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东宫有娇娇(安娴齐荀)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东宫有娇娇(安娴齐荀)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东宫有娇娇(安娴齐荀)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9-09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安娴齐荀小说——东宫有娇娇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金丝雀小软萌的富家千金安娴一朝穿越,顶冒原主陈国公主美貌贤淑的名头,将自己急躁的小性子藏的很深很深,齐国太子齐荀,一方霸主冷漠骄傲,也将自己的小心眼藏的很深很深。两人互相被对方的完美表象所吸引,看对了眼,和亲了!

小说摘要

成亲之后:
齐荀瞧着跟前手撕他后宫,披头散发的女人,额头青筋直跳:“你的温柔贤淑呢?”
安娴梨花带雨,哭的很委屈:“装的。”
后来讨伐西北安娴说,“西北的将士模样倒挺好。”然而好景不长,安娴发现见过的生面孔,很难再见到第二回。
直到某一天,安娴被齐荀霸道地捏住下巴,笑的诡异,“你刚刚在看谁?”
安娴忽然明白了什么,小脸惨白心肝颤抖:“看……看星星。”

东宫有娇娇完整版阅读

“不成,等上两日,就该香消玉殒了,太医既然来了,总得瞧出是什么病症来,好端端的,忽然心窝子直烧,压根儿我就没补过,哪来的不受补?”
安娴不乐意,这会子她热的恨不得钻进冰天雪地里去,唯一能缓解她的就是跟前齐荀的胳膊弯。
安娴红彤彤的面额贴在齐荀胳膊肘的锦布之上,绸缎的冰凉透过肌肤,为她褪去了不少热量,偶然嗅到的一股淡淡清雅气息,虽清淡,却胜过了屋里子点着的安神檀香。
安娴对太医说话时,脑袋也未挪动分毫,齐荀身上传来的丝丝清凉,让她离不开,反而更想贪婪地往里凑,奈何自己气力太小,拗不过齐荀钳住的那只手。
太医被安娴问住了,具体补没补,他还真不知道,可安娘娘眼下这症状摆在跟前,就是那么回事,再往明了说,他也不好说。
太医退了两步,不得已才对殿下说道,“殿下若是方便,臣有话要说。”
齐荀心里其实大概有底了,这几日安娴除了喝了两位侧妃送来的汤,也没吃过旁的东西。
再一想起今儿在园子里遇上的许氏,齐荀的脸色越见难看,补药那方面的东西他并不懂,皇宫内对此类药物一贯治理严格,属于禁品,没人会找死敢在东宫动手脚。
齐荀一脸阴沉地站起身,胳膊却被安娴缠住丝毫不想松开,垂目瞧去,就见安娴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流淌,娇气的哭腔里还带着颤抖,“我是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吗?怎的连太医都不敢在我面前说了。”
“过完这个年,我才十七,如玉似玉的年纪,总不能刚嫁给你就去见阎王,我,我还没活够呢......”安娴音色都变了,是真真切切地害怕,系统太不靠谱,没事的时候紧着出来嚷嚷,这会子她需要了,唤了它几次都没见个动静,眼下能指望的除了齐荀,还真没其他人。
往日里安娴哭,多少带了些娇蛮,而当下,望向齐荀的那双眼里,满是楚楚可怜,就算是无路可选,好歹对他也是信任的。
安娴缠住齐荀胳膊的那双小手,将身上的滚烫传了几分过去,屋内的灯火再亮堂,也没有白日那般让人意志清醒,朦胧中安娴的一汪泪珠子,配上她倾城绝色的脸蛋,齐荀心口生出的生疏感,让他忽然就明白了父皇,为何独独就见不得皇后哭。
安娴的那双眼睛楚楚可怜,只需一望,就能让人生出保护欲。
妖孽!齐荀脑子里蹦出来了这想法之后,视线瞬间从安娴脸上挪开。
“不想死,就去床上躺着别动。”齐荀从来没有耐心去安抚一个人,人命在他手里可轻可重,杀过的人多,救过的人也多,从他母妃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谁能真正牵动他内心的感情,让他非凡的去护着。
但这话明显超出了他平时沉默寡言的性子。
听似冰冷冷的话,可屋里伺候他的奴才们都知道,那张床,就如他坐的榻一般,是属于他的东西,没人敢碰。
