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更新

有匪全集免费全文阅读-有匪(周翡谢允)在线资源包免费全文阅读

有匪全集 连载更新 2020-02-28 15:16:41

有匪简介:

影视原著小说资源有匪全集版免费全文阅读,由赵丽颖、王一博主演,主角是周翡谢允,讲述了万一……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谢允真的说对了,她带来的人里面果真有叛徒呢?她可以冒险,但不能拿别人冒险。...

有匪全集小说正文:

影视原著小说资源有匪全集版免费全文阅读,由赵丽颖、王一博主演,主角是周翡谢允,讲述了万一……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谢允真的说对了,她带来的人里面果真有叛徒呢?她可以冒险,但不能拿别人冒险。

周翡谢允小说资源简介

“山上传来的消息没错,”寇丹压低声音,飞快地说道,“这货匪人确实直奔此地,并且给他们山上送信说,他们会想方设法在北斗攻山的时候拖住我们……王爷请看,这信还在我这。”
曹宁伸出一只养尊处优的胖手,一把推开寇丹的手,轻声道:“哦?那你的眼线没告诉你他们为什么提前动手?”
寇丹抿抿嘴,一时无言以对。
曹宁道:“要么他们比你想象的聪明,要么他们比你想象的傻——寇楼主,你猜是哪个?”

