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更新

有翡免费全文阅读-有翡(周翡谢允)在线资源包免费全文阅读

有翡免费 连载更新 2020-02-16 23:22:01

有翡简介:

赵丽颖、王一博领衔主演影视原著小说资源《有翡》,主角是周翡谢允,有翡免费全文阅读讲述了:周翡看着他,觉得他除了消瘦,那模样与八年前他初到四十八寨、在一片牵机中走转腾挪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变过。...

有翡免费小说正文:

赵丽颖、王一博领衔主演影视原著小说资源《有翡》,主角是周翡谢允,有翡免费全文阅读讲述了:周翡看着他,觉得他除了消瘦,那模样与八年前他初到四十八寨、在一片牵机中走转腾挪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变过,他好像一个已经被短暂的光阴与过多的经历定了型的人。

周翡谢允小说资源简介

赵渊仿佛是为了讨好谢允,甚至将自己圈禁了多年的皇长子赵明琛也放了出来,而且三天两头地召唤明琛进宫,让一个满脸憔悴的和另一个一身病容的尽情表演兄友弟恭。
周翡这种时候一般都在梁上看赵家的热闹,谢允和她短暂地商量出了一套特殊的手势,谢允常常一边人五人六地同别人虚以委蛇,一边用背在背后的手对周翡打些尖酸刻薄的真心话,几次三番逗得她这梁上君子险些露陷。

