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回眸一笑很倾心小说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txt全文资源免费

回眸一笑很倾心 呜呜文学 2020-08-09 11:51:09
  • 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回眸一笑很倾心的小说之分享全集下载小说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主人翁是回眸一笑很倾心,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主要讲述了回眸一笑很倾心之间的恩怨情仇:薛渌清下午还要去酒店打工,因为是周末的原因,今天她被酒店的赵领班安排值夜班。临下线前,她查看了下邪羽君的资料,吃惊地发现邪羽君真的履行约定,那套金光闪闪的装备全部变成了系统自带的再普通不过的装备,凤凰坐骑也被隐藏了起来。......

回眸一笑很倾心小说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全文免费阅读:

薛渌清下午还要去酒店打工,因为是周末的原因,今天她被酒店的赵领班安排值夜班。临下线前,她查看了下邪羽君的资料,吃惊地发现邪羽君真的履行约定,那套金光闪闪的装备全部变成了系统自带的再普通不过的装备,凤凰坐骑也被隐藏了起来。最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没了装备的大神的战力由原来的几万掉到了一万多一点,当即掉到了排行榜外。

薛渌清疑惑地问舍友们: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大神不会讨厌我吧?

赵倩兰十分严肃地说:大神不会讨厌你的,只会恨你,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你分尸再分尸才能解心头之恨!

C宝点头附和道:我刚刚打怪的时候看见大神被一群仇家围攻杀了!

薛渌清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啊?

C宝继续点头做严肃状:清清,当初你被大神杀了有多讨厌他,现在大神绝对比你当时还要讨厌你一千倍,不,一万倍!

不,一亿倍!

不,十亿倍!赵倩兰最后正色道。

薛渌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临走前不由得向舍友们叮嘱道:仇恨会让人迷失方向,替我告诉大神,希望他的仇恨就像花儿一样。

众人不解:啊?

薛渌清:早日凋零,或是随风而去。

众人恍然。

薛渌清像往常一样骑车去衡越,因为上午下了小雨,地上全是淤积的水洼,一不小心就会溅得满身。薛渌清骑得分外小心,哪知道刚拐过一个街口,就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地上的污水顿时溅得她白色的球鞋和淡蓝色的牛仔裤上全是灰黑色的水渍。她迅速抬头瞧了一眼远去的轿车,那车牌再眼熟不过,竟然是骆涵的车。

孽缘啊孽缘啊!还是花钱消灾吧!薛渌清用纸巾擦了擦身上的污渍,然后走到附近卖彩票的大叔身边,报了一下骆涵的车牌号码,买了一张2元的彩票。不知为何,看见那一串数字,心情瞬间好了很多,于是继续骑车往衡越的方向行去。

而始作俑者骆涵坐在车里,扫到薛渌清被污水溅湿时露出的纠结表情,不由得心情大好,还吹了声口哨。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异常清冷的声音:骆涵,不知为什么,看见你的笑容就觉得特别欠扁。

骆涵不禁一笑,扫了一眼后视镜,西装笔挺的男人正低头敲打着面前的键盘,好看的眉头不知又为什么烦心事而紧皱在一起。

***,一般缺爱的人看什么人都不太顺眼。骆涵调侃道。

后座的男人眨了眨眼,抬起头时,一眼便看见那对清淡又幽深的双眼:骆涵,你找死。

我好怕哦!骆涵假装拍了拍胸口,那样子痞味十足,哪有半点平时在人前儒雅绅士的模样。

后座的男人不慌不忙地扯开一抹笑容:你说要是让你顶头上司知道晚上要开演唱会的某人不但没有提前赶到现场,反而被我抓到在玩游戏会怎么样呢?

骆涵一听见顶头上司四个字就忍不住一阵哆嗦:祝翎翮,算你狠。

被唤作祝翎翮的男人挑了挑眉,果然骆涵一路上都没有再吱声,不错,世界瞬间变得安静了好多。

薛渌清一来到衡越,庆然就一脸兴奋地跑过来拽住她的胳膊激动得嚷嚷:啊啊!我刚刚和骆涵擦肩而过了!他好帅好绅士,我都要晕了!

