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连柔小说继室女全章节全文完本大结局

连柔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27
  • 继室女合集版免费阅读-继室女(连柔)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继室女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连柔的小说之小说资源免费大结局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继室女,主人翁是连柔,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继室女》主要讲述了连柔之间的恩怨情仇:连柔的母亲是长夏伯继室,性子温柔和顺,颇为受宠,连带着她这个拖油瓶都过上了好日子。可重活一次的连柔知道,这安稳日子,根本所剩无几,不出三个月,长夏伯便会触怒陛下...

连柔小说继室女全文免费阅读:

胡子花白的大夫边提笔写下药方边感慨:“令公子运气还真是不错,他的踝骨被卡在山缝中,伤到了筋脉,若是再耽搁下去,恐怕会落下残疾,好在及时将人带回来,这才没到不可挽回的境地。”
听到这话,傅氏***一软,要不是二老爷扶了一把,她险些就摔在地上了。
等夫妻二人将大夫送走后,傅氏走进卧房,静默地盯了会儿子的睡颜,***庭院才伏在二老爷肩头哭了起来。
“老爷,你没听大夫说的吗?若不是连柔及时将玉枫带回来,咱们的孩子是不是就跛了?他还那么小,哪能受得住啊?”
傅氏呜呜咽咽地哭诉声让二老爷忍不住叹息,他拍抚着老妻的脊背,沉声道:“快别难过了,咱们玉枫福大命大,方才那场灾也有惊无险地过了,明日你给柔儿备份厚礼,亲自送到葭月居,顺道再跟娘提上一嘴,免得她苛待了这个继孙女。”
二老爷前两年中了举,在衙门谋了个正八品县丞的缺,官职虽不高,但陪都富庶,只稍逊于京城,在本地当个小吏也能过得十分舒适。
在县衙里见多了形形***的人,二老爷的心思比傅氏细密许多,他心里感激连柔,除去备份厚礼外,还想着改变亲眷对连柔的态度。
老太太本就不喜出身商户的继孙女,连柔的性子又远不如心有七窍的连熙微活络,母亲常说那孩子生了副狐媚子的皮相,面上瞧着怯懦,指不定肚子里藏着一包坏水。
但二老爷知道连柔不是那种人,否则她何必救下玉枫?只当没发现那孩子便是。
傅氏擦了擦眼泪,点头应诺。
恰在此时,在霜序阁吃了盏茶的连熙微施施然往外走,她腰肢纤细,莲步轻移的姿态显得格外动人。
想起困在假山缝的宁玉枫,连熙微面上的笑意变得更加真切,二夫人傅氏向来是个眼高于顶的,伯府里的三位小姐都不合她的心意,若是自己救下宁玉枫,不止能得着傅氏的青眼,在宁家的地位也会随之上升。
连熙微心里盘算地极好,还没等她走出霜序阁的院门,便瞧见贴身丫鬟香芮端着托盘冲了进来。
“小姐,听说二房的玉枫少爷受伤了,咱们是不是要去瞧瞧?”
听到这话,连熙微眸中笑意渐渐消失,她一挑眉,刻意露出几分诧异,道:“四岁大的孩子,怎的在府里受伤了?”
“据说是卡在假山缝隙中,伤到踝骨处的筋脉,亏得柔小姐即使将人送回二房,不然伤势恐怕会更加严重。”
香芮这丫鬟不知晓主子的打算,一股脑地将刚才听到的消息全都说出来。
连熙微垂下眼帘,手指紧紧攥住袖襟,掌心渗出的细密汗珠沾湿衣料,可见女子的心绪究竟有多不平静。
“眼下正是忙的时候,我就不过去添乱了,明日再去瞧瞧玉枫弟弟也不迟。”
连熙微找了个由头敷衍过去,香芮心思单纯,倒也没生出疑虑来。
——
连柔从二房离开后,兀自回了葭月居,抬手推开卧房的雕花木门,她坐在床前,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色苍白至极,配上清纯柔美的眉眼,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意。
青苓赶忙倒了杯热茶,还拿了碟小厨房送来的糖渍梅子,开口道:“小姐,您怎么了?”
连柔抿了口色泽清亮的茶汤,缓缓说:“二房的玉枫伤着了,我有些担忧。”
连柔这话说得半真半假,她确实挂念玉枫的伤势,但更令她惊惧难安的是连熙微的心狠。
就算想她往上爬,也不该利用一个四岁的孩子!
