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小说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在线完本小说资源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呜呜文学 2020-08-12 09:29:29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 6 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的小说之小说txt全文阅读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主人翁是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主要讲述了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之间的恩怨情仇: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四周突然安静了。终年不断的朔风都停止了呼啸,落针可闻。紧接着,一股磅礴的杀意自晏临身上扩散出来,像是高山上雪崩的瞬间。闻朝离得最近,他飞快地扣住对方手腕,低声道:“师尊。”晏临转瞬将杀意收敛:“如何?”......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小说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四周突然安静了。

终年不断的朔风都停止了呼啸,落针可闻。

紧接着,一股磅礴的杀意自晏临身上扩散出来,像是高山上雪崩的瞬间。闻朝离得最近,他飞快地扣住对方手腕,低声道:师尊。

晏临转瞬将杀意收敛:如何?

因为闻朝出手及时,其他人并未感觉到青崖仙尊动了杀念,两派弟子又窃窃私语起来:神火?什么神火?

虽然但是,就算风鸣师兄真的有神火,又凭什么给他看?

死老头,我看你是觊觎神火,想趁机抢夺吧!

闻朝和晏临互换了几个眼神,闻朝轻声开口:既然元掌门想看,那给你看看倒也无妨。

退到旁边的承衍错愕抬头:风鸣师弟,凭什么?这老东西没安好心,你不能

闻朝并没理会,只目不转睛地盯着元苍平:你可看清楚了。

他说着摊开手掌,掌心召出一簇火苗来。

那火焰鲜红,像是一捧心尖上的血。

晏临也偏头看来,火焰映在他眼中,跃动的节拍悄然和心跳重合,体内那股灼热的灵力又开始翻涌,搅得他心神不宁。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徒弟确实回来了,昨夜闻朝伤他时,火焰的颜色已如泼墨,而现在,又恢复了纯净的红色。

他某根心弦暗暗一松,身形便不由自主地一晃,又强行稳住。

其实闻朝自己也很疑惑,他明明记得书里写闻风鸣的火是黑色的魔火,没有名字,现在却突然蹦出来一个从没听说过的神火雪中焰,还说是师尊上天柱山寻得的。

书中确实有一笔带过师尊在天柱山寻得过一段机缘,并因此修为大涨,却在那时灵体受损惹上寒症。如果按元苍平的说法,那么原书中的机缘就是指雪中焰。

所以,师尊上天柱山,是特意去给他寻来神火,不慎导致灵体受创吗

师尊为了他,到底还做了多少?

闻朝心思飞转,一时间忘了把火焰收回去,一干围观的弟子全都痴痴地看向他掌心,那一簇鲜红的火苗在每个人眼中跳动,分明没有人说话,却有无数道声音响起——

那就是神火吗,好想要啊

明明我也是火灵根,我怎么就摊不上这种机缘

青崖仙尊特意去天柱山寻来的吗,那地方的狂风能活生生把仙体撕碎,居然能从那里寻来神火,可惜仙尊不再收徒了

啊啊,掌门好帅,风鸣师兄也好帅!太般配了,好想看他们两个在一起,在一起!

虽然掌门很帅,可我更爱白发,我选风鸣师兄!

这些声音层层叠叠,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几道他熟悉的:

师兄好厉害,我也想变得像师兄一样强。

昨夜就是那火焰伤了我吗?怪不得,这火真好看,跟风鸣师弟一样好看。

以及一道近在咫尺的——

为师想要你。

闻朝:!!

他心头剧颤,条件反射地攥起手掌,掐灭了火焰。火焰熄灭的瞬间,所有声音全部消失了。

这火似乎能引出人们心中的欲念,并且那些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

刚刚师尊在说什么?想要你什么?要你好好的?要你别乱来?要你别犯傻?

他这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怎么就不能再多听两秒?

