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以无边温柔吻我(乐向晚傅随)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以无边温柔吻我(乐向晚傅随)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以无边温柔吻我(乐向晚傅随)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9-15

小说内容介绍

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说——以无边温柔吻我全集免费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乐向晚傅随之间的故事,出色内容共享给大家:因为解决了西装的问题,乐向晚心情好,回程的路上状态很放松,虽然还是正襟危坐的***,但任谁都看得出她舒服的心情。

小说内容介绍

八点多的晚上,正是整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
霓虹与车灯交织,到处都是平稳的车流和人潮,偶然经过大型商场的时候,还会传来活动中震耳欲聋的音乐嘶吼和尖叫声。

以无边温柔吻我在线阅读

八点多的晚上,正是整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
霓虹与车灯交织,到处都是平稳的车流和人潮,偶然经过大型商场的时候,还会传来活动中震耳欲聋的音乐嘶吼和尖叫声。
傅随的话,落在乐向晚的耳里,却是一字一句的清楚。
她错愕地抬眼,看向他的方向。
霓虹灯光从车窗外洒了进来,横劈在他的脸上,半明半暗间,冷硬的脸部轮廓多了几分柔和。
眼底除了冷静冷静的情绪外,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在他身上十分突兀的紧张感。
乐向晚只觉得耳膜里满是自己胸腔震动的声音,口干舌燥之余,下意识地含了下自己的嘴唇。
傅随的视线从她修长的天鹅颈上离开,跟着她的动作落在了那稍显湿润的红唇上,眼神不自觉暗沉下来,喉结不动声色地微微滚动了下。
他想起了那天晚上,她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嘟着嘴撒娇索吻的样子。
“呜呜,你为什么不吻我,你吻我呀……”
那天她明显喝了不少酒,口腔中都是酒精的味道,混合着她自己本身有的味道,清甜得让他忍不住一再索取,将她的唇撕咬得又红又肿。
至于今天晚上。
她喝了几口76年的瓦鲁瓦,味道应该也很甜。
傅随别开眼,低垂着眼眸,长睫遮住了眼底的侵略,幽幽地想到。
乐向晚见他忽然地扭头,目光一移,那线条流畅的下巴便落入了眼中。
男色误人。
眼神呆滞了一瞬后,她清醒过来忍不住带上了点审阅。
十只Birkin,他认真的吗?
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乐向晚后知后觉地想。
要说乐向晚这想法,还真是误会傅随了。
他对哄女人没什么经验,只是联想到***情况,以此类推到乐向晚的身上。
乐向晚没说话,傅随也当自己没提过“十只Birkin”,似乎是就此揭过了。
又是几分钟的沉默,乐向晚脚踝隐隐地传来几分痛感,忍不住微弯下腰,摸了下自己的脚踝。
光线昏暗的车内,乐向晚一下子没控制住力道,忍不住“咝”了一声。
可能是刚刚被李兆阳一推,撞到了桌腿。
之前没注重,现在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原因,越摸越疼了。
“怎么了?”
听到声音,傅随转头,语气关心,直直地看了过来。
乐向晚摇了摇头,咬唇忍着痛按摩了下自己看不到的伤处。
她被娇宠长大,一丁点的疼痛都能委屈得受不了。
假如是乔西宁在,她早就委屈巴巴地扑上去了,只是对一个生疏男人,乐向晚实在做不出这举动。
一路无话。
车子开得很稳,先是降速,而后在恒隆广场慢慢地停了下来,半点没颠簸。
EYTYS凉鞋包裹着脚踝,走动间扯出不少痛感。
乐向晚忍着没开口,慢吞吞地走着路。
傅随的视线扫向她的脚踝,停顿了几秒后,眉头皱了起来。
恒隆广场是由香港恒隆地产在内地开发的品牌城市综合体项目,作为购物中心,集中了一批世界知名时尚品牌的旗舰店。
作为合作开发的投资商之一,这还是傅随回国后第一次出入恒隆广场。
乐向晚伸出粉白的手指,摁亮了电梯楼层,有些不确定地开口看向一旁站着的傅随,“傅总,你真的可以直接告诉我西装的……”
“傅随。”乐向晚话还没说完,便被傅随皱着眉头打断了。
他低眸看她,温顺低哑的嗓音又仿佛含着极深的情绪,不紧不慢地重复道,“叫我傅随。”
语气淡淡的,但还是有一丝不容忽视的命令感。
“额……”
饶是在正常交际里一向如鱼得水的乐向晚,也有些说不出话了。
这只是一个称呼不是吗?
究竟他是万康的傅总,又大了她七岁,直呼其名会不会不太好?
乐向晚有些为难,手指都蜷曲成了小勾子了。
在礼貌不礼貌,傅随还是傅总间往返徘徊。
对上他幽深漆黑的眼眸,乐向晚一下子泄气了,呐呐的开口,“傅随。”
“嗯。”傅随低低回应了声。
听不出他是不是故意还是有意逗她,乐向晚总觉得他的这一声含着点似有若无的笑意。
低沉的哑音,听得她的耳尖隐隐地发烫。
这种情况,乐向晚觉得自己有些无法招架。
平常的社交上,她能和各色各样的男女侃侃而谈,然而,在他面前,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身份或者上位者的气质所震慑了,总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还有因为偷看被抓包,在他面前总感觉气势低了一头。
虽然他看上去冷冷淡淡的,倒是不凶。
可究竟,她平时接触的都是同龄人,和长辈也就只是打打招呼,深入交谈倒是没有过。
想到傅随年纪轻轻被自己当成了个长辈,乐向晚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傅随,重复问了遍刚刚的问题,“要不我还是赔你一套手工西装吧?”
她看得出来,傅随身上的西装,包括皮鞋,都是私人定制款。
普通的西装一套几万,估计连零头都没有。
“不用。”傅随瞥了她一眼,嗓音克制而温顺,“我相信你的眼光。”
是的,他一开始的说法,就是让乐向晚帮他挑一套,当做帮她挡酒的谢礼,仅此而已。
乐向晚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Armani门店。
作为傅随的特助,邓宽提前吩咐了下去,让整家门店暂停营业得以为傅随和乐向晚服务。
乐向晚和各奢侈品的SA都是熟人了,一看到乐向晚,穿着得体严阵以待的SA立马迎了上来。
“乐小姐。”
作为Armani的资深销售,曹蕾自然熟悉江城各大名流,对乐向晚也是了解的。
乐家出事是出事,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谁都懂,何况乐家破产还没下最终定论,指不定都是别人以讹传讹,究竟每个世家后面牵扯到的利益网她们可不知道。