额角传来阵阵刺痛,连柔不愿再想下去,她径自来到妆匣前,将自己的首饰归拢起来。
近年来,长夏伯府虽说渐渐显出颓势,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府邸中的财帛并不算少,小姐少爷们每月的份例是二两银子,焉氏嫁进来后,长夏伯还为她去找连氏族人讨回公道,要回一些属于连牧云的财产。
长夏伯看不上那几千两银子,焉氏用这笔钱买下城西的小院给了连柔,至于连熙微,她觉得城西位置不佳,便用那份银子置办了不少金银首饰。
指尖抚过为数不多的钗环,连柔抿了抿唇,思索着该如何将自己的私房钱藏好,免得在抄家时被官兵收走。
即便在长夏伯府生活了近十年,连柔也没有更改户籍,宁家人看不上商户的骨血。没想到因祸得福,那座城西的小院儿得以幸免,抄家后宁家上下几十口便住在二进的院落中,艰难度日。
伯府里一草一木都是留不住的,相比之下,还是小院更加安全。
明日恰好要去探望那名军汉,她可以将金银财帛藏在屋顶,免得往后吃苦。
夜里又下了一场雨,雨水淅淅沥沥从屋檐滑落,浸湿了光滑的青石板,直到天亮雨才停了。
连柔本以为今日也如同往常那般,只在院外遥遥给府里的长辈请安,不必进到里间儿,哪曾想在老太太身边伺候的张嬷嬷竟走到她面前,温和笑道:“许久未见柔小姐了,老夫人想得紧,您快***吧。”
春和堂外有一棵垂柳,柳叶相连,晨风拂动叶片扫在连柔颊边,她这才从怔愣中缓过神来,先冲着张嬷嬷道谢,随即粉颈微低,满面谦恭地走入正堂。
今天并非休沐,两位老爷并不在府中,焉氏身子骨弱气,宁玉枫又受了伤,老太太便免了他们的请安,此刻堂中除去老太太和二夫人傅氏外,只剩下三位小姐和大房的宁玉年。
傅氏瞧见连柔时,略有些丰腴的脸盘上露出一丝笑来,老太太的态度也远比先前和善,等连柔行礼过后,便让她坐在圆凳上。
“听说你昨日救了玉枫那小子?”
连柔点头,恭声道:“黄昏时分孙女经过假山,听到那处传来哭声,便找到了玉枫弟弟。”
“这事倒是办的不错。”
老太太原本是看不上连柔这个继孙女的,毕竟她出身商户,骨子里流淌着低贱的血,往日待在府里,怯怯弱弱的模样与她娘如出一辙,完全上不得台面。
但现下连柔救下了自己的嫡孙,老太太对她的印象好了几分,这会儿夸了两句,又让张嬷嬷给连柔拿了套碧玉首饰,那玉色泽浓丽,在日光下显得格外莹润,触手生温,一看就知道是好物件儿。
察觉到老太太骤然转变的态度,连熙微心间越发不忿,原本老太太最疼宠的孙女是宁沅,其次便是她,完全没把连柔放在眼里。
偏生她这个妹妹运道好,抢了自己的机缘,提前救下宁玉枫,才让府中的主子们另眼相看。
那套碧玉首饰虽说贵重,但连熙微却不是个眼皮子浅的,她在意的不是这点东西,而是如今府邸的情势。
余光觑着连熙微的神态,连柔心里暗道不妙,以往连熙微就没把自己当成妹妹看待,现在又闹出了二房这档子事,自己毁了她的计划,不被迁怒才怪。
不过想到宁玉枫小脸苍白流着眼泪的模样,连柔并不觉得后悔,毕竟那个孩子才四岁,总不能因为旁人的一己私利毁了一生。
请安这档子事对连柔来说很是新奇,她在春和堂呆了小半个时辰,才捧着雕刻着仕女图的木匣往葭月居走,还没等走出几步,就被人唤住了。
“柔儿。”
听到连熙微的声音,连柔脚步顿在原地,她***咬了下舌尖,待神情恢复如常后才转过头,望着近前容颜清丽的少女。
“熙微姐姐怎么来了?”
连柔故作不解,形状姣好的杏眼中也透出丝丝疑惑。
连熙微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连柔,昨日她曾去假山附近瞧过一眼,确定宁玉枫困在假山缝隙中,之所以没出手,是为了寻一个恰当的时机,获取更多的利益。
也不知连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横插一脚,将受伤的宁玉枫带回二房,毁了她的成算。
错失机会对连熙微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她却有些害怕,怕自己在假山附近盘桓的举动会被连柔发现,若连柔将此事泄露出去,二房的主子肯定会生出猜忌。
这么一想,连熙微忍不住试探道:
“玉枫也算是咱们亲眼看着长大的,他的伤势可严重?昨日我也去假山附近瞧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这孩子,若不是柔儿救下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瞧见女子泛红的眼圈,连柔脊背生寒,心口涌起阵阵郁燥,她敷衍道:“姐姐快别哭了,我经过假山时,玉枫的哭声时断时续,微弱极了,你没发现也在情理之中,莫要太过自责,免得伤了身子。”
连熙微眼底蒙着一层水雾,她拿起帕子擦拭时,状似无意地盯了连柔片刻,发现她并无异样,紧绷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无论是谁救下的玉枫,只要那孩子没事就好,他还那么小,吃了这么多苦头,委实令人心疼。”

继室女全文阅读

姐妹俩虚与委蛇好半天,过了盏茶功夫,连柔才迈进葭月居的院门,而后便听到青苓的通报声:“二夫人来了!”