薛渌清无语,这个表里不一的男人不知道欺骗了多少无知少女的芳心啊!她试图找到一个温和的方式劝慰庆然不能被骆涵的外表给骗了。

庆然,其实每个明星都很帅的。

我觉得骆涵是最帅的!庆然一脸花痴的样子。

心灵美才是真的美。

骆涵就是心灵和外表都美的人,简直完美!庆然嘴角划过一抹可疑的***。

也许骆涵并不是我们表面看见这样的呢?

你是说骆涵私底下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完美吗?庆然已经快要晕过去了。

颜色越鲜艳的蛇毒性越剧烈。

你是想表达骆涵具有一种野性***的美吗?

薛渌清忍不住轻咳两声,野性***美?她确定自己已经没办法和庆然沟通了,只能放任她继续活在童话故事里了。

晚上十点半左右,负责大厅的服务人员就陆续下班了,薛渌清一个人待在值班室里上网。宿舍里的其他三个还在游戏里,几个人在帮派里聊得火热,而且赵倩兰同学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绯村一块肉发展了JQ,瞧那欲语还休的态度,瞧那惺惺相惜的语气,看得薛渌清啧啧称奇。

【帮派】水也清清: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JQ

【帮派】赵家一朵花:清清!你来啦!

【帮派】绯村一块肉:啊啊!我们绯村帮的大红人出现了,大家快来膜拜!

薛渌清一头雾水,她平时很低调的,怎么忽然变成了大红人?

【帮派】绯村一口酒:水也清清,我的偶像!你终于粗线了!

【帮派】滴滴答答:水也清清的本尊出现了!下面是采访时间,请问你对让大神下装备有什么感想?经过不确切统计,自从大神下了装备后,被仇家至少杀了十次以上,对于以后如何面对大神,你又有什么看法呢?

【世界】水也清清:我相信大神是心胸宽大的人,他是不会记恨我的,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还会挺立相助!笑脸。

薛渌清打完发上去,发现怎么帮派又瞬间安静了?仔细一看,不禁汗颜,不小心发到世界上去了

两秒钟后,世界又瞬间炸开了锅。支持水也清清的人有之,骂水也清清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赵倩兰还直接私信她:清清,你是故意的吧!我好崇拜你!

这个,真不是故意的。

薛渌清有点多说多错的感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直接屏蔽了嘈杂的世界频道,一个人跑去野外挂机刷怪了。

然后她开始浏览平时经常去的网页和论坛,不知过了多久,薛渌清再次打开游戏,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面前正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关键是这尸体头顶那刺眼的三个字不是邪羽君是谁!薛渌清还没反应过来,不一会儿邪羽君就自动原地复活了,但是守在尸体周围的几个人没多久又把邪羽君杀了。

周围的人杀了邪羽君好几次,他的经验掉了不少,薛渌清有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在附近频道说话。

【附近】水也清清:各位,你们这么做也太不人道了趁人之危有木有?大神现在肯定是在挂机,而且还一不小心忘记开和平模式了。但是你们怎么能趁机杀大神呢?这是千不对万不对的!引起仇恨事小,引起帮战就事大了。好歹大神是一帮之主,到时候带着帮众去杀你们帮的小号就不好了,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真的,相信我

【附近】刺刺:这人好啰嗦

【附近】天边的狼:你是水也清清?!哈哈,别装了,看见仇人被杀是不是很爽?多亏了你啊,要不然哥们几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这垃圾杀掉,叫他老是跟我们喷狗帮抢BOSS,老子今天要虐死他!

【附近】我只喷饭:水也清清,你的事迹我们听过了,怎样,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杀?

【附近】刺刺:好主意,我今天反正也杀够了,水也清清,接下来就交给你来虐了!

【附近】天边的狼:对对!水也清清,交给你虐了!