有翡免费全文阅读

谢允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了她两眼,周翡以为他又想出了新的劝阻,不料此人竟闭了嘴,说道:“不错,确实是交代重要,总不过烂命一条,也未见得比别人值钱——既然这样,走,咱们去把这些倒霉蛋们放出来,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好歹问心无愧。”
谢允东拉西扯起来实在太能絮叨,周翡这回难得从他身上找到了一点痛快劲,还没来得及欣慰,便听他又悠然补充了一句。
谢允叹道:“像我这样身长七尺、五尺半都是腿的世间奇男子,居然也能碰上半个知己,幸哉!”
这自我描述很是特立独行,听着像只大刀螂。
“……”周翡顿了一下,问眼前这只大言不惭的人形刀螂道,“为什么我是半个?”
大刀螂在一间石牢门口抹上解药,嘱咐那人快跑,回头在周翡头上比划了一下,正色道:“因为你怕是还没有五尺高。”
下一刻,他脚下生风一般地原地飘了出去,大笑着躲过了周翡忍无可忍的一刀。
有些人白首如新,有些人倾盖如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谢允太能自来熟了,周翡本来不是个活泼爱闹的人,却转眼就跟谢允混熟了,好像他们俩是实实在在的认识了三年,而不是才第二次见面。
谢允说那温柔散是药马的,不知是不是又是他胡诌的,反正对人的作用似乎没有那么强,一点解药下去,很多人功力未必能恢复,但好歹是能痛快站起来了。
江湖中人比较糙,能站起来就能跑能跳。
大部分人都都很机灵,早嗅出了危险,出来以后冲周翡和谢允抱个拳道声谢就跑了,还有一小撮,要么是给人关了那么久依然不长心眼,要么是有亲友被关在其他的石牢中,出来以后第一件事是冲上来帮忙,渐渐汇成了一股人流。
山谷中的岗哨也回过神来,分头上前截杀,沈天枢带来的黑衣人不依不饶,紧跟上来,三方立刻混战成了一团。
谢允一回头,见身后多出了这许多打眼又碍事的跟班,顿时哭笑不得,这话唠正要多嘱咐几句,一个谷中岗哨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身后,旁边石牢里有个老道士正好看见,忙大声道:“小心!”
谢允当时没来得及招架,旁边却飞过来一把沙子,不偏不倚,正攘进了那偷袭者的眼睛,谢允趁机险险地躲开一剑:“杀我还用得着偷袭么,要不要脸?”
那偷袭者抹了把脸,纵身又要追,被已经赶上来的周翡横刀截住。
逃过一劫的谢允还有心情在旁边起哄:“好风,好沙,好刀!”
周翡肩膀一动,刀光如电,这岗哨是活人死人山的正经弟子,可不是被她一刀捅对穿的胖厨子之流,短短几息,两人已经交手多次,周翡只觉得此人好像一滩泥,沾上就甩不下来,过起招来黏黏糊糊,自己的刀总好像被什么东西缠着,分外不得劲。
这时,方才发话提醒的老道又开口道:“小姑娘,抽刀断水水更流,你莫要急躁。”
谢允“啊”了一声:“是左右手轮流持剑的‘落花流水剑’么?”
这老道的道袍脏得像抹布,拎着一条鸡毛掸子似的拂尘,狼狈得简直可以直接转投丐帮门下。他仿佛没看见谢公子方才屁滚尿流的一幕,仍是称赞道:“不错,这位公子见多识广——姑娘,十八般武艺,道通为一,都是在收不在放,分毫不差,才能手到擒来,否则逐力也好,讨巧也好,必误入歧途、流于表面。”
周翡心里一惊,那老道三言两语,居然一语道破她连日来的疑惑。
当年她从鱼老那里见到破雪刀的一招半式,顺势学了来,融入了其他的功夫里,虽说并不正宗,却意外打动了李瑾容,传了刀给她,之后她反复在脑子里描摹李瑾容那破雪九式,震慑于其中绝顶的凛冽之气,一味模仿,反而束手束脚,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她豁然开朗,手上的刀随心变招,刀刃压得极低,自下而上轻轻一挑,正挑中那人两手之间,偷袭的人一手功夫全在左右手交替上,骤然被她打乱了阵脚,动作当即一滞,慌乱间往后一仰,险些被她一刀将下巴掀下来,紧接着胸口一凉——
谢允摇头晃脑点评了一番:“刀法虽未成,但大开大合,颇有气象。”
周翡抬袖子擦了擦下巴上溅上的血,心里一点破开迷惑的快意来不及弥漫,一转脸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围上来,便拿刀背戳了谢允一下:“你一个就会跑的,快别废话了,躲开。”
她扒拉开谢允,两刀砍下关着那老道士的石牢门锁,正色道:“多谢道长指点。”
老道扶须微笑,十分慈祥。周翡本想再跟他说几句话,旁边忽然有个石牢中人讶然出声道:“可是阿翡吗?”
周翡吃了一惊,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野人”扒在石牢门口。
那“野人”将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一掀,露出一张亲娘都快不认识的脸,冲她叫道:“唉,什么眼神,晨飞师兄都不认识啦!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到这来?跟谁来的?你娘知道吗?”
