁晨曦及时抽身跑到了洗手间。
看着水流一点一点径直流穿过她沾满了泡沫的手指,宁晨曦混沌了一整晚的思绪才稍稍明朗起来。
她随手抽出了张纸巾把指尖擦净,抬头于镜中看着自己的那张脸。
小脸,红唇,高鼻梁。
美则美矣。
只是那双微微外勾的清澈杏眼,怎么看都怎么少了几分生机。
连带着那张本该明艳张扬的脸庞,硬生生显出了几分清凌凌的味道。
看了几秒,似是对自己不满意般,她又从小包里掏出了根口红。
把之前因为喝酒而蹭掉的唇色给细细补好,直至浆果红色的唇釉全部都严丝缝合的贴合着唇线,重新露出完美而毫无瑕疵的唇廓,她才算稍稍满意。
宁晨曦一直都知道自己生的美。
她从不会像其他女士一样在被夸奖时谦虚摆手。与之相反,她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
从而达到趋利避害。
做完这一切,她才倚靠在洗手间冰凉的墙面上为自己点了一只烟。
“咔嗒——”一声,火苗放肆窜起。
青烟白雾下,宁晨曦的思绪开始逐渐放飞。
她觉得今晚韩丹安飒她们两个的担心完全多余。
她刚才在里面反驳她们俩的话虽参杂着半真半假,但她也没说谎。
不过是一个年少时爱的稍稍刻骨一点的恋人。
怀恋有,痴念有。
但若真说还存在着什么情深大义的爱情,未免显得有点太过无稽之谈。
与其说是旧情难忘,宁晨曦更愿意把这段感情归结于心有不甘。
她从小到大虽在家庭方面过的不甚如意,但在其他地方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刚上大学时她凭借着出色的相貌和能力很快就在一群新生中脱颖而出,在大二学生会的人下来招人时被学习部的学姐一眼相中,邀请她主动加入学习部。
当时职能部门里的位置稀少又紧张,除却一些走关系***的,仅剩下的几个大家都是争得头破血流。
宁晨曦当时脑子里还没有非去哪个部门不可的那个执念。
她这人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凭着心情做事。但当时邀请她的那个学习部的学姐长得实在是漂亮,就那么温温柔柔地一站在她面前,轻声软语地一问出口,她就没了抵抗力。
都说男人爱美色,女人也不例外。
甚至相比起男人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宁晨曦就是这大部分中的其中一个。
美好的人和事物,大概没有人会不爱。
热爱一切美好的人和事,是生而为人的本能。
也就是在那一天,她遇到了当时的学习部部长,斐钰泽。
她原以为招她的那个学姐就应该是学习部的部长,直到往面试地方走去的时候,学姐告诉她正部长另有其人,是一个和她同届的学长,为人冷淡,长相优越,是个校草。
见到他不要过多窥探,学长不喜。
学姐这一路上念念叨叨叮嘱了很多,宁晨曦一句话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为人冷不冷淡,喜不喜***屁事?
说不定见到他时是她先不喜他。
S大上大课的教室平时多有闲置。
此时正值周五,大一新生入学军训后刚刚回归,在军训教官长达半个月的折磨与阳光的爆打下,一个个黑如泥人。却依旧抵挡不住他们正左一个教室右一个教室来回走动着听不同部门的学生会招生演讲。
宁晨曦就是在这样嘈嚷的情况下,随着学姐推门的动作看到了在窗边孤身而立的那一抹剪影。
挺拔如松,身直如柏。
像是夏日里流淌于片片翠绿山林间的一汪清水。
轻易地就能蜿蜒流淌而进到她的心里,让人来不及思量,措手不及。
后来宁晨曦知道,她不是非哪不可,她是非他不可。
非他不可。
但那是当时的她,是当时的宁晨曦。
至于现在。
宁晨曦于青烟白雾中轻笑一声,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
时间它是个好东西,跨过五年的漫长岁月和时间长河,宁晨曦发现她甚至连斐钰泽的样子于脑海中都已经模糊。
就很突然,也很理所应当的。
想不起来了。
至于是不愿想,还是想不起。
宁晨曦不想深究。
人生短短数十年,她又何苦自己为难着自己。
她于感情中偏执,但她也一向活的通透。
如若非要有人问起,她会微微沉思,而后用着非常非常模糊地词语和字句去描述出一个尽量全集的他。
——那是一个非常优秀且长相帅气的少年。
其实韩丹和安飒说的也不完全对。
她宁晨曦也不是个傻逼,能对着一个渣到天际的前男友一念就念了这么多年。
她和斐钰泽之间不存在着谁对不起谁,他在她最美好的那三年时光里给了她以无尽宠爱与纵容。
至少两个人在一起时,他给予了她无尽的溺爱与养分。
至于分手时的那一出。
恋爱分手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之常情,她光明正大的在人前给她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她半点没给他解释的机会给了一巴掌转身就走。
可以说是毫无信任。
说到底。
两人半斤对着八两,谁也没欠谁。
年少时的爱情,如果没有***到极致的狗血情节和轰轰烈烈的收尾,又有什么意思。

吐出最后一个烟圈,收回胡乱飘飞地思绪,宁晨曦把还剩了大半截的烟按灭。心里有点自嘲。
她倒是真爱惜她这副皮囊。
