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更新

有翡免费全文阅读-有翡(周翡谢允)在线资源包全章节全文阅读

有翡免费 连载更新 2020-01-31 14:12:37

有翡简介:

最热门的小说资源――有翡,作者是priest,主角是周翡谢允,……那无处安放的小手终于得以解放,那无法入眠的夜色也可得到救赎。有翡免费全文阅读推荐给大家,千万不要错过了!...

有翡免费小说正文:

最热门的小说资源――有翡,作者是priest,主角是周翡谢允,……那无处安放的小手终于得以解放,那无法入眠的夜色也可得到救赎。有翡免费全文阅读推荐给大家,千万不要错过了!江湖俱变,尘封二十年的秘密被揭开,所有的事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他从来就不是匪,他身上流着的是英雄的血液,命运悬挂在刀尖,他只能义无反顾的向前,当一切尘埃落定,他才能窥见光明。

周翡谢允小说资源简介

这位十分自得其乐的***听了一呆,借着一点晦暗的光打量了周翡半晌,忽然“啊”了一声:“你不会是四十八寨里那个小丫头吧?周……”
“周翡。”
方才还废话如潮的隔壁沉默了,调戏到熟人头上,那位大概也有点尴尬。
两个人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各自无言了片刻,随后,周翡见她的芳邻往后退了一点,清了清嗓子,稍微正色了一些:“谢霉霉是当初逗你玩的,我叫谢允——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周翡心说,那可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因此她很利索地长话短说道:“我们下山办点事,这伙人抓了我哥。”