晏临跟他视线相对,似乎从他的神色中捕捉到了什么,顿时瞳孔微缩,别开了眼。

现在再招出神火来照一照师尊内心在想什么显然不合时宜,闻朝只得暂时放弃,从刚才那些声音中找到了天剑门掌门的那一条:

竟不是黑色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那三声怎么可能一声比一声气急败坏,闻朝抬头看向元苍平,只见他双目圆睁,气得浑身颤抖,最后一分仙长形象也维持不住了。

他难以置信地指着闻朝:这这不可能让我再仔细看看,一定是你们施了仙法

元掌门还想再仔细看看吗?闻朝声音很轻,却又非常清晰,没问题,您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火焰自他掌中抛洒而出,熊熊滚落,从每一个天剑门弟子脚下烧起来。

元苍平被烧得直跳脚,破口大骂:这就是扶云派的待客之道?!魔修伤人,你们居然放任不

他声音戛然而止——来自化神境巅峰的威压毫无保留地笼罩住了扶云峰,一些修为低的天剑门弟子直接扑通跪地。一柄通体漆黑的墨剑凭空出现在元苍平面前,剑尖离他眉心不足半寸,剑身迅速覆盖上了一层白霜,寒气顺着剑锋蔓延到他脸上,将他眉毛都冻结起来。

照影,是这把剑的名字。

一身白衣的剑修,所持的剑竟是纯黑色的。

元苍平被威压压得动弹不得,浑身上下只剩眼珠子能动,他惊恐地看着白霜自他脚下的烈火中冒出,渐渐冻结全身,将他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冰雕。

既然元掌门这么想要欣赏神火,那不如多欣赏一会儿,晏临收了威压,等什么时候,火融化了冰,你便离去吧。

天剑门的其他弟子纷纷挣扎着逃离火海,只剩下他们掌门被活生生冻在火中,这场面无比滑稽,像一群人在博物馆里欣赏人体标本。

我扶云派只‘惩恶’,不‘伐善’,妖魔不为非作歹,便与我派无关。若再有人故意登门挑衅,与元掌门一同处置。

晏临轻翻手腕,墨剑回到他手中,剑鸣带着他的声音远远地荡漾开来:诸位不要忘了,当年大千世界动荡,魔界来犯,是我扶云派举全派之力***。我派立于这万仞高山之上,天塌下来由我派顶着,活于扶云派庇荫之下的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本派?

他晏青崖的徒弟,也是这些猫猫狗狗能碰的?

在场的天剑门弟子再没有一个敢吭声,他们的掌门被强行留在这里,也没人敢离去。

承衍抱着胳膊站在火圈外看戏,冷嘲热讽道:我看今日之事可以载入史册了吧,你们天剑门以后能不能少出来丢人现眼,我都替你们脸红。

其他人也附和道:他们活该,上次千机阁珍宝丢失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天剑门这群家伙居然污蔑说是我们扶云派偷的,因为除了扶云派弟子,再没人能从千机阁偷走东西——听听这是什么***理由!

喔,我懂了,原来他们‘天剑门’,是‘天天犯贱’的意思。

哈哈!

扶云派弟子乐不可支,天剑门那边则个个面红耳赤,恨不得当场找地缝钻***。

正在这时,天空中忽然投下一道阴影,闻朝抬起头,发现远远地自高空掠下一只***,翼展超过两丈,是只雪鸮灵兽。

雪鸮贴地滑行了一阵,从鸟背上跳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体型健壮,目测身高超过一米九,衣服不好好穿,袒露出来一片健硕的胸肌。

他背后背着一把有缺口的大刀,手里提着一个***的蛇头,断口处有人腰身那么粗,还在往下淌落腥臭的血。

跟他站在一起,另外一位则显得纤细多了,这人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模样生得十分好,一双桃花眼中天生带笑,跟他对视一眼,便好像有微风拂面。

扶云派弟子立刻冲两人抱拳行礼:青蛰仙尊!青梧师叔!

青蛰把那蛇头一扬,兜头扣在冰雕掌门头上,隔着冰层跟他对视:我当是谁,原来是天剑门的龟孙儿。苍平老儿,又带着你的徒弟们来闹事了?您老人家停在元婴期几百年,阳寿到底什么时候尽?回头记得通知我一声,我上你坟前喝喜酒去!