抽烟有害身体健康,小孩子都烂背于心的道理,她宁晨曦怎么可能不懂。
宁晨曦不怕死,比之生死,她更爱惜的是她的这副好皮囊。
她其实烟瘾不大,多数时间都是吸半根。
至于剩下那半根,光是夹它于指尖看着它静静燃烧着的时候,就可以缓解掉她的大部分疲惫。
宁晨曦有时候真的觉得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样子的话是据实考究的。
就像现在。
她回国刚半天不到。
在几率小到只有0.00000001%的酒吧洗手间内,民间俗称厕所,她和她那在绿了她之后又分别五年的前任初恋男友。
相遇了。
恨于人心的狗血分手方式。
别出心裁的久别重逢地点。
男人清风朗月的立身于白色炽灯光下。
白色衬衫,黑色西裤,高档皮鞋。
脸部轮廓坚硬且棱角分明,下颔线利落完美,鼻梁挺直,一双外勾的眼尾显出几分薄情。
偏偏在看向她时,眼底含了几分浓郁情愫。
宁晨曦不愿自作多情,宁愿这是她吸烟过后而产生的错觉。
待眼前烟雾尽散,眼前人只是一具幻影。
可人就那样站在那里,挺拔如松,带着一丝清冷坚韧之气。
一如多年前时的少年模样。
洗手间内来来往往的人群于一瞬间都成为了背景,斐钰泽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贪婪的凝望着眼前人。
眼也不敢眨一下。
他在她刚发呆之时就找到了这里。
女人身穿黑色吊带***,背靠洗手间大理石墙面,发丝微垂,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皙指间中泛着星点红光,是香烟在燃烧。
青灰色烟雾于她周围缥缈缭绕,艳媚,却不显风尘。
酒吧里的那一头纯黑色长卷发此时被她用廉价黄色细皮筋在发丝根部松松扎起。
露出稍稍圆润的肩膀与瘦削锁骨,细碎刘海垂在脸颊两侧,趁的她原本就小的脸更加小巧。
洗手间里路过来来往往的男人和女人,目光或多或少都停留在她的身上,她却恍若未见。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抽烟的。
讨厌烟味,却喜欢抽烟,这样能把喜好与厌恶完美结合在一起的矛盾女人,全天下大概她也是独一份。
他恍然想起曾经。
她一个人抽不了一整支烟,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先裹住他的烟嘴,吸他要吸的烟的第一口。
他若是想要管束禁止她,她就生气的把他烟盒里所有的爆珠全部都偷偷给他捏爆。然后她就会像是个小霸王似的恶人先告状,“谁让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恶心先告状这一出戏码,她用的最为顺手。
罢了罢了,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他都由着她。
再后来港剧《春娇与志明》在内地大火,小姑娘熬着夜连着追完了三部,第二天上课眼睛肿的像个核桃,伸手抱住他,语气严肃,“哥哥,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那时候他每周都会陪着她上一节毛概选修课。
至那之后,她开始热衷于和他各吸一根烟。
学着电影里春娇和志明的点烟方式,烟头对着烟头。像是在接吻。
他一边嘲笑着她小女生心思的幼稚一边又病态似的疯狂享受着那些独属于他们之间的亲昵。
那时候他们之间还没有夹杂着那么多的是是非非。
她完全集整独属于他。
现在——
他看着现在的她。
因为垂头敛身而更显瘦削的锁骨和肩胛骨,后背形状突起的蝴蝶骨像是两只展翅欲飞的完美孤蝶暂栖于一簇山峰之上,随时都有可能飞走。
长大了,也更成熟了。
嗓间有淡淡的腥涩味,在下一秒就可以破喉而出。
斐钰泽正思量着该以怎样的方式用来招呼着两人之间这长达五年来于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会面。
是轻描淡写的说上一句好久不见,抑或是当作彼此不存在当初那段感情似的转身拍拍衣摆相忘于江湖。
毕竟当初是他用着那样最为决绝惨烈的方式一刀切段了两人三年间的感情。
他是最没资格说任何话语的那一方,连想念都不配。
思量间,身旁有女人香肆意钻进鼻腔。
女人清淡地嗓音里泛着一丝冷意,“借过。”
路人与路人走在街上擦身而过时还会因为好奇而彼此多加打量一眼。
而此时,她就那样站在他身前,却连头都懒得抬一下。
仿佛多看他一眼都是脏了她的眼。
鬼使神差的,他一把捞住她细瘦的手腕骨,垂头看着她捏在手中的红棕色TSHOMX打火机,语气沙哑,“女士,借个火。”

只为他动心全文阅读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宁晨曦眼神清凌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双眸子里无波无澜,嘴角却勾着讥讽的笑意。
她是真的觉得挺有意思的。
先不说阔别多年后的恋人于洗手间里重逢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找前女友借火这事。
就说出来吸烟不带火,这和找人约.炮不戴套又有什么区别?