齐荀这话对安娴也奏效,安娴纵然再难受,也是个怕死的人,乖乖听了话,烦躁不安地将自个儿往床上挪。
太医在外弓腰候着,见到齐荀出来,忙地上前两步,这回说起话来再没半点含糊,“禀殿下,安娘娘这症状,确实是补过了头,臣这里倒是有缓解降火的,可也没有那么快见效,最见效的或许也就那土方法,殿下自个儿清楚就行。”
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安娘娘如今这症状,就只能殿下能解,搂进幔帐内,过上一夜,明儿醒来,说不定安娘娘也就没事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法子不为难。
但太医说完,齐荀脸上的寒霜又结了一层,进来正殿的东西样样都是验过的,不应该出问题。
“把汤渣子找出来验。”
刚入夜,因齐荀的这话,正殿这块可谓是翻了天,要查也不难,才过晚膳不久,安娴喝过的汤罐子还在后厨房没来得及洗,这会子被正殿的奴才找上门,拿了就往回跑,倒没花费功夫。
找是找到了,但太医验出来的结果却是正常的。
许氏罐子里的补药,本来量小,不足以至此,林氏那罐子里也有补药,两人轮番上阵,里面滋补的东西再少,也经不过娇娇弱弱的安娴每顿喝。
若是给齐荀当补身子的喝了也没事,怪就怪安娴的身子骨是个不易消化的人,也就是太医所说的不受补,男女体质又不相同,安娴阴差阳错地全喝了,才成了今夜这模样。
想想去御膳房才几日就能将自个儿吃胖,这汤到她身上自然见效成果也快。
“下去吧。”齐荀遣走了太医,适才只是猜测,如今从太医口里得到了应征,齐荀再往东暖阁走 ,脚步便有些沉重。
先前他能说安娴没规矩,如今他不占理了,那汤是他自己赐给安娴喝的,喝出了问题,他不可能不管。
适才在屋里被安娴两条胳膊挂在身上,他拼的是一股子英雄劲儿,如今再一***心境就不一样,知道她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虽有一腔怒气,到底还是没有底气的。
太子妃还未造册,仪式也未成,他不可能去用太医所说的土方法,如今唯一的办法,就只能靠她自己干熬。
东暖阁内安娴躺在床上,根本安静不下来,似削滚刀面条一般,将自个儿不停的翻面。
心尖上仿佛燥的能烧起来,喝了几日的汤,集结到了这一夜,滋味断不会那么好受,齐荀人一***,屋内奴才都识相地鱼贯退出,顺庆从听了太医所说的话之后,走路时脚步都有些颠,激动紧张,殿下该有的心情,他都替他愁完了,在这点上,他这个太监做的十分合格。
谁也没想到还能碰到这种好事,当初知道安娘娘来殿下身边伺候,盼望过殿下能与安娘娘日久生情,来年仪式一过,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生个小主子出来,不成想,事情比想象中还快。
顺庆出去,特意支开了守在稍间的奴才,一块儿退到最外面的屋子里,静静静地等着动静,若是里面殿下不叫进,谁也不会自讨没趣闯***。
齐荀走进暖阁,一眼瞧去,安娴依旧是之前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颇有几丝望眼欲穿。
“不会死。”齐荀平淡的开口,态度清冷,终究还是提起脚步朝着她走了过去。
幔帐被金钩挂开,安娴在床上烙饼烙的欢快,却全然不知被她压在身下不停碾压的枕头,是齐荀前不久还枕过的,床上的云锦被,床单,每一样他睡过之后都能跟没躺过似的,不会留下任何褶皱。
如今,被安娴翻来覆去的一滚,俨然成了鸡窝。
齐荀的脚步停在床沿外围的台阶处,眼皮跳动,脸色很难看,若是依他真实的脾性,这会子安娴定不会还在,从小他睡过的床,穿过的衣裳,用过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紧紧有条,整洁洁净。
二十年来所养成的规矩,从来没被人破坏。
齐荀又才发现,跟前这个女人不仅不懂规矩,不识好歹,还特殊会得寸进尺。
“真不会死吗?那我这又是怎么了,怎的越瞧你越觉得好看呢。”安娴娇滴滴的嗓音里,透着绝望与无奈,压根儿就没理会齐荀身上凝聚的寒气,一团粉雾中,她只看到他杵在那里,光是这么不苟言笑地站着,就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似的,她实在是瞧的错不开眼。
不仅错不开眼,瞧久了她已经不能满足就这么让他干杵着了。