但是,就算是乐家最鼎盛的时候,也没见乐向晚清场啊!太不像她的性格了。
不过,看今天这架势,乐家估计真的没新闻上说的那样严重。
曹蕾想着,打了声招呼就预备对乐向晚内容介绍又来了什么新货,猝不及防就看到跟着乐向晚身后进来的男人。
气质出众,十分精雕玉琢的一张脸。
工作了这么多年,曹蕾早就养成了一双火眼金睛。
照她来看,这个男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只是乐小姐已经清场了……
想着,曹蕾刚想开口解释,就见走在前头的乐小姐回头看向男人,皱着精致的秀眉有些苦恼的样子,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清脆,“傅随,我们买一整套的西装吧?”
虽说弄脏了只是他的西装外套,但是这价格没有可比性啊。
乐向晚心里过意不去,想着干脆给傅随买一整套的西装。
“你决定就好,”傅随说着,看着她的眼神柔和,似乎还有些无奈地低笑了下,“你不给自己看看?”
还真的只是来给他买一套西装?
“不了,”乐向晚摇摇头,想到他那一身手工西装,不好意思的开口,“说好的给你买西装的。”
一听这话,一旁听着的年轻SA忍不住嗤了声,有些嘲讽。
感情是个吃软饭的,乐小姐也真是可以的,家里都要破产了,还有闲钱养男人呢?
曹蕾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了,而后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见乐向晚忙着看西装,男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眼神半分也没分给西装,都集中在乐小姐的身上去了。
两个人显然都没注重到刚刚的声响。
曹蕾回头,瞪了年轻的女孩一眼。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自以为做这行久了看人准了,其实都还嫩得很。
她不难想象女生都想了些什么。
要她说,可能今晚的清场还是因为这个男人。
见乐向晚转头像是在寻找什么,她刚刚插不***他们之间给她内容介绍,这会有机会了,曹蕾急忙开口问道,“乐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嗯,对西装我也没有太了解,想问问你们这里还有几件giorio armani?”
曹蕾一愣,要不是乐向晚正定定地看着她,嘴角指不定控制不住地就想一抽。
Armani西装也分高低等级,emporio,emporio armani,armani collezioni等级由低到高,几万几十万不等,乐小姐一上来就要最高档的giorio armani。
这还不了解!
傅随没说话,只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乐向晚和SA沟涉。
她一定自己都没注重到,她此刻的这副样子,像是为了丈夫操碎了心的小妻子。
想着,傅随的唇角忍不住一勾。
邓宽走进来,一眼就看到傅总和乐向晚两个人,坐在贵宾休息室的沙发上。
乐小姐有些无聊地低头翻着杂志,自然没注重到身旁坐着的男人眼神都黏到她身上了。
邓宽走过去,将手中拎着的袋子交给了傅随。
察觉到他们的动作,乐向晚抬头看了过来。
傅随打***装盒,乐向晚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盛放着的鞋子。
Valentino VLOGO黑色平底拖鞋。
她抬眼,希奇地瞥了傅随一眼。
他一个男的,买女性拖鞋做什么?
乐向晚脑海里,忽然就不合时宜地想到了一会希奇的东西。
现在,似乎是有不少高高壮壮的男生喜欢穿一些小裙子……
乐向晚睁着大眼睛,怔怔地看着傅随。
满满的不可思议!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傅随一转身,就看清乐向晚脸上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看她那眼神,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乐向晚回过神来,飞快地摇头。
见傅随还盯着自己看,那一刻她想也没想地高举了杂志,挡住自己的脸,隔绝他炙热的视线。
她脸上有脏东西吗?
干嘛一直盯着她看呢。
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这种话太不礼貌了。
她似乎也问不出口。
万一人家说不是在看她怎么办,显得自己太自恋了些。
虽然熟悉的人是知道她有些自恋臭美的毛病的……
乐向晚想着,视线重新投递在杂志上。
看着在自己面前忽然放大了十倍的字体,乐向晚差点没被吓一跳。
过了两三秒,她状若平常的将杂志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快速地翻阅,一脸看得认真的样子。
余光,却见傅随起身,拿起鞋子半跪在地上。
对着她的方向。
乐向晚整个人一惊,下意识地就想站起来。
没受伤的脚踝却是被人掌控住,动弹不得。
她垂着眼,一头雾水地看着和自己保持平视的人,嗓音布满了迷惑。
“你做什么?”
“你在我的地盘上受伤,我有一定的责任。”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最后一句话,他没说出口。
“自己换还是我帮你。”
傅随垂着眼,盯着乐向晚莹白的小脚,声音沙哑地问道。
他记得,那晚她的脚小小的,脚心软软的,摸着很***,让他爱不释手地把玩。
“……我自己。”
乐向晚愣了好几秒反应后回答,换上拖鞋可以减少摩擦的疼痛,她没必要拒绝。
然而傅随似乎没听到,或者他刚刚的问题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已经上手解开了她的鞋扣。
温热的掌心托起她的脚后跟,鞋子跟着套了上去。
动作很轻柔,仿佛她是什么易碎的玻璃娃娃。
乐向晚坐在沙发上,已经彻底呆住了。
傅总帮她穿鞋!
别说她的名媛风度了,就说这还是传说中高高在上的傅总吗?!
等帮乐向晚穿好鞋子,傅随也没马上起身,伸手摸了摸她的伤口,乌青的一片,看着很是碍眼。
指尖温热,所到之处一片酥酥麻麻的,乐向晚忍不住缩了缩自己的脚,想要收回来。
傅随只当她是疼了,嗓音紧绷,含着藏不住的担忧,“很疼?”
“向晚,你陪你男朋友买西装呢?”
乐向晚刚要回答,冷不丁地就听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她脑袋还有些懵懵的,那两个想法往返循环间,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猛地意识到什么,乐向晚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低头就对上傅随含着笑的眼神,他的气息变得慵懒,声线很低,带着明显的笑意。
“男朋友?”