连柔冲着傅氏福了福身,将人请进房中。
“婶娘怎么来了?”
傅氏身后的婆子将一只红木匣呈上前,放在桌上,而后傅氏才开口:
“柔儿,多亏了你救下玉枫,大夫说若非你及时将玉枫送回来,这孩子怕是要落下残疾,我跟你二叔成亲多年,只得了这么丁点骨血,若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玉枫弟弟福大命大,此次度过了关隘,日后定会顺遂平安。”
傅氏喝了口茶,缓缓说道:“希望如此吧,这孩子自幼体弱,又颇为懂事,平日里染上风寒都令人心疼不已,更别提受这么重的伤了,我现在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玉枫满身是血的模样,柔儿,真的谢谢。”
连柔在伯府里耽搁了一晌午,辰时过半,她双手捧着一尺见方的木匣,其中装着的尽是珠钗首饰,就连老太太和傅氏送的东西也囊括在内。
连柔坐着马车前往城西,到了小院,她寻了个由头将婆子打发出去,之后便费力地搬起木梯,架好往上爬。
青苓看着小姐踩在瓦片上,急得直冒冷汗,哑声问:“您站那么高做什么?千万别摔了,有什么活计交给奴婢就好。”
连柔将食指抵在唇上,示意青苓噤声,她怀里抱着木匣,颤巍巍地往前走,每走一步她都要缓一会儿,好不容易掀开瓦片,将木匣藏在里面,连柔这才松了口气。
她本以为自己足够谨慎小心,却没想到下梯子时脚下一滑,还是摔了一跤,磕破了膝盖。
青苓吓得惊叫出声,忙不迭地将主子扶到院里的石凳上,弯腰撩起裙裾,发现雪白的亵裤已经被鲜血染得猩红。
“您莫要乱动,奴婢去拿药。”
连柔是从第三级梯子滑下来的,伤势并不算严重,甚至她都不觉得有多疼,毕竟前世她无时无刻不在承受断肠草的折磨,尝过了那种痛,这点皮肉伤又算得了什么?
没多久青苓便拿着金疮药等物跑出来,她剪开了轻薄的亵裤,雪白的膝盖及小腿露在外面,伤口约莫铜钱大小,不断往外渗血。
青苓小心翼翼地给连柔清理伤口,她只觉得小姐像是瓷器,既美丽又纤弱,她都不敢使出太大的力气,生怕弄疼了主子。
“你别担心。”
连柔冲着她笑了笑,用沾湿的手帕一点点擦净掌心的灰尘。
青苓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语气中透着丝丝埋怨:“奴婢怎能不担心?小姐,您的腿生得这么好看,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留疤就留疤,不妨事。”连柔不甚在意地摆手,反正瘢痕藏在衣襟里,旁人也瞧不见。
“您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吧,幸好没碰坏膝头的桃花胎记,您那胎记生得好,万一被伤疤毁了,多可惜啊。www.zjtechexpo.cn”
“小声点,那位军爷说不定还在休息,莫要扰了人家。”
少女的声音压得很低,但习武之人大都耳聪目明,即使隔着一道砖墙,伏廷也能清晰地听到主仆俩的对话。
黑眸中划过丝丝讥诮,不过是一双腿罢了,能生得有多好看?想来那对主仆门第应当不高,否则也不至于如此少见多怪。
将伤处包扎好,连柔掌心撑着石桌站起身,拍了拍袖襟的灰尘,这才慢步朝着前方的小院走去。
她抬手叩了叩门,知道里面那人伤了喉咙,根本不可能回应自己,缓了片刻便将门板推开。
“今日觉得如何?可有按时喝药茶?茶汤的味道虽有些古怪,但良药苦口,只要能化解噬身毒便好。”少女不远不近地站在床榻前,杏眼凝视着青年。
随着她的脚步,一股清甜的梨花香涌入鼻端,不像寻常女子的香粉气味,很淡。
伏廷略微皱眉,而后眉宇又舒展开来,一语不发地靠在软枕上。
瞧见乞丐那副冷冰冰的模样,青苓面上露出几分愤怒,小姐心善,救下濒死的他,不求这人回报什么,怎么都不知感恩呢?
还真是人善被人欺!
