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小说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无删减全文大结局阅读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 呜呜文学 2020-08-24 09:13:20
  •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的小说之资源大结局免费完本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主人翁是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主要讲述了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之间的恩怨情仇:越枫在那边“擦”了一声,又说到,“不会吧?那你俩现在在谈恋爱?”贺清桓垂眸,“他在闹脾气。”越枫更他妈惊讶了,连着“擦”了好几声,“那我给这位望望爷跪了,敢和您闹脾气。”他说完,又感慨道,“啧,我就知道不该来问你,顾望这......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小说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全文免费阅读:

越枫在那边擦了一声,又说到,不会吧?那你俩现在在谈恋爱?

贺清桓垂眸,他在闹脾气。

越枫更他妈惊讶了,连着擦了好几声,那我给这位望望爷跪了,敢和您闹脾气。

他说完,又感慨道,啧,我就知道不该来问你,顾望这种,不就是你喜欢的类型嘛。

听出越枫话里的打趣,贺清桓笑了笑,没做声。

外边夜色正浓,漆黑的夜里酝酿着不久后的风暴。

贺清桓挂了电话,手机拿在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他耷着眸子。

跟贺清桓关系好的人没几个,但但凡跟他关系好的,都知道贺清桓有一个毛病。

贺清桓是个看脸的,特别看。

他对长得好看的私生子下手都会软一点,留一点情,于贺清桓而言,好看的脸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和情感无关。

书里没有提到这点,现在的顾望也不知情,更不知道他现在压根就是在贺清桓审美上蹦跶。

完完全全按着贺清桓喜好长的顾望,能够缠着贺清桓那么久,也是有原因的。以贺清桓的条件,从小到大喜欢他的人不计其数,其中暗恋的明恋的正常的不正常的,贺清桓的人不知道处理了多少。

偏偏顾望。

之前的贺清桓还只是单纯觉得他长得不错,但人的确不讨喜,真处理了又可惜。

可最近,贺清桓勾了勾唇角,连性格都跟自己的喜好对上了。

但小朋友好像真的在闹脾气,顾望晚上跟蒋驰在大礼堂外的对话,贺清桓全部都听见了。

谁给他的胆子,想走就走?

贺清桓漆黑的眸子里暗色翻涌。

轻轻推门进来探头探脑的小六眨巴眨巴眼睛,哥哥,爸爸叫你。

贺清桓笑了笑,知道了。

小六轻轻带上门,蹑手蹑脚的下楼,她在楼下等的女人一把抱住她,急道,脸怎么这么白?他吓你了?

小六埋在女人的颈窝,没有。

女人抚着小六的背,坐到沙发上,横了对面的女的一眼,凭什么都让小六去?你看把我们小六吓得!

你别这样,他对小六怎么样你不清楚?小六自己胆子小,她要是争点气,巴上她哥,还有那些丑东西的事儿?她自己没孩子,空有一张好皮囊和床上的好功夫,看贺清桓对小六好像是要宽和点,有意跟这对母女搞好关系。

小六从女人脖子里探出头,哥哥姐姐们不是丑东西。

张白露笑得勾人,这是她的习惯了,是不是丑东西,看谁最惨不就知道了。

这话太深奥了,小六听不懂,她摇摇妈妈的手臂,露姨说的什么意思?

张白露的视线落在小六藕节一样白嫩的手臂上,她手腕上戴的是根红绳,上边坠着一颗珠子,乍一看没什么特别,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这是贺清桓送的。

小六满三岁那天,贺清桓派人送到宴会上的,当时惊呆了一众人,从那以后,小六跟他妈话语权都大了些。

贺清桓是老三,上边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边一群弟弟妹妹,反正贺家有钱,养再多都养得起,但真正当得起少爷这个名儿的,只有贺清桓。

贺家现在的家主也早就定下了贺清桓为下一任家主,贺氏的继承人,没人敢得罪他,即使贺清桓眼里根本没有他们这些人的存在。

稍微大一点的看见贺清桓还好,还能勉强不露怯,像那群小的,十岁几岁的,说话都磕巴,再小一点,吓哭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们对贺清桓,是又敬又怕。

前段时间下雨的一个晚上,贺清桓从学校回来,心情像是特别好,还抱着小六逗了会儿,贺清桓长得好看,是这一辈中长得最好的,毕竟他妈也是世家出身,骨子里的血是不会变的。

小六虽然害怕,但看哥哥不像以前那么冷漠,没一会儿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他妈在旁边心吊到了嗓子眼。

贺之岩是贺清桓的父亲,他重视嫡出,对这个儿子只有欣赏和爱护的,见他心情好,问是不是在学校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儿。

贺清桓捏了捏小六肉嘟嘟的脸,点了点头。

他心情好,这一大家子说话音量都会稍微大点。

那天晚上,是贺清桓给顾望借伞的那次,少年眼睛漂亮,不敢看他,不情不愿接过伞的样子,很可爱。

-

第二天早自习刚下暴雨就来了,唰的从天上淋下来,带着风,学校里几棵松树枝条凌空摆动。

自从和贺清桓成了同桌,顾望每天都要提前到教室,贺清桓不在他就赶紧去洗手间,反正就是尽量不跟贺清桓接触。

宋之言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跟孟鸥成了同桌,美滋滋,看顾望每天担惊受怕,他觉得有点搞笑。