薛渌清刚想说自己不是来虐他,只是来劝架的好不好!那几个不靠谱的喷狗帮人就把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她!之后就集体闪人了,好像还很信任她似的!太不靠谱了!

薛渌清默默看着邪羽君白色的尸体躺在她的脚边,不知道是离开还是留在这里以防又有仇家趁他挂机来秒他。就在这时,邪羽君又原地复活了,而她的好友框也跳了起来。

【私聊】邪羽君:我刚刚在挂机,怎么样,杀得很爽吧?

【私聊】水也清清:不是不是我杀的,这是个误会!

【私聊】邪羽君:恩,是误会,一场误会引发的血案。

【私聊】水也清清:相信我!我真的一刀没砍!

【私聊】邪羽君:恩,一刀没砍,我的经验真的是自己掉的。

【私聊】水也清清:TT你根本不相信我!

【私聊】邪羽君:恩,我真的不相信你。

【私聊】水也清清:

【私聊】水也清清:大神,你欺负人!

【私聊】邪羽君:恩,我就喜欢欺负不说实话的人。

【私聊】水也清清:大神,我们不打架的时候都是开和平模式的

【私聊】邪羽君:恩,开和平模式,所以你是在控诉我自己找虐吗?

【私聊】水也清清:TT为什么你总在扭曲我的意思%>_<%

过了很久邪羽君都没有回话,薛渌清一边做任务一边心不在焉地查看私聊的对话框。咦?大神生气了?还是找不到反驳她的话了?又或是不小心戳中了他的心声所以心虚了?她正想入非非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异响。

薛渌清吓了一大跳,她从座位上站起来,推开值班室的门朝外张望。墙壁上挂着的壁灯正散发出柔和的昏黄色光芒,外面很安静,似乎什么人都没有。

值班室在酒店二楼,靠右的大厅是酒店的宴会厅,而靠左边的是几个小型包间以及厨房的所在地。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人来?薛渌清一边想一边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还没走到厨房门口,忽然一个黑影一头向薛渌清撞了过来,她反应也算快的了,一下闪到一边,那人因为没有力量支撑,一下摔在了地上。

薛渌清无语,蹲下身子来戳了戳那人的后背,小心翼翼地问:先生,你没事吧?

良久后,一声沉闷又带着点熟悉的声音传入薛渌清的耳朵里:你谋杀啊?那人边说边从地上爬了起来,抬起头时,薛渌清一眼就看见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只不过紧皱的眉头让他的形象大打折扣,是骆涵。

是你啊两人异口同声。

你怎么在这里?再次异口同声。

骆涵不说话了,薛渌清也不说话了。骆涵眯着眼睛意味不明地看着薛渌清,薛渌清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骆涵。不久后,两人像是受不了彼此似的再次异口同声:你看着我干嘛?

话音落,骆涵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像洒满了星光,无比炫目。但他忽然想起什么,又十分不爽地向薛渌清抱怨:我说你们这什么破酒店,晚上饿了想要去厨房找点东西,竟然还上锁?

薛渌清简直又好气又好笑,微微笑了一笑,十分有礼貌地反驳道:骆涵先生,听说您今天开演唱会,怎么好像喝醉了?我们酒店叫衡越,不叫骆涵的家哦!如果您饿的话,完全可以打电话给酒店客服或是叫24小时外卖的。

骆涵听完面部表情肌僵了僵,指了薛渌清半天,忽然邪气地笑了起来。薛渌清直感觉不妙,这男人上次可是调戏过她,这次她可不想被他又占了什么便宜。

于是,薛渌清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骆涵见她这样,不怀好意地越靠越近:上次威胁你是我不对,但是你可千万别讨厌我啊,你长得这么漂亮,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可恶、无耻、下流!骆涵此人真是没得救了。薛渌清愤懑了。她一边挂着无害的笑容后退一边摸索着走廊壁灯的开关,到时候灯光一黑,她就假装害怕一脚踩在骆涵的脚上,看他还怎么得瑟去!