有翡免费阅读

这位十分自得其乐的***听了一呆,借着一点晦暗的光打量了周翡半晌,忽然“啊”了一声:“你不会是四十八寨里那个小丫头吧?周……”
“周翡。”
方才还废话如潮的隔壁沉默了,调戏到熟人头上,那位大概也有点尴尬。
两个人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各自无言了片刻,随后,周翡见她的芳邻往后退了一点,清了清嗓子,稍微正色了一些:“谢霉霉是当初逗你玩的,我叫谢允——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周翡心说,那可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因此她很利索地长话短说道:“我们下山办点事,这伙人抓了我哥。”
谢允奇道:“怎么每次我见你,你跟你那倒霉兄长都能摊上点事?”
周翡听了这个总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每次都是因为李晟那***没事找事!
但是家丑不可外扬,周翡心里把李晟扒皮抽筋一番,嘴却闭紧了,木着脸没吭声。
谢允道:“无妨,我在这都被关了俩多月了,有吃有喝挺好的,你哥一时半会应该没事。”
周翡正要说什么,忽然耳朵一动,飞身掠入墙角,与此同时,谢允抬手将那小窟窿用石头堵上了,视线被挡住,声音却还传的过来,似乎有什么铁制的东西磕在了石头上。过了一会,谢允把石头拆了下来,冲周翡挥挥手,说道:“送饭的来了——你饿不饿?”
周翡上蹿下跳了一整宿,早就前心贴后背了,但又不太好意思大喇喇地跟人要东西吃,于是顿了一下,委婉地说道:“还好。”
刚说完,一股饭香就居心不良地从那小小的石洞里钻了进来,一路上风餐露宿,除非能住上客栈,否则吃不了几口正经饭,乍一闻见热乎乎的饭菜味,她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有点馋。
结果谢允那奇葩说道:“你要是不饿我就先吃了,要是也饿……我就挡上点再吃。”
周翡缓缓摩挲着自己的刀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用客气,自便。”
谢允真就“自便”了,拿起一个馒头咬了一口,嚼了两下,继而还是拿起小石板把那处窟窿堵上了,说道:“还是怪不好意思的,挡着点吧。以后有机会,我请你上金陵最好的酒楼,唉,自从南迁以后,天下十分美味,五分都到了金陵。”
周翡实在不想搭理他了。
谢允又道:“今天这顿我就不方便招待你了,这里面加了料。”
周翡吃了一惊:“什么?”
谢允慢条斯理地说道:“‘温柔散’,听过么?想你也没听过,都是邪魔外道们不入流的手段,蒙汗药的一种,专门放倒马的——英雄好汉们不能以寻常蒙汗药对付,用这种药马的正好,一碗饭下去半天起不来,内外功夫更不必说了。”
周翡奇道:“那你怎么还吃?”
“因为本人既不是骆驼也不是王八,”谢允幽幽地叹了口气,“吃一碗半天起不来,不吃就永远都起不来啦。”
周翡一伸刀柄,把挡在两间石洞中间的小石头板捅了下来,对那一口一口吃蒙汗药的谢允道:“那个谢公子……”
谢允一摆手:“咱们虽然萍水相逢,但每次都险象环生,也算半个生死之交了,你叫声大哥吧。”
他惯会油嘴滑舌,要是隔壁换个姑娘,大概又开始新一轮的没正经了,但是不知是不是当年周翡拎着断刀挡在他面前的那个印象太深,谢允总觉得她还是三年前那个小女孩。跟“大姑娘”胡说八道是风流,可是面对“小女孩”,他便忍不住正经了一点……虽然也只是一点,但多少有点人样子了。
周翡问道:“方才我问你此地主人,你绕开没回答,是有什么不方便说吗?”
谢允端起一个碗,慢吞吞地喝了一口汤,沉吟了片刻。
一个人被关在山洞里两个月,就算是个天仙,形象也好不到哪去,周翡注意到他虽然言语轻松,但其实只吃了半个小馒头,挑挑拣拣地少许吃了几口菜,实在不是个成年男子的饭量,大概也只是勉强维持性命而已,他两颊消瘦得几乎凹陷下去,嘴唇干裂,脸上胡子拉碴的,但这人端坐着不说话的时候,却奇异的依然像个公子——有点邋遢的公子。
“倒也不是。”谢允低声道,“只是我方才也不知道你是谁,这里面牵涉太多,不便多言。我听说李老寨主曾经和霍长风霍老爷子是八拜之交,你到岳阳附近,有没有去拜会过?”
周翡摇摇头。
“唔,”谢允略微点了一下头,“此事要从两个多月以前说起,霍老爷子今年七十大寿,广邀亲朋故旧,他早年凭着霍家腿法独步天下,为人忠肝义胆,又乐善好施,交游很广,好多人落魄的时候都跟他打过秋风,所以帖子一发,大家自然都来捧场,这事你大概不知道。”
周翡确实没听说过。
谢允接着说道:“他们未必敢给四十八寨发帖,万一真把李大当家招来,可就不好收场了。我当时是跟着雇主来的,到了一看,遍寻不到你们四十八寨的人,连贺礼都没见有人来送,当时就觉得不对。啧,只可惜我那人傻钱多的雇主不听我的,我又不好丢下他们先走,只好一起蹲了黑牢。”