原来这人正是张晨飞,王老夫人那失踪的儿子!她分明是追着李晟的踪迹而来,李晟至今没找着,反而叫她先找到了音讯全无的潇/湘门人。
晨飞师兄行走江湖的时候,周翡还在寨中学着扎马步,因此一直给当成个不能顶人用的小孩,周翡被他兜头扔了一大把问题,一时不知道该先说哪一个,便问道:“你们怎么在这?”
“唉,别提了。”张晨飞痛苦地***了一口解药,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艰难地给她指着旁边的石牢,周翡砍断锁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下找去,只见四十八寨丢了的人在这里聚齐了。
原来他们一行人途径洞庭,听说霍老设宴,张晨飞等人本该去拜会,可是身负护送任务,生怕人多眼杂,贵客有什么闪失。张晨飞以为四十八寨中必会派人来,他办事妥帖,便派了个人去霍家堡迎着自家人,顺便汇报自己的位置。
谁知人一到霍家堡就给扣下了,他们一行隔日便遭了袭击,至今都没明白是因为什么!
再往里的一个牢房里关了三个人,一个面带病容的妇人,一个幼童,还有一个跟周翡差不多大的女孩,想是张晨飞等人千里迢迢从终南山接回来的吴将军家眷。
哪怕是将军家眷,平日里也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夫人少爷小姐,听见山谷里喊杀冲天,早吓得六神无主,忽然一大帮衣衫褴褛的男人跑过来,也分不清谁是来搭救的,谁是不怀好意的,女孩吓得“啊”了一声,被那憔悴的妇人拦在身后。
谢允脚步一顿,没像给其他人那样把解药抹在门上,他十分君子地对那强作镇定的妇人见了个晚辈礼:“夫人,此地危险,怕是得速速离开,温柔散的解药恐怕卖相不好,烦请诸位忍耐。”
吴夫人面色苍白,艰难地万福道:“不敢,有劳。”
谢允三下五除二撬开了锁,没给周翡暴力破坏的机会,转头问她道:“干净帕子有么?”
周翡在身上摸了摸,发现还真有一条——是给王老夫人装小丫头的时候,随手塞在身上的,一直没用过,自己都差点忘了。
谢允低头一看,见那手帕折得整齐干净,一角还绣着一簇迎春花,似乎透出一股清浅的香气来,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直接开口问女孩要手帕十分唐突,好在他脸皮颇厚,忙干咳一声,没有伸手去接,只将手中的药膏递给她道:“掰一块,你送***合适些。”
周翡见那女孩哆嗦得袖子都在颤,小孩要哭不敢哭的样子,便将长刀往身后一背,隔着干净的手帕掰了一小块药膏递了***。正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长啸,那声音凄厉无比,好似荒原上的野狼长嚎,扎进人耳朵里叫人一阵一阵的难受,高低起伏三声,一个人影现身于山谷这一端。
那人实在太显眼了,一身红衣,夜色中像一团烈烈的火,转眼便呼啸而至。
“武曲。”周翡听见谢允低声道,“北斗武曲童开阳也来了。”
他话音没落,朱雀主木小乔猝然后退,两个人不幸挡住了他的去路,被他一手一个,统统掏了心出来,飞掠数丈,而他方才所在之处,那红影无中生有似的骤然迫近,手持一把宽背大铁剑,重重的劈在地面上。
整个山谷似乎都在那剑出鞘的尖鸣声中震颤。
这世间罕见的几大高手显然都不怎么讲究,都是奔着要命来的,谁也不肯讲一讲“不以多欺少”的道义,场中转眼变成了二对一,“武曲”童开阳到了以后话都没说一句,立刻便开打。
木小乔不愧为赫赫有名的大魔头,身法叫人眼花缭乱,走转腾挪,一时间竟也不露败相。
这朱雀主极不是东西,乃是个大大的祸害,“北斗七星”周翡虽然不了解,但听四十八寨中的长辈们提起,无不咬牙切齿,可见也不是什么好货,这两方你死我活地斗在一起,周翡一时都不知该盼着谁赢,心道:“我要是有本事,就把他们仨一起摁在这。”
可是一转念,又觉得自己这念头有点可笑——倘若她和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有一战之力,眼下用得着这么狼狈地仓皇逃窜么?
她不由得捏紧了手中的窄背刀,心里浮现出熟悉又陌生的不甘,忽然,一只冰凉的小手抓住了她的手肘,周翡愣了愣,原来是吴家小姐被尖锐的啸声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她提刀的手,是个寻求保护的***。
对上周翡的目光,吴小姐“呀”了一声,慌忙松手道:“对……对不住。”
李瑾容曾经言明,吴将军的家眷乃是四十八寨的贵客,这母子三人幼的幼,弱的弱,全无自保之力,沉甸甸地缀在她的刀背上,女孩那惊惶的神色撞进周翡眼里,莫名地把她方才那点妄自菲薄与浮在半空的不甘心扫空了。
周翡心道:“我要是都怕了,他们可怎么办?管他呢,杀出去再说。”