就在这时,安静的走廊上忽然响起了轻快的音乐声,是骆涵新专辑的主打歌。

骆涵有些不耐烦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提示,这才接起了电话:***,你打来得正好,你这什么破酒店

薛渌清耸耸肩,失去了整人的乐趣,这个自恋的人竟然连手机铃声都是自己的主打歌!她嫌弃地看了眼在角落里接电话的骆涵。转过身,往值班室的方向走去。等骆涵挂了电话,走廊上哪里还找到薛渌清的身影。

薛渌清一回值班室就看见邪羽君在私聊窗口给他留言。

【私聊】邪羽君:要不要向我道歉?道歉了我就原谅你。

【私聊】邪羽君:在吗?

【私聊】邪羽君:水也清清?

【私聊】邪羽君:道歉了还有很多好处的。

薛渌清看见有很多好处,不假思索地回复邪羽君。

【私聊】水也清清:什么好处?

【私聊】邪羽君:⊙﹏⊙b汗!我可以带你练级,送你装备,和你组队打BOSS

【私聊】水也清清:我喜欢你的凤凰坐骑也可以送我吗?

本来薛渌清只是开个玩笑的,并不是真的想要那只凤凰坐骑,没想到邪羽君却当了真,不一会儿,邪羽君就向水也清清发起了交易,薛渌清吓了一跳,并没有点同意。

【私聊】邪羽君:不要?

【私聊】水也清清:无功不受禄O(∩_∩)O哈哈~

【私聊】邪羽君:嗯,既然你不要,我以后送给你别的坐骑吧。

【私聊】水也清清:嗯嗯,O(∩_∩)O谢谢大神~

【私聊】邪羽君:你背包里有花吗?

薛渌清查看了一下背包,里面有九朵花,是做任务的时候系统赠送的,薛渌清一直放在背包里,也没什么用。

【私聊】水也清清:我有哦~

【私聊】邪羽君:恩,我也有,反正也没用,我们互相送了花,就不计前嫌怎么样?

薛渌清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就同意了邪羽君的要求。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薛渌清的花一送出去,系统就自动在世界刷屏:水也清清玩家向意中人邪羽君玩家送上了九朵玫瑰,爱意无限,情意绵绵!邪羽君玩家向意中人水也清清玩家送上了九朵玫瑰,爱意无限,情意绵绵!

于是乎,世界又沸腾了,帮派又沸腾了。这次带来的震撼无异于大神下装备,或者说更轰动。

【私聊】水也清清:大神,你耍我吗

【私聊】邪羽君:笑脸。

薛渌清不由得感叹,这人简直太腹黑太邪恶了!于是乎,被大神的腹黑陷害到的薛渌清同学被各种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质问轰炸,大神却稳坐泰山,一副去留无意,坐看天边云卷云舒的架势。薛渌清只能默默咬牙,屏蔽了所有的消息,恩,眼不见为净。

早上一回宿舍,薛渌清就被舍友们轰炸了。

赵倩兰十分严肃地说:薛渌清小同学,请如实交代你是如何勾搭上大神的?

薛渌清十分严肃地回答:我不觉得我勾搭了大神,如果一定要说谁勾搭了谁,我觉得是大神勾搭了我。

这句话说完,其他人再也憋不住了,莫晓语托着下巴沉思良久,藏在黑框眼镜下漆黑的眼睛幽幽地看着薛渌清,看得人一片毛骨悚然:清清,我最近正构思一篇网游小说,刚好你这句话提醒了我说完就飘向了电脑的所在地。

薛渌清:我提醒了你什么。

C宝也拖着下巴沉思了良久,忽然恍然大悟地说:这样也行,在绯村帮和大神的双重帮助下,我们一定可以将我们的江南四大才女帮发扬出去!

赵倩兰见众人都倒戈了,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一拍大腿,露出一脸激动的表情:既然清清和大神冰释前嫌,反正大神那些下掉的装备也派不上用场,我也不嫌弃,送我算了!