周翡问道:“你见到霍堡主了?”
“见了。”谢允顿了顿,又道,“但是已经傻了。”
周翡:“……什么了?”
“基本不认识人了,连自己叫什么都说不清,一会叫长风一会叫披风,没个定准。”谢允唏嘘道,“据说是几年前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一天不如一天,到现在时时刻刻得有人看着,话也说不清楚,像幼儿一样,想当年也是绝代的人物,叫人看了,心里着实难过……自从霍老爷子不能过问事务以后,霍家堡便是他弟弟霍连涛说了算了,唉,这个人你以后见了,最好躲远一点,我看他长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恐怕有点心术不正。”
周翡:“……”
她感觉谢允对人的评价标准好像有点问题。
“这个霍连涛野心勃勃,以其兄长的名义把一大帮人聚来,当然不是为了给他傻哥哥过生日,他是想把这些人聚集起来,缔结盟约,组成势力,自立成王。”谢允解释道,“对外,他们说是要再造一个‘四十八寨’。”
周翡傻眼道:“然后把不同意的都关起来?”
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谢允摇摇头:“虽然好像就是那么回事,但不完全像你想的那样,这话说起来就更长了,三年前,甘棠先生出山……”
周翡猛地听见她爹的消息,立刻站直了。
“他将梁绍辛苦经营了一辈子的势力接过来,以一己之力压下南朝中蠢蠢欲动的蠢货,静待蛰伏,而伪帝病重的消息搅得南北内外沸沸扬扬,当时比现在还乱,最流行的就是扯一面大旗,在山脚下撒泡尿就敢当自己占了一座山头,英雄狗熊你方唱罢我登场,被曹伪帝挨个钓出来,险些一网打尽,幸亏有你爹黄雀在后,将计就计,在终南山围困伪帝座下大将,斩北斗‘廉贞’,头挂在城楼上三天,重创北朝。”
周翡连大气都没敢出。
“那一战,伪帝元气大伤,卷入动荡的各大门派也都未能独善其身,‘侠以武犯禁’,你爹大约也有些故意成分在里头。”谢允道,“此后数年,武林中很大一部分门派与世家都成了一盘散沙,世道确实安生了不少,但分久必合,洞庭一带以霍家堡为首,很多人谋求抱团成势已经不短时间,霍家请的人大多与之志同道合。只有少数人是阴差阳错不明就里的,或者碍于面子不得不敷衍的。”
周翡:“都在这了?”
谢允一点头:“嗯,不过这么掉价的事不一定是霍家人做的,否则他们脸都蒙上了,却还要使霍家腿,岂不是脱裤子那什么?洞庭一带的江湖人大多归附了霍家堡,这其中鱼龙混杂,有一些……”
他停顿了一下,周翡脱口说出方才学会的新词:“邪魔外道。”
“……一些不大体面的江湖朋友,”谢允十分客气地说道,“当时霍家堡一再挽留我们,一天三顿给我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惜我们这些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人家最后没强逼,好言好语地送我们走了,谁知刚离开霍家堡,就被人暗中偷袭,一股脑地扣押在这里,只要我们答应在洞庭会盟画押,便放我们出去。”
周翡想起荒村里那个刀下鬼,心里的疑惑一闪而过,想道:“腿法可以假装?那么粗的大火腿也是一朝一夕能憋出来的吗?”
随即她又想到,那“大火腿”当时好像确实没有当着王老夫人的面出过腿功。
她越想越不明白,整个江湖的云谲波诡在她面前才露出冰山一角,周翡已经觉得目不暇接了,她随口说道:“那就画呗,出去再说。”
谢允大笑道:“然后说话不算数是小狗么?那不成的,就算一诺不值千金,也不能翻脸不认人,反复无常的名声传出去,将来还如何在世上立足?况且平白无故被人关在这,倘若就这么服软,面子往哪放?”
以周翡的年纪,还领会不到英雄好汉们面子大过天的情怀,但她颇有些“求同存异”的心胸,不理解也不去跟人掰扯,想了想,她说道:“那我想个办法把你们放出去。”
谢允看了她一眼:“妹子啊,你听我的,回去找你家长辈,递上拜贴到霍家堡,就说丢了个人,请霍家堡帮忙寻找。”
周翡皱眉道:“你刚才不是说这黑牢不是霍家堡的授意?”
“水至清则无鱼,”谢允往石洞山壁上一靠,懒洋洋地说道,“你这不懂道理的小鬼,非得逼我说什么大实话?”
周翡三言两语间就从“美人”降格成了“小鬼”。
她虽然头一次下山,十分不谙世事,却有点一点就透的敏锐,立刻听懂了谢允的言外之意——霍家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不定还有正牌子侄牵涉其中,邪魔外道有邪魔外道的用场,万一弄出点什么事来,把这些“不体面”的朋友往外一推顶缸就行!
这都什么***道理?