以无边温柔吻我全文在线阅读出色完整章节

Armani门店的光线明亮充足,让乐向晚将傅随眼底的笑意和调侃看得一清二楚。
她忍不住抬手,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脸,来个眼不见为净。
她今晚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乐向晚睁着眼睛,透过指间缝隙去看傅随,嗓音呐呐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傅随依旧保持着半跪的***和乐向晚对视。
大概真的是囧到了,白皙莹润的小脸此刻红润润的,耳尖透着一股粉红,傅随眼神暗沉,极力克制着自己才没摸上去。
“向晚……”
外面的人还在叫唤。
傅随错开了对视,眸色冷了些许,起身的同时,整理了下自己的袖口,边朝守在门口的保镖眼神示意了下。
乐向晚这才注重到,Armani门口竟然侯着四个西装革履的保镖。
察觉到乐向晚不解的注视,傅随微笑着解释,“因为你在,要保护你。”
乐向晚不可思议地抬手指了下自己,脑袋还是有些懵懵的,“保护我吗?可是不是有你在”
话音刚落,她刚刚消退下去的红意迅速又弥漫整张脸。
傅随似乎被她这句话给取悦了,低笑了声,“我很喜悦你能这么信任我。”
他说着,俯身,两手撑着沙发的扶手,形成将乐向晚收拢在怀里的***,低头看她,半玩笑的开口,“但我究竟还不是你的男朋友。”
一听这话,乐向晚就知道他是在打趣她刚刚的称呼了。
可是。