有匪大结局免费阅读

周翡没来得及说话。
谢允脑子里便不知有发生了一串什么样的变化,他又斩钉截铁地将自己方才地话推翻了:“也不好,这样,你最好立刻带人全部撤出去,回到寨门前待命,然后回去送信!”
周翡:“……”
她皱眉想了想,问道:“祠堂中的人不救了?这些狗贼不杀了?那些乡亲们借了自己家给我们当隐蔽和通路,也不管他们了?为什么?”
谢允沉声道:“我问你,此处是什么地方?”
周翡:“蜀中四十八寨。”
谢允:“不错,此地是蜀中四十八寨,不是普通的叛军匪窝,有的是江湖高手,行军打仗未必在行,但是单个拿出来,个个都有行刺敌军主帅的本领,如果你是那曹胖子,你会放心将北斗黑衣人都派出去,让自己身边只有卫兵,轻兵简从地满大街乱窜?”
周翡一愣,方才沉在心口沸反盈天的杀意好似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她没想到这一点,因为以前没接触过这种权贵——闻煜是打仗的,不一样,谢允更不算——因此她不知道这些身居高位的人这么惜命。
谢允这一点说得对,她又不是四十八寨第一高手,既然连她都能这样轻易地找到刺杀机会,别人岂不是更能?
依曹宁的年纪,大当家北上刺杀伪帝的时候,他肯定出生甚至已经懂事了,他会在四十八寨的地界中不加防备?
周翡有些迟疑地点点头:“不错——但是或许他身边的侍卫里另有有恃无恐的神秘高手呢,还有鸣风的人,也未曾露面,那些刺客精通各种刺杀手段,保护起他来岂不是也有恃无恐?”
谢允听了她的几个问题,立刻意识到了周翡的言外之意:“你是说你的人都信得过。”
周翡就是这个意思——
随她下山的人都是她亲自点的,她要是不相信这些人,当初就会孤身前来。鸣风的叛变令人触目惊心,然而一宿之后平静下来,却并没有对四十八寨伤筋动骨,因为仔细想来,寨中倘有谁会背叛,那也只能是不与他人来往、多少年都特立独行的鸣风派。
剩下的这些年来在乱世中相依为命,在周翡看来,不说是胜似亲人,可也差不了多少了,她会第一时间将这个可能性排除。
她是为了四十八寨站在这里的,倘若怀疑到自己身后,还有什么理由舍生忘死下去?
谢允看着她澄澈的神色,嘴里一时有些发苦,良久,方摇头道:“我没有根据,只是跟这些人打过交道后的直觉。”
周翡问道:“直觉不信任别人?”
谢允这一天第二次在她面前愣住了,不过依然只是一瞬,他很快正色道:“信任——阿翡,信任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是一场豪赌,赌注是你看重的一切,输了就血本无归,明白吗?”
谢允第一次这样真心实意地跟她说出这么冰冷的言辞,周翡睁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谢允神色如常,目光中却透着仿佛一万年也捂不热的疏离与冷静,又道:“你敢赌吗?”
周翡:“……”
不是她不相信谢允的敏锐和判断,但她也知道,谢允看着大大咧咧,其实非常谨小慎微,他又不是他们四十八寨的人,一旦有风吹草动,生出的猜疑来十分正常。
一方面,她知道谢允这句话纯属歪理,但话被他这么一说,周翡心里却不得不打了个突,一时有些举棋不定——豪赌的比喻并不高明,但是她的“砝码”太重了。
另一方面,周翡绝不是个多疑的人。因为一点蛛丝马迹就怀疑自己身后的人,在目睹了镇上种种现状之后,依然能将这一切扔下,无功而返这种事,她实在做不出来,也实在过不去自己这关。
四十八寨同进退,要是这些年来,连这一点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岂非早就分崩离析了?
再说,她连自己人都不信,为何又敢信谢允?照他那“天下长脑之人”皆可疑的理论,她第一时间还应该怀疑谢允阻拦她刺杀北端王的因由呢?
何况她此时带人撤回,然后呢?挨个排查叛徒么?怎么查?这事她怎么和兄弟们交代?怎么和寨中长辈交代?怎么和眼巴巴配合他们、等着他们救命的乡亲们交代?而万一一切都只是虚惊一场,她干出的这些像人事吗?
谢允:“阿翡。”
“光是这一点理由,我不能撤。”周翡终于摇摇头。
谢允的引导给她指明了方向,但周翡如果只会依赖他的引导,全无自己的主意,她这会也不可能带着百十来号人守在这里。
谢允叹了口气,轻声道:“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忘了华容城中的暗桩了吗?忘了方才反水的鸣风了吗?为什么这些事桩桩件件地罗列在眼前,你还能相信你寨中人?”
那不一样。
因为地处北朝的暗桩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很少撤换人手,从不轮班,也就是说,那些暗桩很可能在当地一扎就扎根几十年,受人策反并非不可能。
而鸣风更是……
周翡张了张嘴,本想同他解释几句,却见谢允一抬手打断她,冷冷地说道:“阿翡,你有没有听说过‘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没有听说过‘易子而食’的故事?父母、子女、兄弟、夫妻、师长、朋友……这些不亲近吗,可是亲近又怎样,难道就能掏心挖肺了吗?”
周翡一呆,不由自主地想起他那只好似在寒泉中冻过似的手,头一次用心打量眼前俊秀又落魄的男人,突然觉得谢允本人就是一个大写的“孤独”。
白先生、闻煜他们对他毕恭毕敬、口称端王,是金陵、他家那边的人,他对他们避如蛇蝎。