有翡全文阅读

这位不速之客的轻功造诣之高,恐怕是周翡平生仅见……虽然她论起“平生”来,确实也没见过几个人。他落脚处连一点水珠都没有,像个飘飘荡荡的幽灵,偏偏落脚处极精准,越来越多的牵机线在从江水中“发芽”,也不见他怎样躲闪,却没有一根能划破他的衣角。
周翡一愣,心说:“是人是鬼?”
然而眼看周围牵机线越来越多,她心里一转念,感觉活见鬼也比被大卸八块强,两权相害取其轻,便一提气追上了这位神秘的黑衣人。
李晟还要狼狈些,一身衣服已经四处开花,开口问道:“前辈是哪一路的高人?”
“鄙姓谢。”那黑衣人轻轻一侧身,让过上中下三路的牵机线,分明是个简简单单的动作,放在他身上却莫名有种“衣袂翻飞”的感觉——尽管夜行衣都是紧口的,根本翻飞不起来。
谢公子看了李晟一眼,高手风范十足地冲他悠然一笑道:“别叫前辈,感觉我一下老了十岁。”
他这一侧头,李晟才借着微末的光看出这是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突然一阵没来由的灰心——他这一天,着实大起大落,前半夜还在大放厥词,觉得自己天下无处不可去,后半夜又觉得自己毫无可取之处,俨然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蛙,随便来个人都比自己强。
周翡常年被李瑾容变着花样揍,揍得皮都比别人厚三层,虽然也惊骇了一会,心里却没那么多***,她一边跟着那谢公子,一边留心看着他的步伐,只觉他进进退退,倒像是知道这水怪的来龙去脉似的,便问道:“这是什么机关?”
“此物名为牵机,我也只在书上看见过,没想到今天托二位的福,竟然有幸亲自体会一回。”谢公子不紧不慢地说道,“古人有种毒,也叫这个名字,昔日……”
周翡耳根一动,觉得这人说话方式有种亲切的耳熟——这东拉西扯、三纸无驴的风格,简直和她那病秧子爹一脉相承。
“……它一旦被触动,无数条牵机线便会浮***面,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毕竟是机簧之物,尚且有迹可循,趁着它没有完全启动,咱们最好尽快离开,瞧见那江心小亭么?那里住人,必定有通道……”
他废话虽多,却不影响速度,言语间带着周翡和李晟从层层牵机线中钻了出来,三个人已经逼近了江中小亭。
周翡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封死的来路,问道:“完全启动是什么样的?”
她话音还没落,临着小亭下面的所有石块突然毫无预兆地往下沉去,走在最前面的谢公子已然来不及回撤,只见他蓦地飞身而起,人在空中,将掌中的夜明珠抛了出去,脚尖一点,就这么借了约莫有一片羽毛的力,随后打了个旋,险而又险地退回到后面的石块上,顺手抓住了周翡的肩头,将她***往后一带……没拉动。
周翡从会拿筷子开始就被李瑾容打着骂着练功,基本功可谓相当扎实,别说她这会正紧张着,就算站着发呆,也不可能被人轻飘飘地一带就动。而同时,周翡也一愣,因为这个人的手非常“软”。一个人练了哪门功夫,是偏力量还是偏灵巧,功力深不深,手上都能窥见一点,特别是情急之下的一拉一拽。
可是谢公子的手就像个普通的文弱书生。
但那怎么可能呢?
周翡心头的疑惑一闪而过,没来得及细想,因为整个洗墨江都躁动了起来,水面上泛起了一个***的漩涡,漫天让人毛骨悚然的牵机线“铮铮”地发出琴弦似的轻鸣。
谢公子驻足而立,摇头叹道:“阿弥陀佛,姑娘这张金口,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李晟喃喃道:“这是什么?”
那动静实在太瘆人了,周翡蓦地抬起头,只见洗墨江一侧潜在水下的巨石如潮水似的起起落落,密密麻麻的牵机丝缓缓升起,当空织成了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地向他们盖了下来。他们三个人在起伏不定的江水中,像是天倾地覆时几只茫然失措的蝼蚁。
前路已沉,后路被截,眼看避无可避,李晟脸色惨白,声音都变了调子,大声道:“既然是机关,肯定有关卡对不对?”
谢公子面不改色地驻足沉吟道:“唔,让我想想……”
李晟当场差点疯了。
什么时候了还想!
这位谢公子是不是脑子有病?
周翡一把抽出了鞘中刀,猛地削上了一根牵机丝。
李晟惊叫道:“阿翡,你要干什么?”
盖过来的牵机线大网自然而然地牵动了他们落脚的水中石,一边已经沉了下去,墨色的江水中蕴藏着深沉凝重的杀机,李晟膝盖以下已经全湿透了,一双脚几乎浸在了水中,江水的冰冷化成一股刺骨的寒意,顺着他的后脊一路向上,李晟脑子里一片空白,千钧一发间,他心里涌上一个念头——我不该来,不该叫阿翡一起来。