乐向晚***地捕捉到这个字眼,身体一僵,怔怔地和傅随对视。
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傅随没解释,直起身体,淡淡地看了一眼来人,嗓音温润,“你和你朋友聊聊,我去试一下衣服。”
李悦是乐向晚在大学的舍友。
虽然见过乐向晚直接将SKII神仙水浸湿化妆蛋的***操作,大概知道她是个隐形的有钱人,但没想到竟然有钱到这个地步。
Armani停业为一个人服务。
这得要多少钱。
不,有钱都不一定能办到。高奢品牌,谁没点脾气。
李悦眼尖地就看到店里明显和乐向晚关系不一般的男人。
这才有刚刚的出声。
等傅随带着他对外人的压迫感一离开,李悦亟不可待地坐在了乐向晚的旁边,羡慕地说道。
“向晚,你男朋友可真有钱。”
乐向晚的舍友都不知道她是乐家的大小姐,只知道她家里大概是有点家底。
究竟一般人,可不会舍得这样糟践神仙水。
想着自己的私事和舍友们也扯不上太大的关系,乐向晚只是笑笑,没有解释。
她看了眼李悦的身旁,见就只有她一个人,忍不住问道,“就你一个人吗?”
“不是,”李悦喝着提供的果汁,开口说道,“栩灵去卫生间了,我在外面正好看到你。”
这又是乐向晚另外一个舍友了。
她哦了声,兴致缺缺地没在开口,只是保持着礼貌招待李悦。
其实心里是有点想去看看傅随换上她看上的西装是什么样子的。
他长得那么好看,应该也会很好看的。
傅随说的试衣服,其实也只是给乐向晚留个空间和朋友谈话的借口。
他只看了一眼西装,便让SA包起来。
“不要告诉她。”
听到男人冷然的声音,曹蕾一愣。
经过刚刚那一出,她算是真的确定了,傅随才是包场的那个人。
态度不由得更加恭敬起来的同时,心里又隐隐有些复杂。
作为女人,不得不承认乐向晚还真是好命。
出身乐家,千娇万宠。
豪门联姻多半是商业婚礼,各玩各的,可偏偏,她交的这个男朋友,明显有权有势又有爱。
看到傅随出来后,乐向晚的眼睛都跟着一亮。
她在这里坐着实在是太无聊了。
因为要顾忌着舍友们的心情,又没有什么特殊能聊的话题,偏偏出于基本的礼貌,还没法把她们单独丢在一旁。
她身边坐着的两个舍友跟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李悦刚刚已经大概地看清了傅随的轮廓,整个人的观感还好,倒是林栩灵,呼吸一顿,眼睛都有些移不开了。
校园里***臭未干的男孩子,哪里有成熟又成功的男人来得吸引人。
傅随的视线半点都没落在旁人的身上,径直地朝乐向晚走来,在她面前站定。
“怎么样”
她眼神亮晶晶地盯着他看,仿佛得到他一句夸奖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傅随低眸看她,浅笑了下,“我说了你的眼光很好,很合适。”
曹蕾站在一旁,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傅随。
这种对谁冷淡只对一个人温柔的成功男人,别说乐小姐了,是个女人都受不住。
听了这话,乐向晚笑不露齿地弯了下唇角,明显很愉悦轻松,“那我就买下来了”
他低低地应了一声好,仿佛什么都听乐向晚的样子。
林栩灵背在身后的手苍白,隐隐地发抖,她朝乐向晚露出了一抹笑,状似无意地开口,“向晚,你不内容介绍一下吗?”
“这是我的舍友,李悦,林栩灵。”
“这是傅随呀。”
明明没关系却要内容介绍傅随,乐向晚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地尾音就带上了呀。
嗓音软软的,像是小猫啪的一声亮出了粉红色的小肉垫,傅随下身一紧,眼眸忍不住暗了下来。
林栩灵微微皱眉。
就这样
难道不是男朋友吗?
相处这一年,林栩灵差不多也摸清了乐向晚的性格。
大概是佛或者其他什么原因,特殊好说话,化妆品随便用,Dior各种大牌包随手就给了她们。
只是,她并不认为乐向晚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反而在一些事情上,她看得比谁都通透。
可这样一个优质的男人……