有翡大结局全文阅读

“没事。”周翡对吴小姐道。
自从吴将军被奸人陷害,吴家已经败落,但无论如何,家底还在,吴小姐是正经的千金小姐。
然而山河虽多娇,乡关无觅处,正当生不逢时,落难“千金”换不了俩大子儿。
自从吴将军死后,吴小姐先是跟着母亲躲躲藏藏、继而颠沛流离、最后又和这许多糙人一起,身陷牢笼。连日来,山中不知多少看守刻意每天在他们这间石牢门口肆意张望,她担惊受怕、悲耻相接,恨不能一头撞死,可是心里又知道母亲和弟弟心里未必比自己好受,三个人每天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露出一点软弱。
吴小姐呆呆地看着周翡手中的刀,忽然没头没脑地问道:“你不怕么?”
周翡以为是这女孩自己害怕,来寻求安慰,便为了让她宽心,故意满不在乎道:“有什么好怕,要让我再练十年,我就踏平了这山头。”
吴小姐勉强笑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小声道:“我就什么本事都没有,只好当累赘。”
周翡张张嘴,有些词穷,因为这个吴小姐确乎是手无缚鸡之力,什么本事也没有的,那些虎狼之辈,不会因为她花绣得好、会吟诗作对而待她好些——这道理再浅显不过,但周翡心里总觉得不对。
她自下山以来,鲜少能遇见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便凝神想了想,不知怎么的,脱口道:“也不是这样,我爹从小告诉我豺狼当道,我只好拼命练功……你……你爹大概没来得及告诉你吧。”
她平平常常地说了这么一句,吴小姐却无来由地一阵悲从中来,眼泪差点下来。
靠在门口指挥众人防备的谢允耳朵很尖,听到这,忍不住回头看了周翡一眼,总是带着三分笑意的眼角微沉,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突然,地面剧烈地震颤起来,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原来那“武曲”童开阳不是一个人来的,只是他脚程太快,将一干手下都抛到身后,直到这时,大队的人马才气势汹汹地涌进山谷,好巧不巧,之前被周翡他们放出来后便四散奔逃的人们正好迎面撞上这群杀神。
那些人身上的药性本就没褪干净,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根本来不及反应,顷刻就被碾压而过。
方才还以为逃出生天的人,转眼便身首分离,细长的山谷中血光冲天,到处都在杀人,不知是哪一边先开始放箭,谷中有被人砍死的、有给射死的,还有冲撞间被飞奔而过的马匹踩踏至死的。
周翡原以为他们途中遇到的被反复劫掠的荒村已经很惨,没想到见了这样一幕,手脚冰凉一片。
众人一时都被这变故骇得呆住了,吴夫人脚下一软,险些晕过去,又让小儿子一声“娘”生生拉回了神智,愣是强撑着没晕过去。
谢允一俯身抱起吴夫人的小儿子,把他的脸按在自己怀里,当机立断道:“聚在一起,不要散,都跟着我!”
是他一路把石牢里的人都放出来的,此刻一声号令,众人下意识地便跟上了他,四十八寨中人自发聚拢,将吴夫人母女围在中间,这一小撮人像大河里离群的鱼,渐成一帮。
张晨飞见周翡踟蹰了一下,仍在原地张望着什么,忙催道:“阿翡,快走,那边没人了!”
周翡赶上前几步,问道:“晨飞师兄瞧见李晟了吗?”
张晨飞闻言,一个头都变成了两个大,心里腹诽,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靠谱的长辈将这俩孩子带出来的,也不把人看好了,现在一个乱跑,另一个还在乱跑!
他哀叫一声道:“什么,晟儿也在这?我没看见啊!你确定吗?”
周翡听了他问,顿时一呆——她想起来了,自己当时其实并没有看见李晟人在哪,只见那两个蒙面人偷他的马,就贸然一路跟来了,这会她才突然感觉出了这里头的不对劲。
对啊,那俩人牵了马,跑了这么长一段路,把李晟搁在哪呢?