羽衣班的霓裳班主约莫能算他的老朋友了,可是朋友之间却能以言语试探,言语中杀机暗伏。
周翡:“你……”
她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难过,然而在这么个进退两难之地,实在没有很难过的空间,因此只是微微地泛起一点。
谢允一对上她的目光,就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些什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回跟着她们来四十八寨是个错误,否则何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控呢?
周翡不是明琛他们那些人,而这里是蜀中,不是金陵。
此地没有高楼画舫,没有管弦吹笙,刀剑中长大的少年和少女,大约只知道“言必信、行必果”吧?
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他又为何要自爆其短,将自己一片赤诚的小人之心拉出来,在她面前展览呢?
“不过你的顾虑也有理,不如咱俩折中一下,”谢允后悔起来,假装思考了片刻,若无其事道,“刺杀曹胖子先从长计议,他要是这么容易死,也轮不到他带兵攻打蜀中,追上去肯定是自投罗网。你叫你的兄弟们不要等所谓‘大军准备开拔’的时机了,现在立刻偷偷撤出一部分,剩下的将宗祠中关的人放出来,然后里外相合,记得要速战速决,从城南打开一条豁口,让这些人从那出去,咱们突围入山。”
这话听着讲理多了,虽然与周翡一开始的设想截然不同,而且让她眼睁睁地错过了刺杀敌军主帅的机会,但好歹人能救下一些,不算完全的无功而返……
而且保险。
万一……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谢允真的说对了,她带来的人里面果真有叛徒呢?
她可以冒险,但不能拿别人冒险。
周翡经历了那么多,已经开始能控制住自己急躁的脾气了,她当即一甩头,将杂念甩出去,说道:“好,走。”
周翡宣布计划有变的时候,根本没给这一百多个弟子们反应的余地,也不曾解释前因后果,只简短地吩咐道:“传话,四十号之前往南边出城,四十号之后随我来。”
说完,她根本不等人反应,提起望春山便直接闯入了关押百姓的祠堂。
编号这个方法是谢允提的,每个人只需要盯紧自己前后号码的人即可,大家各自负责一小块区域,这种方式只是想这一百多个人串成一张大网用,却在这时显露了效果,四十号听见命令,见周翡突然冲出去,本能地跟上,“跟我来”三个莫名其妙的字在人群中口耳相传出去,一串隐藏在各处的人马突然跳出来。
周翡一刀横出,那看着宗祠的卫兵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人一刀割喉!
城中长哨响第一声的时候,周翡已经手起刀落在那宗祠中杀了个来回,宗祠大门被四十八寨的人强行破开。
“无常”的破雪刀极快,在她毫不留守的时候,真有暴风卷雪之威,好多人吭都没吭一声便身首分离。
北端王曹宁听见哨声蓦地抬起头:“怎么回事?”
他身边两个身披铠甲的“侍卫”将面罩推上去——豁然是鸣风楼主寇丹和本该和谷天璇一起走的陆摇光!
“山上传来的消息没错,”寇丹压低声音,飞快地说道,“这货匪人确实直奔此地,并且给他们山上送信说,他们会想方设法在北斗攻山的时候拖住我们……王爷请看,这信还在我这。”
曹宁伸出一只养尊处优的胖手,一把推开寇丹的手,轻声道:“哦?那你的眼线没告诉你他们为什么提前动手?”
寇丹抿抿嘴,一时无言以对。
曹宁道:“要么他们比你想象的聪明,要么他们比你想象的傻——寇楼主,你猜是哪个?”
寇丹:“这……”
曹宁轻轻合上她的头盔,柔声道:“不碍事,一条小鱼而已,抓不到就抓不到。真的聪明就更好了,聪明人这会心里一定有一千重怀疑,你猜这个聪明朋友会不会因为疑虑重重、谁也不放心,而亲自回寨送信?”
寇丹一凛。
曹宁笑了起来。
城中官兵没料到周翡他们放着满大街走的敌军主帅不管,一出手却指向关人的宗祠,镇上的伪朝官兵反应到底慢了些,周翡将人放出来之后,毫不停留,直接带人往城南跑去,直到这时,本来埋伏在北端王身边的官兵方才集结过来。
断后的周翡只听身后有风声袭来,下意识地将手中刀鞘一摔,只听“嘶拉”一声,她猝然回头,见那官兵手中拿的竟然是华容城中仇天玑用过的那种毒水!
一时间新仇旧恨纷纷上涌。
周翡瞬间不退反进,华容城外曾让她无比忌惮的毒水在她眼里好似忽然之间减慢了速度。她人也像一道不周风一样,举重若轻地穿过纷纷落下的毒水,转眼竟到了追在最前方的官兵面前。
敌军大骇之下本能后退,那刀锋却已经尽在咫尺了!
就在这时,其他地方又接二连三地响起了哨声,方才北端王待过的那座临时征用的“中军帅帐”不知被谁一把火点着了,北朝官兵微乱,周翡趁机脱困而出。
她所到之处必血流成河,几乎杀红了眼,突然,不远处响起几处短促的哨声,周翡一抬头,见神出鬼没的谢允正冲她招手:“那边是南!”
周翡:“……”
谢允杀人是不成的,他趁乱放了一把火,又从死人身上拽了个警报哨下来,跑到哪吹到哪,普通官兵如何能抓得住这种神出鬼没的轻功,顷刻被他满城遛了一圈。
周翡“临时变卦”让敌我双方全都反应不及,再加上谢允的东风,三刻之内居然真的强行从南城冲出了一条口子。