东宫有娇娇在线阅读

安娴瞧过去的眼神,毫不避讳甚至有些放肆,娇娆的嗓音从朱红的唇瓣中吐出,特殊能拿捏人心,齐荀脊背绷的僵直,一腔怒火到了跟前,瞬间灭了大半。
关于自己的传闻齐荀多少也听过,无论是夸他为当世英雄豪杰,还是夸他玉树临风,都只是经以他人之口相传而来,顺庆说外面爱慕他的姑娘排满了长安城,曾年少轻狂之时,他也暗自喜悦过,待岁月沉淀之后,他对此已经没有了半点兴致。
外表再光鲜再美,看久了总是呱躁无味。
适才安娴言语里夸他夸的真切,但那丝无可奈何也表现的很真切,齐荀能听的出来,他不该是个好看的人。
瞅了安娴几息,齐荀嘴角晕开,露出了浅显的梨涡,“你最好还是清醒点,免得明日后悔。”
可惜这会子齐荀的威胁,安娴并没有领会到,她不知何为后悔,只知道倘若让他走了,她整夜都会后悔。
“我后悔什么呀,你坐这里成吗?你一晃我就心慌,你要是走了我该怎么办?”在安娴眼里,齐荀就是个***,触手可及的东西似乎都带了温度,只有当他靠近他,无论是身上还是心头,燥热就能褪去几分。
安娴言语里的焦灼太过于浓烈,透过娇滴滴地声音,传入人耳里,似有一股魔力,能将对方也绕进她急切的情绪之中。
齐荀刚移开的视线又转回到安娴身上,只是目光却定格在了她扒扯下来的衣襟处,颈项下露出来的凝脂肤色,比那日她打架后跪在自己跟前还要过分。
齐荀瞧着她时,安娴的手却没停,边拽着衣领扣子,边嚷嚷着,“庸医,我看今儿来的八成是个庸医,都难受成这样了,怎能叫没事。”
这番嚷嚷完,安娴身上的外衣扣子已被她解开,露出了里层浅粉里衣,红彤彤的脸庞,万千青丝垂下,一双瞳孔似乎染了一层粉,瞧进人眼里,就是个周身粉嫩,娇娆撩人的妖精。
在这之前,在齐荀眼里女人都是千篇一律,没什值得好瞧,宫中的画册子早在几年前他就见过,就跟他读圣贤书一样,也是一门必修的课程,将来江山社稷,后继有人最为重要,谁都不敢马虎。
年少气盛的时候看了,耳尖还会生红,也不知从何时起,那东西已让他生出了厌烦,就跟个木头似的,瞧不出半点美感来。
但眼前***的安娴,比起那些册子画卷来,无非就是活灵活现的人儿,并非寸缕未着,却能让他心绪不宁。
齐荀瞅了半晌,眼睛没法挪开,直到耳尖脸庞的一股燥热传来,才惊觉传闻倒是有靠谱的,好看这一条她符合。
半只脚跨进床沿边上的台阶,齐荀终于不动声色的挪了***,刚挪***,思绪还未整理好,腰间就遭了安娴的手指头戳,“我渴。”
齐荀扭过头,额头上的青筋爆起,平日修炼的素质涵养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一番压制才忍了暴走的冲动。
但安娴并不知情,内心的烦躁这会子达到了顶峰,额头布了一层细汗,嗓门眼都能冒出烟来,见齐荀没动,根本不知他在隐忍什么,干脆又使唤上了,“给我倒杯水呗,我快被烧死了。”
后来奴才们只知道殿***冷静脸,出来连提了两壶茶水***,顺庆害怕的抖成筛子问,要不要派人***伺侯娘娘。
齐荀冷硬的砸了两字:“不用!”
众人都觉得这是破天荒的事,安娴却不觉得有何不对,她难受的都要死了,让他去提两壶茶水给她,又怎么了?是以,齐荀的冷眼,她压根儿就瞅不见,横竖平时他也是那样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看多几次她也辨别不出他的情绪。
再说这会,她也不在意他开不喜悦,只在意自个儿怎样才能舒坦。
“你别动。”灌了几杯茶水入喉,安娴好受了些,没再嚷嚷着要喝了,却见跟前人放好了茶杯之后,那只手似乎没打算再挪回来,一时急躁的抓住他衣袍,费尽了力气,将他往自个儿跟前拉扯。
她知道这么做,下场一定不会好,可她实在没办法。
“过了今夜,你想怎么罚我都成,但你得保证我今夜不会挂了才行。”安娴扯住齐荀的袖口就往上攀,什么隐忍惜命已然抛之脑后,惜命也得有命才能惜,这会子她纯粹就想抱怨,“之前我在陈国活的好好的,你没回来之前在袭香殿我也活的好好的,怎的一住进你这地头,就栽了跟头......”
“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齐荀被她那一拽,即便稳住了脚跟,身子也晃了两下,唇线紧绷,靠着床沿上坐下,瞅着安娴手里攥住的一方衣角,对安娴的肥胆儿,算有了新的熟悉。