除非他们还有别的同伙先走一步,否则那么大一个人,总不能塞进包裹里随手拎走吧?
有同伙好像也不对劲……劫道抢马也要兵分两路吗?
周翡不由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这道理她本该早就想明白,可是当时她刚进山谷,尚未从邂逅大规模黑牢里回过神来,就遭到了那匹瘟马的出卖,接着一路疲于奔命的连逃跑再捞人,居然没来得及琢磨清楚!
张晨飞一看她那迷茫的小眼神,好长时间没吃过饱饭的胃里顿时塞得不行:“哎呀……你这……我说你什么好!”
周翡颇有些拿得起放得下的气度,这回事办得糊涂,下回改了就是,混乱中她也没多懊恼,还颇有些庆幸地对张晨飞道:“哦,没什么,那累赘要是不在这里更好。”
说着,她脚步一顿,持刀而立,将几个跟着跑的同道中人放了过去。
张晨飞怒道:“你又干什么?”
周翡冲他挥挥手:“我来断后。”
这帮人有武功比她高的,也有经验比她丰富的,可惜一个个都好不狼狈,眼下能跑就不错了,还大多都手无寸铁,周翡觉得自己断后责无旁贷。
那指点过她的老道大笑一声,也跟着停了下来:“也好,贫道助你一臂之力。”
谢允脚步一顿,他们此时在最高处的石牢附近,相当于半山腰,他居高临下的扫过山谷,见方才追杀他们的人此时已经无暇他顾,反而是七八个“北斗”带来的黑衣人沿着石牢往上追了过来。
“不忙跑。”谢允道,“先服解药的,功力恢复些的诸位到外圈去,后服解药的往里退,先灭了那些火把!”
他一声令下,众人纷纷去捡地上的小石子,各自展开暗器功夫,出手打向附近的火把。
四下转眼就黑了,众人都不傻,立刻明白了谢允的意思——他们人不多,也不算很打眼,完全有资格充当一回漏网之鱼。
只要宰了第一波追上来的人,下面的两路人马狗咬狗,一时半会察觉不到他们,说不定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出去!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这群人里,勉强能一战的还没有七八个人,只有周翡手里一把像样的刀。她一个人肯定不行,不要说她上蹿下跳了两天两宿,正十分疲惫,就算她全盛的时候,也不可能挡住北斗手下七八个好手。
谢允眉头一皱,还不等他想出对策,周翡不需要别人吩咐,已经提刀迎了上去。
谢允:“等……”
然而敌人和己方“大将”都耐心有限,没人听他的。
周翡一动手就发现压力大得不行,虽然也有人帮她,但黑衣人们训练有素,显然看得出她才是这一帮倒霉蛋中最扎手的,打定了注意先摆平她。
她分明感觉到自己手里这把刀柄开始不堪重负,不由得暗暗叫苦——自从那次跟李晟擅闯洗墨江,她就跟穷神附体一样,什么兵器到她手里都只能用一两次,比草纸消耗得还快,再这么下去,四十八寨要养不起她了,也不知周以棠在外面这么些年,赚没赚够给她买刀的钱。
正这时,那老道忽然开口道:“小姑娘,走坎位后三,挂其玄门。”
周翡:“……啊?”
她爹走了以后,就没人叨叨着让她读书了,早年间学的一点东西基本都还了回去,好多东西只剩下似是而非的一点印象,听老道士玄玄乎乎的这么一句,顿时有点懵。
谢允忙道:“那块大石头看见了么?借它靠住后背!”
这句周翡明白了,闻声立刻往旁边的山石退去,黑衣人们一拥而上,要拦她去路,老道大声道:“左一,削他脚!”
这回,老人家照顾到了周翡的不学无术,改说了人话,周翡想也不想一刀横出,眼前的黑衣人连忙起跃躲闪,正挡住身后同伙,周翡一步窜出,借回旋之力轻叱一声,刀背将那黑衣人扫了个正着。
老道不知是何方神圣,精通阵法,每一句出口指点必然在点子上,时常借力打力,周翡一把刀周旋其中,竟好似凭空多了七八个帮手似的,自己跟自己组成了一个刀阵。
谢允绷紧的肩膀忽然放松了,低声道:“原来是齐门的前辈。”
老道这一门***叫做“蚍蜉阵”,严格来说是一种轻功,暗合八卦方位,一人能成阵法,最适合以少胜多,当年齐门派开山老祖有以一敌万之功。