青苓忿忿不平地去了厨房,边走还边琢磨着,待这乞丐伤势好转就将人赶出小院。
对于军汉漠然的态度,连柔不以为忤,毕竟她曾经被人灌下过断肠草,也知道被毒性割裂肺腑的滋味究竟有多难捱,噬身毒比断肠草的毒性猛烈数百倍,这人能保持神智已经不容易了。
如今青年的肌理仍显出一片黝黑的颜色,但肿胀消褪了七八分,隐隐能看出他鼻梁高挺,眉眼深邃,若是恢复了,应当是一副难得的好样貌。
“你饮药茶的时候,可觉得有何不适?若有的话便点点头。”
长夏伯府败落的日子逐渐逼近,连柔也不敢再耽搁下去,早一天求到天山雪莲,就能早一天养好焉氏的身体,母亲含辛茹苦将她养大,她实在不想再让母亲受苦。
连柔那张小脸生得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润润的,最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不忍拒绝。
伏廷抿唇,摇头。
少女展颜笑开,鼻尖微微泛红,“那就是没有不适了?这就好,这就好,听说那位贵人性情***,喜怒不定,也不知能不能顺利将药茶方子呈送到他面前。”
伏廷黑眸微阖,心底倒是回忆起先前的事情。
他在这座破落小院住了近半个月,最开始虽然昏迷,却并没有失去意识,也能猜出女子口中的贵人究竟是谁。
既然她想献药,就由她去。
转眼又过了三天,这日连柔正在伯府的小厨房调配药茶,便见到青苓这丫鬟风风火火地冲进来,面上满是急色,“主子,方才奴婢按您的吩咐去城西宅子里送些补身体的党参雪蛤等物,没想到刚一进门便看见婆子在四处找人,住在房里的乞丐竟然偷偷跑走了!”
乞丐没走的时候,青苓总觉得小姐养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不太妥当,这人一走,连柔没什么反应,她倒急得直跺脚。
“小姐,您救了他,他连声谢谢都不说,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小丫鬟咬牙切齿。
“我救下他本就是另有打算,也不需要所谓的谢意,眼下他能离开城西宅院,说明身体已经痊愈,这是好事。”
连柔用软布裹住药罐的把手,将药茶倒进勾画着青花缠枝图纹的茶壶里,略苦的药味在小厨房中絮絮缈缈,萦绕不散,过了片刻,又有茶香不断溢出,味道还怪好闻的。
连柔将茶壶放在木制托盘上,端着往嘉平院走。
暖融融的日光透过树荫落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院内栽了几株桃花,微微泻开的花苞透着一丝微微的粉,连柔脚步轻盈地行走,待她迈进嘉平院主卧时,便瞧见连熙微坐在床畔。
连熙微微侧着身子,笑盈盈望着她,神态亲昵又和善。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刚我才跟母亲念叨柔儿呢。”
连柔福了福身子,又冲着连熙微笑了笑,此时她已经确定自己回到了六年前,还提早识破了连熙微的真面目,自然不会像一开始那般慌乱无措。
今日焉氏的精神好了些,她坐在床榻上,纤弱脊背倚靠着软枕,面色略有些苍白,眼眶下的青黑色淡了几分,唇肉也不似前几日那般干裂。
“柔儿,我听宁沅说,你救了一个乞丐,安置在城西的宅子里,此事可是真的?”
焉氏听了这话便一直盯着连柔,她早就知道次女生了副良善心肠,就算救了个病重的乞丐,也不算出格。
“治病救人可以,等那乞丐痊愈了,赶紧让他离开小院儿,免得此事传扬出去,损了你的名声。”
连柔乖顺点头,她知道焉氏一心为自己打算,自然没有不听的道理。
连熙微冷眼瞧着这副母慈女孝的画面,眸光渐渐冷了几分,打从她懂事起,便清楚爹娘一直偏疼连柔,他们觉得自己心思不正,歪了性情,而连柔纯善温和,即便蠢钝痴愚,也比自己强出许多。
她不就是小时候摔死一条狗吗?芝麻大点的小事哪值得记这么多年?
胸臆中翻涌着不忿,好在连熙微素来冷静,很快便恢复如常,也没让焉氏察觉出不对来。
连柔打过招呼,先把托盘放在红木桌上,又取了只瓷碗将枸杞养身茶倒入其中。
焉氏嗅到熟悉的气味,整个人都愣住了,眼底蒙着层水汽,哽咽道:“柔儿,你竟然调配出了枸杞养身茶,要是你父亲知道了,定会高兴至极。”
除去妻女外,连牧云最看重的便是他那间药茶铺子,柔儿年幼时他便琢磨着让女儿继承家业,没曾想这孩子真有配制药茶的天赋。
“枸杞养身茶能化痰止咳,娘先尝尝看。”
焉氏点了点头,接过瓷碗,吹散上头氤氲的水汽,这才******吞咽着。
茶汤的味道与连牧云配制的别无二致,焉氏将药茶喝了个干净,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滞涩的喉咙舒坦不少。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继室女全部章节!

连柔小说仅代表继室女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