男人身材修长高大,双手插兜清风朗月般站在洗手间的正门口,宁晨曦想走出去势必要经过他身边,因此两人此时距离贴的极近。
近到斐钰泽能够清晰看到她眼底勾勒出恰到好处的三分不屑与七分嘲讽。
她轻嗤一声,刚补涂过浆果红色唇釉的唇瓣轻启,嘴里吐出的话语却利落干脆,丝毫不带犹豫,“不借。”
她没那个耐心有等前男友吸完一支烟的时间,但是如果不等他,万一有去无还怎么办?她这打火机还挺喜欢的。
至于他之后再还给她,这根本不在宁晨曦考虑的范畴之内。回国第一天遇到初恋男友这事已经够她呕一阵子了,她不想两人之后再有什么狗血牵扯。
旧情难忘不难忘宁晨曦不知道,但她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
顿了顿,怕他觉得自己是故意而为之,宁晨曦好心道,“酒吧出门左拐直走有一个精品店,里面东西很齐全。”
应该有卖打火机。
星级酒店一楼都会设有精品店,宁晨曦上午办理入住的时候不经意瞄到一眼,心里有大致印象,只知道一定是有这么个店。
但你要让她说具体位置,抱歉记不住。
至于刚刚她那一连串脸不红心不跳的指路。
别问,问就是蒙的。
反正有就是了。
至于他找不找的到,和她也没多大关系。
不和她借就行。
斐钰泽一直没说话,垂着眼睛就这么静静地注视着她,像是想要把她的一颦一笑全部给镌刻到心里去。
与斐钰泽眼底的温情脉脉不同。宁晨曦脚踩七厘米黑色字母高跟鞋,脊背挺直,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
眼里带着毫不服输的嚣张气焰。
分手多年后的恋人重逢。
谁先低头,谁就输了。
两人距离贴的近,独属于他身上的清新木质香调肆无忌惮的悉数钻进宁晨曦鼻孔,像是午后暴打在男人白色衬衣上的阳光,温暖又干净。
让宁晨曦有一瞬间的眩晕。
一秒——
两秒——
三秒——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好像只是短短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宁晨曦听见他喊她的名字,“宁晨曦。”
嗓音清冽却发着哑,像两片磨砂薄纸轻轻相碰撞在一起,静静相蹭。
宁晨曦听他接着道,“你指的那个方位是酒店大堂内的女士洗手间。”
“......”
他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乘胜追击,继续羞辱,“路痴就不要给人指路。”
“......”

直到重新坐回到卡座里,宁晨曦气的一张小脸还涨的通红。
刚刚在他说完以后,宁晨曦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裤袋里掏出一个黑色漆皮打火机。
男人略过她,***随意的靠在她刚刚靠过的地方,头顶白炽灯光打在身上,衬的他整个人青隽又矜贵,完美的像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画。
就是这么一幅画,气的宁晨曦想要把手中打火机扔到他那张勾着得意的脸上,然后冷冷吐出一句,“神经病。”
小孩子都不这么幼稚。
安飒看着美人脸上的怒气,面上滑过一丝了然。
端起面前的酒杯状似不经意道,“我刚好像看见狗逼前男友了。”
韩丹挑眉,不信,“你有前男友?”