遭到了集体的嫌弃。

于是,在舍友们各自毫无联系丝毫没有因果关系的恍然大悟中,薛渌清默默地开了电脑。她想起之前用骆涵的车牌号码买的彩票还没有兑奖,也不报什么希望的打开了兑奖页面。

薛渌清震惊了!再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揉了揉才确定自己的确中奖了,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五千块!

亲们,晚上我请你们去饭店吃饭吧!薛渌清闷哼了一声,然后默默地开口道。

是个好主意。莫晓语推了推眼镜,幽幽飘走。

正好我这个月伙食费要没了。C宝埋首耽美漫画中,正云深不知处。

恩恩,我想想晚上吃什么!赵倩兰不客气地开始在网上查看资料。

薛渌清:你们不问我为什么请吃饭吗?

不是你拿到打工的工资吗?莫晓语理所当然地回答。

不是你提前预支奖学金吗?C宝正看到高潮处,激动得面红耳赤,勉为其难地抽空回答了薛渌清。

不是你生活费比较富余吗?赵倩兰依然在查看哪里有好吃的,一副我管你,反正你说了要请就得请,不请也得请的架势。

薛渌清滴汗:其实我中奖了,而且中了五千。

什么!我的耳朵出现幻觉了?

什么!我的耳朵难道去挑粪了?

两声巨吼,几乎震破了薛渌清的耳膜。她确定以及肯定地又强调了一句:真的,我中奖了,五千块。

四个人浩浩荡荡地出了校门,赵倩兰死活要去薛渌清打工的衡越酒店,美其名看看薛渌清的工作环境,顺便熟人还可以打个折。在赵倩兰的软磨硬泡下,薛渌清只好妥协。

庆然看见薛渌清来很高兴,把她们安排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几个人一坐下,就开始问薛渌清中奖感言以及中奖小窍门等等等等。

薛渌清轻呼了一口气,随口说只是因为被路过的车子打湿了衣服,记下了车牌号码,拼拼凑凑买了张彩票而已。

赵倩兰听得两眼放光,C宝抱怨上天对自己的不公:为什么我没中奖,尼玛以后我看哪个车子不爽就拿他车牌号码买彩票!

只有莫晓语默默地坐在那里微笑,偶尔抿一口茶,看起来很优雅的样子。

薛渌清不由得感叹道:还是晓语最淑女。

莫晓语继续微笑,一道亮光从她厚重的镜片上打过去,她推了推眼镜开口道:在我们左前方四十五度处,有一个大帅哥,时不时扫一眼我们这桌,兰兰、C宝,你俩刚刚张牙舞爪的样子已经被帅哥尽收眼底了。

于是世界瞬间安静了。

赵倩兰和C宝偷眼瞥向帅哥的方向,激动地心花怒放:好你个莫晓语啊,有帅哥不知道通知我们,看我不要你好看赵倩兰说着就要动手。

薛渌清立马打圆场:恩,帅哥又看过来了。于是,张牙舞爪的赵倩兰同学立马端坐如淑女,并且露出了极为优雅的笑容。

薛渌清不得不说这顿饭吃得很爽。为什么呢?因为平时不淑女的几个人今天都特别的淑女,还不停地往薛渌清碗里夹菜以显示自己大家闺秀的作风。

这虚伪的情操,这猥琐的作风,这做作的态度,让薛渌清对眼前的三个人又有了全新的看法!至此之后,她们便多了三个外号,美名约:赵猥琐、C虚伪、莫做作。当薛渌清情真意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及三人的新外号后,深切地感受到了三人眼神的凌迟,所以说女人绝对是不能惹的。

薛渌清从洗手间回来就看见赵倩兰和C宝在那里嘀嘀咕咕,她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扫了一眼莫晓语,看她笑得一脸腹黑,深知的确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赵倩兰一把抓住了薛渌清的手:清清!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恩恩。薛渌清点头。

清清!我也想买一张彩票!