周翡时常与洗墨江中牵机为伴,不怵这种围攻,对蚍蜉阵法领悟得很快,绕石而走,一时居然将众多敌人牵制住了。
谢允:“那位大哥,拦住左数第三人……前辈,别讲义气了,背后给他一锤!”
被他点名的黑衣人闻听此言,不由得回头观望,谁知身后空空如也,他来不及反应,便被赶上来的张晨飞一掌拍上头顶天灵,此乃大***,哪怕张晨飞手劲不足,也足以让他死得不能再死。
谢允与老道配合得当,有指点的,有胡说八道的,借着周翡手中一把刀,众人拳脚巨石齐上,转眼竟将这几个黑衣人杀了个七八。
有一人眼见不对,飞身要跑,谢允喝道:“拦下!”
周翡手中刀应声掷出,一刀从那人后背捅到前胸。
……然后拔不出来了。
她情急之下手劲太大,刀入人体后撞上肋骨,在血肉中分崩离析。
周翡:“……”
终于还是没逃过败家的宿命。
“回头赔你。”谢允飞快地说道,“快走!”
他带着这一伙人冲向了黑暗中,穿过两侧石牢,往高处的小路拐去——那是他最早给周翡规划的逃亡之路。
原来这家伙嘴里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心里早打算好了,这一圈走下来就是从下往上的,连救人再逃跑,路线奇顺,半步的弯路都没走。
周翡稍微一想便理解了其中的道理,他们先行占领高处,哪怕带着一群丧家之犬,也相当于占据了主动,下面的人往上冲要事倍功半,上面的人哪怕真是手无寸铁,好歹还能扔石头,而且不用担心活人死人山的妖魔鬼怪们又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她心里刚一转念,山谷里就突生变故。
木小乔与沈天枢约莫在伯仲之间,沈天枢身上看来确实带着旧伤,因此气力略有不济,勉强算是逊一筹,但武曲童开阳一来,形势立刻逆转。
木小乔将琵琶自胸前横扫,与童开阳的重剑撞在一起,顷刻间碎成了一把,碎片漫天乱飞,那朱雀主微仰头,张开双臂,宽大的袖子蝶翼一般地垂下来,他全不着力似的,自下往上飘去,亮出嗓子来一声:“去者兮——”
那是个女音,清亮如山间敲石门的泉水,悠悠回荡,经人耳、过肺腑,化入百骸,竟叫人战栗不已。
周翡狠狠地一震,不由得抬头,望见木小乔的脸,他嘴角红妆晕开,像是含着一口血,冷眼低垂,看遍人间缠绵。这时,忽然有什么东西在她脸侧一晃,周翡蓦地回过神来,原来是跟她一起殿后的老道用那鸡毛掸子似的拂尘在她肩上轻轻打了一下。
周翡心里一时狂跳,见周围受那大魔头一嗓子影响的不止她一个人,连沈天枢都僵了片刻,而就在这时,脚下的山谷中突然响起闷雷似的隆隆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挣脱出来,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四下弥漫开。
“这疯子在地下埋了什么?”
“他居然在地下埋了火油!”
两个声音在周翡耳边同时响起,一个是那道士,一个是谢允,这两人心有灵犀一般,一人捉住周翡一条胳膊,同时***将她往后拽去。
周翡没弄清怎么回事,茫然地被人拉着跑,他们一群人好似脱缰的野马,没命地从这一侧山巅的小路往山坡下冲。
木小乔在身后纵声大笑。
而后他的笑声湮灭在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中,地动山摇,方才那山谷中的火光冲天而起。

小说资源推荐

以上就是有翡(周翡谢允)在线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关注本站,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点击在线阅读完整章节

有翡免费小说仅代表有翡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正版全文请到官网阅读。

QFace小说资讯导读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