有匪免费全文阅读

谢允是个虽然没事自己乱、但临危时一般不失条理的人才。
满城披甲执锐之师,他手中有满城惊慌失措的百姓,几十个不听调配的江湖小青年,以及一位来去如风、刀锋锐利……但时而不辨东西的本地女侠。
然而即便这样,谢允愣是让周翡打了个迅雷似的急先锋,之后利用小巷和沿途空出来的家宅打掩护,小手段层出不穷,将大多数人全须全尾地带出了周翡一把刀撕开的包围圈。
无论是江湖人还是普通人,在极端情况下都能发出最大潜力,除了行动不便的老人和腿短的孩子被几个弟子背在身上,其他人撒丫子往南方密林中狂奔而去,伪朝官兵追出了数里,终于吃了“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亏,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消失在大山深处。
小镇上,北端王曹宁听闻这消息,倒事不怎么意外,只是有点失望地将茶杯放下。
过度的肥胖似乎给他的骨头和脏腑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这使他一举一动似乎都十分小心,反而有种静止的优雅。
陆摇光跟寇丹对视一眼,没敢接茬。
“果然还是跑了,他们突袭那宗祠的时候我就有这个预感。”曹宁叹了口气。
陆摇光道:“下官有一事不明,殿下当时以身犯险露面,难道是为了诱捕那胆大包天的女娃子吗?”
“女孩子?”曹宁笑了起来,“我对女孩子不感兴趣,女孩子见了我通常只会恶心,有一些教养不好的会让我也跟着不高兴,至于那些懂得跪在地上温柔讨好的女人又都太蠢,伪装一拆就破,她们的眼神、一颦一笑中都会明明白白地泄露出真实的想法——比如觉得我是一头猪,看着倒胃口。”
陆摇光无法就这句话找出可以拍马屁的地方,颇为憋闷。
幸亏,北端王没有就此展开讨论,很快便说回到了正事:“我感兴趣的,是寇楼主提到的另一个人,此人应该也在下山的队伍中,听你描述,此人相貌做派我都觉得有点熟悉,很像是一位故人。”
陆摇光和寇丹对视一眼,寇丹微微摇头,显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位。
曹宁却不往下说了,只是笑眯眯地吩咐道:“罢了,缘分未到,依计划行事——此地太潮了,先给我温壶酒来。”
周翡派出几个弟子前去探查追兵,虽然没割到曹宁和寇丹的脑袋,但她扫了一圈自己捞出来的人,还是颇有成就感,忍不住扶着旁边一棵古木喘了口气。
跟她一样松了口气的弟子不少,众人大多不明就里,虽然跟说好的不一样,但仅就成果来看,还以为这是一次大成功,纷纷不怎么熟练的推拒起乡亲们的拜谢。
周翡闭了闭眼,感觉这一次与敌人“亲密接触”让她心里的疑虑少了不少。
这么顺利,不可能有叛徒吧?
“内奸”之说果然只是谢允的疑神疑鬼,根本没发生过,幸好当时没有直接撤。
不料她心里方才亮堂一点,就看见谢允捏着一根小木棍蹲在一边,一脸凝重。
周翡一见他这脸色,心里立刻打了个突,神经再次绷紧起来:“又怎么?”
谢允沉声道:“我们出来得太顺利了。”
顺利也不行?
是不是贱得骨头疼!
谢允将小木棍一扔,诈尸似的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有个弟子大声叫道:“周师妹,你快看!”
周翡随着他手指方位蓦地抬头,只见四十八寨的东半山坡上浓烟暴起,竟是着了火,并且不止一处。
周翡讶然道:“他们提前攻山了?不……等等!那个曹胖子不还在镇上吗?”
她话音未落,便听见***响起隐约的哨声,山上岗哨显然反应非常及时,林浩接过她的信,知道东边是重点战场,因此并不慌乱,山间火光很快见小,不过片刻,便只剩下黑烟袅袅。
由此可见,***的防卫比平时重不少。
可过了一会,周翡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浓重——怎么没动静了?
谢允眉心一跳,低声道:“不好。”