薛渌清继续点头:恩,我支持你。

清清!这个号我觉得一定能中奖!赵倩兰再次情真意切。

恩,一定能中。薛渌清还是点头。

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

恩,需要我的帮助恩?我怎么帮助?薛渌清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其实,我需要的号码就是那个坐在我们旁边帅哥的电话号码!果然,这是一个赤裸裸红果果的阴谋!

薛渌清义正言辞地拒绝:为什么让我去要?不去!

C宝也谆谆善诱:清清,你刚中了奖不是吗?有好运不是吗?你去问就可以给我们也沾上好运不是吗?那我们就中奖了不是吗?中奖了大家就又可以出来HIGH了不是吗?大家HING了我们就

停!为了避免C宝无休止地说下去,薛渌清只能打断她。

清清!不远处的莫晓语也透过眼镜幽幽地看着她,我们认识到现在,我有求过你什么事情没有?只有这一件!清清,去吧!勇敢的去吧!

晓语你也被带坏了薛渌清一头黑线。在众人的怂恿下,硬是被推到了那个据说有帅哥的桌子前。

小姐,有事吗?身边传来一把略带笑意的嗓音。

这个那个其实薛渌清边说边抬起头来看向发出声音的人,吃惊地发现竟然还是个熟人!

方方方薛渌清的舌头打结了。

薛渌清,好久不见!不要告诉我你这么快就把我这个前男友忘记了。方仲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说。

于是,整个宿舍的女同胞们都震惊了。

赵倩兰悲痛欲绝:清清!清清!清清!我一直以为你没有男友,还一心一意地想要把你推销出去,你知道我收了多少男同学的好处费,不不,口误口误,你知道我收了多少男同学的情书吗?我一直挑挑拣拣,就是为了挑出一份最好最适合的转交给你!

薛渌清黑线:前男友。

C宝恨铁不成钢:清清!清清!清清!有男友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没有告诉我们!

薛渌清继续黑线:前男友。

我不管我不管!在很久以前,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男人,要不然像你这么漂亮的怎么可能交不到男友?我原本还打算我俩凑活着一起C宝话没说完,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立马避开老远,后怕地说:C宝,原来你有这嗜好!

C宝翻了个白眼:听人把话说完好不好,我说原本打算和清清凑活在一起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你们一个个思想纯洁点好不好?

莫晓语就很淡定:清清,交男友是好事啊,哎,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对了,方仲电话多少,别忘记买彩票了!

众人:

其实薛渌清真的很无辜,方仲此人虽然是她的前男友无疑,但更确切地说是她的——远房亲戚。之所以冠了一个前男友的名号,完全是因为在薛渌清还年少无知的高中时代就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那些蜜蜂和蝴蝶简直让她不厌其烦,作为好学生书呆子的薛渌清同学恰巧在这时遇见了转学而来的远房亲戚方仲同学,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遂深受言情小说荼毒的薛渌清同学灵机一动,想出让方仲来冒充他的男友从而摆脱那些蜜蜂和蝴蝶的方法。不过高中毕业,薛渌清考到外地的大学后就和方仲失去了联系。

在听完薛渌清无比辛酸的血泪史后。赵倩兰第一个拍了拍她的肩膀:好狗血!

接着是C宝:狗血到人神共愤了!

最后是莫晓语:怎么比我现在写的小说还狗血?

于是薛渌清默默地泪奔了。

只有刚刚被赵倩兰和C宝死命拉过来一起坐的方仲面露忧愤,在听完薛渌清添油加醋的叙述后,更是无比纠结,最后终于忍不住纠正薛渌清的故事:薛渌清,当初觉得一见如故一拍即合的只有你一个人吧?明明是我不答应你的要求你就不帮我辅导作业好不好!