青蛰仙尊天生大嗓门,说话有如撞钟,震得人脑仁嗡嗡作响。

那蛇头没死绝,拳头大的蛇眼还在动,腥血淌落下来,臭不可闻。元苍平看到蛇信不断在眼前划过,周身裹着坚冰,脚底是燃烧的烈火,居然两眼一翻,晕了。

青梧捂着鼻子,急忙避开:大师兄你注意点,再也不想跟你一起出门猎妖了,臭死个人。

他径直穿过正在燃烧的火圈,经过时火焰被劲风扫到两侧,并未烧到他半片衣角。

他快步走到闻朝面前,低声道:扶你师尊回去,这里交给我们。

闻朝如梦方醒,扭头看了一眼晏临,只见他脸色比平常更加苍白,身体在细微颤抖,像是倒了极限。

他仓促地留下一句多谢小师叔,扶住晏临,掐了一道传送术法,直接转移进白鹿居。

晏临掌中的墨剑已经收起,他目光涣散了那么一瞬,突然跪倒在地,剧烈地咳嗽起来。

闻朝心里咯噔一声:师尊!

晏临身上冷得吓人,像是刚从冰窟里捞出来的,闻朝扣住他的手腕,感觉他脉搏变得极缓,经脉之中的灵气几乎停止了运行。

这是强行让体内结冰,以降低痛觉,甚至肌肉骨骼都被冻结在一起,好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吗?

闻朝心如刀绞,忙把他扶回轮椅上:要躺一下吗?

晏临缓缓抹去嘴角的血:不必。

闻朝伏在他身前,扣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灵力输送给对方。这一次和之前那股极具破坏性的烧灼不同,灵力是温暖而平和的,慢慢抚开了结冰的经脉。

晏临脸色缓和下来,难得浮现出一点血色,甚至体内那股乱窜的灵力都温顺了不少。

他拧紧的眉头渐渐展平,语气中带上一丝无奈:给修为比自己高的人输送灵力,你就不怕我一时失控,反倒把你的灵力榨干?

师尊不会的,闻朝笃定道,如果是师尊,榨干也可以。

晏临:

闻朝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令人浮想联翩的话,晏临手指微微一勾,近乎仓皇地偏头,***压下了心头的杂念。

房门没关,老远就听见鸣钟般的声音:我说师弟,我才出门半月,你怎么又把自己搞成这个德性?

晏临偏头看他,语气恢复了往日的冷淡:杀一只恶蛟,居然足足用了半月,你也是够快的。

说话间外面三人已到近前,青蛰道:还不是因为中途赶上风暴,三弟非说他的雪鸮不能在风暴中飞行,偏要我们驻足三日等风暴过去,不然怎么可能这么慢。

青梧:分明是因为你太沉,答应我,下次多修修轻身诀可以吗?

闻朝见他们几个亲近如常,不禁放下心来,他无法想象扶云派内部发生决裂的样子,那对晏临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青蛰***一拍他的肩膀,闻朝只感觉骨头差点被他拍断,洪钟般的声音在他耳边撞响:出息了,偷偷入魔,还伤你师尊,现在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了你的光荣事迹,扶云派出现魔修,你还是立派以来第一个。

晏临看着他的手,眼神结了冰,满脸写着再碰一下把你手砍掉:放开他。

青蛰果断放手:算了,你们师徒内部的事,我管不着,不过有一件事我得管管。

他提小鸡一样把身后的承衍提到面前来,用更大的力气拍他背上:给你风鸣师弟道歉。

承衍被他拍得一个踉跄:师父你别这么***!我跟风鸣道过歉了,他都原谅我了。

晏临还不知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视线变得不太友善起来:你们

闻朝和承衍同时开口:没什么师尊,就是昨晚起了一点口角

昨夜我去风鸣师弟那里挑衅,结果被他一招打趴下

闻朝:

这个憨批!

晏临成功地捕捉到重点,带着些质问意味地看向承衍:挑衅?

承衍瞬间跪地:我错了掌门!我一时脑热,已经被风鸣师弟教训过了!您饶了我吧!

闻朝叹气,心说这么憨的人也真是头一次见。忽然他肩膀被人戳了戳,一回头,青梧正神秘兮兮地看着他,冲他勾勾手指。

他疑惑地凑过去,青梧那双桃花眼含着几分不怀好意:小师侄,我给你看个宝贝,这是我之前从人间搞来的,据说在他们那里风靡一时。

他说着在袖子里一掏,掏出几册话本,标题明晃晃地写着:

《霸道魔尊娇仙尊》

《高冷仙尊俏魔尊》

《逆徒总在以下犯上》

《师尊太疼我了怎么办》

点击免费阅读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全部章节!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小说仅代表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第6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