除了顾望,像宋之言这类的炮灰,压根对贺清桓的情况一无所知,或许能凭直觉说贺清桓好像有点危险,但具体是什么样子,顾望比他们都要清楚。

贺清桓换上了秋季的校服,湖蓝色和白色的搭配,他一进来,很多人就不由自主的把视线放在了他身上。

顾望低着头,在群里聊天。

贺清桓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只能看见顾望毛绒绒的头顶,直到他坐下,顾望才察觉到贺清桓来了。

顾望惊了一下,往旁边移了移,仍旧低头玩手机。

[诏诏要考大学:望望,昨天怎么是贺清桓给你送花?]

[望望:我也不清楚。]

[言狗进步一百名:这个我知道,本来是我们团支书送的,但想到要拍照存档,她就想让班里长得好的去,就叫了我一个,贺清桓好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送的。]

[诏诏要考大学:你哪里好看了?你们班长眼神不太行啊,你昨天站孟鸥旁边,丑得一批。]

[言狗进步一百名:中午爸爸让你知道什么后悔做人。]

顾望看着话题立马被沈诏带偏,他笑了笑,沈诏已经和宋之言在群里开骂了,沈诏骂宋之言头脑简单四肢也发育得不咋地,宋之言骂沈诏矮子戏精,他还记着上次在网吧警察来了,沈诏装晕见死不救的那事儿。

上课了,顾望关掉手机。

他偷偷瞥了一眼贺清桓,后者目不斜视的看着黑板,顾望心想很好,就这么保持下去,等下次月考,他再往上考几百名,就能跟李舒雅提换同桌的事情了。

昨晚的送花事件就是一个意外,就如宋之言所说,贺清桓也是为了班级荣誉,心里想必也是不情不愿的。

按照书里贺清桓对原身的态度,花上面撒了敌敌畏再送的可能性比较大。

顾望反正是不会想多的。

然而就在中午,沈诏给顾望分享了一个论坛里的热帖。

标题是——贺清桓倒追顾望?

这个标题起得很带劲,贺清桓是什么人,天之骄子本子,顾望又是什么人,草包暴发户本户,也就最近才好像变了点儿,但要跟贺清桓相提并论,差距大得不是一星半点,现在说贺清桓倒追顾望,鬼信。

但帖子的热度依旧很高,因为大家都很八卦。

顾望点***,里面配图就是贺清桓给他送花的照片,照得不算清楚,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莫名暧昧,感觉下一秒就要冒粉色泡泡似的。

贺清桓的视线落在顾望脸上,顾望垂着头,像在害羞的样子。以上,是论坛里的人根据照片分析出来的。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这两人很有cp感啊!!!!]

[对不起,我不允许帅比内部消化,帖子我已经举报了。]

[我觉得你们很闲,贺清桓喜欢顾望怎么可能,要喜欢的话,顾望还至于追那么久?也不动动脑子。]

[我们本来就闲嘛,无所谓啊,我们就爱看两个帅比搞暧昧,我们喜欢,管你屁事。]

[只是照片好看啦,拿出来分享分享。]

帖子虽然很快被删除了,但贺清桓给顾望送花的照片还是被很多人保存下来了,昨晚是因为晚会气氛好大家都上头了没想那么多,今天就有时间细细回味了。

照片不错,帅比不错,这俩可不能在一起。

中午休息时间,顾望跟宋之言坐一块儿,顾望看完帖子,抬头去看贺清桓,他没玩手机,应该没看见。

宋之言跟着一起看完了帖子,气愤道,哪个傻逼造你的谣?不都说了不喜欢了吗?

顾望趴在桌子上,淡淡道,反正已经删了,没事。

清者自清,顾望只需要将自己的态度摆出来,大家自然都会明白。这也怪之前原身追贺清桓闹的动静太大,导致现在他只要跟贺清桓有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里,就会被叽叽歪歪。

追贺清桓的人那么多,顾望是个中翘楚。他只允许自己一个人追,打跑了其他的追求者,跟蒋驰三天两头的打架,只要有贺清桓在的地方,必有顾望。

大家都觉得贺清桓挺惨的,遇上了顾望这么个玩意儿,现在顾望不追了,他们却又要把两人绑一块儿。

顾望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冷。

望望,李老师让你去她北楼的办公室一趟!前边靠门的女生在喊。

知道了!宋之言替顾望回答了,然后看向顾望,丫丫不是一般在我们南楼吗?怎么去北楼了?