薛渌清:

众人:

OH,NO!帅哥,可怜的方仲小同学,为什么你要遇到薛渌清那个不和谐的,要是早一点遇见我,你的命运将会彻底改写!从狗血中抽出的赵倩兰一边欣赏起旁边的帅哥来,一边在幻想中感慨。

方仲的表情于是更加纠结了,那表情哪里还有刚刚半靠着椅背,轻抿咖啡时候的优雅。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似乎因为刚刚那不经意的一句话误入了狼窝。

从酒店出来,在赵倩兰和C宝的软硬兼施下,方仲只能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贡献出来给她们买了彩票。薛渌清和方仲走在最后,快到彩票购买点的时候,方仲忍不住问薛渌清:你知不知道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你!我去你家找过你,陈阿姨就差拿扫把把我撵走了!简瑶也不接我电话,还有陈弗他

薛渌清不易察觉地轻皱了皱眉头,努力保持住脸上的微笑:恩,发生了点小意外,不过现在都过去了。咦?你说她们拿你的电话号码买彩票要是中奖了怎么办?

肯定要分我一半。单纯的孩子就这么被轻巧地转移了注意力。

C宝抗议:切,顶多请你吃顿饭,你又没想到拿自己的电话号码买彩票。

赵倩兰贼笑了两声:小帅哥,要是你愿意从了我,我还考虑买一送一哦。

方仲恶寒了一下。

莫晓语在旁边提醒薛渌清:清清,你还不快点兑换你那张中奖的彩票?

薛渌清这才想起来,她掏出皮夹,打算把彩票拿出来问问关于兑奖的事情,哪知道无论是皮甲还是背包,翻了半天都没找到。

不会刚刚付钱的时候掉出来了吧?莫晓语问。

可能吧,那我先回去看看。薛渌清说完就转身向酒店的方向走去,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方仲小同学又后知后觉地想起刚刚他的问题薛渌清一个没答,简直太太过分了!

啧啧。看见方仲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C宝咂了咂嘴,小帅哥,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受,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哎~

方仲不解:瘦?捏了捏自己的胳膊,还好吧,我不瘦了。说完还用征求的眼神看着身边的其他几人。

莫晓语推了推眼镜抬头眺望远方,赵倩兰捂着嘴窃笑不止,只有C宝黑线,一脸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表情:我这个受的反义词不是胖。

那是什么?方仲继续不解。

赵倩兰顺了顺方仲的毛:它的反义词叫做攻可怜单纯的孩子。

于是方仲华丽丽地囧了,只有赵倩兰一脸窃笑:呵呵呵呵不过,我喜欢,呵呵呵呵呵

一阵阴风刮过,不远处才走至衡越酒店门口的薛渌清莫名打了个寒颤。

薛渌清找遍了她们吃饭的桌椅四周都没有找到那张遗失的彩票,她想起之前去过洗手间,便又折回洗手间附近寻找,哪知道一拐弯,便看见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斜倚在走廊的墙壁上,正侧着身子眺望窗外的风景。

金碧辉煌的走廊上此时正铺就着一条暗红色的地毯,走廊的墙壁上还挂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名画,这条走廊的尽头便是洗手间的所在地。而靠着走廊墙壁的那人仿佛丝毫沾染不上这片世俗的气息,甚至将这条一眼望到头的道路衬托成一座富丽堂皇的艺术殿堂,那薄薄的光影洒在那人的身上,完美的像是谁遗落在角落的艺术品。

在听见薛渌清的脚步时,那人动了动身子,向薛渌清的方向看过来,光影在他脸上晃了晃,晃出一抹明媚灿烂的笑容。

薛渌清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两拍,随即她便开始鄙视自己,并且不停地心理暗示此人是妖孽,是祸害,是表里不一的大灰狼!

骆先生,不好意思,你堵厕所门口了。很好,一句话瞬间破坏了所有的美好。

骆涵挑了挑眉,居然听话地为薛渌清让开了一条道。薛渌清悄悄瞥了眼骆涵脸上的笑容,恩,很明媚很灿烂,但怎么好像还有点不怀好意?