“我看你找男朋友都费劲。”
安飒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伸出做的精致的酒红色指甲指了指宁晨曦,“不是,她的。”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韩丹的后半句话,急了,“你瞧不起谁呢?老娘那是不想找好吗?。”说着,她轻撩头发,语气悠悠,“想找的话有的是弟弟排着队等着我宠幸。”
韩丹没再和安飒抬杠,看了角落里的宁晨曦一眼,“我早看见了。”
说着,她又抬起漂亮下巴点了点宁晨曦,“你看她那样,八成是已经见过了。”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见过前男友后故作的镇定和交锋后的疲惫。
宁晨曦没理她们,正垂着头回复沈焱城微信。
沈焱城:【结束了给我发消息,我送你们回去,女孩子晚上喝了酒叫代驾不安全。】
宁晨曦:【不用,就在我住的酒店楼下,喝完就直接上去了。】
沈焱城:【把你位置发给我。】
宁晨曦:【分享位置。】
没到两分钟,沈焱城发过来了个位置共享。看地图上面,两人此时距离的位置还挺近,地图上面沈焱城那方的小红点还在不断朝着宁晨曦这边移动靠近。
果然,没到两分钟,沈焱城的消息再次发送过来,【离得近,我现在过去找你。】
时间已经不早了,其实宁晨曦想说她们这边也快散场了,要不你别过来了,我们改天再约。
但想想两人确实快有一年时间没见了,上次见还是他去迪拜看她,现在她好不容易回国,再这样说未免显得有点太过于白眼狼。
这么一想,她回了句:【好。】
安飒还在接着刚才感慨,头靠在卡座椅背上望着头顶上昏黄明暗的灯光,语带叹息,“莫言老师曾说过——”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宁晨曦回完消息抬起头,闻言想也没想,抄起台面上的打火机就丢过去,“你有病?”
这是刚刚她在洗手间里想对斐钰泽做的事情。
韩丹插起块哈密瓜堵住她的嘴,“乖,宝贝儿,这是村上春树说的。”
安飒:“......”哦。
安飒再接再厉,“作者名字不名字的没关系,主要是这句话,这道理。”
“反正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宁晨曦嗤笑,嗓音有点懒散,“谁给你俩的自信就这么确定我对他旧情难忘?”
韩丹:“大概是斐钰泽的颜和钱吧。”
安飒点头附和,表示赞同,莫了不忘加了一句,“三年的初恋时光啊…”
过了一会儿,安飒试探性开口,“不过话说回来,你俩当初分的那么匆忙,你确定这中间真的没什么误会吗?”
“你亲眼看到他压着那个女生亲的?”
她和韩丹完全无理智的站在自己朋友这一边不同。
韩丹不做酒店,晨曦一直在迪拜,她却是实打实的一直在国内的酒店圈子里混。也知道斐钰泽这些年来一直是单身。
宁晨曦垂着眸子没吱声,不管有没有误会,他们之间都已经是过去了。
忘不掉也好,有误会也罢。
人总归是要向前走的。
她伸手想要捞过桌上的烟盒,还没捞到就被另一只手给截走。
宁晨曦平时也不是嗜烟的人,但她这才刚回来一整天,就又是前情敌又是前男友的,着实是有够让她心烦气躁。
“嗓子不要了?”略带干燥的手掌拍在她的发顶,宁晨曦顺着力道向上抬眼,不出意外地,撞进了一双浸着温润笑意的眸子里。
男人一身黑色冲锋衣,面色温柔清润,说话时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虽是责备的话语,却不难听出里面的关心。
宁晨曦撇撇嘴,“你还挺快。”
两人将近一年多没见,沈焱城低头不动声色端详着手下的小脑袋,“瘦了。”
韩丹不满,“我说沈焱城,不带你这么偏心眼的啊,大家都是老同学,怎么就关心晨曦不见你关心关心我啊。”
沈焱城这才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韩丹身上。
看着她一身职场白骨精的女强人气息,嘴角笑意依旧温润,出口的话却欠揍,“你太强,关心不起来。”
韩丹气的差点摔杯子,宁晨曦在职场里不比她强势?
他们三人大学同班,也不知从哪天起,经常厮混在一起。
安飒是之后因为学校里经常组织的社会实践活动上认识的。
宁晨曦给两人做着简单介绍,“安飒。”
“沈焱城。”
安飒此时已经完全是小鹿乱撞状态,内心疯狂大喊着,“操啊!!!宁晨曦你身边有这极品不早点介绍到姐妹面前!!!”
面上却依然嘴角勾着恰到好处的四十五度微笑,伸出手矜持着道,“安飒,久仰大名。”
沈焱城绅士回握住,指尖相碰,一触即分。
安飒有一瞬间的失落。

这边林睿还在给在座的实时播报。
——“那个野男人摸了***的头!”
——“***抬头冲着那个野男人笑了!”
——“***把她朋友介绍给那个野男人了!”
——“关系都好到见彼此的朋友了吗!?”
林睿看着始终垂着头漫不经心的男人,放出最后的大招。
——“老大,你说他是不是喜欢大嫂啊!?”
“砰——”地一声。
男人手里把玩的玻璃杯掉到了地上。
抬起地眸光里浸着股凉意,“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小说资源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只为他动心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点击免费阅读只为他动心全部章节!

斐钰泽宁晨曦小说仅代表只为他动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