想着,林栩灵伸手,唇角扯出一抹从容的笑,“傅随,你好。”
这个笑脸,她对着镜子练习了好久,是她挑过的最好看的角度。
傅随没什么表情地瞥了她一眼,微微地颌首,语气极淡,“你好。”
林栩灵身体一僵,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僵持了几秒,而后不情愿地收回来。
她咬着唇,有些哀怨地看了一眼乐向晚。
她交的是什么男朋友!
这么没礼貌,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平心而论,乐向晚觉得傅随的所作所为没问题。
万康的傅总,走到哪自然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想要打一声招呼,估计还要疏通好久的关系。
傅随开口说了声你好,算是回应了,特殊有礼貌了。乐向晚想。
所以她也没注重去看林栩灵,眼神都聚集在曹蕾手上的西装。
“那我就买下来了”
虽然自己觉得不错,但乐向晚也没忘咨询下傅随的意见,究竟这是他的西装。
“嗯,”傅随的视线落在了她的眼睛上,和她保持着对视,再次夸奖道,“我很喜欢。”
乐向晚喜笑颜开,眉眼弯弯的,二话不说就结账了。
因为解决了西装的问题,乐向晚心情好,回程的路上状态很放松,虽然还是正襟危坐的***,但任谁都看得出她舒服的心情。
从恒隆到檀宫有一定的距离,乐向晚抱着手里的四盒牛奶,觉得嘴巴有点渴,想喝点什么。
她不想喝Armani的果汁,就自己在盒马上下单了冰淇淋风味牛奶,送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给舍友们一人一盒,就跟着傅随去了地下停车场。
假如是在自己家的车上,乐向晚会毫无顾忌地在车上喝牛奶。
但这是别人的车,旁边还坐着一个外人。
乐向晚在外一向有名媛包袱,做不来这事。
见乐向晚一会儿低头看着怀里的牛奶,一会儿又伸手偷偷挠了挠牛奶盒子,傅随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想法。
想到她刚刚在Armani门口差一点就能喝上,却因为SA已经处理好了账单不得不收起牛奶抱在怀里的样子,摆出微笑岁月静好的名媛风度,傅随就有些想笑。
假如有兔子耳朵,两瓣粉红粉红的小耳朵,那刻一定耸拉下来的。
委屈得让人想要抱在怀里揉一揉。
傅随摸了下自己的袖口,转头看向乐向晚,语气含笑,“能给我一盒吗?”
“噢。”乐向晚反应过来,诧异的同时又有些懊恼,自己刚刚竟然没想到分给傅随一盒。
看不出来!他竟然也喝甜牛奶!
接过乐向晚递来的牛奶,傅随将撕掉包装插好吸管,只用了一两秒,又递到了乐向晚的面前。
乐向晚顺着他手中的牛奶抬头看向了他,眼神迷惑又不解。
“不是想喝吗?”他将牛奶往她的方向又靠拢了点,轻笑道,“在我面前,你不用太讲究。”
乐向晚只纠结了两三秒,立马丢了自己的名媛包袱,乐巴巴地接过,不忘说了句谢谢。
车主人都说了不介意,而且她吃相很好的,不会把牛奶***滴在车里面的。
喝着牛奶,乐向晚只觉得全身的细胞都被打开了。
要不是旁边有人在,她肯定要竖起大拇指,夸一句好棒!
浓浓的光明冰砖的奶香味,顺滑的冰淇淋感觉。
呜呜呜太怀念了这味道。
看着她捏着吸管******地喝着牛奶,十分满足的样子,傅随的眼神又柔和了一度。
待会是不是可以把那件事情提一提了,傅随想。
黑色宾利在檀宫前缓缓停下。
乐向晚将两盒牛奶放进包里,自己手里还拿着两盒,打开车门前,又对着傅随礼貌地道谢。
车门打开后,乐向晚的右脚着地,弯腰刚要下车,手腕便被人从身后扣住了。
她回头,看到模糊光线下,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郑重。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以无边温柔吻我(乐向晚傅随)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