你那眼神是打算问我为什么这么好心地让你过去吗?骆涵继续挑眉,无奈地叹息两声哎哎,所以说现在的人嘛真是的,我不让又要问我为什么不让,我让了又要质疑我的好心,你说我到底是让还是不让呢话没说完,骆涵就囧囧有神地发现薛渌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了洗手间,呃,他掩饰似地用手指摸了摸鼻子下方,自说自话的感觉还真不太好。

薛渌清在洗手池边找了找,并没有发现可疑的白色纸张,只能悻悻作罢,看来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她薛渌清这辈子都别想有发财的命了。她摇了摇头,祈祷上天关了她的那扇门,快点给她开一扇窗吧,然后,她就真的看见了她的那扇窗,远远的,在骆涵的手上飘呀飘。

骆涵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走到门口的薛渌清那副怀疑中略带吃惊,吃惊中又明显不解的表情,不禁更加卖力地将彩票在手指间不停地翻转。

这是你的?骆涵那双洒满星光的眼睛此时正写满了笑意。

薛渌清微笑道:是我的,谢谢骆涵先生发挥了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拾金不昧的伟大精神。

哦!骆涵作恍然大悟状,可是我怎么觉得这张彩票的前四位数这么眼熟?好像是

薛渌清假装淡定,笑着解释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哦!骆涵继续恍然大悟状,薛渌清默默地抽了抽嘴角,薛小姐,我想我不能把这张彩票还给你。

为什么?薛渌清继续微笑,心底已经默默抓狂了。

第一,这张彩票上没写上你的名字;第二,你叫这张彩票一声它也不会答复你;第三,它是我捡到的;第四,也是最关键的,前四位数是我的车牌号码。

强词夺理,厚颜无耻!薛渌清默默咬牙,说出的话依然温和有礼:可是这张彩票真的是我的。

薛小姐,拿别人的车牌号买彩票不好吧?骆涵一副训导主任的嘴脸,在我们家乡有个传说,拿别人的车牌买彩票是会给车主带来不幸的,薛小姐,如果这张彩票真的是你的,我觉得你至少应该为你的行为负责。

薛渌清无语,拿别人的车牌买彩票会给车主带来不幸?骆涵到底是从哪个山沟沟里跑出来的?他当她是三岁小孩,随便编了个故事出来她就会信?幼稚,太幼稚!无聊,太无聊!

骆先生,我想说这真是个巧合。

虽然是个巧合,但这张彩票伤害了我,你不能一笑而过。骆涵又换做一副实在没辙了,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薛渌清无语凝噎。

骆涵再接再厉:不知道赵领班今天在不在,否则让他给咱们评评理,你说好不好?

薛渌清微笑着低下了眼睑,默默腹诽道:那副无辜的小白兔表情是怎么回事?怪不得骆涵最近接拍了一部电影,转战大屏幕,这演技,啧啧,真是一流啊有木有!而且这家伙竟然敢拿领班来威胁她?要是让领班知道了这件事,就凭他阿谀奉承的性格薛渌清以后绝对别想好过!

骆先生,其实,有话我们可以好好商量的。薛渌清微笑再微笑。

哦,其实我这人也是很好说话的,正好我结束了演唱会,会在N市待一个星期,我之前没来过N市,想要好好游览一番,不如薛小姐给我做个导游怎样?

哈哈,我只是个小小的打工学生妹而已,导游这件事

咦?刚刚走过去的好像是赵领班?

导游这件事好说好说包在我身上!此话说完,薛渌清直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为什么见到骆涵她会变得这么不淡定?难道真有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之说?

直到和赵倩兰她们会和,薛渌清才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偶像小天王骆涵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手机号码给了她?

莫晓语再次从薛渌清面前飘过,幽幽地开口:清清,你想拿谁的手机号码买彩票了?

众人:

只有方仲还没有从刚刚关于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他有些哀怨地盯着远方,现实太可怕了,果然,还是游戏里才是他的天下!想到这里,方仲双手默默握拳,脸上再次挂上自信的表情。他还不知道,现实是残酷的,还有更大的打击在等着他。

点击免费阅读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全部章节!

回眸一笑很倾心小说仅代表回眸一笑很倾心第2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