周翡第一刀下去,两厢利刃几乎撞出了火花,***的牵机线纹丝不动,她的刀却被震了回来,刀刃上顷刻多了一个裂口,周围所有的牵机线都随之震颤,合唱了一曲震耳的尖鸣,嘲讽地议论着这个企图以一己之力撼动整个江中巨怪的无知少女。
谢允没有阻止,他凝神侧耳,所有的声音高高低低地都汇入他的耳朵,随即他蓦地抬起头,在周翡第二刀落下之前抬手一指:“砍那根!”
周翡能感觉到牵机线的逼近,她倘若有毛,此时大约已经炸成了一个球,神经紧绷到极致,血脉深处的凶性就仿佛被一把火点燃了,她下意识地跟着谢允的指点,手腕飞快地在空中一转,双手扣住刀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砍向牵机线,用的还是那日她用来暗讽李晟的“撞南山”。
可是这一撞却与跟李晟打架时使的那招截然不同,当时她只是怒气稍重,刀身横出去,还能轻易收回来,甚至能灵巧地勾住李妍砸过来的荷包。
这一次却是有去无回,头撞终南而不悔,刀锋斩断江面水雾,几乎发出了一声含混森严的咆哮,与那牵一发动全身的细丝狭路相逢,周翡背了十多年的长刀顷刻折断,断口处裂成了蜘蛛网,刀尖直接跌进江中。
那根牵机线竟在她这一劈之下荡了出去,水下一块两人合抱粗的巨石紧跟着给拽了起来,突兀地冒***面,刚好竖在这三人面前,盖过来的牵机线太过密集,一下裹住巨石,双方缠了个难解难分,僵持住了,给他们三个人挡出了一小片尺寸大的生机。
足足有两息的功夫,三个人谁都没吭声,六只眼睛全盯着眼前这个微妙的平衡。
然后谢公子才极轻地吐出一口气,率先开口道:“好歹蒙对了一回。”
周翡手里的半截刀身“呛啷”一声落了地,在石头上砸了一下,滚进了水里。她双手脱力,一时没了知觉。
李晟吓了一跳,脱口问道:“你怎么了?”
周翡眼下虽然又脱力又后怕,却因为刚刚逞了那么大的一份英雄,还有点小得意,因此没表露出来,舌尖发僵,一时说不出话,便面无表情地把眼皮一垂,世外高人似的摇摇头。
此处茫然四顾,人身在漫漫无边的洗墨江心,四下满是是牵机的獠牙,只有这一隅尚且苟延残喘,那滋味简直别提了。
谢公子却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襟,笑道:“没事,这么大的动静,寨中人很快便能找来了,吉人自有天相。”
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点轻松的笑意,语气十分喜庆,活像在拜年,一点也听不出刚才差点被大卸八块,甚至有暇低头观察了一下面前这位身手不凡的小姑娘。
“姑娘这一刀果断决绝,有‘九死未悔’之千钟遗韵……”谢公子先是礼节性地搭了话,称赞了一半,他忽然发现这只“水草精”竟然相貌不俗。
她一双眼睛长得很特别,眼尾比普通人长一些,眼睛长而不细,眼尾收出了一个十分优雅的弧度,双眼皮越到眼角处开得越大,眼角温和地微微下垂,眼皮的印子却是上挑的,因此她睁大眼睛看人的时候,清澈的目光好像有点天真,垂下眼皮的时候,又显得冷淡而不好接近。
谢公子的话音当即一转,问道:“你叫‘阿翡’么?是哪个字?”
周翡还来得及吭声,略缓过一口气来的李晟便插话进来:“这是舍妹小名,家里随意叫的,哪个字都一样。”
他这么一说,外人再追问就显得失礼了,谢公子十分知趣,十分儒雅地笑了笑,果然没再多说。李晟拉了拉身上的破布,冲他一抱拳道:“多亏谢兄相助,今天要是能脱险,这个恩情我们记住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谢公子杂学颇精,一眼就看出周翡砍牵机线用的是千钟一系的刀法,只当他们俩是四十八寨中“千钟”的那一支,又见那少年虽然说话客气,却对自己还有些提防的样子,便自报家门道:“在下谢允,来贵宝地只为送一封信,初来乍到,进出无门,不得已才想着走这条路试试,没有歹意。”
李晟便道:“谢兄要给寨中哪一位前辈送信,我们回去替你通报。”
谢允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嘎拉拉”一声巨响,之前将他们逼得四处乱窜的牵机缓缓收拢,开始往水下沉去,随即,洗墨江两侧灯火通明起来,鱼老与李大当家终于赶来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推荐的有翡(周翡谢允)在线资源全集全文阅读,小说资源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剧情为主,言情为辅,很精彩,强烈推荐!觉得不错的,请点赞收藏转发一下,谢谢啦!

点击在线阅读完整章节

有翡免费小说仅代表有翡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正版全文请到官网阅读。

QFace小说资讯导读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