李舒雅身兼数职,在南楼北楼都有办公室,外边在下大雨,去北楼就得打伞出教学楼。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顾望拿了宋之言的伞,不用,你做题。

宋之言,......他不想做题的小心思被发现了,望望最近真是越来越讨厌了。

-

大雨倾盆一样的下,跑道形成小股水流,顾望刚出教学楼,迎面就是一阵冰凉的水雾。

北楼跟南楼中间隔着操场和小树林,小树林在晚上是早恋小情侣常去的地方,一溜的常青松柏。

顾望举着伞,迷蒙汹涌的雨帘里走出来了一个人,顾望脚步顿住,微微眯起眼睛才看清那人的脸。

蒋驰?

顾望往后退了一步,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蒋驰抬手,他身后走出了三个人,纹身纹到了脖子上,一身校外人的打扮,他们朝顾望走过来,俨然是准备直接动手了。

顾望皱眉,看向蒋驰,你有病?

蒋驰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你的话没一句是真的,你用了什么手段逼贺清桓给你送花?上午那个帖子是你让人发的吧,顾望,我昨天差点就信了你了。

我不想听你解释了,今天我也没别的意思,弄你一顿,弄成什么样,我不知道,等我喊停吧。他往后退了几步,给他们留出场子,一只手插在兜里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顾望敛眉,他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打一个或许还能行,三个......不太能打得过。

但跑显然不可行,跑不掉。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又这么大的雨,也没人会出来。

为首的人还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了兄弟,接着一拳就朝顾望挥过来。

顾望收伞,一脚踹在那人的肚子上,趁他吃痛弯腰时,拎着他的领子把他的头***撞在地上。

那人惊异于一个学生哪来的胆子下这么狠的手,其他两个见大哥被打了,一起冲上来,顾望没有三头六臂,专业也不是打架,很快落了下风。

蒋驰在一旁笑。

以前跟顾望小打小闹是因为顾望压根就上不得台面,入不了他的眼,但最近顾望越发不一样了,周围夸他的人越来越多,蒋驰产生了不小的危机感。

昨晚顾望站在台上抱着花的样子刺得他眼睛疼,他今天也没想要真怎么样,就想把顾望又重新拉进***里,狼狈得像狗的样子,才是顾望。

所以没一会儿他就摆手示意停下,居高临下的站在顾望面前,说道,今天只是警告,你好自为之。

他带着几人潇洒离去,顾望垂着眸,全身淋湿,额发散乱耷着,雨水顺着发尖不停的往下留。

顾望抬手抹了一把眼睛,那几人没怎么下狠手,但顾望皮肤白,脸上有点伤特别明显,他懒得看自己什么样子,捡起地上的伞,也没打,拎在手里往回走。

他不知道原身怎么样,但这是顾望自己受过最大的屈辱,因为贺清桓。

当顾望跟落汤鸡一样,脸上带着伤出现在教室里时,教室里本来吵闹的众人慢慢安静下来了,都惊讶的看着顾望。

宋之言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顾望面前,问道,望望,你怎么了?他看见顾望眼角和嘴角的伤,顾望特别白,磕破皮都特别明显,宋之言瞪大眼睛,谁他妈打的你?

我回去了给你说。顾望推开宋之言,往自己座位上走去。

宋之言跟在他身后,回哪儿?

顾望,回家。

他浑身上下都是湿的,现在这种天气,肯定会感冒。

贺清桓没在,顾望迅速收拾好了书包,宋之言把他送到楼梯口,再三嘱咐回家微信联系,顾望也让宋之言记得做题,在看见宋之言的脸飞快的垮下来后,顾望心情竟然好了点。

他下楼,在二楼转角看见了正往上边走的贺清桓,顾望敛下眉,虽然贺清桓好像的确没做什么,他只是不喜欢顾望,但不管怎么样,蒋驰都是因为贺清桓才为难顾望,顾望做不到不迁怒。

他视而不见,准备直接下楼。

在路过贺清桓的时候,贺清桓伸手捉住顾望的手腕,拇指在顾望手腕最薄的皮肤缓缓摩挲,他视线落在顾望脸上的伤上,轻声问他,谁打的你?

与你无关。顾望挣了一下,没挣脱,抬眸看向贺清桓,顾望脸上还有水,又有伤,这样看起来特别可怜。

贺清桓看着面前人的长睫上还带着水珠,却又在看见他眼角的伤时压下了唇角。

教学楼跟沉寂静止了一般,也没人上下,顾望心里发慌。

贺清桓轻轻嗯了一声,随即猛然***将顾望按在了墙上,但两人身体之前还是保持了距离。

顾望心跳如雷,贺清桓的眸子是墨色,比常人还要深的漆黑,他一瞬不瞬的看着顾望,顾望忍不住侧头。

贺清桓抬手捏住顾望的下巴,让人面对着自己后,手指顺着顾望的侧脸往上,贺清桓手指微凉,引起顾望一阵战栗。

连顾望自己都不清楚,他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但这其中,肯定有害怕的成分在,比起男主蒋驰,贺清桓才是令人害怕畏惧的存在。

最终,贺清桓的指尖停留在顾望的眼角,在刺目的伤口上轻轻摩挲,他放轻声音,几乎像是呓语,可语气里的戾气令人心惊。

谁打的你?嗯?

点击免费阅读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全部章节!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小说仅代表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第20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