“不清醒怎么给你说话?我就想不明白了,好歹你也是个一方霸主,心胸本应海纳百川,撑得起船,可瞧瞧你对我的态度,心眼儿怎就跟针似的......”
齐荀的脸部僵硬,转过头眼里的寒光冷如刀子,安娴正想着法子往他身上粘,根本没去瞧他,双手碰到齐荀时,炙热心慌的感觉褪去,能让她平静不少,尝到了甜头,安娴的爪子便攀附上了瘾,整个人往齐荀身上扑,边扑小嘴还没停着。
“以往我是自信的,觉得自己模样挺好,一撒娇谁都心疼,咋的到了你跟前就不灵了呢。”
齐荀稳如泰山地坐在床沿上,适才安娴的那一扑搭进了半条命,容不得他挪动分毫,一语毕,人直接窜进了他怀里。
实际上他也没动。
跟前灯火摇曳,齐荀微怒的表情并未支撑多久,盯着那方灯光,总觉得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你还对谁撒过娇?”这话问的有多离谱,齐荀自个儿都尴尬地眼神打飘,但能从她嘴里套出来点东西也好,横竖她如今意识不清楚,明儿醒来也记不住。
“我还渴......”安娴没让齐荀如愿。
整夜安娴的思绪仿佛与齐荀根本对不上拍,明明前一刻还是糊涂的,一碰到事情,立马就能往外岔。
齐荀怀疑的目光刚瞧过去,就见安娴双手环在他腰间,脑袋在他怀中胡乱蹭一阵,仰起了一张巴掌大的嫩红小脸,哀怜地瞧着他。
齐荀憋着铁青的脸,心头的两字又崩了上来,妖孽!
当晚屋外奴才一直候着,到天边麻麻亮,才见齐荀从东暖阁里出来,先前折腾出来的动静,也就前一刻钟才消停下来。
顺庆迫切地走过来,一夜未眠却觉得精神头十足,很想知道昨夜殿下与安娘娘的好事到底成没成,可一开口还是说起了正事,“殿下,今儿是除夕,皇后办了宴席,早就来传话说让宫中女眷都前去凑凑热闹,昨儿夜里安娘娘出了那事,奴才还未来得及通报......”
“过了饷午再说。”
顺庆这才敢抬头去瞧一眼齐荀,一瞧却惊了,往日殿下忙起来也熬过夜,但再累再忙,也没见他神情这般劳累过,眼圈微微浮肿,甚至还布了层血丝。
齐荀从东暖阁出来,又立马进了西暖阁,雷打不动的晨练却在今日罢免了。
被一个女人在怀里东拉西扯了整夜,换谁谁能精神。
“让太医院掌管药物的人过来一趟。”齐荀憋了一夜的火气,总是有地儿卸。
昨晚那场惊心动魄,西北两殿的娘娘还未听说,今儿一早起来就开始妆扮,除夕当日皇后娘娘每年都会聚集大伙儿在御花园设宴,后宫嫔妃能去,东宫的也在受邀之列,平时难得出去露个面,好不轻易有个机会,谁也不想错过。
许氏纵然昨日受了冷落,但除夕的热闹很快就冲淡了她的不快,这厢正兴致高涨地妆扮着,身边嬷嬷一脸惨白匆匆进了屋。
“昨儿夜里出了事,殿下叫来了太医院的人。”
嬷嬷仔细地将打听来的消息说完,许氏手上的珠钗当场落地摔了个粉碎,恐慌是有,可也气的不轻,“合着那些汤都进了她安娴的肚子?”
难怪在殿下身上没见成效。
许氏扯着手里的丝绢,恨安娴恨入了骨,等心口的那口气顺过来,才知道问嬷嬷,“殿下没让人去查?”
“查了,太医院的秦大人亲自验的,汤罐子里面有什么一清二楚,娘娘如今还是别只顾着与安娘娘置气,还是想想该如何收场。”
嬷嬷说完,许氏脸上才渐渐变了颜色。
“殿下没派人来问?”许氏问完,又自个儿安慰上了,“汤罐子里也没放什么,即便是查了,也是对殿下身子有益的补药,能出事,怪谁?怪那贪嘴的东西!白白让她占了大便宜。”
许氏这边得了消息,林氏自然也知道了,与许氏的反应不同,林氏半点儿也不着急。
当初许氏往那罐汤里放东西的时候,想的是自个儿,可林氏眼光放的长远,想的却是安娴。
无论怎么说,安娴到底还是太子妃,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人都去了正殿,不可能还能越过身边的人,找到她和许氏身上,那些汤若是能对殿下起作用,幸了安娴,也是个大好的开端。

安娴齐荀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你共享的小说东宫有娇娇(安娴齐荀)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出色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