他话音未落,成群的***突然自西边飞过来,一拨接一拨,依周翡他们的位置,看不清山中端倪,只听见鸟叫声凄凄切切,锥心啼血似的,周翡的眼角跳了起来——即使她从未到过两军阵前,也知道那日谷天璇和寇丹突袭洗墨江的时候,山中没有这么大动静的。
也就是说去西边的绝不只是那几十个北斗!
那么方才***的火是怎么回事?
敌人试探四十八寨防务吗?
周翡他们一边搜寻敌军主帅所在位置,一边随时给寨中送信,他们先前都以为北斗做先锋只是个幌子,不管北斗从何处出现,敌军主帅所在才是重头戏,谁知道北端王竟然亲自留在一个鸟不拉屎的镇上,拿自己当幌子!
倘若林浩听了她的话,讲防卫侧重放在***,那……
谢允的怀疑竟然是对的。
从下山开始,他们的行踪对于敌人来说就是透明的,所有传往山上的消息都同时落入了另一个人的耳朵,北端王曹宁利用他们作为攻寨的敲门砖!
如果北端王露面的那一刻,周翡便立刻信了谢允的判断,立刻传话回寨中,或许有一线的可能性能赶得上——
如果她没有那么盲目的自信,如果不是她自作聪明……
旁边有个弟子惊骇地喃喃道:“阿翡,怎么回事?这……这是出什么事了?”
周翡耳畔“嗡嗡”作响,说不出话来。
谢允猛地从身后推了她一把,周翡竟被这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手推了个趔趄,撞在旁边一棵松树上,吴楚楚塞给她的鸡零狗碎都在怀里,正好硌在了她的肋骨上。
谢允一字一顿道:“你要是早听我的……”
周翡一瞬间以为他要指责她“早听我的,哪至于这样”,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她胸口一阵冰凉。
谁知谢允接着道:“……也不会当机立断派人送信的,因为你肯定会发现自己无人可信,你会首先带人撤出城中,再自己亲自跑一趟,这一来一往,无论怎样都来不及,懂吗——否则你以为曹宁为什么敢大摇大摆地从你面前走过?”
周翡狠狠一咬嘴唇。
她仿佛已经听见山间震天的喊杀声。
曹宁数万大军,就算四十八寨仰仗自家天险和一众高手,又能抵挡到几时?
何况林浩收了她的消息,这会根本来不及反应……
二十多年了,从当年李徵护送后昭皇帝南渡归来,收容义军首领,占山插旗到如今,就走到头了吗?
谢允凝视着她。
周翡在他的目光下静默片刻,突然站直了,猛地转身,大声说道:“诸位,别忘了我们最开始下山是因为什么。”
众人一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如果说最开始,“如何用自己的信念去影响别人”,是谢允一步一步教她的,那周翡此时便可谓是一回生二回熟。
她眼神坚定得纹丝不动,让人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方才的惊慌失措。
“咱们是因为山下落在伪军手中的乡亲们。”周翡掷地有声道,“山上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怎么了?难道林浩师兄、赵长老和张长老他们还会不如咱们吗?这么多年,姓曹的那天不想一把火烧了四十八寨,哪次成功过?别说区区一个巨门和破军,贪狼沈天枢没亲自来过吗?还不是怎么来的怎么滚的!”
众人一时鸦雀无声,神色却镇定了不少。
也幸亏她带来的都是林浩挑剩下的年轻人,换了那群老狐狸,可万万没有这样好糊弄了。
周翡一边说,一边在心里飞快地整理着自己的思路,渐渐的,一个疯狂的计划浮***面。
她镇定地把人员分成几组,分别去巡视四下,趁他们打的热闹先救出那些被曹宁扣下的无辜村民。
同住这一片地方,很多人家与周围村镇都有亲戚,往日里走动也十分频繁,刚刚从宗祠中放出来的一帮青壮年自告奋勇前往带路。
三言两语将人员安排好,众人分头散去,有一个弟子忽然问道:“周师妹,你干什么去?”
周翡看了那弟子一眼,心里本能地浮现了一个怀疑,想道:“别人都不问,就他问,难道他就是那个叛徒?”
她便面不改色地说道:“我要抄近路回去找林师兄,告知他山下情景……哪怕可能晚了,不过谁让我不见棺材不掉泪呢?”
那弟子神色一肃,再不多嘴。
谢允一直没吭声,直到周围已经没有其他闲杂人等,他才跟上周翡:“你还是要回山送信?”
