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靓丽特工

校草又来蹭大白了小说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完整版免费无删减分享

校草又来蹭大白了 呜呜文学 2020-07-22 11:21:17
  • 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的小说之完本在线全章节全文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主人翁是校草又来蹭大白了,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主要讲述了校草又来蹭大白了之间的恩怨情仇:都说摩托车是男人的浪漫,花以瑾觉得自己还挺有浪漫细胞的。在花语馨换了辆四轮儿吉普后,这辆被淘汰下来的雅马哈大绵羊终于成了他的囊中之物,他把这车当女朋友一样疼,恨不能与它缠缠绵绵到天涯,睡觉都想抱着不撒手……若非昨天警察叔......

校草又来蹭大白了小说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都说摩托车是男人的浪漫,花以瑾觉得自己还挺有浪漫细胞的。

在花语馨换了辆四轮儿吉普后,这辆被淘汰下来的雅马哈大绵羊终于成了他的囊中之物,他把这车当女朋友一样疼,恨不能与它缠缠绵绵到天涯,睡觉都想抱着不撒手

若非昨天警察叔叔逮他逮得太迅速,他绝对不会把大绵羊一辆车丢在那儿过夜。

所以,当他一大早打车到了昨天折戟的巷子,看见自己的大绵羊可怜巴巴地被人用大铁链给拴在路灯杆子上的时候,他差点儿就被激发出了倒拔路灯杆的潜力。

花以瑾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围着大绵羊转了好几圈,确定铁链没给划伤车身后才略微松了口气。

就在他思考怎么处理这事儿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哎哟,这不是昨天的小孩儿吗?

花以瑾听到这熟悉的美声腔调就觉得脑仁有些疼,他懒得回头,只是伸手晃了晃那个缠在车轮上的大铁链子。

哟,车被锁了啊。昨晚还觉得他应该被炸成天妇罗的大妈一改当时的蛮不讲理,不尴不尬地提着菜篮子站在他边上继续说,你这个得找小俞儿啊。

什么?花以瑾莫名其妙地回头看她一眼。

这个锁,大妈指了指挂在大铁链上的金色U型锁,是小俞儿的。

小鱼儿是谁?花以瑾问。

昨天倒水的那个小孩儿,大妈说,这锁是他锁自行车的。

花以瑾一听就来气了,这简直太他妈欺人太甚了,别说自己是见义勇为,就算是真失足少男也犯不着这待遇啊!

他家在几楼?花以瑾忍着一腔怒火。

307。大妈指了指对门那栋居民楼,轻咳了一声,应该在家,那孩子特别讨厌飙车党,你跟他好好说

花以瑾内心的小宇宙熊熊燃烧,没等大妈把话说完就冲进了楼道,摸到了307的门口,以讨债的力度哐哐哐地拍了几下门。

就在他酝酿着一万句把这条鱼骂个狗血淋头的脏话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打开了门,将他冲到嗓子眼儿的一句***给生生憋了回去,还差点儿经脉逆流呛出内伤来。

小伙子,你找谁呀?老太太一脸慈祥地看着他。

咳,奶奶你好,花以瑾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请问小鱼儿在家吗?

小俞儿刚刚出门了。老太太说,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是这样的奶奶,我是他朋友,花以瑾微笑着拿出自己昨晚上用酒精片擦了八十遍的手机,我刚换了个手机,现在找不到他号码了,您能告诉我一下吗?

等等啊。老太太转身回屋,拿了个电话本出来,但似乎眼神不大好,翻了半天才指着一个号码对他说,就这个,你抄一下吧。

花以瑾一看,号码前边儿写着俞散两字。

谢谢奶奶。他一边心想这是什么破名字,一边记下了这号码,一边下楼一边打了过去。

电话才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接着听筒里传来一个机械的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

嘿?

花以瑾不甘心,又连续打过去四五个连环call,最后直接把这手机打关机了。

花以瑾对着手机暗自操了一声。

既然不接电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他再次摸进居民楼,在楼道里一墙开锁电话中挑了个公安联网带一堆8的就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中年男人,一听是开U型锁,给报了个两百的价格。

花以瑾皱了皱眉,一把U型锁才他妈多少钱,开个锁就得两百?

其实要放在平时,这两百块他还真不是非常在意,但一想到这钱是因为那个小鱼儿花的,他就特别不爽。

可惜花以瑾并没有什么砍价的天赋,和这男人讨价还价了半天也没能把价格砍下来,对方又是全市统一价又是技术活儿的,让他不信打别的号码问问,通通两百。

行了行了,花以瑾把自己又说了一肚子火,终于妥协,您快点儿来吧,我赶时间。

师傅连声应着,在半小时之后骑着一辆嘉陵出现在了他面前。

花以瑾一看他的坐骑就觉得心里犯堵,差点儿就脱口而出师傅你回去吧我找另一个统一价

一次两百,先款后开,师傅从嘉陵上边下来,晃了一下自己的工具箱,现金微信还是支付宝?

那我付了钱你打不开怎么办?花以瑾咬着牙。

这种锁都打不开我在业内还混不混了?师傅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赶紧吧,咱业务繁忙,开完你这个我还得去下一家呢!

花以瑾拿出手机扫码付了款,又想起邹扬说的什么一根铁丝一个小卡片的神奇得紧的开锁方式,遂决定围观一下,反正自己已经交了参观费。

只见师傅麻溜地卸下自己的工具箱,往地上一放,却没有打开,而是在他狐疑的目光中从嘉陵后轮边的加装踏板上取下来了一把足有手臂长的大钳子。

花以瑾当时就觉着哪里不对。

只见师傅举着钳子,对着大铁链一夹。

铁链应声而断,掉在地上,碰出了清脆的两声当啷。

花以瑾感觉自己又有牙龈出血的趋势了。

这是他妈哪门子的技术活?

师傅利索地干完活,收起大铁钳,一脸我就这么屌不服你来打我的表情,跨上嘉陵,丢下几乎要口腔溃疡的花以瑾扬长而去。

骑嘉陵的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恶狠狠地目送着那个开锁师傅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花以瑾又把这笔账给那把雨伞记上了。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把大绵羊拖到洗车店去洗洗刷刷一通。

他拿出手机搜了一下地图,距离这儿最近的洗车店都得有两公里。

虽然平时巴不得抱着睡觉,但现在这脏兮兮的大绵羊实在是让他下不去***。花以瑾愤愤地打了自己常去的那家洗车行的电话,让伙计过来帮忙拖个车,拖车费另算。

点击免费阅读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全部章节!

校草又来蹭大白了小说仅代表校草又来蹭大白了第6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