周翡回头看了他一眼。
“哦,”谢允果然是个知己,一个眼神就足够他了解前因后果了,他点头道,“懂了,你没打算做什么‘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无用功,你只是随口把无从证明真伪的人支开,现在回去是要刺杀曹宁。”
周翡面无表情道:“你想说什么?”
谢允脚步不停,说道:“不,没有,是我的话也会这么办,这是唯一一线生机。”
周翡头也不回道:“知道只有一线生机……你还敢跟来?”
“不跟着怎么办?”谢允叹了口气,“英雄,先往右拐好不好?再往前走你就真的只能回寨中送信了。”
周翡:“……”
带着谢允也没什么,他虽然动起手来帮不上什么忙,但潜伏也好、逃命也好,都绝不拖后腿,万万不会需要别人匀出手来救他。
这回,周翡看清了小镇刻在石碑上的名字——春回镇。
大约是周翡他们闹了一场,此时,镇上的防卫紧了许多,周翡虽然心急如焚,却没有冒进——谢允说得对,急并不管用,行刺最忌讳心急,既然是一线生机,抓住才有意义。
两人没有累赘,仗着谢允神出鬼没的轻功和镇上丰茂的树丛,围着曹宁落脚之处转了好几圈,迂回着靠近,随时捕捉机会,然而走了几圈就无法靠近了——屋顶上的弓箭手有站着不动的,也有四下巡逻的,动静互补,根本不给他们机会。
周翡“沉稳”地等了片刻,终于开始急躁起来,手指无意识地抠着望春山的刀柄。
谢允忽然握住她的手。
周翡一哆嗦,差点将他甩开。
谢允却没放,掰开她的掌心,写道:“换防。”
随即一指自己,又指向一个方向。
周翡看懂了,谢允的意思是,他露面,从另一边引开弓箭手的视线,换防的时候,那些静止不动的弓箭手会松懈,谢允这时候闯入,很容易带走他们的视线,周翡可以试着抓住那个机会混***。
周翡皱起眉。
然而也不知道是谢允碰了巧,还是他竟然熟知伪朝军中的规矩,还不等周翡做出什么回应,便听见那院里传来一阵吆喝,只见房顶两侧搭起了梯子,新一批弓箭手要往上爬,居然真是要换防了。
毫无准备的周翡倒抽了口气,便见谢允眼角一弯,无声地冲她一笑,得意洋洋地比了个大拇指。
这种时候就不要忙着吹牛皮了!
下一刻,谢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飞快地将自己竖起来的拇指凑在嘴边亲了一下,往周翡脸颊上一按,然后人影一闪,已经不见了。
周翡:“……”
娘的!
谢允刻意露面,却没有刻意减慢速度,屋顶的弓箭手只见什么东西从给楼下闪过,根本看不清是人是鸟,本能一惊,正在换岗的两拨人马全都下意识地拉起弓弦,搜索那道影子。
周翡硬着头皮飞身跃入院中。
下一刻,警报哨声大作,无数卫兵倾巢而出,周翡屏息凝神地将自己缩在后院马棚里的墙角,在腥***气中,一颗心几乎要从胸口破体而出,握着望春山的手上青筋毕露。
约莫也不过就是几息的光景,周翡却仿佛挨过了半辈子似的,整个人绷成了一张弓,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与叫喊声才略远了些。
她总算将一口卡在嗓子眼的气呼了出来,谁知一口气尚未吐干净,便听耳畔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而且走得飞快,转眼到了近前。
奔着她来的!
周翡眼神一冷。
此地彻底避无可避,她别无选择,只能杀人灭口,回手拉出望春山——

小说资源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有匪(周翡谢允)在线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点击在线阅读完整章节

有匪全集小说仅代表有匪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正版全文请到官网阅读。

QFace小说资讯导读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